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窗外已透着晨光,远处传来“一二一”的哟喝声,看来新生们早已开始了军训了。

        我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直到楼下再次声音响起:“夏雨,你醒了吗?”

        大虾耳朵比我尖:“你还发什么呆,有人叫你呢,还是个女的。”

        林非烟!我敢肯定是她,一个箭步冲到窗口。大清早就有女生找我,大虾也很好奇。窗口同时挤出两个脑袋。

        一见之下,却大失所望,窗下站着一个女人是不错,却是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大虾一眼认出了她:“是传达室的胡阿姨!嘿嘿,阿姨级别的人都找上你了,你真是艳福非浅啊。”大虾冷嘲热讽说了几句,继续回床睡觉。

        我也觉得没劲,没好气地说:“没醒也被你吵醒了,找我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传达室有你的一封信,我通知你一下。”

        靠,传达室什么时候变这么勤快,大清早就通知人去取信。胡阿姨歉意地一笑:“我今天要请假回家,所以通知早了点。你别忘了中午去取。”她说完又走到别一栋宿舍楼下:“XX,你醒了吗?”

        我暗暗咒骂一声,坐到床上,说:“大虾,今天有什么活动?”回答我的是一阵阵酣声。我暗骂了声“猪”,坐在床上,越坐越清醒。

        反正睡不着,索性去外面逛逛吧,早上的空气新鲜。人一旦失去生命中某种重要的东西会变得消沉懒惰起来,我和晓菲分手后,再也没像今天这么早起锻炼过。

        锻炼的兴致其实没有,散散心倒是真。我洗漱后,胡乱套了衣裤,穿上拖鞋。一回头,看见大虾口袋里落一包烟。我随手抽出一根,点燃了。我叼着烟,照照镜子,傻傻的一笑。以前我含着烟老臭美说自己是许文强,晓菲就说她是冯程程。结果许文强和冯程程并没有走到一起。

        除了操场处偶尔传来新生们走步的口号声,四周倒也安静。有几位女生正靠在树边静静地捧着一本书。我正悠哉游哉地踱着步子,冷不凡有人说道:“好啊,大清早的你就抽烟?”

        我想都没想就接口:“早上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哼,快把烟给我灭了!”旁边闪过一条人影,伸手就夺过我手中烟,扔在地上,用力跺了几脚。

        “啊,是你!”我压抑不住惊喜:“你这么早啊!”

        我使力掐自己几下,很疼,证明这不是梦,眼前俏生生站立的的确是林非烟。

        林非烟又哼一声:“还早啊,我都带新生做过早操了,咦,想不到你也这么早,我正准备找你呢?”

        我不禁奇怪:“找我?找我什么事?”

        林非烟说:“训练你啊,看你身体那么虚弱,再不锻炼就成了病夫了,还一大早就抽烟。”林非烟说完,就呵呵一阵大笑。

        “你笑什么?”

        林非烟双手抱胸:“我笑你昨天真逊,被那人打却不还手,好可怜哦。”

        我岂能容忍一位女生藐视我:“你懂什么,那是我不愿和他斗。”

        “你是打不过人家吧。”

        “我认为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林非烟说:“可是武力通常是解决问题最有效的办法,我爸爸后面有一帮打手,碰到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派去这帮打手就OK了。”

        唉,一个女孩子家心存这种想法,难怪她蛮横泼辣了。有其女必有其父,想来她父亲也是位仗势欺人之辈。我说:“所以你就练好拳脚功夫,逮着人就打。”

        林非烟脸微微一红:“谁逮着人就打了?我这也算不上什么功夫。”

        “你跟谁学的?”

        “我以前跟我妈妈去过健身房,认识了一位跆拳道教练阿姨,是她教我的。”

        我点点头,由衷地赞道:“你跆拳道练得不错嘛。”

        林非烟呵呵一笑:“你想不想跟我学?”不等我说话,她又说:“你不学也得学,我今天找你就是为了教你的。”

        “我可不学!”我头摇得像泼浪鼓。

        “哼,你不学也得学!”林非烟扬起了粉拳。

        我知道她拳头虽小,打在身上却很疼,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改口说:“好,我学,我学。”

        林非烟嫣然一笑:“这才像话嘛,不过你体质太弱,得强加身体素质训练,从今天开始,我每天早上监督你跑步,增强体质。”

        见她说得头头是道,我这才明白学校安排她当教官的确不是在犯神经。

        “哎,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换身装啊,你穿着拖鞋跑步吗?”

        我素来爱好文学,对拳脚功夫可没兴趣,可有美女鼓励,我浑身是劲。我三脚并作两脚跑回宿舍,换了套运动装。林非烟对着焕然一新的我大加赞赏:“你这样看起来有精神多了。”

        首先训练的项目便是围着操场十圈跑,靠,每一圈不少于五百米,跑了四圈下来,我累得不行了。“我跑不动了,歇一会吧!”我刚哀求了一声,只觉小腿一阵生疼。回头一看,原来是林非烟正拿一根柳条在抽我。

        “不行,还有六圈,快跑!”

        “要人命啊!”心里虽不停地叫苦,可还是迈出了脚步。接下来每跑慢了几步,都要被柳条抽几下。操场的新生们早忘了军训,都在惊奇地看着这一幕。

        好不容易十圈下来,我累得快趴下了,林非烟却不让我休息。仰卧起坐,俯卧撑,压腿……一个又一个运动项目,层出不穷。等我做完第四十个青蛙跳后,天已大亮,太阳高高升起。

        看林非烟那模样,似乎仍不够尽兴,不过来操场锻炼的师生越来越多,她不不好再使酷弄逼出我来练。只好说:“今天到此为止吧。”

        我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一下坐倒在地,再也不想起来。

        “累不累啊(靠,明知故问)喝口水吧。”林非烟递给我一瓶水我哆嗦着双手,连瓶盖也打不开。林非烟微微一笑,帮我把瓶盖打开,将水送到我嘴里:“慢点喝,别噎着。”

        她动作,笑容都极其温柔,与刚才用柳条抽我的人判若两人,我真是欲哭无泪。

        “记住了哦,明天还接着练。”她递给我一张表,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训练日程安排,看来她早有预谋。不过,我暗下决心,明早打死我也不愿再来了。

        林非烟见我实在累得不能走路,便命几名新生把我搀扶回了宿舍。大虾正趴在床上听收音机,一见大吃一惊:“夏雨,你怎么啦?”

        “我……我……又遇上了一只狗,母的,被咬得遍体鳞伤。”几名新生交头接耳了阵,吃吃偷笑。

        说完这句话后,我卧在床上昏沉沉睡去,天塌下来也不管了。

        睡到半夜我猛然惊醒,只觉浑身酸疼无比,像散了架。妈的,林非烟真是害人不浅。我起床倒杯水喝,手一直在哆嗦,像得了帕金森病。

        再次睡着后却老是噩梦连连,总感觉被一根无形的柳条围追堵截,四处追打。无论我跑到哪,总能见到艳若桃李,心如蛇蝎的林非烟。

        这一夜,我是在极度恐慌中渡过的。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八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