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三章:与林非烟双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吓了一跳,见林非烟的神情,就知道她已经意乱情迷了。没想到这御女心经真的邪门成这样,能让好好的一个女人发情发浪,这倒和春药有异曲同工之妙嘛。这时候林非烟已骑在了我身上,姿式古怪,嘴里不住的呻吟。

        老实说,自从那两次莫名其妙的昏倒,再加上次差点误杀苏晨后,我打心底没想再练御女心经了。可现在形势看来,我要破例一次了。因为林非烟已经入戏,我如果不配合她的话,不按照心经里面所述的动作已经运气方式,后果会是很严重的。心里将自己狠狠骂了个遍,刚刚干吗要给林非烟看这个啊。不过现在可不是自我责怪的时候。叹了口气,忙扶住林非烟的身子。御女心经里面的各种体位我都熟悉,要配合她是很容易的事。

        像以前和苏晨练完一样,练完后,我感觉自林非烟体内传过来一阵阴凉之气,可入我身体之后,这股阴凉之气便转化为阳气被我所吸收。阳气被我充分吸收后,我明显感觉到丹田内那股气流壮大了许多,呼之欲出。金伯曾经告诉过我,如果只和一个女人练御女心经,功力提升会有限,因为和那个女人第一次的时候,就几乎将她体内的阴精华吸尽了,以后的阴精华所剩无几,所以再继续和同一个女子练,功力提升不大。反之,换一个女子练,功力会陡然提升近一倍。和林非烟做那事虽然不是第一次,但练御女心经却还是第一次,所以这次练完后功力比以前强更多了。

        虽然我又一次的变强了,我现在的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提不起精神来。因为我也听苏晨和金伯说过,御女心经的副作用就是:功力练得越高,依附在我体内的邪气会越重,邪气一重,指不定会做出什么非常危险的事来。想想上次邪火入魔差点杀了苏晨,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开始后怕了。

        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林非烟。只见林非烟面色红润,眼波如水,看起来也有精神多了。看来练了御女心经得益的不止是一方,这话果然有理。不过练这御女心经也非常耗损精力,我看了下时间,这次竟然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左右。我们都是汗渍渍的,被子床单都被我们的汗水湿透了。当然,床单上除了汗水之外,还有别的东西。

        林非烟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忽然说:“老公,刚才我们干了什么?”我苦笑道:“我们是夫妻俩,你说能干什么。”林非烟摇摇头,问道:“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这个之外的事,我……我刚刚感觉好奇怪啊,为什么突然的非常想……想那个。还有,以前那个完后我感觉有点累,可现在为什么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很有精神,感觉力气也大了许多。”看来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她,便道:“你不是想见见御女心经的威力吗?刚刚你已经切身体会过了。”

        这话让林非烟大吃一惊,讶道:“你是说,刚刚咱们练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是从来没想过要练这个的。”说到这里,脸有些红了。我正色道:“这个就要问你了,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突然的就像饥渴的人一样扑向我,你看了那小册子时,是什么感觉?”林非烟回忆了一遍,顺着模糊的记忆,道:“我刚开始看的时候,只觉得害羞,也没觉得什么,可是后来越看越觉得……觉得……后来我就一直看下去,不看好像都不行,那本小册子就像有种魔力在促使着我看下去。我看了一遍后,里面的画的人物的形态我大至都记住了,于是就非常想照上面所画的做一遍。那感觉……就像着了魔一样。”

        我心中奇怪,当初我看小册子时,也没这么大反应啊,想练就练,不练也行,倒不像林非烟这样无法控制。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看来这御女心经还有很多地方是我不能理解的,有机会得找金伯问一下。

        林非烟伏在床上躺了会,担心地问道:“老公,我听苏晨说你练了一次后,你体内的邪气会重一些,是不是真的,你说,这次会不会后果很严重啊?”我怕她担心,说道:“没事,哪有那么夸张,这次是不小心练的,下次不练就行了,没什么大事。”林非烟没见过我被体内邪气所控制时所露出的恐怖模样,闻言信以为真,也就不怎么担心了。她突然坏笑了笑,轻声说道:“老公,如果练这御女心经不会对你身体产生什么坏处的话,我倒真想经常练练,那种感觉……嗯,真的很好。”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狂汗。不会吧,难道这小妮子练那东西练上瘾了。不过想想也是,任何再正经的女子,跟自己的男人在床上时的表现一般都很放荡的,和平日矜持的表现大有区别。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在那事上表现的强悍一点。练御女心经的男人,即便是自己本身那功能不太强,可照着心经上的体位与运气的法门,都能比平时强上数倍,时间持长,和吃了W哥差不多。试想,这样强的男人如何让自己不女人不喜欢呢。

