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极品艳遇生活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初到中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见慕容求和认罪态度较好,夏雨便也不在计较什么了,说道:“查出什么结果出来没有?”

    只见慕容求和从兜里掏出一张字条出来,看了看,摇摇头道:“最近的出入境记录我都查了,不过很可惜,好像并没有你很感兴趣的,每一个人我都查了他的底细,大多数都是些普通的商人,还有就是一些华人华侨,并没有什么不良记录。小 说555首发”

    听到这里,夏雨有点失望,下意识的问道:“连一个有怀疑的人都没有吗?”

    慕容求和点点头道:“嗯,没有,不过有一个曰本的一家公司最近频频派人来国内,我查了下,这家公司以前和国内并没有什么交际,最近却频频来中国,也不知道有什么蹊跷。”

    “那查出这家曰本的公司的底细了没有?”本来大显失望的夏雨立刻又振奋起来,曰本?曰本有很多黑社会组织,莫非和曰本的组织有关?

    慕容求和摇摇头道:“奇怪的很,这家公司保密的很,我查到现在,居然都查不到这家公司的底细,如果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公司,为什么连最基本的资料都没有记录,非常奇怪。”

    “不会吧,老家伙,你们慕容家族不是无所不能吗?连一家公司的资料都查不出?”夏雨故意轻蔑的道。

    “呵呵,夏老弟,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你不用使用激将法来激我,我承认,在短时间内我的确查不出这家公司的资料,不过我已经派人去跟踪调查了,不出意外的话,一天之内应该会有结果的。”慕容求和好脾气的笑道。

    “好,那我就等你一天。”夏雨有点丧气的道。

    “呵呵,夏老弟,要不要再去泡个澡,然后享受一下?”慕容求和笑得意味深长,令夏雨有点脸红。

    “靠,有你这个老变态在这,我怎么享受都不会觉得安全,还是算了吧,我回去了。”

    ………………………………………………………………………………………………………………

    国外,曰本。

    今天曰本是个大好的晴天,太阳一早就露出灿烂的笑容,万里无云,并且气温也很适中,各方面指数都非常好。可能天气一好,人的心情也随之变好吧,在路上,每个人都露出灿烂的笑容。

    去机场的田中原二实在是开心极了,原本田中原二是个很酷的男生,不苟言笑,在他身边的人平时很少能看得他的笑容,不过今天田中原二嘴巴都快要笑歪了,他想不到,他实在想不到,这趟中国之行居然会有美代子相伴。

    山本太郎命令他去中国完成任务,他打算单独行动,哪知道山本太郎自己说露了嘴,被山本铃美知道,山本铃美吵着要去,如果山本铃美跟着去,这条小尾巴着实是害人不浅。山本铃美平时最爱使小姐脾气,肯定会为田中原二惹来不少麻烦。所以当天晚上田中原二并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就被山本铃美敲门了,告知该起程了。当田中原二睁着一对熊猫眼没好气的开门之时,便愣了。

    可能是因为要去中国的缘故吧,山本铃美脱下了和服,一身中国人打扮,令田中原二发愣的并不是山本铃美的服装,而是山本铃美身边居然站着美代子。

    “嗨,田中君,这次的中国之行,我想同您一道去,不知道田中君介不介意呢?”美代子向田中原二鞠了一躬,很有礼貌的问道。

    呆了好几秒,努力压抑住心中狂喜的田中原二忙不迭的点头,他又怎么会介意呢,他可求之不得呢。接下来田中原二可忙了,先是好好的洗了顿澡,把昨晚因为没睡好所产生的疲惫洗得一干二净,将自己打扮的很精神,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他一向很注意仪表的。

    他觉得上天真的对自己很公平,派一个尾巴跟着自己,让自己有苦说不出,而也让一个自己心仪的女孩一同随往,让这趟中国之行不至于寂寞。当然,田中原二高兴,有一个人肯定不怎么高兴,那人就是山本铃美,原本她是打算和自己的情郎单独相处的,哪知道美代子也跟着要去,美代子是自己的表姐,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很快的,山本太郎派专车过来,送一行三人去机场。

    在深黄色的悍马车上,山本铃美终于忍不住问道:“美代子表姐,为什么你一定要去中国呢?”

