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对方好深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笑嬉嬉的走到众人跟前,我抬起头道:“怎么?没规矩了是不是,狗是干什么的,狗是负责看门的,可不是挡道的,哎,马家的狗都这样了,看样子马家的家教实在不怎么样啊。”

        那亲信如何听不出我这句话的含射,脸都绿了,刚想发怒,可看我一身的派头,心想这人莫不是大有来头?强忍心中一口气,道:“这位是?”

        “我么?”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没事,你别怕,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说出来没得让大家笑话,和你家主人比,我的名头还差得太远了。”

        我越这么说,那亲信越不敢得罪了,说道:“阁下也是庆祝我们少爷的大喜日子的吗?进来的都是客,这边请吧。”

        不再看他,我对林震天道:“岳父,是不是有人刚才口出狂言说你老了,不中用了。”

        林震天对着那亲信怒目而视,狠狠点了点头。

        “岳父,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怎么没告诉他,你虽然老了,可你的晚辈可没老,林家也还没到后继无人的地步。”

        听我左一口岳父右一口的岳父,那亲信听得脸色发白,暗想糟了,看来惹来了麻烦了。他本来占着马千三撑腰,在K城还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可此时一见我的气势,莫名的心中怯寒不已,心想这个人倒不能和他起冲突了。哪想到越怕的事越要来了,看样子我是要找自己麻烦无疑了。

        尴尬的笑了一声,他向我抱了抱拳道:“这位兄弟,刚才可能是个误会,大家都在道上混的,待会酒宴上我敬你三杯,算是给你赔罪你看怎么样?”

        “你吗?”我看着他,摇了摇头,“一条狗而已,级别还不够,若是你们老板马千三来,我可能还得考虑考虑。”一席话说得刀哥等人哄得笑出来。刚才林震天也被那亲信说他级别不够,此时一听,我分明是在替他报仇来了,心中暗暗解气,默默的看着我戏弄那亲信。

        那亲信气得脸色发白,不过这几年陪在马千三身边,也让他增加了不少阅历,知道我越惹他生气,他越不能轻举妄动,这时竟然还笑了笑道:“阁下真会开玩笑,如果阁下真想见我们老板,我这就去请示。”

        说完,转身就走,我开口道:“哎,这么样就想走了吗?”话音刚落,雷龙雷虎两兄弟不约而同站在了他身边,一左一右成夹击状态。

        “这……”那亲信看着两位黑塔似的人物,心里有些发慌,不过他毕竟也不是吃素的,一惊之后随即镇定,淡淡道:“我是给阁下面子,才去给老板通报一声,阁下不要做得太过份了,怎么说这前后左右都是马家的人,是马家的地盘,阁下不要太目中无人!”

        哈哈的一笑,我冷声道:“看好了,这酒店名叫喜来登酒店,是林家产业,什么时候成了马家的产业,这里分明是林家的地盘,什么时候成了马家的地盘了,你这么说,分明是把林家不当一回事吧。怎么说我也算是半个林家的人吧。”

        这时林震天也在一旁帮腔道:“谁说你是半个林家的人,你就是林家的人,林家的事全权由你代表!”

        那亲信这才算明白,我才是林家约来的帮手,眼见我和林震天一唱一合,事态严重,一定要赶紧禀报马千三才行,于是道:“好,不管你是林家的也好不是林家的也好,我让我们老板过来。”

        “那好,”我笑嬉嬉的把手伸过去,“初次见面,握个手亲近亲近吧。”

        知道这个握手可不等同于普通的人握手,可能是一次实力的较量,那亲近犹豫了一会,可看着我一逼弱不禁风的样子,暗想:若是身旁两个黑塔和我较量,我还真有点怕,看你这副瘦弱的样子,难道我还比不过你?嘿嘿,这是你自讨无趣,待会丢了面子可不能怪我了。

        这人正是因为当年以勇猛能打力气大著称,所以才被马千三看中提拔为身边的亲信,见我要和他较量,求之不得,正好可以趁机羞辱我来一解刚才所受的气。哈哈一笑,道:“你是客人,那自然是要亲近亲近的。”

        说着,手就伸了过来,我依然笑嬉嬉的,好像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握手,两只手就握在了一起。那亲信刚一握着我的手,中气暗运,正准备来个痛下杀手。凭经验,不一本书转载小说555文学网www.xs55⒌.CN会我肯定要惨痛的大声叫出来,然后他再借机羞辱一番,出了心中恶气。可正当他心里算盘打得好时,异变却陡生。他只觉他的手就像握住了一团棉花一样,越用力,越有不着力的感觉。

