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五九七节 赴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听李靖说出斩了两字的时候,徐世绩稍有些意外,沉吟片刻才道:“李将军,可敦在草原声望很高。当年就算西梁王,都得过她的提携,若是斩了她,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李靖道:“此一时、彼一时,她的确是有威望,可威望绝非作乱的本钱!她的确提携过西梁王,所以西梁王难以下令杀她,既然如此,就不必向西梁王询问了。”

    徐世绩若有所思的想,良久才道:“可李将军如此一来,只怕……”

    李靖凝望远山道:“不杀可敦,她难免会成为另外的一个千金公主。我意已决,到时候西梁王若有责怪,你让他问我就好。”

    “李将军是为西梁王考虑,他如何会怪你?”徐世绩心中暗想,李靖急攻突厥,夜袭定襄,追敌千余里,只用三千铁骑就大破突厥十万兵,这等手段,端是惊天动地。李靖甘愿承担斩杀隋室宗亲的恶名也要为萧布衣斩草除根,的确是为萧布衣着想,国有此将,西梁王的大幸。

    “何时斩首?”徐世绩问。

    “明日午时!”李靖答道。

    见李靖心意已决,徐世绩不.再多言,吩咐道:“李将军有令,将可敦明日午时斩首。”

    午时斩首有个说法,.就是为借午时的阳气冲淡人死后人后被冤鬼缠身。

    李靖坐镇突厥牙帐,凝望铁山的方向,良久无言。

    徐世绩处理完突厥的.事情后,掀开帘帐走进来,坐到了李靖的对面。

    这是二人之间第一.次军事方面的合作,合作的天衣无缝。

    二人联手,给突厥数百年来.极为惨痛的一次打击。这次打击后,突厥最少十年内不用再想翻身南下,而二人更不准备再给突厥十年的机会。

    但眼下显然不用急于将突厥斩尽杀.绝,他们的目标还是李唐!

    计划早在数年前就已制定,或许细节有.变,但决心从未更改。

    徐世绩当年定天下大计,劝萧布衣占领荆襄,图谋关中。李靖更是大气魄,要先击突厥,再南下进攻关中。

    到如今兵逼蓝关,李靖借山西之地大破突厥,西梁军已铲除最大的一个后患,全力攻关中时机已到。

    二人都是沉着自若,如高手对弈,决战前反倒心如止水。

    “颉利恐怕想不到,他图谋中原的时候,我们已想要灭了他的老巢。”徐世绩微笑道。

    李靖道:“因为从未有人打过,所以他就以为不会发生。因为他想不到,我们就更要出手。”

    “若非李将军,也不会有今日之战。”徐世绩钦佩道:来,突厥一直都是中原的心腹大患,借彪悍骁勇、战马狂飙轻视中原,而很多中原人,也真的觉得难以战胜他们。是以每次改朝换代,总期冀借突厥建国,却终究受制于突厥。”

    “若说以往,突厥的确还很强大,但隋帝在时,其实已用手段分化了突厥的力量,为杨广打下了极好的根基。这十数年来,草原权利交接频繁,人心不齐是突厥的最大弱点,杨广若能将打辽东的心思放在突厥上,突厥说不定已被灭亡。”李靖感慨道:“三十多年前,长孙晟奇谋迭出,大乱突厥之际,我就心存敬仰,希望有朝一日能如他一样,为国尽力,依我当时所见,大隋若是方法得当,想灭突厥,只需十年之功。没想到……三十多年了……”

    李靖大胜后没有大喜,反倒叹口气,神情漠漠。徐世绩见了,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打突厥的决心很早以前就有。

    首先要有信心,才能付诸于行动。

    李靖、徐世绩一朝得手,看似迅疾,可已足足的筹划了数年之久,这才等到了今日这个机会。萧布衣马贼起家,贩马天下,到如今中原的战马虽还比不上突厥,但也相差不远,骑兵不逊,李靖、徐世绩才有叫板突厥的底气。

    早在李靖兵出井陉之时,徐世绩已带骑兵北上,蓄势待李靖蒙山驱逐突厥的时候,徐世绩已同时出兵井陉,准备顺太行北上,兵出雁门,奇袭突厥牙帐。萧布衣总控大局,退居幕后假意和突厥议和,张亮锐身赴难,拖住突厥,李靖锋芒待显,徐世绩虎视眈眈,可这时候的颉利,还在幻想着坐山观虎斗,如此应对,如何能胜?

