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震天看着雪儿的背景苦笑道:“她是我小女儿,从小被我送到国外,没人管,任性惯了,让你见笑了。”

        我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林震天又说:“不过我绝不容林家的子女犯任何错误,非烟也不能。”

        我听得出他的意思,林非烟喜欢我,是在犯错误,想我夏雨行得正坐得直,又不是从牢里逃出来的,为什么喜欢我就是犯错误。我心生不满,冷冷地哼了一声。

        林震天没发觉我脸上的变化,继续说:“自打非烟生下来后,我就为她打理好了一切,她的学业,她的前程,以及她的终身大事,都由我来决定的。”

        我忽然心生悲凉的感觉来,林非烟也太可怜了,生活的一切事物都由父母决定。大户人家子女的命运,难道都是这样的吗?

        林震天说:“你也应该知道马龙很喜欢非烟吧,我觉得,他们生活在一起,才真正的郎才女貌,门当户对。”

        我本来是想一清二楚的告诉林震天我和林非烟之间没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是林非烟的一厢情愿,所以不用担心我和她之间发生什么。可林震天的语气让我觉得,他极度看不起我,鄙视我。这让我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反抗的心理。

        本想摔门而出,可又觉得这样不太礼貌,我微笑着问:“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林震天不答反问我:“你需要什么条件?说吧。”

        我一愣,说:“什么条件?”

        林震天冷笑道:“夏先生,不用再伪装了吧,明知故问嘛,你说吧,要你离开非烟,需要多少钱?”

        我愣了,豁然明白。林震天还真是把我看扁了,他以为我跟林非烟,是因为我看上她的钱,看上她的家世,看上她的财力。他的想象可真丰富,他若不提,我倒真没有这样想过。不过他既然说了,我怎么也得解释清楚,我夏雨穷虽穷,可不能被人小看。

        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放松平静,微笑着问:“林先生,你认为你女儿值多少钱?”他门缝里看人,我也不用尊称他为林伯父了。

        林震天见我似乎有商量的余地,面露喜色:“这么说,你答应啦,好,我给你二十万。”

        我微笑着摇摇头。

        林震天叹了口气,以为我嫌少,伸出四指:“四十万!”

        我还是摇头。

        林震天脸色有些变了,继续加码:“六十万!”

        可我还是摇头,林震天猛地一拍桌子,用手指着我:“你……你也太贪心了,那你要多少?”

        我哈哈一笑,说:“六十万?在你眼里你女儿只值六十万?你女儿在你心目中还真重要啊。”

        林震天脸一红:“那你到底想要多少?”

        我哼了一声,死死盯住他:“我要你的全部家产,你给不给!”

        林震天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内心深处似在做极复杂的斗争。我微笑着继续问道:“为了你女儿,你肯不肯给。”

        林震天见我脸露戏弄的笑,豁然明白:“臭小子你敢耍我!”

        我大笑:“我耍你倒不见得,其实是钱在耍你。你口口声声说非烟对你重要,可你的所做所为,在乎你女儿的感受了吗?你不想别人缠住非烟,想将她嫁给马龙,可你考虑过非烟喜欢马龙没有?我敢说你没有,你急着将她嫁给马龙,是别有用心吗。在你眼里,非烟只不过是你谋取利益的一种工具而已。

        盛怒之下,我也不管了,将所知道的一切都抖出来。

        林震天气得浑身发抖,想拍桌子,却无力拍下去。颤抖说:“你……你……臭小子,我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我一想他有心脏病,暗道要糟,如果出了人命,我可负不起这责任,还是赶紧溜吧。

        我鄙视地看他一眼,想不到我夏雨也有鄙视有钱人的时候,这感觉真不错。“你好好反省反省吧。”丢下这句话,我转身就走。

        “喂,你还没说呢,需要多少钱才肯离开非烟。”

        我暗叹一口气,心想这真是个老顽固。我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地说:“就算你将全部家产都给我,我也不会离开她。”

        我说这句话只是想气气他,让他这个拜金主义者认识到钱不是一切,亲情才高于一切,许多东西,不是钱就可以换的。

        而就在我们谈判的那间超大落地窗户的窗帘后,一直站着一个人的身影。听我说了那句话后,全身一颤,忍不住喜极而泣,心里暗想:“我就知道,他是喜欢我的,只不过他胆小,不敢承认罢了,我都对他坦白了,他为什么还……哼,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脸皮比我都薄。”

