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六百节 谁真谁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李世民听到那声长笑的时候,几乎骇的晕了过去。

    虽说夜黑未见其人,但那声音极像萧布衣,再说除了萧布衣外,又有哪个有如此豪迈的气魄,还有哪个会自称本王来追杀他?

    长孙恒安亦是一样的想法,惊诧萧布衣身为东都之主,怎么会等到这里阻击唐军?难道他真的料事如神到如斯的地步?来不及多想,低声道:“秦王快走。”拉着李世民奔向另一侧的山坡,慌不择路的逃命。

    唐兵为保秦王,分出半数留下阻挡敌手,有数十人从林中杀了出来,和唐军战在一起。

    林中伏兵并不算多,眼下唐军逃得性命的人却有数千之多,要是一战,以多攻少,胜面极大,可李世民觉得那人就是萧布衣,心中已存畏惧。他虽和萧布衣甚少再见,但对萧布衣的犀利还是早就知晓,这人千军斩将也如探囊取物,眼下唐军混乱不堪,不要说林中伏兵还有数十人,就算只有萧布衣一人出来,他也是不敢面对。以往他能和萧布衣嘻嘻哈哈,因为知道自己那时候无足轻重,但自从萧布衣力斩丘行恭后,李世民做梦的时候,就没少重演当初那一幕。

    那一刀的犀利、那一刀的决绝已让李世民意识到,李唐和西梁势不两立,他和萧布衣也要决出生死,他们都已没有了回头路。以往的些许交情,在天下争.夺中,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生死关头,激发出李.世民的潜能,他和长孙恒安在数十护卫的保护下,择道而逃,听闻厮杀声渐远,可仍心弦绷紧。

    过高坡,到低谷,黑夜中.泛着雪的亮色,亮的让人心寒。

    静,极其的静,除了脚.踩积雪、衣袂带风的声响,太行山中静的让人心惊。

    李世民不知为何,想起了儿.时捉刀弄枪时候的冒险,那时候的他是振奋,这时候的他是心慌。

    萧布衣来了,萧布衣来了当然是为了杀他!

    他要逃,逃的越远越好!

    战场中,他不畏死,但就在这山中,被静.寂逼迫,他再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惧。李世民已流汗,长孙顺德呼吸沉重,二人竭尽全力的穿山而走,身边还跟着数十亲卫。

    李世民知道这些亲卫武功高强,不然也.不能跟到现在,可这些人加一起能否抗住萧布衣的魔刀,李世民心中没底。

    刷刷声响,静夜中惊心动魄。

    众人奔了许久,足足奔出十数里后,这才稍微喘了口气。每人都是喷着白气,冒着热汗,冷风一吹,身子发颤,有冷有怕。

    前面又出现了一片林子,白雪压松,颤颤巍巍,李世民惑。长孙恒安道:“秦王,不用怕,萧布衣就算是神仙,也算不到我们会在这里。更何况他是东都之主,怎么会为了我们以身……”他犯险还没有说出,林子中蓦地射出一支羽箭,正中一名亲卫的胸口。

    亲卫惨叫一声,毙命当场。他身着铠甲,却被一箭射透,来箭犀利可见一斑。

    李世民大惊,想起了萧布衣的箭术,慌忙后退,早有兵士上前喝道:“保护秦王。”

    “秦王,走!”长孙恒安拉着李世民,准备从林边绕过,蓦地林中出来几人,均是提着闪亮的大刀,如虎入狼群一般杀入到唐军亲卫之中。

    众亲卫连连抵抗,居然抵抗不住。

    李世民只顾得向西狂奔,似乎多奔一步就能离上党近一步,可不等窜出百来步,脑后生风,一刀劈来。

    长孙恒安大惊,拔剑刺去,正中刀身。

    当的一声响,火光四溅,耀着在场二人的脸,持刀那人长的络腮胡子,对长孙恒安而言,完全是陌生的脸孔。

    那人脸虽陌生,可功夫绝对娴熟,手中一柄砍刀,势大力沉,第二刀就劈飞了长孙恒安的宝剑。

    长孙恒安已心寒,这人武功高强,他根本不是对手。长孙家中,素来都以智慧称雄,可聪明的人,很多都不肯在习功夫。长孙恒安自诩文武双全,可在这人面前,才发现武技根本不值一提。