    沉默良久,徐世绩这才想起什么,“忘记和李将军说一件事情,苏定方那面有消息

    “抓到颉利了吗?”李靖问道。

    徐世绩摇头,“苏将军伏兵地神关,在突厥骑兵过关之时出击,斩突厥兵数千,抓了吐如纥的俟斤特穆尔,斛薛的俟斤普剌巴,也俘获了突厥的不少贵族,但惟独少了颉利父子。苏将军拷问特穆尔等人,混乱中,无人知道他们的下落。”恨恨道:“颉利也算狡猾,这样都抓不到他。”

    李靖道:“他人未死,势力已死,既然如此,抓不抓他已无关大局,世绩,你不用太把此事放在心上。大破突厥牙帐,目的已到,至于是否抓住颉利,本来就是难以预期的事情,领兵……切记不要贪心。”

    徐世绩得李靖安慰,心气稍平,说道:“李将军说的不错,颉利就算不死,短时间内也无法兴风作浪,我们攻河东已后顾无忧。”

    李靖沉吟良久,终于点头征战河东暂时应无其他干扰

    二人沉默下来,虽在草原,却已心思飞转,想到即将进行的河东大战。徐世绩才要开口商议河东战局,有兵士进帐,低声道:“李将军,可敦说要见你!”

    徐世绩皱起眉头望向李靖,不知道可敦有何话要对李靖说。

    李靖略作沉吟,点头道:“好。”他起身出帐去见可敦,徐世绩暗想可敦找李靖做什么,难道是求饶吗?不愿多想,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忍不住的向东北远望,只是想,裴小姐呢,现在到底如何了,她能否撑过这次难关?

    李靖坐到了可敦面前,神色如常。

    可敦已颇为憔悴,她再强煞不过是个女子。力尽被擒,她已为自己的执着倔强耗尽了最后的一分气力,当年的雍容华贵已变的潦倒不堪,当年如云的秀发已变华发,当年那个草原呼风唤雨的可敦,眼下看起来,不过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女人。

    她望着李靖,李靖也望着她,一人目光悲凉无奈,一人目光如古井之水。

    李靖终于打破了沉默,“你让我来,我就来了,在临死前,你想说什么?”

    可敦听到临死前三个字的时候,嘴角抽搐下,有如黄昏落日下的倦人。

    “我记得……以前……我缓缓道。她声音暗哑,威严尚存。

    李靖只回了一个字,“对!”

    他们的确曾面对面的交谈过,那时候李靖转战千里,搅的草原天翻地覆,可敦利用这股声势,和阿史那前往突厥牙帐,逼始毕可汗回转。那一次见面,可以说是合作。这一次李靖仍是战千里,但二人已成对手,这更像是命运的讽刺。

    可敦道:“你我其实同病相怜,你曾郁郁不得志,我在草原数十年,虽是可敦,但也和货物没有什么两样。”

    李靖沉声道:“好像如此。”

    可敦又道:“我未嫁之时,就听说李靖是个堂堂男儿,那时候对你是心中敬仰。可惜的是,你的姻缘自己难以做主,我亦一样。我一辈子没什么男女感情,你却一辈子为男女之情所累。”

    李靖还是面沉似水,但眼中已有了感喟,“你说的不错。”

    “我这一辈子,若勉强说爱,只能说爱上一人,你可知道是谁?”可敦问道。她神情镇定,有如和朋友密谈,而不像很快就要被李靖杀死。

    李靖摇头道:“不知。”

    “你这么聪明,可以猜出。”可敦期冀问。

    李靖淡淡道:“我不聪明,我猜不出!”

    可敦神色黯然,眼眸如火,“我这辈子只受过一个人,那就是圣上。我这辈子也只爱过一个人,也是圣上!”

    李靖半分惊诧都没有,像早知道答案,“那又如何?爱一个人并非你逆天行事的理由!”