        我没看见她,自然更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林震天也没看见。可正因为她自以为是的想法,为我后来惹上无穷无尽的麻烦。

        从林家别墅出来,我心情大好,给自己燃上了一支烟,美美地吸了一口,边走边想,林震天啊林震天,有钱就了不起啊,今天就让你偿偿有钱却无处使的厉害。不过那是几十万呢,我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的定力,当时我的确有点心动,有着复杂的思想斗争。有了那几十万,可以购套房,将父母接到城里享享清福。不过我一旦拿了,就等于出卖了自己的人格,出卖了我与林非烟的友谊。男子汉大丈夫,虽然有所为,但也应该有所不为。

        天真的变冷了,我双手缩了缩,加快了脚步,忽然一阵喇叭声,只见一辆红色的小跑车在我面前停下,林非烟从车窗探出头来。

        我有些吃惊:“你……你怎么在这?”

        “我一路跟着你啊,我见你一路走一路傻笑,在想什么呢?”

        “没……没呢。”

        “你还站着干什么?快上车,我送你回去。”

        我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打开车门,心里想:我去过她家,不知她知不知道。

        我刚坐上车,林非烟就依偎了过来,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脖子,脉脉含情地说:“夏雨,我错怪你了,对不起!”

        作为同学,这是我和她最亲密的接触,我有点不习惯,也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使劲一推,却推在了她两团乳峰之上。

        林非烟呻吟了一声,两眼迷醉:“色鬼,我想不到这么色。”话虽如此,可语气里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

        我哭笑不得:“喂,说什么呢?是你一句话不说就抱住了我,快放开!”

        她虽然双手放开了我,可身体还依偎着我,在我身边吐气如兰:“夏雨,我这几天不去学校,老躲着你,是我被你伤透了心,恨你。我以为你伴上了大明星,根本就没想过我了。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在你心目中还那么重要。”

        这话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糊涂地看着她,只见她双眼微红,似乎刚刚哭过,我有点好笑,问:“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林非烟倔起了嘴:“哼,你就装吧,你今天去我家了,我父亲接待了你,你……你为我做了一切,我都知道了,我……我好感动。”看来她真的感动了,眼圈又红了,马上又要流泪了。

        不过我倒更莫名其妙:“我为你做什么啦!”

        “你说……”林非烟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红着脸低下头,“你对我爸爸说:‘就算你将全部家产给我,我也不会离开她。’”

        靠,原来就是这句话,这哪跟哪啊,我当时那么说只为了刺激林震天一下,想告诉他,纵然我与林非烟非亲非故,她在我眼里都很重要,你是她父亲,更不用说了。我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没有别的想法。

        但正因为这句无心的话,让别人听到就很有想法。其实每个当事人听到,都会有想法的。

        看来当时我和林震天的谈话,林非烟就躲在旁边,我和她父亲的每一句对话,都逃不过她的耳朵。可当时她躲在哪?我怎么没有发现?但现在这已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

        我调整一下心情,咳嗽一声,故作严肃地说:“林非烟,你抬起头来,我有话说。”

        “不来了啦,人家刚说了那样的话,会害羞的,会不好意思的啦!”

        我靠,我差点晕倒,以前林非烟开口就骂我,动手就打我,现在在我怀里撒娇,我还真不适应。

        我摇摇头,又重重咳嗽一声,深沉地说:“不行,这件事一定要向你解释清楚。”

        林非烟见我说得严肃,抬起了头,可一会儿,又把头埋进去,再过了一会,她终于昂起了头听我说。

        我板着脸说:“是这样的,我今天和你爸爸那样说,是想让你爸感觉到你的重要,不要把你像件货品一样去交换东西。”

        林非烟眼又红了:“就是这样吗?哼,我不相信,那你为什么今天还要去我家找我?”

