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家都知道林非烟与我关系非浅,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缩小了范围,纷纷转向了我。

        我?我吓一大跳,大虾使劲推了我一把:“还愣着干什么?除了你还有谁?”我迷迷糊糊地就被大虾推上了台。

        我头一遭在这么多人面前露脸,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人头,一颗心激动的差点跳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登台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呢。

        我脑中一片浑噩,木讷地从主持人手中接过荣誉证书,听着主持人说一些场面话,我连一些感谢的话都忘了说,就下了台。我回到座位,大虾恨恨地说:“你真像块木头,脸都被你丢尽了。”

        我傻傻地一笑,脑中只有一个问题:林非烟到底去哪了?

        晚会结束,大家作鸟兽散,礼堂的廊道上,人群拥挤,忽然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夹住了我。

        长得比较胖的那个叫孙大伟,偏瘦的叫庄阳。不用问,两人是问林非烟下落的。在新生里,林非烟对他俩格外照顾,所以两人对林非烟也比较关心。

        一听说我也不知道林非烟去了哪,两人立刻大眼瞪小眼:“连你也不知道?”听起来我就是林非烟的保镖似的。

        我们三人一起四处寻找,图书馆、健身房、西餐厅……林非烟有可能去的地方,我们都找遍了,仍芳影无踪。

        庄伟一看看时间,快午夜十二点了:“都这么晚了,她不可能还在外面,应该在家里吧。”

        她家住哪?两人的目光自然而然投向我。那天我送林非烟回家过,根据模糊的记忆,我们找到了那间豪华的别墅。

        “啧啧,好有气派啊!”庄阳伸了伸舌头,“不过好像冷清了点。”

        诺大的豪华住宅里竟然没有透出一点灯光,我们心中起疑,大户人家不应该这么早就睡啊。带着疑问,庄伟叫了一声:“教官,你在家吗?”

        这句话招来一声犬鸣,紧接着“汪汪汪”声不绝,透着花香的院落里蹦出两只狗来,大半人高,呼呼喘着粗气。应该是两只大狼狗,这是有钱人家的标志。

        两只狗恶虎扑食般扑向了我们,可惜中间隔了铁栏栅,两只狗凶神恶煞地冲我们狂吠不已。

        “我靠,好悬啊!”庄阳吓出一身冷汗,他伸手入怀掏了一阵,然后向狼犬扔了什么东西。

        “你扔了什么?”

        “嘿,这是我今天去麦当劳吃剩下的一个汉堡,等着吧,它们不会再凶了。”

        可是这两只狼犬显然对吃剩的汉堡不感兴趣,视而不见,依然狂吠不休。庄阳也无计可施了。

        “大黄二黄,叫什么?”这时候一间房子亮起了灯,被叫出姓名的两只狗果然不再叫,只是仍然呼呼喘气,对我们满怀敌意。

        别墅豪华的大门被打开,走出一个中年妇女,她一见我们,立刻警觉地问:“你们是谁?来干什么?”

        两只狼犬又变得盛气凌人,做足了准备,随时听候主人的吩咐。

        “我们是学生,来找个人。”孙大伟说。

        “找谁?”

        “找林教官。”

        “林教官?”中年妇女摇了摇头,“我们这没有教官,你们找错地方了吧。”

        她立刻就要关门,我赶紧说:“林教官就是林非烟,我们找林非烟。”

        “找非烟?”中年妇女虽然仍是疑心,语气却舒缓了许多,“你们找她干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说,庄阳就抢着道:“林教官一天没去学校,我们很担心,想知道她出了什么事。”

        我比较有礼貌,叫了声阿姨,然后说:“我们的确很担心她,您是她母亲吧。”

        中年妇女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你弄错了,我只是非烟小姐的奶妈而已。”

        “哦,奶妈你好,那林教官现在在哪?她没事吧?”

