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七十三章:一夫多妻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酒保再次一刀向我刺过来,这次我无论如何也躲不了的,我认命了,将眼睛一闭,心想死就死了吧,有两个美女相陪,黄泉路上也不寂寞,活在世上有太多烦心事,冥间可能好一点,说不定冥间还有一夫多妻制,那我对两女也好有个交待了。

        “夏雨,快跑!”我闭着眼睛等了良久,那种刀刺入心口的疼痛始终没有到来,睁开眼一看,只见苏晨正死死抱住酒保的腿,酒保一动也动不了。

        “臭婊子,快放手!”酒保口出污言,恶狠狠的道。

        “夏雨,还愣着干什么,快带着林非烟走啊!”苏晨大力叫着,她下身疼痛不能动,可手上的力气还是挺大的,酒保一时也挣脱不了。酒保狞笑道:“嘿,小娘皮挺伟大啊,妈的,再不放手我废了你!”

        我脑中飞快的盘算着,与其这么等死,不如趁苏晨拖住了酒保而拼一拼,找到救兵后就好办了。想到这里,我赶紧扶住林非烟道:“非烟,咱们快走,去找人来。”

        “啪!”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不解的看着她:“非烟,干吗打我?”

        林非烟不敢置信的看着我:“夏雨,想不到你真是这么没良心,苏晨舍身救我们,你难道忍心抛下她不理吗?算我看错了你,要走你走吧,我和苏晨同生共死。”

        真是患难见真情啊,我心里真是感动,我一点也没有怪林非烟打我一巴掌,反而为了她们能彼此惺惺相惜而窃喜起来,估计经过这一役之后我们如果能活着的话,她们也会成为好朋友吧。

        “好,既然老婆大人发话,我今天拼了命也要救人!”一刹时我感觉心情开朗起来,什么生啊死啊全抛到脑后去了,我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救人,救这个爱我的女人。

        “啊!”苏晨一声惨叫,原来酒保久甩不掉她的手,对准苏晨的大腿刺了一刀,殷红的血顺着苏晨白皙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苏晨顿时昏死过去。

        “恶人,我今天要你的命!”我目滋俱裂,瞪着发红的眼睛向他扑过去。同时,有个人影早我先一步扑过去,和酒保纠缠在一起。

        “林非烟,小心啊!”我叫道。酒保刺伤苏晨后,像比刺了林非烟一刀更令她生气,那打法形同拼命一样。

        林非烟已不顾及淑女的形象和酒保紧紧缠打在一起,和苏晨一样,她手上的力气并没比以前的弱,和酒保斗了个旗鼓相当,酒保手中的短刀在缠打中掉在了地上,两人成了肉博战,而我也参入不进去。

        苏晨不知是死是活,我走到她身边,只见她脸如金纸,大腿上的血流不止,估计是失血过多造成的。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时,正在打斗的林非烟叫道:“夏雨,你干什么呢?还不快过来帮忙?”

        我顿时惊醒,走到他俩跟前,趁了一个空当,抬脚向酒保的后背踢去,酒保吃痛,身子向后一仰,林非烟趁机用手锁住了他的咽喉。咽喉是人生的要害之处,制住了这里,酒保算是被制服了。

        我恨酒保下手太狠,照准他的背又狠狠踢了一脚。

        林非烟道:“你这样是没用的,用刀,把刀捡起来刺他几刀,不过别刺要害部分,让他丧失战斗能力就行了。”和酒保斗了这么久,她累得气喘吁吁,估计也快支撑不住了。

        “好。”我蹲下身想捡起那把短刀,谁知这时有人的手比我快了一步。

        那酒保虽然一直被林非烟用手恰住咽喉摁在地上,但他手长,林非烟那么一说倒提醒了他,他的手在地上一阵乱摸,比我早先一步摸到了短刀。

        他摸到短刀后,阴沉沉的一笑,顺手就往林非烟的头心插下。

        “啊!”

        “啊!”

        前一声惊叫是我发出的,事出猝然,林非烟显然没有预料,这一刀插下她哪还有命在?我眼前一黑,就欲晕倒。

        后一声惨叫是酒保发出的,只见他刀还没来得及插下还握在手中,人就直挺挺躺下了,胸膛多了把精致的短刀。

        来救兵了?我念头一转,转头一看,一个高大的身影面色凝重的走过来,是金伯。我心中狂喜,忍不住高声叫道:“金伯,是你吗?你这一手太帅了,小李飞刀啊!”

        对于我的崇拜,金伯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大步走到苏晨身边,沉着脸道:“失血过多,快叫救护车!”

        说完他挥挥手,有两名保镖打扮的特种兵走过来,金伯吩咐他们道:“别让中刀的那位死了,那人还有用。”

        我大惑不解:“那人胸口中了你的飞刀,还能救活吗?”

        金伯淡淡道:“偏离心脏两寸,还死不了。”

        我暗暗咋舌,这金伯也太厉害了吧,隔那么远飞刀伤敌已够神奇了,现在意能精准的算出中刀位置,那不神了。

        两分钟后,救护车来了,还好苏晨只是失血过多,医生临时给她止了血,再送往医院抢救。

        随着救护车一起去医院的途中,金伯面无表情的听我说完事情经过,沉思着,没有说什么。

        “金伯,你那一手飞刀绝活太厉害了,呵呵。”

        “怎么了,小子,想学?”金伯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

        “那当然了,我一个男人,老让女人保护着,如果我也像你那么厉害的话,今天苏晨就不会受伤了。”我知道金伯对苏晨非常关心,抬出苏晨的话,比拍他任何马屁都见效果。

        可惜金伯不中我的计,呵呵笑道:“小子,看不出你外表挺老实的,鬼机灵挺多呢,我这一手飞刀绝活是一位异人所授,他叮嘱我不可随便传人,得经过他老人家的同意。小子,你算盘打空了。”

        我顿时黯然,看金伯至少也有五十岁了吧,连他都称呼为老人家的人,那异人一定老得可以。那么老的人可能早都进棺材里了,我要学飞刀还得经过他同意,去哪找他去?

