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九十二章:中年美女杀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刀哥办事很有效率,一会儿功夫,招集了全体天虎堂成员。大家都在天虎堂堂口集中了。

        看着台下的芸芸众生,我问一旁的刀哥:“人,老到齐了吗?”

        “齐了,一个都不缺,这里是名单。”刀哥向我递过来一个小册子,同时心里滴咕:不就是如今人马吗?不明白老大要搞这个小册子干吗?

        要刀哥制这个名单册是我的意见,这样便于管理,我让每位天虎堂成员报到时都得在这名单册上签个到。刀哥显然没想到我还搞这个,你要他砍人他眉头都不皱一下,你让他写写画画,就像要去了他半条老命。

        以前虎哥怎么做我不管,但现在是我当老大,就得按我实行的方案来做。这样至少让我对天虎堂的成员有所了解,至少我对着名册,能叫出帮中兄弟的名字来。刀哥口里不以为然,其实心里还是佩服的,有了这个小册子,帮中到底有多少兄弟他心里就有个底了。两百多号人,并且有时候增员有时候减员,就算他是帮中元老,光凭脑子记忆,他也不能分得那么清楚的。

        看着点名册上的歪歪倒倒极丑的一些字,我苦笑不已,不过也释然了,有文化的人,谁愿意当个小混混啊。

        我命刀哥大声念着点名薄上的名字,叫到名字的人,得答一声到。刀哥苦着脸阴阳怪调地念着,大家也苦着脸回答着,好似都在想,老大,咱们是混黑社会的啊,怎么弄得跟一般学生似的。

        我不管他们,以后这类的事还有很多呢。

        点名完毕。

        “兄弟们!”我一挥手,“现在天虎堂的情形大家都知道,考虑到目前的实力状况,咱们可能要去另外一所城市发展,就是说,咱们要搬家了,也许有些人对搬家会有意见,在这住得好好的,干吗要搬家啊。不过情形告诉我们,我们一定得搬,不过我不勉强大家,大家愿意搬的,就跟着我走,大家不愿意的,也可以退出,从些以后和天虎堂没有任何瓜葛。”

        话音一落,台下窃窃私语起来,我看得出来,两百多号人里面,已经有近十个人思想动摇了。

        不过昨天那个想退出的小伙子的死让大家仍心有余悸,那十几个人偷偷看了刀哥一眼,不敢说话。

        我微笑着说:“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说出来没关系的,我说过我不勉强大家,就算大家退出,我保证,绝不为难大家的。”

        昨天刀哥刚开始也像我这样和颜悦色的,不过后来的举止太让人觉得恐怖了,大家仍对我的话表示怀疑。

        “老大,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不会为难我们?”终于,他们忍不住了,派了个代表站出来说话。

        “那当然,我说话一言九鼎。”我继续微笑着。

        “那好,我们十一个人决定退出,老实说,我们……我们有点怕,不想和龙少爷成为敌人,再说,咱们在T市土生土长,也不想去别的地方发展。”那个代表有些犹豫地说。

        “好,那你们可以走了,我绝不会为难你们。”我赞许地点点头,这种诚实的人,我喜欢。

        “老大,那我们走了。”十几个人走了几步,快走到大门口时,又战战兢兢地回头看一眼,生怕我从口袋里掏出枪。

        谁也没注意到,刀哥看他们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寒光。

        我微笑着目送他们出门,然后又说:“看,我没为难他们吧,现在谁还想退出的,要趁早决定啊。”

        我一连问了几遍,又有两个退出了。

        我再问,台下众人都用一种坚定地目光看着我,再也没人说要退出了。

        “好!”我高声叫着,“留下的人就是答应以后和我夏雨一起打天下的了!”

        “对,和老大一起打天下!”众人欢呼。欢呼声中,刀哥忽然哎哟一声,捂住肚子蹲下来,不住的叫唤。

        “你怎么啦?”

