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江山美色 正文 六零三节 马踏辽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渊盖苏文败,惨败!

    他一直以为中原战局在太原、在河东,他也以为西梁军的目标是李唐,绝不会动用大军来对付他,他却没想到战局倏然到了河北。

    他和颉利犯下了同样的错误,那就是不信萧布衣会先除外敌,后平内乱!

    萧布衣就给了渊盖苏文一个意外!在这个颇为寒冷的冬季,萧布衣趁唐军不能出兵之际,调用十数万大军包围渊盖苏文部。

    在李世民南归,柴绍北撤,李道宗所领的唐军无心应战、也无暇应战的时候,萧布衣准备给渊盖苏文一个教训。

    教训通常都要用鲜血来渲染,才能刻骨铭心,痛入骨髓!

    渊盖苏文浑身浴血,身伤十.数处,这才冲出了西梁军的包围,可跟随在他身边的辽东军,由三万急速锐减到了三千。

    渊盖苏文已受重创,不但兵受创、身受创、心亦受创。

    渊盖苏文本是个武.功高手,中原之外少有的高手。他出征血战,都喜欢身佩五刀,是为金、银、铜、铁、木五

    金刀示华贵,银刀斩乱.臣、铜刀断生死、铁刀动疆场,而木刀对他而言,是武技超凡的象征。他在辽东巡视的时候,曾经用木刀连杀十数名武功高强的刺客,可说是威震一时。中,.真正的高手甚至飞花摘叶都可杀人,他以木刀取胜,虽算不上绝顶,但能是他对手的已无几人。

    可到现在,渊盖苏文负伤而.逃,银刀落、铜刀弯、铁刀断、木刀残。

    渊盖苏文一夜七战,浴血惨烈,到如今.的他只剩下一把黯淡无光的金刀。

    他俊美的面容已满是汗水,他华贵的服.饰已零落不堪,金刀虽在手,可泛着淡淡的光辉,映照他的身上时,只余惶惶。

    见西梁军四面围困的时候,渊盖苏文一颗心就沉了下去。他这才明白西梁军的阴险之处,他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往的那种弱势不过是引发他的轻视之心。看围困的人马数量,渊盖苏文已知道,他只有拼死冒险一战,根本等不得。

    若是半月前,他还能指望李道宗相助,但得知李唐大营已成空营一座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被中原人骗了。

    在他心目中,中原人没有一人讲信用,当年的大隋如此,如今的李唐亦是如此。他本是非凡之将,马上决定,黄昏的时候就突围。他兵少粮不足,又无后援,若真等对手合围坚守,这些辽东军真的死无葬身之地。名将在于当机立断,渊盖苏文觉得自己是名将,所以命令一下,马上带人突围。他知道若论形势,应该是东方最弱,可兵法有云,实虚之,他决定向西突围。

    西方有重兵,但西梁军仓促之中,立足未稳,定然不会想到他有这种惊天的胆子。渊盖苏文做出决定的时候,也有点钦佩自己的胆量。不过他毕竟不是鲁莽之辈,在准备向西杀出的时候,还是用声东击西的策略,命手下带三千人马向东突围,吸引西梁军的注意,然后这才命辽东军只带一日的口粮,放弃除作战外的一切累赘,全力的向西突围。

    人为财死,他能当机立断,舍弃这段时间积累的财物,本身就是大气魄,他能看清形势,知道舍弃一切,全力突围,本身亦是知机之人。

    渊盖苏文以为这一场突围可以成功。

    可他没有想到过,西方的确没有埋伏,因为西方也不需要埋伏,西方本来就是铜墙铁壁,萧布衣竟然亲自在西方坐镇。

    渊盖苏文一夜间,见识了西梁军的连弩、见识了西梁军的弩车,亦是见识了西梁军威震天下的铁骑。可最让他心惊的不是这些利器,而是西梁军那股肃杀的气势。

    西梁军有股冲天的哀意!