        我失望了不一会,金伯的一句话又让我有了希望:“小子,飞刀虽然不可传你,但有空时我可以教你几招拳法,不然一个男人老受别人的欺负,窝囊。”

        我大喜,我见过金伯的身手,以我所见的人来说,还没见哪个能高得过他呢。他若随便指点我两下,我自保足足有余了。

        到了医院后,医院首先给苏晨输血,接着急症室的医院出来说人没事了,安排了病房给苏晨睡下,叮嘱我们别去吵她,让她休息一会。我见她没事,放下心来。

        这过程中,林非烟始终一言不发的跟在我身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向她说话,大家都沉默着。

        我们在医院的廊道里站了好一会,我觉得肚子有点饿,出去买了几个烧饼吃,问林非烟吃不吃,林非烟推说不饿,眼神迷离,好像有浓重心事的样子。

        然后医生通知我苏晨醒了,可以去看看她。

        照理说,苏晨是因为我们而受了伤,我应该去看看她。可看到林非烟哀怨的眼神,我打消了念头。

        “我们走吧。”我道。

        “走?”林非烟看着我,“去哪?”

        “我们回家。”

        “回家?你不去看看她吗?”林非烟想在我眼神里看出什么东西来。

        “呵呵。”我干笑一声道,“现在她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也没看她的必要了。”

        林非烟看着窗外的景致好一会,才道:“夏雨,你老实告诉我,你喜欢她吗?”

        “我……”

        “夏雨,你看着我的眼睛。”

        我抬起头正视她,还没说话,林非烟道:“夏雨,你别回答了,从你的眼神中,我已得到答案了。”

        她说完又道:“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这次不用她提醒,我也将目光与她相对。

        “嗯。”林非烟点点头,“我知道你也没说谎,你是爱我的。”

        “但是我虽然也有点喜欢苏晨,但那天的事……”

        “你不用解释了,那天的事不怪你,都是上天的安排。”

        我心中暗笑,心想一向不信神不信佛的林非烟怎么也相信命运了。

        “夏雨,我不想你是一个没良心没有责任心的人。”林非烟道,“所以你无论如何也该去看看她,对她负责。”

        “我已经有了你,我怎么对她负责。”我为难起来。

        “你应该娶她,娶她为妻,我知道,她也非常爱你的,并不亚于我爱你。”

        我差点叫了出来:“那……那你怎么办?”

        林非烟嫣然一笑:“呵呵,当然,我也会要你负责的,我和她论年龄分大小。”

        我倒。

        等我清醒一些的时候,才知道林非烟一脸的正经,不像是开玩笑。我道:“这怎么行,别说世俗礼教不行,法律程序不允,对你们俩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林非烟却岔开话题道:“那我问你,你爱我吗?”

        “爱。”这问题我不知回答多少遍了,想都不用想。

        “那你爱她吗?”

        “呃,爱。”这个“爱”字说出口时,我还考虑了良久。

        林非烟白了我一眼道:“那我和她都是爱你的对吗?”

        “这个,应该是的吧。”

        “那不就成了,我们爱你,你也爱我们,我们都是真心相爱,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既然我们真心相爱,管那些世俗礼教干什么,法律程序也干涉不了我们,我们又不一定要领结婚证,结婚证只是一张纸而已,许多夫妻拥有它和没拥有一样。我们只要生活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其他的都是身外物。还有,至于公不公平嘛,这是因人而异的,反正我现在是不会介意了,就怕苏晨介不介意了。”

        我想了想道:“她应该也不会介意的吧。”

        “那就更好办了,我还怕不愿意呢,走,咱们马上去看她,我和她说清楚了。”

        在林非烟的硬拽之下,我们向苏晨的加护病房走去。

        哎,我实在想不到一个生日宴会会搞出这档子事出来,一个人拥有两个老婆,想想都够弗异所思的。

        病房里,苏晨已经醒了,以金伯为首的几名保镖都拥护在苏晨面前,生怕她再会受到另外的伤害了。

        经纪人李红袖正在插花,显然她已经知道了整个的事情经过,看到我进来,狠狠瞪我一眼。

        虽然有众多亲信陪在身边,可苏晨的脸上没有一丝开心,见到我进来后,才勉强有了点笑意。不过一笑之后,又归之黯然,可能是想我是顺便来和她道别的吧。

        “你好点了吗?”我问道。

        “嗯,好多了,没什么事了。”苏晨轻声道。

        “小晨,我想有些事我们该单独谈谈了。”林非烟向她眨眨眼。

        这个亲妮的称呼让苏晨有些错愕,她愣了一会才点头道:“嗯,好。”回头示意了一声,李红袖与众保镖们知趣的退出房间。

        金伯看出了点暧昧来,经过我身边时,对我耳语道:“小子,男人可以多情,但不可以绝情,好好对待我们家小姐。否则,嘿嘿,我不止不教你防身的功夫,我的飞刀还有可能插在你的胸口。”

        我明知道金伯这是在开玩笑,但还是忍不住打了寒噤,强笑道:“我会对她好的。”

        金伯这才满意的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七十三章:一夫多妻制"><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