        不过,如果真把练御女心经当作是床递之欢的一种手段,那付出的代价未免就太大了些。可能不到半年,体内的邪气积聚成魔,到时男人成为一个杀人狂魔也说不定。想想后果的严重,我赶紧打消林非烟的念头,胡扯道:“那可不行,这样是很损耗精力的,到时你也不希望你老公我精尽人亡而死吧。”

        “呵呵,和你开个玩笑呢,那么紧张干什么?”林非烟嫣然一笑,又道:“好了,我去拿条毛巾来给你擦擦身子吧。”我和林非烟接连大战了两回合后,汗水、还有体内喷出的*,粘满了周身以及床单,粘粘的极不舒服。

        林非烟说完,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刚抬起一只脚,忽然“啊”的一声惨叫。我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啦?”林非烟整个一个光溜溜的身体伏在床上,眉头紧皱,表情颇为痛苦。她皱着眉说道:“没……没什么,可能……可能是你刚才太投入。”我暗暗奇怪,心想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林非烟幽怨的看我一眼,嗔道:“怎么和你没关系,你都不知道你刚刚像头牛一样,那么用力,我身体能承受得了吗?我也只是刚刚来过几次而已,哪经得起你这样折腾。”我明白过来,敢情是刚刚纵欲过度,导致她下身疼痛呢。

        温柔的抱起她的身体,将她的身体扳过来,面对着我,我微笑说:“好,是我不对,不该对你用那么大力,现在你躺着别动,由我来照顾你好了。”在她鼻尖上吻了几吻,我起身下床。卫生间就设在卧室里,我走进去,打了温水,又拿了条毛巾。

        湿了毛巾后,一边替她擦着身子,一边和她说着话。可能我的动作轻柔的让林非烟觉得很受用,她目光温柔的看着我:“老公,你和苏晨在外面时,有没有对她也这样温柔过?”我笑了笑,说:“对你和对她,我都同样的温柔,同样的爱惜。”林非烟用手点了点我的额头,笑道:“还算你老实,如果你敢在我面前说对我最好,那在苏晨面前肯定又说对她最好,这样就证明你是虚伪的了。”

        调笑了会,不知不觉的,林非烟就又把话题扯到陈纤纤身上。她早从苏晨那得知我和陈纤纤之间的一些事,所以这会提起她时,不止没有一丝醋意,反而像苏晨一样有些调笑的口吻道:“老公,你老实告诉我,那个小丫头,你碰过没有?”我忙一本正经地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人家还是小姑娘呢,我怎么能做那事?”

        林非烟似笑非笑:“小姑娘?这么说来,如果她不是小姑娘,是个成熟的女子,你早就将她……”我尴尬起来,说道:“看你说哪去了,我这辈子有你和苏晨就足够了,哪还有精力去拈花惹草啊,精力也不够啊。”林非烟却摇摇头:“我都听苏晨说了,说那小丫头很不错,或许以后能成为你最重要的帮手也说不定,至于你收了她,苏晨没有(xs55⒌小说网手机站wap.xs55⒌.CN)异议,我当然也没有异议,关键是看那小丫头愿不愿意罢了,不过听苏晨说,那小丫头倒是对你挺中意的……”说到这里,林非烟换了副面孔,变成一副八婆的模样来:“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真没动过她,如果是真的,我猜一定是那小丫头年纪轻,面子薄,有些不好意思呢,要不要我帮帮你?嗯?”

        我狂汗,怎么林非烟和苏晨都一个样,都帮着我泡妞呢。我也不知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有些无奈地说:“这件事以后再说,现在咱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谈点别的吧。”关于陈纤纤,我自认为是囊中之物了,所以并不急。眼下急的,是如何让天虎堂在K城立足。

        说着话,我已将林非烟的身体擦干净了,自己的身体也弄干净了。将毛巾与盆送到卫生间去,回来时,只见林非烟伏在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裸露出半边身子。她显得有点发愁,双手托住自己的腮部。看到我,叹了口气。

