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六一三节 改朝换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萧布衣望着那半块玉,多少有些诧异,却也有些感慨,毕竟在这世上,最了解他的还是裴茗翠。

    裴茗翠送这块玉过来,是不是暗示她又找到了新的答案?

    “裴小姐可好?”萧布衣问道。

    影子犹豫下,“她在华山。她说……玄霸应该也希望葬在那里。”

    萧布衣心道,裴茗翠一辈子都在了解别人,可她如何评论自己呢?李玄霸希望葬在华山,难道是想着亲眼看到关中灭亡?

    知道裴茗翠前一段日子一直和宇文芷在一起,也知道李玄霸在李唐并不得志,所以这两封信,可能和自己有关。

    但有关无关,在萧布衣心目.中,并非那么重要。他还是更着重那半块玉,这块玉他最早的时候,就在蒙陈雪手上见到,那时候只知道玉中有着惊天的秘密。后来蒙陈雪将半块玉又还给了文宇周,没想到天下近一统的时候,这块玉竟然鬼使神差的又出现在他眼前。

    萧布衣看着那块玉,想着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也感慨世事的奇妙。

    仔细看了下信封,才发现一封.是给徐世绩。萧布衣道:“为何不亲自给徐将军呢,他也在东都。”

    影子道:“或许裴小姐觉得,由西梁王来转交更好一.些。”

    萧布衣叹口气,暗想为何总要自己充当这种安慰.人的角色。李玄霸没死的话,或许裴茗翠会对李玄霸死心,但他一死,徐世绩根本无法再和李玄霸争。或许这封信,就表明了裴茗翠的态度。

    伸手拿起裴茗翠给他的那封信,萧布衣才待展.开,影子道:“西梁王,我要走了。”

    萧布衣微愕,挽.留道:“东都比较太平,你为何不留在东都呢?”

    影子道:“东都没有裴小姐。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日。华山险恶,我不放心她一人留在那里。当初襄阳不辞而别,还请西梁王不要见怪。”

    萧布衣望着影子道:“梦蝶,你是个好姑娘。可惜的是……我不能帮你实现诺言。”

    “是我主动放弃了牧羊的生活去陪裴小姐。”影子歉然道:“人这一生,并非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西梁王,我说的对不对呢?”

    萧布衣想起自己的经历,点头道:“说的很对,可是你若有空能来东都,我倒很喜欢再听你的琴声。”

    影子展露了笑容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好了,西梁王,我走了。”她口气中有些不舍,但转身离开后,不再回头。

    裴蓓叹道:“裴小姐一生虽是不幸,但幸运的是,她能得到很多人的敬重和追随,影子盟无一人不是裴小姐的影子。我若是梦蝶,若非碰到你,若非当初裴小姐还是荣耀一时,只怕也和梦蝶一样的选择。”

    萧布衣叹口气,“人生没有那么多若非,也不可能重来!”说话的功夫,终于拆开了那封信,看了良久,裴蓓一旁静静的望着萧布衣。她其实并不关心玉,她只关心萧布衣。

    萧布衣看完信后,良久无言。

    裴蓓终于问道:“裴小姐说什么?”

    “她说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不清楚她是如何得知。”萧布衣道:“信中第一件事是说了下这块玉的来历,原来这两块玉合在一起,配合无上王的铜镜后,可做开启天书所用!”

    “开启天书,去哪里开启?”裴蓓好奇道。

    萧布衣道:“裴茗翠说,是在巴蜀的绝情洞!可找大祭祀开启天书,但需要太平令!只有手持太平令之人,才有资格命令苗疆大祭祀开启天书!”

    裴蓓诧异不已,“婉儿不是就在那里?你眼下不就是有太平令?两块玉和铜镜屏风你都有,这么说,你可以开启天书了?”

