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然是个有名的大美女,可关我什么事?我心想:还是回寝室睡觉去吧。人山人海,我费力地从拥挤的人群挤出去。忽然人群一阵骚动,有人骚包似的大喊:“出来了!出来了!好漂亮哇!”我暗暗好笑,回头一望。只见一位黑衣黑裤打扮的纤弱女子在多名保镖的陪同下,艰难地往学校接待室走去。虽然苏晨背面向我,可我还是心中一愣:这身影……好熟悉。

        我想了半天,没想出在哪碰见过她。“做梦吧!”我狠狠听啐了自己一句,抬脚往寝室走。

        整个宿舍楼的人都走光了,连年近六十的管理员也风风火火的一睹明星风采去了,这不禁让我再次感叹明星的魅力。

        打开寝室的门,我一下倒在床上,今天和林震天斗智斗勇,累死我了。

        肚子有点饿,林震天也真抠门,饭也不溜我吃一口。大虾的床头柜上还有一包方便面,我最不爱吃方便面,可今天有点饥不择食。我用开水泡了面,坐在床上点了根烟静静等待。

        我发觉这段时间,我戒了快半年的烟瘾又犯上了。

        吃完面,我又燃上了一支,坐在床上沉思着。想想这段日子的经历真有点莫名其妙,一向刁蛮任性的富家千金竟爱上我,并且看情形都暗恋我好几年了。说出来还真有点令人不敢相信,想我夏雨何德何能,竟受美女的如此青睐。

        而我最爱的女友马上要和别人结婚了。天地良心,想我夏雨对她一片赤诚,上天竟让我遭受“女友嫁人了,新郎却不是我”这份罪,不公平啊。

        想想林非烟,我不禁有些得意,还有些烦乱。

        想想晓菲,我有些悲痛,还有对爱情的绝望。

        凭心而伦,把林非烟与晓菲比起来,无论身世、外貌。林非烟都把晓菲深深地比下去。可我……还是忘不了晓菲,也许,初恋都是令人难以忘却的吧。

        我有点恨晓菲,恨当初在帅哥如云的院校里,她为什么选择和我谈恋爱。

        我恨晓菲,恨她和我谈恋爱便谈了,为什么又要和我分手,并且理由是因为我没钱。

        我恨晓菲,恨她和我分手便分手了,为什么又要和别人结婚。

        我恨晓菲,恨她和别人结婚了便结婚,为什么偏偏让我忘不了她,为了她这棵小草,我不得不放弃一棵大树。

        燃着的烟蒂烧着了手,我手指一痛,回过神来。我扔掉烟头,痛苦的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

        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了。窗外一片灰蒙蒙,停了的雨,又该开始下了吧。

        不一会,大虾推门进来。看见我便说:“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我睡了一觉,精神很充沛,心情也有所好转,我微笑道:“什么事太奇怪了,你不是去找大明星了吗,怎么样,签到名了没有?”

        大虾满脸痛苦,一看他表情,我就知道他空气而归了。

        “是不是人太多了,你排不上队?”

        “那倒不是,今天她没给任何人签名。”

        我心中冷笑,心想这个大明星,也太摆谱了吧。没有这些热情的粉丝,何以成就你今天的名声?况且她要来学校体验生活,以后大家都是同学,签个名有何不可。

        苏晨这大明星的光辉形象,一下在我心目中暗淡了许多。

        “虽然她没给任何人签名,可却要找一个人,这个人,可以得到她的允许与她直接面对面交流。”

        我漫不经心地说:“她找谁啊?想必这个人和她认识,想不到咱们学校竟有人与大明星认识,这人可不简单啊。”

        大虾摇了摇头:“我看不见得,她找是这个人,非要回答她的一个问题,答对了才可以见她。她提的那个问题好奇怪。”

        我不禁起了兴趣,问道:“说说看,有什么奇怪的?她提了什么问题?”

        大虾说:“她问:如果一位男士乘电梯时,正好遇上超载了,而这位男士舍己为人的退出电梯,让给了另外一位女士,而女士为了感谢他,送他一捧花,你说这位男士该不该收下这捧花。”

        我一呆,暗想这个问题我好熟悉。

        大虾见我发呆,摸摸我的头:“你怎么了?又发烧了?”

        我微微一笑,给自己燃上一支烟,又递给大虾一支,说:“我没什么,那有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有人答对了吗?他们是怎么回答的?”

        大虾奇怪地看我一眼:“那还没有人回答?答对了可与大明星亲密接触啊。不过几乎全校每个人都试过了,却没有一个人答对。有人说助人为快乐之本,既然做了好事就不该要求回报,所以不该收那捧花;也有人说既然女士感谢那们男士要送他花,出于礼貌,男士应该接受那捧花,出于绅士风度,如果有机会的话,男士还应该请女士吃饭。答案无外呼两种,接受或不接受。可答案都被苏晨的经纪人否决了。”

        大虾见我埋头沉思,推了我一把:“夏雨,你怎么啦?怎么今天怪怪的?”

