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八十七章:虎哥托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操!怒向胆边生,我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掌便向老么的胸口击去.我一掌乃含恨而发,加上体内增强,这一掌的力道可不轻。老么拿出龙少爷的手令来,以为旁人都不敢动,哪知道我陡然偷袭,一个猝不及防,被我一掌推得老远,一连蹬蹬蹬退出几步才站稳。

        老么又惊又怒,能成为龙少爷的打手,他身手自然不弱,没想到被我一掌就推出这么远,这下脸可丢到家了。他看着怒道:“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是吧,天虎堂的龙头都不敢动我,你敢动我?”

        他把我当天虎堂的成员了。

        他的口气让我觉得极度不爽,我不怒反笑:“对不起,我一不小心就忍不住出手了,没想到你长得高高大大,这么不经打,真不知龙少爷眼光长哪了,挑选了你这么个不长进的作打手。”

        我不知道我这句话犯了忌了,在所有黑道组织中,龙少爷已成为大家心目中的神,是半点都不能亵渎的,老么脸色一变:“小子,你敢对龙少爷口出不敬,该死一万次了。”

        天虎堂的成员也均向我投过来怜悯的目光,在他们看来,得罪了龙少爷,路只有一条了,那就是死。

        虎哥说:“夏兄弟,我很感激你三番两次的出手助我,但……哎,夏兄弟,你还是走吧,为了我丢了性命不值得,龙少爷,你得罪不起的。”

        他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更激发了我的好胜心。妈的,龙少爷还真的是神了,老子就不信这个邪。我道:“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世界如此之在,我还真不信龙少爷他就真的能一手遮天,想谁死谁就得死!”

        老么、虎哥以及一众天虎堂的成员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我这么一说,就等于公然向龙少爷挑战了。

        老么冷冷地看了我几眼,忽然说:“好好,年青人有胆色,我来看看你究竟有几把刷子。”说完,挥舞着双手向我扑过来。我现在眼力体力都增强不少,反应也快,认准了他的来路,伸手一牵,再伸脚,将他绊了个狗啃泥。老么这一下摔得不轻,躺在地上半天都不能起身。那姿势极为滑稽。天虎堂众人想笑,均碍于龙少爷的淫威,没敢笑出声来。

        我拍拍手道:“这么不堪一击,你还以为你很能打呢,下一位!”那两名抓住虎哥的金毛汉相互使了个眼色,放开虎哥的手,分左右向我夹击而来。来得好!我一声大喝,体内那股热流汹涌澎湃,一拳迎面向其中一人击去。那人也伸出拳头与我对了一拳。他是小看我了,没料到我拳头上的力道是异呼寻常的大,他只觉拳头像裂开一般,“啊”的一声惨叫,捂住手退到一边。

        剩下的一个还没冲到我身边就止住身形,骇然不已。这人一拳就将同伙打败了,我,我能打得过他吗?

        我看出他心中害怕,说:“还打不打了?”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心中矛盾:打吧,白白也是送死,不打吧,不止要被同来的兄弟们看不起,回头可能还要受少爷的重罚。权衡再三,他还是决定伸手一试,象性性地打一场,顶多受点皮肉之苦就是了。

        他这人很爱装,内心怕得要死,表面上却装得像个凶神恶煞,他挥舞着拳头向我扑过去,我突然大喝一声:“站住!”他一愣,果然很听话,就真的站住了。后来一想,不对啊,他要我站我就站,那多没面子啊。等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我一拳击中他的眉心,他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下去。

        我当然不会将他们打死,只是击昏过去而已,如果死了,那是为天虎堂惹下大麻烦,以后天虎堂的兄弟还怎么服我啊。

        我露出了这一手,金伯在一旁也看得骇然,暗想这小子的功力精进的如此之快,假以十日,天下间的武术人士,还有谁是他的对手啊?

        虎哥与刀哥也是惊喜不已,龙少爷手下的打手,实力有多强他们是清楚的,我三拳两脚就打趴了他们,实在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两人各怀心思,刀哥想的是,夏兄弟这么文文弱弱的一个人,身手却是这么好,看来人真的是不可貌相啊,嗯,以后一定要游说他加入天虎堂,有了他,还怕天虎堂不能重振雄威?

        虎哥却考虑的比较深远了,这夏兄弟三番两次的为我出头,我也不能害他,他现在得罪了龙少爷,后患无穷啊。他这么为我,我也不能害了他。想到这里,他看了躺在地上的三人一眼,说:“夏兄弟,趁现在他们还昏迷不醒,你还是赶紧走吧。哎,得罪了龙少爷,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躲得了,虽然你身手是不不错的,但……你还是赶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我眉头一皱,心想这个虎哥真亏了做天虎堂的龙头老大,这么怕事,怎么成大器啊?