        “你又怎么啦?”我在床沿坐下来,也在发愁,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多愁善感啊。林非烟又叹口气道:“唉,我当初那么的想跟你,没料到你后来会变成一个风流人物。跟你我是自愿的,所以也并不吃醋。其实像我们女人,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自己最爱的男人在一起生活,其他的倒都不在乎太多了……”说到这里,她停顿一会,我见她似乎还有话要说,也就没打断她,只听她接着道:“苏晨、陈纤纤、还有我,我们都很喜欢你,我们也是幸运的,至少能够待在你身边,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你都能见得到。生活就是这样,我们也不要求太高。可是有一个人,却很苦了,她喜欢上一个男人,可那男人却喜欢上了她的姐姐,所以不敢接受她的爱。那个女人本来就够痛苦的了,可现在她为了她姐和她喜欢上的那个男人的幸福,却遭受另一份不幸的婚姻,你说,那个女人的命苦不苦?”

        我一听林非烟说到一个女人时,心里就猛的一跳,隐隐知道她说的是谁了。再听到她说那个男人爱上她的姐姐时,我几乎要叫出来。最后,待林非烟将话说完,我颤抖着声问道:“你说的,是不是林雪儿?”

        林非烟看着我点点头:“是雪儿,我妹妹,她喜欢上了你,对不对?”提到林雪儿,我心中就一痛,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她喜欢我的?”以林雪儿的性格,我相信她喜欢我的事,是不会到处说的,尤其是不会和她姐姐说。林非烟有些气苦的道:“我怎么知道的?你还打算要瞒我瞒多久。哼,我就知道,上回她杀你不成,你反而救了她,她一定会对你暗生情愫。你们以为能瞒得过我吗?从这小丫头反常的举动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一直没说而已。”我讪笑了笑道:“其实我跟她也没什么。”

        林非烟怔怔地看着我道:“夏雨,老实说,如果雪儿她不是我妹妹,你会不会像对待苏晨和陈纤纤一样,也把她收了?”我一怔,这个问题我倒真没想到过,我一直想的是,雪儿她是林非烟的妹妹,所以我们不能在一起。林非烟又道:“可能你是真的因为她是我妹妹,所以才决定不和她在一起的吧,但不管你怎么想,现在雪儿遇到麻烦了,你应该去看看她,毕竟她爱过你一场。”

        一时间,所以与林雪儿有关的记忆都似乎苏醒过来,从刚开始去她家里时与她相遇,得罪了她,再到她奉父命要杀我,再到后来她被人出卖,被大圈帮的人围住,我和她一起逃亡的事件。所有的事都像是发生在昨天。我一时间五味齐全,问道:“她有了什么麻烦?”

        “雪儿她……她马上要嫁人了。”林非烟说仔细看着我,可能是想见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有什么反应吧。

        感觉心口犹如被一口大钟撞了一下,空空的响,而且还很疼。这一刻我才发觉,原来林雪儿在我心目中真的还很重要。不过这又怎么样呢?当初是我做得很绝的。现在她要嫁人了,很好很好,祝她幸福吧。

        尽管心中很痛苦,便是我还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哦,她要嫁人了吗?那很好啊,准备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啊?”

        见到我好像很漠然的样子,林非烟有些生气的喊了一句:“夏雨!”

        “什么事?”

        “难道你听到这消息心里就没一点感觉吗,我知道,你对我妹妹也很有感情的。”

        “可是她是你妹妹!”我说出了理由,正因为林雪儿是林非烟的妹妹,我不能接受她,这是多么令人心前的理由啊。

        “可是她是因为你,因为我,因为我们能够幸福的在一起才决定嫁给马龙的!”

        “什么?嫁给马龙!”我大吃一惊,无论林非烟说林雪儿嫁给谁都不会令我这么吃惊。可是说嫁给马龙,令我吃惊了。林雪儿脑袋掉了吗?嫁谁不好,要嫁给这个好色下流的人啊。“到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非烟冷笑道:“你以为马家真的和我们林家合好了吗?如果不是因为很好的条件,马家会这么罢休吗?”我听出点名堂来了,问道:“你说的这个很好的条件,就是林雪儿答应嫁给马龙,马家才决定和林家和好的?”

        “对,本来我准备嫁给你的这件事,让马家一直耿耿于怀,并且扬言说一定不会善罢干休,就算我们结婚了,马家也一定要找茬子。我爸爸为了息事宁人,决定将雪儿嫁给马龙,我爸这是牺牲雪儿的幸福,来成就我们的幸福啊。”

        靠!听到这消息后,本来一直努力压抑内心痛苦的我再也忍受不了了,猛地一掌击出,旁边的床头柜竟被我一掌劈为两半。没想到我的功力又更精进到如此地步,我一时间有点愣了。

        “好厉害啊!”林非烟伸了伸舌头。

        “走,咱们走!”我说着,起身去穿衣服。

        “去哪?”

