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感受着她软绵绵的身体,我一时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心想:她不是恨我吗?恨死我了,怎么还……这样?

        很多年以后,我问她:“当时你那么恨我,为什么还对我投怀送抱?”

        她呸了一声,红着脸说:“谁对你投怀送抱了,当时……当时……当时我害怕的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又没带面巾纸,只好趁机擦在你衣服上了。”

        我轻轻抚着她的秀发,心里久久难以平静,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大明星,会像个小孩一般在我怀里哭。

        苏晨哭了一会,吸了吸鼻涕,忽然狠狠地一推我,说:“滚,叫你滚,你怎么又回来了!谁让你回来的!”

        她盛怒之下的这一推,气力极大,我向后便倒。

        我心里暗怒,心想这女人就是爱蹬鼻子上脸,不过天色这么晚了,我也不和她一般见识,我蹲下身来,极仔细的摸索着,这一次摸到了她的手。我忍着屁股的剧痛,臀部一用力,将她背了起来。

        她大吃一惊,在我背上不安的扭动着,说:“你……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我哪肯理她,好脾气地笑道:“我送你回去,别乱动。”

        苏晨在我背上又拍又打:“放手,放我下来,我不用你好心。”

        “夏雨,你是个混蛋,你老是欺负我!”(我晕,到底是我欺负她还是她欺负我?)

        “哼,你刚才不是很绝情吗,说走就走,把我一个人扔这儿,你还回来干吗?”

        虽然她身盈体轻,但在我背上这么又打又闹的,我哪受得了。走了一段路,我不禁气喘吁吁虚汗直冒。苏晨听到我的喘气声,渐渐不动了。

        苏晨住在招待所的二楼,我把她背上二楼,怕与她的那些保镖什么的见面,我放下她,说:“好了,你现在可以自己慢慢走回去了。”

        苏晨“嗯”了一声,见我转身要走,便哼道:“好,你明知道我走不动,又想丢下我不管是不是?”

        我无可奈何,又有点哭笑不得,只好再次背起她。问明了她住在哪个房间,我背她过去,敲了敲门。

        良久,门开了,迎面站着个睡意朦胧的女子,苏晨在我背后小说声:“她是我经纪人,叫李红袖,人很年轻又能干,很漂亮的。不过脾气有点大。”

        那经纪人见我是个陌生人,有些吃惊,上下打量了我两眼,见还是不认识,她似乎不悄与陌生人说话,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立马要关门。

        我赶紧伸手拦住门:“等一等。”

        惯性作用,门差点压住了我手手,她“啊”的一声惊呼,随后又恢复了漠然的神色,冰冷冷地道:“你是谁?来这干什么?”

        我见她不苟言笑,有心想和她开个玩笑,说:“李红袖,怎么?你不认识我了?”

        我叫也她的名字,让她更吃了一惊,她又仔细打量了我几眼,摇摇头冷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你走吧!”

        “你真不认识我?”

        “对不起,真不认识,你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你信不信,男人也有第六感的,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李红袖非常不好相处。

        苏晨在我背上扑哧一声笑出来,说:“红袖姐,你对男人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哎,你这样,将来怎么嫁得出去?”

        李红袖见到我背上的苏晨,又是惊喜,又是愤怒,道:“小晨,你胡闹什么,这么晚了还出去,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并且电话也不带一个,急死我了……”她一见我还背着苏晨,也不问明原因,冲我就是一顿训:“你这人怎么回事、你是谁啊,这么晚还约她出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辛辛苦苦把苏晨背到这,却没来由受到一顿窝囊气,心里正忿忿不平,苏晨笑着说:“红袖姐,你还是这副火爆脾气,也不问清楚了,我刚才觉得待在屋里太闷,想出去散散心,不想学校的路灯坏了,我对环境不熟悉,走着走着就扭了脚,是他背我回来的。”

        苏晨说完又附在我耳边小声说:“看吧,红袖姐对我最关心,你以后敢欺负我,她可第一个不答应。”

        她在我耳边吹气如兰,我耳朵里痒痒的,鼻中幽香阵阵,不禁心中一荡,暗想:以后……以后我还有机会欺负她吗?

        李红袖“哼”了一声道:“这么晚了,你还出去散心?怎么不叫上我?”她见苏晨与我神态亲昵,更是怀疑,叫道:“喂,小子,你到底是谁?”

