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九十章:当老大,改规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软硬兼施啊。我看着苏晨苦笑不已。

        “你不能答应他们!”苏晨对我缓缓摇了摇头。

        “夏兄弟,你真的不答应我们吗?”刀哥跪在地上。

        “对不起刀哥,不是我言而无信,而是这件事太强人所难,恐怕我真的不能答应你。”我说完深深地吸了口气,靠,怎么感觉在做一件坏事呢。

        “好,呵呵,很好。”

        刀哥莫名其妙的笑起来,他忽然抬起头,这个时候,我发觉他像一下子老了很多多岁,抬头纹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他说:“夏兄弟,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们也不强迫你。”

        有了前车之鉴,我赶紧守护在苏晨的身边,神情戒备。

        我怕他像刚刚一样陡然发难,又制住苏晨来要胁我。

        刀哥猛地站起身,面向天虎堂的成员大声道:“大家怕不怕死?”

        “刀哥,混了这么多年,也出生入死了多年,谁还怕死?”震耳欲聋的回答。

        “好!”刀哥重拾起地上的那把刀,“不怕死的兄弟,我做什么,大家就跟着做什么!”

        我奇怪,拿着把刀能做什么?

        不会买卖不成,仁义也不成,他想杀了我吧?

        现在我有了防备,他杀我我自然不怕,但他做什么天虎堂的成员就做什么。天虎堂上下少说也有百把两百个兄弟,这么多人一起扑上来,我可没把握了。

        就算我有把握逃生,我也没把握能保住苏晨全身而退。

        手心冒出了汗,我推了推苏晨:“老婆,你先走!”

        “不,我陪你一起,要死一起死。”苏晨也看出了形势。

        “你怎么不听话,我一个人,他们未必奈何得了我,但我要照顾你,结果就难说了。”

        苏晨听我这么一说,思想动摇了,不过她想了想,还是说:“不,我还是和你一起。”

        她的执着让我哭笑不得:“为什么?”

        “如果我走了,你出了什么意外,那我会后悔一辈子的。生,咱们一起生,死,咱们一起死!”

        要说我不感动,那是自欺欺人的说法,人一辈子能遇到几个这样肯与自己同生死共患难的女人。

        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遇到半个都算幸运了。

        生,一起生,死,一起死。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又何其难啊。

        “老公,你别劝我了,我是不会走的,如果现在换作是非烟,我想她也不会走的。”苏晨怕我还劝她走,如是道。

        “嗯,好,老婆,你不走,有困难,咱们一起面对。”我紧握她的手,心底涌上来一股力量。

        这股力量不是别的,是爱的力量。爱的力量是永恒的,也是强大的。

        只要有爱,就有力量,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情势下。

        往事像放电影一样从我脑中一掠而过,从小时候与苏晨的认识,再到我对苏晨的守护不让她被别人欺负,再到她对我的依恋,再到我们分开十几年,再到我们突然的重逢,再到她对我的穷追猛打。最后到我们有了夫妻之实。

        这之前,我觉得这一切都很虚幻,因为我和她之间进展的好像太快了,但现在,我感觉一切都那么的真实。

        真实的,自己才可以把握。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患难见真情吧。

        也许从这一刻开始,我才真正爱上了苏晨吧。

        她是我老婆,我要保护她,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他妈的,你们来吧,多少人我都不怕。我低吼着,捏紧了拳头。

        然而,情况并不是像我想象的那么糟。只见刀哥掉转刀柄,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胸部。

        天虎堂的成员如法炮制,纷纷掉转了刀尖。只是有些人还有些犹豫,动作慢了点。

        他们在干什么啊?我和苏晨相对愕然。

        刀哥的脸上逐渐出现凄苦的笑容,说:“兄弟们,虎哥现在死了,他在下面一定寂寞的很,大家说,咱们该不该下去陪他?”

        “应该!”

