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六零四节 风雨会河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等人商议河东战事的时候,李渊却已心乱如麻,坏消息一个个传过来,不停的打击着他的自信。

    李靖破定襄,追的突厥兵哭爹喊娘,徐世绩大破突厥牙帐,打的突厥一蹶不振。

    李世民惨败而归,幽州军全线回缩,太原被围。

    萧布衣出兵攻打渊盖苏文,听说渊盖苏文只带着几十人逃回辽东。徐世绩大破辽东城,西梁军气势如虹。

    所有的消息接连传来,不停的考验着李渊的耐性。

    到如今,春天来了,李渊心中却如寒冬腊月。

    西梁军开始全力攻打河东,就要重复他当年攻打关中的路线,眼下太原告急,介休告急,太谷关告急,天井关告急!

    处处急事,处处难题,最要命的还有一点,李渊在河东还有隐患,李唐中还有隐患,他的心思不能完全投入在河东战场。

    李渊有苦难言。

    对于李玄霸的使用问题,李.渊前所未有的犹豫。他想用李玄霸,又有顾忌,最终证明,李玄霸自从河东领军后,所提的建议完全正确。

    李玄霸建议主动出兵,不论攻击.山西的萧布衣,擒贼擒王也好,还是从上党攻长平,力压洛阳,逼萧布衣撤兵也罢,总之不能坐等对手来攻。李玄霸建议不要孤立幽州,李玄霸说外族武力虽可,但征战天下哪有用自己人这般尽心尽力?李玄霸建议道,千万不要指望突厥和辽东能打败萧布衣,突厥和辽东一败,李唐危矣!

    李渊知道萧布衣不差,最近争.霸天下的时候萧布衣更是锋芒毕露,但李渊还是不相信诺大的突厥加上顽强、坚韧的辽东,还不能和萧布衣拼个两败俱伤。

    李渊没有听信李玄霸的建议,最终决定坐山观虎.斗。

    事实证明,李渊这步棋大错特错。突厥、辽东败退,无.不验证着李玄霸的远见,萧布衣现在气势如虹,大举进攻河东,也证明李玄霸说的一点没错。

    可这些十分正确的建议,顽固的李渊一条建议.也没听。保守到一定程度,就是顽固,李渊骨子里面还是个保守的人,他也有些抗拒李玄霸的建议。现在的李渊懊丧非常,暗想若重来一次的话,他宁可让李玄霸出出风头,可惜的是,这世上很难让时光倒转。

    对李玄霸到底.如何处理,李渊处于前所未有的为难之中。

    李玄霸最近除了提建议,一直都是规规矩矩,李渊又有些下不去手,就算裴寂都有些疑惑,因为从哪里来看,李玄霸所作所为都是无可挑剔,精忠为国,试问这样的人,李渊若是公然杀了他,会让群臣如何想?若是暗算,想杀李玄霸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李渊布局必须一击得手,不能让李玄霸有反击的机会。

    坐在大殿中,李渊脸色阴晴不定,正在等着心腹之人。

    裴寂进殿的时候,脸色亦是有些异样,李渊问道:“裴仆射,情形如何?”裴寂低声道:“圣上,我已从元吉口中查探明白,原来元吉的消息,是很早以前从窦后的一个贴身丫鬟的亲戚口中得知。”

    李渊皱眉道:“元吉怎么会有心思探秘呢?窦后的贴身丫鬟,不是死了吗?”李渊心思飞转,暗想自己为了隐藏这个消息,在窦后死后,将她的贴身丫鬟暗自杀了,窦后已答应自己守口如瓶,绝对不会泄露此事,那丫鬟怎么会多嘴?。

    “元吉当年知道自己被窦后所弃,一直耿耿于怀。”裴寂苦笑道:“据他所言,一日他发泄不满,正在喝酒的时候,碰到那丫鬟的娘舅,那人本是城中的一个混混,见元吉不悦,借机接近元吉,又向他讨了点银子,这才告诉他前因后果。”

    李渊恨道:“那个混混呢?”