    “按照裴小姐所言,的确是这样。”萧布衣道。

    裴蓓马上发现问题所在,诧异道:“但苗疆大祭祀是五斗米教的门徒,怎么会掌管太平道的天书呢?”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或许……他们之间有些瓜葛吧。”萧布衣也是不能肯定,又道:“裴小姐信中第二件事是说宇文箐的事情。”

    “婆婆怎么了?”裴蓓对这个只闻其人,未见其面的奇女子也满是好奇。虽然萧布衣对宇文箐直呼其名,可在裴蓓的心目中,这女子无疑是家婆了。

    “宇文箐是个奇女子,她的事情,真的要详细说,说几天也说不完。不过如果简单来说,那就是宇文箐为了复国,端是不择手段。她先后认识了裴矩、萧大鹏、李八百三人,真正的用意却是汇集三书一令,开启复国的大门。”

    裴蓓还是疑惑,不解问道:“她做到了吗?”

    “她可说是差点就做到了。”萧布衣也不禁佩服道:“李玄霸可说是继承了她的一切,包括性格和执着。太平道的三书一令是由四道掌管,这种权利分配的方法,其实也是从张角那种思想继承下来。具体是楼观的裴矩掌太平令,李家的李八百掌人书,我大哥虬髯客掌管地书,而开启天书之法事关重大,所以昆仑让萧大鹏和茅山宗共同掌管。宇文箐无意中探得这个秘密,就想要将这些权利统统的掌控在自己手上,她如愿以偿的从李八百手上获得人书之秘,可裴矩看穿她的心意,终于还是留住了太平令。萧大鹏手中有两个半块玉,被宇文箐偷走了半块后,察觉到宇文箐的野心,所以一直没有将另外半块玉交给宇文箐。”

    裴蓓苦笑道:“婆婆也真的是用心良苦。可是……作为一个女人,为何这么放不下呢,公公这么好个男人,她也忍心放弃?”

    萧布衣道:“女人执着起来,可真的要命,很多也是不可理喻。”

    “你是说……思楠吧。”裴蓓突然道。

    萧布衣岔开话题道:“宇文箐虽得到开启天书的半块玉,但毫无用处,所以只能留给宇文芷,说里面藏着个惊天、甚至可以复国的秘密,宇文芷知道要凑全开启天书的物件,实在是很难,所以并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文宇周,只用这个来鼓励文宇周光复北周而已。宇文芷虽和李玄霸有联系,但限于宇文箐之事,后来李玄霸又得到太平令,那是以后的事情了。当然……裴小姐也说了,宇文芷死了、李玄霸也去了,很多事情都是她根据蛛丝马迹来推测,但也算有些根据。”

    裴蓓道:“宇文箐、李玄霸算计一生又能如何,还不是落个两手空空。其实他们也真的笨!”

    “为什么这么说呢?”萧布衣道。

    “若真的拥有三书一令就可复国的话,昆仑早就一统天下,何必到现在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呢?其实昆仑早知道,就算拥有三书一令,一统天下也绝非那么简单的事情,所以这才将三书一令分散……”见萧布衣望着自己,裴蓓轻笑道:“我当然也是妇人之见了,布衣你可听过就算。”

    萧布衣道:“或许这就是旁观者清吧。不过太平道毕竟人才济济,若说不能成事,其实就败在个人心不齐,政见不一,若能得他们相助,还是有很多好处。最少……我也是地书的受益人,而且……我能有今天的地位,多少和他们有关。不过具体要知道更多,当然看了天书后才知道。”

    “你想看天书?”裴蓓问道。

    “当然,谁能拒绝这个吸引呢?”萧布衣笑道。

    裴蓓抿嘴笑道:“我只怕你更是想见一个人吧?”

