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卷 第六十六章:春药风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六十六章:春药风波

        林非烟的房间显然经过精心布置过,装饰着各种彩灯,桌上摆了一个大生日蛋糕,还有几小碟点心,桌上还有两个高脚玻璃杯,盛了红酒。林非烟让我在桌旁坐下,去了卫生间,回来时,嘴唇的口红已经被她洗掉了。

        “怎么样,现在好多了吧,我涂口红你会不习惯吧。”林非烟笑道。

        我不置可否,道:“非烟,今天你生日,我却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之前我也想过要给她买件礼物,但太贵的我买不起,太便宜的又拿不出手。

        “没事,只要你肯来陪我,就算是你给我最好的礼物了。”林非烟将一杯红酒递给我,道:“来吧,喝一杯,祝我生日快乐。”

        林非烟也真有品味,竟然买来了一台旧式点唱机,一种七八十年代旧上海流行的音乐徜徉开来,安静的小屋,舒缓的音乐,让我觉得很温馨,忘了一切。

        也许是酒精的原因吧,我觉得浑身躁热,将外衣脱下来。去看林非烟时,她也醉红着一张脸,发出诱人的光彩。

        我将蛋糕打开,插上生日蜡烛,让林非烟许愿。林非烟闭上眼睛,默默地许愿,好一会,才睁开眼睛,盯着我道:“我希望我的愿望能实现。”我知道她的愿望一定和我有关,我感动的笑笑,道:“吹蜡烛吧。”

        林非烟俯下身时,由于她穿的是低胸衣,两只洁白丰满的乳房尽收入我耳底,还有深深的乳沟。我只看了两眼,便面红耳赤起来,忽然暗怪自己下溅,不过很奇怪,我以前也不算这么好色的人啊,今天怎么总有股冲动,老爱盯林非烟敏感的部位看呢。

        林非烟吹完蜡烛,看着我笑得很暧昧,道:“夏雨,你看什么呢?”

        虽然我和她已进一步确定关系,但我还是有点羞涩,道:“没……没看什么。”

        “那切蛋糕吧。”林非烟将蛋糕切成几小块,但这时大家都没有吃蛋糕的兴致。林非烟将小叉着叉着蛋糕把玩,嘴里哼着小调。我想起林非烟说今晚要有某种特别的举动,下身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酒喝了,愿望也许了,蛋糕也切了,基本上的事都做完了,剩下的就是做我们该做的事了吧。我心里竟隐隐期待起来。

        以前林非烟都很主动的,但今天她很奇怪,她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到沙发边坐下,打开电视,有点冷落我的样子。

        她盯着电视看一会,又看了我一会,有时候还笑,边笑边道:“哈哈,这个节目好有意思,夏雨,你也坐下来看嘛。”

        她已将套上外面的薄纱除去了,只剩下那套性感紧身的绿色短套裙,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她有时伸伸腰,摆动摆动腿,那雪白性感的大腿做着无比诱人的姿式。我看得都差点鼻血狂喷,暗想:现在想看电视才怪呢。不过我还是在她身边坐下。

        接下来林非烟更离谱,紧紧靠在我身上,我闻着阵阵入鼻的女儿香,感觉到她紧绷的肌肤,一阵心猿意马,可我伸出手想抱她时,却被她轻轻推开了。

        搞什么啊?以前她那么主动,今天到底是吃错什么药啦?我道:“非烟,我……我们……”

        林非烟娇笑道:“我们什么啊?看电视吧,啊?”她又做了个极诱人的动作,将裙子掀了掀,我竟然不小心看到她里面的黑色的小内裤。我下面早已经一柱擎天了。

        “非烟,咱们……咱们好像还有事没做吧。”

        “哦?什么事?”林非烟看着我似笑非笑,故意装傻。

        “就是,作爱!”说完我自己也吃了一惊,打死我我也不相信这种淫荡的话会从我嘴里说出来。

        没想到林非烟一点没生气,反而扑哧一笑,道:“哈哈,原来那药真管用!”

        我糊涂了,问道:“药?什么药?”

        “就是那种药啊,夏雨,你没发觉你今天很不对劲吗?跟平常不太一样,很猴急的样子。”

        我省悟过来,惊道:“你在我酒里下了药!”

        林非烟掩嘴笑道:“对啊,你现在回味过来就太晚了。”

        我怒不可遏,道:“林非烟,你下的什么药,你为什么要害我?”打死我也不信她会下药害我,但事实摆在眼前。

        林非烟却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夏雨,在你眼里我有那么毒吗?我毒害你,你现在有不舒适的感觉吗?”

        我除了浑身臊热外,倒也没什么其他的感觉。难道我错怪她了,我道:“那你下的是什么药?是安眠药吗?”