        我心头一惊,他们这是想集体自杀啊。

        数百人拿紧握刀对准自己的胸口,以前只在电视报导中听过集体自杀的事,这会能亲眼目睹,那场面还真是壮观。

        数两百人,就会这样死了吗?

        “一!”刀哥喊了声,跟着双手向后递进一点,刀尖已刺入胸膛,黑衣里头雪白的衬衫立刻被鲜血染红了。

        天虎堂成员跟着做了,当然,由于近两百多号人,我眼睛也没那么神,并不能都看得那么清楚,多多少少,总有那么个把两个人在偷工减料,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不怕死的。

        “二!”刀哥的双手更进了一步,刚刚他刺的只是表面的肌肤,这次进了肉体,会疼痛许多。

        靠,他也真下得了手,这些人,不愧为混黑道的,心狠手辣,对自己都能下如此毒手的人,对别人可想而知了。

        不过我在一旁看得好整以暇的,我的心也不怎么软嘛。

        刀哥也真硬气,任凭鲜血顺着雪白的衬衫流在地上,眉头都不皱一下。

        “三……”

        “刀哥我不想死,我不想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死!”刀哥三字还没喊完,命令还没执行,终于有个人打了退堂鼓。

        这个时候,谁也不会怪那个人怕死,这么死法,的确有点莫名其妙。

        刀哥看了那人一眼,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刀哥微笑了笑:“好吧,你可以走了,不过从今以后,不许对人说你曾经是天虎堂的人。”

        天虎堂的成员,都是视死如归的。达不到这一点,就不配做天虎堂的人。

        “谢谢刀哥!”那年轻人如临大赫,千恩万谢,扔掉手里的刀,掉头走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走出大门,刀哥忽然脸一沉,伸手入怀。

        他掏出一把枪。

        “砰!”枪声响,那人应声倒地。刀哥的枪法很准,击中他的后脑直接毙命。

        刀哥收枪入怀,淡淡地说:“这种人,活着也如同废物,不如死了干净,省得下半辈子受苦,好了,咱们继续!”

        这么一来,那些本来想向那年青人学习的天虎堂成员哪还敢在打退堂鼓,反正都是死,不如死得光彩一点,至少也不会让人在自己死后说自己是废物。

        “三……”

        “好了,不要这样了!”

        这次说话的是苏晨。她不忍的捂住眼睛,这种场面太令她震撼了。

        “你们这样有什么用,每个人的命都很重要,你们这样做,难道不知道是对自己一种极端的不负责任吗?”

        刀哥面无表情地说:“不这么做怎么做,反正都是死,你以为龙少爷真能放过我们天虎堂吗?”

        “你们也有这么多人,难道就不会反抗吗?”

        刀哥反问了一句:“反抗有用吗?现在虎哥死了,咱们如同一盘散沙,没个领头人,不堪一击的。”

        “不试一试你们怎么就知道没用?”

        “没用的,我们现在死了,除了痛一点,也没什么其他,如果被龙少爷抓住了,也说不定要被他用多少刑法弄死。那样死法会痛苦一百倍的。”刀哥说。

        见苏晨低头深思不语,刀哥大声说:“兄弟们,咱们继续!”

        “慢着!”苏晨考虑了一会,说,“如果现在有人肯做你们的领头人,你们是不是就不自杀了?”

        刀哥眼珠子一转道:“那也得看是什么人了,如果一个白痴做我们的领头人,那我们还不如自杀算了。”

        “那他呢!”苏晨指了指我。

        刀哥眼里的喜色一闪而没,装作很平静的道:“他都说了,不会做我们的领头人。兄弟们,咱们继续!”