        “老大,不好,我肚子突然好疼,可能昨晚吃东西吃坏了。”

        “那快去看医生吧!”我不耐烦的说了句,妈的,怎么早不疼晚不疼,偏偏在我情绪高涨的时候疼,这让我不爽。

        刀哥捂住肚子走出去。

        接下来,我向大家说着我的计划,怎么去K城,大家几个人一组,每组由谁负责。去了那头该在哪里汇合。这一路之上不许惹事生非,注意安全等等。

        最重要的一点,在路上大家不允许欺负弱小。

        交待完所有的事后,命大家好好休息,尽快收拾好简单的行李,后天出发。

        回到我住的房间,我赶紧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靠,当老大可真不简单啊,不仅是种脑力劳动,而且还有体力劳动,说了一个上午,我嘴都说干了。

        苏晨关心地递过来一个削好的苹果,说:“怎么样?累不累?”

        “有点累,”我咬了口苹果,“不过有好老婆照顾,就不累了。”苏晨骂我越来越贫嘴了。

        “你干什么?”苏晨见我吃完苹果就往床上爬,问道。

        “干什么?睡觉啊,去床上不睡觉干吗?”

        确实,最近我老是感觉睡不足,每天清醒不到一会儿,就昏昏欲睡,我猜测可能是没练御女心经的缘故。

        御女心经,我决定不在练了,明知道对身体具有危害,就算再诱人我也不敢练了。

        练到后来,万一我变成了怪兽那可划不来的。

        “起来,你还得去办一件事。”苏晨揭开我的被子。

        “办什么事啊?”我不满地滴咕着,坐起身来。

        “总之去不去随你,你不去可能会后悔。”

        卖什么关子啊?现在还有什么事比我睡觉更重要呢?

        见到我又躺下了,苏晨说:“陈纤纤……”

        “啊……”我又重坐起来,“陈纤纤她怎么啦?她在哪?”自从殡仪馆里见过她一面后,就再也不见他的踪影,我问过刀哥,刀哥只是说她很好,不用担心。我一个大男人,当然不便打听她的下落。

        现在苏晨主动提起,我可不能放过。

        苏晨又好气又好笑,酸溜溜地说:“哼,一提到她你就浑身来劲是不是?”

        “呵呵。”我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我答应他父亲是要照顾她的嘛。”

        “我看,是你自己特别想照顾她吧。”苏晨没好气的说了句。

        沉默,对于吃醋的女人,只有沉默。

        “难道你没话说吗?”沉默了良久,苏晨终于忍不住了。

        “我?”我摸摸头想了想,“我好像没话说啊。”

        看着苏晨抓狂的样子我就特别想笑。

        “可是我有!”苏晨大声说。

        “你有怎么还不说?快说吧,不说我要睡觉了。”

        苏晨看了看我,一副拿我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陈纤纤现在情绪有点不对劲,咱们又马上要出发了,我觉得你应该去劝劝她。”

        我疑惑地看她一眼,陈纤纤情绪不好,干吗要我去劝她?我又不是心理医生,再说女孩子和女孩之间不是好勾通一点吗?

        “我已经劝过她了,不过……”苏晨低下头,“效果很不好,还是你去试试吧。她最近举动很奇怪,她挺可怜的,我不想她有事。并且……并且……”

        “并且什么?”

        “并且是她主动要求要见你的。”

        我差点哈哈大笑,美女指名要见我,我怎么能不高兴。我压住喜悦故意迟疑地说道:“这样……不太好吧,她要见我,咱们孤男寡女的,有些事情说不清啊。”

        苏晨秀眉一扬:“夏雨你少跟我装,你还不是巴不得!”

        “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我一本正经,“小姐,怎么说我也是堂堂的一个天虎堂老大,别人让我去我就去,那我多没……”

        “你再废话!…………去不去!”苏晨腿脚齐施。

        “啊……啊……”我惨叫数声,“别打别打,我去我去,男子汉大丈夫,说去就去,你别打啊!”

        自从殡仪馆回来后,陈纤纤的情绪就一直不稳定,她老是把自己关在房内,不吃也不喝。考虑到男女有别,天虎堂聘请了数位女性家政照顾着陈纤纤。可陈纤纤最近脾气变得很坏,那些家政们一个个都被她骂得狗血淋头,有的甚至还被她打得头破血流。

        家政们纷纷不干了,想辞职,天虎堂没办法,只得提高价钱想留住这些家政吗?

        “价钱再高我们也不干了!”几位家政竟一起态度坚决的摇头。

        “为什么?”这年头竟然还有人不爱钱?