        林非烟脸腾的一下红了,低下头道:“是……是那种药啦。”

        “什么药?”

        “就是……那种催情……”林非烟已声若细蚊了。

        我明白过来,原来她下的是春药。

        一想到是春药,我感觉浑身更热了,有一种想发泄的冲动。

        “非烟,你怎么对我下这种药,你药在哪买的?”了解药性后,我不那么生气了,不过想到林非烟这样的一个黄花闺女竟买这种药,我总觉得不舒服。

        “是……是我爸给的,上次我对我爸说了那时你临阵脱逃的事,我爸就教我这个法子,我……我本来不想试的,这样多羞人,可……”

        我暗暗好笑,心想林震天不愧为黑道出身,竟然教女儿做这种事。他可算是一代怪才了。我知道,他了解我的性格,他是想我和林非烟发生关系后,就会对她不离不弃了。他是好意,不过用这种古怪的法子,还是让我觉得弗夷所思。

        见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林非烟更羞了,忽然抬起头来,有点理直气壮的道:“其实也不全是我爸让我做的,我自己也想让你试一试,哼,谁让你上次那么狠心跑了,这次你无论如何也跑不了的。”

        这时候回想起她刚才故意冷落我的样子,就很好解释了,我哭笑不得:“你知道我吃了春药后,一定情难自以,所以故意拒绝我?你是想报上次的仇?”

        林非烟也不否认,道:“对,哼,上次我都脱光光了,你还跑,人家是女孩子啊,你都不知道我当时都羞死了,今天我也让你尝尝滋味。”

        我觉得她的想法古怪之及,竟拿这种事来报复的。我道:“可是你怎么报复,到头来不还都发在你身上。”说完我才觉得嗓子变了,变得很粗,喘息声也重了,额头有些发沉,体内热血沸腾。

        林非烟格格娇笑道:“看来药效已发挥八成了,你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不过别担心,我爸说这种药只是能催人的情欲,不会死人的。”

        看着伊人俏立当前,我哪还忍得住,一把就想抓住她。谁知林非烟早知我有些动作,轻轻一闪就避开了。

        我暗暗叹口气,现在我是极度需要发泄,看来她是准备和我磨上了。她的这种报复,的确够我折磨的。

        但毕竟她是女的我是男的,而且小屋的空间又小,不一会,我就抓住她了。她啊啊的尖叫,这种叫声让我听得更是欲火焚身。我狠狠的将她扔在沙发上,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胸部,另一只向她下身伸去。

        我是初遇男女之事,再加上春药作用,哪还懂得怜香惜玉,只恨不得扒光她行事才好,林非烟见到我发红的眼睛,以及粗鲁的动作,有些害怕了,大叫道:“夏雨,停,快停,你温柔一点……啊……”

        春药能使人产生情欲,也能迷糊人神智,此时我哪理会她的求饶,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只想着怎么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才好。

        可林非烟看起来穿得很少,但我要脱她的衣服也不那么容易,我累得气喘吁吁,连她的文胸都没解下来。林非烟初时还反抗着,挣扎着,后来觉得是徒劳的,便任由我摆弄,甚至还呻吟着。

        忽然,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一个人叫道:“哈,好哇,在干这种勾当啊,把他的手给我砍了!”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我一跳,也随即惊醒过来。回身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个一脸愤怒的年青人,不是马龙是谁?

        林非烟坐起身,整整散乱的头发,忽然尖叫道:“夏雨,快跑!”

        只见马龙身后转出几个凶巴巴的人来,每人手上都拿着把砍刀,瞬间,我明白过来,之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就是在此了。马千三怎么可能轻易就罢休的,他让打手们出去,其实是埋伏着酒店附近留意我和林非烟的行踪。这些打手们一定是一路跟踪我们来了这里,然后再回去通风报信。

        几名打手向我冲了来,当前一个举刀就向我砍来,我忙举起一旁的一张椅子一挡,那人力气好大,只听哐当一声,椅子掉在地上,幸好经椅子这么一挡,刀砍偏了。

        身后的林非烟一张脸已吓得雪白,这时那名打手一脚踢中我,然后将我双手反握着,推到马龙跟前道:“少爷,这小子怎么处置?”

        “怎么处置,不是说了吗?砍掉他的手!”

        林非烟大叫道:“马龙,你想干什么!”

        “哈哈,干什么?你没听明白吗?我是想砍掉你如意朗君的手啊!哈哈!”

        “你敢!”