        “去找雪儿,虽然我和她是不可能了,但我也绝不允许她嫁给马龙这个人渣!”

        附九十七章修改稿一份.九十七章:与两女同房(修)“哗!”我疾步如飞,拦住了她的去路,笑道:“小姐,每次你都想杀我,来无影去去踪的,不留下名字来,太说不过去了吧。”

        女杀手冷哼一声,向侧面奔过去,速度很快。

        她快,我更快,又拦在她前面,道:“想走也容易,揭下面罩来,我总得看看想杀我的究竟是谁吧。”

        雷氏兄弟这时也分角度站好,我们三人将她围成一个三角型,无论她怎么动,都别想轻而易举的跑掉。

        女杀手见逃跑无望,干脆不动了,双手抱胸。

        “你别得意,就算我杀不了你,你还是难逃一死的!”良久,女杀手才哼了一声。

        她声音很好听,清脆动人,凭这声音,我立马给她打了八十分。

        “快说,是你派你来杀我老公的!”苏晨气势汹汹地说。

        也许美女与美女之间向来成不了好朋友的,不看她脸蛋,光凭她这身傲人的身姿,就让苏晨对她产生了无比的敌意。

        当然,也许并不是仅仅因为对方要杀我,而是我看她的眼神。

        女杀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苏晨,晒笑道:“你老公?你们结婚了吗?羞不羞人?”

        有点意思了,她这么关心我的终身大事做什么?

        “我们结不结婚关你什么事?要你管!不结婚,就不能是老公吗?”苏晨气急。

        “不知羞耻!”

        “你……”苏晨气得张口结舌,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

        我笑了,苏晨上当了,女杀手在故意气她呢。

        忽然间,刀光一闪。我大惊,我忘了女杀手一手手刀玩得不错,上次就差点吃了她的大亏。苏晨气恼之下,哪会防备,一见飞刀过来,手足无措起来。

        “小心啊!”我飞扑过去,抱住苏晨的身体,就地滚了一滚。

        阿米豆腐,万幸万幸,总算躲过了一劫。女杀手看我们倒在地上狼狈的样子,呵呵大笑。

        “老婆,你没事吧。”我惊魂不定,看着怀中的苏晨关心地问道。谁知苏晨“砰”的就给我一拳,怒道:“哼,我有没有什么事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你是我老婆啊!”我愣了。

        “哼,你一看到她眼睛就发直,还把我当你老婆吗?”

        女人要吃起醋来,那是无可理喻的。

        我无语,笑笑说:“哪有的事,我连看都没看过她呢,眼睛怎么会发直,你想太多了。”

        “喂,大姐,我看你还是被蒙在古里吧,其实我和你老公早就认识了,我们还有过关系呢,结果他是个不负责的男人,玩了我后就跑了,所以我今天才来杀他的!”女杀手忽然说出这一番话来。

        这女人,在挑拨离间啊。我心中一凛。

        果然苏晨冷眼看着我:“夏雨,是不是真的?”女人果然头发长见识短,就算我想,我也要有这个机会才行啊。不过这事解释也解释不清楚,越抹越黑,我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女杀手笑道:“你什么你啊,喂,大姐,他的胸口有一个牙印呢,是我们缠绵时我在他身上咬下的,我就是防止他日后赖帐不承认,不信你看看。”

        你要说苏晨笨吧,她有时候聪明的让你感到害怕,你要说她聪明吧,她有时候笨得又让你哭笑不得。

        她竟然真的要解开我衣服的扣子,想探个究竟。

        大庭广众之下,我当然不要她丢这个丑,挣扎中,那女杀手又动了。她这次发了三柄飞刀,一柄射向我,一柄射向雷龙,另一柄射向雷虎。

        这次飞刀来势倒也不快,我不慌不忙的接过,那边雷龙雷虎也是游刃有余地接过。不过女杀手的最终目标显然不是我们,只见她身体向前飞扑,一下子就到了陈纤纤身边。

        “你……你想干什么?”陈纤纤问。女杀手用动作回答了她,一柄牛尖刀抵住她的咽喉。

        “完了完了。”我惨叫,看来今天她又有脱身之法了。

        “大家都别动,退后,快点!”女杀手用刀尖指着陈纤纤的喉部,陈纤纤一张小脸已吓得毫无血色。

        “纤纤,你别怕,别乱动,她不会伤害你的。”我带领着大家一边退后,一边告诫着,这时候陈纤纤一乱动,难保女杀手不会做什么惊人的举动来。

        “哈哈,天虎堂的老大,也不过如此,也一样拿我没办法,告诉你,这次我杀不了你,还会有下次的。”直到我们退了约二十米远,女杀手将陈纤纤猛地向前面一推,然后身手敏捷地跑了。

