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们进了卧室后,关上了门,我左右无事,开始无聊地打量客厅来,客厅不大,装饰也很简陋,不知道像苏晨这样的大明星住得习不习惯。我忽然想起刚才她无缘无故地问我她的脚好不好看。我一呆,暗想:她……她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回想她对我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愤恨,到似嗔还喜,再到现在的依赖,她的这种变化,都让我心动不已。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她对我……

        我不禁嘲笑自己:夏雨,别做梦了,她是个万人瞩目的大明星,怎么可能会看上你。再说,你还欠林非烟一大笔情债没还,千万别再旁外生枝了。

        想起林非烟,我心头一乱,我抽出一支烟来,却找不着打火机。看着她们一时半会也出不来,我心想些地不宜久留。我走到卧室门边,想和她们打个招呼告辞。

        我刚靠近门边,只听里面隐隐传来两个人的争议声:

        “红袖姐,我都说了,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他,他是个老实人,不是什么骗子。”

        “哼,小晨我告诉你,现在这个年头谁还将‘骗子’二字写在脸上。越装老实的人,越不可靠。”

        “红袖姐,你太多心了,我觉得她真不像。”

        “不像并不代表不是,小晨,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一言一行都牵动着十万眼球,所以做什么事都要谨慎点,对任何人都要防着点。”

        “好啦,好啦,红袖姐,你别说了,我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嗯,那就好,咦,你的脚好像消肿了些,看不出那小子还真有一手。”

        我听了心里却一阵悲凉,我辛辛苦苦地为她们服务,原来她们一直在怀疑我。

        我心中冷笑,暗想:大明星有什么了不起,大明星就可以胡乱猜忌吗?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没向她们招呼,我就悄悄走出去。

        外面的天色渐渐亮了,有点凉意。我刚下楼就听楼上苏晨的喊声:“夏雨,夏雨,你去哪了?”

        我没有应答,冷冷地想:你都怀疑我了,我……我待在那还有什么意思?

        我走了几步,打了个喷嚏,感觉头又发起烧来。喉咙火辣火辣的,屁股以上的部位酸痛无比。想想今天一夜的辛苦,却遭到别人无端的猜忌,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委屈。

        是啊,她是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高高在上。我一个穷学生,和她走得太近了,自然要被人怀疑我的用心。她既然怀疑我,和她解释多少也没意思。我暗暗下个决定:从今以后,再也不见她了。

        回到宿舍,我找到打火机,取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吞云吐雾中,我努力让大脑抹掉这一天的记忆,有些人有些事,还是忘掉的比较好。

        我抽第二支烟时,想起了林非烟,想起她我脸上就荡起幸福的笑。她一个富家千金小姐,对我可是情根深种。我暗对自己说:夏雨啊夏雨,林非烟对你如此,你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在苏晨那受了委屈后,我与林非烟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

        其实让人与人之间产生距离的,并不是金钱与地位,而是人的心。心与心的距离有多远,人与人的距离就有多远。

        我抽第三支烟时,窗外已大亮,而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我衣服也没脱,就倒在了床上。

        这一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让我身体、思想都特别的累。

        我醒来时,太阳已晒到了屁股,我又缺了一天的课。我开始自责起来,人生苦短,我却一直在虚度光阴。

        忽然对前途感到一阵涉茫,我牙也不刷脸也不洗,就点上了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

        门被打开了,大虾与黄妙相继进来,一见我起床就抽烟,大虾就大惊小怪起来:“夏雨,你他妈开始坠落了,昨天深夜才归,今天起床就抽烟,说说看,你这是怎么了、这可不像平常的你啊。”

        我苦笑一声,随便说几句搪塞了过去。

        大虾与黄妙又开始讨论苏晨来,说苏晨不是来学校体验生活的吗、怎么每天都只缩在招待所里,由保镖看守着大门,连面也不露一个。

        我冷笑一声,心想人家可是大明星,却哪都要出场费,怎么能随随便便地露面

        我没有告诉他们昨晚我的经历,说出来,他们一定不信,况且那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大虾的话让我上了心,现在媒体都在议论大明星苏晨为了演好一部戏,不惜放弃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去学校体验生活,闹得沸沸扬扬,而苏晨却根本没露面。这……难道是在炒作?

