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卷 第一百零九章:小房间里遇上醉酒后的美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至于如何替我安排机会,如何让我与陈纤纤成就好事,再问,林震天就打死也不说了,只是神秘的笑.他不说,我也懒得问,反正我心中认定了陈纤纤已经是我的了,啥时候收她都一样.也用不着别人帮忙.不一会,菜上齐.与林震天客气了一阵,我就在中间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林家的餐桌是长方形的,我在一边坐下,林非烟很自然的就坐在我左边,苏晨则很自然的坐我右边,就像是左右手.

        这让我很满意,心里想,以后等自己有钱了,有自己的家了,也要买一张这样的桌子,还要大一点的,到时候恐怕不够用.到时候老婆孩子一大堆,桌子小了还真有点挤.正想得美美的,只见陈纤纤也羞羞的坐在我这一边来.在我对面坐着的是林震天,他一看,得,人一下子全跑到我这边来了,他成了孤家寡人.这时候,他才感受到了一点人老茶凉的意味了.他见我身边花团锦簇的,羡慕的看我一眼,不过他也不含糊,对着一旁的黄妈说道:"黄妈,你坐我边上来."

        在林家,下人仆人是不可以与主人一起在一张桌上共进晚餐的.听林震天这么一说,黄妈心里想:老爷今天是怎么了,发烧了吗?黄妈虽然不等同于一般下人仆人,但历来也没有和老爷一起共餐的规矩,正欲推辞,林震天却有些不高兴了:"黄妈,怎么,我让你坐我这边来都不行吗?还在考虑什么呢?"

        "哎,老爷今天看到姑爷来了,还收了这两位美丽的义女,可能是太高兴了,我可不能扫了老爷的兴了."这么想着,黄妈便在林震天身旁坐下来.黄妈这可完全猜错了,林震天让她坐在身边,是为了壮声威呢.

        一边坐两个,一边坐四个,总算有了点小协调了.我看黄妈坐在林震天身边有点紧张,怎么坐都觉得别扭,而且手也不知道该放哪.便想打趣她,调节一下气氛.我笑笑说:"黄妈,看不出你原来和岳父在一起,原来真的很相配呢."我这么一说,林非烟等三女的脸色顿时变了起来,我这么和林震天开玩笑,太没大没小了吧.没想到林震天脸上丝毫不见怒色,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怎么?真的很相配吗?来,话不多说了,大家先别急着吃饭,喝点酒吧,今天高兴."

        那黄妈在一旁只听得脸红心跳,原来黄妈在林家这么久,眼见着林震天孤独了大半辈子,她每天照顾着林震天,日久生情,就想照顾林震天一辈子,当然不是那种仆人照顾主人的意思.现在听我一这么一说,心想:这位姑爷说话怎么这么没大没小,敢开我和老爷的玩笑,我和老爷都比他大不少呢.不过^不过这话却让人听着舒服.偷偷看了林震天一眼,见他似乎也没生气,不禁内心暗喜.

        而林震天平淡的反应也让林非烟奇怪:以前爸爸可不是这么好脾气的,可为什么这次见了夏雨,脾气变得这么好呢?她可不知道刚刚我和她父亲聊天的内容,知道了可能会惊讶的掀开桌子了.

        大家坐定后,林震天开了一瓶酒,红酒,林震天举起酒说:“今天高兴,大家就喝点酒助助兴,本来我是想和贤婿喝点白酒的,但在场的女士多,就喝红酒吧。夏雨,你没有什么意见吧。”众女当然表示没有异议,可我却想,是个男人不喝点白的就不叫男人了,便道:“岳父,难得今天这么开心,咱们就喝点白的吧,咱们喝白,她们喝红的。”林震天想了会道:“好,贤婿,咱们就喝白的,我还没和你喝过呢,看你酒量怎么样。”我说:“不一定比你差。”林震天是不相信的,他出席的酒席多,喝得酒也多,照他的意思是说,他喝的酒比我吃得饭还多,酒量是锻炼出来的。林震天说:“那好,咱们今天是一定要比一比的。”便吩咐黄妈去拿酒。