        我抬起头,吐了口烟圈:“你也去了吧,那你怎么回答的?”

        “嘿嘿,我说:那就要看那位女士是谁了,如果是普通人,我接收不接收花无所谓,但如果是大明星苏晨的话,我不仅要收花,还一定要她给我签个名合个影什么的。”

        我赞许地说:“嗯,这个回答有创意,拍了苏晨的马屁,所以我猜苏晨应该接见你了吧。”

        大虾叫道:“接见我才怪呢,被她经纪人一口否决了。夏雨,这个问题让你回答,你怎么说?”

        我想起那天的遭遇,也就是与那位不知是不是叫陈酥酥的美女在电梯相遇的那一次,我收了她的花,最后无意间闯进她的贵宾房,被她差点取了我的命。我笑着说:“换作是我,我一定这么回答,不管接不接收花,打死我也不敢再与那位女士接触了。”

        大虾满脸惊奇:“为什么这么回答?为什么不敢再与那位女士接触。”

        我哈哈大笑:“因为那位女士会跆拳道,我怕她会要了我的命。”

        大虾虽然满腹狐疑,不过却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嗯,这个回答虽不怎么的,但也有创意和想象力,不行,我得再去试一试。”

        我又是一阵大笑,没有生活经历,哪来的想象力。

        大虾对着镜子整理一下仪容,还臭美的喷了点古龙香水,匆匆走了。

        大虾出门后,我又燃上了一支烟,早上买的一盒烟,看来抽不到傍晚,我这烟瘾真是越来越凶。

        想想苏晨所提的问题,不禁暗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怎么像和我对号入座似的。

        我又想起了林非烟,我知道林非烟性烈如火,处事风格大大咧咧,她听了我那句话后,误会我真喜欢她,她一高兴,还真想不到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虽说等交往一段时间再说,可以她的性格,说不定几天后就忍不住向全世界宣布,那我……说我无脸见人那是笑话,有无穷无尽的麻烦倒是真。我怎么能在心里念念不忘着一个人,却与另一个人谈情说爱?

        为了避免以后不必要的情感纠缠,我决定给林非烟打个电话,彻底的向她解释清楚。她这时候消除了对我的恨,应该不会关机躲着我吧。

        翻出了她的电话号码,却想起身边没了手机。在这个现代化通讯的世纪里,没有手机还真不方便。我在想这个月是不是该勤工俭学去买部手机。

        可是打通了她电话又有用吗?林非烟对我一往情深,又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她能将我解释的话听进去吗?

        该想个什么既合情又合理又让她不生气的理由呢?我正想着,大虾又推门进来,一脸的兴奋,进门就说:“嘿,夏雨,真有你的,我算服了你了。”

        我心里格登一声,问道:“怎么?难道我的回答管用了?”

        大虾兴奋地说:“太管用了,我说出了你的答案,经纪人便问我为什么这么回答,我就照你的话说了一遍,你猜怎么着?嘿,那经纪人使劲看了我一眼,二话没说就领我进去了。”

        看着与自己的偶像兼梦中情人有亲密接触的大虾,我也不禁为她感到高兴,笑着问:“那她给你签了名了?合影了没有?”

        听我这么一问,大虾的脸色又黯了下来,:“我虽然进去了,也看到她了,可她见到我却一脸的失望,显然我不是她要找的人。”

        我惊讶道:“你不是答对了问题了吗?那她要找谁?”

        “问题答对了是不错,可关键是,这问题的答案其实是我听你说的。”大虾的一双虾眼紧紧盯住我:“夏雨,我怀疑苏晨要找的那个人是你,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认识苏晨?”

        算上林非烟,大虾是第二个说我与苏晨认识的人了,我大笑了一阵,说:“大虾,我一个穷学生,她一个身价百万的大明星,你说我们有可能认识吗?”

        “说的也是,要我说,就你那样,排队也轮不上你啊。”我狂晕。

        这一天,因为苏晨的到来,全校上下一片狂欢。像逢年过节一样,不,逢年过年也没这热闹,逢年过节能在生活中看到大明星吗?

