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二卷 第八十章 捉奸在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卷        禁忌情欲篇        第八十章        捉奸在床

        转眼年关已至,对于炎黄子孙来说过年无疑已是一种刻入心海的情结,无论老少男女均没有差别,夸张一点来说对过年没有感觉的家伙就不是龙的传人!

        事故频生的贾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这大半年来虽多有悲伤之处,但只凭宝二爷如今脱胎换骨就足以让全府上下近千人能够渡过一个愉快的正月!

        家人齐聚的年夜宴自是热闹欢腾,就连宁国府的尤氏也带着一干留守女眷前来凑兴。对于宁国府少有前来走动的佩凤、偕鸾等几个美女,宝玉如今心房已满,一般美女很难打动他的心弦,到是贾链等一干只喜欲望的纨绔子弟乐个不停,好似苍蝇般围着尤氏姐妹、佩凤诸女团团打转;一干长辈念在这是大年三十而大家都是酒兴大发,心情愉悦下也无心多事不想管束,从而引来尖叫与嬉笑声响成一片,春色荡漾热闹无比。

        繁星点缀,夜色凝重,欢天喜地的家族聚会在礼花炸响的一刻尽兴而散。

        老怀大乐的贾母兴致高昂,复在大观园内再开一席,只请宝玉一名男子在女儿国中游荡,一边观赏烟花灿烂美景,一边叙述天伦之乐。

        老太太年事已高,心神在长久兴奋后不由开始感到了疲惫,神思困倦的老人家强振精神笑语道:“今儿晚了,我老人家先回房歇息,你们年轻人再乐呵乐呵!”

        “我说老祖宗,你抛下我们一个人先走了,那可不行!”年关大节再加上情有所托凤姐又回复了她“辣”凤姐的本色,伶俐的话锋一转轻笑道:“不早啦,我们还是与老祖宗一起散了吧!”

        一干大小佳人均是心思玲珑,意念微动已然明白凤姐心意,反正要热闹有得是机会,又何必让老太太一个人扫兴呢?!

        未待凤姐再言,众女纷纷倩影略晃离席而起,带着几分醉意的玉容在烛火映照下是艳如桃李、妩媚动人。

        “好你个凤丫头,活像是老身将你们的欢乐生生打断一样,下次再跟你算帐!”老太太话语虽是责怪,但慈祥的面容上却欢欣流转,足见凤姐言语暖到了她心窝儿!

        “老太太小心!”贾母脚步刚动,细心的鸳鸯已然及时上前扶住了她,好似指路明灯牵引着老人家步伐平稳。

        “鸳鸯这丫头就是细心!”王夫人对于鸳鸯的乖巧是大加赞赏,不知是谨守身份还是要逃避某个眼光灼热的家伙,端庄美妇迅疾的玉足紧随老太太身后走了出去。

        “是呀!”贾赦之妻刑氏与王夫人走了个并肩,发自真心的笑语附和,“难怪府中上下都说老祖宗身前就数鸳鸯最贴心!”

        “呵、呵……”心神舒爽的老太太虽已七十高龄但仍是耳聪目明,怜爱的轻拍鸳鸯手背道:“你们算是说对了,她不但是我老人家的贴心人儿,还是我的眼睛、耳朵!比亲孙女都亲!”

        鸳鸯被如此夸赞已不是初次,众女又都是兰心慧质的妙人儿,自不会吃那等小肚鸡肠的干醋,反而是成为目光焦点的鸳鸯有点腼腆的微微一笑。

        苦涩的意念随着微笑一闪而过,在夜色的掩护下难以察觉;鸳鸯绝对是众人之中最不开心的一个,自见到袭人四女脸上那幸福的神色后,少女芳心的幽怨与精致玉脸的凄苦再也难以掩饰。

        多少次午夜梦回泪湿枕巾,孤独寂寞之中不免幻想几位好姐妹甜美的睡容,自尊自强的佳人也曾想过将脑海内的身影彻底忘去,但每当这种意念初生,命中冤家为金钏儿写下血书灵牌时的豪迈深情、那种因爱执着而敢与天地为敌的男儿气概又让她神销魂醉,只能让芳心身影越来越大、更加清晰!