        奶妈又是一笑:“她很好,什么事也没有,不过现在这么晚了,她已经睡了,你们也不方便看她。”

        奶妈有逐客的意思,庄阳和孙大传都有点失望。我想了想,说:“林非烟获得了‘最受欢迎教官’奖,你将这个给她吧。”我举起手中的奖状。

        隔着铁门,奶妈接过我递给她的荣誉证书,靠得近了,我看见奶妈眉花眼笑:“我就知道小姐很棒的。”

        见奶妈与我们言谈甚欢,两只狠犬态度也来了个大转弯,发出友好的低鸣声。

        “林教官的确是好教官,也的确很棒!”我们几乎异口同声:“代我们向林教官问好!再见。”

        没见到林非烟,我有点失落,我们还没走开几步,身后的奶妈叫道:“等一等!”

        “什么?”我们顿然转身。

        奶妈不好意思地一笑:“我差点忘了问了,你们当中有没有一个叫夏雨的?”

        我们三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我举起了手:“我就是。”

        奶妈打开院门:“那就跟我来吧。”

        我的名字成了通行证,不仅孙大伟庄阳两人羡慕,我自己也是惊奇。

        奶妈领着我们进了大门,仔细地看了我几眼,说:“夏雨夏雨,这名字真像个女的。”

        我腼腆地一笑:“这都怪我父母,他们想要个女孩,我还没生下来,名字都取好了。谁知生个男的。”

        奶妈又深深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没再说话。

        我第一次见到竟有人住这样的豪宅,奶妈开起了灯,头顶像天女散花般亮了十几盏灯,每盏灯都奇形怪状,我见都没见过。厅内廊道众多,每一条廊道也不知通往何处。房间更是数不胜数。地上铺着地毯,我每一脚踏上去都小心翼翼,生怕让军绿色的地毯沾染了脚底的灰尘。

        我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一看庄阳与孙大伟没头没脑的样子,看来感受和我一样。

        不过正如庄阳说的,这间屋子虽然华丽,可惜给人的感觉太冷清了。

        奶妈一路走,一路不停地对我打量,我有点不好意思,找着话题:“这么大一间屋子,就住你们两个?”

        奶妈说:“老爷和太太也住这里,不过他们很少回来,这里以前有很多佣人,可是最后都……”

        奶妈没没说下去,我呵呵一笑:“最后都被你们家小姐给赶走了。”

        奶妈笑着说:“还是你了解小姐,也不是小姐脾气大,是那些佣人太笨太懒,手脚还不干净,谁都会赶她们走。”

        我嘿嘿一笑,林非烟脾气大不大,我心里最清楚的,我额上还留着道疤呢。

        不过林非烟如此脾气,奶妈看起来却与她相处的很好,的确需要过人的本事。这不禁让我对她产生了兴趣:“你家小姐是你一手带大的?”

        奶妈对我有问必答,点点头说:“可以这么说,小姐从小就是吃我的奶长大的。”

        哺乳情深啊,我点点头。从这点可以看出,哺乳期间,林非烟的母亲很少有时间待在她身边。林非烟或许是个缺少母爱的富家千金。我以前一直对林非烟耍小姐脾气颇为看不惯,可今天和奶妈一番简短的对话之后,对她产生了一种同情。

        奶妈领着我们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指着前面一道门说:“小姐就在里面,她今天心情不好,一天都没出门,吩咐我说,任何人来找她,一律不见,不过如果有位叫夏雨的就例外了……小姐的意思就只见夏雨一人,你们二位……”奶妈看着孙大伟与庄阳,面露难色。

        孙大伟与庄阳大为失望,我微微一笑:“不要紧,咱们都是一个学校的,都是好朋友,你家小姐不会不愿见他们的。”

        奶妈想了想:“好吧,你带去的朋友,小姐也许会见的。”

        庄阳孙大伟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有时候收买人心,只需一句话而已。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问奶妈:“她……因为什么事心情不好?”

        奶妈奇怪地问:“你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奶妈又看了我一眼,见我不像在撒谎,叹了口气说:“小姐啊小姐……她为什么心情不好,你进去就知道了。”

        我一头雾水,正想问点什么,奶妈已走远了。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十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