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禁忌情欲篇 第八十五章 无赖戏美(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十五章  无赖戏美(上)

        待得伙计将几人带到仓库打点货物,掌柜的不顾人潮还未散尽,立刻满目焦虑的旧事重提。

        “呵、呵……”石钰对于能够新开财路也是心神舒畅,关外之地那可是天然宝库,如果能够就此将之与香烟一起运到大江南北,甚至是大洋彼岸,那财富将是成倍翻升,未语先笑的他兴奋的大手拍了拍手下肩头,轻松的提点道:“你只需与京城附近的老主顾协商就可,这段时日一月供货一次变为三日一次,只要保证他们每日有烟可卖就不会出问题,而我会督促兄弟们加快生产香烟,辛苦一段时日后一切就可恢复正常了!”

        “高,实在是高!”清脆的掌声与赞叹声自门口传来,“石公子果然名不虚传,薛某这厢有礼了!”

        姓薛?!这可是石钰熟悉至极的姓氏,近乎本能心生亲切的他抬首望去,只见三道好似玉树临风的身影缓步进入了自己视野,及至近处再凝神细看,石钰不由目光一亮惊叹不已,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美——男?!

        唔!虚幻宝玉还未将来人面容完全看清就已忍受不了意外打击昏倒在地,三美男那难以掩饰的娇柔风情令他只觉脑海轰然狂震——天啦!自己又遇见死兔子啦!这世间的兔子同志难道今天全跑到一块了吗?!

        天旋地转的石钰脑海此刻只有此一意念,先前那点好感刹那间化为云烟,全都化作对老天捉弄自己的愤怒与不满倾泄而出,刚刚准备迎上前去的身形又重重坐回了椅面,无精打采的家伙连招呼也不想打。

        “石公子对薛某冒昧来访不高兴吗?”迈步而近的三只死兔子可不想这样放过石钰,见他一反先前的英姿勃发搭拉着脑袋斜靠椅背,明显是对自己等人来访缺乏热情。

        “哪里,薛公子请坐!”石钰懒洋洋的话语虽然客气,但从始至终连正眼也未望向三人,心底希望能够借此婉拒对方“好意”,他可不想成为兔子的目标!

        虽然不知这石钰为何如此冷淡,但三位漂亮得不像话的公子哥儿只是微带不满的互视一眼,随即不以为忤的坐到了石钰对面,这脸皮与“假”宝玉倒也有得一比!

        薛公子居中而坐,他左侧身形高挑的兔子脾性显然更为直率,毫不掩饰心中的不满与一缕莫明的失望,“我等慕名而来,石公子这样好像不是待客之道吧?!”

        尖细的话语虽让石钰心中发寒,但隐约的熟悉却在他心中油然而生,这死兔子的声音怎么似曾相识?!

        讶异刚生,居于薛公子下首的矮个娇小兔子已然让他心海再震,“看石公子适才侃侃而谈,怎么此刻却是一付无精打采的模样,石公子不会是只会做事不会做人吧?!”

        讶异升级为激烈的惊诧,怎么搞的?为何这死兔子的声音自己也似曾听闻,难道自己的听觉出问题了吗?!

        念及此处的石钰不由自主抬首向三只死兔子望去,“三位公子请别误会,石某只是在想难解心事,所以一时出神怠慢了客人,还请切勿介怀!”

        趁着话语,石钰自然的打量了三只死兔子一番,“轰”的一声,滔天巨浪在他心海凭空大作,惊诧已然化作极度的震惊,三只死兔子非但声音熟悉,那容貌也让他如中晴天霹雳般呆立当场。

        他们是……是……,三道若隐若现的身影隐藏在重重迷雾之后,虚幻石钰在迷雾中飞速奔跑,拨开无尽阻碍向真相奔去!这三人的面容让他太熟悉了,但在突然之间却被万千意念所覆盖,一时未能找出最后的真相。

        “三位客倌,石爷平日贵人事忙,对于陌生人稍有生疏那也是在所难免,你们如此好似也不是做客之道吧?!”一旁的掌柜见主子被三人咄咄相逼,不由义愤填膺挺身护主,反唇相讥三人的言辞凌厉。

        “薛某两位同伴确实有欠妥当,”薛公子手中折扇轻轻一洒,悠然自得话锋一转,让众人再次为之愕然,“不过掌柜的说我们是外人可就大错特错了,好像这店铺就是姓薛的吧?!”

        “你是……”见这少年公子神色镇定不似虚假,出身薛家的老掌柜半信半疑凝声询问。

        “呵、呵……”微带阴柔的笑声让紧张的众人不免心生遗憾,可惜如此俊美少年却失之男儿阳刚!随着一枝代表薛家嫡系子弟的腰牌呈现桌案,神秘的薛公子再次立身向沉思出神的石钰施礼道:“薛蝌见过石公子,小弟对石兄大名久仰已久,适才玩笑还请石兄看在家兄薛蟠面上不要计较!”