    哀军必胜!

    秦叔宝死,西梁军满腔哀愤统统化作刺骨的战意,悉数的用在辽东军身上。秦将军生平愿望只盼能还天下一统,百姓安乐,弥补张须陀的遗憾,但最少要消灭辽东军。

    这一仗,一定要胜,为秦将军而胜!

    西梁军悲气如虹,辽东军不能抵挡。渊盖苏文奋战一夜,杀出数十里,终于杀出了重围,落荒而逃,可他肋下中了一槊,肩头中了一支铁矢,骨头都几乎被打断。

    他冲出重围那一刻,几乎虚脱。他肋下中的那槊是个粗莽大汉所刺,他中的铁矢是个有着死鱼一双眼睛的郎将所发,他虽不知道那两人是史大奈和张济,但却把这二人的相貌记在心头。

    此仇一定要报。

    可报仇之前一定要逃!

    所以渊盖苏文冲出重围后,不等喘息,就带残众折而向北,过巨马河奔安次,踏燕山去北平。

    渊盖苏文其实判断也是不差,他从西方突围,虽是损失惨重,但冲出了重围后,伏兵已无。渊盖苏文虽是以丧失十之八九的兵力为代价,但处境看起来比李世民要强。

    但这点优势在北平东的临渝关前被西梁军无情的打破。

    渊盖苏文做梦也没有想到,临渝关竟然落在西梁军的手上。他准备叫开城门的时候,城头虽是唐军的旗帜,冲出的却是西梁的人马!

    西梁骑兵的旗帜上写个大大的苏字,苏定方一马当先,如旋风一样的向渊盖苏文杀来。文大惊,不敢抵抗,落荒而逃。三万人马死到三千,三千人马到临渝关的时候,不过两千左右,众人又疲又乏,一路没吃过一口好饭,饿的连枪都举不起来,如何应战?

    渊盖苏文残余的两千兵马被苏定方一冲,剩下已不过百,众人落荒而逃,捡荒山而行。渊盖苏文回首望去,只见到白云悠悠,千载同愁,不由仰天长叹道:“兵败如斯,当重整旗鼓,再求一战!”

    渊盖苏文和别的战将不同,此刻非但没有灰心,反倒越挫越勇,只想着中原人多势众,胜之不武。可见苏定方从临渝关冲出来后,心中有个极大的隐忧,西梁军到底怎么会突破唐军的防线直接打到临渝关?西梁军抢占了临渝关,那向东的城池又如何了?

    心中惴惴,脱去炫耀身份的衣服,收敛了金刀,带着仅存的手下乔装而行,只见北平东的燕郡已满是西梁铁骑,渊盖苏文不由大惊失色。

    有亲卫道:“大对卢,这些人,只怕是从草原杀过来的。不然他们又不会飞,怎么能过幽州到这里呢?”

    渊盖苏文觉得很有道理,可更大的惊骇涌上心头,要知道草原都是突厥的势力,西梁军如果过草原攻到这里,那不是说突厥也完蛋了?

    这怎么可能?

    渊盖苏文知道突厥虽不如从未想到过突厥会这短时间内崩溃。

    见西梁军纵马驰骋,渊盖苏文心中怒火焚烧,更是担忧辽东城现在如何。

    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辽东城会有危机,可渊盖苏文离辽东城不远的时候,见城中烽火高起,浓烟滚滚的时候,不由大惊失色。他不敢相信,当年就算杨广数十万大军,几乎垒土到城头都没有拿下的辽东城,竟然会如此混乱不堪,大火熊熊。

    是谁放的火?难道又是西梁军?

    到处都是辽东逃难的百姓,渊盖苏文抓住一人喝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姓吓了一跳,惊叫道:“莫要杀我。”认出是辽东的大对卢,悲戚道:“大对卢,你在外征战,隋军来到的时候,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准备,很多军士又被抽调到平壤去,辽东城内空虚,被他们杀到城中,大肆屠戮,又一把火烧了城池,说……”百姓欲言又止,他不算了然中原的动静,还称中原兵为隋兵。渊盖苏文咬牙道:“说什么?”