        “我不会走的。”我微笑着说,我的目的还没达到呢,怎么会走?

        “哎。”虎哥摇了摇头,“夏兄弟,我知道你够义气,对我是没得说了,但你听老哥我一句没错,有多远走多远,T市,以后你最好还是别来了。”

        靠,谁说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啊。你人老了性格又懦弱,我可没什么兴趣。我为的可是天虎堂和你的女儿啊。

        我回头望了陈纤纤一眼,只见陈纤纤一眼不眨地看着我,目光中还有些许的关心。

        这让我心里多少有了点安慰,我可是为了你老爸才得罪龙少爷的。

        不过光精神上的关心我还没用,至少也对我来个以身相许什么的吧。

        “虎哥,现在怎么办?”刀哥问道。

        “怎么办?”虎哥凄然一笑,“现在能怎么办,只希望尽量受一点轻的处罚了。”他也明白,这当儿,连龙少爷的金牌打手都揍了,从轻处罚是不可能的。他转头对金伯道:“老金,夏兄弟也是你朋友,你劝劝他,让他快走,你也是知道少爷的脾气的。”

        金伯不置可否地说:“夏兄弟是不受人支配的,他要走,自然会走,他不想走的话,谁劝也没用的。”

        虎哥乞求般地看着我:“夏兄弟,算老哥我求你了,你答应我,马上走行不行?”

        我有一丝的感动。

        我知道他让我走,不为别的,只希望我别受到龙少爷的迫害而已。

        我心中打定注意,当然不会走,就算走,也得带上虎哥以及天虎堂一起走,当然,还有那个美丽可人的陈纤纤。

        虎哥见我目光坚定,看来是不打算走了,他叹了口气,在心中已作了一个决定。

        他回头吩咐道:“小五,拿盆水来。”

        刀哥不明白虎哥这个时候还要水做什么,难道还想金盆洗手?可现在看来,金盆洗手的作用已不大了,虎哥想退出江湖这个意愿,几乎是不可能了。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依言去打了盆水来。

        虎哥看着三位金发人一眼,说:“浇在他们身上,弄醒他们。”

        刀哥这才明了,原来是想将他们弄醒啊,早知道这样,刚刚打一盆尿就好了。

        刀哥对这三人恨极,将水狠狠地泼在他们身上,顺便还在他们的身上踢了一脚。

        半分钟后,三人先后醒来,一身水淋淋的,还沾着些许的泥土,这情形要多狼狈有我狼狈,不过他们的态度可一点狼狈的样子都没有,还很嚣张。

        爬起来,老么连连说道:“妈的,反了你们?陈虎,你真的想谋反了!”

        这个时候我知道虎哥一定有什么话要说,所以我没动。刀哥面容激动,想上去再好好教训他们一顿,却被虎哥用眼色制止住了。

        虎哥恭身走过去,恭声说:“三位,刚刚真的不好意思,我陈虎向你们道歉了。”

        众人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谁都看出来,刚才这三人是想杀虎哥来着,现在虎哥却对他们如此客气。

        这虎哥的脑袋是不是有毛病啊?

        那三人更嚣张了,老么阴险险地说:“陈虎,总算你还有点头脑,也知道得罪了我们啊。不过已经晚了,你还是准备好一副棺材吧。”

        此言一出,天虎堂的成员目光中都要喷出火来,只不过没有虎哥的命令,谁也不敢乱动。

        现在天虎堂的成员一人一口唾沫就可以将这三人淹死,真不明白虎哥究竟怕什么,难道他对龙少爷真的忌惮成这样子?

        虎哥笑了笑说:“我本来就没打算活,不过我死前,想让龙少爷答应我三件事。”

        “靠,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敢跟少爷提条件。”

        老么眼珠子一转,瞄了陈纤纤一眼,忽然想:这老鬼死到临头,肯定舍不得这个水灵灵的女儿,且听他到底有什么事。说不定和他的女儿有关呢。

        一双贼眼在陈纤纤身上上三路下三路的打量,说:“好吧,你想少爷答应哪三件事,说来听听。”

        虎哥看了我一眼说:“第一件事,我要求龙少爷以后不要为难这位夏兄弟,夏兄弟做的那些,都是为了我,他所有的罪,我一个人扛就是了。”

