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九十四章:美女军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的确是出大事了,死人了,数十具尸体,被天虎堂的兄弟们抬在堂口,并列排成一排。

        “老大,他们还没走出天虎堂的范围,就已经死了,当时尸体东一个西一个,死得很惨,大多数被人割破喉咙而死的。”天虎堂的成员向我报告着。

        死者一个个睁大双眼,仿佛死不瞑目,由于是割破喉咙至死,每个人临死前,都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喉部,神情痛苦。从他们的衣着来看,死得是天虎堂的兄弟。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正准备搬迁了,却一下子死了这么多兄弟,真是出师不利啊。

        不一会,陈纤纤也收到消息赶来,见到这么多具尸体,“呀”的一声尖叫,看了看我问道:“夏大哥,他们……他们是怎么死的?是……是她杀的吗?”

        我知道她指的是那位女杀手,刚开始我也怀疑过是她,不过据天虎堂的兄弟讲,他们是在三个小时前就发现这些尸体的,而女杀手在杀我时,是一个小时前。女杀手绝不可能在没杀我之前而先杀我的手下来惊动我。

        我看了看尸体的状态,思考了会,说:“咱们天虎堂出了内奸,是自己人干的。”

        我看出死者们在临死前连挣扎的痕迹都没有,一个人在遭到攻击时,怎么可能不还手,一定是攻击的那人和死者们都很熟悉。

        天虎堂的成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从对方的脸上读出点什么东西来,太恐怖了,身边若隐藏着这样一位杀手,对于大家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就是凶手。

        “咦,他们已算不上是天虎堂的人了。”有人仔细辩认了一下,说道,“老大,他们就是当初你允许他们退出的那些人。”

        “是吗?”我心里一惊,看了看,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接管天虎堂的时间不长,活人都分不清,何况是死人。苦笑了一声,我说:“我想我知道这是谁干的了。”转头对一名手下道:“刀哥呢,带刀哥来见我。”

        “老大,刀哥去医院还没回来呢,他肚子疼。”有人向我禀报。

        “屁,你们在附近找找,我保管他没在医院,肚子疼?肚子疼就会去医院吗?你们也太小看刀哥了。”

        被我命令的那人疑惑的看我一眼,在他看来,刀哥这会一定在医院躺在呢。不过我是他们的老大,我的话他们不敢不听,招了招手,带了几个人出去寻找,不一会,喜滋滋地跑回来:“老大,刀哥果然在附近,你真是神机妙算啊。”

        几个人都向我投过来佩服的目光,心想,不愧人家当老大,就冲这一点神算子功夫,咱就不行。

        他们是在天虎堂内设的药房找到刀哥的,看到刀哥时,刀哥正在往身上抹金创药呢。

        我看着刀哥,沉下脸,说:“刀哥,新家法你还记得吧。”新家法是我新上任时临时颁布的法规,开玩笑,一个诺大的帮派,没有个法律法规怎么行,那还不乱了套了.之所以要颁布新的法律法规,是因为我觉得天虎堂的老帮规太墨守陈规了,根本没什么约束力。新帮规也是我从一些港台电影中偷师学来的,约束力还是很强的。

        刀哥眉头也不皱一下说:“记得,老大,我知道我错了,请你惩罚我。”刀哥既不否认也不辩解,这倒出乎我的意料,可能他也知道,他一杀掉这些想退出的成员,我一定会猜出是他干的。我不禁向他竖起了大拇指,这人,算得是条真正的汉子。

        可是佩服归佩服,家法既然颁布了,那是一定要执行的,否则我这个老大当得也没什么威严了。定了定神,我道:“刀哥,新家法第三条规定,滥杀无辜该受怎样的惩罚?”