    那人砍刀再挥,举重若轻,遽然向长孙恒安脖颈砍来,长孙恒安闪身急躲,没想到那人无声的踢出一脚,正中长孙恒安的小腹。长孙恒安只觉得一股大力催来,肝肠欲断,整个人被凌空踹飞,落地的时候呕出一口鲜血,竟然四肢乏力。

    长孙恒安大惊,嘶声道:“秦王快走。”他当然清楚李世民的武功,李世民的武技或许比他高明,但绝非眼下这人的敌手。他关心李世民,甚至超过自身的安危,只因为李世民一人就关系到长孙家族的运数。

    李世民逃,可只逃出了十几丈,那人已追到李世民的身后,二话不说,举刀就砍。

    李世民回剑相迎,只听到呛的一声响,李世民已一个踉跄,手臂酸麻。再接一刀,宝剑落地。李世民心中大惊,暗想自己南征北战,难道今日就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第三刀已劈下,虎虎生

    李世民就地一滚,躲过一刀,可那人刀若披风,追斩而来,转瞬之间,已到了李世民的后颈。

    长孙恒安已不忍再看,撕心裂肺的叫道:“世民!”

    眼看李世民已躲不过这必杀的一刀!

    遽然一物飞来,打在砍刀听到当的一声大响,砍刀竟然断成两截,一截余力不衰,插在雪地之上。

    李世民惊骇,长孙恒安大喜,持砍刀那人却是大惊,扭头望去。长孙恒安已见到,打断砍刀的东西竟然是块圆石。

    是谁有这大的神通,是谁在这关键的时候救了秦王?长孙恒安也是不由向石头飞来的方向望过去,只见到一人凌空飞起,如雄鹰高翔,大鹏展翅,带来一股寒风,径直向络腮胡子杀到。

    那人头戴毡帽,遮住了半张脸,可却遮不住无上的身

    络腮胡子见那人凌空飞来,瞳孔爆缩,遽然大喝,断刀砍出,那一刀带动了风雪,充斥着无边的杀气,长孙恒安从未想到过,一刀之威,竟至如斯。

    可飞来那人只是一伸手,单掌就已过了刀影,击飞断刀后,再一掌击出,正中那人的胸口。络腮胡子厉喝声中,倒滚而出,撒了一路的鲜血。

    飞来那人并不追击,一把抓住了李世民道:“世民,走!”他飞身一纵,又到了长孙恒安的身前,一把抓起了长孙恒安。

    虽带着两人,那人还是奔行如风,李世民这才醒悟过来,嗄声道:“玄霸,是你?”

    长孙恒安一惊,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人。那人道:“是我。”他口气平淡,并没有太奔了数十丈后,一匹马儿正立在那里,轻嘶不已。那人一伸手,已将二人抛到马上,说道:“你们快走,我来断后。”

    李世民问道:“还有追兵?”

    那人沉吟道:“他们能追到这里,并不简单。”

    “那样你更要跟着我们。”长孙恒安心有余悸道:“玄霸,只有你能保护秦王。”

    那人推了下毡帽,露出萧索、不羁和落寞的一张脸。李世民望见,身躯一震,识得那人正是李玄霸。

    其实方才李玄霸出手,李世民并没有认出他来,可当李玄霸叫出世民两个字的时候,李世民真的如受雷击。这两个字的声调如此熟捻,如此的难忘,让他一下子就想起当年的时光。

    除了李玄霸,还有谁有如此的身手?除了李玄霸,还有谁会在这种时候来救他?

    李世民心中百感交集,不知所言。

    李玄霸不望李世民,略作沉吟就道:“好,我和你们一路。”长孙恒安如释重负,“那最好了。玄霸,你来骑

    “不用了。”李玄霸摇头道:“你和世民都受了伤,你们共骑,我跟的上。”他举步前行,走在了前面,道路崎岖,骑马不算好走。李世民其实并没有受伤,但一直保持沉默,内心如波涛汹涌,难以平静。零零的走,对这里的地形倒是熟悉,带二人远离厮杀,走上了一条羊肠小路。

    五万的唐兵,到如今只剩下李世民和长孙恒安,就算房玄龄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李世民心情沉重,可更让他感觉压抑的却是眼前的那个人!