        哎,炒作就炒作吧,关我什么事、娱乐圈本来就是尔虞我诈有无尽是非之地,本就不该是我这种普通老百姓所关心的。

        看着正口沫横飞的大虾,我吐了口烟圈,忽然问道:“大虾,今天林非烟有没有来上课?”

        大虾一愣,说:“林非烟?好像没有吧,怎么,又想她了吗?去找她吧。”

        我也是一愣,暗想:以林非烟的个性,她今天一定会来学校找我,就算有事给耽搁了,怎么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她出了什么事?

        我有些焦急,豁然发觉,不知不觉中,林非烟在我心目中已战友了很重要的一个位置。

        我正胡乱猜测着,大虾的手机响了。大虾摁了接听键,将手机递给我,笑道:“说曹操曹操到,林非烟打来的。”

        我赶紧接过手机,迫不急待地说:“非烟,你今天去哪了?怎么连个电话音讯都没有?”

        电话那头愣了好几秒,林非烟才说话,好像很激动:“夏……夏雨,没我的消息你很急吗?你现在很在乎我吗?”

        我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失态,不好意思地一笑,说:“嗨,我没你的消息,的确有些急,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

        林非烟又沉默了一会,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边哭边道:“夏雨,你……你这么在乎我,我……我便是为你死了也心甘情愿。呜呜……”

        她哭得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忙道:“你别哭,好好说话,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这么一说,她哭得更大声了,我隐隐地觉得,她果然出了什么事。

        林非烟哭了会,才平静下来,说:“你现在出来,我想见你。”

        我说:“好,我马上出来,你在哪等我。”

        林非烟想了会说:“我在临河公园等你。”

        我说:“那好,我马上来,你等我,千万别走开。”我挂了电话,将手机还给大虾。出了学校的门,好不容易等着一辆的士。我上了车,司机看了我一眼,问我去哪?我说:“去临河公园。”

        我皮夹的钱也只仅仅够几次打的我费用,用完了,这个月的生活费又没着落了。不过林非烟在电话里哭得很委屈,为了她,我豁出去了。

        我在临河公园下了车,远远的,我看见一排柳树下站着个俏生生的人影.风吹得她头发四散飘扬.她不是林非烟是谁?我刚向她走了几步,林非烟已大步赶过来,什么话也不说,就一头扎进我的怀里。

        我注意到,她脸上依然挂着泪痕,显然挂了电话后,她还哭过。

        我用手抚着她的秀发,柔声问道:“你怎么了?受什么委屈了?”

        林非烟在我怀里抽泣着,说:“我和家人吵架了。”

        我微微笑了一声,心想她现在越来越喜欢对我撒娇了,不过和家人吵架而已,弄得好像天塌下来似的。

        见我有些不以为然,林非烟发怒道:“我真和家人吵架了!”

        我这才注意到她脚旁放了个大行李包,我愣道:“你带着个包干吗?想出去散散心吗?”

        “我……我和家人吵得很厉害,我……我不准备回去了。”

        我此时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问道:“你怎么和家人闹成这样子?你真不准备回去了吗?有那么严重吗?”

        林非烟哼道:“当然很严重,否则我又怎么会带着行李出来?”

        我问:“到底怎么回事?”

        林非烟看了我一眼,突然羞红了脸,轻声道:“还……还不是为了你。”

        我奇道:“为了我?这……这是怎么回事?”

        林非烟见我不开窍,大声道:“夏雨,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你还不明白吗?我喜欢你,想和你交往,可我爸爸不同意。于是我们就吵了起来,最后我们谁都不肯让步,我只好离家出走了。”

        我点点头道:“为了我,你肯和你家人断绝关系?”