        “钱我们当然想赚,不过命我们更想要啊,如果再服侍这位大小姐下去,我们赚再多的钱,也没命花了!”家政们跑得比兔子都快。

        听完苏晨的口述,我哈哈大笑:“有这么夸张吗?我看陈纤纤蛮温柔的嘛。”

        “是吗?你这样认为吗?”苏晨眼光闪动,“温不温柔,你去试一下就知道了。”

        大家不要想歪,苏晨嘴里说的“试一下”只是让我试着和陈纤纤接触,可不是指那事。

        “那现在由谁来照顾她?”据我所说,天虎堂上下,除了陈纤纤,没一个女性了。

        “好像他们又请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妈。已经照顾她三天了。”

        我不禁奇怪:“四十岁左右的大妈?厉害,难道她能受得了陈纤纤的怪脾气?”

        苏晨说:“受不受得了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三天来,她逆来顺受,从没半句怨言,天虎堂总算放了心,对她的待遇很丰厚呢。”

        一路说着话,已来到陈纤纤的房间门口。门是关着的,苏晨说:“好了,你进去吧,看看她,我走了。”

        我想到可能是苏晨也忍受不了陈纤纤的脾气,便点点头说:“好吧,你走吧。”

        “夏雨我可告诉你,你可不要乱来。”苏晨临走警告我。

        轻轻敲了房门,谁知门并没有关紧,一碰门就开了。

        “哐当”一声,我刚踏进去一脚,就传来东西破碎的声音。我愣住了,苦笑,不可能我一来,就这么欢迎我吧。排场也忒大了点。

        “你这汤是怎么煲的,这么难喝?”不用问,这么大的声音自然是我们的大小姐陈纤纤了。

        “对不起,小姐,我……我重熬。”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看来她就是那个逆来顺受的家政服务员了。

        我咳嗽一声,走进屋去,只见到一身素衣打扮的陈纤纤,正没好气的对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妇人指手划脚,中年妇人显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正手足无措地捡着地上的碎碗片。

        中年妇人背影有些拘偻,由于背对着我,看不清她脸是什么模样。

        看到陈纤纤,我还没来得及说句话,陈纤纤“啊”了一声,大声说:“你?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你怎么进来的?”

        不是你叫我来的么?

        我有些郁闷,我堂堂一个天虎堂的老大,竟被一个小女生高声呼喝,心中来气,沉着声说:“我答应你父亲要照顾你,我来看看你怎么了?”

        “我可没答应你!你快滚出去!滚啊!”

        我怒火更甚,就算你是虎哥的女儿,也不能这么没规矩吧,况且现在我可是天虎堂的老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有点太过火了。我笑了笑说:“那好,既然你没答应,我走了,以后你的事我不管了。”

        念在虎哥的面子上,我不能对她怎么样,干脆与她划清界线吧。她人长得还算漂亮,本来我还想与她发生点什么风花雪月的,但我可不想忍受她的坏脾气。

        也许是平日享受苏晨林非烟对我的温柔习惯了,我对脾气不好的女人不太感冒。

        可走出来,我又犹豫了,因为我想到了一个问题。

        虎哥为了我甘愿插自己一刀,而我也肯为了虎哥赴汤蹈火,天虎堂上下都知道,陈纤纤也应该知道。况且虎哥临时前亲口说要让我照顾她,这是对我的信任。

        连虎哥都这么对我信任,这小丫头没理由不对我信任。

        而且,对于虎哥,我一向尊敬,这小丫头就算脾气再不好,也不可能会对我大声哟喝,更不会大声说要我滚。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难道……我想起苏晨说过,那个新来的家政对陈纤纤逆来顺受,从无怨言,心中忽然一寒。

        难道问题出在这个家政身上?

        她待在陈纤纤身边另有目的?

        想到这里,我额头冷汗直冒。真是这样的话,陈纤纤的处境可实在太危险了。我说过要保护她的,当然不会弃她于不顾。

        我重新走了进去。

        进去后,那个中年妇女仍蹲在地上捡碎片,这让我更怀疑,捡碎片用得着捡这么长时间吗?

