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卷 第九十三章:少女心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高明的逃生手段,她难道会轻功?

        我摇摇头,不可理解,走到陈纤纤身边,刚才激烈的搏斗似乎把她吓傻了,她半天没说话,而半天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她走了?”

        “是跑了。”我淡淡地说,“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嗯。”陈纤纤看我一眼,点点头。她想了想,清清嗓子,向我娓娓道来。

        原来这几天她心情都不好,在赶走那些服侍自己的家政后,三天前,天虎堂又给她找了个大妈过来。这位大妈年纪虽然看起来不怎么大,但长了张奇丑无比的脸。陈纤纤看到她更感心烦意乱,就不停地找机会骂她,想赶她走。谁知这位大妈脾气也真好,竟能一直忍受下来。昨天半夜,她忽然敲开陈纤纤的门,就用了一把刀指着她。

        那位大妈逼她,让她引我到她房间里来,好趁机对我下手。

        陈纤纤这才明白,她是针对我来的,她白天在自己这里忍气吞声,而夜晚则去打探我的下落,可能觉得我身边有几个人身手不错,不好下手,所以才出这招。

        我看着她微笑着问:“所以你一受她威胁,就把我给卖了,故意对苏晨说你要亲自找我?”

        陈纤纤脸红了红道:“其实若她真的只是拿我的命来要挟我,我还不至于,可她……”

        “她怎么样?”我追问着,我实在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忽然,我好像想明白了,是贞操。女孩子最注重贞操,尤其像陈纤纤这种未出嫁的女孩子。可是不对啊,那杀手分明就是个女的,一个女人能用什么方法夺去另外一个女孩子的贞操呢?

        “难道她想对你……”我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稍通点人事的女孩子,都会明白我的意思。

        “不是。”陈纤纤的脸更红了,“她拿着刀在我脸上划来划去,说如果我不答应的话,她就要在我脸上划个几十刀。我本来想骗骗她,暂时答应她,可谁知她好像看出我的想法,说:‘你可要想好了,如果你敢骗我,我随时都可以在你脸上划几刀的。’我见过她的本领,她能从四楼的窗户跳下再上来,就像个女飞人,飞檐走壁的。我怕她真划破我的脸,所以我就……”下面的话她不好意思说了。

        呵呵。我点点头,表示理解,对于女人来说,比生命比贞操更重要的东西,当然就是脸蛋了。

        女飞人?我再次走到窗边,四楼高,换作是我,别说我不敢跳下去,就算跳下去连站起来都是个问题,别说再爬上来了。我伸了伸舌头,自言自语地说:“嘿,这个老女人还真厉害!”

        “夏……夏大哥!”陈纤纤叫了我一声,姑娘似乎有点害羞,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嗯,你想说什么?”

        “其实我觉得,她不是一个老女人,她是易了容的,她可能不想别人见到她的真正模样。”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你是怎么知道她不是老女人的?难道你见过她?”

        “不。”陈纤纤摇了摇头,“我没见过她,但我也是女人,凭女人的直觉,我觉得她应该是个很年轻的女人,还有,她应该是个很有品位的女人。”

        “哦,这你也知道?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她身上那股香味,那股香味很特别,我也很喜欢香水,可那种香水味我长这么大都没闻到过,清新怡人,她用的香水很特别。一个老女人,不是会用这种淡雅的香水的。”

        “嗯,也许是吧。”我点点头,虽然我表面上不以为然,但我内心也隐隐觉得那杀手是易了容的。

        回想着那莲藕般的玉壁,一个老女人,会有这样细嫩光滑的皮肤吗?

        想到这里,我坏笑道:“纤纤,说不定你的直觉很灵哦,你跟我说说,以你的直觉来看,那位易容的杀手漂亮不漂亮呢?”

        陈纤纤脸又红了:“这个我可感觉不到,至少也不应该像她表面上那丑吧……夏大哥,那位杀手漂亮不漂亮很重要吗?”最后一句,她的声音却是极小的。

        “呃,这个……”我老脸一红,“没,没什么,也不是太重要,我只是想知道杀手的特征罢了,谁知道这次失败后,她下次还来不来杀我啊。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哦。”陈纤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似乎我这个理由很充分,又问:“夏大哥,你得罪她了吗?你看她下次还来不来杀你呢?”

        我双手一摊:“我也不知道,我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也许是因为现在我做了天虎堂老大这个位置,有人看不爽,想摆我一道吧。”

        “嗯。”陈纤纤又点点头,这一点她深有体会,她老爹虎哥曾经也是天虎堂的老大,可能也经常遭别人行刺吧。“夏大哥,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能打。”

        我傻笑中,被女人夸奖,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我忽然想起什么,问道:“纤纤,听你说最近心情不好?”

        陈纤纤脸色一悲,点点头道:“我爸刚去世,我心里总是空落落的,看谁心里都不舒服,这段时间脾气是大了点。”

        年青丧父,这的确是人生中最悲惨的事,况且虎哥又死得那么惨,我很能理解陈纤纤的心情。我安慰道:“纤纤,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便,我想虎哥在九泉之下,也不想看见你伤心难过的样子,关键是你要好好活下去,那样虎哥在下面也安息了。”

        陈纤纤含着泪点点头:“谢谢你夏大哥,我不会自暴自弃的。”说完,她小声地问:“夏大哥,我把你骗到我这来,别人要杀你,你不生我的气吗?”