        刀哥想都不想,便说:“吃三十大棍。”说完,俯身趴在地上,屁股朝上,“来吧。”

        没有人动,大家都愣了,他们以为我找刀哥来会有什么好事,哪知一上来就要给他喂棍子。

        这些人真笨得可以,到现在还看不出这十几个人的死和刀哥有关。看来回到K城后,我得好好调教调教他们。

        我眼一瞪,说:“还傻站着干什么?快去拿棍子,刀哥犯了条例你们不知道么?”

        竟然还有人傻不愣登的问:“刀,刀哥犯了啥罪啊?”

        我差点晕死,指了指地上的数十具尸体:“你问问他们吧。”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这才明白过来。大伙儿背脊一寒,原来这事是刀哥干的,幸亏当初自己坚持下来,没有打退堂鼓的打算。几个人匆匆向外跑去,好一会儿,才大汗淋漓地跑回来。我一看,操,双手空空,什么也没拿来。

        “棍子呢?”

        “老大,哪,哪来的棍子啊。我们翻遍了都找不到棍子啊。”

        我汗,的确,由于新家法是新颁布的,事起仓促,有些执行家法的设备还不齐全。不过没关系,其他的家法刑具难找,不过棍子这一类的可以就地取材嘛。我四处看了一眼,目光锁在一张椅子上。走过去,操起一张椅子,运一口气,手用力朝椅子腿一砍。

        “咔!”椅子腿应声而断。其实我大可不必用手,用腿完全也可以。不过我是想立个下马威来着,露出这一手,怎么也让大家看看我不是个花拳绣腿,是有实力来着。

        果然,大家一看我露出这一手,脸色大变,对我既是恭敬,又是佩服。

        不过我这一手付出的代价也够大了点,手隐隐作疼,像裂开一般,看来还是功力不够。

        我咬紧牙光忍住疼,如法炮制,又接连砍断那张椅子的其他几条腿,然后递到几名天虎堂成员手中,说:“看,这不就有棍子了。你们开始吧。”

        四个人接住短约尺许的椅子腿,这场景的确有点可笑,执行家法的刑具竟然这么寒碜。不过大家都不敢笑,因为这时候的气氛严肃的要死。这也是我要的气氛,我沉声说:“有人犯刑法,无论是什么人,都不要留情面。别说是刀哥,就算日后是我犯了刑法,大家也要留情面。”

        几个人点了点头,走到刀哥身边,蹲了下来。

        棍子太短了,不蹲着够不着啊。

        “行刑!”我威严地说了声。

        三十棍,四个人,每个人只要打七八棍就成了。这些人平日对刀哥很是佩服,想手下留情,可碍于我在一旁盯着,手底下可丝毫不敢放松。可是大家边打,嘴里边小声念着:“刀哥,对不住了,我们也是没办法啊,你别怪我们。”

        刀哥一向是那么硬气,硬挺着,哼都不哼一声。

        我看看打得也差不多了,便说:“好了。”和颜悦色地对刀哥说:“对你执行家法,你服不服?”

        我想,他心里应该服了吧,毕竟是十几条人命,而且还是曾经的兄弟,我这么对他,已经算是对他最轻的处罚了。没料到他说道:“老大,我处罚我是按规定来,我服,但我这次没做错。”

        我晕,听他这意思,难道是我做错了?

        “十几个人啊,十几条人命,你说你没做错?”我不敢想象,这刀哥,把人命看得太轻溅了吧。

        刀哥却大义凛然地说:“的确,我杀他们,有点残忍,但为了帮会的前途着想,他们不得不死。”

        我汗,不明白帮会的前途和这十几条人命有什么关联。

        刀哥振振有词地说:“万一这些人去找龙少爷,向他告密怎么办?我们的行踪这些人多少也了解一点,他向龙少爷一举报,咱们就完了。”

        我默然,这番话,说得也未偿不是理啊。我当初只想着让自己做一个仁慈的老大,这一点,却没想到。

        本来大家对刀哥动不动就杀人灭口的做法感到一丝寒意,可听刀哥这么一解释,也都豁然开朗。

        这些人,是非死不可的。他们不死,咱们的路就难走了。

        好了,算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反正罚也罚了,事情也弄清楚了。严格来说,刀哥这还算不上是滥杀无辜,他毕竟是在为帮会考虑。