        宝玉对她长久的不理不睬让鸳鸯难以释怀,而佳人过强的自尊又令她拉不下脸面主动表白自己的情意,种种的巧合终于让她与两情相悦擦身而过,只能在自怨自怜中渡过无数凄清的夜晚。

        三春姐妹与黛玉、李纨轻言浅笑之中盈盈离去,宝玉眼巴巴的望着凤姐与平儿消失在厅门,心生失落的家伙自与佳人在水月庵欢愉后一直未能再续前缘,本想趁着今夜除夕聚会共渡美好时光,未料竟然是这黯然结局。

        “宝玉,我们也回院子里去吧!”温柔袭人悄然为爱郎披上外衫,对宝玉与凤姐之事已然知晓的她毫无半点埋怨,柔声劝慰道:“二奶奶也有她的难处,别想太多了,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

        “嗯!”宝玉对于袭人的理解是大为感激,深情的大手与佳人玉手相握,低沉的话语发自真心,“你真好!”

        璀璨的烟花终有完结一刻,热闹的午夜就此过去,不过真的能就此过去吗?

        “姐姐,为什么不与姑娘们多呆一会儿?这么早回房干吗?”平儿带着几分晕红的玉容光彩流转,疑惑的眼神望着不徐不急的主子!

        凤姐平静的美眸瞬间转变为调侃之色,“好妹妹,你不会是舍不得什么人吧?嘻、嘻……”

        俩姐妹嬉戏之间已然走近了居所大门,刚刚转过回廊就见院门处正有一小丫鬟在那儿探首回望,咦!奇怪的是小丫鬟看见主子非但没有迎上前请安问好,反而装作不见急速转身向内行去。

        相隔虽然遥远,但受到神石法力改造的凤姐已是六识大增,小丫头惊慌的神色立刻落入了她眼中,芳心不由暗自一喜,果然不出所料,真是天赐良机!

        思及此处的凤姐立刻大声呵斥道:“站住!”小丫鬟身影一颤反而由疾走变成了小跑,真是奇哉怪矣!

        眼见小丫头就快步入院门,凤姐一向的威仪终于发挥了作用,冷厉的话语冻人心肺,“再跑打断你双腿!”

        “扑通”一声,听话的小丫鬟跪倒于地,无比惊惧的哀声求饶,“奶奶饶命、奶奶饶命!”

        “说!到底是如何一回事儿?”脸罩寒霜的管事二奶奶疾步走至近前,双目如刀般笼罩了小丫鬟心神,“如有半句假话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没……没……”惊恐至极的小丫头想到那些曾被主子惩罚过的下人下场更是害怕,结结巴巴的话语含糊不清,在凤姐更形恼怒之下只得鼓足最大勇气手指内院道:“奶奶饶命,奴婢也是听二爷命令,你自个儿进去一瞧便知,还请奶奶饶恕!”

        “下去吧!”凤姐离奇的话语轻柔,不知喜怒的放过了小丫鬟。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与平儿怎会不知里面发生了何事?俩女心中并无多大反应,平儿更是略带无奈的叹息道:“姐姐,我们今夜到姑娘们院子里歇息吧!”

        “不,我们进去!”凤姐绝美玉脸闪现聪慧灵光。

        “姐姐,为什么?”任平儿天生灵秀也弄不明白主子此刻所想,而主子的回答更是让她完全迷惑不解。

        “妹妹,你跟着来就明白了,姐姐这也是为你好,呆会儿你可别怨我!”凤姐话音一落,悠闲的神色化为暴怒的猛虎,一脚揭开院门向内房冲去。

        “宝贝儿,你这小穴真不赖!”贾链用力往前一挺,淫声火热道:“竟然还这么紧,是不是鲍二那玩意儿太小?”

        “啊!”鲍二媳妇在贾链重击之下快感陡生,再加上听到相公之名更是万分刺激,“链二……二爷,你真好,你是最大的,咱家那死鬼比你可差远了!”

        搞得是人妻,听得是浪语,豪兴大发的贾链更是重炮密集,直入直出毫不留情。

        “呀!爷你……你真狠,想把奴家……戳破呀!”鲍二媳妇双腿用力夹住了贾链腰畔,肥臀发疯般狂摇,“你这么拼命,就不怕你家母老虎回来听见?!”

