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医院躺了三天,大虾黄妙等一些人相继来看我。问起了林非烟,他们说林非烟已出院了。自那天昏到后,我再也不见到过她,她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出院那天,我收到一捧花。九十九朵火红的玫瑰,我一个大男人收到花真是奇事。送花的小姑娘说,买这花的是一位漂亮姐姐。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林非烟。九十九朵,也只有她出手这么大方。可根据小姑娘的描述,漂亮姐姐又不像是林非烟。这个横空出世的美女会是谁呢?

        看了看插在花上的卡片,上面写得无非是一些祝我身体早日康复的词,字迹娟秀,的确不是林非烟的字迹。我是真糊涂了,在我认识的女性朋友当中,也只有林非烟把我当个宝。这个神秘的送花者是何许人也?

        难道是晓菲,我胸口一热就又冷了下来,她都快结婚了,还送花给我干什么?就算她送也不会送玫瑰啊。

        回到学校后,一切都已物事人非。人总在失去后才觉得珍贵,以前见到林非烟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个愿望就是祈祷不要见到她。怕她对我实行一系列的魔鬼训练,怕她莫名其妙地对我一阵劈头盖脸得打。现在她不在身边了,反而觉得少点什么。的确是少了点东西,那就是:开心。

        林非烟消失后,马龙也不见了。在这所学校其实也学不到什么,林非烟与马龙都出身富贵,来不来学校对他们的前途没半点影响。想起那天林非烟亲口答应马龙订婚的情景,我胸口还是隐隐发酸。我有点恨我自己,都亲口拒绝她了,为什么还这样呢?对于感情的事,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

        饭量小了许多,每天浑身都提不起劲来。以前做梦的时候,老梦见晓菲,梦见和她在一起快乐的时光。现在梦中的女主角却被林非烟所替代了,在梦里她老拿着根柳条在追我。有一次我梦见她追着追着,忽然摇身一变,穿着雪白色的婚纱,笑吟吟地说:“夏雨,我快要和马龙结婚了,你不恭喜我吗?”

        “不要!”我一惊而醒,然后失魂落魄。

        难道,我爱上她了吗?

        转眼过去半个月了,下午,我在食堂打了盒饭往回走,碰到庄阳与孙大传几个人正鬼鬼祟祟的接头交耳。一见到我来了,立马禁声。自从知道我和林非烟的事后,这几个小子和我疏远了许多。本来嘛,我和他们的关系也是建立在林非烟的基础上。

        “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我搭讪着,庄阳说:“我们想邀请你去一个地方,你有没有兴趣?”

        “没兴趣。”我抬脚就走,林非烟不在的日子里,我仿佛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哼,狼心狗肺,教官为你付出那么多,你连看都不看她一下。”

        “你说什么!”我把眼一瞪,庄阳一吓,声音小了许多:“我们准备去看看教官,想邀你一起去。”

        “她……她愿意见我吗?”这几天我确实想到过要去找她,可又怕她不肯见我。

        “见不见你我可就不知道了。”见我的反应,庄阳的语气又硬了起来,“你到底去不去?去就快点!”

        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我决定去一趟。远远地跟在庄阳等人的后面,觉得自己像个小偷一样。快到那栋别墅的面前时,我的心跳渐渐加快。想象中,林非烟一定不肯见我,就算见我,也会将我大骂一顿吧。

        还有黄妈,她应该早就知道林非烟对我有意思吧。她对我的印象还不错,我和林非烟发展成这样,我都有点无颜面对她。

        别墅的景致依然如故,只是院子里没有停轿车,看来林非烟的父母又不在家。诺大的别墅一如即往的萧条。两只看门的大狼狗示威的叫了几声后,黄妈打开大门走了出来。

        “你们,找谁?”黄妈疑惑地看了一眼,认出庄阳来,庄阳叫了一声:“黄妈,是我啊,我们找教官。”

        瞧他那股亲热劲,看来他来了已不止一次两次了。果然黄妈说道:“啊,又是你们,你们昨天不是来过了吗?都告诉过你们了,小姐这一段时间都不在家。”

        黄妈一边说一边打开院子里的铁门:“不过你们大老远的来,进来喝杯东西吧。”大户人家的仆奴,很少有像黄妈这样心地质朴的人了。

        黄妈打开铁门的时候,我远远地走近,黄妈看到我一愣:“夏雨?”

        我满脸堆欢:“黄妈,咱们又见面了。”

        黄妈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对了,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你们走吧。”

        一见到我黄妈就下了逐客令,庄阳等人立刻向我投来愤怒的目光。数十天前我的名字还成了通行证,现在倒好,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我见黄妈要把铁门关上,赶紧用手拦住说:“黄妈,让我进去一下可以吗?”我想和黄妈聊聊,了解林非烟最近的信息。

        “不行!”黄妈断然说,“你快把手拿开,我要关门了。”

        “黄妈,我想和您聊聊!”我没放开手,有点无赖的感觉。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黄妈一使劲,铁门关上了,不过没关严,我的手被压着呢。

        “啊!”黄妈惊叫了一声,有些心疼地说:“你以为你的手是铁做的吗?不疼吗?”