    “我的母亲是个中国人,她嫁到曰本后,从来都没有回到自己的祖国过,我母亲临终前,视这件事为终身的憾事,她特别交待过我,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回到自己的祖国去看看,这次你们正好去中国,而我对中国不熟,和你们同行,也好有个照应。”美代子笑呵呵的道,第一次去中国,又是自己半个祖国,所以她脸上显得有点兴奋,不过想到死去的母亲,忧伤又爬满她粉玉的脸颊。

    原本还以为表姐是故意打扰自己和田中原二过二人世界的,现在一听说原来是为了完成母亲的夙愿,山本铃美心中释然了。

    “美代子表姐,你知道你母亲是中国哪地方的人吗?”抛开了心中的芥怀过后,山本铃美的话便多了起来,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父亲说过,是一个江南的小城镇,母亲嫁到曰本后,父亲也没去过那里,只知道一个大约的地址。”美代子回答道。

    “那你中国话讲得很好吗?”山本铃美好奇的问道。

    “嗯,我母亲从小就教我说中国话,我还会用中国文写文章呢。”美代子颇有些自豪的道,美代子虽然身在曰本,但内心深处一直都牵挂着中国,因为,她一直将中国视为自己的祖国,在曰本,由于母亲从小的薰陶,她的生活习惯一直都接近于中国的生活习惯。

    “哦,我在学校时也学过一些外语,其中也包括中文,不过肯定没有你的中文好。”山本铃美说到这里,问正在一边发呆想心思的田中原二道:“田中大哥,你的中文怎么样,你以前有没有去过中国?”

    田中原二正在发呆,一连被山本铃美问了几遍,才如梦初醒,尴尬的向美代子看了看,咳嗽了一声,道:“嗯,我的中文还过得去,不然山本先生也不会派我来中国,中国我以前来过几次,是和山本先生一道的,是因为做几次生意。”

    “啊,原来你去过中国,那你这次可要好好照顾我和美代子表姐了,我和她都是第一次来中国呢。”山本铃美开心的道。

    “那当然,照顾你们是我的责任。”田中原二正色道。

    见田中原二太过严肃,山本铃美笑道:“你这么认真干什么,说真的,你去过中国,一定知道中国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待会到了中国后,你一定要带我们去好玩的地方玩玩,我听说中国有很多有趣的地方。”

    田中原二汗了一把,此前他和山本太郎的确来过不少次中国,但每次都是有任务在身,等忙完了任务,疲惫的只待在宾馆睡觉,然后便回国了,甚至连中国最著名的长城都没有玩过,又哪里知道中国还有什么其他好玩的地方呢?他心中暗想: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就知道玩儿。

    做了个苦脸,田中原二苦笑道:“山本小姐,我去中国是有事在身,办完事马上就回曰本了,又哪里知道中国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了?”

    山本铃美嘟起小嘴道:“你们男人一天到晚就知道生意生意赚钱赚钱,连人生最基本的乐趣都没有了,不行,我改天一定要爸爸帮你换个工作,能整天陪我玩,我可不希望把你变成一个只知道谈生意赚钱的工具。”

    “不谈生意不赚钱,又哪来的资本供你享受呢?”这句话田中原二也只能放在心里嘀咕嘀咕了,对于山本铃美的无理之谈,他唯一表示的只有苦笑。

    “对了,田中大哥,你知道美代子姐姐母亲的故乡是江南的哪里吗?”山本铃美嘴上歇了一会,又闲不住的问道,她有太多好奇的问题了。

    田中原二额头上又出现了巨汗:“山本小姐,江南可是个统称,是个很大的地方,如果知道具体的小镇名称,可能还好找点,但只知道在江南,没有具体的地址,就不好找了。”

    听田中原二这么一说,美代子脸上的失望表现在脸上。

    山本铃美哼道:“亏还说自己来过中国好多趟呢,连这点都不知道,真是太少见了。”

