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卷 第八十四章:欲火焚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美女原来是虎哥的女儿。

        我猜得没错,虎哥果然拉着那美女的手说:“向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陈纤纤。”

        实在想不通在刀口中过活粗细条的虎哥,竟能生出这么纤美的一个女儿出来。

        陈纤纤向大家鞠了一躬,轻轻说道:“各位大叔大哥……”见到苏晨时,又加了一个称谓:“大姐好。”

        知书达理,她很像是一个大学生。

        虎哥又向司机使了个眼色,司机从手中的提包里掏出一个金盆来。

        纯金打造,重量不轻啊。

        我瞄了一眼,这么一只金盆,少说也值几万块吧。

        金伯转过头小声说:“黑帮老大,胜任时会开香膛祭祀,想退出江湖时,就用金盆盛水洗手,洗手后,江湖的一切恩恩怨怨都与他无关了。”

        靠,怎么整得跟笑傲江湖似的,我小声问:“他金盆洗手后,别人就不找他麻烦了?”

        “一般来说,只要一个江湖中人宣布退出,即使以前也再大恩怨,也不会有人找他麻烦。除非……唉……”金伯叹了口气,“其实江湖恩怨何时了,只要你踏上这个圈子,想退出已经很难了,所谓金盆洗手,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个理由罢了。”

        黑帮中的一些道上规矩我是不太懂的,只听个模模糊糊,当下也不再说话,观注着虎哥。

        虎哥命人在金盆里注入半盆水,哈哈大笑说:“我在黑道中打滚了半辈子,一直在刀口尖上过日子,老实说,我杀过人,也差点被人杀,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不过我今天要金盆洗手,不是因为我陈虎怕死,而是因为……”他看了看陈纤纤,“是因为我女儿。”

        “纤纤三岁时,因为我得罪了一个仇家,她妈妈被我仇家杀害,我一直愧对于纤纤,如果我不是混黑道的,我会有个美满的家庭,纤纤也不会这么早就失去了母爱。”

        “纤纤跟着我生活,从小就不平静,所以我很早就送她去国外念书,现在她重回到我身边,我觉得我应该为她做点什么了,所以我答应她,我退出这个圈子,好好陪着她,再说我自己也老了,也该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了。”

        也许在黑道中混的人,混了一辈子,死后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下辈子能过得平静一点,像个普通人一下生活着吧。

        虎哥不是神,是人,所以他希望过普通的生活,能有天伦之乐。

        刀哥也不是神,他也很有感情,他跟了虎哥这么多年,他见过虎哥完成某件任务后,也会笑,但是,他从没见过虎哥笑得像今天这么开心真诚过,那是因为,虎哥的女儿在她身边。

        原来,最让人开心的不是争王争霸,而是享受天伦之乐,享受人间亲情。

        本来刀哥对虎哥决定金盆洗手充满了意见,但现在看法改变了,他带头叫道:“虎哥,我们支持你退出江湖!”

        “我们都支持虎哥退出江湖!”一时间厅内众人齐声喊道。

        “谢谢,谢谢各位兄弟的理解与支持,我陈虎能有你们这样的兄弟,此生无憾了!”虎哥热泪盈眶。

        那位叫陈纤纤的少女美目四盼,心中激动至极,显然也为父亲能成为一个普通的人而感到高兴。

        与陈纤纤的目光一对视,她可能想起刚才我被苏晨掐了一下滑稽的样子有点可笑,终于抿嘴笑了一下。

        她抿嘴的一刹那,实在是有万种风情,我心头一震,小腹自然而然生出一股热流来。

        看着她被长长的白裙包裹住的肌肤紧绷的小腿,我陡然生出一股邪恶的感觉来。

        下身陡得一昂,势如破竹。

        我心陡得一惊,我这是怎么了,以前,以前我见到再漂亮的女子,也不至于这么反应的。

        不会吧,难道这就是练了御女心惊的副作用?我想起苏晨的话,额头冷汗岑岑。

        其实自从练了御女心经后,我自身起了的变化,我也有感觉,我变得心狠,手辣,好胜心强,视别人性命如草芥……但对于这些,我还是能接受,男人嘛,总不能一昧的软弱到底,不硬气一点,那怎么还能叫男人,那怎么还能成为两位美女的老婆。有句话说得好,男人,就是要狠一点。