        我没有追,相差太大了,况且那女杀手奔跑的速度不错,追未必能追得上。

        郁闷,本来今天是个好机会,可以看一看她的庐山真面目的,可惜又让她跑了。

        苏晨这时候也隐约知道自己上她的当了,如果不是她碍手碍脚的,这女杀手的奸计未必能得逞,她站在一边低下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夜,是如此漫长,又人生地不熟,我长长叹了口气。我没怪任何人,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怪谁都没用的。

        我走到车子边,命雷虎试着去开车,结果车果然是没油了。

        车主被女杀手砍得浑身是血,已奄奄一息,出气多而呼气少,我走到他身边,踢他一脚,然后又走到几个黄头发青年面前问道:“你们车里还有没有备用油?”

        他们经常做这勾当,车内应该有备用油的吧,否则成功了怎么将车开回去。谁知那唯一一个清醒的小黄毛说道:“老……老大,没……没油了,今天真的忘了带。”

        他们被打成这样,对我们也怕得很,我料定他们现在不敢撒谎,便信了。

        车没有油,只好走到前面的小城去了,好在前面的小城离这也不是太远,几里远。走的话也费不了多少时间。

        陈纤纤刚刚在死亡线上绕了一圈又回来,吓得不轻,腿足发软,苏晨则好心地扶着她走在前面,雷龙雷虎两兄弟护着刀哥位居中间。我则断后,预防有什么突然的事发生。

        走了不远,陈纤纤忽然想起什么似地,说:“有一件事差点忘了。”她又往回走。她没头没脑的表现让我们摸不着头脑,也只好跟着她往回走。只见她一双手在车主身上摸索着,摸了一会,欢呼一声,只见她手中拿了一把钞票,兴奋地说:“怎么样,我想得周到吧,咱们现在身上都没现金,还是就地取点吧。”

        我们都不禁佩服她考虑的周全,现在大家又累又泛,只想到前面的小城中找家酒店住上了,哪想到自己口袋里有没有现金。数了数,一共有一万四千多块,除了我们之前付给车主的八千块,净多了六千多块。当然,这多出的六千咱们是不会还回去的,陈纤纤心满意足的将钱塞到口袋里,伸出玉足踢了车主一脚:“哼,你让我们今晚受点如此大的惊吓,这六千块是付给我们的精神损失费,你没意见吧。”

        车主当然没有意见,就算有意见也没办法说话啊。他现在需要的是救护车而已。

        见陈纤纤哪些幽默,我们哈哈大笑。陈纤纤想了一会,好心的掏出手机,拨打了120:“喂,是急救中心吗?这里出了点事情,你们快派救护车来,晚了就要死人了。什么,在哪个位置?我怎么知道在哪个位置,总之在XX处便是了。”就算车主等人救醒了估计他们也不敢报案,如果一报案,警察第一个抓得就是他们。

        只有里许的距离,可大家就像走了几十公里一样,来到了A城,大家忍不住在心里欢呼,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找家饭店吃饭。在这群人当中,只有我以前的日子一向过得清苦,其余的都过惯了奢侈的生活,大家嘴里说着要节省节省,可一顿饭吃完,还是花了近一千多块钱。

        吃完饭,本来准备再包个车去K城,只有一半路程了,包车的话,明天一早应该能到。可大家都累了,没精神了,况且如果再遇到黑车怎么办,到时也没精力对付。所以大家一商议,决定找家酒店住一晚,养足好精神明天赶路。

        拿苏晨的话说,自然是要住那种星级酒店的,可咱们一行六个人,住一晚的话,身上的那点现金可能都不太够。最后,只好找家便宜的旅馆,两百块钱一晚。一共开了三间房,刀哥与雷氏兄弟住一间,我和苏晨住一间,陈纤纤单独住一间。开房的时候,陈纤纤见自己独住一间,小嘴一撇,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看了看我和苏晨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有时候玩得晚了宿舍关门了,我也睡过旅馆,二十块钱一晚的我都住过,那样的旅馆对于我来说也算不错的了。现在住两百块一晚的,我当然是当种享受。可苏晨不同,她经常去各地参加各式各样的活动,住的都是五星级酒店,住这种小旅馆,她非常不习惯,一进门就不停地发着牢骚,一会嫌太脏,一会嫌周围太吵。我累得不行,也懒得理她,独自洗了个澡,便上床睡觉。