    “混混死了,听元吉说,第二天就死了。”裴寂皱眉道:“元吉本来还想多听些原委,没想到第二天找到混混的时候,混混喝醉了酒,掉到阴沟中,竟然淹死了,可自从那以后,元吉就把这事情记在心头,虽没有确凿的证据,想如果玄霸身份有问题,那世民当然也有问题。元吉对玄霸倒不算嫉妒,毕竟玄霸自幼体弱多病,行事低调,但世民无疑就张扬了很多,他长的俊朗,还得杨广的信任,又经过圣上亲自为他选了长孙无垢,所有的一切,都让元吉艳羡忌恨,所以才对世民大肆诋毁。”

    李渊长叹道:“原来如此,朕一心政务,一直只以为元吉不过是逞口舌之利,竟没有想到过,所有的一切都是李玄霸搞鬼。”

    裴寂诧异道:“圣上何出此言?”

    李渊冷笑道:“李玄霸做事真的精明,只是太过精明了些。想窦后极为稳重,当年宇文箐一事,可说是捂的风雨不透,选的丫鬟更是自幼跟随,极为妥当,当不会走漏风声。那混混怎么会晓得这么重要的消息,不用问,不是丫环告诉他的,泄露消息的肯定是李玄霸!”

    裴寂难以置信问道:“李玄霸?他为何要泄露消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李渊长叹道:“此子心机深沉,可说是朕所罕见。就因为朕知道他的出身隐秘,也觉得他肯定要刻意隐瞒,没想到他竟然棋高一着,抢先泄露出去。那混混若不死,朕还怀疑是丫环多嘴,但那混混第二天就死了,不用问,肯定是李玄霸下的手。他一反常规,竟然把消息走漏,不用问,当然是拉拢世民,世民易于冲动,正是他利用的筹码。他将世民扶植起来,让他功绩超越太子,又在京城散布该立世民为太子的消息,再加上世民和元吉平日的积怨,只希望世民、建成斗个两败俱伤,他才能名正言顺的继承朕的皇位。”

    裴寂听的冷汗直流,只是道:“李玄霸真的有如此深沉的心机?”

    李渊道:“我本来也是不信,可所有的事实都证明,他蓄谋已久。此子不除,只怕对建成、世民不利。可我现在又不能名正言顺的杀他,那样的话,只怕让建成、世民疑惑……也让群臣诧异……”沉吟片刻道:“温大临现在到了太子的身边吗?”

    “他带着高手正贴身的保护太子,应该无碍。建成有些疑惑温大临的举动,我们就对太子说,萧布衣身边高手如云,河东大战,可能会派高手行刺太子,既然这样,不能不妨。圣上,老臣欺瞒太子,还请圣上恕罪。”

    “你做的很好,没有错处。”李渊满意道:“据我观察,李玄霸暂时还不会向建成动手。”

    “为什么?”裴寂问道。

    “他很贪心,还妄想继承我的皇位,太早对建成下手,多半会引发我的杀心。既然如此,他还是要等待时机,可我们……已不用等了。”用手做个斩的手势,裴寂问道:“现在下手?”

    “不用现在,但一定要等个最好的机会!”李渊不再犹豫,促使自己痛下决心,“我本来还对他心存怜惜,但今日才发现,他早就开始算计我!这个祸害一定要除去,就算他再有本事,可养虎为患要不得!”

    裴寂道:“好,老臣马上安排,寻找时机。”

    李渊缓缓点头,突然问,“李孝恭现在如何了?”

    裴寂道:“有人监视他的举动,不过……”他话音未落,有宫人急匆匆的赶到,低声在李渊耳边说了几句,李渊眉头一皱,“你确认是死了?”

    宫人道:“郡王的确死了,不过他脸已烂的不成样子,身子也发黑,只怕有辱圣目,所以没有抬过来。”

    裴寂一凛,才知道李孝恭已毒发身亡。谁都觉得李孝恭活不长了,可没想到他还一直坚持下去,没想到都觉得他还能活下去的时候,他竟然无声无息的死了。

    “把郡王的尸体秘密抬进宫来。”李渊沉吟道。

    “可是……”宫人很是犹豫。

    “朕的命令,你也不听了?”李渊不悦道。

    宫人慌忙跪倒道:“尸体满是戾气,只怕对圣上身子不利。”