        可对于现在这种变化,我还是有点无法接受,我这样见到一个美女就想和她上床,这和色狼有什么区别。

        我骨子里还是个很传统的男人,我不喜欢拿性开玩笑,不喜欢滥交,就算我一下子同时拥有两个老婆,那也是因为和她们发生了那种事而没办法。

        我能接受我有两个老婆的事实,是因为对事实、对责任的妥协。

        可我现在见到像陈纤纤这样的美女,竟然就想和她上床做爱。

        我知道我这不是我的本意,是因为练了御女心经,御女心经果然是很邪门的功夫,由此可见,苏晨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我现在总算理解了苏晨的心情。

        天哪,练了御女心经后,我究竟是个人还是变成了只禽兽?

        越想心越乱,忽然,丹田那股热流直冲入脑门,我只觉头脑一沉,软软得向地上倒去。

        “老公!你怎么啦!”昏死前,我听到苏晨一声惊呼,然后被一双软呼呼的手扶住了。

        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我抬到厅后的一个小卧房里。

        “金兄,夏兄弟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虎哥一脸凝重,在自己的地盘晕倒,自己可谓是执招待不周啊。

        “没事,虎哥,你去忙你的吧,今天是你的大日子,出了这事,我真有点不好意思。”

        一般江湖规矩,也可以说是迷信,某位江湖中人金盆洗手的时候,是不能出半点意外的,否则会视为不吉祥。虎哥正欲举行金盆洗手大礼,我陡然晕倒,反倒让金伯觉得歉意。

        “好,有什么事通知我,我先去把事情交待好!”虎哥急匆匆出去。

        一旁的陈纤纤看了昏迷中的我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所有人都出去后,苏晨才急急问道:“金伯,他……他……没事吧?”关心情切,她说话都结巴了。

        金伯看了我半天,眉头紧紧锁在一起,叹口气道:“放心,他不会有什么事,不过……”

        “不过什么?”

        金伯转头看了苏晨一眼,问:“小姐,刚刚在酒店时,你和他有过几次?”

        金伯是过来人,再说年纪也比苏晨大出很多,问这句话时是以很自然的语气。苏晨却羞红了脸,不过她也知道说不定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含羞老老实实地答道:“就一次。”

        “就一次?”金伯喃喃道:“不可能啊,难道?”

        金伯想了会儿说:“这御女心经虽说是个邪门的功夫,可练法得当,也可以成正果的。而练御女心经首要一点是,就是第一次练时,习练者一定挑选的对象一定要是个处女,这样处女的血才可以破邪,以后练时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啊!”苏晨一声尖叫,随即小声说,“我……我……我们在未来T市时,已经有过那,那个了。”

        “哦?就是说你和他练御女心经时,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难怪,难怪。”金伯摇头长叹,在和苏晨讨论这些时,就像是一个慈父对待自己的女儿,丝毫没有半点淫秽之意。

        “嗯。”苏晨咬着牙点点头,“那现在怎么办?他会不会有事?”

        “他是没事,不过小姐,你有没有发觉自从练了御女心经后,夏兄弟变得和从前大不一样,比如说,行事上有种很邪气的感觉。”

        “嗯。”苏晨用力点头,“他现在变化大了,以前看他好像踩死只蚂蚁都心有不忍,现在他杀人就像杀只鸡一样。不,杀只鸡眉头都还得皱一下呢。”

        “唉,造化弄人啊,也许我真不该让他练那玩意。”金伯摇头叹息,是后悔?还是惋惜?