        迷迷糊糊中,有人在推我,一睁眼,原来是苏晨,苏晨睁大着眼睛,毫无睡意,说:“老公,别睡了,我睡不着,咱们聊聊吧。”

        “别闹了,睡吧,今天太累了,有什么明天再说不行吗?”我翻了个身。

        “不行,老公,你告诉我,你生不生我的气?”

        我莫名其妙:“没事生你的气干什么?”见到苏晨的表情,我恍然大悟,原来她是为刚刚的事自责呢,我安慰她说:“没事,每个女人在听到自己的老公出轨时,都想探个究竟的,那是人之常情,我不怪你的。”

        苏晨摇了摇头,说:“老公,其实我知道,咱们能结为夫妻,只是因为先有了夫妻之实,你没办法的事,你是个很负责的男人。不过你有没有发觉,咱们做了这么段时间的夫妻,还从没膝心交谈过,咱们之间还是互相不了解。我知道,以后你成了天虎堂的老大后,也不一定只有我和非烟这两个女人,我不是吃醋,我是想在你这么多女人当中,能成为一个为你分忧解愁的女人。就算不能为你做点什么,至少我也不能为你添麻烦吧,可现在我很任性,老是为你添不少麻烦,老公,你真的不生我的气吗?”

        我愣住,确实,和苏晨成为夫妻后,咱们一直是在用下半身在交流,除了床上那事,我都很少与她谈话。难道,我们之间真的只存在下半身的关系吗?

        当然不会,至少苏晨说出这段话就让我感动,还有,她肯抛下自己作为一个大明星的架子陪着我出生入死,这一点也足以让我爱她。

        我正色道:“不是像你想得那样的,你也帮过我不少忙,比如这次来这边,你什么事都是支持我的,一个男人的做事能够得到自己的女人支持,那是男人最幸福的一件事,你不要想得太多,咱们之间是有感情的。”

        “嗯。”苏晨低声嗯了一声,忽然说:“老公,你觉得纤纤怎么样?”

        “陈纤纤?”我一愣,不明白她这时候提她干什么,随口说道:“她还不错啊,遇事还算镇定,也很有头脑,一个女孩子能做到她那样还算不错了。”

        “那,老公,你有没有考虑过也收了她做小?”

        我彻底愣住了,苏晨不是一直反对我粘花惹草吗,还警告我别碰陈纤纤,现在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了看她,她脸上倒也没什么吃醋的表情。我笑说:“没考虑过,我有你和非烟就够了,没想到那么多。”

        “可是我觉得她挺适合你,以后她社会经验一丰富,她又很有头脑,应该能辅助你将天虎堂经营的更好。”

        苏晨这是在劝我泡她吗?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见我一副不解的样子,苏晨扑哧一笑,伸手点了点我的额头:“你呀,脑子就不开化,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反过来也是一样,陈纤纤是个人才,你以后如果想她死心塌地的为你办事,首先就得要她对你死心塌地,你不做她的男人,她又怎么会对你死心塌地。你现在都有两个老婆了,还在乎多那么几个吗?”

        我一想,还的确是这么个道理,便问道:“那……那她肯答应吗?”

        “哼,就知道你也没安好心!”苏晨嗔了我一句,随即正色道:“据我观察,她对你非常有意思,你现在和以前不同了,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男人的气质,像她那种刚出校门的小女孩,很容易一下子就被你迷住的,况且虎哥临死前也托你照顾她,你有优势。不过要趁早啊,别被别人抢得先机了。”

        我呵呵的傻笑中,如果真这样的话,看来我艳福真的不浅啊。一个人拥有两个老婆已经算是骇人听闻了,拥有三个老婆会是什么滋味?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那……非烟会不会答应呢?”我一直觉得非烟性格辣虽辣,可她一向是很传统的女人,能和苏晨共侍一夫,已经是她的底线了。

        苏晨笑着说:“你放心,非烟那边我会搞定的,你想啊,当初她都答应接受我的,为什么就不能再接受其他人呢?何况纤纤这小丫头也挺招人喜爱的。”

        “呵呵,那就好。”我呵呵一笑,仿佛陈纤纤已经是我的嘴边肉了。

        苏晨见我一副色色的样子,忍不住要呵我的痒,边呵边笑:“色鬼,是不是说得你太为心动啊,要不要马上行动啊,泡妞要趁早啊。”

        苏晨要吃起醋来,那真是小心眼到了极点,而开放起来,也让我瞠目结舌,我吃吃道:“怎么……怎么马上行动啊?难道你要我霸王硬上弓?”

