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卷 第八十章:御女心经的副作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晨很快就换好了衣服,我的速度比较慢一点,穿裤子时,只见苏晨一脸痴迷的看着我。她的那种眼神我以前也经常见过,只不过这次感觉她眼神里又多了点别的什么东西。

        “干吗啊?这样看着我。”我系好裤带。

        “老公,你有没有感觉,你现在变得帅了点,变得有气质多了。有很迷人的那种风度。”苏晨貌似花痴地说。

        不会吧,难道这御女心经还有这么多附带功效?我匆匆拉好拉链,回到房间的镜子一看,的确,我的整个人看起来有了很大的变化。

        当然,脸部已经定了型的,除非我做了整容手术,否则也没什么多大的变化。变化的只是我的气质而已,现在我浑身上下都充益着某种气质。这种气质让我觉得很陌生。换句话说,换作以前的我,这种气质绝不会应该出现在我身上。这种气质,当然就是小说中经常写出的王者之气了。

        习练御女心经,原来不止可以提高人的能力,还可以提高气质,这是我绝对想不到的。

        镜子里的我,气质霸道,完全和以前那个文弱弱的夏雨脱离了干系,现在还有谁敢说我夏雨手无缚鸡之力呢?

        镜子里出现苏晨的影子,她将眼镜递给我。

        我接过眼镜,忽然惊讶地看着她,眼睛使劲眨了两眨又睁开,我结结巴巴地说:“老,老婆,奇怪,奇怪啊。”

        “奇怪什么?”苏晨不解地问,忽然想起什么:“你是说,你的眼睛,现在不戴眼镜也能看得清楚了?”

        我没有回答她,又眨了两眨再睁开一看,的确,我就算不戴眼镜,周围的事物也能看得很清楚,当然,这倒不是看得特别清楚。我以前近视是七百度,摘下眼镜后就像瞎子一样,一尺远近的东西都看得不太清楚。现在五六米距离的东西都能看得清楚了,我估计现在的近视程度只有两三百度左右了。

        习了御女心经后,竟然还能治疗近视。这太令我兴奋了,我更兴奋的是,御女心经还有什么副疗效呢?未知的总会勾起人的兴致的。

        “那,你现在还戴眼镜吗?”苏晨在一旁道。

        “怎么戴啊?我两三百度的近视戴五百度的眼镜,走路会摔跟头的,不戴也行的。”

        我话完,苏晨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跑回手提包旁,从包里翻出另一副眼镜来。递给我说:“戴上这个吧。”

        我心想苏晨考虑的真周到啊,又或者未卜先知,知道我的近视程度会下降,所以早早预备另外一副眼镜,可我一戴上后,愕然了,这是一副平视镜。

        “老婆,干吗要让我戴这副眼镜?”我有些不满嘀咕着。

        苏晨认真地看着我:“夏雨,我希望你能永远戴着眼镜。”

        “为什么?”我不解地盯着她看。

        “因为戴上眼镜的你,才是最真实的你。”苏晨的话语很认真。

        我有些好笑:“难道不戴眼镜的我就不是我了吗?开什么玩笑,我还是我啊。”

        “不。”苏晨摇摇头,“老公,一个人的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一个人的能力大了,心境也会随之改变。你现在变强了,我很怕你哪一天会变成另外一个人。老公,你答应我,你不要变。”

        我啼笑皆非,一挥手摸了摸她的脸蛋:“你在说些什么呢?我怎么会变。我是不会变的。”

        苏晨喃喃地说:“但愿如此吧。”她看着我发了会呆,又说:“老公,如果不是因为以后我们处处会遇到危险,我是坚决不会让你习练御女心经的,你知道吗?御玉心经是门邪派功夫,修习好的则已,如果误入歧途,对你对我对这个社会而已都有很大的危害的。”

        我真想不通为什么她诱惑我练这御女心经,现在却又说这番话来,我一挥手:“好啦好啦,咱们快去找金伯吧。”

        我丝毫没感觉到这句话反应我内心很烦躁,不过细心的苏晨却感觉到了,因为今天之前,自从我和她确立夫妻关系后,我从未对她这么大声说话过。

        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御女心经对我有什么危害的,除了带给我的种种好处,以及美妙的感觉,真的没什么危害性,更不用说去危害旁人,危害社会了。

