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冲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还是不明白,他们都是夏大哥你的亲人啊,就算死的那人身材和你一样,但难道他们认不出你的脸吗?”蓝欣儿觉得,他们两人越解释,自己反而越不清楚了。小  说  www..  com

    “傻瓜,你忘了夏大哥易过容吗?你没见现在夏大哥的亲人见到夏大哥,都不认识了吗?既然夏大哥易容之后,夏大哥的亲人都认不出他了,那么别的人也可以找个和夏大哥身材差不多的,然后再给他易容成夏大哥的模样,这样夏大哥的亲人就误把死者当夏大哥了,所以才说夏大哥真的死了。”蓝星眸解释道。

    夏雨更是连连点头,蓝星眸和自己想得完全一样,除了死者易过容,他也想不到对方有什么手段了。

    “哇,原来这道理这么简单啊,我却一直猜想不透,我真是太笨了。”蓝欣儿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夏雨正打算说着什么,这时候却见刀哥向这边走过来。

    “小兄弟,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老大夫人的意思是,老大既然死了,就不好再打扰他的灵魂了,夏兄弟如果真的很想念老大的话,就在他的灵位前烧和炷香吧。”刀哥有些歉意的道。

    “呵呵,没关系,我去烧几柱香吧!”夏雨道,既然林非烟等人不答应,自己也不好强求,一旦用强,这一厅的人肯定会对自己群起而攻之,虽然夏雨不怕,但都是自家兄弟,窝里斗可不好,而且一旦有了误会,将来自己纠正身份也是个麻烦事,毕竟现在自己不能恢复自己原来的样貌。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得知是谁在幕后指使着这一幕闹剧。

    不过,要想查出究竟是谁在幕后指使,眼下唯一的线索就只有在棺内的替死鬼身上了,可是现在又不能开棺去仔细查看,又怎么能寻找线索呢?

    这的确是个麻烦事,夏雨眼珠子一转,便有了主意,反正看来今天不会将棺木下藏,不如趁这没人时来看看好了。

    大厅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不止是天虎堂的一些首脑人物,连天虎堂之外的一些在社会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都来了,毕竟天虎堂在城的影响力可不小,现在他们的老大死了,社会上各个方面都会来人来表示慰藉。

    时辰已到,接下来就是一些社会上各界的名流上香了,大家一个个都表情沉痛的鞠躬,上香,而林非烟苏晨等人作为家属,一一答着礼,夏雨看到这些,就像是在看一出闹剧,哭笑不得。同时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暗暗发誓一定要将导演这一出闹的幕后主使人给挖掘出来。

    轮到夏雨了,夏雨带着蓝星眸蓝欣儿二人走上前,燃了几炷香,心想自己给自己上香,这算哪门子事啊。

    上完香,家属谢礼时,夏雨看到林非烟苏晨二人向自己投过来奇怪的目光,夏雨微微向她们一笑。

    毕竟做了为时不算短的夫妻,夏雨相信,就算她们认不出自己来,至少也会觉得自己很熟悉。

    果然,林非烟与苏晨目光相看了看,然后叫过在一旁的刀哥,低声吩咐了几句。

    上完香,夏雨带着蓝星眸二人去宾客席人群中站定,远远的,刀哥向这边走了过来。

    “刀哥,香是上完了,不过我想在这儿多逗留几天,等夏兄弟出殡下藏之后再走,不知道可不可以?”夏雨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自己能留下来的话,那就好方便晚上行事了。

    “呵呵,小兄弟,这样最好了,也不知道什么缘故,我们老大的夫人听说你是夏雨的先前好友,待会上完香行完礼之后,我们老大的几位夫人想约你一谈,小兄弟你就暂且在这住两天吧。”刀哥大喜过望的道。

    “那就打扰了。”夏雨向刀哥伸出去了双手。

    “小兄弟既然是老大的朋友,就不......

    要那么客气了。”刀哥握了握夏雨的手。

    刀哥作为家属的一员,随着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他也忙了起来,也没功夫招待夏雨,便嘱咐夏雨待会聊,便忙去了。

    刀哥刚走,便听到有人叫道:“有客到!”

    哗啦啦,门口走进来很多穿制服的警察,道上混的,对警察这种制服是极度敏感的,一看到涌了这么多警察进来,众人都站了起来。警察和道上的人一向是对立的,所以众人并没有给警察们好脸色看。

    为首的一名警官夏雨认识,有过几面之缘,那人正是国际刑警组织的成员:张啸天。以前慕容求和说起过张啸天,要夏雨对他多注意注意,所以夏雨对他印象很深。

    张啸天的旁边是一位大胖子警察,看他那身着装,应该是公安局长的身份,虽然在城,公安部门以公安局长最大,但由于张啸天身份特殊,连公安局长在他面前都矮了几分,所以胖胖的公安局长在张啸天面前显得有点低声下气。

    夏雨不禁有点郁闷,以前的公安局长和自己还有点交情,怎么这么快就换了人了?