        没想到我正准备赫免刀哥的罪状时,刀哥却大声说:“老大,虽然我很服你,但有一点意见,还是想向老大提出的。”

        我汗啊,这才当老大几天啊,就让下属对自己有成见了。我勉强笑了笑,说:“有意见是好事,说来听听,我会诚心接受的。”

        “老大,你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肠太软。不错,心狠手辣是大忌,不过心肠太软,也是一种忌,尤其是咱们这种混黑道的。以前虎哥管理帮会的时候,虽然仁慈,但他该狠的时候狠,该仁慈的时候仁慈,老大,你的缺点就是不该仁慈的时候仁慈。”

        刀哥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太直这一点不好。怎么说我也是堂堂一帮老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让我颜面何存?我心里大骂:妈的,老子本来就没想当这个老大,当初是谁让老子当老大的!现在好了,看我不顺眼了?

        我大怒:“新家法第四条规定是什么!”

        “顶撞上级,该吃六十大棍!”

        顶撞上级得吃六十大棍,这是所有处罚条例中最严重的一条,可见我对自己的权力看得有多么重要。

        无论我怎么仁慈,但我是不容任何人藐视我的权力的。

        我对着一帮傻不愣橙的天虎堂成员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打!”

        “又打?”几个负责刑事的人吓得脸色发白,可能他们绝想不到,为什么刀哥一力挺我,又为什么一力与我顶撞。

        棍子又如雨点般落在刀哥的身上,大伙见我气成这样,这一下更不会手下留情。我知道刀哥有点承受不了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着。

        不过,他还是一声不吭。

        几个行刑人的脸上露出不忍的神色来。

        我心中残忍的冷笑:哼,不是说我心慈手软吗?现在我就心狠手辣让你看看。

        我忽然心中一动,在这些人当中,究竟是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重要?还是刀哥在他们的心目中重要呢?

        我想,这如果是道选择题的话,大家一定会选刀哥,毕竟我初来乍到,而刀哥则是帮会中的元老,而且还立过不少功,大家对他是打心底的佩服。

        在一个帮会中,如果自己的拥护者没有自己的一个下属的拥护者多,这是一种什么概念?

        如果哪天刀哥要反我,大家究竟是站在哪一边呢?想到这里,我心中一惊,想起一个词:功高震主。

        这刀哥,留不得啊!

        脑中这个念头乍起,又赶快压了下去。因为我知道,刀哥就这性格,直是直了点,不过就是这种直性格的人忠诚,他绝不会反我。

        既然不能杀他,那就得让他对我死心塌地,不能动不动就跟我唱反调。

        突然间很羡慕起刀哥来,刀哥这样的人,如果在古代君王帝家,可能活不了这么久。不过跟了我,算是他的福气,我一定要好好用他。

        行刑完毕,行刑的人已累得满头大汗,而刀哥更是奄奄一息了。刀哥躺在地上,像一摊软泥,额上汗如雨下,不止连动都动不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把他抬到药房,用上等的好药敷他的伤口。”

        大家又愣了,这个新老大,真是不可猜测啊,把刀哥打成这样,又要用上等的药。

        大家疑惑着,扶着刀哥去药房了。

        大家都走了后,我站在原地未动,低头沉思。看电视的时候,觉得做黑帮老大很威风,现在自己成了老大才知道,有很多事自己得去考虑。关键是,自己身边没一个出谋划策的人。刀哥冲动骁勇,让他冲锋陷阵还可以,可要让他出谋划策,他的确做不来。

        也不知道有多久,突然一只小手轻拍拍我的肩膀:“夏大哥,你在想什么呢?”

