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五九五节 草木皆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骨础禄听到萧布衣的回复,差点没气昏过去。气愤的同时,心中又有了惊惧,只因为萧布衣的底气太足,十分嚣张!

    嚣张的人若不是白痴,多半就是因为有两把刷子。萧布衣上次的‘要战就战’四个字满是慷慨激昂之气,但今日这个‘滚’字,却带着说不出的轻蔑。

    萧布衣现在连谈都不谈,是不是意味着他认为此战必胜?

    骨础禄没有滚,冷冷的望着萧布衣,不想再被他的气势压倒,“西梁王,我们有二十万大军,你若要和我们抗衡,一定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一定!”他加重了口气,甚至有点威胁的望着萧布衣,“你们的大敌是李唐,绝非我们,我不信你连这个关键也看不出来。”

    萧布衣叹口气,“这句话若是半年前说,本王或许会考虑考虑。那时候,本王只想要你们滚出中原,不要滋扰中原百姓。但到现在……你们罪恶滔天,罄竹难书,本王若是不给你们点教训,如何对得住这半年来受苦受难的中原百姓?到现在,你们竟然还妄想占有定襄、马邑和雁门,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要谈可以,答应我个条件,我就会考虑议和。”

    骨础禄强忍住怒气,“什么条件?”

    “退出定襄,然后从于都今山向东到额根河,将这条线以南的土地双手奉上。”萧布衣淡淡道。

    骨础禄怒极反笑道:“我们不如把突厥牙帐也让给你好了。”

    萧布衣笑道:“若你们赞同,我找不到什么反对地理由。”

    骨础禄气的就要发狂!原来可汗的突厥牙帐就在额根河北,于都今山以东,算是突厥颇为繁华之地,萧布衣不但不让半分中原的土地,竟然还想要去了突厥千里江山,如何不让骨础禄暴跳如雷?

    萧布衣根本没有诚意谈判。骨础禄忿忿想。

    “西梁王。你不要后悔今日地决定!”

    萧布衣一字字道:“我做地事情。绝不后悔!”他气定神闲。看起来智珠在握。骨础禄一阵心寒。再不多言。转身就走。

    萧布衣等骨础禄离开。这才道:“利等不及了。”

    尉迟恭一直保持沉默。听到萧布衣说话。这才道:“骨础禄想探我们地底。没想到反倒泄露了他们地心虚。”

    萧布衣道:“不错。从今日地谈话可见。我们地机会终于到了。不过我一直奇怪一件事情……”

    “何事?”

    “为何李唐一直没有和突厥兵并肩作战?”萧布衣道:“李渊老谋深算,李玄霸更是翘楚之辈,他们没有理由认为只凭突厥兵就可以击败我们!若加上他们的进攻,我们不见得能守得住这里。”

    “夏季多雨,他们运送粮草已是苦不堪言,再加上突厥兵多,却不做事,李渊可说是做了件赔本的买卖。或许……李渊希望将决战的场地放在河东,效仿当年对抗刘武周之法,也或许他已供不起这多兵力同时开战。要知道……李渊本来投入的兵力已有四十万,这是唐军从未有过的事情,虽然李建成已经退守潼关,但突厥又加了二十多万地人,要消耗三四十万兵的粮草,李渊是有苦难言!”

    萧布衣知道尉迟恭说的是实情,但觉得李玄霸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对于李玄霸地很多事情他并不知晓,所以他还是一直关注着李玄霸的动静。让他奇怪地是,李玄霸最近根本没有任何举动。

    李玄霸,到底在想着什么?萧布衣有些奇怪的想。

    骨础禄出了黄蛇岭,满腹的怒气。他再次被萧布衣羞辱,可耻辱感明显不如上一回。回到榆次,利正等他的消息,见到他锅底一样的脸色,已知道结果。

    骨础禄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这一次不再意气行事,而是实话实说,没有添油加醋。利听完后,皱眉道:“这么说,他们真地底气十足了?看来……他们的粮草还可以支撑一段日子?”