        我眉头都不皱一下:“黄妈,不疼,我想进去喝杯水。”

        黄妈看着我被压得青紫的手背,叹了口气:“唉,你们这些年青人……好吧,你们进来吧。”

        见黄妈口气松动了,庄阳等人立刻偷笑起来,鱼贯走进院子,对我看都不看一眼。这帮没人性的家伙,享受结果也不关心一下制造这结果的过程。可苦了我的手,我的手又不真是铁做的,疼死我了。

        趁黄妈不注意,我龇牙裂嘴地甩了一下手。

        坐在那间豪华的大厅上,显得有点不自然。黄妈为我们一人沏了杯茶,茶水带着淡淡的茉莉清香。

        庄阳一双眼睛骨碌碌乱转,黄妈笑说:“别看了,我没骗你们,小姐真不在家。”黄妈一边说话,一边为我的手敷药膏。

        “这种药膏是老爷从国外带回来的,治伤很有特效,你带回去,擦上一两天就可以消肿了。”黄妈淡淡地对我说。黄妈对别人都和颜悦色,唯独对我比较冷淡。

        我点点头,步入正题:“黄妈,非烟去哪了?”

        黄妈看了我一眼:“你找她干吗?”

        黄妈的眼神很复杂,看得我浑身不自在:“我……我……”

        “你根本就不喜欢小姐,还找她干吗?”黄妈的眼圈红了,看来是为林非烟鸣不平。

        “我……我……”我尴尬的说不出话来。黄妈扭过头去与庄阳等人说话,把我冷在一边。

        我百无聊赖的四处看一看,这间厅既豪华空间又大,就像是间大礼堂。突然我看到角落里有一堆碎玻璃、碎瓷器。我虽然不搞古懂,但也知道那些是一些价值不菲颇为名贵的器皿。

        我正在想谁会这么大气砸了这些器皿,黄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些都是小姐砸的。”

        我“哦”了一声,是林非烟砸的,这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她发起火来,敢将五角大楼再炸一次。

        “你知不知道小姐为什么砸这些器皿?”黄妈盯着我问。

        “肯定是她心情不好。”

        “她为什么心情不好?”

        “是因为……是因为……”我没敢说,说出来,这不等于自讨没趣吗?

        “从小我是看着小姐长大的,小姐虽然出生富贵,但并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样生活开心。老爷和夫人夫妻不和,经常吵嘴,也老是闹离婚。老爷和夫人也经常不回家,我一手把小姐拉址大。小姐无人问,我很同情小姐,所以就惯纵的她骄蛮的性格。”

        黄妈娓娓道来,我不敢打断她,这时候,最好做一个最忠实的聆听者。

        “小姐脾气是大了点,可心地好,很心疼人的,因为老爷和夫人的关系,近二十年来,我就没见小姐真正的开心笑过。转机发生在小姐念了二年大学的那一天。那一天小姐回来,满面春风。我问小姐遇着什么开心的事,小姐却神秘的笑,什么也不说。我是过来人,直觉告诉我,小姐可能是谈恋爱了。”

        “从那天以后,小姐脸上的愁容少了,笑容多了起来。年轻人心里总是藏不住话的,有一天和小姐聊天时,她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她说在她们学校有一个人,人很好,学识渊博,文采出众。小姐虽然没有直言说喜欢他,可从她的语气中听得出,小姐爱上了那个人。我也为小姐感到高兴,小姐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我希望她可以嫁给一个对她好的男人。”

        “可几天之后,小姐又哀声叹气起来。小姐经常一个人坐着发呆,有时候傻傻发笑,有时候愁眉不展。后来我才知道,小姐喜欢的那个人,原来已经有了女朋友。不过小姐说那个人的女朋友和他关系不稳定,小姐就为那个人鸣不平,怪那个人的女朋友不懂得珍惜。”

        听到这里我已然明白,黄妈口中的“那个人”就是我了。当年我坠入爱河,像掉入蜜坛里一般,浑不知身边还有个富家千金在一直默默关注着我。

        黄妈接着说:“有一天,小姐兴冲冲回家,说那个人的女朋友终于和他分手了。小姐喜忧参半,喜的是那人和女朋友分手了,小姐就有机会了;忧的是那个人很专情,不知道能不能经得起这次打击。从些以后,小姐总是想尽办法接近那个人,想等那个人忘掉前女友后,再向他坦白。就在前不久,小姐以为时机成熟了,小姐就像那个人坦白,谁知结果……”

        黄妈没说完就朝我一瞪眼:“结果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

        我红着脸低下头,我没话说,心中对林非烟更加愧疚。

        黄妈恨恨地说:“小姐最可怜的还不是被那个人拒绝了,而是为了那个人,却答应了一桩本不应该的婚姻。”

        我结结巴巴地说:“非烟……其实……她当时不该那么冲动就答应马龙的。”

        黄妈苦笑着说:“小姐向来说一不二,她说出的话都会成为铁板订钉的事,可是我知道她根本就不喜欢马龙,他们在一起,不会有幸福的。”

        我还没说话,黄妈忽然死死盯着我:“夏雨,如果你念在小姐对你的情份上,就应该为她做一件事。”

        “什么事?”我战战兢兢地问,从黄妈严肃的表情来看,这件事非常不简单。

        “为了小姐的幸福,你应该阻止小姐与马龙的婚姻,把小姐从马龙身边抢过来!”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十五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