        她问得极不礼貌,我心中来气,哼道:“我不叫喂,也不叫小子。”

        李红袖说:“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不叫你小子叫什么?”

        我没好气地说:“你不知道不会问吗?没长嘴吗?”

        李红袖为之气结,用手指着我说:“你……你……”气得说不出话来。

        苏晨笑着打圆场,说:“你们怎么回事?从不认识,怎么一见面就吵?”

        李红袖指着我道:“小晨,我劝你以后少跟他来往才好,这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我肺差点气炸了,不过为了在苏晨面前展现我的风度,我深呼吸气沉丹田,微笑着问:“李小姐怎么猜得那么准,知道我不是好人,恐怕李小姐也不是什么好人吧。”

        李红袖怒气冲冲:“我是不是好人关你什么事?”

        我回敬:“那我是不是好人关你什么事?”

        李红袖怒道:“虽然不关我的事,但你接近小晨就是不可以。”

        苏晨见我俩又要吵起来,赶紧说:“红袖姐,他叫夏雨,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虽然……”说到这里她看了我一眼,“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好人,但我知道他绝不是坏人。”

        李红袖不服气地说:“哼,他这种人,最喜欢花言巧语的骗人,小晨,你千万莫被他骗了才好。”

        我岂是好欺负的,心平气和:“呵呵,这么说来,李小姐曾经被我这样的人用花言巧语骗过了,哎呀,那可不好啊,李小姐有没有被骗了什么啊?钱财到是小事,李小姐这么年轻漂亮,可别……”

        李红袖一张脸涨得通红,怒道:“你……下流!”

        苏晨也在我背上狠狠揪了我一把,我顿时清醒,暗自责怪:夏雨啊夏雨,你怎么能在大明星面前如此轻佻?

        李红袖看都不看我一眼,对苏晨道:“小晨,你的脚怎么啦?严不严重?你……你怎么还赖在他背上不下来?”

        苏晨的脸一红,拍拍我的肩膀,娇嗔道:“快放我下来!”我走到沙发边,将她轻轻放在沙发上。李红袖赶紧过来察看,苏晨除去了袜子,露出一只纤美的秀足来。那盈盈一握的小脚,肤若羊脂,我的心狠狠跳了一下,赶紧别过头去。

        苏晨的脚背微有些肿,青了一大块。李红袖心痛地“啊”了一声,转头对我怒道:“你看你,都是被你害的!”

        苏晨小声说:“红袖姐,你别老是说他,真不关他的事。”

        李红袖这才作罢,低头去看她的伤势,皱眉道:“小晨,看来你的脚扭得挺严重的,我得带你复查看医生。”

        苏晨说:“看医生?不去行不行?我最握去看医生了。”

        李红袖坚决地说:“不行,一定要看,都肿迈样了,晚了就麻烦了,可能……可能……”

        苏晨急道:“可能会怎样?”

        “可能以后都不能走路了。”

        我心里暗笑这两个女人没见识,我叔叔是个老中医,对推拿接骨一道最为拿手。我耳薰目染之下,也略懂一二。我一见苏晨的脚,只是很平常的骨头错位,接一下就行了。什么“可有以后都不能走路了’云云,不过是外行人不懂罢了。

        苏晨倒急得快哭了:“那……怎么办?我……又不能动,这么晚了还怎么去医院!”

        李红袖沉着地说:“我背你下楼,开车去。”她看我一眼,心情顿时更烦躁起来:“你怎么还不走?待在这干吗?”

        我头痛欲裂,又口干舌燥,本来想弄口水喝再走。见她态度如此恶劣,喝水的心情也没有了。我心想:稀罕吗?我也不想来的,走就走!

        我走开几步,苏晨却叫道:“夏雨,我……我不许你走!”

        李红袖气道:“小晨,你怎么还……”

        苏晨说:“我要去医院,不让他背着怎么行?”我倒,敢情我在她眼里就是个交通工具。

        李红袖不以为然地说:“为什么非要他背,我也可以背你,真正不行,可以打电话叫保镖过来。”

        我冷眼看着这两个女人,心里冷笑,暗想你们把我看成什么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对不起了,脚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哪就去哪,谁也指使不了。

        见我又拔开脚步,苏晨急道:“夏雨,你别走!你……你……你就忍心扔下我不管吗?”