    萧布衣有些惆怅,“秦将军之苦,我见了多年,又如何会让婉儿再受这种苦处?无论去看天书,还是因为答应过秦将军,这巴蜀是势在必行了。”

    “不过你眼下还不能去,因为文武百官不会让你前往。要去,也要先登基再说。”裴蓓道。

    萧布衣笑道:“当然要登基,可就算我坐在皇位上,也总是有困惑……唉,不说也罢。”这时候徐世绩赶到,说道:“启禀西梁王,关中长孙氏请降投诚后,屈突通率十数万唐兵又降,河东只差河东郡及上党郡苟且残喘,不足为虑。李将军和尉迟将军已兵合一处,长驱南下,鏖战关中。眼下西梁军在李将军的带领下,连战告捷,已收取了关中五郡六十三县,眼下兵逼西京,暂驻军新丰,割断潼关和西京的联系。蓝关五王知李将军杀到,只能回兵援救西京,张公瑾、单雄信和郭孝恪三员大将在张镇周大人指挥下,轻破蓝关,驻军灞上,和李将军的大军成掎角之势,我军有三十万兵马齐聚西京,想西京城破已不远矣。”

    这些消息都算是惊天动地,徐世绩说起来却感觉水到渠成,如今李唐大势已去!再加上百姓思安,连年征战下,阀门又开始重新选择去处,长孙氏投靠东都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没想到长孙氏竟然会主动投靠我。”萧布衣感慨道。

    徐世绩笑道:“李唐大势已去,长孙氏又因为发动兵谏受挫,只怕就算帮李渊守住关中,也难免遭到日后的猜忌,既然如此,索性投靠西梁王谋取保存家族。”

    “李世民还没有找到吗?”萧布衣问道。

    徐世绩摇头,“我现在已命人在西京广传谣言,说李世民杀兄害弟,企图夺太子之位,逼李渊让位,大逆不道。西京本来人心惶惶,听这种情况下李世民还要反叛,都是人心愤然,我想李世民估计不会回来了。”

    萧布衣沉吟片刻,笑道:“看来这次已无需我来出马,只要李将军统兵,就可让天下安定了。”

    “虽说平定关中已不需西梁王,不过有件事必须要西梁王亲自处理。”徐世绩笑道。

    萧布衣抬头向门外望去,见到礼部尚书虞世南又到,叹口气道:“是呀,那位置必须我坐,别人去坐,会刺臀部的。”

    徐世绩哈哈一笑,突然望见桌案上的书信,识得是裴茗翠的笔迹,身躯一震。

    萧布衣拿起书信,递给徐世绩道:“裴小姐托人送来的书信,让我转交给你。”

    徐世绩接过书信,看了半晌,缓缓的放在怀中。虞世南听到裴小姐三个字的时候,望了书信一眼,眼中闪过黯然,转瞬振奋了精神道:“西梁王,禅让仪式已准备,群臣就请西梁王前去。”

    萧布衣起身,整顿衣冠,这才向大兴殿行去。一路上,鼓乐齐鸣,彩旗招展,给内城带来了少有的喜庆之意。文武百官早就分列两侧,见萧布衣前来,躬身施礼。萧布衣命众人免礼,坐上平日之位。皇泰帝杨侗本在最高皇位之上,见萧布衣前来,微笑示意,说道:“西梁王首倡大义,兴复帝室,南征北战,平定四海已指日可待,如今可说是功成业著。”

    萧布衣座位上拱手施礼道:“此乃微臣的本分之事。”

    杨侗经过这些年来,更是沉稳,起身走下皇位,到萧布衣面前站定,说道:“先帝驾崩,天下大乱,民不聊生。隋已失去了天下,到我这里,还能延续数载,真的是萧公所赐!天子之位,有德有能者居之,我久占高位,心中惴惴,其实早就想将天下禅让给西梁王,真的是心甘情愿。可西梁王宅心仁厚,以天下为念,又加上以往战事频繁,戎马征战,迟迟不肯受禅,实在让我心中惶恐。”深施一礼道:“今日我再让天下,只请西梁王以天下苍生为念,莫要推搪!”