    田中原二又是一连串的苦笑。

    美代子意识到田中原二有些尴尬,便打破尴尬道:“呵呵,田中大哥可能真的因为公务烦身呢,又哪里有精力知道的那么多。”

    原来美代子都是称自己为田中君的,现在一听她大哥都叫上了,明显是亲近了一层,田中原二心中很是高兴。暗想:还是美代子体贴人心,这两人一比,高下立分。

    田中原二注意到美代子随身携带的包鼓起了圆圆的一块,不禁好奇的问道:“美代子小姐,您包内装的是什么……哦您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等会坐飞机时,可能要检查的很严,我怕……”

    美代子笑呵呵的道:“田中大哥,咱们是老同学了,就不要那么客气了,叫我美代子就行了,我包里装的是一个罐子,里面装的是我母亲的骨灰,这次我去中国,就是将我母亲的骨灰藏到她的故乡,不过听你刚刚说我母亲的故乡很不好找,看来是个很头疼的问题。”

    “美代子,你放心吧,到了中国后,我一定帮你找到你母亲的故乡的。”心仪的对象需要帮忙,田中原二当然会不留余力的帮忙。

    旁边的山本铃美一见田中原二对美代子的事如此上心,不满的发出一声轻哼。

    这个细微的表情如何能瞒得住心思熟巧的美代子的眼睛,她对田中原二道:“田中大哥,我知道你去中国有事情要忙,找我母亲故乡的事就不用麻烦你了,你有时间的话,就陪铃美到处玩玩,铃美爸爸交待的事你要完成,不过也不要疏乎了铃美哦。”

    “哦。”见美代子转移了话题,田中原二失望的哦了一声。

    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机场,三人拿好自己的行礼,然后向登机口走去,由于“试神”组织势力强大,机场的一些检查人员都是被特别关照过的,所以三人并没有受到什么常规的检查就直接登机了。

    一登上了飞机,美代子就借口头晕,一找到自己的座位便闭上眼睛睡着了,这令想找她说话的田中原二很是郁闷。倒是山本铃美一点困意都没有,一直缠着田中原二说话,她老是问一些关于中国的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将本来就性格沉稳的田中原二一个头弄得两个大。

    好不容易飞机飞到了中国机场,降机了,田中原二松了口气,他觉得这次是自己坐飞机最难熬的一次。

    下机后,田中原二便领着二女站立在一处,“式神”组织在中国也设有秘密分点,这次临来前,山本太郎特别交待过,命令田中下飞机后不要乱跑,会有人来接待他们的。田中原二在原地等了大约十分钟后,果然,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向自己一行走了过来。

    ………………………………………………………………………………………………………………

    就在田中原二由曰本登机之时,远在中国的夏雨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铃声响起时,夏雨正在午睡,他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没好气的按了接听健,慵懒的声音问道:“谁啊?”

    “夏老弟,呵呵,你在干吗呢,声音有气无力的样子,该不会是正在做好事吧,如果那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待会给你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意味深长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一个激灵,夏雨就从床上一跃而起了,上次被这个老变态利用监视器弄得夏雨都有点草本皆兵了,一听到他声音就不禁四处查看。

    “老变态,大中午的就打扰我睡觉,是不是查到了什么了?”夏雨问道。

    一听慕容求和这信心十足的声音,夏雨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好消息。

    “嗯,没错,我们的情报科刚刚查清楚了那家曰本的公司的一些信息,我相信这些信息对你很有帮助。”慕容求和不紧不慢的道。

    “一些什么信息,快说来听听!”夏雨焦急的道,这些信息可能就是揭开这幕后人物的关键信息,他如何能不急呢?

    “夏老弟,我们的情报科昨天到今天可是非常辛苦呀,至少二十四个小时没休息,就为了夏老弟你的一句话,他们辛勤的工作,加班加点,终于查出了这些信息,哎,这些情报科的人真是辛苦啊,你都不知道,他们几乎一夜没睡,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没……”慕容求和喋喋不休,但说了半天,就是不肯进入正题,故意卖起了关子,弄得夏雨心头火起,冲着电话吼道:“妈的,老变态,你说就快说,不然老子自己去查!”