    “应该还可以支撑几个月。”骨础禄不敢确定道。

    叹道:“我等春日出兵,到如今冬日已到,战士早就心存归意,他们若是还能坚持几个月,到时候天寒地冻,大雪封路,我军必败。”

    “可汗,我倒一计。”骨础禄道。

    虽对骨础禄已不抱太多地希望,利还是道:“说来听听。

    ”

    “眼下我等进退维谷,其实是中了李渊的两虎相争之计。”

    冷哼一声,“若不是你说我们出马,可手到擒来,何苦到今日地地步?”

    骨础禄脸色微红,“可汗,我知错了,眼下正想将功赎罪。”骨础禄一直都是始毕和利手下的红人,当初始毕死后,骨础禄辅助利上位端是花了不少气力。利虽是贪婪残忍,可知道和骨础禄是休戚相关,也不再斥责。骨础禄道:“眼下李唐借口兵力匮乏,一直不出兵太原,让我们和西梁军斗个两败俱伤。我们既然久攻不下,兵士厌倦,就不如暂且北归。”

    “就这样回去?”利不满道。

    “当然不是就这样回去。我们可以暂时北归,或到天池,或到偏关,实在不行可退到马邑或定襄观察动静。西梁军见我等撤退,当放松警惕全力对付李唐。他们若是下太原,很快就会和李唐打在一起,那我们就可以轻易地置身事外,甚至可以攻西梁军背后,一雪前耻!”

    砰然心动,他和李唐本来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不存在什么结盟。当初长孙顺德并没有请他出兵,只是分析利害就让利觉得非出兵不可。如今长孙顺德已不在,只凭李仲文、宇文~两人,对利根本没什么影响。听骨础禄说地也有道理,前思后想,不等决定,就有突厥兵前来禀告,“可汗,大事不好。”

    突厥兵满是惶惶,利心中一沉,“又怎么了?”最近打击连连,利听到消息就有些心惊肉跳。

    “骨都候克伦扎攻打蒙山,全军覆没!”突厥兵道。

    “什么?怎么可能?”利可汗霍然站起,脸上失色。

    西梁军一直坚守避战,但近日的反攻几乎在同时发动,从太原城到太行山数百里的地域,突厥兵和西梁军征战的地点有三,那就是从西到东的黄蛇岭、燕岩和蒙山三处。这三处同时发难,隆科萨在萧布衣、尉迟恭手下惨败而归,燕岩地西梁军虚晃一枪,等利杀过去的时候,又退到山中和突厥兵周转,让利空有大军,无处用力。蒙山已近井|,这段日子一直都是骨都候克伦扎负责攻打,利本以为那里的西梁军也是虚张声势,哪里想到自己的铁骑竟然被打的全军覆没,克伦扎手下有两万多铁骑,就这么没了?

    身子晃晃,利感觉眼前发黑,扶住了桌案,忍住骇然道:“他们怎么会全军覆没?萧布衣手下还有谁有这个本事?”隆科萨败北,利没有太过斥责,只因为萧布衣毕竟南征北战多年,又是东都之主,若是败在隆科萨手上反倒奇怪了,可是克伦扎又被谁击败?

    西梁军中,还有谁能如此干脆利落的全歼克伦扎的骑兵?

    那可是足足两万突厥骑兵!

    突厥兵略有犹豫,哀声道:“听说是……李、靖!”

    李靖?

    李靖到了山西?

    他不是一直在蓝关?

    所有人都有着这个惑,所有人都震撼于李靖这个名字。骨础禄虽是百般诋毁这个名字,但却不能不承认,这些年来,给傲慢的草原人最冷酷一击的人正是李靖。

    英雄自是英雄,何须旁人评说?名将还是名将,一出手又给突厥人当头一棒!

    双腿发软,坐了下来,喃喃重复道:“李靖……他也来到了山西?”他忘记不了大哥始毕对李靖的痛恨,当然也忘记不了李靖只凭三百人就大闹突厥地事情。

    很多事情并非想不承认就不存在,在内心深处,利还是对这个未曾见面的李靖心存畏惧。

    厅中寂静,唯余风声。这个冬天,实在有些冷!

    不知沉寂多久,天色渐暗的时候,利这才想起了什么,问道:“李靖带了多少人?”

    “听说……有十万兵马。”

    又是一惊,“十万?”