    可敦本来平静,听到这里凄然而笑,“逆天行事?李靖,到底是谁逆天行事?记得当年,你求我出兵牙帐,逼始毕回转,那时候我忠于圣上,而你亦是尽忠大隋。我知道在你们眼中,我很贱,我一连嫁了四个男人。三个男人是兄弟,另外一个男人却是这三兄弟的父亲,可你若是我,你如何来做?”见李靖不语,可敦拍案而起,直视李靖,嘶声道:“李靖,你告诉我,你要是我,你如何来做?”

    李靖道:“我不是你!”他说的比冰还要冷,丝毫没有被可敦的悲情所打动。可敦满是失落,缓缓坐下来,喃喃道:“你说的对,你不是我,就像我不是你一样。”她说的意思不同,李靖却已理解,可他不必回答。

    他认为没有任何回答的必要,他绝对是个冷静的人,可这种冷静,谁又知道要付出多少艰辛血泪才能换回?可敦的痛,让旁人见了多半于心不忍,可他的痛,谁能理会?

    “我做错了吗?我没有做错!”可敦只是片刻颓唐,转瞬又激动起来,“圣上待我不薄,我知道这辈子和他不可能在一起,但我可以为他做任何情!所以我不惜冒杀身之祸听你话,欺骗可汗,所以我不惜暗中调遣,来维护中原的稳定,所以圣上就算已崩,可我还忠于隋室,立政道为帝!不忠的不是我,而是你李靖!想当年你也是忠于隋室,可后来呢,你和萧布衣一样,完全背叛了圣上,篡谋天下,做错的是你们,不是我!”她声嘶力竭的喊,和个寻常无助、蛮不讲理的老女人没什么两样,李靖冷静的望着她,见她急剧喘息,心情激荡,问道:“说完

    “什么?”可敦不解问。

    “说完了,我就可以走了。”李靖缓缓站起,如伊始一般平静。

    “李靖,你不敢面对我吗?”可敦嗄声道。

    李靖道:“对于愚蠢的人,我惩治的方法就是让他糊涂下去,因为我没有责任让他明白。我唯一需要说的是,李靖忠于天下,做事无愧天地,足矣!李靖做事,不怕别人评说,也无需旁人评说!”

    他转身要出帐,可敦嘶声道:“李靖!”

    李靖止步,并不转身,道:“我时间有限……”

    “我知道,你们抓住了我,一定会杀我!”可敦望着那铁铸般的背影,眼中露出哀求之意,“你们怕我成为另外的一个千金公主,江山大局已定,你们利用完了我,我也该去死了。我并不奢望能活命,……毕竟还有当年的交情,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见李靖不语,可敦清泪黯垂,恳求道:“政道毕竟是个孩子,他什么都不懂,我求你……我求你饶他一命!”

    李靖不动,甚至连发丝都不动一分。

    可敦绝望的望着那个沉凝的背影,心痛如绞。见李靖再次举步,可敦大声叫:“李靖!”她从桌案旁转出,踉跄向前两步,见李靖止步,寒气凛然,竟不敢上前。

    “你们……杀了我……已经够了,可政道无辜……”

    “你也知道政道无辜?你也知道他不过是个孩子?”李靖冷漠道:“他本来不必死,可因为你的顽固、因为你所谓的忠心,将他完全推到了死境!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皇帝,你硬塞给他这个结局,你觉得老天对你不公,但你却是亲手将这个不公塞给了杨政道!他死,和我无关!你若是在我们攻来,举兵投降,我或可通融,向西梁王请求免你一死,但你顽抗到底,自断生机,怨不得旁人!我不斩你们,死于此战的军魂何处喊

    见李靖要走,可敦缓缓的跪下来,泣声道:“李靖,我求你!”

    李靖一怔,缓缓转过身来,望着可敦,目光复杂。这是一个死局,注定了下场的结局,他也不能更改,更不想更改。他知道可敦是个倔强到顽人,在所有隋臣都已识机投靠明主,找借口为自己开脱的时候,只有草原上,这个已被大隋遗弃的女人,还在苦苦守着一生效忠的对象。杨广死后,她立杨政道为帝,更像是一种寄托,或许本来那水乡文弱的女子到了这荒芜苍凉的草原,都会变得阳刚和血性,宇文三姐妹还有眼前的义成公主,无不都有着男儿的刚烈和视死如归,他可以说是命运如此,但她们的这条路,走下去,就没有了回头路!她们或许并不想走,但她们并没有选择!