        不满地盯了苏晨一眼,简直是危言耸听嘛。

        五分钟手,我们从入住酒店出发了。

        我们先是步行,依照金伯口述给我路线,我们来到一个漆黑的小巷子里,在巷子口,我给金伯打了个电话,金伯让我们等,待会有人来接我们过去。

        天虎堂是个地下黑社会集团,据说集团的头目是个极能干的人,当然,头目的上头还个头目,当然就是龙少爷了。T市有很多这种地下黑社会集团,表面上都有个老大,但其实幕后头头都是龙少爷。

        这一路之上,苏晨都不和我说一句话,可能在气我刚刚嫌她烦,不该对她大声说话。

        我咳嗽一声,问她:“老婆,你说我习了御玉心经后,和龙少爷比起来,谁会强一点?”

        “你们不是一类人,为什么要比?”苏晨变得很奇怪,刚刚在酒店的房间时还对我热情如水,现在一下子变得冷冰冰的,女人脸,说变就变啊。

        “可是现在我和他有个共同点,都喜欢你啊。”我佯装笑了笑。

        “你怎么知道他喜欢我?”苏晨有点紧张。

        “嘿嘿,金伯都告诉我了。他还说,让我少和龙少爷正面起冲突,他是个惹不起的人物。”话虽如此,可我语气里颇多不屑。

        “夏雨,我告诉你,龙少爷喜欢我那是他的事,我喜欢的人是你,再说我都说过了,你们不是一类人,他是个很复杂的人,你们不用比。你也用不着和他争我,因为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是你老婆了。”苏晨有些气急败坏。

        我暗暗好笑她的紧张,说说玩而已,干吗紧张成这样。

        我逗她说:“争一争也是无妨的,再说我现在未必会输于他!”

        “你……”苏晨气得说不出话来。想了会,她说:“夏雨,你现在真变了,也许我真不应该让你练御女心经,你现在变得争强好胜,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人都是会改变的嘛。男人嘛,好胜一点有什么不好?”我反驳道。

        苏晨彻底无语,不和我说话了。

        我则用脚尖踢着地上的石头,一边沉默,一边用意念控制着自己聚集在丹田的那团热气。

        接头的人始终不来,苏晨终究忍受不了这种沉默,主动说:“夏雨,问你一个问题。”

        我享受着丹田那团火任由我调配的感觉,没说话,苏晨继续说:“如果哪一天我不肯陪你练御玉民经了,你怎么办?”

        “那我找非烟练。”我想都不想就答道。

        “那如果我和非烟都不肯陪你练呢?你会不会就去找别的女人练?”

        我一愣,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啊?

        我正在考虑,前方陡然亮起两道刺眼的光,是车灯光,应该是接头的人来了。

        车很快开到我们身边,借着灯光,我看到一个戴大墨镜的大汉开门下车,一眼就认出我们来,打开后座车门,坐了个请的姿式。

        苏晨向他点头致意,弯下腰就想钻进车内,我却拦住她道:“等一等!”

        “什么?”苏晨还没反应过来,我快速的走到巷子口的一堆乱石堆中,说:“出来吧,你已经在这里等上半天了,现在我们都要走了,你还不出来?”

        乱石堆里果然站立起来一个人,现在我总算又知道习练御玉心经的另一个好处,她不止可以使我目明,还可以让我耳聪,我早就听出乱石堆中有人的呼吸声,只是不明白他想干什么,一直没点破他而已。

        那人被我察觉了藏身之处,浑身不住的发抖。

        “兄弟,做人鬼鬼祟祟可不太好,说吧,你在这干什么?干吗偷听我们说话?”我冷笑着说。

        “我……我……我没……”那人说话都哆嗦着。

        接头的大汉眉头一皱,从口供里掏出一把枪,直接对准了那人的头部。

        “干吗?别滥杀无辜!”苏晨拦在那大汉前头。

        “对不起,这是我们天虎堂的规定,遇到可疑人士,杀无赦!”大汉的声音冷冰冰。

        “喂,兄弟,这样做不太好吧。”大汉的声音冷,我比他更冷,一手握住他手中的枪。

        见我肯出面,而且不像是做坏事的样子,苏晨总算舒了口气。

        大汉挣扎了几下,看不出我瘦瘦弱弱的,竟然挣脱不了我的手,瞬间,额头上冒出了汗,嘴里急道:“放肆,我们天虎堂做事,你竟敢阻止!就算你们和金伯有关系,我们也不会姑息……”大汉话没说完就愣住了。