        “那现在有没有办法让他醒?”苏晨急道。

        金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要让他醒,方法很简单。只不过又要麻烦小姐了。”

        “有什么方法?”只要我能醒,苏晨赴汤蹈火也是在所不辞的。

        “陪他练御女心经。”

        考虑了一会,苏晨低下了头:“金伯,有没有别的方法,他练了那个后,行事变得很乖张,我不想再让他练了。”

        “不行。”金伯斩钉截铁,“由于他第一次练法不得当,现在练这玩意就像吸鸦片,上瘾了,当然,这结果会比吸鸦片更严重,如果你不继续让他练的话,他会欲火攻心而死。”

        苏晨默然,她不想我练御女心经,但她更不想我死。

        “金伯,他再练了之后,会不会变得更坏?”

        金伯考虑良久说:“不能说他会不会变得坏,只能说他练了御女心经后,能力会一点点的提升,但心境也会一点一点的变邪,这种邪气的性格,会导至他走两种极端,一是利用自己的能力造福一方,为世上所敬仰;二是他利用自己的超能力,为非作歹,为万人所唾骂。他会走向哪种极端,得要看他的自我控制能力,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苏晨无语了,自己的担心果然要成为现实了。

        “他每练一次,能力就会提升一点,心境也会变邪一点吗?”

        金伯点点头:“以后虽然不能阻止他练习,但可以控制他让他少练一点。”

        苏晨点点头,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金伯看了我一眼,像是在说给我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成败看自己了。”

        “小姐,我出去了。”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该出去了。可走了两步,他又回头:“小姐,以后你跟着他,可能要受委屈了。”

        “这话怎么讲?”苏晨不明白。

        “因为我观察到夏兄弟他……他……”金伯狠了狠心,还是讲出来,“他现在会变得很需要女人,就算你和林家的大小姐都有可能满足不了他,他以后,一定要拥有很多女人,否则他会被欲火焚身的。”

        “我知道了,我会有心里准备的。”苏晨无奈的点点头,她总算还算是个开明的女人,御女心经也是她要我练的,现在出了这种后果,她也没话可说。

        金伯走后,她仔细查看窗帘,门。

        确定不会走光后,她才一件件的脱衣服。

        片刻后,一个光洁如玉的美好身段便暴露在空气中。

        然后她开始为我脱衣服。

        将我的衣服脱光,她又在我衣服的内袋里找出那本御女心经。

        美女的脸上出现了极度的愤怒,都是因为这本书,如果没有这本书,这世界将会变得多么美好,她的夏雨哥哥,还是以前那个无邪的会照顾人的好哥哥,好老公。

        但现在,一切都还会重来吗?

        有那么几秒钟,她真想一把火烧了这本书。但是,事实却让她妥协了。

        她对着书看了一会,摆动我的肢体,开始做一些她现在认为非常恶心的动作……

        ……………………………………………………

        好热啊,会死人的,给点凉水行不行?

        这是我现在的感觉,我感觉来到了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能不能给我一杯冰水啊,最冰的那种,最好是零下二十度以下的。

        结果冰水没来,怀中却投来一个更火热的柔软的躯体。

        也许是负负得正吧,两具炎热的身体凑到一处后,竟然让人有一种很清凉的感觉。

        鼻中闻到阵阵女儿内香,凭感觉,对方是个女的。因为热,我的某处地方早已蓄势待发,现在依偎过来个女人的身体,我自然不肯轻易就那么放过了。

        我想将双手伸向女人最敏感也是最吸引男人的地方,结果,我的手却不能动。

        一分钟后,我的努力没有结果。靠,搞什么啊,摸,不让人摸,做也不让人做吗?这不是折磨吗?

        还好,我不能动,并不能代表对方不能动,对方整个一个软绵绵的躯体向我的身体贴过来。

        迷迷糊糊中,还能听到对方的呻吟声。

        我的某处地方,终于被一个肉团吞并住了,那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啊……”在我完全进入对方身体的时候,对方发出一声呻吟,那感觉,销魂蚀骨。

        不用我动,我已经喷发了。

        “啊……啊……”

        忽然感觉到一股阴流自对方体内传来,刚开始让我有点寒意,可一段时间后,这股寒流逐渐升温,变成了一股暖流。这股暖流与我身上的暖流汇合。

        那感觉,飘飘欲仙。

        这世界最爽的人,舍我其谁?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八十四章:欲火焚身"><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