    “玄霸,你怎么会来?”长孙恒安问道。

    李玄霸半晌才道:“我听说世民要回来了,就想来看看。我……反正也无事。”他说的平淡,李世民不知为何,怨恨已慢慢淡下去,不解问道:“玄霸,你坐镇河东,怎能没事?”

    李玄霸的脚步稍顿,淡淡回道:“坐镇河东的是建成,不是我。”

    李世民哦了声,心中不是滋味,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长孙恒安问道:“杀手是谁?”

    “还能有谁呢?”李玄霸哂然道。

    李世民皱眉道:“是萧布衣的手下?”

    李玄霸道:“萧布衣本身就是个高手,这些年来,他也养了很多高手做亲卫。有些人的武功深不可测,但却默默无闻,只怕方才那人,就是萧布衣身边的亲卫。”

    长孙恒安冷哼道:“那还不是被玄霸一掌就打伤了?”

    李玄霸叹道:“一个亲卫就是如此了得,我也不敢过多停留。没想到萧布衣现在不但兵强马壮,身边更是高手如要杀世民,或许觉得世民以后在他征战河东中,会对他造成威胁吧,所以一定要将世民除去。”

    “萧布衣竟然也能料到我们会走这里。”长孙恒安叹息道:“这一仗,我们一败涂地。”

    “其实……”李玄霸欲言又止,摇摇头。李世民一直注意他的举动,见状问道:“其实什么?”

    李玄霸道:“其实没什么。”他沉默了下来,不再多言。李世民伊始的不解、厌恶和痛恨都逐渐消散,在他眼中,玄霸还是那个玄霸,并没有多少改变。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征战,他见到李玄霸的那一刻,竟然感觉又回到了东都之时。

    三人默默向西而行,又行了许久,大雪下个不停,天气寒冷非常。李世民逃脱了追兵,这才想起许久米水未沾,不由有些发冷。

    李玄霸道:“这附近有一个山洞,极为隐蔽。我来的时候,在那里休息了半天,可供我们休息。”

    长孙恒安感觉危险已去,疲惫不堪,赞同道:“稍休息一会儿,才能更好的赶路。”李玄霸点头,从路边捡了枯枝,拖在身后,扫去三人行走的痕迹,这样大雪再下,就让人不容易发现行踪,长孙恒安见了暗自钦佩。

    三人上了个山坡,那里林木掩映,拉开枯草,尽处是个山洞,颇为宽绰。山洞里倒算净,显然是李玄霸打扫过了。李玄霸把马儿都牵了进来,这才取出点干粮,递给二人道:“先吃点东西,才有力气赶路。”

    二人接过干粮,就着白雪吃了下去,竟感觉滋味不错。

    李玄霸做事有条不紊,但很是沉默。在二人吃饭的时候,倚在石壁旁,望着对面的石壁。

    三人在洞中升了火,李世民吃了干粮后,精力渐复,问道:“玄霸,到底怎么回事,你一定要和我说说。你再不说,我真的要憋死了。”

    “有什么可说的?”李玄霸淡漠道:“该知道的你已都知道了……”

    “我想知道我不该知道的!”李世民吸了口气,一字字道。

    李玄霸摇头道:“你不必知道。”

    长孙恒安笑道:“玄霸真的很会说笑,我想事情已经很明了。”

    “怎么个明了呢?”李世民追问道。多年的征战,已让他变的深沉,少有冲动,但这段日子实在是极为压抑,方才受到追杀逃命,事后想想,死原来是那么轻易的事情,既然如此,何不问个清楚?