        “那是因为,我们同学这么多年,我是想告诉你,虽然我们之间不太可能,但你也不要因为我拒绝你,就轻易把自己的终身寄托给一个你不喜欢的人。我知道你当初答应了马龙,也有我的责任,可我不想你以后痛苦。黄妈也拜托过我,让我阻止你。”

        林非烟睁大眼睛,却没有丝毫伤感:“就这些?”

        我严肃的点了点头。

        “哎,我知道你文采好,你就编吧,你既然知道我答应马龙你也有责任,反正我不管,就要你负责了。”

        我狂晕,刚才都白说了。

        我使劲扮开她又想抱住我脖子的手,正色道:“林非烟,你正经点,我和你说正经的。”

        林非烟盛气凌人:“好,我也和你说正经的,‘就算你将全部家产都给我,我也不会离开她!’这话是你说的,赖不掉吧。你和我爸都说了这话,难道你还是不爱我的吗?你少在我面前装蒜了,骗不了我的。”

        看来女人一旦自以为是起来,就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我唯有苦笑。

        林非烟却在一旁窃喜,心想:“被我说中心思了,他也没话说了。”

        “喂,你怎么不说话?”

        我没好气地说:“你说得全对,我说得全错,还有什么好说的,快送我回学校。”

        林非烟兴致勃勃地启动车子,开了一段路,猛地踩了个急刹车,我一个措手不及,客头差点又撞了一下。

        我怒道:“干什么?谋杀吗?”

        林非烟笑嬉嬉地凑脸过来,神秘地说:“我还忘了问一件事,你和那个大明星什么关系?”

        我莫名其妙:“什么大明星有关系,哪个大明星?”

        林非烟死死盯住我:“大明星苏晨啊,你老实说,你到底和她什么关系?”

        我听了先是一愣,继而一阵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林非烟怒道:“笑什么,你以为笑就可以掩饰过去吗?”

        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苏……苏晨……我只……听看过她的海报……并且……并且她长什么样我都忘了……我……我和她素没谋面……你……你竟问我和她什么关系……哈哈……笑死我了!”

        林非烟一呆:“你们……从没见过?那……那天……”她忽然想起什么,喃喃地说:“她是大明星,当然不会随便说出自己的来历,只不过是个凑巧罢了……”她自言自语了一阵,面露喜色:“对对,也怪我乱猜,她是大明星,怎么会和你有关系?”

        说完这句话,她眉飞色舞,把小跑车当飞机开。

        我见她表情变幻万千,不明白她在发什么神经。心想:要说我和大明星苏晨还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大虾可不同了,苏晨是他的梦中情人嘛。

        跑车不愧为跑车,就是快,不到二十分钟,学校到了。林非烟停下车,我打开车门,走了两步,林非烟在车上叫道:“夏雨,你落下东西啦。”

        我只好走回来,刚把头伸进车厢,只觉脸一热,林非烟红嘟嘟的小嘴已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林非烟娇嗔道:“你落下我的一个吻啦!”

        我欲哭无泪,抬头看一下四周,幸好没一个人。我捂住发烫的脸,说:“喂,你这是干什么?咱们关系不清不楚的。”

        林非烟瞪眼说:“谁说我们关系不清不楚,我现在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我也喜欢你,你就是我男朋友。明天我来学校,就要宣布啦。”

        我大吃一惊,摇手说:“那可不行,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男朋友了?”

        “哼,我知道你脸皮薄,不好意思,那就交往一段日子再宣布吧。”

        “你……”我刚说了一个字,林非烟已一踩油门,跑车绝尘而去,激起一缕缕青烟。我望尘莫及。

        看以为是的女人没法和她说理,我苦笑了一声往学校走。今天真奇怪,学校的门口竟一个人也没有,警卫也不知哪去了。

        等进院校门,才吃了一惊,原来人都集中到这来了。只见校停车场上已停了十几辆豪华轿车。轿车旁站满了黑衣戴墨镜的魁梧大汉。大约百余名记者捧着相机想往轿车旁挤去,但都被保镖样的大汉们挡住了。

        只听学校那些追星族们自发组成一个庞大的队伍,手持“欢迎某某”锦旗,嘴里一个劲地吼:“苏晨……苏晨!”

        其实不用他们喊,我也知道来者是谁了。能制造出这种万人空巷的场面,也只有大明星苏晨了。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二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