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一位美女,美女爱上我。”我第一次遇上晓菲,说了这句话逗得她开怀大笑。从此以后,晓菲这位美女果然爱上了我,不,确切地说,应该是我爱上了她。

        我们拍拖了半年,该做的什么也没做,不该做的什么都做了。半年来,她只允许我牵她的手,亲她也行,不过得蜻蜓点水式。偶尔我斗胆要摸一下她,那是要挨嘴巴子的。她虚荣心强,别人有的,她想要,别人没有的,她也要。半年来,我给她买了手机、项链、耳环。一年的大学生活费被我透支了。

        大虾他们骂我是肉头,这也难怪,当年我爸送我妈项链戒指的时候,我都快生出来了。我和晓菲还仅仅是牵牵手而已。

        晓菲这个人吧,好胜,虚荣,不过也很实在。从和我拍拖的第一天,她便告诉我:“如果你以后没钱,我们不会有好结果的。”我当时还说呢:“你开什么玩笑。”半年后,证明这句话不是玩笑。

        她转校的那天,连面也不肯见我,只在我书桌上留下一封信和戒指盒。信里面连标点符号一共才六个字:“我们分手吧。”我连说“Yes”Or“No”的机会都没有。大虾指着戒指盒说:“还好,戒指项链都还给你了。”打开一看,里面装着项链戒指的发票。

        “这女人,太狠了吧。”大虾为我感到不值。

        当天夜里,我破天荒喝下八瓶啤酒,意气风发,视死如归。我爬上宿舍的顶楼,看着脚下车水马龙,看着芸芸众生,心想:“生活真他妈的没滋味!”我正准备跳楼,忽然就被大虾从身后用力抱住了。他一边抱紧我,还一边洋洋得意地对涌上楼顶的人说:“我说吧,这家伙会想不开。”

        林非烟后来告诉我:“晓菲让我带个话给你,她离开你只是暂时的,等你事业成功,她还会回到你身边的。”

        其实我知道,那是晓菲安抚我的话,她怕我想不开。我们重新开始的机会等于零。今天,果然坏消息传来。

        我手里拿着大虾的内裤,呆呆地站着,泪水无声无息。

        “夏雨,我要内裤!”

        我擦干泪水,走到水房边,将内裤递过去。

        大虾嘿嘿一笑:“兄弟,发什么呆呢,说句大实话,我真觉得教官对你有意思。”

        “胡说什么呢,人家有男朋友。”

        “你是说体育系的那个马龙吗?靠,那小子只不过块头大,有力气,除了这个,哪点比你强?”

        我心情不佳,没好气地说:“哪点都比我强。”

        大虾说:“别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嘛,你虽然穷了点,长得寒碜了点,不过还是蛮有竞争力的嘛。马龙那小子,比不过你的。”

        靠,真不知大虾什么逻辑,我长得寒碜又没钱,还谈什么竞争力。“去你的吧,马龙虎背熊腰,是女孩心目中的黑马王子。”

        大虾为我打气,仰天长啸:“夏雨无敌,马龙靠边,夏雨,我支持你,你一定要把林非烟从马龙身边抢过来!”

        我忽然想起上一次同学聚会上,林非烟把马龙也带来了,那天大虾和马龙发生了矛盾,大虾打不过他,被马龙狠狠教训了一顿。

        我开始怀疑大虾用心险恶,嘿嘿一笑:“小子,要抢你去抢,这种撬人墙角的勾当我可不干。”

        “嘿嘿,我见你面色红润,命犯桃花煞,这辈子注定是撬人墙角的命……唉!你别用内裤套我的头啊……救命啊!”