    杨侗知道眼下若再不禅让,只是自找没趣,再加上萧布衣这些年对他们母子照顾有加,心中感激,言辞诚恳,连‘朕’字都不再自称。

    百官听到,跪倒施礼,齐声道:“只请西梁王以天下苍生为念,莫要推搪!”

    声音宏大,响彻大殿内外,殿外兵士听见,不约而同纷纷跪倒,齐声道:“只请西梁王以天下苍生为念,莫要推搪!”

    内城请命,外城安静下来,百姓翘首以盼,静候佳音。

    一时间东都诺大的城池肃穆端重,寂静非常。

    萧布衣起身,缓步走到杨侗面前道:“圣上不必多礼,本王应允就是!”他几经推脱,以前还是因为各种缘由,这次时机成熟,再不犹豫,宣告接受禅让,

    杨侗大喜,马上跪叩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方才他是皇帝,是以不过躬身施礼,这下权利转交,立即以臣子自居,可算是极为知机。萧布衣也是配合,微笑道:“既然皇泰帝效仿唐虞故事,朕再做谦让,已是不负责任之举。皇泰帝顺应天时,朕就封你为顺应王,所受待遇和一等王侯等同。”

    杨侗再谢,群臣见萧布衣终于称帝,均是放下心事,高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高呼,声可洞天,远远的传开去,兵将听到后,亦是齐声欢呼,鼓乐再起,喜乐非常。

    消息很快传到外城,百姓亦是欢呼雀跃,兴高采烈。都道天下即将一统,西梁王称帝,终于能再给百姓带来太平!

    大兴殿内,事情还没有结束,虞世南早早上前,宣读皇泰帝早就准备好的诏书,说什么‘天心人事,选贤与能,尽四海而乐推,非一人而独有……’又说,‘隋德将尽,争乱四起,西梁王睿圣自天,英华独秀,刑法与礼仪同运,文德共武功俱远,当为明主,照临下土。’

    萧布衣知道大概的意思是说,天下之位,有德者居之,隋朝气数已尽,他萧布衣顺应天意,文成武德,又平定了天下,当称帝照顾四方的百姓。

    见百官振奋,萧布衣只能脸露肃然,接受禅让。

    虞世南最后念的诏书内容是杨侗在客套夸奖萧布衣一番后,正式禅让之言,等宣读完毕后,众人又是高呼万岁,萧布衣才算是正式为帝。

    当然这些事情早就准备稳妥,无需萧布衣操心。众人所等的无非就是萧布衣点头,其余仍是承受隋制,群臣轻车熟路,做的都是井井有条。

    萧布衣称帝后,定国号为梁,改元太平,定都洛阳。萧布衣并不讳疾忌医,年号称为太平,却是真正希望天下太平。宣诏立袁妃为皇后,立守业为太子,袁岚可说是自这天开始,才算终于放下心事,自此后竭尽心力经商远贸,为梁朝富庶立下了赫赫的功劳。

    萧布衣伊始称帝,不例外的施仁政、轻赋税,封赏百官,昭告天下大赦,免赋税一年,消息一传,天下欢腾。

    坐在高位上,见文武百官个个欢腾兴奋,萧布衣暗想,自己这些措施是不错,但还是承隋制度,若在裴矩看来,不过还是愚昧无知,但眼下庙堂草莽均已知足,看来以后要改,也要慢慢进行才可,切不可效法杨广,好大喜功,终致灭国。正寻思间,黄钟一响,满朝皆静,知道又有军情禀告。

    这时候,军情当是和关中有关。

    一亲卫急急上殿,呈上军文,请萧布衣先览,萧布衣展开一看,喜形于色,站起道:“李将军大破五王之兵联手,已对西京形成合围之势!看起来,攻破西京,已不远矣。”

    群臣均是大喜,齐声道:“恭贺圣上再获大胜,祝早日铲除李唐,平定天下!”

    那声音传的远远,震撼了天下,萧布衣抬头远望,只见到清风朗朗,白云悠悠,心中只是想,无论如何,自己终究还是要去巴蜀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