        是陈纤纤,刚刚我在处罚刀哥时,她一直在一旁看着,什么也没说。

        这小丫头今天气色看来比往日好转多了,不过眼里还有那层淡淡地忧伤,毕竟失去亲人的悲痛不是三两天就能化去的,她已经算是很坚强的了。

        我勉强笑笑,说:“没想什么呢。”

        “骗人,我看到你一直就这么站着,我咳嗽了好几声你都没听到。呵呵,你在发什么呆啊?”

        陈纤纤说完,小脸一红,她这么一说,不是明显在告诉我,她一直在注视着我。一个女孩子那么关注着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呢?

        “纤纤,你觉得我今天做得对吗?”

        “你是指处置刀叔叔这件事吗?”陈纤纤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这是你们帮派的事,帮派的规矩,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夏大哥你这么有能力,你做的应该是对的。”

        这是什么理论啊?我哭笑不得,不过小丫头对我的信任度还是让我有种满足感。我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纤纤,你帮我一个忙行不行?”

        “啊。”陈纤纤好像有点受宠若惊,不明白她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可帮忙的,“夏大哥,你能帮你什么忙?不过只要能帮的,我一定尽量帮。”

        小丫头脸红红的,兴奋得神彩飞扬。

        难道能帮我一个忙是种荣幸吗?

        “是这样的,纤纤,我觉得现在天虎堂太缺少人才了,大家好像都习惯用手,而不习惯用脑,我在天虎堂里找不着一个帮手,我想请你来辅助我,做我的军事。”

        “啊?军事?我行吗?”陈纤纤有点儿犹豫。

        “你行的,不过,再做我的军事之前,你得加入天虎堂。”

        “加入天虎堂?”

        “对,这也没什么关系,我不也加入了天虎堂,以后咱们可就是站在同一战线上了啊。”

        可能“和我是统一战线”这句话有点诱惑,陈纤纤答应了下来。

        “夏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走?”她随即问我。

        “走?”我笑笑,“不急,至少也明天走吧。”我本来是决定下午走的,不过突然想到一件事,又改变了注意。

        下午,我召集了全体天虎堂成员聚集。

        “以后,天虎堂将多了一位成员,她就是虎哥的女儿,陈纤纤,她以后是天虎堂的军师。”我说宛,陈纤纤有些害羞的扭着小手,像个邻家小妹一样,有哪一点像黑社会的样子。深深地向大家鞠了一躬:“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我差点跌倒,这,她在曰本留过学吗?

        尽管大家不明白咱们混黑社会的,还要个军师干啥,不过陈纤纤是虎哥的女儿,她入帮会,没有谁会不服的,一时间,雷动欢乎。

        苏晨则在一旁不以为然地撇撇小嘴:“哼,军师?我看是小蜜吧。”

        接着,女军师陈纤纤向大家传达了一个意思:“本来是决定今天走的,不过考虑到刀哥受伤严重,行动不便,命全帮上下休息一天,明天出发。”

        我发觉女人办事就是一个好处,那就是很容易让大家集中精神听她的命令。

        不一会儿,消息传到刀哥的耳中,刀哥既感激又羞愧,一定要来见我,在别人的搀扶下,他来了,羞愧难当:“老大,为了我一个人,耽误了大家一天前程,我,这,我实在不好意思。”

        “呵呵,没关系,你有伤在身嘛,行动又不便,不适合长途拔涉的。”

        “老大,我想通了,今天的确是我不对,我不该一意孤行,至少,我在做某件事的时候,得先和你通通气的。还有,我不该顶撞你,你既然能做老大,能力就比我强,我没有资格说你。”刀哥没口子地道歉着。

        我要的就是这效果,我哈哈大笑:“没事算了,下回注意就行了,现在你好好养伤吧,否则明天又要耽误大家的行程了,这样你的罪过更大了。”

        刀哥心中一凛,心想这还真是,在别人的搀扶下回去休息了。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九十四章:美女军师"><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