    裴寂也道:“圣上,宫人说的也有道理,想李孝恭中苗人的蛊毒已久,听说那蛊毒传播极厉,李孝恭命硬,又加上还有防范之法,这才一直克制。他一死,只怕蛊毒对圣上有害,那可真的得不偿失了。”

    李渊知道裴寂为自己着想,犹豫片刻,挥手让宫人退下,低声道:“裴仆射,李孝恭和李玄霸关系极好……他一直以来,都是李玄霸的传声筒,而且和李玄霸一样,诡计多端。我只怕他是诈死……”

    裴寂想笑又是不敢,暗想李孝恭都那样了,还需要诈死吗?可见李渊如此慎重,只能问,“他死了,脸又烂了,再说中蛊毒后,身子也消瘦的不像样子,又如何诈死?”

    “我总是放心不下。”李渊犹豫道:“我记得……他的左手上臂处有道伤疤,是在和玄霸习武的时候,被我无意看到,裴仆射,你命验尸官去看看他手臂是否有伤痕。”

    裴寂虽觉得李渊有些疑神疑鬼,为求稳妥,还是亲自命验尸官去检验,回转后道:“圣上,你说的位置,的确有道伤疤。”

    李渊这才舒口气道:“死的好,他一直和李玄霸狼狈为奸,这次死了,朕总算放下心了。裴仆射,你马上前往河东,伺机而动,记得……这次莫要让朕失望。”

    裴寂应声道:“老臣遵命。”

    见裴寂要走,李渊突然叫道:“等等。”

    “圣上还有何吩咐呢?”裴寂问道。

    李渊犹豫片刻,“裴仆射,朕不担心建成领军,只怕世民兵败冲动,又恢复以往的冒失,你有空……多劝劝他。至于元吉……朕不会让他乱走。河东战事若起,朕或许还和当年一样,亲临河东督战。只盼……打退西梁军,再做其他打算。”

    裴寂连连点头,不再耽搁,立刻带上亲信前往河东,可一路上想着李孝恭临死前那张糜烂的脸,总是觉得心中有些不太舒服。

    李建成见到裴寂赶来,喜悦非常,问道:“圣上可安好?”他正在和众将商议应对之策,见裴寂前来,暂停了商议。李渊为了这次河东之战,可说是将极为信任的臣子都派到了李建成身边。屈突通、唐俭、温大临、吕绍宗等人均在帐内,眉头紧锁,显然对局势并不乐观。

    裴寂见李建成谦和如常,心道到底还是血浓于水,圣上对太子不同,太子对圣上也是没话说。微笑道:“圣上一切都好,可就是牵挂太子在河东忙碌,所以让老臣过来协助。”

    “有裴仆射帮手,那我更是心中有底了。”李建成道。

    裴寂心中舒服,含笑道:“太子太过谦虚,想老臣领军才能不足一哂,这次前来,不过是滥竽充数罢了。”

    李建成哈哈一笑,竭力让帐内气氛轻松些,拉裴寂来到地图前一起商议。裴寂知道自己作战外行,当年在介休一战,丢盔卸甲,终生之羞,在众人面前索性藏拙,只听众人议论。

    众人中对战事见解颇为犀利的就是屈突通,屈突通本是隋朝大将军,虽说是比张须陀领军能力要差,但资格却比张须陀要老。是和当年杨太仆,樊子盖齐名的人物。

    李建成领军不见得杰出,但他有个好处就是虚心,他总能从众人的见解中选中最适合眼前战情的一个,是以由他领军,应该赢的仗就不会输出去。李渊命李建成决战河东,显然也是看重了李建成的这种能力。

    “雀鼠谷很难守得住,我们必须有这个心理准备。”屈突通语出惊人。

    唐俭反对道:“想雀鼠谷本是天险,扼住地势,又有两万大军驻守,不见得守不住。”

    “我们必须面对一个事实。”李建成道:“西梁有极为犀利的弩车,我们没有!”