        不一会,黄妈拿了一瓶白酒过来,贵州茅台。林震天先不给自己倒酒,而是很有绅士风度的替三女倒酒。给三女倒完,才在自己的杯子上倒了满满一大杯。林非烟自然关心了,说:“爸,你别喝那么多酒,你有高血压的。”林震天道:“哈哈,酒喝得越多,就把血压压下去了嘛。”他开了个玩笑,看来他今天心情的确不错。我接过林震天手中的酒,也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那林非烟又说了:“夏雨,我爸疯你也别跟着疯,这茅台酒的度数是很大的,你接受不了的。”林震天不高兴了,道:“女儿,男人不喝酒怎么行,将来怎么混,你不要管太多了。”林非烟撇撇嘴,显然被父亲训了一顿有些不高兴。

        接着,大家开始敬酒了。首先林震天站起来举起酒杯说:“这第一杯,大家一起喝,为了咱们一家人能团圆。”我看看四周,心想还算不上是团圆,至少还差了林雪儿呢。不过这时候说出来就有点扫兴,还是等会再提这事。大家举起酒杯,干了一杯。

        我是不胜酒力的,一杯酒下去后,感觉肚子辣辣的,浑身的血液都像要燃烧起来,非常的不舒服。林震天喝下去一杯酒后,便坐在椅子上,再也不动杯子了,我知道他是等着人敬酒呢,今天他最大。我向林非烟三女使了个眼色,三女会意,一个个开始轮着向林震天敬酒了。

        首先站起来的是林非烟,林非烟举起一杯红酒道:“爸爸,我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一般人老的时候,能赚多少钱能有多少权是不在乎的,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寿命,所以林震天对这句话还是很受用,笑笑说:“这话的意思是不错的,不过还是太俗套了。”说完,干了一口酒。林非烟坐下后,就轮到苏晨了,苏晨站起身来,说:“义父,我祝您龙马精神,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显然这句话更得林震天的心了,他笑得合不拢嘴,连声说:“好好好。”说完干了一大口酒。

        接下来就轮到陈纤纤了,这小妮子内心紧张,心想非烟姐和苏晨姐口才那么好,说得义父心里开心,我就比较笨了,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令他高兴。这么一想,动作便迟缓了许多。我不禁咳嗽一声,提醒了她一声。小妮子赶紧站起来,慌慌张张的一看,见到林震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呢。这一来,心情更慌乱,向我看了一眼。见我眼里充满了鼓励的神色,忽然灵机一动,本来不知道说什么的她立马就蹦出一句话来:“义父,我祝您能枯木逢春,早日找到能和您相偕下半辈子的人。”这么一说,大家都有点紧张地盯着林震天看,如果按常理来说,这句话显得不礼貌,不像是一个晚辈对长辈说的话。过了许久,见林震天露出一丝微笑,大家才放下了心。

        陈纤纤也舒了一口气,原来她刚刚见我拿黄妈和林震天开玩笑,林震天没生气,便想到:难道义父是有再找一个的意思,便想也不想说出了那番话来。现在看来,可能是说到林震天的心里面去了。

        林震天内心是高兴的,难得这小丫头能明白自己的心思。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太表现的高兴就显得自己太为老不尊了:这么老了还有诸多想法。他只是淡淡微笑道:“嗯,好,不错不错。”他也不说个不错在哪,只是举起一杯酒,竟然一口就将杯中酒喝干了。

        陈纤纤也喝完杯中酒,坐下后轻声问林非烟道:“非烟姐,我也是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话题才这么乱说的,你不会见怪吧。”林非烟道:“怎么会呢,其实我见爸爸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早就想给他再找一个了,可又怕他不答应,现在你这么一说算是开了个头,以后就好办了,我还得感谢你呢。”“是吗?”陈纤纤也满心欢喜,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可能要成就一段姻缘呢。