        心中大吃一惊,向我看去,见我依然笑嬉嬉的,就像没事人一样。我望着他,突然道:“注意了,来了!”他还没作出反应,陡然感觉手中灸烫无比,像握住了一个大火球,手烫得恨不得锯掉之时,这时又有一股大力自手手心上传来,那股力道霸道之极,一下就冲击到了自己的胸口,感觉犹如被一只大铁垂锤过一般,胸口疼痛无比,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来。原来我体内的真气已经被我玩转自如,气由意行了,我将他对我施展的力道接过来,然后又顺便击了过去。他等于是被自己的力道击倒了。

        这下真是大出那些在一旁看热闹的保镖之外了,他们本以为瘦弱的我是不堪那亲信一击的,没想到事情的结果却是那亲信吃了大亏,见到那亲信一口接一口的喷出血来,几名保镖忙扶住他,急道:“铁哥,你怎么样了?”

        叫铁哥的伸手抹了抹嘴巴上的血,翻了翻眼睛,一招之际就如此的吃亏,怕是他这辈子都没遇到过吧。惨惨的一笑,他对我竖起大拇指道:“兄弟,真有你的,我看走眼了。”勉强站起身来,就要往酒店内走去。

        “慢着,不道个歉就走,对我岳父也在没礼貌了吧。”

        成了我手下败将,那叫铁哥的也很无奈,只得转过身,对着林震天一鞠躬道:“林爷,对不起了,刚才小的我得罪你了,现在向你道歉!”说完,看都不再看我们一眼,转身就走。

        “贤婿,不是说这次行动是保密的吗?怎么闹得动静这么大,不怕马千三有所防备吗?”那铁哥与保镖们走了后,林震天弱弱的问我。

        “岳父,正是要马千三对我们有所防备,所以我们才要闹出大动静来啊。”

        “贤婿,为什么要马千三对我们有所防备啊,那样我们待会动起手来不是很麻烦的吗?”林震天不解。

        “哈哈,岳父,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你现在年纪大了,只要坐起来看热闹就行,你放心,一切都会在我的掌握之中的。”安慰了林震天后,我带着大家就往酒店内闯。那林震天尽管一头雾水,可也没办法,心想一切还是贤婿做主得了,他那么厉害,应该有自己的道理,我就不用瞎操心了。刀哥等人本来还准备乔装入内,见我都做得大张旗鼓的,这时也懒得再装了,干脆脱掉身上的农服,露出结实的肌肉和身上的纹身出来。

        那酒店的保安见我们一行气势逼人,倒也不敢再拦了,尤其是当刀哥等人摇身一变由农夫变成黑社会之后,厅内的宾客们都暗暗称奇,暗想看来今天的确不是个平安之日。进了大厅后,我瞅准了个不错的座位,然后一行人坐了过去,坐下来后,我拍了拍桌子大喊道:“服务员,快点上茶,他妈的,你这是怎么招待的,服务这么慢!”那雷氏兄弟刚开始还碍着我,不敢大声喧哗,这时见我带头起哄,看得出越闹得大我越开心,早就按奈不住了,也跟着叫道:“他妈的,快点上茶啊,爷们早就渴死了!”动静闹得很大。

        这酒店除了保安外,都是咱们天虎堂的自己人,一叫过后,早有服务员替我们上了茶,那林震天越想刚才越觉有气,喝了一口茶,猛的一拍桌子,说道:“妈的,这里的茶怎么他妈的这么难喝啊!”

        这时宾客中有认识林震天的不由的心中更奇了,心想今天不是他嫁女儿吗?怎么他闹得比别人动静还大啊,唯恐天下不乱似的,这世道,太疯狂了。

        喝了一口茶,我冷眼旁观,见宾客中有人开始害怕了,有的就要离席而走了。暗暗满意,心想闹出这么大动静,你马千三不可能不有所动作吧。

        …………………………用上分割线了…………………………

        “啪!”当着众位zf官员的面,马千三抬手就给手下亲信铁哥一个响亮的耳光,那铁哥被打得耳金星,不明白老板为什么发这么大火,捂住脸道:“老板,你?”

        “哼,你还有脸来见我,你怎么能放那人进来,办事不力办事不力啊,白养了你这群猪锣了!”马千三怒不可遏,狠狠一的掌拍在桌上,震得桌上茶杯烈烈作响。

        一旁早有几名zf官员赔笑着道:“马老板,不就是来了个小混混吗?干吗发这么大火气,如果你看他不惯,我帮你教训他就是,今天是令公子大喜的日子,不可动武,这我有办法,小混混最怕啥,最怕的就是警察啊。”说着,掏出电话,就准备喊警察。

        马千三却拦住他,摇摇手道:“武局长,先不用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看这个人可不像是个普通的小混混,咱们见机行事为好。”原来刚刚在酒店的门口发生的一切,马千三都透个玻璃橱窗看在眼里,他一看我的气势,以及我身边的几名打手,觉得都不太简单,绝对不是小混混就可以形容我们的。

        马千三暗暗称奇,上次在我和林非烟的订婚大会上,他见过我一面,那时我的还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模样,没想到数月不见,我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这时吃他一耳光的铁哥咳嗽一声,似有话说。

        马千三皱了皱眉,气道:“有话快说,有屁快话!”尽管气他办事不力,可马千三知道这个铁哥,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能力的,尤其在观察力方面,具有独到的一面,否则自己也不会重要他。

        得到马千三的许可后,那铁哥才嚅嚅说道:“老板,其实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放他进来的,可实在是那人……那人太强了,我和他交过手了,我……我失败了!”