    李靖没想到一向倔强的可敦,不顾自己的性命,却会为一个认识几载的孩子下跪求情。他震惊、感慨,但他不会改变主意!

    可敦望着李靖道:“李靖,临死之前,我可放下仇恨怨毒,其实圣上死后,我心已死,所尽之事,我承认是冥顽不灵。我这辈子,自从到了草原后,就一直再未求过人。我只求你放过政道,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李靖道:“我只要天下太平,百姓安乐,李某人从此不用领兵,你能给我?”

    可敦不能言。

    帐内一片静寂,李靖轻叹一声,“杨政道我可以不斩,但会交给西梁王处置,至于结果如何,我不敢肯定。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可敦表情复杂,知道李靖萧布衣处理,多半能活得性命,嘴唇喏喏动了两下,挤出一个字来,“谢……”

    李靖不答,转身出了营帐,可敦这才坐在地上,仰望帐顶,神色木然。李靖出了帐篷,冷风一吹,恢复了常态。这时脸上微有冰冷,伸出手去,片片雪花落了下来,沁心的凉意。

    抬头望去,只见到雪花轻轻飘落,舞动在灰茫茫的苍穹之间。

    原来下雪了。

    李靖望着天空的飞雪,突然想到,这雪儿多半也是苍天的泪,可比起那秋日的泪水,多了分悲凉和无情。

    雪未停,天仍冷。日隐云后,四野苍寂,午时将近。

    西梁军肃然而列,可敦孤零零的立在刑场,并不下跪。刑场临时搭建,简陋非常,李靖端坐,凝望天色。徐世绩人在马上,四下望去,见突厥百姓畏惧而又自发的聚在刑场东侧,望着场中的可敦。

    可敦是他们以前的寄托,就和可汗一样。可到如今,可汗下落不明,可敦要被斩首,他们根本不敢反抗。

    徐世绩那一仗,已让他们胆寒。徐世绩那一仗,已剿灭了绝大多数抵抗的力量。眼下还能活着的人,只能卑微懦弱的存在。

    徐世绩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据他所知,可敦身边还有一高手,那人叫做青衫!可敦一直跟随可敦左右,不离不弃。这人武功高强,当初乱军之中和可敦失散,下落不明。可敦要被斩的消息传出去,青衫只要不死,一定会来救可敦。

    徐世绩不怕青衫来,他就在等着青衫来,刑场周围已是天罗地网,青衫若来,再也走不脱!

    天地静寂,雪落无声,李靖只是望着那飘落的雪,静静的等候。

    马蹄响起,众人扭头望过去,见西方行来一骑。

    青衫终于出现!青衫青马踏着白雪,从远方驰来。可敦听到蹄声,身躯一颤,徐世绩精神一振,可见青衫手无寸铁,衣衫单薄,不由又是一愣。

    青衫不像是来救人,而像是来送死!

    李靖仍旧脸色如铁。

    兵士听从徐世绩的吩咐,缓缓散开,已给青衫让出一条通道,准备围而杀之。青衫下马,对徐世绩拱手道:“在下请见李将军。”

    徐世绩不等回答,李靖已道:“让他进来。”

    青衫弃马徒步,缓缓的走到李靖身前,凝望着李靖道:“你在等我?”

    李靖道:“你可以不来。”

    青衫叹口气,“你知道我一定会来,所以才布局让我来钻。当年舍弟对红拂一事,你当然还耿耿于怀。”

    李靖面不改色,“你错草原。”

    “真的?”青衫双眉一扬.

    李靖道:“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

    青衫叹道:“真的假的,已无关紧要。当年舍弟对红拂无礼,已被你所杀,我知道打不过你,是以费劲心力找李八百为他复仇,结果引出虬髯客。我害你仕途受阻,害虬髯客远遁,也害自己在草原逃避多年。害人害己,每次想起来当年的往事,唏嘘蹉跎,都是心有悔意。”见李靖沉默无语,青衫道:“往事如烟……可往事又是刻骨铭心。我没想到的是,往日欠下债,逃是逃不脱,终究还是要偿还,这或许就是命!”

    李靖道:“男人的路是自己来选,怨不得别人。我当日出手,得罪你们,就想到日后不会舒心。你当年请人出手,也应该想到结果。”

    青衫道:“你说的很对,路是我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今日这条路也是我自己选择,午时未到,我求你让我和可敦说上几句,不知可否?”