    “他们说大对卢你死在河北了,不然他们怎么会直接冲到这里?”百姓鼓起勇气道:“大对卢,你来了最好,你可以带兵打退这些人了。你看那城墙上写的,实在嚣张。”

    渊盖苏文又气又怒,暗想自己还有什么人手?眼下腹背在对抗百济,西梁军到底有多少兵力,难道今日辽东就要灭国了?转念一想,唐军还霸占幽州,西梁军就算再大的胆子,也不会重兵押上,若是被唐军断了后路,那可真的死无葬身之地。想到这里,略有心安,可到了辽东城前一望,又差点气的七窍生涯。

    辽东城内余烟未尽,城墙上赫然写着一排白字,衬在青色的城墙上颇为醒目。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到河北,我来辽东,渊盖苏文,你若不死,我会再来找你。徐。

    渊盖苏文一口鲜血喷出来,只是想着,这个徐姓之人一定是徐世绩,因为大隋之中,除了此人,再无别的徐姓之人有这般能力,他竟然视辽东于无物,直接杀到辽东城中,一把火烧了辽东城,实在可恨。手握金刀,恨不得当下找徐世绩一战,可只见烽火连天,浓烟弥漫,四处凄凄惨惨,又上哪里去找徐世绩?

    徐世绩已在归途中。

    他和渊盖苏文擦肩而过,没有交手,心中倒有些遗憾。

    或许命中注定,他们还会一战,但绝非此时。

    徐世绩人在马上,清醒的明白眼下的形势。他可以奇袭辽东,但暂时不能把精力耗在这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得知河北吃紧的时候,徐世绩并不急急回援河北,参与。因为他知道,唐军、辽东军固然嚣张一时,但绝无能再进一步。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徐世绩胆大心细,目光极准,知道辽东出兵河北,又要迎战百济,后方空虚,他抓住这个弱点,一口气从草原攻到辽东城下,无论唐军还是辽东人都没有想到这点,很多人还在庆幸中原大乱,这里最为太平的时候,灾难从天而降。徐世绩命苏定方扼守临渝关,若有败兵,尽管击之,痛打落水狗,自己却带铁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辽东城。

    徐世绩这一战给辽东造成的阴影,可说是良久不去,这一战也可说是自杨广以后,中原人给辽东人又一次惨痛的打击。自此后辽东左近再谈起徐世绩之名,无不听之色变。

    击突厥,破辽东,徐世绩都是用雷霆手段逼他们再不能出手。突厥经此一役,元气大伤,辽东这一战后,只怕短时间也无法出兵。大破突厥牙帐,攻陷辽东城,这两件事哪件说出去,都是让天下轰动,都是让群雄侧目,徐世绩一口气完成两件,可说是十年磨一剑,一朝天下闻。

    但他脸上没有任何喜悦之意。

    马踏残雪,日头斜照,徐世绩人在马上,望着那苍寂的远山,空幽的山谷,还有那清风拂动,和白云追逐。

    一阵风吹过,卷起积雪落的凉意,沁入心扉。

    这是春的气息。

    徐世绩目光越过远山,投向那遥远的北方草原。春来了,会带来绿草如浪,勃勃生机,可是……裴茗翠现在如何?她已被困太久,她那羸弱的身躯,如何撑得下去?

    他们离的远,心亦远,可徐世绩总是忍不住去想,去念,为那抑郁、难展欢颜的女

    他知道自己的这段感情很难寄托,但他并不后悔。

    爱一个人,只要自己明白就好。爱一个人,有时候不必让对方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何时爱上了这个大隋奇特的女子,他和她话说的都少,或许爱只刹那,但心中情已永恒。

    终于要南行,终于要回转,终于越离越远,徐世绩策马南奔之时,又是扭头向北望

    关河万里,千秋若洗!可思念如潮,连绵不绝!