    意识到夏雨是真的生气了,并且这些信息对夏雨真的很重要,老家伙这才没卖关子,一本正经的道:“我们查到,曰本的这家公司其实就是个骗子公司,皮包公司,他们在国内设立了一家分公司,有十六名公司成员,但这十六名公司成员基本上整天无所事事,但经纪方面好像又充足的很。”

    “嗯,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继续说啊。”夏雨问道,他知道老家伙虽然正经起来,但不可能会爽快的将所有事一次性说出来,后面肯定还有料。

    果然,老家伙停顿了一会,继续道:“一家皮包公司,又不去行骗,却经纪充足,这样就值得怀疑了,他们不办事不行骗,哪来的经纪资助呢?于是我们情报科的人便对这家皮包公司进行追根朔源,结果发现,原来这家公司以及这家公司在曰本的总公司,都是由曰本的一个黑道组织所支配。”

    “黑道组织?”听到这里,夏雨兴奋起来了,看来有点眉目了,难不成真的是曰本的某一个黑道组织对天虎堂产生了兴趣,或许说,是对自己产生了兴趣?

    “查到是什么组织了没有?”夏雨不动声色的问道,夏雨知道,越是表现得淡一点,老家伙越会爽快的说出来,而不会卖关子。

    “是曰本的‘试神’组织,‘试神’组织是曰本的三大黑道组织之一,势力最为强大,所以他们的一些下属组织的资料保护的很神秘,但再神秘,也逃不过我们慕容家族情报科的火眼金睛啊!”慕容求和的口气中充满了得色,似乎对自己家族的情报科很满意。

    “夏老弟,关于你假死的事,我们查出来了,的确是‘试神’组织干的,看来‘试神’组织想将势力扩充到我们中国来呀!”慕容求和继续报着料。

    “我可不管他‘试神’组织在曰本的势力有多么的大,我也不管他想不想将势力扩充到中国,这些都不关我的事,但他想扩充的话,想以我们天虎堂为踏脚石,那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

    夏雨淡淡的道,虽然他的语气很淡,但电话那头的慕容求和听了心中都忍不住一凛。

    “夏老弟,我们情报科还查到,今天他们在国内的分布组织好像又有所行动了,他们派了几个人去了机场,好像他们的曰本总部那里将会派什么人来,他们会在机场上碰头。”

    慕容求和这一报料又引起了夏雨的注意,夏雨握着电话想了一想,问道:“有没有查到他们会在什么时间碰头?”

    “具体的查不到,应该是在中午左右,情报科刚刚报导,目前分部的人已经守候在机场了。”

    “那好,咱们也马上去机场。”

    “好,我立马派车来接你!”

    夏雨挂了电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哼,我倒要看看,这个号称曰本三大组织之一的‘试神’到底有几斤几两?他们总部派来的人到底又有什么三头六臂!”

    夏雨走出了房间,去敲隔壁房间的门,门被打开了,原来蓝星眸蓝欣儿二女也在午睡,两人都穿着丝质睡衣,酥胸和粉嫩大腿在丝质睡衣里若隐若现,又惹得夏雨狂吞口水不已。

    二女一听事情有了些眉目了,也兴奋不已。

    也不知道待会去机场时会发生什么事,恐怕有危险,夏雨便让二女守在这儿等消息。二女不能随夏雨前往机场,郁闷不已。

    安慰了二女几句,夏雨便走出了房间,迎面正好碰到刀哥,刀哥笑道:“余兄弟,你去哪里?”

    夏雨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刀哥经验老道,当然知道夏雨是敷衍自己的话,看着夏雨远去的背影,刀哥暗道:“好奇怪啊,为什么这位余兄弟和死去的老大一样,做起事来都那么的神秘呢?难道这两个好朋友连脾气都一样吗?”

