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段日子雨水特别多,虽然雨不大,可浠浠沥沥的下着,去哪都不方便,让人心情特别容易烦躁。

        望着窗外,我歪头沉思,想起林非烟,我心头一阵无奈。照理说,以林非烟的美貌,她的家世,佩我不止是足足有余,我没有理由拒绝她的。但人毕竟是感性动物,你要我接受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人,我无法做到。

        我借了把伞,走出学校。今天是双休日,虽然下着雨,路上的行人还真不少。见雨不大,我收起伞,让细雨淋在头上,这样或许会让脑了更清楚一点。

        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我在心里作了个决定:去找林非烟,心平气和的告诉她现在草草决定跟马龙订婚是个错误的决定,给我一点时间。

        要我接受她,我想我还是需要点时间的。

        就算林非烟不在家,我也可以找黄妈,和她说我心里的感受,我相信黄妈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

        我重新撑起了伞,一路上,我想了又想,思考了又思考,磨蹭了好几个小时,才来到那座别墅前。与以往不同的是,别墅院门大开,一辆被洗得崭新的我叫不出牌子的车停在院中央。

        黄妈手中拿了个水壶,正对着几盆花浇水。我正想叫她,却发现她身边还有个人。那人中等身材,约摸五十岁左右,微胖,一脸福相。手中正拿着个剪子,精心修剪枝叶。赵本山说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当官就伙夫。我见他剪枝叶的动作从容而优雅,倒不是普通人。

        这个人,我从来没见过。

        我心里隐隐猜到他就是林非烟的父亲,听闻他早前是个黑道头目,他给我的印象一直是凶巴巴的,可却想不到气质如此雍容华贵。此前我从没与他打过交道,想了想,到嘴边的话便硬生生吞下了。

        我转身走了两步,黄妈却看到我了,“咦”了一声,说:“那不是夏雨吗?”

        被她看到,我也不好意思再走,停下脚步,回头笑道:“黄妈你好。”说完,我眼睛瞟了瞟那位富态人。

        那人抬起头,手中活不停,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有钱人就是有钱人,眼神都能让人有一种压迫感。被他一看,我禁不住局促不安,莫名的紧张起来,连手也不知该往哪放才好。

        他只看了我一眼,对我视若无物,从容地挥舞手中的剪子。黄妈对我奴了奴嘴,向那人说:“老爷,他就是夏雨。”

        那人一听我叫夏雨,停下手中的活,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又低下头,黄妈对我说:“夏雨,这位便是非烟的爸爸,还不过来向林伯父行礼!”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知道大户人家礼仪较多,赶紧走过去,说:“林伯父好。”

        林震天从容淡雅,面色一片平和,实在看不出他是在商界打滚了这么多年的有名人物。他忽然抛下手中剪子,拍拍手说:“小伙子,别急着走啊,咱们进屋聊聊。”

        我受宠若惊,赶紧说:“好……那就打扰林伯父了。”黄妈在一旁露出微笑。

        林震天对我的态度前后判若两人,是因为听说我就是夏雨之故。我心想:林非烟一定对她父亲说了什么。他找我聊什么?我心中惴惴不安。

        林震天径直带路,进了别墅后,把我带进一间偏厅,这间厅装饰豪华程度自不必说,空间也大,可容纳数十人。只是厅中只摆了一张茶几,两张沙发。林震天让我在一张沙发上坐下,他轻轻叫道:“黄妈,沏茶。”

        黄妈在门外应了一声。

        我不禁仔细打量这间偏厅,这里装饰虽豪华,摆设却极为简单,并且刚进门时闻到一股生霉味,看来这间厅好久没人来过了。这间厅有两扇落地窗,巨大的窗帘,遮天蔽日搬挡住外面的阳光。

        我想不出林震天找我聊什么,心头猜忌。林震天看了我一眼,说:“小伙子,我家有三间厅接待客人,每间厅我都会接待不同的客人。一厅是接待一些无关紧要之人;二厅是接待一些亲戚朋友以及生意上的伙伴;三厅是用来接待对我来说极为重要的人。”

        大户人家本来讲究就多,我听了丝毫不以为奇,可林震天和我说这个干什么。只听他继续说:”你知道现在这个厅是几厅吗?是三厅!小伙子,贵宾厅已两年多来没接待过客人,现年来,你是第一位。”

        我吃惊之下,说话开始结巴:“我……我一个无名小卒……”

        林震天冷笑一声:“你的确是个无名小卒,若是平时,我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可是……”他抬起了头叹口气,接着说:“可是我女儿在我心目中,是最重要的!”

        我听出他的意思来,如果我和她女儿毫无瓜葛,像我这种小角色他看都不会看一眼。但现在林非烟对我青睐有加,他也不得不对我另眼相看了。他话说得虽然毫无霸气,但那种目中无人的气焰让我受不了。我转过头,冷哼一声。

        黄妈这时候端上茶,茶杯古色古香,呈灰褐色,杯内飘浮着几片碧绿色的叶子,散发着令人心旷神怡的清香。我不懂茶道,也不知这茶叫什么,只知道刚刚在外面待久了,口渴极了。

        我端起一杯茶,一口喝干,这茶微有苦意,烫得我直伸舌头。黄妈在一旁哭笑不得地看着我。

        林震天轻蔑的摇头说:“这杯碧螺春就这样被你糟蹋了,你……一点品位都没有?”