    夏雨当然不知道,自张啸天进城那天起,很快就查出原公安局长和夏雨关系很铁,而夏雨又和幕容家族有着深厚的关系,于是立马就写了份报告上去,换人了。

    张啸天一见到死者的灵相,满脸肃容,脱下了帽子,以表对死者的尊敬,他其实今天来是另有目的,这么做叫先礼后宾。

    而胖胖的公安局长则很嚣张的一笑,哈哈大笑道:“哈,原来有这么多人,想不到你们天虎堂的老大挺有威望的嘛,哼,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混上个老大当当,要我看,凭得就是运气,而居然还有这么多社会名流跟着瞎起哄,哎,这什么世道啊!”这公安局长语言极度不敬,充满了挑衅的意味,实在是一副欠揍的样子,也难怪,这胖家伙刚上任不到两个月,对天虎堂对夏雨也不是特别了解,如果稍微了解一些的话,估计也不敢说出这番话了。

    众人都混道上的,便是一些社会名流,也曾经都是黑道起家,发家之后,对公安部门并不感冒,闻言,均向公安局长怒目而视,连张啸天也狠狠瞪了公安局长几眼,见犯了众怒,公安局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乖乖的闭紧了嘴巴。

    无论是什么目的,但来的都是客,张啸天向林非烟苏晨等人点了点头,问道:“我可以为死者上炷香吗?”

    林非烟等女暗想,夏雨生前和公安局也并没有什么仇嫌,便点了点头。

    张啸天推了公安局长一把,两人取过了香,向“夏雨”的灵相前敬香。

    “我听说你是城了不得的人物,我也曾经吃过你的亏,本想好好的和你较量较量,哪知道你这么命短,我调查过你的身世,你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大学生而已,混成今天这个地步,也算是你的造化了,你也好好安息吧!”张啸天一边上香一边叹着气道,作为国际刑警中的一名精英份子,张啸天渴望能与有本事的黑道人物较量较量,能抓住有本事的黑道人物,那份成就感是不言而喻的,但张啸天没想到两人才刚刚交上手,对方却英年早逝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深深的遗憾。

    胖局长可没张啸天那份诚意,暗想老子今天来是抓人的,却要给这个死人上香,真他妈的晦气,一边想,一边眼睛向身后瞟了瞟,见到林非烟苏晨等人时,不禁心中大嫉,自言自语的道:“妈的,这家伙真是艳福不浅啊,弄了这么漂亮的妞在身边,老子咋就没有这等艳福呢,不行,回头一定要想个办法抄了这家伙的家,这几个小妞嘛,嘿嘿,就归老子了。”

    ......

    自从张啸天和这胖局长进来时,夏雨就把注意力放在了他两身上,胖局长这番话旁人听不到,但屏息凝听的夏雨却听了个一清二楚,本来这胖局长的傲慢就令他心中不喜,他再说了这番话来,更是令夏雨心中大怒。

    夏雨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字条,搓成细小的一纸粒,然后双指一弹,弹指神通发出,纸粒便直接向胖局长的肥胖的脖子飞去。

    “哎哟!谁打我!”纸粒虽然不大,但夏雨使用的是暗劲,打在身上极疼,胖局长只觉脖子一阵钻心的疼,忍不住大声呼痛。

    黑道中不泛一些江湖高手,经验丰富的张啸天自然知道,他知道是有人看不惯胖局长的作风,暗地里教训他一下,张啸天心中暗笑,其实他对这个肥猪印象也不太好,有人教训他一下也乃是快事,便戏虐一下他道:“怎么了张局长,有人打你了吗?”

    “是啊,肯定是有人施暗手,我脖了好疼!”张局长一边捂住脖了一边叫道,作为公安部门,平时得罪的黑道人也很多,经常发生道上的人偷袭警察之事,他吓得差点要拔枪自卫了。

    “张局长,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啊,这些道上的人进来时都不允许带家伙的,怎么会有人对你下暗手呢,我看,可能是死者在天有灵,想教训一下你吧!”张啸天笑着道。

    “不可能吧,我和这家伙又没怨仇,他为什么要教训我?”张局长一头雾水的道。

    “我看不见得吧,肯定是你刚刚嘀咕着什么令死者不太高兴的话来了吧,你还别真不信,我出身香港,香港的人真信这个,并且也确有其事,在给死者上香时,死者若看某人不顺眼,便会显灵吓他一吓的,张局长你可要小心了!”张啸天一本正经的道。

    “难道真的这么邪?”张局长也有点信了,他和张啸天也相处了几个月,素知他的为人,办事严严谨,不苟言笑,绝不会空口无凭乱说话的,既然他都这么说,就十分有可信度。

    再说,张局长平时抓匪徒,也等于是在刀尖上过日子,像所有人一样,家里也供着一尊佛,迷信的很。张局长相信了后,再也不敢向林非烟等美女投去冒犯的眼神了。

    上完香家属答礼后,也该是办正事的时候了,张啸天向林非烟等人拱拱手道:“夏老大死了,我也深表遗憾,不过人都死了,我希望大家还是节哀顺便吧。我这次来,一来是为了向夏老大上柱香,二来也有公事……”咳嗽了一声,张啸天继续道:“不知道现在天虎堂有谁当家?”