        林非烟想了会,“嗯”了一声道:“无论怎么样,我也是要和你在一起的。”

        我心头一热,感动的热泪盈眶,我情不自禁地抱紧她的身体,结结巴巴地说:“非……非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林非烟说:“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见不到你就不开心,只想一生一世都不离开你才好,我……我……就像你原来对晓菲一样,我知道你其实还是喜欢晓匪的。”

        我初时听她的真情告白,只觉无尽的受用,她陡然提起了晓匪,不禁让我皱了皱眉,我道:“你提她干什么?以后别在我面前提到她。”

        林非烟忽然一把把我推开,恶狠狠地道:“夏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始终忘不了晓菲,你别想狡辩,如果你真忘了她,又为什么怕我在你面前提到她……夏雨我告诉你,我为了你肯抛弃一切,你日后若背着我敢和晓菲来往的话,看我不……”

        我赶紧住她的嘴:“别说了,我早把她忘了。”

        林非烟“哼”了一声,别过头去,显然她是不相信的。

        我看着眼前这个醋意十足的女人,心头涌上一股温馨的感觉。她为了我,不惜与家人断裂,她对我这份情意,我该拿什么报答?

        但她对我如此,我怎么能忍心让她受如此的委屈,我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不行,你决不能就这么离家出走,咱们去找你爸爸讨个说法。”

        林非烟哭笑不得地看着我:“讨说法,讨什么说法?”

        我义正严词地道:“告诉他现在提倡恋爱自由,他无权干涉你自由恋爱!”

        林非烟苦笑道:“呆子,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爸爸,你觉得在他面前说理能说得通吗?”

        我一呆,想起那天和林震天的一番交道,他的确是个既有钱又固执的老头。我这么冒冒失失的前去,不是自讨其辱吗?看来此事得从长计议。

        我无奈地看着她,说:“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你不回家,难道去学校的宿舍睡?”

        林非烟撇撇嘴:“我才不睡宿舍呢,我不习惯许多人睡一个房间,我……我想先租个房子。”

        我说:“租房子?到哪去租?再说房租现在又……”我本来想说房租很贵,可一想她是个千金大小姐,经济应该不成问题。

        林非烟嫣然一笑,说:“这个就不用你操心啦,走,我今天让你来就是想让你帮我看看房子。”

        没等我说话,她又变得愁眉苦脸,说:“我的问题好解决,我可以租房子不回家,我倒是有点担心你。”

        我莫名其妙:“担心我?担心我什么?”我看着她,忽然似乎明白过来,“你是担心我对你……你放心,我夏雨岂是那种人,你虽然一个人睡一间房,但我绝不会趁火打劫对你有不轨行为的。”

        林非烟脸一红,啐道:“谁和你说这个了,我是说我离家出走,摆明是想和你在一起,我怕我爸爸因此而报复你。”

        我摇摇头笑道:“不会吧,怎么说现在也是个法制社会,你爸爸再横也不敢与法律对着干吧。”

        林非烟有些担心道:“你不知道我爸爸的为人,对了,他在国外还有个私生女,你也见过的,她人很漂亮,也很能干,不过很阴险,我怕我爸爸会派她来对付你。”

        我想起那个叫林雪儿的少女来,原来是林震天的私生女,看来这林震天够风流的,难怪他夫妻老是不和。不过看那林雪儿,倒也一派天真浪漫不像是阴险狡诈之人。想起那天与她发生过小小矛盾,她临走又咬牙切齿地对我主过的那一番话,我心想:就算林震天不派她来对付我,她自己也不会放过我吧。

        林非烟见我半天不出声,以为我害怕,安慰我说:“你也用不着担心,日后小心一点就是,若他们真敢对你怎么样,哼,我……我和他们没完。”

        出了临河公园,我被林非烟强行拉上了出租车,林非烟系好安全带,忽然想起什么,凶巴巴地说:“夏雨,我为了你肯放弃一切,你日后若敢负我,敢和其他女生勾勾搭搭,我一定阉了你!”

        她语气如此恶毒,我听得一呆,一屁股坐在后坐上。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艳遇第二十六章"><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