    李靖毫不犹豫道:“好!”

    青衫施礼谢过,从容不迫。转身走向可敦,无视周围的万马千军,脸上有种淡然之色,“可敦,我想了很久,想了很多计策,但发现都不管用,我无能救你。”

    可敦望着青衫,叹道:“你不该来。”之中,见你失陷,我本来可冲过去救你,但一时的怯懦,让我终于选择自己先离开。当年在西京,我就选择了逃避,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我仍旧重蹈覆辙,或者……我本来就是懦夫!”

    可敦望着青衫,眼中已含泪,摇头道:“我真的不怪你。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个人呢?知道你乱军走脱,我当时只有高兴。青衫,你不欠我任何事情,你在我身边,不求任何功利,数次救我,要说恩怨,是我欠你!”

    青衫垂下头来,紧抿着双唇,不知多久,霍然抬头道:“在我看来,人生耻辱之事有几,兄弟之仇刻骨铭心,无能去报;面对死亡只能逃亡,忍辱偷生;见到生平挚爱的女人落难,仍旧无能相救。我虽尽力,但能力有限,我是你的护卫,救不了你,就算剩下的日子活得性命,又能如何?我逃避了一生,今日,逃的累了,不想再逃。”他话音一落,手腕一翻,已亮出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伸手向可敦挥去。

    众人一惊,可敦却已闭上双眸,嘴角含笑。

    徐世绩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手上长枪一紧,却见匕首到可敦咽喉的时候,已然顿住。

    青衫手臂颤抖,长叹一口气,手臂下滑,已割断了绑住可敦的绳索,回腕刺去,嗤的声响,鲜血四溢,匕声,奋出力气,又将匕首拔出来,一股血泉喷涌而出,青衫仰天倒下去,喃喃道:“我终于……勇敢了一回。”

    砰的一声大响,尸体砸在地上,激起飘零的雪。

    雪起、雪落、雪红如血!

    可敦听到异响,睁开了双眼,望着青衫自尽,眼中满是雪一样的落寞。缓缓蹲下来,拾起落地那染血的匕首,喃喃道:“我知道,你不忍见我被砍头,想给我个全尸,我很感谢你。可你……为何下不去手呢?”手腕轻轻一松,匕首已送入自己的心口,缓缓的坐在了地上,头一垂,再无声息。她是个刚硬的女子,宁死不跪。在她心目中,李唐也好、西梁也罢,不过都是篡逆之辈,只有她才是隋朝最后的正统。她筋疲力尽,却难以回天,最后义士一样的去死,为大隋最后的抵抗,涂了浓重又微不足道的一笔。

    可敦死了,可汗失踪了,草原人都是惶恐的望着这里,带着敬畏、带着失落和悲哀。愤怒的少,因为愤怒的力量,早在可敦临去之前,已消磨殆

    徐世绩下马,缓步走到李靖面前道:“李将军,可敦已死。”他说的是废话,可他实在无话可说,不知为何,他从可敦身上,竟然联想起裴茗翠,一样倔强的女人,是不是会有一样的结果?雪覆盖的尸体,说道:“将这二人葬了。”

    “合葬?”徐世绩问道。他虽在局外,不清楚内情,可觉得一个男人,救不了那个女人,肯为那个女人去死,那种感情已是极为真挚。

    李靖道:“分葬吧。”他没有解释理由,起身离去,徐世绩略有不解,却不违背李靖的意愿。等处理完草原的事务,又寻到李靖,见到他坐在营中,不知道想着什么,随口问道:“李将军,青衫好像认识你。”

    李靖点头道:“不错,他和我……算是旧仇。我的事情……你也知道不少。”见徐世绩点头,李靖感怀道:“这人姓李,当年也算是西京的有才之人。当年我师承斛律明月……”徐世绩轻啊了声,暗想怪不得李靖枪法如神,原来师从北齐第一名将,可心中又有疑惑,李靖看出他的疑惑,说道:“我才出生一年后,斛律明月已死,你想必很困惑我为何说是师承斛律明月。”

    徐世绩连连点头,“想李将军的舅父韩擒虎将军身为北周名将,你却向北齐斛律明月习武,真的让人大惑不解。”