    大家都深深的沉浸在伤痛之中,没有人回答,张局长还以为大家听不懂,摇着一颗胖脑袋说道:“张组长的意思是,现在天虎堂由谁说了算!”声音奇大,与在场悲伤沉痛的气氛极不和谐。

    刀哥有点厌恶的看了张局长一眼道:“这几位都是我们老大的夫人,谁都可以说了算!”

    张局长瞪大了眼睛,数了数,从林非烟苏晨到林雪儿陈纤纤,一共约有四五位之多,一下冒出了这么多当家的,怎么提问办案,这不明摆着是妨碍公务吗?立刻大叫道:“喂,警民合作,你们得合作一点,一下子……”

    张啸天怕他又说出什么犯众怒的话来,对办案极为不利,便强行打断他道:“请问几位夫人,现在由我代表警方,麻烦你们选了一名代表来和我们警方合作谈一谈如何?”

    夏雨的几位夫人当中,林非烟为大,见张啸天礼貌有加,便点了点头道:“亡夫尸骨未寒,我们暂时也不想涉及到其他的事当中,亡夫生前,便将帮派内的一切大小事务都交由刀哥管理,刀哥,你就陪这位警察先生聊一聊,恕我们......

    不能奉陪了!”

    “是。”刀哥尊尊敬敬的道。

    “不知道几位警官有何指教?”刀哥冰冷冷的问道,对于警察,他一向没有好感,甚至是极度反感。

    “我知道在今天这个日子,我们警方做一些事情会令大家感到很不愉快,不过上面压得紧,我们也没办法,希望刀哥海涵一点。”张啸天不愧为国警刑警组织的精英,话说得很漂亮。

    可惜刀哥显然不吃这一套,冷笑道:“张警官就不要绕着弯子说话了,有话请直说!”

    “哼,我们接到线报,说你们天虎堂有人打架斗殴,现在我们就是来抓人来着!”一旁的张局长老是插不上话,急了,声音大了点。

    一听说要抓人,那些本来已经坐下来的天虎堂兄弟,立刻又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对数十名警察怒目而视,如果不是今天事情特殊没带家伙,可能早就抄起家伙对这伙警察进行围攻了。

    “张局长,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的!”一看事情要糟,张啸天赶紧制止张局长,欠意的向刀哥一笑道:“刀哥,我们也是按条例办事,现在是我们接到线报,说是你们天虎堂有几名兄弟参与打架斗殴,我们要将他们带回去问个话,你也知道,我们警方都是按规矩办事,只是照例问个话,等查清楚一切之后,我们自然会将几名兄弟送回来继续参加夏先生的追悼会!”

    一样,说白了,今天是抓人来了,不过同样一个意思,在张啸天的嘴里说出来,就好听悦耳多了。

    “哼,张警官,这几天天虎堂上下都沉浸在我们老大意外身亡的悲痛当中,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保证我们兄弟们在这段时期是绝对不会惹事生非的,希望张警官调查清楚后再来,还有,这几日,你们警方好像故意和我们天虎堂作对似的,老是说我们兄弟参加这个参加那个要抓回去问话,结果怎么样,那些事根本不是天虎堂的人干的!”刀哥冷笑道,他说完这些话心中也警惕起来,之前他倒也没觉得什么,只是以为这是一些误会,但现在想来,可能不是误会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人想陷害天虎堂。难道是警方想趁机除掉天虎堂?外忧内患,难道老大刚死不久,天虎堂就可以沦落到任谁都可以欺负的地步了吗?不行,绝对不行!

    “呵呵,刀哥,从情理上来讲,今天是夏先生的追悼日,我不该来抓人,但从法律上讲,我们一接到线报,就得带人回去调查,这规矩我们可不能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啊!你们天虎堂不也很有规矩吗?破规矩的事,可不好办吧。”张啸天依然笑嘻嘻的,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张啸天这番话说得也在理,刀哥不禁无言以对,沉默了。

    “你确定参与斗殴的人就是我们天虎堂的,并且也在这大厅之内?”最后,刀哥想了良久才问道。

    “对,这几人都是你们天虎堂有头有脸的人物,线报都已经将他们的姓名都说出了。”张啸天点点头道。

    “你们立马就要抓人?”刀哥问道。

    “不,我们是带回去调查,在事情不调查清楚之前,我们只是带回去问话。”张啸天的话依然还是说得那么好听。

    (昨天没有更新,今天补上五千字,明天至少五千字更新,坚持一万字更新。)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冲突"><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