    ………………………………………………………………………………………………………………

    机场。

    田中原二领着二女待在原地,正好看到一位戴着鸭舌帽的中年人向这边走过来。“难道这人就是山本先生派来与我接头的?”田中原二这样想着,便朝那人迎了过去。二女不明所以,也跟了过去。

    “你好。”对方不表明来意,田中原二也不好直接说出来,只是友好的向对方伸出去了手,这样很有迂回的余地,万一对方不是来接头的,自己只说认错人了而已。

    对方先是一愣,继而也热情的伸出去了手,田中原二略显失望,从对方的表情可以看出,对方好像并不是接头之人。两只手握在了一起,田中原二正想说“认错人了。”这时对方却忽然掀起自己的大衣衣襟,说道:“这位先生,您好,请问您是从曰本来的吗?我这里有质量很好的盗版光碟,你要不要?”说着,一脸期待的看着田中原二。

    原来是盗版小贩,田中原二哭笑不得,很有礼貌的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从曰本来的,我是从韩国来的。”在亚州,中国,韩国,曰本这三个国家的人长得很像,田中原二这么说,是不想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细。

    “哦,我这光碟很好的,你要不要?”不愧为盗版小贩,磨人的功夫可非寻常。

    “谢谢,我不需要!”田中原二依然很有礼貌的道,正打算放开对方的手,那人却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将声音压得更低:“是山本先生派来的吧,你什么都不要说,跟我来!”

    一听他说出了山本太郎,田中原二心中一凛,疑惑的问道:“你……”

    那人却“嘘”了一声,小声道:“我怀疑这附近有人在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所以一切小心为妙,你装作要和我买盗版光碟,一切等到了安全的地点再说!”说完,那人亲切的拉着田中原二的手,似乎两人要去某个地方去交易一笔盗版生意一样。

    这人到底是不是山本先生设在中国分部的人物,田中原二还是摇摆不定的,不过作为全曰本为数不多的黑带八段的高手,田中原二是不怕他会耍什么手段的,便向二女做了个扫势,随同那人向机场外走去。

    他们一行四人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机场的尽头,机场边却转过来两个人的身影来,这两个人,一个人很年轻,另一个人年纪很大,年轻的这人拥有一张俊俏的面孔,年老的那人虽然已年过半百,但如果熟悉的人见到他,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全城最大家族的掌门人出现在任何地方,都是会令人吃惊的。

    其实这两人都代表着如今城最大的势力,在城可是不亚于市长的顶顶有名的人物,不过年轻的这人易了容,年老的那人在公开场合从来不露面,所以这两人出现在机场,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骚动。

    这两个人,当然正是闻风而来的夏雨与慕容求和了。

    “难道‘试神’组织就派了这一男二女三个人?”夏雨看着田中原二等人远去的背影,有点不可思议的道。

    “呵呵,这接头的人精得很啊,知道会有人监视,却故意装成一个卖盗版的家伙,不过他们也太小看咱们的智商了!”慕容求和不屑的笑道。

    “不知道他们这次来有什么目的吗?难道要和我们天虎堂真刀实枪的干?不过也太小看天虎堂了吧,就算天虎堂再怎么不济,也不是这两女一男能摆平得了的。难道天虎堂真的坠落成是个人都可以欺负的地步了吗?”夏雨自嘲的笑笑。

    “夏老弟,你不用心急,依我看,这几人只是‘试神’组织派来的一支先锋队伍而已,他们接头时都这么神秘,依我看,他们这次来可能会是进行着什么秘密计划,一旦秘密计划成功,他们才会向天虎堂发起攻击。”

    夏雨也点点头:“嗯,这次他们来这么少人,我也觉得他们可能是想搞什么小动作。”

    两人边说,边像机场外走了去,机场外的停车场上,停了一辆深黑色的悍马,两人边说边向那辆悍马车走过去,这辆悍马车也是唯一能让他们引起旁人注意的筹码。这两人外观上,除了夏雨帅点,慕容求和老了点,可以说算是其貌不扬了,唯有这辆悍马才能让旁人对他们两指指点点的。