        马千三奇道:“咦,你不是被人尊称‘开碑手’的吗?手下的功夫自有一套,难道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铁哥老老实实的点头道:“不错,我不是他的对手。”

        见铁哥说得一本正经,马千三也凝重起来:“既然你们交过手,虽然你是失败了,可他受伤的也一定不轻吧。”铁哥也算是自己的保镖,以前铁哥和别人交手时,铁哥可还没曾单方面吃亏过,就算吃了亏,那对方也一定付出更为惨痛的代价。

        没想到铁哥苦笑道:“老板,这次真是邪了门了,那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竟然……竟然……这么说吧,我在他手底下竟然没走过一招。”

        “砰!”马千三手旁边的杯子被他的手拐了一下,可见他的内心是极为激动的:“一招?你说,你连他的一招都抵抗不了?”

        铁哥的笑容是苦涩的,可他的表情也是很诚实的,他没有撒谎。

        马千三昔年也是打手出身,除了一身好身手外,还有一手不错的医术,他拉过铁哥的手,摸了摸脉门,色变道:“你……你在一招之间被他打伤了,他竟然没有一些点事?”

        “没有,他就像个没事人一样。”铁哥无奈道,“他是我所见过的人当中,最强的一个对手。”

        铁哥的话刚说完,旁边有个官员噗哧一笑道:“马老板,我觉得你的手下有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刚刚那个人我也看到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能有那么厉害吗?我觉得你的手下有点夸大其词了,要么,就是你的手下功夫也不怎么样,如果是我的保镖去的话,可能会让那人吃不了兜子走的。”

        说话的这人是地方上一个退休的市长,他胜任期间,大捞特捞,弄得地方上老百姓对他怨声一片,下台后,怕人对他报复,所以花大价钱请来了一个保镖。握说这保镖是国家安全局退下来的,身手非凡。那马千三是个非常护短之人,见那二线市长看不起自己的手下,心中来气,对铁哥道:“小铁,你的伤重不重?”

        铁哥其实胸口在隐隐作痛,不过跟随了马千三这么多年,老板的心意他是知道的,点了点头道:“老板,虽然有点痛,但打一架还是行的。”

        “嗯。”马千三点点头对那市长道:“姚市长,不介意的话,让你的保镖和我的保镖比一比吧,这样一比就能证明刚刚那人到底是强是弱了。”

        “马老板,说归说,可比还是不用比了吧,这样多伤和气啊。”那姚市长嘴里说着不比,可内心确实是想比一比的,一边说,一边眼睛向自己的保镖看去,只见他身边的那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巨人眼里冒着凶狠的光,盯着铁哥,早就一逼越越欲试的样子了。那保镖轻蔑的看了铁哥一眼,走到场中,这时周围的官员都心神领会,不约而同将椅子挪了挪,腾出一大片空位来。

        那保镖立在场中,向铁哥勾了勾食指,动作极为不敬,嘴里道:“你,过来!”铁哥轻轻一笑,马千三拍拍铁哥的肩膀,道:“小铁,你受了伤,不要太拼,尽力而为,不行的话就认输,性命比面子更重要。”这就是马千三用人独到之处了,打手下两耳光,然后时不时又表现出关怀他的一面,手下都会替他卖命的。

        铁哥走到场中,见那保镖身高马大,鼻子鹰勾,倒有点像西洋人的味道,于是行了个中式礼,向他抱了抱拳,道:“兄弟,咱们点到为……”话还没说完,那保镖一声怒吼,整个一个庞大的身躯就向自己扑过来。

        铁哥暗暗皱眉,心想原来也是个只知道打架不知道礼节的蛮汉子。铁哥大大小小的战役也经历过不下百次了,见对方来得凶,倒也不怕,冷眼旁观,觉得对方只不过占着身材高大,一身蛮劲,身手算不上灵活。脑中转了一下,已经有好几种对付他的方法,不过他现在受伤的情况下,只选择了一种方法,也是最省力的一种。他站在原地不动,待对方冲过来时,腰部微微一沉,半蹲下了身子,暗暗运力于双手,瞅准了来路,接过对方的身子,接着借力打力,顺势将一颗庞大的身躯向外一抛。