    众人沉默下来,想起弩车的犀利,不由心惊。

    李建成道:“当年北魏之时,弩车极为笨重,一弩要六头牛来拉,圣上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可没想到李靖居然改良了弩车,让它灵活了很多,更适宜作战。西梁军一直到破峣关的时候才动用弩车,可说是处心积虑。贾胡堡、霍邑两地,的确地势占优,但只守不攻,以弩车的威力,毁灭这两地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城池一毁,那里的兵士必定抗不住西梁军,所以屈将军所言大有道理。”

    李建成详细解释原委,只想众将齐心协力,莫起争端,也算是用心良苦。裴寂一旁见到,连连点头。

    听太子这么说,唐俭也不反驳,皱眉道:“弩车犀利,我等如何抵抗呢?”

    李建成道:“弩车虽是犀利,也经过李靖的改良,毕竟还很笨重,攻城池有用,守营寨有用,但若真的疆场纵横,还是弊端极多。以往西梁军是欺我们不能出战,这才肆意的用弩车攻城。眼下柏壁依山控水,沟壑纵横,骑兵行进不利,弩车更是无从发挥,只要我们攻守兼备,在柏壁、河东、上党三地遥相呼应,不用惧怕他们的弩车。”

    众人都是点头,说太子所言很有道理。

    李建成见军心稍安,望向屈突通道:“屈将军,我是纸上谈兵,可具体如何迎敌,还要看将军你了。”

    屈突通施礼道:“太子过谦了。眼下河东西、南两向均靠黄河,可说是天然防御,不用太过忧心,西梁军对河东眼下有三处进攻点,一在雀鼠谷,一在上党,一在长平。上党有永康王镇守,再加上那里地势崎岖狭隘,永康王固守多年,防御完善,西梁军想从这里长驱直入,很是困难。但上党还有隐忧……”

    李建成虚心道:“屈将军请讲。”

    屈突通道:“上党和绛郡遥相呼应,但两地之间道路崎岖,运粮不便。如今太原已无法给上党提供支持,上党的粮秣辎重均需关中输送,如此一来,西梁若是断上党粮道,只怕永康王难以支撑。”

    李建成询问道:“所以守住粮道是关键!可要谁来守呢?”

    “其实卫王有领军之才,若是他能守沁水的话,应保粮道无忧。”

    沁水经上党、长平南流,当年杨广开通永济渠的时候,就是引沁水折而东流到清河注入永济渠。连年征战,陆路不通,这条水道上游被唐军控制,下游却落在西梁军的手上。上党地势狭隘,耕种不便,粮秣均是由河东之地提供,眼下陆路不行,运送均是由水路输送。

    裴寂听屈突通推荐李玄霸,心头一颤,想要说什么,终于还是忍住。

    李建成犹豫道:“卫王既然有大才,让他守粮道,是否大材小用呢?”

    屈突通道:“守粮道事关重要,怎会是大材小用?想当年徐世绩岂不也一直坐镇东都,看似默默无闻?但西梁这些年出兵流畅,可说和他大有干系。”

    李建成心道,这个怎能相提并论?可不好多辩,暂时同意了这个计划。

    屈突通见太子赞同,又道:“其实卫王绝非守粮道那么简单,要知道西梁分兵三处进攻河东,若是让他们破霍邑杀到绛郡,而长平之裴行俨过沁水和他们汇合,此后东都兵源源不绝从此道运送到河东,那我们真的危险了。所以卫王不但要守粮道,还要协同永康王抵抗长平的攻击,绝对不能让他们打到绛郡,如此一来,我们才可专心应对雀鼠谷的来犯。”

    众人均是点头,觉得大有道理。屈突通又道:“如果卫王、永康王能挡住长平的进攻,那我们就可专心对付雀鼠谷来犯之敌。太子,老臣还想推荐一人。”

    “屈将军请讲。”

    “秦王从幽州回转后,一直留在上党,在老臣看来,真的是大材小用。”屈突通道:“若依老臣来看,可请秦王镇守翼城左近。翼城西临汾水,南望浍水,东北有群山环绕,地势扼要不下柏壁。如果秦王镇守那里,和柏壁遥相互望,左右夹击西梁之兵。西梁军若强行南下取河东,我们可断其后路,西梁军若相抗,雀鼠谷运粮困难,消耗严重,可拖垮西梁军。眼下西梁军势强,我等绝不可妄想一战败敌,而要做好长期僵持的准备。”

    众人见屈突通分析的极有道理,均是赞同。李建成想了许久才道:“好,我就依屈将军所言,马上安排。”他是太子,河东一切事务全盘负责,李神通也在他之下。暗想世民最近心情不悦,要想个说辞劝他振作才好。玄霸呢,一直不得重用,不知道这次让他守粮道可有不满?