    两人坐在悍马车上,都燃上了一支烟,至于田中原二一行人会被那人带去哪里,两人倒一点也不担心,既然来到了中国,慕容家族的情报科的人自然会全程跟踪他们的。

    “哎,费了这么大劲,原来只是迎来了这几个人。”慕容求和吸了一口烟叹气道,原本他还以为来的会是‘试神’组织的一些精英人物,哪知道就来了小猫两三只,觉得很没劲。

    “老家伙,你可不要小瞧来的这个年轻人哦。”夏雨也吸了口烟深思着,别人看不出来,但作为武术高手的他,看得出田中原二内敛极深,很可能是个不世的高手。

    “这话怎么说?”慕容求和问道。

    “那个曰本小年轻看起来很不一般啊,身手一定不错,嗯,有机会一定要向他邻教几招。”夏雨吐了口烟圈道,其实他自己也没把握,田中原二是唯一一个令他看不透的人。

    “怎么,你手痒痒了,想找人练练?”慕容求和感兴趣的凑过身子,大约有很久了吧,都没见夏雨在自己面前一展身手了,也不知道退步了还是进步了。

    夏雨不置可否的摊摊手:“我无所谓,但他如果想对天虎堂搞什么小动作,那么对不起,我就得教训教训他。”

    “那我买你赢,哈哈。”慕容求和也无所谓的笑了笑,他对功夫一行不太懂,看不出田中原二在武学上有什么奇特之处,显得心情很放松。

    “还有那两个女人也很奇异,那两个女人都很奇怪啊,都穿着中国的服装,不过却一点中国的女人味都没有,尤其是那个扎着小辩子的,老是嘟着嘴,好像全天下人都欠她钱似的,有点像养尊处优的一位富家小姐。”夏雨说得是山本铃美。

    “嗯,我也看出来了,我看那个曰本小子对那位富家小姐好像很客气不敢得罪的样子,这位富家小姐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慕容求和也赞同似的点点头。

    “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也更是奇怪,看起来很纯洁很单纯的样子,脸上总是挂着温柔的笑容,不过看她的样子,好像和曰本那小子努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们不是一道来的吗?为什么又要刻意和他保持距离,不懂。”夏雨皱起了眉头。

    “喂,夏老弟,你对曰本女人研究的很透彻吗,你不会是对那个曰本小妞起了兴趣了吧。哈哈哈……”慕容求和打趣道。

    “我呸!”对于曰本女人的研究,夏雨只是通过一些AV片,对于曰本女人,他还真是了解的不多,不过对于刚刚见过一次面的一身雪白衣装的美代子,他却有一股很不错的印象。

    “夏老弟,不要猜想了,等情报科的人一来,就会什么都清楚的!我们就坐在车上好好等吧,哈哈。”慕容求和充满信心的道,对于自己属下的情报科,慕容求和一向很有信心的。

    然后夏雨却感觉眼皮子老是跳个不停,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这次情报科的人可能要失手。

    “老家伙,我总觉得有点不戏劲,那个年轻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如咱们去看看吧!”夏雨提议道。

    “不用!”慕容求和充满信心的一挥手,“如果情报科的人这点小事都办不了,那么还凭什么吃我的用我的还付给他们那么高的薪水。”

    夏雨暗想:所有的事情可都没有个绝对。不过看慕容求和这么自信,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闷闷的吸着烟。

    等了大约五分钟之后……

    “什么?”坐车后面的慕容求和接到了一个电话后,突然跳了起来,这个动作让夏雨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怎么了?”夏雨冷静的问道,还好他对于一切后果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并不像慕容求和那么吃惊。

    幕容求和握着手机,手指无力,渐渐的松了,手机一下子从手上滑了下来,无力的瘫在了座位上,有气无力的道:“我刚刚接到线报,我派出去的五名情报科的科员,全部都去见马克思去了。”

    “怎么会这样?”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夏雨还是惊讶起来,据他所知,慕容家族的这些情报科的科员可都是精英人员,丝毫不亚于国家安全局的情报科,这些科员不止收集情报有一手,而且身手也极为敏捷利索,个个上岗之前都经过严厉的培训的,普通的小混混,他们一人可以徒手对付数十人。正因为他们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所以慕容求和才对他们如此充满信心。可这位优秀的情报科科员,居然被人干掉了,而且一干就是五个,那么对方要有多么强大的实力?