    徐世绩再见萧布衣的时候,见到他落落的表情,已感觉到了什么,问道:“秦将军他……”

    “他去了。”萧布衣漠漠道。

    徐世绩心头一沉,安慰道:“西梁王,秦将军求仁得仁,我们应该……”本想安慰萧布衣两句,可总觉得心酸,说道:“他葬在哪里,我想去拜祭。”

    “他说要和张将军葬一起,程将军已带他的遗体前往军所葬之地。等到河东战后,我会将张将军和秦将军大礼厚葬,到时候再去吧,眼下我们还要继续战下去。”见徐世绩点头,萧布衣道:“世绩,你说的不错,求仁得仁,死而无憾。秦将军痛苦多年,又被疾病缠身,去了……也好。”

    声音有些哽咽,萧布衣扬起头来,不再落泪。

    徐世绩见他伤感,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宽解,萧布衣突然道:“裴小姐还没有被救出来。”

    徐世绩心头大跳,只奇怪为何一颗心如此跳,竟然没有半分声息。

    萧布衣又道:“宇文破他们已找到位置,人虽不能通过,但可将食物和水送进去,裴小姐还活着。”

    徐世绩鲜血回退,脑海中一片空白,重复了一遍道:“裴小姐还活着?那……她说了什么没有?”

    “她什么都没有说。”萧布衣苦笑道:“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她还活着,却保持沉默,或许这段时间……对她来说,很难捱!”

    徐世绩沉默下来,良久才道:“对河东……不知道西梁王已有什么方法?”

    “世绩有什么看法?”一人掀开帘帐,从外走进来,带来一股寒气,萧布衣、徐世绩心中却是暖意融融,叫道:“李将军。”进来那人正是李靖,李靖身后又跟着尉迟恭,,知道联手大战李唐的时候终于到了。

    李靖笑望徐世绩道:“世绩这次大破辽东人,让他们看到我华夏儿郎不可轻辱,端是响当当的男儿所为!”

    “得李将军一言赞许,那是比大破辽东还痛快。”徐世绩精神一震道:“不过我只是赶上了个好时机,抓到了他们的弱点,其实胜绩不足一道。”

    萧布衣道:“避实就虚,说来简单,但用得上的能有几个?杨广当年不懂这个道理,数十万大军赔进去都不醒悟,徐将军只有几万兵马,轻易击破辽东城,可说是凭这一战,名扬青史!”

    “我若是杨广的手下,恐怕连出兵的机会都没有。”徐世绩嘿然一笑,“辽东大乱,我估计渊盖苏文就算有心也是无力再来干扰我们。颉利下落不明,草原亦是无暇管中原的事情,眼下……决战在河东,再无分心之事!李将军想必早是胸有成竹。”

    李靖道:“河东一战,事关关中的存亡。李渊也是极为重视,可说是将关中主力尽数放在河东,但如此一来,也给了我们个机会。”

    萧布衣不解道:“他重兵防守,我们破之不易,又有什么机会?”

    李靖道:“全歼唐军的机会!”

    萧布衣、徐世绩、尉迟恭都是一震,有些难以置信,又力的想法。

    想法有魄力,李靖显然亦是个有魄力的人,他说出的计划,总是能出乎旁人的意料,可每次均证明,他的远见卓识常人难及。

    当年李靖说先击突厥,再平关中,很有人觉得不以为然。萧布衣并没有在朝廷中说及此事,他知道说了,只怕反对的人居多。要知道突厥的强大在很多人心目中都是根深蒂固,眼下天下未统,再惹强敌,在很多人眼中实在是不智的想法,但李靖最终用三千铁骑就破了突厥十万骑兵,让太多人出乎意料。

    李靖不打无把握之仗,每一仗都建立在对敌充分了解的基础上。若是不能成行,他宁愿等。萧布衣明白这点,所以对河东一役很是期待,询问道:“那依李将军之意,河东这仗如何来打?”