        因为我在他说话的时候,右掌轻轻一掌切在那人的后脑后,那人软软的倒下去。

        我拍了拍手,对大汉说道:“兄弟,这年头杀人还要用枪吗?再说你的枪又没装消声器,引来了警察怎么办?”我是故意这么做的,一来是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到底进展得如何。二来是因为天虎堂是龙少爷的人,我想在他手下人面前来个下马威。内心深处,我已经想和龙少爷暗暗较劲了。

        轻轻一掌就可以将人击死,那大汉果然露出敬佩的神色来,恭敬地说:“小哥,看不出你真有两下子啊。”

        两下子?我得意的一笑,那一掌我还没出全力呢。现在我感觉体内的热流果然像武侠小说所描述的内力一样受用了。

        苏晨狠狠瞪了我一眼,快步走到倒地那人跟前,观察了一会,站起来,对我一字一顿道:“他——死——了。”

        “死了就死了啊,有什么好奇怪的,不死才奇怪呢。”我的口气死了个人跟死了只鸡没什么区别。

        “但是他只是个普通的流浪汉,他可能一直在石堆里睡觉,没有别的什么企图,你们却杀了他!”苏晨咄咄逼人地盯着我。

        你们?

        现在在苏晨眼里,我可能和这位天虎堂动不动就杀人的大汉没什么分别了。

        淡淡地看了死人一眼,果然,他衣着破烂,穿着破鞋戴着破帽,身上长满了毒疮,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

        如果是人侨装,一身破行头可以装,但这身毒疮是不能装的,看来他真的只是个流浪汉。

        不过我眼里看不出一丝内疚,只淡淡道:“是个流浪汉死了更好,省得他活在世上痛苦!”

        “你……”苏晨不敢置信地看着我,“你还是夏雨吗?”

        “我是啊。”我耸耸肩。

        “不,你不是,我所认识的夏雨心地善良,文文雅雅,而不是你这个杀人恶魔!”苏晨声嘶力竭地喊。

        我无动于衷,感觉她所说的那个人和我有点儿遥远。

        “喂,两位,咱们可以走了吧。”天虎堂的那名大汉再次拉开车门。

        我先上车,想了想,还是下车拉了拉苏晨,谁知苏晨一把打开我的手:“滚开,别碰我!”

        在那名大汉的注视下,我讪讪地一笑,先上了车。

        苏晨紧跟着也上车了,不过,自始至终,她不和我说一句话。

        车子七绕八弯开了一段路后,我渐渐清醒了起来。回忆了一下,天哪,我刚刚都干了些什么啊?

        杀人了啊!我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看自己的双手。苏晨见我不停地把弄双手,还以为我在得意呢,冷冷地笑了一声。

        “老,老婆,刚刚我杀人了吗?”我怔怔地问道。

        苏晨继续冷笑:“是啊,恭喜你夏先生,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初吴下阿蒙了,轻轻一掌就可以置人于死命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我,我……”我的表情看起来很迷惑,“我不想杀人的啊,可是,刚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办法控制自己,我……”我深深地埋下头。

        其实苏晨生我气只是因为我动不动就杀人,她还是爱我的,见我这样,心一软,双手抱着我的头说:“老公,你和我说,刚刚杀人并不是你的本意对不对?”

        “嗯。”我点点头。

        “那一定是练御女心经导致的,金伯早就说了,那是门邪功夫,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还是不练。老公,以后我们不练了好不好?”苏晨扒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有些迷茫,真是这样的吗?我是因为练了御女心经,才变得这么嗜杀如命的吗?想起那名流浪汉软软倒下去的身影,我痛苦的埋下头。

        见我痛苦成这样,好像成心悔改的样子,苏晨抱住我的头,用小腹贴紧我的头部。

        一股芬香,我的小腹一热,热流又四处流窜,我的嘴角不自觉又露出一丝邪笑。我突然发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喜欢上了那种用力量解决一切问题的方法。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八十章:御女心经的副作用"><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