        大虾洗完澡,我也准备冲个凉,刚打开沐浴头,寝室的门被人推开,进来的是黄妙。

        黄妙也是我的室友,东北人,五大三粗。他追英语系的一位女生,苦熬了三个月依然没得手,从此老苦着一张脸,像全世界人都欠他钱。他决定给心仪女生去一封信,可惜文采不行,写信像在写散文。他忍痛请我吃了顿大餐,让我替他写。写情书是我长项,我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肉麻而又不失情调,亲自装在一个粉红色特制信封里。

        “怎么样?情书的效果如何?”我热情洋溢地话还没出口,黄妙杀猪般的声音就响起了:“夏雨,你快出来,我要杀了你!”

        我穿着内裤从水房出来,一眼就看到杀气腾腾的黄妙。“怎么啦?”

        “怎么啦?哼,你自己看!”那张粉红色的信封被他抛过来,我拆开一看,上面写着:“亲爱的新生同学们:你们好,值此盛夏酷暑之际,你们仍能不畏艰难,坚持训练,视骄阳于无物,视臭汗为法国香水,可敬可佩,我代表……”

        看了一半我不知是该大笑三声,还是大哭三声。这是准备写给林非烟的演讲稿啊,怎么被当成了情书给寄了过去。找我写东西的人实在太多,弄混了。

        “黄了,黄了,雅文看了之后,赏给了我一巴掌,让我下次别找她了。”黄妙捂着脸痛苦的倒在一边。大虾走到他身边,看着他肿了的半边脸,惊呼道:“妙哥,你追的那女孩练过铁砂掌吗?”

        我看着为爱受伤的黄妙,用心感受他一颗痛苦的心。大家都是男人,我能理解。忽的心里一惊:“情书变成了演讲稿,那林非烟拿走的岂不是情书?林非烟虽是女生,却一向粗心大意,万一她事先不看等到了广播室对着话筒才发觉,那就糗大了。”

        “大虾,快!快去追林非烟!”我挥舞着信大吼。

        “什么啊,要追也是你去追,我追她干什么?我又不急着要女朋友。”大虾莫名其妙。

        我心里一急,便语无伦次。连说带比划了半天,大虾才弄懂。“嘿嘿,急什么,现在都用无线电。”他从口袋掏出了手机,刚摁了一个键,已经晚了。只听沉寂了一个暑假的校广播响了起来。

        林非烟那迷死人的富有磁性的女中音先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声情并茂:“亲爱的小亲亲:自打见了你第一眼,我的三魂七魄已不属于我,你的眼神是那么的迷人,迷得我像喝了半斤二锅头……”说到这里,林非烟也觉得不对,停顿下来。

        校广播里开始像死一般的静,空气像是突然凝结了。我张大嘴巴,半天才能说出话来:“这个林非烟也太……太粗心了。”

        “你这家伙,信写得有够恶心。”大虾在一边幸灾乐祸地贼笑。刚刚惨遭打击的黄妙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满脑子里都是“怎么办”。黄妙是我哥们,犯了错好打发。可林非烟这个姐们可不是善类。上次外校的一个家伙对她动手动脚,被她一脚踢中下阴,传宗接代的愿望就此告灭。

        我陷于深深的恐慌当中,突然大虾用力摇我的肩膀:“别发呆了,有人叫你呢。”

        “谁……谁叫我?”

        这时只听广播里说道:“我再说第四次,麻烦请文二班的夏雨同学来广播室一趟。”是林非烟。

        完了,惹上这个女煞星可没好下场。大虾仍在幸灾乐祸的笑:“快去吧,人家校花想你的很呢。”

        黄妙解恨地拍拍我的肩膀:“男子汉大丈夫要敢做敢担,兄弟,躲是躲不过的,快去吧。不过做兄弟的劝你一句,去之前你最好准备一瓶跌打酒”

        我犹豫不决,大虾的手机响了,大虾摁下接听健,一听对方的声音,一向摆横的大虾就像汉奸见到日本皇军一样,头点得像鸡啄米:“是,是,是,是……”

        大虾一连说了N个是之后,挂了电话,冲我一笑:“夏兄弟,不好意思,大美女让我亲自押着你去一趟广播室。”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三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