    十万算不上多,可萧布衣不过数万兵马,就抗的住他地近三十万大军,李靖领兵十万,那已经算是个十分恐怖的事情。

    “李靖到底用什么方法,让两万多骑兵全军覆没?”骨础禄忍不住问。

    “听石艾城地人说,清晨时分,骨都候就去攻打西梁军,但大军出征,中了李靖的诱兵之计,导致全军覆没。等李靖攻到石艾的时候,我们的人才知道不好,弃城而走……而根据石艾幸存兵士的消息,才知道克伦扎全军竟然没有一个人回转。”

    “石艾也失守了?”利又是一惊。

    突厥兵道:“我们不擅守城,若是被李靖困住,岂不坐以待毙?”

    知道说的是实情,可听在心中总是不舒服。还不等再说什么,又有突厥兵急急赶到,“可汗,李靖大军已近寿阳。”

    霍然而起,“那不是和我们相距不远?”

    他们打了这久才收复了太原郡东部各城,没想到转眼之间,又被李靖打了回来。寿阳和榆次已不过百里之遥,寿阳若失,依照李靖在草原地速度,说今晚推进到榆次城下也是大有可能。寒风起,利已满头大汗。

    这时候府外又是马蹄急骤,骨都候塔木勒冲进来,大叫道:“可汗,大事不好。”

    利心惊肉跳,“又怎么了?”

    “东部有无数败兵涌来,说李靖已经打来,收了盂县、乐平等地。将我们的人从那里赶了出来。”

    大怒道:“李靖又不是神仙,怎么会打地如此之快?一派胡言!”他冒着寒风冲出府邸,登上了城头,见到黑压压的突厥兵惶惶策马,聚在城下,不由大吃一惊。突厥兵完全不受控制,慌做一团。看城下黑压压地一片,最少已有数万之众,东方还不停的有骑兵涌来,黄昏下如昏鸦归窠。

    “可汗,我们地兵士思归,再加上又被西梁军接连击败,眼下军心散……”

    “还用你废话?”利呵斥道:“眼下怎么办?”

    “城中还有三万兵马,加上城外地这些,我们暂时可召集十万之众。若是和李靖一战,鹿死谁手,犹未可知。”骨础禄打气道。

    利皱起眉头,“你方才说的主意不错。”

    “什么主意?”骨础禄一时不解。

    “退到天池,暂看动向。”利下了决定,“眼下李靖、萧布衣加上十多万西梁军,我们就算取胜,也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他这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心中已知道,只凭个萧布衣就让他疲于奔命,李靖若参与进来,再不逃,只怕死无葬身之地。

    骨础禄早就心中忐忑,知道形势恶化,顾不得嘴硬,赞同道:“可汗此言大善。”

    榆次一边的城墙早被萧布衣的破城弩轰烂,突厥兵虽占领,也不会去重建,这样的城池,怎么能守?再说就算城门不烂,他们也根本没什么守城的经验,大军压境,估计也只能弃城而逃。见突厥兵越聚越多,越多越乱,利可汗也忍不住心慌起来,总觉得李靖的大军随时会杀到,当下下令,先退到太原城西再说。

    命令一下,突厥兵如出圈的牛羊一样,乱哄哄的向西而走。

    夜凉如水,风寒若刀,聚集近十万地突厥兵轰然向西撤退,也算是气势惊人。一路上又有旁的突厥兵听闻消息,连夜拔寨跟上,疾驰了一晚,不到天明就已到了太原。

    太原亦是大乱,李仲文见突厥兵滚滚而来,也是大惊,等听明白一切后,不由又惊又气。连劝利不用紧张,说不定对手是虚张声势而已。东方渐白的时候,众突厥兵见西梁军并没有杀到,心中稍安,又累又困,当下都涌到太原城中休息,太原城又遭一次洗劫,百姓怨声载道,李仲文颇感忧心,暗想这半年来百姓已难堪重负,突厥兵若走,只怕太原百姓就要反了。可事到如今,根本无半点主意。

    萧布衣听闻突厥兵一路败退的时候,心中大喜。早早披衣而起,和尉迟恭商议下一步打击突厥地策略。这时候有兵士前来禀告,“李靖李将军求见!”