        我叹了口气转过身,哎,心软是我的毛病。

        我走到苏晨旁边,说:“其实你的脚只是普通的扭伤,没那么严重,不用去医院的。我也可以帮你一下。”

        苏晨喜道:“真的吗?那太好了,那我的脚不会有事吗?”

        我轻松的笑:“当然不会有事。”李红袖在一旁哼了一声,满脸地不相信,冷言冷语:“你行少地啊?凭你那样的,也懂这个?”

        我懒得和她吵,笑道:“当然,我也不是太懂,但比起那些不懂装懂妖言惑众的人来说,是要懂一些的。”

        李红袖气急,跺脚道:“你说谁妖……”

        我微微一笑,不再理她,蹲下身子去察看苏晨的脚。我实在想不到一个女人的脚竟能美成这样的。如果不是因为青肿的关系,这只脚的曲线真是美得无法形容。我一握她的脚,只觉触手腻滑,手感极不错。我心头又“砰砰砰”狂跳起来。

        李红袖被我抢白了一句,气得不行。她身为大明星的经纪人,又年轻美貌,想来平时也不泛人关注,所以养成那一副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性格。今天我毫不客气地与她针锋相对,这是她前所未遇的。一时之间,只顾在一旁喃喃自语,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忽然,耳畔传来苏晨温柔的声音:“夏雨,你觉得我的脚好看吗?”

        我料不到她说得这么直接,心中一慌,手上力道准头全错了,苏晨“啊”的一声惨叫,额头冷汗岑岑。

        好险啊!我不禁也摸了一把汗。

        李红袖走到我身后,朝我屁股狠狠踢了一脚,怒道:“你到底会不会弄,小心点,你要弄痛了小晨我饶不了你!”

        我心中有鬼,自知理亏,找不出理由来反驳她。只好收心敛神,全力去对付苏晨的脚。这种小问题对我来说太简单了,我摸准了方位,手微一用力,“咔嚓”一声,骨头是结上了,不过苏晨又疼得“啊”了一声。

        我见李红袖又抬起了腿,赶紧说:“别踢我,已经接上了!”

        李红袖半信半疑地去看苏晨,只见苏晨初时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渐渐面色恢复了红润,她活动活动脚,开心地叫道:“好了,脚能动了,一点不疼了,夏雨,真有你的。”

        我还没来得及得意,李红袖就不屑道:“哼,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李红袖说完又向我抛了个白眼,我见苏晨的脚背还兀自红肿,对李红袖道:“有没有跌打酒一类的药水?”

        李红袖知我心意,这次倒没有反驳我的话。她走进卧室,一会儿出来,手中已多了瓶红花油。她将瓶子递给我,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不行,不能让你给她擦,看你色眯眯的样子,肯定要趁机占小晨的便宜。”

        苏晨哭笑不得,说:“红袖姐,你说什么呢?你把药水给我,我自己擦,今天多亏了夏雨,你给他泡杯茶吧。”

        李红袖将瓶子递给苏晨,说:“他是谁啊?我为什么要给他泡茶?”她话虽如此,可还是给我泡了杯菊花茶。

        菊花茶的香味让我精神一振,喝了一口浓浓热热的茶,四肢百骸顿时舒畅起来。我累了一个晚上,这样一杯热茶缓解了我不少疲劳。李红袖找来了药棉,替苏晨擦着脚背。我捧着茶杯,此时才有闲暇打量起这位脾气不太好的李红袖来。

        她年纪应该不是很大,不过脸上却有着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老成与世故。或许是经纪人这个职务让她过早的成熟吧。她有一张明艳动人的脸,稍加修饰,一定不亚于任何一位美女大明星。美中不足的是,她的态度总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如果她能温柔一点,算是上是女人中的极品了。

        她穿着黑色的睡袍,一对胸傲然挺立,一头长发披在肩头,更添女人的风韵。尤其是那露出半截的小腿,浑圆雪白又富有弹性,我看着不禁心头一热,赶紧喝一口茶压住心火。

        李红袖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警觉起来,说:“小晨,咱们去卧室,外面有个大色狼,我总觉得不安全。”

        我被说得老脸一红,赶紧别过头去,直到她们搀扶着进了卧室,我才松了口气。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五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