    李靖叹道:“我舅父身为北周名将,一生可说战功赫赫,眼高于顶。但在斛律明月手上却吃了不少败仗,输的心服口服,亦对斛律明月极为敬佩。可惜他们各为其主,不然初斛律明月杀败北周兵马,也曾差点将我舅父斩于马下,可因惜才,饶过我舅父的性命,是以我舅父一直感激在心,在斛律明月尚在北齐的时候,他知事不可为,一直劝周武帝莫要伐北齐,只说北齐斛律明月一日尚在,北周终究不能胜过北齐。后来斛律明月被太平道奸计所害,又遭到数百高手诱杀而死,他的长子斛律武都陪父战死,次子斛律须达却侥幸逃生,被我舅父所救。可斛律须达受伤太重,终于不治而死,他感激我舅父的救命之恩,所以将定军枪法传给了他,这事情我舅父一直秘而不宣,见我沉稳,这才又将枪法传授给我。”

    徐世绩恍然,担忧道:“你这枪法从斛律家所得,若是隋主知道,恐怕会惹杀身之祸。”

    李靖道:“世绩,你说的一点不错,是以这件事情我一直秘而不宣,以免连累旁人。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太平道神通广大,却终究找到斛律须达的下落,又顺藤摸瓜的猜到和我有些干系。当初斛律明月杀了太平道高手无数,他们对斛律明月心有余悸,对他的传人自然不肯放过。李家有子调戏红拂,被我一枪刺死,青衫是那人的大哥,其实也一直和李家道有瓜葛。他暗中找到李八百,却不想一刀杀了我,本来想要设计陷害,揭穿我向斛律明月习武的事实,让文帝门抄斩,才能一解心中的怨毒,没想到却惹我的结拜大哥张仲坚出手。当时虬髯客已是太平道龙虎宗的宗主,身受昆仑所托,整治太平道,他和我结义的时候,已知道我的身份,他期冀这一拜,可化解当年的恩怨,知道他们要整死我全族,于是约战李八百,替我平息了此事。那一战……端是惊天动地,李八百败逃,李家道元气大伤,我这才侥幸没做流寇,但因阀门势力阻挠,是以以后的日子到处受人排挤,一直郁郁不得志,其实李渊和李八百暗中也有交往……”

    徐世绩恍然道:“所以你和李渊素来不算和睦。”

    李靖点头道:“不错,我和李渊同在朝廷为臣,看起来有争端都是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可祸因早就种下。这件事的牵扯极为庞杂,不过红拂不太知道真正的内情,十数年过去,我心本来已淡,暗想多半就这样过一辈子,没想到……”叹口气道:“没想到我李靖终究还是有出头的一

    徐世绩听前朝往事,心绪起伏,见李靖感慨,说道:“李将军,你是锥立囊中,锋锐迟早要显露。比起你来,我这一辈子,活的可幸福的多

    李靖望向徐世绩,拍拍他的肩头,“世绩,你有胆有谋,国之栋梁,珍惜这份机遇,总有大成。”重重点头,李靖又道:“其实我要斩可敦,除了想斩草除根,也想看看反对的声音还有多大,没想到引出青衫,又勾起了往事。”淡然一笑,“如此也好,求仁得仁,求忠得忠,我们斩可敦,没有激发冲突,这说明草原可以让我们暂时放手了。”

    徐世绩精神一振,“那下一步,当然是按计划而行?”

    李靖才要点头,帐外有兵士冲进,急声道:“启禀两位将军,河北急文。”李靖、徐世绩都是一凛,暗想凭借秦叔宝、程咬金两个良将,再加上舒展威、管出尘等中坚力量,带西梁军只守不攻,难道还会出现什么问题?

    展开军文一观,李靖脸色微变。

    徐世绩见多了李靖的波澜不惊,望见他的诧异,不由心中惴惴,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让李靖也变了脸色!

    本节八千五百字求票。嗯,连续三天,我都是超过八千字更新,开始提速了,呵呵,也是受到朋友们的鼓舞,在此感谢,今天群里兄弟们议论,江山粉丝堂主以上级别的都超过八十个了,呵呵,很多舵主都排不进前一百的名次,有些感到郁闷。我在这里说句,无论粉丝值是多少,我心里都感激你,因为你给了我动力和衣食,鞠躬感谢你!!!!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