    萧布衣大喜,和尉迟恭出帐相迎,见李靖立在帐外,身边跟着大将张亮。四人相见,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

    “李将军果然威风,只凭个旗号,就让突厥兵闻风而逃。”萧布衣大笑道。

    见到萧布衣,李靖虽还脸色如铁,但眼中已有暖暖之意,“不是我威风,是西梁王和尉迟将军这半年来打地实在太好。”

    “进帐再说。”几人入帐,均是席地而坐。萧布衣知机会难得,开门见山道:“我已听说李将军在蒙山斩杀突厥兵两万有余,具体情形还不清楚。”

    李靖道:“过去的事,不足一道。”他说的平淡,丝毫不以大胜为喜,尉迟恭对李靖素来佩服,见其荣辱不惊,回想当年一番谈话,更是感慨万千,说道:“我和西梁王联手出击,这些天杀敌不过两万,如果李将军的战绩不足一道,那我们真的无地自容了。”

    众人均笑,张亮道:“其实李将军是利用突厥兵的骄敌心理,一路用兵引他们深入腹地。

    那些突厥人真以为自己不差,一路狂追,却不知道李将军早分兵绕道断其后路,等他们发觉不对地时候,已对他们四面围困。我们一面是盾牌手、长枪手死死顶住,一面是投石机和连弩大肆轰杀,一面是大山拦路,另外一面是李将军领军坐镇,试问突厥兵有何能耐突围?”

    萧布衣对李靖的大胜已见多不怪,尉迟恭悠然神往,叹道:“李将军就是李将军,果然名不虚传。”

    李靖道:“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我兵力远胜突厥,再不能胜,那真地愧对西梁王的信任。尉迟将军,你和西梁王以少胜多,歼灭对手万余,这才是值得骄傲地事情。”

    尉迟恭见李靖为人宽厚,不居功自傲,更增钦佩。

    李靖又道:“现在我们彼此恭维完毕,该谈正事了。”众人笑,发现李靖骨子里面绝非个刻板的人。萧布衣道:“依我之见,眼下突厥兵人心惶惶,军心不稳,再加上久战疲倦,可求决战,一口气将他们赶回草原,尽取太原以北地楼烦、马邑、雁门等地。”

    尉迟恭赞同道:“我也是这般想法,当趁李将军大军赶到,对突厥兵施压,然后穷追猛打,将他们打回老家去。”

    李靖沉吟道:“我……有些意见……”

    萧布衣微怔,已知道李靖有不同地看法,“李将军,不妨说来听听。”

    李靖道:“眼下的情形和我们预期的大致相符,但有一点出乎我的意料,那就是突厥兵败的实在太快。”

    “李将军怕他们有埋伏?”尉迟恭问。

    “若真的有埋伏,反倒好了。”李靖道。见众人都满是错愕,李靖解释道:“他们若有埋伏,反倒说明准备和我们决一死战。眼下南下的突厥兵,均是草原精锐之兵,若这一战折损,草原必定元气大伤,数年难以恢复。”

    尉迟恭试探问,“李将军的本意是全歼此次南下的突厥兵?”

    萧布衣也是忍不住的震惊,他眼下大敌是李唐,其实就想给突厥个教训,驱逐他们回草原后,先灭李唐,再攻突厥,哪里想到李靖居然有如此磅礴地野心!

    李靖点头道:“我既然出兵,就准备给他们致命一击,让他们几年内无能力南下,只有那样,我们才能安心的消灭李唐后,休养生息,等几年后一口气铲除突厥。但西梁王和尉迟将军一战让突厥人胆寒,我一出兵,再灭突厥兵数万,我本以为突厥人会和我再拼,我可围困歼之。但眼下看来,他们已成惊弓之鸟。我这一路行来,他们根本无心应战,纷纷弃城而逃,突厥马快,我们想追杀他们,绝非那么简单的事情。”

    萧布衣道:“那李将军眼下有何建议?”

    “和突厥兵议和!”李靖毫不犹豫道。

    萧布衣沉默下来,想了良久,眼眼一亮,“李将军想通过议和拖住他们北归的步伐?”