        “大老爷们,有什么好怕的?!”贾链话语虽然如此,腰臀的动作却下意识轻缓下来,“嘿嘿……那悍妇此刻还在园子里吃酒,管她作甚?!”

        “姐姐,我们还是走吧,羞死人了!”已然来到房门外的平儿玉脸通红大为难堪,见奶奶并没有火冒三丈立刻冲入房中的意思,佳人玉手伸出欲将古怪的主子拖走。

        “好妹妹,别急!时机未到!”辣凤姐绝美玉脸闪现神秘笑容,隐含调侃的目光看得平儿是浑身大不自在,“呆会儿你可别真怪姐姐!”

        主子究竟想干吗?这事怎会让自己难过?!凤姐再次重复的话语让平儿更是不解,绞尽脑汁也想不住结果。

        “哎哟!”房内的荡妇肥臀故意往上一顶,故意刺激贾链道:“爷你还说不怕呢?要是奴家再多提那母老虎几次恐怕你都要焉了!咯、咯……”

        “骚货!你敢说二爷我焉!”贾链男人的自尊猛然爆发,毫不犹豫的开始了“啪、啪”攻击,边插边低吼道:“焉不焉?小骚货,爷这玩意儿焉不焉?”

        “啊……链二爷……最硬!”大为享受的鲍二媳妇也是奋力反击,干到兴起突然话锋一转,“爷,依奴家看你不如休了那母老虎,将平儿扶正得了!”

        性趣正浓的鲍二媳妇欲火越烈越想说话,微一停顿随即在疯狂迎合中继续道:“那平儿老实得很,日后肯定不会管束二爷你,奴家就可以随时伺候二爷啦!”

        “你这小骚货想得倒好,那母老虎可是王家的人,不说她那泼辣劲儿,就是老爷、太太也不会同意的,唉!”贾链也是干得话题大作。

        “嘻、嘻……”荡妇嬉笑着嘲讽道:“链二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啦?!当初你把奴家拉上床的威猛劲儿哪去了?既然你不能正大光明休了她,那就用药弄它个一干二净”

        “轰!”鲍二媳妇话音未落,紧闭的房门竟然就此被凤姐一脚揣开,结实的门闸竟然挡不住丰盈少妇一脚之力,真是令人大呼奇怪!

        “啊!”此刻的色男荡妇可没有心思来注意这不合常理之处,俩人一声惊叫后立刻手忙脚乱的四处找起衣衫来。

        凤姐冷冷的瞪视二人,冰冷的目光比怒火冲天更为让人害怕,她身后的平儿微微一愣,本能的紧跟主子身后走了进来。

        “贾链,你想弄死姑奶奶吗?”待得色男荡女胡乱穿好衣衫,凤姐玉脸神色终于变成了应有的正常——怒火冲天、横眉瞪目、厉声咆哮!

        未待贾链有所回应,凤姐娇躯一晃抢步上前“啪”得一声给了鲍二媳妇一个响亮的耳光,“娼妇,竟敢以下犯上谋害主子,吃了贼胆不成?!”

        鲍二媳妇面对凤二奶奶恐惧已成习惯,先前得意忘形的床第之言本就是随口而说,如今是吓得身如筛糠,哪有半点胆色?!见贾链在一旁又不出口帮忙,知道自己闯下大祸的妇人面如土色,双膝一软就欲跪地求饶。

        “看我不打死你这小娼妇!”凤姐柳眉倒竖咬牙切齿,在玉手挥舞之中悄然侧首给了平儿一个有会于心的眼神。

        平儿与凤姐贴心亲密,主子的眼神她是完全明白,虽不解其举动下的真义,但还是立刻付诸了行动,娇柔佳人上前一把拉住凤姐玉手道:“奶奶,别打了,再打会出人命的!”

        其实凤姐打得虽然好似十分用力,但却是雷声大过雨点,而且下手也尽是捡肉多之处,不然以她如今力量恐怕要不了三两下就真的会将鲍二媳妇活活打死!

        “对,平儿说得对!”贾链身形逃得远远地,心惊神乱的附和道:“你就别再打了,这有什么大不了吗!”

        “有什么大不了?!你们想害死我还敢说‘有什么大不了’?!”凤姐美眸一瞪,强大的气势顿时将贾链吓得噤若寒蝉!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二卷 第八十章 捉奸在床"><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