        老么一听就激动了:“不行,妈的谁都可以免罪,这小子不能免罪!”别说我刚刚在言语中得罪了龙少爷已经被判了死刑,就冲我三拳两脚就打翻了他们三,让他们蒙受奇耻大辱,冲这一点,他们也不会容我活下去的。

        我冲他比了比中指:“行啊,有本事的就放马过来。”

        老么也不是傻人,尽管对我怒极,现在他们人少,并且也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他们绝对不敢对我动手的。

        虎哥微微一笑:“你们别急,听我说完,你们再决定。第二件事,就是……”虎哥向全体天虎堂的成员看了一眼,“我希望我死后,龙少爷别为难天虎堂的兄弟,贪污天虎堂款子是我一个人的事,与他们无关。”

        虎哥这时候还想到天虎堂的兄弟,这让我感动,重情重义,难怪他能做天虎堂的老大。

        天虎堂的成员虎目含泪,齐声说:“虎哥,你……你不能死的。”

        老么眼珠子一转,笑道:“这个是自然,怎么说天虎堂也是集团的一个分支,都是自家人,龙少爷深明大义,怎么也不会为难自家人的。”老么说完,深深地看了刀哥一眼。

        我心中一寒,刀哥是虎哥最忠实的拥护者,如果虎哥死了,龙少爷是不容刀哥活下去的,养虎为患的道理谁都明白。

        这时候,虎哥已经将自己第三个要求说了出来。

        “这是小女陈纤纤,我死后,他就无依无靠了,我希望龙少爷能放过她。”

        陈纤纤身为虎哥之女,但显然不懂这些江湖规矩,她不明白,好好的,父亲为什么要说死啊活的。她张口叫道:“不,爸爸,你不要死,你为什么要死,你是个好人。”

        “好人?”虎哥苦笑,“我砍过人,做过非法生意,好人是谈不上的,不过纤纤,我最大的自豪就是你虽然是我的女儿,但没有近墨者黑,你是个彻底干干净净的人。”

        老么低头沉思,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鬼注意。

        片刻后,他抬起头说:“好,我答应你,你女儿我可以放过她。”心里却打着注意,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儿,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舍不得她死的,只希望龙少爷别看上她,那就便宜我了。

        虎哥只当他真的答应了,露出宽心的神色来。

        老么说:“好吧,你提出的三个条件,我只能答应你两个,不过这小子……”他指了指我,“我们是一定不能放过的,龙少爷也不会放过他的。”

        虎哥仍然微笑着:“是吗?那我这样呢,恐怕龙少爷也得答应吧。”话完,他伸手入怀,掏出三把刀出来。

        三把明亮亮的刀,发出刺眼的光芒,明眼人能看得出,这三柄刀是纯银打造。

        靠,看来这天虎堂可不是一般的富有,先是那洗手的小盆子是纯金打造,这刀又是纯银的。

        老么误会了虎哥的意思,脸色一变道:“陈虎,难道你还想反抗,告诉你,你就算杀了我们,你们天虎堂谁都跑不了。”

        他们是三个人,而虎哥又掏出三柄刀,一人一把刀,难道老么又害怕了。

        “不。”虎哥摇了摇头,“难道你们不知道帮会的规矩。银刀刑?”

        银刀刑?这又是什么破玩意?我正疑惑不解,身边的金伯道:“不好,虎哥要自杀!”

        我吃了一惊,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见虎哥倒握银刀,挺起胸膛,手上运劲,三柄刀同时插进自己的胸膛。

        我目瞪口呆,一时间有点蒙了,“这……这算怎么回事啊?”

        金伯道:“这是帮会中定下的一个规矩,叫银刀刑。意思是,如果帮会中的某个人想保住另外一个人的性命,就自己插自己一刀直到血流尽而死,这个人是死了,但他保的那人的性命算保住了。龙少爷也不会再为难他了。”

        金伯跟我解释完这些,身中三刀的虎哥鲜血流不止,摇摇欲坠。陈纤纤哭喊着跑过去,扶住虎哥的身体。

        人世间最悲痛的事莫过如此,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有血光之灾而无能为力。

        “虎哥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但这样死法更有意义,他在胸口插三刀,就想保住三个人的性命,他说出这三个人的性命,龙少爷是不能为难这三人的了。”金伯在一旁黯然道。

        要解救已然来不及了,我跑过去,扶住虎哥急道:“快,快送医院!”