    李靖点头道:“不错,突厥人贪婪,若见我们议和,多半会观望战机,以图利益。他们肯定也希望我们和唐军对决,他们渔翁得利,我们可暂派使臣和他们议和,务必要拖住他们,然后才能调兵北上,再求重创对手。”

    “突厥兵残忍无比,绝非像我们这么好讲道理。”萧布衣担心道:“使者若去,必有生命危险,这人又要能言善辩,不知道派谁前去最好呢?”

    张亮本来一直沉默,听到这里,起身施礼道:“若西梁王、李将军不嫌,末将愿往议和!”

    张亮本是瓦岗降将,一直追随李靖,做事稳妥,颇得李靖赏识。见张亮请缨,萧布衣凝望他良久,这才道:“张副将,此行事关重大,九死一生,你可想清楚了?”

    张亮沉声道:“末将前来之时,就已想地一清二楚。末将本待罪之身,得西梁王、李将军信任,无以为报,这次当鞠躬尽瘁,死而无憾!”

    萧布衣叹道:“视死如归真英雄也!好,本王就派你前往!”

    李靖却道:“张副将,你此行不能抱着必死的念头,而要想着如何拖住对手,活着回来!”

    “末将明白。”张亮重重点头,“不知道是否马上启程?”

    “不急。”李靖道:“如今突厥兵还在太原,你此刻若去,有李仲文在,必死无。等我出兵太原,逼利北返,分开唐军和突厥兵后你再出使。”

    张亮点头,李靖望向萧布衣道:“西梁王,虽说李唐一直没有动静,但还请你和尉迟将军围攻太原,同时提防唐军北上援助,至于攻打突厥一事,还请让末将全力调度。”

    萧布衣应允道:“合该如此,本王当全力以赴协助李将军。”二人相视一笑,不由想起当年草原所言。那时候萧布衣竭力为李靖争取机会,不想时势难逆,终难得偿心愿,今日当求一展雄风,大破突厥!

    一夜噩梦,等从梦中惊醒时,骨础禄急急到了他地床榻前,低声道:“可汗,大事不好。”利很是郁闷,这段时间,最常听的就是这‘大事不好’四个字。每次听到,都意味着又有极坏的事情发生,问道:“西梁军打过来了?”

    “可汗料事如神,属下……那个……”

    骨础禄本想说可汗料事如神,属下佩服,但见利脸比锅底还黑,只怕马屁拍到马蹄子之上,住口不言。

    只听到鼓声远远传来,不由心惊。他在太原城中,这鼓声都传的过来,那不是说明西梁军已到了太原?

    急急出府,见李仲文已在门外等候,不耻下问道:“李仲文,现在战况如何?”

    李仲文也是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明白为何几次向西京请兵,河东就是不派兵增援,难道说圣上已放弃了太原?见利惶恐,想起他平日地嚣张,心中竟然有些快意。

    “城外有数千西梁军击鼓扰民,并无大军赶来。想西梁军在山西不过数万兵力,虚张声势,我等不用害怕。”

    “我怕之何来?”利听明情况,心中大安。

    李仲文眼珠一转,道:“城外西梁军兵少,何堪可汗一击?我斗胆请可汗出兵击之,给他们个教训。”

    有些犹豫,暗想你当老子是傻的?西梁军这招叫做诱敌深入,数次用在老子身上,老子如还不长记性,那可真蠢到家了,西梁军派人诱敌,不远处肯定有大军埋伏,老子无论如何,这次都不会上当了。正想着如何推辞又不伤自己面子地时候,有唐军急急赶到,大声道:“太谷公,大事不好。”

    李仲文脸色一沉,“何事?”

    唐兵道:“不出太谷公所料,西梁军果然是诱敌之计,见我等不出兵,大兵源源不绝的赶到,到如今,东城外最少已有万余大军!”