        喜色之外,刀哥眼里还有一丝狡黠的光。

        刀哥这个老狐狸,敢阴我们。他在利用苏晨的善良。

        不信的话,我不动声色,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玩集体自杀。

        我很想作为一个旁观者看他如何将这出戏演下去,可惜苏晨完全看不出他的阴谋,指着我说:“谁说他不肯做你们的领头人,我说他肯他就肯。”

        刀哥故意疑惑地看着我,意思是说:你说他肯?他不一定买你的账啊。

        苏晨摇了摇我的手道:“老公,你……你答应了他们吧,我……我不想看着他们就这么死。”

        唉!我长长叹了口气。

        女人啊,天生就是善良的动物,耳根子太软。

        “老婆,你可要想好了,我这一脚跳进去,就很难跳出来了。”我无奈的说。

        苏晨思考了良久,说:“暂时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救了这些人再说,你没见你若不答应,他们就要集体自杀吗?”

        “这样不太好吧,你们也太为难了,还是让我们自杀算了。”刀哥在一旁多嘴道。

        靠,真想一刀就杀了这只老狐狸啊,得了便宜还卖乖。

        “好吧,看在老婆的面子上,我答应你们。”我松了口。

        这么好的机会,刀哥当然不会错过,赶紧扔掉手中的刀,带头跪在地上:“夏兄弟,你以后就是我们天虎堂的老大了!”

        “老大好!”如雷般的欢呼声,大家都跪下了。

        我靠,用不着这么大排场吧,毕竟我只是做一个帮派的老大,又不是当皇帝。

        “起来吧,大家都起来!”在我的再三请求下,众人都站起身(靠,我一个老大,竟然还请求手下做事)。走到刀哥面前,我恨恨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我耍花招,我饶不了你!”

        刀哥一怔,随即正色道:“是,现在你是我们的老大,你想将我怎样我就怎样,决不说半个不字。”

        我是该难过还是该庆幸呢?天虎堂,T市鼎鼎有名的黑道组织,虽然现在有些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拥有了她的使用权,并且还是在千乎万唤下胜任的。

        看了虎哥的灵相一眼,那张照片里的脸满是笑意,似乎也很赞同。我忽然心中一凛,说:“大家先别急着叫我老大,怎么说今天也是虎哥的出殡仪式,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虎哥怎么说也是天虎堂曾经的老大,在他的葬礼上我如果以新老大自居,对虎哥是最大的不敬。大家见我考虑周全,均是心中一喜,这老大还真有人情味。

        在出殡仪式继续之前,我发号了一个施令,命大家先包好胸口上的伤再说。干了,这些人以后都是我的手下,平白无故被刀哥弄得一身是伤,我都有点心疼呢。

        好马是需要保养的,不是来摧残的。

        天虎堂的这些人平日都是刀尖上过日子,身上不泛一些金创药,再说创口也不深,涂了些药后,也没什么大碍。

        “这位新老大挺关心手下的。”众人心中都是一喜。

        看来我这个老大一上任,就挺得人心的。

        出殡仪式后,大家陆续返回了天虎堂的堂口。

        眼下最大的一件事,自然就是我的上任仪式,想想真的挺搞笑的,前一秒刚为了旧老大搞出殡仪式,后一秒就为新老大搞就任仪式。这真是一种讽刺。

        可是在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照刀哥的意思,天虎堂乃堂堂大帮派,新老大就任仪式要搞得风光一点。可我却不这么想,眼下天虎堂处于非常时期,而且龙少爷说不定已经收到消息,对我们盯上了。还是从简一点好。

        怎么从简?当然是越简单越好,仪式就在天虎堂的堂口举行。不邀请天虎堂之外的任何一个帮派。

        这一点刀哥深有意见,这么做好像有点偷偷摸摸的意思。我没理睬他的意见,他便和我据理力争,最后我抛出一句:“到底老大是你还是我?要么,这老大让你来当?我不当了。”

        刀哥一愣,只得顺从我的意思,估计这么耍无赖的老大,他混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吧。

        仪式第一件事,就是烧香祭祀。

        看过香港黑社会系列的影片,那里面的黑帮人物祭拜的好像是关二爷。咱们内地就不知道祭拜谁了。看着那一尺多高的像个菩萨一样的东东,我吊而郎当地拜了两下就了事。

        反正我不认识它,它也未必认识我,那么认真干吗?难道祭拜了它之后,天虎堂以后就步步飞升吗?