        “呵呵,当然不是,不过也要把握好机会嘛。”

        苏晨跟我说这些的时候,一直在呵我的痒。她虽然没睡,可穿着一套真丝睡衣,为了舒服,连内衣都没穿,将她美好的身材衬托出来。我前几次和她做那事,要么是为了练御女心经,要么是猴急型的,都没怎么仔细观察她的身体过。现在一见玉体横伸,我顿时食指大动,体内的欲火腾地一下高升起来。

        “老婆,陈纤纤那小丫头不急着用,先用你解解急吧。”我一面说,一面将苏晨压在身下,苏晨娇吟一声,躺在我身下温柔地配合着我的动作。

        感觉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我一下子就掀掉苏晨的睡衣,正要剑抵城池时,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妈的,谁啊!”一身沸腾的欲火顿时像被人浇了盆冷水,匆匆爬起来随便套了件睡裤。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如果是刀哥他们,一定会打我手机的。想到这里,我谨慎起来,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这安全问题还真是让我不得不防着一点。

        见我如临大敌的表情,本来躺在床上已呈迷醉状态的苏晨也警觉起来,一下子在床上坐了起来。

        我下床穿了鞋,走过去开门。这种廉价宾馆就是差,门连猫眼都没有安。我走到门边,问了句:“谁啊?”

        “是我。”门外轻轻响起了一个声音。

        拉开门,很意外的,门外竟站着陈纤纤。陈纤纤一见我,脸一红,促局不安的搓着手:“夏大哥,我可以进来吗?”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回头看了苏晨一眼,只见苏晨已迅速的穿好睡衣,还在里面加了件内衣,对我点点头。

        “进来吧。”我微笑着说,心里想,以后进我的房间,可以随来随去,不用这么礼貌了。陈纤纤自然是不知道我的想法的,看了我一眼,脸更红了,我这才发觉,原来我只穿了件短裤,上衣都没穿呢。不过幸好自从练了御女心经后,不止体力发生质的变化,连体格也发生了变化,虽然我现在算不上什么标准的肌肉男,但健美的身材还算是达到的。难怪小丫头一看见我就脸红成这样了。

        “苏晨姐在吗?我来找苏晨姐的。”

        我随便找了件衣服披上,我和她还没发生过肌肤之亲,在她面前赤裸着上身我还有点不好意思。我笑说:“在啊,刚刚还提到过你呢。”

        “纤纤妹子,找我什么事?”苏晨白了我一眼,然后看着我又意味深的笑了笑,我知道,那意思在告诉我,机会来了。

        陈纤纤一听我说还提到过她,脸更红了,不好意思地笑笑:“是吗?还提到我啊,说我什么坏话啊。”一面说,一面走到床边,挨着床坐下来。

        “是他说的,他说你很漂亮,人也温柔,考虑的又周到,适合做老婆。”苏晨毫不避讳的说着。这么一说,把我和陈纤纤都搞了个大红脸,陈纤纤不依地打了苏晨的手臂一下,轻声说:“苏晨姐,看你开什么玩笑呢。”

        “哎呀,纤纤妹子,我真的没开玩笑呢,不信你问……”

        我见苏晨越说下去越离谱了,再说下去大家都不好继续说话了。就算我想收了陈纤纤,也不用这么露骨吧,人家还是小姑娘呢,面子薄。我咳嗽一声,打断苏晨地话说:“别瞎扯了,对了,纤纤,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苏晨便没再说下去,一双询问地眼神向陈纤纤看去。

        陈纤纤想了会,说道:“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最近……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我每晚睡觉都做噩梦,我一个人不敢睡觉,何况在这片陌生的地方,所以……所以我想……我想……”她也没说出她想怎么样。苏晨却接着她说了下去:“所以你想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对不对啊,纤纤妹子?”

        陈纤纤头点的像拨浪鼓,不过脸蛋也红得像发着高烧:“对对对,我一个人住真的好怕,我想和你位起住!”说完才觉得这句话有病语,赶紧面红赤耳的辩解:“不对,我是想和苏晨姐一起住!”