    等群臣退下,李建成留下了裴寂,问道:“裴仆射,你这次前来,圣上可要你传给我什么话吗?”他对裴寂来此总有疑惑,是以私下询问。

    裴寂微笑道:“没有。”

    “真的没有?”李建成有些诧异。

    裴寂心道,有是有,可现在绝非对你说的时候。他虽是领军不行,但对李渊可说是忠心耿耿,也能藏得住心事,“太子,圣上就是牵挂你的用兵,所以让我来看看,其实我这点本事根本无能指点,只能说是滥竽充数了。”

    李建成见问不出什么,岔开话题道:“今日屈将军的意见,不知道裴仆射觉得如何?”

    裴寂道:“很好呀。”

    李建成看了他半晌,缓缓道:“既然如此,调动世民、玄霸出兵的重责,就交给裴仆射吧。”

    裴寂点头道:“没有问题,还请太子下旨。”他做事果真的稳妥,丝毫不露心事,李建成心道,现在京城传言甚厉,都说世民、玄霸不是父皇的儿子,眼下看来,想必是萧布衣打击唐军的谣言了,自己疑神疑鬼,真的对不起世民和玄霸了。

    裴寂临行前,去找温大临说了几句,临行前,二人心照不宣的交换个眼神。裴寂在柏壁屁股还没有坐热,又在亲卫的护送下直奔上党。

    顺沁水而上,穿山而过,裴寂很快到了上党,李神通见到裴寂前来,自然热情接待,少不了寒暄和问候圣上的情况,听裴寂说明来意后,李神通皱了下眉头,问道:“那兵从哪里出呢?”蓦然分出两支队伍出去,上党肯定吃不消。裴寂道:“依太子之意,兵会从河东郡和柏壁分出,当然上党也要分出五千兵马。这样的话……秦王可聚八万兵马在翼城,卫王带两万兵守沁水。对了……秦王和卫王呢?”

    李神通四下望了眼,见无人在侧,拉裴寂到一旁,低声道:“裴仆射,这个是太子的意思呢,还是圣上的意思?”

    裴寂微愕,压低了声音,“是屈将军的建议,太子赞同。不过呢,我觉得也可行。”从怀中掏出一道圣旨给李神通道:“永康王请看。”

    李神通接过圣旨望了眼,见旨意上写着‘见旨如朕亲临!’六个字的时候,慌忙要跪,裴寂拉住李神通,低声道:“永康王,我这不过是让你相信而已,并非刻意取出圣旨。”李神通又看了眼圣旨,见上面写的简单明了,‘裴仆射可便宜行事,以代圣意!’收了圣旨还给裴寂,李神通道:“既然裴仆射有圣旨,那我就放心了,一切按照裴仆射的吩咐就好。”命令亲兵将秦王、卫王请来,将李建成的调兵之令向二人说及,李神通谨慎问,“不知道秦王、卫王可有异议?”

    李世民听说又可领军,精神一振,不经意的望了李玄霸一眼,装作随意问道:“玄霸,你意下如何?”

    李世民来到上党后,刘弘基、段志玄、秦武通竟然悉数回转到上党,加一起带回来的还有两三千兵马,可房玄龄终究没有回转,李世民觉得,房玄龄多半死于乱军之中,每次想起,都是黯然神伤,无处问计。李玄霸虽和他在上党再次见面,但二人彼此的态度有了些冷漠,这次询问,看起来更像例行公事。

    裴寂垂下头来,想到李渊所言,更留意李玄霸的回答。李玄霸听到询问,淡淡道:“太子将这般重任交付给我,我只怕承受不起。可既然让我来做,当求竭尽心力。”

    李世民表情有些复杂,转瞬升起豪气道:“既然如此,让我们三兄弟联手对抗西梁军,不信打不过萧布衣。”

    李神通见二人应允,舒了口气。裴寂却是担心,暗想太子不知道李玄霸的事情,世民肯定也不知道了,眼下对世民来说,无疑像身边有只恶虎。好在玄霸和世民二人一守粮道,一去翼城,李建成将这二人分开也是好事。

    众人商议完毕,李神通马上准备兵马,李世民却趁无人注意的时候去见李玄霸,李玄霸孤坐在营帐中,神色木然。见李世民前来,讥讽道:“你不该来,你难道忘记了你我的约定。”

    “你我是兄弟,我来看你,岂不是天经地义?”

