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二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也不知坐了多久,我慢慢起身,转头一看,苏美女站在我身边,仿佛站了良久.她看着我,微微叹了口气.

        林非烟负气而走,有一半原因是因为她,我没好气地说:“好了,热闹看完了,你高兴了,满意了?怎么还不走?”

        她的脸涨得通红:“谁高兴谁满意了?我在帮你,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

        她也是无心的,只是我太迁怒于旁人了。摇摇头,我转身就走。

        我心想:林非烟这回是真气了,八头马都拉不回来。我该怎么办?是放弃了还是该继续找她?又该去哪找她?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身后依然有细碎的脚步声。看来她是粘上我了。我回了下头:“你还跟着我干吗?”

        “我怕你想不开。”

        我笑出来,可笑容一定充满了苦涩:“我为什么要想不开?”

        “唉,你别骗我了,喜欢她刚才为什么不说出来?女孩子生气时就喜欢别人用甜言蜜语哄她的。”

        我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她?”

        “我又不傻,难道看不出来吗?她和马龙走了,看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是不是想跳楼自杀啊。”

        跳楼?自杀?我苦笑不语。觉得没必要对她过多的解释什么。

        “唉,你肚子饿不饿,我肚子饿了,咱们去吃点东西吧。”她这么一说,我倒真感觉饥肠辘辘。附近就有一家麦当劳,我俩进去。她笑着说:“我请你,今天打了你一顿,我向你赔罪。”

        “赔罪?一份麦当劳就想打发我?”显然我还耿耿于怀。

        “那怎么办?给你钱你又……”她知道我对钱敏感,说到一半又停住了:“那你想怎么样?”

        我不解地看着她,第一次在电梯见到她,她微笑着送我花。第二次在跆拳道馆见到她,她差点要了我的小命。这次又一脸真诚,浅笑吟吟极尽温柔。要我说,她是一个百变魔女,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

        她被我长时间看着,有点不好意思,娇嗔道:“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

        我微笑着收回目光,她脸上不是有花,而她本人就是一朵花,一朵正在绽放着美丽的花。提到花,我不禁提出心中疑问:“那时你在电梯里,你为什么会送我花?”

        她格格娇笑:“一大早我就收到花,嫌拿在手里累赘,可又不好直接送人,你让给我电梯,正好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送给你。”

        看来果然被我猜中了,我郁闷不已,当时我还激动了呢。看来以后不能自作多情。我看着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问:“那你以前见过我吗?”

        她摇摇头肯定地说:“没有,不过听说过你。”

        “你确定没有?比方说,你曾经买过花送给我。”

        “切,你不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她有点嘲笑的意味,“本小姐收花无数,却从没买花送给任何人。”

        看来我出院时送我花的那位漂亮姐姐另有其人了,我有点失望。那个人到底是谁?我抓住可乐的吸管猛吸一口。

        一份麦当劳的量打发不了我,她又给叫了一份,等待过程中,我不禁对眼前这个美女好奇起来:“你叫什么?”总不成老是叫她苏美女吧,那多别扭。

        她迟疑了一下:“我姓陈……”

        我摇摇头打断她:“不对吧,刚才我明明听非烟喊你苏什么的,你不是姓苏?”

        她白了我一眼,嗔道:“我的名字我还会弄错?我姓陈,叫陈酥酥,她们叫我苏什么的是叫我的小名,近音字罢了。”

        我恍然大悟:“这么说,你和非烟很熟悉了。”

        陈酥酥又摇摇头:“也不是特别熟,大家经常在馆里碰面,偶尔在一起聊聊天。”

        我“哦”了一声,心里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问题是出在她的名字上,陈酥酥、陈酥酥,这个名字到底哪地方不对劲呢?我说不上来。我说:“你的举止很奇怪,一百块打人一拳,钱多吗?”

        她浅浅一笑,说:“生活的压力太大了,我总想找一种特别的渠道发泄发泄。”

        这话有说不出的老成,我看不出她又年轻美貌又有钱,生活会有什么压力。我的压力才大呢,要钱没钱要人没人。

        不过这也很难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穷人有穷人的苦恼,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烦恼。她那么有钱,身边的保镖也是一萝筐,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我不禁又打量了她几眼,可惜我不是火眼金晴,看不出她什么来路。

        见我张了红嘴,陈酥酥看出我的意图,笑道:“你别问我,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今天我请客,你只管吃,什么也不许问。”

        “我真想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迟早你会知道。”她笑了一声。

        迟早?难道这次邂逅之后,下次还会碰面。我把这句话当她是随口说说的,生活圈子不同,经济条件不同,这样两种人本就没有交集点。能和她在一起用餐,只不过是偶然中的偶然罢了,生活中,哪来那么多偶然。

        她让我别问关于她的一切,自己却问起我和林非烟的事来。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耍起了太极。兵来将挡,水来土填。又一份麦当劳吃完,她也没弄个清楚。她看来郁闷不已,不过却笑着:“你别得意,迟早我会知道关于你的一切。”

        吃太饱了,打了个饱嗝,我拍拍肚皮,说:“饱了,咱们走吧。”

        虽说她请客,可我一个男人,理当主动一点。付帐的时候,我打开皮夹,还没来得及掏出钱来,她已捷足先登了,冲我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贝齿:“说好了我请客,再说你一个学生,哪来钱。”

        靠,早知道这样,刚才不如多叫几份,打包回去喂大虾他们。

        出了门,她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说是让司机来接她。我站在她身边羡慕不已,又郁闷不已。矮人一截的感觉真不好受,况且对比的还是位美女。

        她将手机放在手上把玩,问我:“对了,你手机号码是多少?”