    李靖沉声道:“唐军在河东的兵力,据我们眼下的消息,已近三十万之众,分别分布在河东郡、绛郡和上党三地。这三十万的数量听起来和突厥人仿佛,可作战能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徐世绩赞同道:“李将军说的不错,突厥人虽是剽悍骁勇,但无军纪可言,终究和散沙无异,李渊这次聚兵河东,守关中门户,无论壶口、龙门均是重兵把守,绝不会让我们轻易渡河。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擅长打持久战和防御战,他样,借我们长途远征,兵马劳顿的机会,拖垮我们。”

    李靖点头道:“世绩说的极对,不过眼下我们和刘武周有很大的不同,毕竟西梁王得道多助,我听说眼下太原百姓不满李唐借兵,人心浮动,李仲文已有些不能制约的迹象。如果能得太原百姓的支持,再借用那里的仓储,打持久战不用怕,最少我们后顾无忧,胜负看实力和用兵,徐徐图之,只要不出大错,我等不会输给他们。但目前我还是建议重病用猛药,眼下我等先击突厥,再破辽东,均是大获全胜,但实力损伤不大。如今我军士气如虹,正适宜急攻河东,一鼓作气打他们个支离破碎,然后再分而歼之!若是拖的久了,只怕东都那些老顽固又该顾虑重重,出言劝归,反倒有碍军心。”

    尉迟恭一直保持沉默,听到这里,点头道:“书生用兵,三年不成。要打就打,若是一条条的分析利弊,只怕胡子头发白了都还望突厥兴叹,我赞同李将军的主意。”

    萧布衣笑道:“东都方面的阻力,自然由我来翦除,河东一战,我当全力以赴支持,不会让任何人拖住进攻河东的后腿。”

    众人意见一统,李靖再无顾虑,说道:“李渊重兵把守河东,但河东毕竟不同关中,可说地势并不牢靠。我们若下太原,雀鼠谷当然是攻击河东地的第一要道,此处地形狭隘,李渊肯定重兵把守,但唐军只能说是拦路拖延,我们破之并不是难事,毕竟霍邑、贾胡堡均是地形所限,唐军重兵也是施展不开。一味坚守,我们要毁之可说是易如反掌,尉迟将军当年熟悉这里,算是老马识途,可胜此任。若能攻破霍邑、过雀鼠谷,兵逼绛郡,直面龙门,可牵制李建成的出兵。”

    尉迟恭拱手道:“我当竭尽全力,不负重托。”

    李靖又道:“从太原向东南,可过太谷关攻上党。西梁王前段时间已经试探进攻,这次当要全力破关,到时候再由裴将军在长平攻打天井关,两下夹击,可破李神通的兵力。”

    徐世绩道:“其实只需牵制即可。李神通重兵在上党,只要我们两下夹击,逼他兵力回缩,使他不能出兵援助绛郡,然后派一路人马阻挡李神通前往绛郡,分割上党、绛郡两地的兵力。只要上党、绛郡的兵力被分裂,河东郡的大军也成孤军,到时候我们再选地点突破,牵一发动全身,可定河东!”

    李靖点头道:“不错,我正有此意。”

    四人指点江山,意气风发,这时候帐外风过,落雪拂树,阳光普照,积雪消融,溪水残冰已化,渐渐的流淌起来,原来是春天到了……,应该爆发,但是俺正筹划最后一个大场面,最后大战已切入,开始全力以赴,兄弟们的推荐票就当成动力给点吧,让江山继续在周推榜有个位置吧,一切拜托。

    隆重推荐一本极度优秀的古典仙侠,一本文笔无可挑剔的作品,管平潮的仙侠作品,《九州牧云录》!书号1027878,墨武感觉这本书值得一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