        陈纤纤见我去而复返,本来就无血色的脸色显得更白,张口就怒骂:“姓夏的,叫你滚你没听到吗?我不想看见你,你快点给我滚啊!”说完,不住地向我使眼色。

        我更无怀疑,陈纤纤用得是暗语,她一直让我滚,意思是说这里很危险,让我快走。

        为什么她不直接说出来?我敢肯定,她受到了要挟。

        明知道她有危险,我当然不肯走了,我轻轻走过去,为了不让中年妇女起疑,我故作愤怒地说:“哼,你叫我走我就走,那我多没面子,虎哥要我照顾你,顺便还让我教训教训你,真不知道虎哥是怎么教育你的,如此没教养……”

        我一面说,一面注意着那捡碎片的妇女,她背对着我,手不停地在动。

        我朝四处看看,如果说就光凭这位妇女就对陈纤纤产生要挟,我还真有点不相信,难道她还有什么同党藏在这里?

        事实上证明我低估了中年妇女的实力,正当我疑惑的时候,中年妇女忽然动了:她突然身子向后一转,手一扬,手中的碎片向箭一样朝我射来。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暗器手法,速度很快,力道也大,也很准,碎片带着呼呼风声直接击向我的眼睛。

        这扔暗器的手法与金伯的一手飞刀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深吸了口气,这紧要关头,体内的那股热流又在周身涌动起来。

        感谢上苍,这是股救命的热流啊。热流一旦涌动,我的身体就变得格外敏捷。我双脚站立不动,身子向后一仰,头垂地,碎片便平平贴着我的胸擦过去。

        “好一招铁板桥的功夫啊!”那中年妇女忍不住赞叹。

        这就是传说中“铁板桥”的功夫吗?我愕然不已,我只是情急之下使出来的,怡笑大方啊。况且,我重新站直身子,腰有点疼,肯定是闪了腰了。

        我还发现一个问题:那中年妇女说话的声音,怎么……怎么清悦娇脆,人到中年的妇女,也可以说出这么好听的声音吗?

        形势不容我再多作思考,因为中年妇女一击不中后,又向我跳了过来,手一探,狠狠向我挥了过来。

        她手中握着一把刀。

        “靠,玩真的啊!”我嘴里说着话,动作丝毫不见慢,一闪,又躲过了那一击。不过由于她这一击太快了,我躲得也有点狼狈,从她腋下钻了过去。

        钻过她的腋下时,我闻到一股清香,“好香!”我忍不住赞了一句。

        难道是位中年美女杀手?我心中这样想着,可与那中年妇女打照面时,吓了一跳。好丑的一张脸啊,吊眉,三角眼,塌鼻子,吃四方的大嘴巴。脸上的皱纹可以夹死好多只苍蝇了。

        这种香味,不应该是从这种女人身上发出的吧。

        中年妇女摸了摸自己的腋下,怔了一怔,忽然说了句:“下流!”又狠狠向我扑过来。

        靠,就算下流老子也不会对你这种货色下流。我心中想着。如果她是位美女,我出手时可能还收敛一点,但她长得这么到胃口,我下手便不再容情。

        我出手的动作越来越流畅,力道也越来越猛,真想不到,体内的热流源源不绝。

        我欣喜不已,自从练了御女心经后,从来没这么爽快地打过一场架了。

        中年妇女尽管手中有一把刀,但这刀丝毫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反而在我的攻势下,她渐渐的只有招架而没有还手之力了。

        “小心了!”她一刀向我刺过来,我右手微屈,握住了她的手掌,还顺便向她提醒一句。

        她的手掌细腻润滑,感觉怪怪的,一个这么年纪的女人皮肤会这样光滑吗?心中思考着,手中已夺过她的刀,顺势划了一下。

        “哧!”她的半边袖子被我划破了,露出雪白如莲藕般的一条玉臂来。

        “你?”我怔住,她手上这雪白的皮肤和她脸上腊黄的肤色反差太大了吧。

        中年妇女见行刺不止失败,自己反而受伤,无心恋战,恨恨地看我一眼,忽然又向在一旁看得发呆的陈纤纤扑去。

        “小心!”我也向陈纤纤扑去。

        谁知这是中年妇女的声东击西之计,我扑向陈纤纤的同时,她已经改变方向奔到窗边了,打开窗子,纵身跃下。

        汗,这可是在四楼啊。我张大嘴巴走过去,窗帘还在摇晃,伸头一看,下面什么也没有,看来她逃了。

        房间里只留下阵阵余香。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九十二章:中年美女杀手?"><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