        林震天心中高兴,一见杯里的酒没了,吩咐黄妈再给倒一杯。见老爷高兴,黄妈心中也高兴,老爷好久都没这么开心过呢。酒杯满了,林震天站起来举着酒说:“你们四个人都站起来,我有话说。”这老头子说得庄重,我们不由自主都站起来。林震天说:“贤婿,你真有有艳福啊,现在我三个女儿都嫁给了你……”这话说得大家一愣,尤其是林非烟,父亲什么时候有三个女儿了呀。林震天接着解释道:“一个亲女儿,两个义女。都嫁给了你,你要好好待她们,否则我就找你麻烦。”我忙道:“不会的,我会好好待她们的,你放心。”

        林震天那一番话说得林非烟苏晨心里喜滋滋的,可陈纤纤却有点尴尬,红着脸说:“义父,我可没嫁给夏大哥呢,夏大哥就像我大哥一样。”林震天意味深长地笑着:“你现在是没嫁,可迟早,不就嫁了,难道你没这个想法吗?”陈纤纤更羞了,承认吧,这么多人当面多不好意思呀,否认吧,那可是违心之说,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闹个大红脸。林震天哈哈大笑,指着陈纤纤说:“哈哈,你害羞了,不说了不说了,来喝酒,你们趁早把事情也给办了。”这话说得陈纤纤更羞了。

        我见时候差不多了,便装着四处看了看,说道:“咦,岳父,好像家里还缺少个人吧。”林震天立马有点紧张起来,我和林雪儿的事他也是知道的。林雪儿的事,他一直交待林非烟瞒着我,哪里想到林非烟已经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故意咳嗽了一声,他说道:“雪儿嘛,我已经将她送到国外去了。”

        我也不想和他饶弯子,便直接说道:“不对吧,可我听人说,雪儿要嫁人了呢。”林震天一听,跳了起来:“听谁说的,听谁说的。”一面说,一面朝林非烟看去。我说:“岳父,不错,这事是非烟告诉我的,你也别怪她,就说她不说,我迟早也会知道的,这事也瞒不了多久的。”林震天也不在说什么了,只是叹口气,说:“贤婿啊,我知道雪儿对你也是痴心一片,但我总不能将自己两个亲女儿都嫁给你吧,那样传出去多不好啊。”我道:“就算不嫁给我,你也总不能让她嫁给马龙那个人渣吧,世上好男人多得是呢。”

        林震天说:“贤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马龙虽然比起你来,差了点儿,可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呢。”我冷笑道:“恐怕你将雪儿许配给马龙,是另有目的吧。”林震天半晌无语,忽然有些生气的道:“我有什么目的?我这么做不还是为了你,为了你能和非烟安安心心的做一对夫妻,我不将雪儿许配给他,你以为他会就这么对你们善罢甘休吗?”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气得发起抖来。

        “岳父,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和非烟好,可为了我和非烟的幸福,却去牺牲雪儿的幸福,你以为我和非烟能好过吗?”林震天眼一瞪,道:“不这样做,那你说还有什么好办法?”我想了想道:“这个世界上,靠的就是实力,什么是实力?谁的拳头硬就是实力。岳父你不可能不懂得这个道理吧。”林震天头低下了,叹口气道:“可是咱们现在的拳头没马家硬啊,他们有大圈帮撑着呢。”

        我立刻给他打气:“怕什么,马家也有大圈帮,你也有天虎堂撑着呢。”这话说得林震天眼睛一亮,暗想:对啊,现在贤婿已经是天虎堂的老大了,天虎堂的实力并不亚于大圈帮啊,有得一拼。可一想,又黯然道:“贤婿,不是我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你们天虎堂过去的确很威风,但现在就差多了,再说你们刚到K城,实力和人家大圈帮可不能比的。”我自信的一笑,道:“岳父,实力尽管重要,可有时候也得靠智力,放心吧,有我在,我决不会容马家与大圈帮兴风作浪的。”