        一直到晚上七点,大明星苏晨一直都没露面。听说是不想面对将学校围得水泄不通的记者们。她也一直没给任何人签名。总之,虽然大家与苏晨同在一所学校,但她一直保持大明星该有的那种神秘。

        到了七点半,学校贴了张通知,说晚上八点,苏晨临时决定在校礼堂举行一次小型歌友会。通知一出,学校差点沸腾的爆炸。八点整,几乎全校的人都赶去礼堂,虽说是小型歌友会,可礼堂却爆满。

        我可能是因为白天淋了雨,晚上有点感冒,头痛发烧。我买了点药,躺在床上哪也不想去,大虾去参加歌友会时,我扣下他的手机。等寝室无人后,我拨了林非烟的手机,可我刚拨了几位数,想了想,又摁掉了。

        这个晚上我思绪万千,最终还是没拨通林非烟的电话。或许,是我心太软了,我不忍心赤裸裸拒绝一位钟情我的女生。

        整个一片男生宿舍,寂静得可怕。只有远处的校礼堂里每隔一段时间就飘来一阵歌声,歌声完了后,又传来一阵如雷的掌声。苏晨的歌走轻缓线,温柔婉转,在这片轻漫的歌声中,我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我醒来时,寝室里已亮起了刺眼的灯,朦朦胧胧中,只听大虾与黄妙正在讨论苏晨的美貌,身材、气质、歌声……总之苏晨的美是无可挑剔的,苏晨美得冒泡。我看一下时间,已经午夜十二点了,他们可真能疯。听着他们的赞美声,我无由的感到一阵酸意。我将手机还给大虾,继续蒙头大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将我吵醒了,大虾开了灯,没好气地接了电话,喂喂了几声后,将电话向我一抛:“找你的!”

        这么晚了谁还打电话找我?我迷迷糊糊地“喂”了一声。

        “喂我你个头啊,睡着了吗?晚上有没有想我?”

        我一听是林非烟的声音,头顿时大了,小声说:“这么晚了你还打电话来干什么?”

        “人家睡不着,想你了嘛。”

        她说话也不拐个弯,我听了脸一红,赶紧钻进被窝,说:“我都睡觉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好吧。”

        “不,我想马上见到你。”

        靠,这么晚了还要与我见面,女人不可理喻起来,真是没法说理。

        “喂,大小姐,这么晚……”

        林非烟大声打断我:“我现在就在楼下,在‘徐志摩’亭,你马上下来。”

        徐志摩的诗是浪漫的代名词,顾名思议,“徐志摩”亭便是学校情人约会的好场所,那里地处幽静,做什么事都不会有人打搅。我一想到这些,不禁有些迟疑:“你在那干什么?”

        “等你啊,你别婆婆妈妈的,你来不来,你不来我就等到天亮。”

        我“喂喂喂”,可林非烟电话已经挂了。

        现在虽还没到国庆,可这么大半夜里,天气已有些冷,我想到她为了见我一面,这么大半夜来到学校,确实被她感动了,再说以她的脾气,我如果真不去,她倒真会等到天亮,我有些不忍心。

        穿好衣服,我下了楼梯,边走边想:她这么晚约我去“徐志摩”亭,不会……我开始鄙视自己,我是个大男人,还怕她……

        白天格外喧闹的学校在夜晚像死一般沉寂,我知道经过一夜的歌友会后,大家累了,没有人会出来。可我还是四处探望,也不知担心什么。到了“徐志摩”亭,更是一片寂静。

        我举头四望,没见到有人影,我正愤怒是不是被林非烟耍了,突然背后伸出了一只手,将我眼睛蒙住了。

        “猜猜我是谁?”

        突如其来的,吓我一跳,我扮开林非烟的手,怒道:“你还小吗?装鬼吓人?”

        林非烟没料到我火气这么大,小嘴一撇,委屈地说:“人家想和你开个玩笑嘛,对我这么凶干吗?”

        我意识到语气重了些,柔声道:“你确实把我吓一跳,这么晚了还来学校?”

        “我睡不着,老是想着你……我忍不住了,就开车过来了。”

        “我……我……”面对她的真诚,我发觉我的心一点点的被软化,拒绝她的话,我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别说了,我来不为别的,只想和你说说话,抱抱你。”林非烟说完就向我扑过来,双手紧紧抱住了我。抱着她温软的身体,我感概万千,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忽然想起晓菲,以前我也这样抱着她的。我叹了口气,轻轻推开她。

        “夏雨!”林非烟退后两步,不解地看着我。

        “我……我……”我低下头,“我感冒了,怕传染你。”

        “你感冒了吗?”林非烟疑惑地看着我,见我脸色不对,惊道:“呀,你脸色这么难看!”她伸手摸了摸我的头,一定很烫。

        “严重吗?一定很严重,这么烫!”林非烟焦急起来,“有没有看医生,我带你去看医生。”

        看着她六神无主的样子,我又被感动了一次,我强笑着说:“没关系,吃过药了,慢慢会好的。”

        “不行,你烧得厉害,光吃药怎么行,我送你去医院,我开了车来,很快的。”

        我情不自禁握住她的手:“真没事,我睡一会就好了。”

        林非烟被我一握,安静下来,笑了一笑说:“我真自私,你都病成这样了,我还要你下来见我,我……我……夏雨,你回去休息吧,我走了。”

        她抱了抱我,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扭头就走。

        我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路灯下,接着远处响起了车发动的声音。

        我知道她这么晚来,一定有许多话对我说。可现在一见我病了,便自责起来,她虽然算不上温柔,可心地善良,又善解人意。

        我眼睛有些湿润,林非烟啊林非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要我怎么拒绝你?