        我抱歉的一笑:“我手机还在手机店躺着呢,等有钱的时候再把它赎回来。”

        她格格一阵娇笑,真是花枝乱颤,笑得我心动不已。我赶紧别过头去。她说:“你说话挺逗人的,好了,车来了,我走了,下午还有事,拜拜。”

        来的是一辆白色轿车,司机恭恭敬敬地打开门,她优雅地上了车,对我招招手:“再会了,下次我们还会见面的。”

        眼看着车绝尘而去,我心里有一种失落感。想想她说我们下次还会见面,脸上不禁露出笑意。

        回去的路上,我心情莫名地好起来,哼着歌。我在路边摊买了一包烟,燃上了一支。还有一不到一年的时候,我就要毕业了,等我有了工作,就不用抽这种廉价香烟了。想到前景一片大好,那种劣质烟在我嘴里也有有滋有味起来。

        天气聚然降冷,昨天就听预报说今天有冷空气下降,可我还是没准备。浑身冷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我双手抱住身子,加快了脚步。忽然前面开来一辆彩车,车窗贴了好几个喜字。透过挡风玻璃,我看到一位一身雪白婚纱的新娘,她脸上堆满了浓浓的笑意。

        我一时间呆住了,手足冰冷。好心情刹时踪影全无。再过一段日子,晓菲就该结婚了。坐在彩车上,她应该也笑得很幸福很灿烂吧。我掏出一直叠放在口袋的喜贴,上面日期写的是国庆节,国庆节,是举国欢庆的日子,而也注定是某些人流泪的日子,因为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在这天结婚。

        而大多数新娘,她所嫁的人,不一定是最爱自己的,也不一定是自己最爱的。新娘们,在你们穿上婚纱的那一天,有没有看到有人在远处默默地为你流泪呢?

        “喂,小子,发什么呆,拦在马路中央干吗?快让开!”彩车司机高声骂道。我醒悟过来,车上的新娘又不是晓菲,我这样是干什么?我别过头走到一边,不想我的眼泪被别人看到。

        车上传来新郎斥训司机的声音:“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怎么对人这么没礼貌……这位小兄弟,对不起了,吃点喜糖吧。”最后一句话是对我说的,车上有人向我抛来一包烟,一包糖。

        车子渐渐开远,我还在发傻。捡起那包烟和糖。喜烟?喜糖?我胸口一酸,用力狠狠地朝车尾砸去,连同晓菲的喜贴:“都他妈的见鬼去吧!”

        我待脸上的泪水风干了,确认别人看不出我曾经哭过后,才回到学校。寝室里一片哄声,原来是大虾买回了一台二手电视。一寝室的人,好吵。今天,我不喜欢热闹。

        大虾问我吃了没?我说吃了。大虾问我和谁一起吃的,我说和一个朋友。大虾又问是男的是女的,我说男的。不是我想撒谎,而是如果我说出是一个美女请我吃麦当劳,大虾一定会过来摸摸我的头,问我是不是发烧。

        我用大虾的手机拨了林非烟的电话,一直关机。

        看来林非烟是不准备理我了,我也想不到今天的事发展成这样,如果不是陈酥酥半路杀出,让林非烟误会的话,前景可能会好一点。我不仅无法对黄妈交待,也无法对自己交待。

        心里好乱好烦,躺在床上,在复杂的思想中,在电视的吵闹中,我昏沉沉地睡去。忽然一连串的惊叫声惊醒了我。我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发现二手电视前围满了男学生。看电视的画面,是本市市电视台的一档娱乐新闻节目。

        大虾像吃了蜜蜂屎一样,蹦蹦跳跳地来到我床边,贴在我耳边说:“夏雨,你知道吗,大明星苏晨最近要拍一个校园题材的电视剧,她因此要来学校体验生活。”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翻了翻白眼:“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大虾说:“你睡昏过去了吧,知道她选择在哪所学校体验生活吗?就在我们学校。”

        对于苏晨的一些认知,我仅仅是从一些字面报导得来的。她是本市的一档娱乐节目的节目主持人,那档娱乐节目我从没看过,不过挺火的。苏晨主持优则演,她年轻貌美,很快在影视界红透半边天。她的形象已风靡各大院校。我们学校的男男女女对她的迷恋程度就更不用说了。

        如今她要来我们学校体验生活,可以想象的出,学校里将要掀起一场前所没有的轩然大波了。

        不过这消息让我心里产生不了丝毫悸动。苏晨虽和我同住一所城市,但她对我来说,就像港台大哥级的明星海报一样,可望而不可及。并且她的海报虽然频频出现在男生宿舍的墙上,可我还是记不住她长什么样。

        由于是我不十分感兴趣的,所以我翻了个身继续睡。但这时苏晨要来学校体验生活的消息也以光速传开,举校上下一片欢腾,吵是我更烦燥。明星的魅力确实不小。我再翻了个身,就看到大虾贴在床头苏晨的海报。海报中的苏晨穿着超短裙,妩媚、性感。大虾每次打手枪,好像都是因为这张海报。这张海报无疑是男人的兴奋剂。

        我觉得海报上的苏晨打扮的过于成熟,现实生活中,她应该更年轻吧。再看几眼,我觉得她好面熟,仿佛在哪见过。得了吧,别做梦了,能见到她的,是前世要修几辈子的福?

        看着海报,我嘴里却念着别一个人的名字:陈酥酥。她说这名字的时候,眼里闪烁狡黠的光,这让我起疑。这到底有什么不对?“陈酥酥……陈酥酥……”多念了几遍,我差点从床上滚下来。陈酥酥,不就是“陈叔叔”的偕音吗?靠,又被那丫头耍了一回。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一卷 金麟本非池中物 艳遇第二十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