    “可你和我交往过密,只怕李渊对你会起猜忌。”李玄霸叹道:“我们兄弟无论如何鞠躬尽瘁,都难免落个为他人做嫁衣的下场。”

    “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问题。”李世民疑惑道。他双眸一霎不霎,留意着李玄霸的表情。李玄霸没有任何表情,淡淡道:“我已经说了,那是个故事。你非要逼我说出来,我就给你个故事。但我让你听过就忘,可你显然没有做到。”

    “我怎能忘记?”李世民长叹道:“但眼下我又被委以重任,玄霸,你也带兵扼守粮道,这都是父……皇……对我们信任的表现。”他说到父皇两个字的时候,觉得有些别扭,可他又觉得李玄霸所言极可能是真的。因为从东都到太原,从太原到西京,再到今日的地步,他也认为李渊对李建成和李元吉,明显和对他和李玄霸不同。猜忌一起,思绪就是难以遏制,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疑惑更浓。

    “世民,我知道你不信。”李玄霸缓缓道:“其实……所有的一切都和你无关,你真的不需要参与进来!所有的一切,我来处理,死其实也无妨。你以后不要和我再接触,就当没有听过这件事,以后你还可以当你的秦王。世民,就当我求求你好不好?你难道真的想我愧疚终生?”

    李世民脸涨得通红,一时间不知如何决断。

    李玄霸却是突然起身,走到门前,裴寂正向这里走过来,见状强笑道:“玄霸,准备出兵了?”

    李玄霸道:“不错,裴仆射找我有事?”裴寂望了眼李玄霸身后的李世民,笑道:“到底还是上阵亲兄弟,要分开作战,总有些事情要说。”他不放心李世民的安危,听说李世民来找李玄霸,忍不住的过来看看,所言也是无心,李世民却是听者有意,一颗心被亲兄弟三个字重重的刺了下。他其实对李玄霸所言并不全信,恨不得亲自去找李渊问个明白,可他也知道一件事,这种事问后,无论真假,都会造成他和李渊之间的一道裂痕,以后再也无法弥补,再说从迹象来看,玄霸一直对自己关照有加,从幼时开始就是如此,这种感情并不作假,所以他对李玄霸所言,已信了七分。

    默然的离开李玄霸,李世民召集人手,带着残余的铁甲骑兵出了上党,一路向西南而行,不久就到了翼城。

    刘弘基、段志玄、秦武通知道有仗要打,都是摩拳擦掌,想要一雪前耻。长孙恒安见到李世民更是沉默,凭添了一分担忧。

    到了翼城后,大将军吕绍宗前来参见。李建成做事效率极高,已将八万兵马为李世民准备已毕,李世民重新领军,一时间感慨万千。他对防御反击已是颇有心得,可见柏壁由大哥李建成镇守,遥想自己当年的辉煌,心中很不是滋味。

    命令八万兵士抓紧时间垒土挖壕,依据地势做防御工事,然后沿浍水依山又下一营,南北相望,为翼城守军侧翼。浍水河道虽宽阔,但并不算深,策马可过。李世民知道依浍水防御西梁军进攻不稳妥,又知道西梁军弩车犀利,索性城外下营,拉出空间,准备和西梁军城外交手。

    众唐军知道性命攸关,无不奋勇当先,垒造工事,为决战准备。李世民准备防御的时候,很快接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西梁军围困太原多时,太原军民哗变,杀了守城的宇文歆,竟然引西梁军入城,太原城破,李仲文败逃。

    李世民知道这是李渊引突厥兵南下恶果的反噬,并不意外,很快第二个消息传来,西梁军大军南下,已破介休,又毁霍邑,刘政会败逃!

    李世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望着那山野绿油油的草,红丹丹的花,微风吹拂,四野满是春的骚动,可李世民心中宁若止水,只是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