        听她说完,苏晨笑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想搬来和我一起住,直接说不就行了,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嘛。”

        一家人?这小妮子显然不明白这指的是什么。不过一听苏晨答应了,高兴起来,一下就掀开被子钻到床上,说道:“那真是谢谢苏晨姐了。”

        我汗,这小妞子,嘴里说不好意思,可行动上倒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啊。我苦笑不已,她睡我这,看来我今晚得睡她的房间了。这小妮子来得真不是时候,苏晨才刚刚勾起的我邪火呢,我们什么都来不及做。看来今晚注意是个不眠之夜了。

        正准备穿上长裤走出房间,却听苏晨说:“纤纤妹子,你今晚住我这,那我老公住哪啊?”

        陈纤纤愣了一愣,低下头说:“他?他当然是睡我的房间啦,不然怎么办?”

        苏晨想了会,装作很为难的样子说:“纤纤妹子,这恐怕不行啊,我老公晚上不再我身边,我一夜都睡不着的,你也知道女人是水做的,一夜不睡的话,对皮肤会有很大的损害的。还有,我老公还身怀有疾,动不动就突然晕倒,我得时刻看着他,否则他晕倒了没人照料,那可是要人命的事。”

        我那天在天虎堂晕倒了好几次,陈纤纤也或听或看到过了,这时听苏晨一说,也信以为真,急道:“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哎,有什么办法呢,你夏大哥也答应你父亲要照顾你的,看来今天他只得要做出牺牲了,也许就今天一晚也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不过万一……你也知道,最近几天总有个杀手要杀他的……不过没关系,也许他不是那么短命的。好了,老公,你去纤纤房间睡吧,不过要小心一点啊,一定要小心一点。还有,我晚上会想你的,你也一定要想我哟。”我暗暗好笑,苏晨不愧为演员出身,这演戏的本领那可是非常逼真。说得陈纤纤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集杀人凶手、拆散人家恩爱小夫妻的恶魔于一体。她见我要走,赶快摇手道:“夏大哥,你别走……你不可能为了我冒险一个人住的。”

        苏晨看着我露出个胜利的笑容,然后盯着陈纤纤道:“纤纤,你让夏大哥别走,那怎么可以?难道你回去一个人住不怕吗?”

        陈纤纤一呆,想到在这片陌生的地方要一个人住一个房间,那真是令人不敢想象的恐怖,摇了摇头道:“我……我不一个人住。”

        “那你住在这里?你夏大哥岂不是要过去住?”

        陈纤纤看了我一眼,含羞低下头,用手捏着衣角轻声道:“我们……我们可以一起住的。”

        苏晨得意的笑了,背着陈纤纤向我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让我觉得,天使还是斗不过恶魔的。不过她这会儿竟还摇摇头:“我还是觉得不行,因为你夏大哥身怀有疾,不能睡沙发的,也不能着凉,咱们三人睡一张床,这行吗?”

        陈纤纤惊愕的张大嘴巴,没想到搬过来住会有这么多麻烦,而且对我处于一种深深地同情中:这夏大哥看起来年纪轻轻,怎么一身都是毛病啊。她说道:“没关系,我睡沙发可以的。”

        这陈纤纤心思单纯,苏晨怎么肯这么轻易就放过她,一脸大义地说道:“让你睡沙发,那怎么行?答应你父亲要照顾你的,如果让你睡沙发,那虎哥还不过来找我啊。不行,我良心上过意不去,怕怕啊。”一听苏晨这么说,我差点笑出声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陈纤纤真是快崩溃了,可思想单纯的她从没想到这是苏晨使的计谋呢。最后,她只好道:“那,咱们三人睡一张床总可以了吧。”这一句话她说得极轻,说完还极度害羞的看我一眼,然后眼睛又飞快的转过。

        见目的达到了,苏晨风情万种的看我一眼,用眼神传达着意思:“现在机会来了,就看你怎么把握了。”

        陈纤纤在被窝里动了动,想移到床的边角去睡,让苏晨睡中间,那样我和她之间就隔了个苏晨了。她动了一会,忽然惊讶地“啊”的一声叫出来,一只纤纤玉手从被窝中伸出来,疑惑地说:“这里怎么湿湿的?是什么啊?”

        只见她如葱的手指上沾了一些晶莹的湿液,我与苏晨见了,立刻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原来那晶莹的液体正是刚刚我和苏晨激情缠绵时,苏晨春情泛动所留下来的*。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三章:与林非烟双修"><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