        我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太渴了,只要能解渴就行,管他什么碧螺春西湖龙井的。”

        林震天呆了一下,继而用更轻蔑地语气道:“素我冒昧地问一句,夏先生的家庭背景是什么样的?”

        我知道林震天这是在试探我,他与我初次见面,不知道我的底细。只见黄妈在一旁对我直打手势,看那意思好像是要我把自己的背景说复杂一点。可我不太喜欢吹牛,并且对自己的家庭背景也没什么不满。我微笑着:“其实我哪有什么背景,我是穷山沟出来的,父母都是农民,他们辛辛苦苦的务农,攒了钱供我念大学。大学毕业后,我也没别的想法,找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好报答二老的恩情……”我刚说了一半,黄妈已连连向我摇手了。

        林震天越听越怒,忽然猛一拍桌子:“胡闹,非烟这是胡闹,她怎么会看上这个没一点品位又没地位的人!”

        我见他如此污辱,心里也怒火中烧,什么他是长辈要尊敬他已抛到脑后去了。我腾的站起来,冷笑道:“林先生,你犯不着要一位既没地位又没品位的人进来喝茶!我告辞了!”

        我大步往外走,黄妈又惊又急,想拉我,可哪里拉得住我。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夏雨,你给我滚回来!”

        我回过头微微一笑:“对不起,我只会走,不会滚。”

        林震天气得不行,大概一生中从没遇过像我这么敢和他对着干的,颤抖道:“夏雨……好……好……我请你回来,我还有话说。”

        他语气软了下来,我也不能做得太过份了。我刚走到茶几边,林震天忽然用手捂住胸口,一脸痛苦状。黄妈大吃一惊,急道:“老爷,你怎么啦?老毛病又犯了吗?”林震天伸出颤抖的手,说:“药……药……”

        我惊慌之下,赶紧伸手在他口袋里一摸,掏出一个药瓶出来,我问:“吃几粒?”林震天答:“三……三料。”我倒出三粒药丸,塞进林震天的嘴里,然后端起茶杯喂他喝了一口水。

        我实在想不到,林震天竟患有心脏病,想想刚才将他气成那样,我心里微有些歉意。

        不过明知道他有心脏病,事情再重来一遍,我还是会那样说,因为他在侮辱我的人格。虽然他比我有钱,可无论钱再多,人与人的人格都是平等的,是不能允许别人随便侮辱的。

        林震天吃下药丸后,脸色恢复了平静,我正在犹豫是该继续留下来还是该告辞,这时候,厅门被人狠狠的撞开,“爸爸,你怎么样,心脏病又犯吗?”随着这声清柔的声音,一个曼妙身段的少女飘进厅内。

        那位少女几乎是冲进来的,经过我身边时,将我一撞,我身不由已向茶几倒了去,额头狠狠撞在茶几之上。那少女一下投进林震天的怀里,急说:“爸爸,你怎么样了?”

        林震天微微一笑:“我没事,愉下来,有外人在,成何体统。”

        我先前以为是林非烟,可仔细一看却不是,只见她一张雪白的瓜子脸,秀发披肩,鼻尖微挺。眉宇间与林非烟倒有几分神似。她和林非烟都很美,不过林非烟是美中还透着一股英气;而她的美,是那种不染一尘不食人间烟火的美。

        我糊涂了,她也是林震天的女儿,可以前从没听林非烟说过她有个姐姐或妹妹啊。

        林震天看到她,脸上笑意连连:“雪儿,你刚下飞机,不是要休息吗,怎么跑这来了。”

        叫雪儿的少女说:“我这是关心你嘛,想来看看你。”

        林震天看我额头肿起了一块,说:“雪儿,刚才冲进来时没头没脑的样子,把人家撞成那样。”

        雪儿这才看了我一眼,见我狼狈样,想笑没笑出来。她恨恨地说:“这是他罪有应得,谁让他将你气成这样。!”

        林震天倒是奖罚分明,说:“一事归一事,他气我是他不对,可你撞了他受伤是你不对,你要向她道歉。”

        这倒出呼意料,林震天倒说起理来了。雪儿看了我一眼,小嘴一撇:“是他不对在先,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

        林震天脸一沉,喝道:“雪儿,在美国你是怎么和我说的,说只要把你接回国内,你什么都听我的,今天才加国的第一天,你就不听话了?”

        雪儿的脸涨得通红,看我的目光似乎能喷出火来,她被林震天唬住了,对我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我知道像她这样一位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别说向一个陌生男人道歉,就是认识的人她道歉的话也不会说出口的。何况雪儿自身也认为自己没错。我微笑说:“没关系,也不怎么疼,全都怪我,不关雪儿小姐的事,用不着向我道歉。”

        林震天说:“那不行,犯了错就要道歉,这是我林家的规矩。”

        我越不肯,林震天非执意让雪儿道歉不可。最后被逼无奈,雪儿向我深深作了个礼,说:“这位先生对不起了,我现在为我的鲁漭向你表示歉意。“

        我微微一笑,正准备说点什么,却见雪儿那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的泪水。我一愣,让她道歉,就那么为难她吗?这性格可真够强的。

        趁林震天不注意,雪儿咬牙切齿地对我小声说:“我一辈子还没向别人道过歉,你要记住今天啊,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回来,迟早的事,你等着瞧!”雪儿说完又一阵风似地跑出去。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一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