    长孙恒安有些尴尬,若只有李世民在场,他肯定要剖析厉害,告诉李世民,很多时候糊涂些更好。对于李玄霸,他是心存畏惧,更不知道李玄霸在想着什么,既然如此,一言上身。见李世民目光灼灼,长孙恒安心中忐忑,暗想才逃过追杀,又逢波折,不知道如何是好。懦懦的想要说什么,终于张不开口,李玄霸已道:“睡吧,明日还要前往上党,活着已经很好了。”他依靠石壁,闭上了双眼,火光一闪一闪,照的他脸色阴晴不定。

    李世民盯着李玄霸良久,这才道:“好吧,明日出发。”他翻身就睡,一会就打起鼾来,长孙恒安也是极累,蜷缩着躺下,可心绪起伏,一时间哪里睡的着?不知过了多久,将睡将醒之间,听到李世民那面簌簌响声,眯缝着眼望过去,见李世民缓缓站起,走到了李玄霸的身边,低声道:“玄霸,出去说,我知道……你没有睡。”

    长孙恒安暗自叹息,装做酣睡的样子。李玄霸没有吭声,却站起来,轻轻的走出了山洞。长孙恒安不放心李世民的安危,想要跟出去,终究还是没有起身,同时心中奇怪,不知为何总怕李玄霸会害秦王呢,按理说他们是亲兄弟,无论如何,李玄霸都不应该对秦王不利呀。好笑自己多疑,又觉得自己心中莫名的恐惧,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李玄霸静静的出了山洞,冷风一灌,冰冷刺骨。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站住,望着那墨黑的天空道:“雪很大。”

    “可某些人的野心也很山道。

    李玄霸哂然一笑,缓缓转过身来,“你是说我?”

    李世民冷冷道:“为什么那么做?你是否还当我是兄弟?”

    李玄霸淡淡道:“我好像一直都当你是兄弟,只是……你好像对我很不满。”

    “你死了,我很伤心。知道你活了,我更伤心!玄霸,你知道是为什么?”

    “很多事情,无法解释,很多事情,也不用解释。”李玄霸叹口气,“或许我不该来。”

    “你为什么会来?你怎么知道我要走这里?”李世民追问道。

    李玄霸问道:“你难道怀疑我来杀你?”

    李世民一愕,摇头道:“你是来看我出丑,对不对?”

    “我们是兄弟,亲生兄弟!”李玄霸凝声道:“你出丑,对我有什么好处?”

    李世民道:“因为你虽看起来淡泊名利,可我知道你极为自负,在东都的时候,你在我们几兄弟前就高高在上,到如今,你当然不甘心在我们之下,我说的可对?”

    李玄霸没有半分激动,说道:“你说对就对,我没有任何意见。你说完了?”

    “你要做什么?”李世民问道。

    “你说完了,我就要回去睡觉了。”李玄霸打了个哈欠,转身要走。李世民身形一玄霸的面前,激动道:“你为何不辩解?”

    “你会听?”

    “你辩解,我就听。”李世民急声道:“我知道,你肯定很多事情瞒着我!玄霸,我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不想一辈子被人蒙在鼓中!”

    李玄霸叹口气,“其实被蒙在鼓中的不止你一个,还有我。”

    李世民诧异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玄霸缓缓道:“我很早就被任命为河东行军副总管,可是我一直没有出兵,你不觉得奇怪?”

    李世民皱眉道:“是有些奇怪,你不是坐山观虎斗吗?”他说的若有深意,李玄霸当然听的出来,望着天空飘动的雪,说道:“非我不肯出兵,而是我根本没有半点权利。只要调动三千以上的兵马,那帮人都会说虎符在永康王之手。我找永康王,他又说要圣上的旨意,这旨意一来一回就要些时日,等到回转后,圣上又说时机尚未成熟,不予出兵。我早就知道单凭突厥之力,绝对无法撼动身经百战的西梁军,更不要说打通山西和河北的通道,但心有余力不足,徒之奈何?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从幽州回转,只是前些日子,无意听到永康王和建成的只言片语,才知道圣上已命你退兵,我知道你若退兵,必定损失惨重,是以本想去幽州劝路上就碰到你被追杀,幸好你还活着。”又叹口气道:“不过我知道,我的话,圣上不见得听,你也不见得听。但是……”顿了下,李玄霸低声道:“你我究竟是兄弟。或许……你早就不认我这个兄弟。”

    李世民心情激荡,“我当然认你,若非是你,我今日已死在萧布衣手下。可是……郎山之役,你为何要大张旗鼓?你谋略高明,父皇为何不信你?”