    慕容求和很颓然的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几个人正是刚刚跟踪那几个曰本人,在途中被杀害的,扮成卖盗版碟的那人我查过底细,没什么身手,应该是那个曰本小子干的,你说得果然没错,那个曰本小子果然不简单,是我太过自信了,也太过疏乎他了!”

    夏雨正想说点什么,这时却听慕容求和恨恨的道:“妈的,夏老弟,现在和‘试神’组织对着干,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他们杀了我五名情报科科员,我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对慕容求和的这种愤怒,夏雨很容易理解,这倒并不是因为慕容求和很爱惜自己的手下,作为城势力最大的家族,死几个人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但是慕容求和在培养这些情报科科员的过程中,花费了很多的心血和经费,可以说,在慕容家族,每一名情报科科员都身价上百万,一下子死了五个,慕容求和当然心疼。

    况且,就在慕容家族的眼皮子底下,自己的人被一个异地而来的人干掉,这等于就是向慕容家族挑战。

    死了五名情报科科员,慕容求和肉疼,夏雨心里也不好受,毕竟从本质上讲,情报科也是在为自己做事,也是为自己的事而死的。

    “现在尸体在哪?我们去看看!”夏雨提议道。

    慕容求和说了个地址后,然后一挥手,命令司机将车向目的地开去。

    慕容家族的人不愧疚为训练有素,在五名死者死后,只是派了一批人很好的保护了现场,现场的任何尸体都没有被人动过。

    现场都是由慕容家族的人保护着,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任何人都不能向现场靠近,有人闻讯这边死了人,也报了警,但警车来了有不少,可都被拒绝在现场之外,只能在外围干瞪眼。死了人,警察却不能靠近,这一点恐怕只有慕容家族能做得到了。

    警察们在外围气翻了天,却又无可奈何,不过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无用的,只好向周边的人问笔录,走形势。忽然,一辆深灰色的悍马向这边驶过来,一见到这辆悍马的车牌号,围护着现场的家族成员立刻肃然起敬,纷纷给这辆悍马车让道。

    警察一见这悍马车能进,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进,便也想顺着悍马的流道往里挤,哪知道却被家族的成员给撵了出来,这还得了,简直就反了。一些血气方刚的警察正要大闹,却被几名年长的警察给拉住了,向他们使了便眼色,一般能造出这么大声势的,在城的势力绝对不可以轻易得罪,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向上级禀告才对。

    悍马车直冲而入,到了现场后,嗄吱一声停了下来。从车上跳下来两个人来,一个正是夏雨,另一个则是慕容求和。

    五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慕容求和看得一阵阵揪心。

    与慕容求和观察不同,慕容求和观察的可能只是一具尸体,体现在这具尸体上的金钱价值,夏雨则看这些尸体的死法,观察在这些尸体身上有什么重要的至命伤口。

    大局上一看,这些尸体都横放在不同的方位,不过死时将地面形成一个合围的姿势,最大的可能就是,其中有一人和对方激斗,另外四人过来帮忙,将对方形成合围之势,不过却被对方一一干掉。

    五名情报科的精英,每名都可以徒手干掉数十几个小混混,这样的高手,在围攻一名对象时,却被对方杀死,那对方的身手也的确太恐怖了。夏雨看得不禁心里有点冷嗖嗖的感觉。

    再仔细一看,五名死者身上的致命的伤都是相同的,都是被人用一招重击击中了胸部,导致内部大出血死亡。

    “奇了怪了。”忽然夏雨咦了一声,蹲下了身子,只见每名死者脸部表情都极为痛苦,伸出一只手来捂住自己的胸部。夏雨发觉,这些死者的身上只有一个伤口,也就是致命的伤口,那就是胸部。

    “难道这些人都是被对方一招击死的?”

    心中冒出了这个想法后,夏雨的心更冷了,一招将这些人干掉,并且出五招就干掉五个高手,一拳毙命。这一点自己可能都要费很大的劲才能做到。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极品艳遇生活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初到中国"><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