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妙计退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警官,你们警方非得现在就抓人吗?难道不可以等追悼会过了之后再说?”看这边的情况有点不对,林非烟苏晨林雪儿三女向这边走了过来。小  说  www..  com

    “几位夏夫人,我们警方可有条例的,我们身为警务人员,就得依法办事,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也想缓一缓再抓人,不过我们也无能为力啊。”张啸天欠意的笑着摇了摇头。

    “能告诉我们,你们要抓的是哪些人吗?”

    张啸天点了几个人的人名,果然,这些人都是天虎堂的一些大大小小的头目。

    这些头目在天虎堂都算有头有脸,都是刀尖上憩血过来的人,如今早已经只注重管理不会打架了,林非烟等人明白,这一定是有人故意嫁祸。她们也知道,警方将他们带过去问话,没有事实的根据,很快就会将他们放了。就算任警方抓他们过去,天虎堂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但今天不同,今天社会上有很多名流都来参加追悼会,如果就任警察将这些人抓住,那么天虎堂哪里还有面子在。

    很多事,都是面子上的事,尤其像天虎堂这样一个逐渐企业化的大帮派。

    林非烟摇了摇头:“张警官,若平时咱们还好说,但今天情况特殊,我绝对不允许你们今天将他们都抓回去!”毕竟出生于大家庭,而且做天虎堂第一夫人这么久,林非烟的话里很有一股无形逼人的气势。

    “呵呵,夏夫人,你知道吗?就光凭你这句话,我们就可以告你妨碍警方办案!”张啸天带笑的道。

    “对,我们还可以告你妨碍司法……公正。”胖局长刚一开个口,天虎堂的众人便向他投过来愤怒的目光,这胖局长的印象分可不好,压力之下,胖局长不禁心中一抖,后面的话声音小了许多。

    “夏夫人,没得商量了吗?”张啸天看着林非烟道,他看着看着,不禁内心深处也有些佩服起只有个数面之缘的夏雨来,眼前一个个都堪称是国色天香,平时就算戴着眼镜找,也很难找出这些个天姿国色的美女来,何况一个个都将她们收了做老婆,这个夏雨的本事还真是非同小可。

    “张警官,我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林非烟斩钉截铁的道。

    “呵呵,既然夏夫人这么说,那我们也只好公事公办了。”张啸天的声音突然硬了起来。

    “张警官,你不会就是想凭你带来的这十几个人,便要将我们兄弟们带走吧?”刀哥冷笑起来,虽然今天到场的只是天虎堂的一些头目,人数不算多,但和这些警力比起来,一人一口口水都可以将他们淹死了。

    “当然不是,我们也知道这件事办起来有点困难,我也不怕大家笑话,来之前,我们也做足了准备了!”张啸天依然笑着,不过却是皮笑肉不笑了,玩真格的了。

    这时候,门外急匆匆走进来一名天虎堂成员,夏雨看得清楚,正是刚刚在外面拦截住自己的四名保镖中的一名,那名保镖先是向厅内打量了一眼,然后走到刀哥面前,低声耳语了几句,刀哥面色一变,狠狠的瞪了张啸天一眼,然后又低声对林非烟说着什么。

    听完刀哥的话后,林非烟陡然抬头,秀丽的面庞上微有了怒色,冷哼道:“二十辆警车,五辆特种兵部队车,五辆武警车,荷枪实弹,好大的架式啊,我从来没听说过城的公安部门会有这等警力的,张警官,你不愧为国际刑警组织的精英,好大的权力啊!”

    “呵呵,夏夫人过奖了,我也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张啸天心中也有点纳闷,自己身为国际刑警的身份,城除了几个警务处的要人,没几个人知道,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却对自己的底细知道的一清二楚,......

    看来天虎堂的确势力非凡。

    “那么张警官今天是一定要将人带走了!”林非烟冷冷的道。

    “不错,希望夏夫人谅解!”张啸天话虽说得好像有点软,可语气很硬。

    “张警官带了这么多警力来,好像有点以势欺人!”林非烟牙尖嘴利。

    “呵呵,如果天虎堂很配合的话,将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夏雨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毕竟天虎堂发展势利时,因为有幕容家族的照顾,过程有些太顺利了,只是和一些黑道中人打交道,而和这些国际刑警打交道很少,如果自己再不出马,可能会闹得有点不可收场了,他便咳嗽了一声,站了出来,道:“这位是张警官是吧,我觉得在今天这个场合,你们想强行将人带走,有点不合情理。警察又怎么样,条例又怎么样,条例也是人定的,警察也是人,为什么你们既然是人,却违背人理做着一些不合情理的事呢?”