        “哈哈,我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我不砍他也行,除非……”

        “除非怎样?”明知道他会提出无理的要求,林非烟还是问了句。

        她怪自己刚才被我弄得有点意乱情迷了,没有及时出手,否则以她的身手,这几个人她还应付得了,但现在我在马龙手里,她投鼠忌器,不敢乱来的。

        “你刚才不是和那小子想做那事吗?除非你脱光衣服,让我爽一爽,哈,我代那小子完成没完成的事,哈哈……”

        旁边的几个打手也一脸的淫笑起来。

        林非烟肺都气炸了:“呸,你这个无耻下流的败类!”

        “好,我是下流无耻,我就卑鄙给你看看!”马龙双眼一瞪,道:“大傻,动手,砍他的手!”

        一名高高大大的打手走到我跟前,提起手中的刀。开玩笑,没手我怎么活啊?危急时刻,我也不知哪来的大力气,反脚向制住我的人踢去,踢中那人的档部,那人立刻捂住下身,惨呼连连。

        “打得好!”林非烟见我脱离了缚制,拳打脚踢,将几名打手打倒在地。护在了我身前,道:“咱们冲出去!”

        要一个女人来保护我,我觉得很没面子,不过我逞英雄的后果是,差点被一刀砍中脖子,手臂上被削去了一块皮,火辣辣的疼。

        “呆子,我是你的女人,保护你你丢什么面子!”林非烟看出我的心思,斥道。我无奈,只好待在她身后。

        林非烟的身手果然不是盖的,三拳两脚就打翻一人,气得马龙哇哇大叫:“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可他也没什么本事,林非烟恨他太卑鄙,一记勾拳狠狠砸他脸上,他痛苦的捂住脸,嘴角冒出血来,可能门牙没有了。

        本来林非烟想从大门处冲出去,可大门外黑压压站着一帮人,争先恐后的往里挤,林非烟无奈道:“夏雨,你敢不敢跳窗!”

        林非烟带我往窗户处冲,大门处的人太多了,看来只有跳窗保命了。

        林非烟住在三楼,看着下面黑洞洞的,我一阵眼晕。

        林非烟捡起一把刀,格开砍向这边的刀问道:“夏雨,你怎么还不快跳!”

        “这……这太高了,我不敢跳。”

        “不敢跳也得跳,不跳你就死定了!”林非烟气急败坏的道,她双手将我抱起,我站在窗台上,她道:“小心了!”将我轻轻一推,我便从高空中直坠而下。

        落地后,我觉得脚板一阵剧烈的痛,脚都麻了,站都站不稳。

        好不容易疼痛缓过来,我抬头看去,林非烟却没有跳下来。

        我大喊道:“非烟,你快跳啊。”

        可我除了听到一片打斗声和林非烟的怒斥声,没听到林非烟的回答。

        看来林非烟被缠住了,分不开身来跳窗逃命。

        就算我不能打,但林非烟是我的女人,哪有见到自己的女人被欺负却不管的。我拾起地上的一个木棒,想向楼上冲去。这时,四周处喊声四起,四面八方都亮起了灯光,几十个人提着刀向我冲过来。

        是马龙埋伏在外的一伙人。我担心林非烟的安全,只想着要上去救她脱困,便像发了疯似的向他们冲去。正所谓能打的怕不要命的,我疯了般的将棍子一阵乱舞,对方人虽多,却一时也拿我没办法。再说他们只想砍伤我,可不想背负杀人的罪名。一时间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不过这样久斗下去,就算不被他们砍中,累也会被累死的。对方也变精明了,只是虚张声势的向我进攻,过一会,我坚持不住了,连棍子都快握不住了。这时,忽然远处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车子开了过来,“吱”的一声停下,车上那人道:“夏雨,快上车!”

        那人戴着安全帽,遮住了脸部,身材修长,听声音是个女的。有几人向她冲过去,被她修长的腿踢得滚到一边。看来她身手不错。

        我一愣神,那人又将车子向我开近了一点,急道:“夏雨,还不快上车!”

        这时我听出来了,是林雪儿。我用尽全身力气向摩托车上爬去,还没坐稳,车子便猛地启动了。

        我吓得赶快伸出双手抱紧她的腰,我感觉林雪儿的身子一震,然后回头道:“坐稳了!”

        车子以最快速度向前驰去,后面的人大喊大叫着,不过我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摩托车开出小区,林雪儿忽然感觉我抱住她腰的双手一紧,问道:“夏雨,你……干什么?”心想,他不像是喜欢吃女人豆腐的人啊?

        “没……没什么!”我羞愧不已,刚刚的变故让我受惊了,将体内春药的药性给吓住了,现在安全了,春药的药性又开始发作起来,我闻着林雪儿的体香,又抱着她的身体,又燃上了一股欲念。

        (哈,近二十万字了,总该有点激情戏了,夏雨吃了春药后,会和谁发生关系,大家可以在群里讨论一下哦。)

<hr />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六十六章:春药风波"><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