        显然林震天还是不信我的实力的,摇摇头说:“贤婿,我劝你目前还是该好好发展天虎堂的实力,别的暂时还是不要管的好。雪儿……雪儿她是个苦命的孩子,跟了马龙的确是亏了些。”我可不像他那么想,暗暗思考了会,问道:“雪儿的婚礼订在什么时候?”其实我是听非烟说过的,只不过想确认一下。林震天说道:“订在下个礼拜星期天。”

        下个星期天?我算了一下时间。在下个礼拜星期天之前,我得做一些事情,时间也应该差不多来得及吧。林震天见我一副深思的模样,忍不住问道:“贤婿,你在想什么呢?你不会是想……”我呵呵一笑道:“对,我就是想……想抢婚。我决不会让雪儿嫁给马龙的。”

        抢婚?林震天大吃一惊,摇头道:“贤婿你要考虑清楚,马家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冷笑道:“别忘了,现在的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我的亲人、朋友也不会令人好欺负的!”可能是我话语中透露出的威严与强大的自信将林震天震住了,半晌他没说话。

        我见他不说话,喝干杯中的一杯白酒,意气风发的说:“岳父,我知道将雪儿嫁给马龙你心里也憋气,不过你放心,这口气我来替你出,谁叫你是我的老丈人呢。你记住这句话,我夏雨的亲人朋友是不会给外人欺负的。”林震天呆呆的看着我,心想这才多少时间没见,这(手机小说网wap..cn)小子言语间透着一股气质,很逼人的气质。不知不觉中,对我的话信服了不少。点点头道:“贤婿,老实说,凭我一人,我是真的不敢和马家斗,但你一来,再这么一说,我不知不觉胆子就大了许多,你放手去干,需要我帮忙的我全力支持你。他奶奶的,将雪儿嫁给马龙这个太监,老子心里也不舒服。贤婿你要是能将雪儿抢回来,随便你怎么办。娶她做老婆也行,我三个女儿都嫁给了你,也不在乎多这一个。”可能是他喝得上头了,粗话都出来了。

        林非烟哪见过父亲这么失态过,一时间呆住了,心想父亲怎么经我三言两语的,就变成这副样子了呢。她可不知道,一个人若被一股恶势力压制久了,就变憋屈了,现在经我一挑逗,把林震天当年咤风云的勇气给挑出来了,说话自然就不一样了。我哈哈一笑道:“岳父,你就放心把这件事交给我吧。”突然,只觉肚中一团火辣辣的,极为难受,我发泄般的叫了一声瘫在椅子上。

        这下大家慌张一团,清楚的都是知道的,肯定是我体内的邪气又上来了。大家围着我只是关心的看着,动都不敢动,他们知道,我体内的邪气,只有靠我自己才能压下去,别人是帮不上忙的。我心里也清楚,我是不能动狠劲的,一动狠劲就会牵动体内的邪气。在椅子上静静坐了会,我收心养神,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敢想。慢慢的,身体各部位都恢复知觉了。可是心里感觉舒坦了过后,感觉还是有一道热流在我体内徘徊不去,想了一会,明白了,那是我喝下去的酒。于是我再次闭上眼睛,以意运气,想象着让那股酒线消失。感觉上,那股酒线慢慢的游走,由我的胸口游到小臂之上,再由小臂往手指尖游去。

        我倏得睁开眼睛,感觉精神气爽,原来运功压制住体内的邪气后,锻炼了下自己的意能,功力是稍有提升的。林非烟等三女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又犯了?”我不想她们担心,便道:“没事,只不过是酒喝多了。”她们自然不信,尤其是林非烟,内心歉疚,如果不是她昨天又和我练了一次御女心经,我可能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的。

        我道:“我真的是酒喝喝多了,不信你们看。”我将右手伸出来,平举,用意念暗想着将酒线从手指尖给逼出去。这些都是平时看武侠小说时看的,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没想到,一会儿过后,只见小指尖真的竟冒出涓涓细流,带着股酒味。

        林非烟等三女立刻欢呼雀跃起来,见到我如此神奇,黄妈与林震天也不禁怔怔的看着我。林震天半天才道:“太好了贤婿,想不到你竟有这等功夫,那咱们现在可谁都不怕了,哈哈!”