    “郎山一役,我也是身不由己,要知道无论裴矩还是窦建德,都是枭雄之辈,我竭尽所能,才能全身而退。以裴矩的机心,我若不承认身份,只怕他更会暗中起波澜,既然如此,我不如光明正大,以示威严。至于圣上不信我……具体缘由,我也不算清楚。”

    “你撒谎,你一定知晓!”李世民嘶声道。

    李玄霸默默的望着李世民,半晌才道:“世民,我这辈子,待你如何?”

    李世民想了良久,缓缓道:“你对我极好!”

    李玄霸道:“你能说这句话,我死而无憾。”

    “死?为什么说死?”李世民惊诧问道。

    李玄霸缓缓道:“你执意要问,我就给你说个故事,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李世民迫不及待道。

    “你听了后,就当这是个定要忘记。”李玄霸道。

    “没有问题!”李世民毫不犹豫道。

    李玄霸凝望李世民良久,缓缓道:“你要记得你的承诺,不然……我或许会内疚。”

    李世民不解李玄霸的意思,迫不及待道:“快说,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性格。”

    李玄霸道:“故事其实要从大隋初定江山开始,那时候,文帝杨坚以无上大能将南北一统,可数百年来的分裂差异,绝非那么容易消弭。”

    李世民暗想,这些我当然知道,何劳你说?可怕李玄霸不讲,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李玄霸沉思片刻,又道:“不过杨坚的确手段无双,利用门阀的支持取得天下后,觉察到门阀势力强大,是为立国隐患,又暗中开始削弱门阀的力量。他的手段比儿子可高明很多,当年八大柱国被他软硬兼施,势力已削弱很多,对他能给天下一统也抱着期望,也就不再谋反。本来江山日稳,但天下还有很多人一心想反,太平道毋庸多言,因为他们一直想着所谓的太平大道,觉得天下易主,不过是历代王朝周而复始,是以总存心反隋。当然还有很多小国被隋朝所灭,那些国的臣子心有不甘,只图复国。这里面反抗最激烈的力量就是北周王室,因为他们认为杨坚是夺权篡位,名不正言祸害,所以对北周的宇文家族大肆杀戮,绝不手软。宇文家因此几乎灭绝,至于宇文述、宇文化及之辈,均算不上什么正统。不过北周王室还有三姐妹反隋最为激烈,大姐叫做千金公主……世民,这些你也知道。”

    李世民冷哼一声,“你说的都是废话,这些事情和我要知道的真相有什么关系?”

    李玄霸苦笑道:“好像没什么关系,可世事往往这么奇妙,离你越近的人,你反倒看不真切。那些八杆子打不到的事情,可能就和你休戚相关。你听我说下去……”仰望苍穹,李玄霸又道:“千金公主被隋主杨坚设计杀死,老二宇文芷流亡草原,不成气候。不过那三公主宇文箐……”说到这里,李玄霸眼中含泪,低声道:“就是这个三公主,人虽柔弱,但比世间任何女子都要刚烈。她痛恨杨坚篡位,恨不能推翻大隋,一生中……都是竭尽反隋,想要光复北周。”

    李世民不知往事,见李玄霸的表情,大为奇怪。

    李玄霸接道:“可她毕竟是个弱女子,虽是心机高明,但还需要拉拢势力,这时候她认识了西梁后裔萧大鹏,三公主偶尔知道萧大鹏武功高强,又是太平道昆仑的弟子,是以蓄意接触,希望借助萧大鹏的力量复国,他们生下了萧布衣。”他知道萧布衣的父亲是萧大鹏,却从不知道这段往事。

    “那时候三公主已联系了北周残余势力,再加上草原的宇文芷,还有西梁余众,本准备起事。没想到那时候出了意外……裴矩也喜欢上了三公主,而且纠缠不清,三公主不堪其烦,可又知道裴矩背景深沉,是以和他虚与委蛇。裴矩知道三公主喜欢的是萧大鹏,为博取她的爱慕,竟约定萧大鹏在武功上一分上下,定下诺言说,裴矩若败,从此在三公主面前消失,萧大鹏若败,再不提及复国一事,萧大鹏一口应允。”