    张啸天一直和林非烟交涉,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俩身上,现在夏雨陡然说话,显得有点突兀,顿时,大厅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夏雨集中过来。

    “靠,你算哪门子葱,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胖局长一看,好像是一位天虎堂无足轻重的人物,好不容易逮到说话教训的机会,便想趁机显示自己的身份,话刚说到一半,却又被张啸天摆摆手制住,胖局长虽然没接着说下去,但心里着实郁闷。

    张啸天看出说话这人气势非凡,便问道:“不知道这位先生是?”

    “我称呼并不重要,不过我要声明一点,我并不是天虎堂的人,和天虎堂也并无关系,我只不过是夏雨的一位好朋友,因为实在看不惯你们警方的做法,便忍不住想说两句!”夏雨的这句话顿时令厅内除警务人员之外的一片叫好之声,尤其是天虎堂众人,天虎堂众人本来没将这人放在眼里,但见关键时刻,这人为天虎堂说话,顿时将他视为知己。

    “这位先生贵姓?”张啸天不疾不慢的问道。

    “我姓……余,叫余侠。”夏雨扯了个谎道,将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取了个假名。可惜的是,并没有人发觉什么不妥。

    “余先生,你认为我们警方做得不对?”张啸天眯着眼睛问道,他倒不真认为这人和天虎堂没任何干系,可能是天虎堂派来趁要捣乱的。

    “不仅不对,简直大错特错,人家天虎堂老大刚刚过世,他手下的兄弟们都悲痛不已,你也是见到了,试问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情去打打杀杀,你们也不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就来胡乱抓人,而且就算只是带回去问话也得弄个好点的时间吧,今天可是人家老大开追悼会的日子,你们却将他们抓走,这不明摆着是故意和他们过不去吗?哼,口口声声说是按条例办事,我看你是借要公报私仇,假公济私吧!”

    张啸天也真是好脾气,这时候居然还面带笑容的道:“余先生这话从何说起,我和夏先生又没见过面,又何来仇怨,又何来公报私仇一说?”

    “嘿嘿,旁人不知道,可我作为夏先生的朋友,有些事我还是知道的,我记得不久前张警官和夏先生有过一面之缘吧,那时候夏先生好像令张警官吃了个大亏,我看张警官一直是对这件事怀恨在心,但现在夏先生已死,因此只有趁此机会要整一整天虎堂来消心头之恨吧!”

    张啸天脸红了一红,上次和夏雨的一次碰面,令自己吃了个小小的哑吧亏,并且自己差点摔成了个狗啃泥,被他视为终身的耻事,他时刻就想着以后一定要亲手抓住夏雨一雪前耻。他同时心里也大吃了一惊,这件事只有少数的几个人......

    知道,这人却为什么知道?难道夏雨将这件事告诉他了?

    本来化名余侠的夏雨说出这件事来,大家只以为他是为了戏耍这位警官而说的,并不怎么相信,可是一见张啸天居然脸红了,可能真有其事,大家不禁怀疑起来,难道这位警官真的是公报私仇?

    “好了,关于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多说,不过我今天来的确是公事公办,如果天虎堂真的不肯和警方合作,那就不要怪我用强硬手段了!”张啸天被人提到曾经的糗事,口气变得更硬起来。

    “听张警官的意思,是想让外面的警察啊特警啊都进来,用枪指着大家的头,强行将人带走了?”夏雨明知故问道。

    张啸天点了点头,也不罗索了:“没错,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对于不合作的,我们有权这么做。”

    “这我知道,你们警察有持枪证,不算犯法,不过张警官你想过没有,你带来的警务人员虽多,但今天到场的天虎堂成员可只是个零头,天虎堂发展到至今,有多少人你知道吗?”

    张啸天愣了一愣,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以人多压人少,难道你想让天虎堂和我们警方火拼吗?”

    刀哥听到这里,觉得夏雨要将事情弄得很糟,天虎堂势利虽大,但也没有到敢公然挑衅警方的意思,和国家斗,谁也没有这个实力。便打诧道:“余兄弟,我也知道你是为了天虎堂为我们老大好,但……”

    夏雨却挥一挥手打断道:“你不用说话,听我说就是了!”这一挥手,却自有一股大将风范,刀哥和他也是第一次见面,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无端的相信他,只是抿了抿嘴,欲言又止,却终究什么也没再说了。

    林非烟苏晨等女也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也什么也没说。

    “哈哈,张警官,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你们警务人员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合法的,但天虎堂的兄弟也都是合法的公民,我相信天虎堂在夏雨老大的英明领导之下,早就摆脱传统黑社会的阴影,已经企业化合法化了,今天,你们可以强行将你们想带的人带走,但我们同样也可以以合法的手段去讨个说法,我相信,一旦你们抓住了这几位兄弟,天虎堂的兄弟一定都会用市政府,市公安部门讨个说法,哈哈,我相信天虎堂发展至今,从头脑人物到小罗罗,也应该有近万人之多吧,到时候近万人围住市政府大楼和市公安局,啧啧,我相信一定很热闹!”夏雨不疾不余的说完,又大声问道:“是天虎堂的兄弟们请回答一声,到时候你们会不会这么做!”