        想着她对我已情根深种,想着她对我关怀倍致,我不禁有了武侠小说中大侠们经常脑子冒出的念头:“得女如此,夫复何求?”

        我站在原地,抽完一支烟,下了个决定:我应该忘掉那个令我不开心的女人,接受眼前的幸福。

        扔掉烟头,我刚抬起脚,眼前突然一片漆黑,天空无月,顿时伸手不见五指,我一惊,想起学校过了凌晨一点,会关闭所有的路灯。

        还好对学校的环境,我比较熟,我摸黑着前行,突然旁边的花草丛中传来一声呻吟。

        我大吃一惊,心想这么晚上谁还来这里,莫非来了小偷?想到这里,我沉声问道:“谁?干什么的?”

        草丛中传来个女声:“我……我扭到脚了,痛死我了!”

        我一听是个女人,放下心来,又问道:“你是谁?怎么扭到脚了!”

        那女生又呻吟了一声,显是很痛苦,轻声说:“刚才路灯一下子灭了,我对这环境不熟,摸黑走路就扭到脚了。”

        我微微一笑,这该死的路灯。忽然又警觉起来,她对学校的环境陌生,不会是学校的学生,那她是谁?哪来的?想到最近看报纸上说女贼也越来越多。我警惕地问道:“这么晚了你来这干什么?”

        “我……我来找一个朋友。”

        “来这找朋友?”我声音有点沙哑,看来刚刚抽了那支烟弄的。

        “嗯,我刚刚见男生宿舍下来一个人,很像我的一位朋友,我就跟了过来。”

        我一步一步向那发声处靠近:“你那个朋友叫什么?”

        “他……他叫夏雨。”

        我一愣,问道:“你认识夏雨?”

        “嗯。”我感觉她在点头。

        “那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吗?”

        对方听出我的狐疑,语气里微有怒意:“喂,你在怀疑我吗?你要我描述他,我怎么做得到,我的脚又痛死了,等我见到他就知道了。”

        骗子,我脑中显出这个念头。骗子一般在怕被人拆穿真实面目,会随便说出个人名来掩饰过去。看来她对我学校的人很熟,随随便便就说出了我。哼,骗到我哪有那么容易。

        “那你说你叫什么。”

        “我?”对方迟疑了一下,忽然叫道:“喂,你又不是夏雨,我干吗要对你说我的名字?”

        黑暗中,我又靠近了几步,觉得她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哈哈大笑:“你就骗吧,我就是夏雨,你说认识我,可我却不认识你!”

        对方“啊”了一声惊道:“你……你就是夏雨?你……你声音怎么变了……我……我是苏晨。”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狂笑道:“好啊,原来你这个女贼叫苏晨……苏晨……苏……晨?”我反应过来,靠,她是大明星苏晨?

        “你真的是苏晨?”

        “嗯。”对方又轻轻嗯了一声。

        尽管我将信将疑,却仍摁不住心头狂喜。白天,我压制自己不去看她,是觉得自己是个小角色,根本靠不近她。现在近在咫尺,我哪肯放过这好机会。

        我在兜里掏了一阵,终于掏出了打火机,由于心情太激动,哆哆嗦嗦的,好不容易才打着了火。

        苏晨见我打着了火,知道我想看她,忙惊道:“你……你别过来,我扭到了脚……我这个丑样子,不想被你看到。”

        她惊慌失措的样子让我莫名的兴奋,心想大明星也有求我的时候。我举着打火机跳进花草丛中,只见一位身着白色衣裙的曼妙女子正卧倒在地上,右手握住一只脚的脚踝。

        她一身乳白色的衣衫已溅上了点点花叶汁,一头瀑布似的头发垂下来,盖住了脸部的大部分轮廓。见到我举着火光过来,赶紧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打火机烧痛了我的手,可我浑然不觉,嘴里只道:“放开你的手,让我看你的脸,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冒充的!”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手,并且拢一拢秀发。可能是脚扭了的确很痛吧,她脸上尽是泪痕,犹如梨花泣雨。我见到她那一张雪白的瓜子脸,不禁心头一震:这……这不是那天在跆拳道馆与我争电梯然后把我打得半死的……

        是陈酥酥吧,如果那天她没骗我的话。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三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