    “那谁胜了?”李世民好奇道。

    “萧大鹏败了,他……”李玄霸冷哼一声,“他败了后,以为自己男儿千金一诺,当下再不提复国一事。三公主跟随他,本来就是想倚仗他的势力,见他放弃复国的念头,悲愤欲绝,当下离萧大鹏而去,又知所有的一切是裴矩的阴谋,对他避而不见。这时候文帝突然发动,对宇文箐好不容易积累的势力加以讨伐,三公主败逃,又认识了李家道的李八百。李八百风流倜傥,三公主失意伤情之际,就又和他珠胎暗结。”

    李世民冷笑道:“这女子生性……”本来想说什么,见李玄霸双眉一竖,寒意凛然,不由把后面的话咽下去。

    李玄霸恢复了常态,道:有反骨,对三公主又是倾心,是以和三公主倒是一对,他们二人当时又想纠结势力,李八百另有图谋,暂别三公主,而三公主怀有身孕,被追杀的急迫,走投无路,就只能去西京投靠表亲窦氏,那窦氏的丈夫叫做李渊。”

    李世民差点跳起来,失声道:“你说什么?你说父皇容纳了三公主?那怎么可能?那是杀头之罪,父皇怎么会做?”

    李玄霸凝望着李世民,“那你还听我说下去吗?”

    “你说。”李世民心乱如麻。

    李玄霸道:“窦氏也是烈女子,不但收留了三公主,还对此事秘而不宣,又吩咐李渊不能泄露。她见三公主怀有身孕,索性也对外谎称自己有了身孕,怕风闭门不出,整日和三公主一起。窦氏见三公主生下了个双胞胎,为这两子着想,就称是自己所生。一个取名叫做李玄霸,另外一个叫做李世民。”

    李世民听着李玄霸所言,已想到了可怕的结果,听到这里更是额头青筋暴起,嗄声道:“你撒谎,你为何要骗我?我若非父皇所生,为何父皇不对我说?李玄霸,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李玄霸冷静的望着李世民道:“我早说了,你何苦知道?再说,我已经说过了,这是个故事,你听后忘记了就好。”汗淋淋,已不能言。

    李玄霸自顾自说下去,“三公主心有不甘,可又心痛儿子。因逃难动了胎气,导致双胞胎的一个疾病缠身。她对窦氏说,这有病的儿子活不长了,若是不死,定当是苍天有意让他活命复国,这兴复北周的大业,就落在这病儿的身上。而另外一个儿子,就让他全不知情的好,因为复国之苦,一人承担就够。所以那病儿从小就知道内情,忍辱负重,图谋完成母命复国,而那李世民就过着击剑任侠,捉刀弄枪的日子。”

    李世民嗄声道:“那你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李玄霸自问道:“为了什么?李玄霸知道光复北周几乎比登天还难,但能推翻大隋,也算是完成母亲的遗愿,他真的不想那唯一的亲兄弟知道这件事,也不想他参与进来。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为帝,所以他一直暗中行事,期冀能助亲兄弟成功。所以他毒薛举、杀始毕、暗算窦建德,就算对萧布衣都暗中下手,手段无不用极,只想成就亲生兄弟的伟绩。可没想到郎山被揭穿身份,马上引发别人的猜忌。世有不虞之誉,世有求全之毁,他一番苦心,却引发诸多猜忌,这时候才发现,当初想的太过天真,原来那养父不但对他心存猜忌,甚至也不想让他兄弟的锋芒盖过太子,所以命霸和李世民,所以让那个不明真相的儿子冲锋陷阵,却留下心爱的儿子坐享其成。”

    见李世民浑身发抖,不知道是寒冷还是愤怒,李玄霸摊摊手,淡淡道:“你要我说真相,我说完了,你后悔了

    八千二百字,求票!!!

    今天很高兴,谢谢兄弟姐妹们的鼓励!!感谢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