    如果夏雨不说,这些天虎堂成员还真没想到这一点,此时一听,觉得是个妙计,顿时大声附和道:“对!我们一定将政府大楼围住,讨要个说法!”当然,这其中也不泛凑热闹的声音。

    夏雨说这番话,其实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但众天虎堂成员还以为他一个外人在帮自己说话,顿时对他的印象更是大好。

    “想不到余兄弟竟然有这番头脑,说出这番话来,这主意真不错!”刀哥和林非烟互望了一眼,暗暗点头,真要闹到万人去市政府讨要说法的地步,相信张啸天要仔细斟酌斟酌才行事。刀哥对夏雨更是佩服,听到他说到黑社会企业化合法化时,更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暗想:他真不愧为老大的朋友,连思想都一模一样。

    他依然看不出什么来,只有林非烟看着夏雨,若有所思。

    这边天虎堂众人听了大声叫好,张啸天却脸色剧变,自己刚调到城不久,旨在查幕容家族以及铲除势力较大的黑社会,但至今,不止这两件事毫无进展,......

    如果真的闹成上万人围住城的政府大楼,恐怕不止城的政府会极度对自己不满,而且自己还会受到国际刑警组织方的责备。

    虽然天虎堂的势力非主,但今天张啸天带足了警力,志在必得,哪知道半路上杀了这么个人来,全盘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夏雨看得心中暗笑,他当然揣磨透了张啸天内心的想法,知道这番话击中他的软胁了。

    “余先生是在危胁我?”张啸天语气缓和了许多。

    “不敢不敢,正如张先生刚刚说的,如果大家都互相配合一点,互相体谅一点,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夏雨说完凑到张啸天身边,对他耳语道:“张警官,你这么拼,我想你是希望办好这些事等着升职吧,不过你可要考虑清楚,一万人去市政府上访,打你的小报告,对你的仕途大有影响哦,就算你将所有事办得妥妥帖帖的,到时候也难免会有人就这件事给你抹黑。小鞋可不太好穿啊!”

    “小子,算你狠!你想怎么样?”张啸天被他猜中心思,脸红了红,有点气急败坏,轻声问道。

    “很简单,带你的人马上离开,让追悼会继续进行,当然,你们若对追悼会很有兴趣舍不得离开的话,也可以站在一旁仔细观赏,你也可以带人回去问话,不过却不是现在!”夏雨小声道。

    “小子,你很不简单,我猜,你就是夏雨的最得力的助手!哼,咱们后会有期!”志在必得事情没办到,张啸天有点悻悻然,扭头就走。

    “咦,张队长,你怎么走了?”胖局长可是云里雾里不识大体,很郁闷的跟在张啸天身后问道。

    “妈的,留着不丢人吗?告诉所有的兄弟,下午去喝茶,我请客!”张啸天头也不回。

    “哈哈,余兄弟,真有你的,换作是我,他一下子搬出这么多警力,我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张啸天带着人马走后,刀哥走过来笑呵呵的道,拍了拍夏雨的肩膀。刚刚他只是当他是夏雨的朋友,现在更是天虎堂恩人,对他的神态更亲昵了许多。

    这就是刀哥的可爱之处,丝毫不做作,性格毫爽,夏雨暗想:刀哥的性格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

    “呵呵,举手之劳而已,我和夏雨是朋友嘛!”夏雨笑呵呵的道。

    这么一来,天虎堂众人更是将“余侠”视上座上宾,极度的热情客气。

    这小插曲过后,追悼会继续进行,夏雨一行被安排到旁厅的一个包厢内休息喝茶尝点心,蓝星眸蓝欣儿作为夏雨的朋友,也受到了极大的礼待。

    “夏大哥,接下来怎么办?”见左右无人,蓝欣儿问道,她实在搞不懂,为什么别人在参加他的追悼会,而某人却像没事人一样,很爽意的喝着茶,还一口一个“好茶”。

    “怎么办?当然是等着夏夫人接待我了!”夏雨露出苦笑:“哎,你说这算什么事啊,我自己老婆我却不能相认,待会就算见到,也不能抱一抱她亲一亲她,人活着,就是身不由已啊!”

    蓝欣儿啐了一口道:“这还不是你自打的,为什么现在你都回来了,还不和她们相认呢?”

    “我是想和她们相认,可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她们敢认吗?换作是你你会认吗?”夏雨依然苦笑。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妙计退警"><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