        虎哥伸手颤抖的手拦住我说:“不,不行,现在送医院,我就前功尽弃了,夏兄弟,你不用为我担心,现在这种情况,我是避免不了一死的,能保住你们,我也就死得瞑目了。”他对老么道:“你……你告诉龙少爷,说,说我甘愿身受银刀刑,我的要求就是,放过夏兄弟,小五,还有我的女儿。”

        我终于被虎哥感动了,他和我素不相识,竟然甘愿在自己身上插一刀保住我。

        陡然发生这种变化,也是老么等人始料不及的事,他们互相看了一眼。

        “你,你们可以走了,可以向少爷汇报情况了。”

        老么等人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们快走吧,不然等我死了,我也不能担保我这些兄弟会不会放过你。”

        那三人这才悻悻而去。

        直到三人失去了背影,虎哥终于忍不住,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血,染红了陈纤纤雪白的衣衫,格外眩眼。

        大厅内满是陈纤纤悲痛欲绝的哭声。

        天虎堂的成员每个人都抹着眼泪。

        “虎哥,你为什么这么傻?”刀哥眼含热泪道。

        “小五,你过来。”虎哥失血过多,声音也少了许多,“小五,以后天虎堂你做龙头老大,你带着兄弟们好好干。”

        刀哥尽管肝肠寸断,但他是个干脆的人,点点头说:“嗯,虎哥,你放心,我一定不负你所托。”

        虎哥欣慰的笑笑,又说:“纤纤,来,靠近爸一点。”

        虎哥是想交待遗言了。

        陈纤纤似乎哭得麻木了,靠近了虎哥一点。

        “纤纤。”虎哥伸出颤抖的手摸着陈纤纤的脸,“爸爸对不起你妈妈,让仇家将你妈妈杀害了。这是我一生中是不能谅解自己的事。爸爸也对不起你,本来想下半辈子好好照顾你,看来这个愿望也不能实现了。”

        陈纤纤只是一个劲地哭。

        “纤纤,答应爸爸,以后要好好的活下去。”

        陈纤纤听话地点点头。不愧为将门虎女,这个时候,她表现出平常女孩所没有的冷静。

        虎哥最后把目光转向了我:“夏兄弟,你是我所见过的年轻人当中,最有能力的一个,除了龙少爷,恐怕也没人能和你比较了。”

        说得我有点汗颜,但我更多的还是悲痛,为了这个素不相识的半老人。

        “夏兄弟,我求你答应我一件事行吗?”

        “什么事?”我昂起胸膛,我愿意为了这个半老人赴汤蹈火。

        “照顾纤纤。”虎哥说话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只有你照顾纤纤,我才放心,你也有这个能力。”

        我没料到虎哥会提出这个条件,一时间忘了回答。

        “怎么?夏兄弟,有点为难吗?”

        我的确有点为难,就算虎哥不说,我也有照顾陈纤纤的想法(废话,这样一个美女,谁不想照顾),可是,苏晨会答应吗?林非烟会答应吗?毕竟她们都是我的老婆。

        “虎爷子,我替他答应你。”不知什么时候,苏晨走了过来。

        我心中一喜:“老婆,你……你答应了吗?”

        “哼,就算我不答应,你自己也会答应的,不是吗?”苏晨在我耳边小声幽幽地说道。

        我看了陈纤纤一眼,她好像没什么反应,我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虎哥这才放下心,感激地道:“夏兄弟,谢谢你了。”目光又转向金伯,“老金,我现在好怀念当年咱们年轻的时候,一起为了少爷打天下,出征入死。”

        金伯点点头,冷漠的脸上竟然掠过一丝哀伤:“虎哥,时光无情啊,你好好去吧。”

        “老金,咱们当年相处了那么久,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吧,现在我还有个最后的心愿,你能帮我完成吗?”

        金伯什么话也不说,走过去端起那个金色的盆。

        金伯命我端起盆,他抓起虎哥的双手,向盆内伸去。

        虎哥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金盆洗手。

        湿了手后,金伯又用干毛巾擦干了手上的水珠。这时候,虎哥的双眼陡得一亮,哈哈大笑说:“好了好了,我陈虎今天终于可以退出江湖了!”

        回光返照。

        大笑一阵后,虎哥又喷出最后一口鲜血,永远闭上了眼睛。

        或许每个混黑道的人物,到老时都希望能永远的与黑道脱离关系。

        这样就算死也死得瞑目了。

        大厅内一阵哭声,气氛哀伤的要死。

        我郁闷得不行,心中一口气难消,不发不快,我猛地一掌打翻桌子,吼道:“人的一条命,就溅成这样吗?”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八十七章:虎哥托女"><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