        无论什么事,关键还是靠自己啊。

        第二件事,就是滴血为盟。

        所谓滴血为盟,就是在香坛上摆两只碗,先杀一只公鸡,让鸡血滴在里面,然后就用牛尖刀割破自己的手指,让自己手指流出的血与鸡血相溶。

        靠,人血和鸡血能相溶吗?呵呵,我也不知道。

        站在盛了些鸡血的碗前,我拿着牛尖刀,看着自己白晰的手指。干了,怎么看我手指头里面的血也不多啊,滴在这里多浪费啊。

        思考了良久,想起港剧里经常出现的一种情节,忽然恶作剧的心上来,我对一旁一本正经的刀哥说道:“刀哥,借你的手一用。”

        刀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我拉过去手,紧接着感觉手指头一痛,被我用力挤出血来。

        “老大?你……”刀哥惊愕不已。

        “呵呵,你的血比较多嘛,你没听说过吗,人最好每年都要献一次血,这样对身体有好处的。”我嬉嬉笑着。

        刀哥无语了,这样一个无赖的家伙,能够带领好天虎堂吗?他现在又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太草率了些。

        第三件事,就是要纹身了。

        关于纹身,我是极度抵制的,爹妈好不容易把你生下来,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养得白白净净的,你倒好,在身上弄些五颜六色的纹身,视爹妈的努力成果于无物。对不起天地良心啊。

        龙头老大纹身一般都在背部或胸口,亲自操刀的刀哥耐下心劝我:“老大,你就把衣服脱下来吧。”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我就是不肯脱衣服。

        刀哥哭笑不得:“老大,这是必需的,你必需得纹身。”

        一番交涉过后,我说了句话,刀哥的眼睛瞪得铜铃大:“什么?老大,你想改规矩?那怎么行?历来规矩就是如此,不能改的,不行不行!”刀哥头摇得像拨浪鼓。

        “规矩既然是人定的,为什么不能改?”见刀哥露出迷茫的神色,我解释着,“这么说吧,你说,这规矩是谁定的?”

        “应该,应该是虎哥定的吧。”刀哥自己也弄不清楚,想了想,挠了挠头,“是天虎堂的创始人定的吧。”

        “天虎堂的创始人是谁?”

        “这个?”刀哥又挠了挠头,脸上开始有了汗渍,“这个,是……”

        “我来告诉你吧,是天虎堂早前的老大,既然是天虎堂的创始人,肯定是天虎堂早前的老大。”

        “对对对,是早前的老大。”刀哥附合着。

        “那么,早前的老大算不算天虎堂的老大。”

        “当然算。”

        “那么,也就是说,规矩其实都是天虎堂的老大定的。”

        “对。”

        “那么,我现在算不算天虎堂的老大?”

        刀哥被我说得有点糊涂了,脑筋一边迟纯的转着,一边点头:“当然算,你当然是我们天虎堂的老大。”

        “这不就是了。”我一拍大腿,“既然规矩都是由老大定的,现在身为老大的我,重新定一条规矩也不过份吧,我现在废除老规矩,天虎堂的老大不一定非要纹身。全凭个人喜好,你愿不愿意?”见刀哥露出为难的神色来,我赶紧说了句:“除非你们不承认我是老大。”

        哎……刀哥叹了口气,没办法,只得屈服了。

        靠,玩文字游戏,你们这群只知道刀枪剑棍的家伙怎么会玩得过我?

        刀哥看着我露出坏笑,心想:这新老大真像个耍无赖的痞子。不过又一起,混黑道的,哪一个不是痞子。想到这里,他露出欣慰的笑意。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九十章:当老大,改规矩"><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