        “生气!我当然生气!我现在就气得不行了!”我故意板起脸,陈纤纤一惊,我紧跟着就笑起来,“傻丫头,我怎么会生气呢,你也是被逼的嘛,换作我,我也会这么做的。况且我一进来,你就提醒过我呢,只是我当时没能理解罢了。”

        见我不是真的生气,陈纤纤也笑了:“夏大哥,那时见你进来,我真是急得不得了,我怕她突然对你出手,如果你受到伤害,我就要后悔一辈子了。对了,夏大哥,我想后来你再进来的时候,大概已经知道了吧,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进来呢?你不怕吗?”

        “怕,当然怕,谁不怕死啊?”我故作一副后怕的样子道。

        “怕你为什么还要进来?”陈纤纤睁大眼睛天真的问。

        “你真的想知道?”

        “嗯。”

        “那是因为你还在她手里嘛。”我拍拍她的肩膀,“你在她手里,我怎么能不进来啊,我可舍不得你啊。”

        听完这句话,陈纤纤的脸更红了,也更害羞了,赶紧低下头,双手扭在一起,声若细蚊的道:“夏大哥,你对我真好。”

        我看得心神一荡,忍不住就想再调戏她两句,忽地心中一惊,想起苏晨的话:我可不能调戏良家妇女啊。重重的咳嗽一声,我正色道:“我这不是对你好,因为我答应过虎哥,一定要照顾好你的,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会良心不安的。”

        陈纤纤抬起了头:“夏大哥,你……你回来救我仅仅就是因为对我爸爸的承诺吗?”

        当然不是。我心中这样想着,嘴里却道:“嗯,是的,我不想失信于你爸爸。”

        “哦。”陈纤纤喃喃地应了一声,脸上尽显失望的神色。见到这种脸色,我暗想,难道这小丫头还希望我对她有点什么。

        “对了纤纤,我们后来马上就要搬迁了,到时候你也得和我一道走,你愿不愿意?”

        “当然愿意!”陈纤纤马上回答,随即脸色一黯,说:“夏大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啊。”我爽快地说,同时心里想,这小丫头哪来这么多问题。陈纤纤不安地扭动双手,问:“夏大哥,你身边的那个苏晨姐姐,是不是就是电视上常出现的那个大明星啊。”

        “对啊,原来你也认识她啊。”我笑呵呵地说,充满了自豪感。

        “当然认识,像我这么大的,哪个不喜欢她呀。”陈纤纤明显是属于多愁善感类的女孩,前一秒笑着,后一秒又黯然,“你,你和苏晨姐姐她?”

        “她是我老婆啊。”我照实回答。

        陈纤纤脸立马变得惨白,咬着嘴唇说:“哦,那,那,那你真幸福。”

        接下来陈纤纤情绪变得很低落,跟她说什么好像都勾不起她的兴致来,我说十句,她只说一句,而且每句不是一个“啊”字,就是一个“哦”字,惜字如金。我觉得气氛不太好,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便吩咐她要好好休息,后来要赶路等等,她一一答应了。

        我告辞。

        我刚走出了门口,身后传来陈纤纤的一声叫唤:“夏大哥!”

        “嗯。”我回头。陈纤纤一张秀美的脸像是在哭出来:“夏大哥,我祝你和苏晨姐姐永远幸福!”说完,“砰”的一声关紧大站,差点砸着我的鼻子。

        我笑笑,这小丫头莫不是真喜欢我了吧。想到这里,我有点臭美,想我夏雨现在身为堂堂的一帮之主,又年轻帅气(太臭美了),又斯文典雅,还有一身高深莫测的功夫,试问,天下间有哪个小姑娘对我不倾心呢?

        小丫头,也别那么太着急嘛,真的喜欢我,可以慢慢来嘛。我可以考虑接收你的。不过,接收你之前,我可得回家好好和两只母老婆商量商量。

        回到住处,苏晨照例给我削了只苹果,问:“和陈纤纤谈得怎么样了?她好点了没?”

        考虑再三,我还是没告诉刚刚在房里发生的事,怕她担心,我说:“搞定了,她心情好多了。”

        “看来她还是蛮听你的话的嘛?”苏晨的口气中透露一股酸意。

        “咦,你闻到什么味没有?”我故意转移话题,“一股怪味。”

        “什么味?”苏晨用力吸了几吸,没闻到什么异味。

        “哈哈,是醋味啊,你没闻到吗?”

        “好啊,你敢损我!”苏晨开始掐我,打打闹闹中,我顺势将她揽在怀里,然后再顺势将她压倒在床上。

        “老公,不要啊……这是大白天呢。”苏晨抵挡着我的魔手,不过那阻拦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

        “哈哈,白天更有情调嘛。”现在所有的问题看似都解决了,我也该好好放松放松了,有段日子都没和苏晨亲热过了。

        缠绵中,我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御女心经中的体位,心法,我知道,如果继续练下去,身手一定会更一步提升,不过体内的邪气也会更进一层,到时候我可能就无法控制自己了。

        我的自制力不错,放弃了继续练御女心经的想法。

        完事后,看着像小猫一样温顺躺在我怀里的苏晨,我想起那位杀手来。究竟,是谁派她来杀我的呢?

        是龙少爷。

        除了他,我也想不出更好的人选了。看来他已经对我注意上了。

        不行,此地不宜久留,越早走越好。

        我临时决定,行程得改一改,今天下午就出发。这时,门外响起了一个急促的声音:“老大,不好了!出事了!”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九十三章:少女心思"><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