        接下来,大家便要求我做一名魔术大师,就是不停的喝酒,然后运功将酒给逼出来。那林震天也真舍得,一连拿出十几瓶茅台,我全都给喝下去,当然没醉,因为我一边喝还一边运功将酒给逼出来。可能是运功逼酒这玩意太消耗体能,玩了几个小时后,我渐渐的有点累了。而这时候,外色的天色已经黑了。林震天便让我去房间休息。咱们一伙人在林家住了下来。

        扶我去房间的事,自然是三女的劳动了。两个人一个扶住我左肩,一个扶我右肩,另外一个在后面托住我。回到房间后,将我轻轻放床上一放,陈纤纤那丫头关心的看我一眼,就红着脸退出去了。

        林非烟看了在床上的我一眼,嬉嬉对苏晨笑道:“今晚怎么办?是你和他同床还是我和他同床?”苏晨道:“这是在你家,当然是你同床了。”林非烟道:“你是客人嘛,我应该让着你的。”“不对,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还谈什么客人不客人?”苏晨有些不依,忽然道:“哎,本来我是想今晚由纤纤妹子陪他的,没想到那丫头机警的很,这么早就溜了。”在床上的我突然笑道:“争什么争,不如谁都别走了,两人人一起陪我!”话刚说完,两人同时伸出纤纤玉手敲了我一把:“想得美啊。”两女倒确实还真同时服侍过我,不过那次是在昏迷的情况下的,若清醒时两女在床上同时服侍一夫,两人面皮还是有点薄的。

        苏晨忽然眉头一皱,说:“非烟姐,今晚还是你来吧,我突然觉得头有点晕。”林非烟见她用手捂住额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不像是在装假,便点点头道:“你身体既然不舒服,那只有这样了。”话说完,又道:“不行,我的头怎么突然也有点晕。”两个人说完,互相疑惑的看了一眼,便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正大惑不解,心想她们难道都是喝红酒喝的?那红酒度数有那么大吗?正想着,忽然门被人敲开了,进来的是黄妈,黄妈看着我神秘的笑道:“姑爷,老爷请你过去一趟。”我指着林、苏二女道:“黄妈,你看她们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晕了过去了。”黄妈看了一眼道:“没事的,她们睡一会就会好的。”我见黄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便疑惑道:“黄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啊?她们究竟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就昏到了。”

        黄妈笑道:“姑爷,我不能告诉你啊,这是老爷吩咐的,待会你见了老爷就知道了。”我起床穿鞋,疑惑的跟着黄妈走去。只见转了几个弯,走到一个小房间面前,还没进去,就闻到一股少女的体香。我奇道:“黄妈,我岳父他住在这里吗?”一个半老头子住的房间竟然这么香,那真是怪事了。

        黄妈回头依然笑得神神秘秘的,道:“你进去就知道了。”说着,推开门,门竟然没有锁。黄妈示意我进去,我刚跨进去一只脚,黄妈暧昧的笑了一声,说:“这是老爷交待的,你要好好对待啊。”说完就快步走开了。我进去一看,房间很小,但气味很香。很小的房间正中间,摆着一张大床,那张大床占着整个房间四分之三的面积,很大,睡在上面一定很舒服。可就在这张看起来很舒服的床上,竟然还睡着一位几乎赤身裸露体的少女。

        我大吃一惊,走过去一看,乖乖,好家伙,只见那少女醉脸陀红,眉目含春,她只穿着蕾丝内衣和蕾丝丁字裤,睡着时,摆着一逼极诱人的姿态。尤其她那一张樱桃小口里发着淡淡的酒气,这更能让我萌发男性的冲动。

        不用我说,这位醉美人就是陈纤纤无疑了。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一百零九章:小房间里遇上醉酒后的美女"><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