    李仲文心中凛然,暗叫可惜。原来西梁军数千人清晨就在城外擂鼓呐喊,他地确怀对手是兵之计,再加上守太原兵力不过数万,不敢主动出击,可见对手增援到一万,就想西梁军可能是虚虚实实,清晨擂鼓,其实大军并未赶到,却利用太原守军的迟心理,逼他们龟缩城中,眼下西梁军兵增过万,不用说,利更是不会出兵了。

    向利望去,见到他望向自己地眼神有些怨毒,李仲文暗自戒备。

    心道,你老小子早就知道对手是诱敌之计,竟然还劝我出兵,其心可诛!若是平日,利说不定号召骑兵,踏平太原城,但眼下事态紧急,无暇理会李仲文。心思一转,对骨础禄道:“召集兵马,我们从城西出兵,兜个圈子然后断西梁军的后路。”

    李仲文大喜,道:“那祝可汗马到功成。”无论如何,只要突厥兵和西梁军交手,对太原总是没有坏处。

    二话不说,和骨础禄、一帮特勤、骨都候出了太原城,尘烟四起,突厥兵源源不绝的出城。李仲文已明令兵将加强城防,静观其变。

    可过了一两个时辰后,有兵士急急来报,“启禀太谷公,现在西梁军已纠集了最少三万兵力,不但城东有大军围困,城南亦是开始下寨扼住路口。”

    李仲文心中一凛,暗想这次西梁军真地要动真招了。西梁军在南方下寨,那就是要扼断太原和河东的联系,提防他们南逃关中。

    “突厥人现在情形如何?”

    “他们已走了十之七八。”

    “那东方可有战况?”李仲文问道。

    “没有。”兵士摇头道:“他们大军出了城西,就折而向北,听说……”兵士欲言又止,李仲文急问,“听说什么?”

    “有懂突厥话的兵士说,突厥人内部都说,可汗下令,命他们北返前往天池。”

    李仲文一听,遽然醒悟,只觉得心口一热,一口鲜血喷出来,心中道:‘利原来是骗自己,突厥人走了,自己又如何守得住太原城?’

    一路飞奔,如今已出了太原郡,到了楼烦。在他身后,有十数万大军跟随,乱做一锅粥一样。见东方的天空,蒙蒙沉沉,颇有征伐地味道,知道西梁军多半已快到了太原城下,利重重一口唾出去,骂道:“李仲文多半以为他聪明非常,不知道我也不笨。”

    骨础禄赔笑道:“可汗神机妙算,属下佩服。”

    利冷哼一声,带兵继续狂奔向北,等到了天池这才暂时安营下寨,打听动静。天池已在楼烦郡最北,突厥兵一口气奔出了数百里,暗想和西梁军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按理说他们应该先顾太原,不会过来追击。

    过天池数十里后就到马邑郡内,再过开阳向北,很快就能到定襄。定襄现在已是突厥的地域,还有突厥人守卫,利直到这时,才心中稍安。可见伊始地近三十万大军只剩下十数万,余众不是失散就是命丧,个个人脸上都写着惊吓二字,不由心中悲恸。不敢大意,撤退之际,早命突厥兵留守楼烦南留意西梁军的动向,自己抓紧时间睡个好觉,打算翌日再做决定。

    翌日才醒,噩耗频传,首先是西梁军这次出动最少十万以上大军,已将太原城重重围困,风雨不透。这次萧布衣显然下了决心,一定要打下太原。而太原郡周边各县,已满是西梁军的行踪。游骑不敢南下打探,只知道这些消息。利已不关心唐军,只想着自己下一步如何来走。

    到了午时,又有骑兵回转禀告,楼烦南的静乐县,已出现西梁骑兵!

    闻言大惊,暗想静乐离天池已是不远,西梁军如此之快,看来天池也稳妥。一夜养足了精神,总觉得心惊肉跳,立即拔寨启程,再向北退。这一次直接过马邑,到了定襄城这才喘口气。

    这一路北奔,足足逃了八百里有余,骨础禄道:“可汗,想我军兵快如风,西梁军就算长了翅膀,只怕也追不上我们了。”

    也是这般想,暗想西梁军铁骑或许能到,但步兵无论如何都是追不上自己的大军。西梁军若只是铁骑攻来,不足为惧。见突厥兵一路奔行,到如今只有十万多点兵马,这样回转牙帐,真的是颜面无存。吩咐暂且在定襄休整,等候突厥败军北归聚集。

    想浩浩荡荡地大军到如今凄凉的地步,真地是欲哭无泪。

    一夜无话,第二日利才醒,只感觉筋骨酸痛,正想着无论如何都不再逃,要好好的休息几日,骨都候塔木勒赶来禀告,“启禀可汗,大事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