        只听“砰”的一声,那保镖身子落地,砸出一片不小的尘烟,在地上躺了近一分钟起不来。一分钟后,他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张牙舞爪的向铁哥扑过来,还待要打。马千三立刻道:“好了好了,咱们输了,再这样下去,小铁累也要被你累死了。”言下之意,你打是打不过小铁的,只不过占着小铁受伤,你只是能把他累死而已。嘴里虽承认是输,可骨子里没认输。

        那姚市长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心想今天老子的面子都被你丢光了,向那保镖摆了摆手,示意他停战。那保镖悻悻的退下。铁哥虽然一招之间就让那保镖吃了苦头,可他受伤在先,刚刚又用了不少力,牵动了内伤,又喷出一口血来。马千三赶紧命他去休息。

        这么一来,人人都看出形势来,那铁哥受伤之际都能重创姚市长的保镖,身手非同一般,而恐怖的是,铁哥这样的人竟然连刚刚楼下那小子的一招都抵挡不了,那人究竟厉害到什么地步?

        高级会厅中一时间寂静无声,好半天,才有名官员咳嗽一声道:“马老板,看来那人的确来头不小,咱们得趁早想个对付他的方法,你看这样可好,我现在立马去调动警察,防暴队过来,将他镇压住。”那人是地方上的公安局长,平时受了马千三的不少好处,这时见马千三遇到麻烦事,总觉得不做点什么有点说不过去了。

        “嗯,武局长,这件事还有待商议,那人是敌是友善且不明,咱们先不要轻举妄动啊。”马千三嘴里说得客气,肚子里却暗骂,心想靠你们警察,老子哪还来得饭吃,那些警察一个个都是饭桶,有好处时,每个人都抢着要,要干实事时,哪一个不是临阵脱逃的。叫警察还不如老子自己解决。

        肚子里将警察诽议一顿后,马千三对身边的另一名亲信道:“大军,你最近有没有收到消息,在年轻人一辈当中,有没有哪个风头很劲的。”

        马千三有两名亲信,一个是铁哥,负责保护自己,另一名叫大军,算是个军师,经常给自己出主意的。大军亲信听了后,恭恭敬敬的道:“老板,一招之内就能将小铁吃了这么大苦头的人,普天之下,我看也只有T市的龙少爷而已。”

        龙少爷?马千三听到这个名字的确吓了一大跳,龙少爷的这个名字的确太响亮了,自己和他一城之隔,可他的名头实在是胜过自己太多。在龙少爷面前,自己的黑社会的势力简直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如果林震天真能找出龙少爷作救兵,那自己真得打算卷起铺盖跑路了。众官员听到龙少爷的名头也都吓了一大跳。

        不过大军接下来的话让大家稍微放下了手:“不过据我刚才观察那人,那人也不太像,比传说中的龙少爷瘦很多,再说龙少爷乃名门望族,气势严谨,不像他那么嬉嬉哈哈的,刚刚那人活像个痞子。不像不像,他肯定不是龙少爷。”

        马千三拍拍脑袋,暗想老子真被吓糊涂了,那人明明是林震天那老鬼的女婿,原来是个穷大学生,哪会是出身高贵的龙少爷呢。推断出对方不是龙少爷后,马千三胆气顿壮,笑道:“他妈的,土胖蛇也敢出来装神龙,管他是什么来路,敢在我马千三太岁爷头上动土,咱们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说完,又对大军道:“最近有没有哪股势力来到了K城?”

        那大军想了想道:“老板,据我所知,T市的天虎堂原来是龙少爷手下的一个旁支,最近不知道怎么竟然叛变了龙少爷,想单干,据说天虎堂为了避免龙少爷要清理门户,转移到了K城,除了天虎堂,就没什么其他的势力了。”

        天虎堂?马千三喃喃念了一会,暗道:“天虎堂虽然只是龙少爷势力的一个旁支,可势力也是非同小可的,我可不能马虎了,看刚刚那小子身边的那几人,也是非同小可的,莫不是他们都是天虎堂的人?”想到这里,赶紧吩咐大军道:“大军,快快给守在明皇的人下命令,让他们将大部分人都调到喜来登来,他妈的,那么一大堆人看着一个小妞,真是浪费人力,咱们一定要将天虎堂的人一网打尽了,不能让他们在K城立足。”

        那大军觉得有什么不妥,可一看马千三的神态,明知道劝也没用,只得领命而去。大军走了后,马千三一听酒店下面早已经吵得哄哄响了,对一众官员笑道:“妈的,你看这世道,连结婚都结不得安宁,你们等着我,我下去会一会那个小子。”说完,叫上了几个随丛,便向楼下走去。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对方好深啊"><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