        “原来是蝌二爷,小的见过蝌二爷!”老掌柜乃是薛家忠仆,不由对自己先前的出言不逊大为痛恨,但却没有多少后悔,毕竟在红楼众人心中宝二爷与石爷的形象那可是无比高大,没人可以诋毁,老主人也不可以!

        “哈、哈……”未待薛蝌有所回应,神思回归识海的石钰已然朗声大笑,整个人瞬间充满了生机好似突然活过来一般,“原来是蝌兄弟,石某早就听薛大哥多有提及,想不到我们会是这样碰面!”

        就在众人适才片刻言谈之间,精明的他已然飞越重重迷雾到达了真相彼岸,三只漂亮的死兔子摇身一变现出了绝代美丽的真身——宝钗、探春以及丫鬟莺儿!

        嘿、嘿……明白一切的家伙念及此处不由是又气又笑,脑海意念百转千回猛烈翻腾,什么薛蝌?!明明就是女扮男装的宝钗吗!还有她身旁秀长高挑的不是探春还会有谁?!怪不得这两日不见探春人影儿,原来是跑到薛家与宝钗密谋钓男人去了!至于那矮小纤细的必是宝钗跟班莺儿无疑!

        唉!她们还是付诸于行动啦!自己怎么办?!烦、真烦!

        意识天地之中,愁云惨雾缓缓升起,虚幻石钰首次从虚幻宝玉的压迫下翻身而起,兴奋无比的高呼道:“哈、哈……我赢了,我以后也可以泡妞了,再也不用只做任劳任怨的老牛了!”

        “轰!”虚幻宝玉突然凭空突现,肩托火箭筒青烟直冒将虚幻石钰轰到了九霄云外,得意洋洋吹了口轻烟后恨声怒斥,“你这小子想造反啦!跟我抢女人,没门!别忘了,你是我变的,我才是真的;还是老老实实作苦力的好,不然下次就是导弹招呼了!嘿、嘿……”

        意念一转,无聊家伙暗自决定不能让三女喜欢上“石钰”,不然日后如何圆谎?!而且她们这样的话自己的本体可就没戏了!游戏要有难度才好玩吗!宝钗与探春如此绝色,只要是正常男人就必然会有几分喜爱,此刻的石钰对她们虽然说不上真情挚爱,但男人天生的本能却令他悄然将两女放入了心海,更在无聊的完美主义下准备上演一出好戏,看看究竟哪一个自己更加魅力动人?!

        可惜更喜欢当假宝玉的无赖之徒却没有丝毫公平的自觉,一开始就倒向了“假宝玉”一方,唉!可怜的石钰从开始就决定了失败的命运;他会认命吗?老天爷会如此便宜假宝玉吗?!

        正当石钰下定决心之时,正值宝钗表明身份一刻;任凭国色宝钗与知性探春如何天生聪慧,她们也难以明白对方那无比“古怪”的心思!

        “石大哥果然厉害,适才处置真让小弟大开眼界!”假薛蝌借着石钰语气拉近了二人关系,神色自然但却言语含糊的手指探春道:“这位是小弟好友谭公子。”

        话语微顿,她又望向莺儿脸带歉意的向石钰介绍道:“这是族弟薛英,适才言语有所冒犯,还望石大哥海涵!”

        “蝌兄弟多礼了!”石钰强忍无边笑意一一向谭公子、薛英拱手施礼,神色平静寒暄客套之余却暗自思忖,到底如何才能恰倒好处的让宝钗三女疏远自己呢?!她们可都是聪慧伶俐的可人儿,自己如做得过于明显反倒会引来她们疑心与好奇,到时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唉!难呀!原来要让人讨厌也挺难的!

        “石公子,你能否给我们讲讲大海是什么样的?真的象书上所言一眼看不到边吗?”对新奇世界充满向往的探春不如宝钗稳重,忍不住强烈的好奇率先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了石钰。

        真可怜!石钰对于这同父异母的妹妹不由生出几丝怜悯,虽是大家闺秀,但却难以走出那奢华美丽的鸟笼,不仅没见过大海,恐怕连京城之外是什么样她也不知道!

        念及此处的家伙心神一软暂时放下了抹黑“石钰”之心,将无边无际、波澜壮阔的大海描述了一番,尤其对于浪涛涌动、夕阳映照的海景述说得生动逼真、美不胜收!

        好美呀!直至石钰话语告一段落,如痴如醉的宝钗三女仍然沉浸在那臆想天地之间,仿佛自己正置身于浪花之尖,感受着以往想也未想过的人间仙境!

        “真有这么美的地方吗?”莺儿下意识喃喃自语,曾经陪小姐去过一次西湖的她惊叹道:“我还以为西湖已是最美了,但想不到还有大海这般更美的景色!”

        “应该说是各有千秋,”宝钗不愧群芳之冠,意态娴静的柔声品评道:“我虽未见过大海,但听石大哥所言那应该是一种豪迈之美,就似慷慨男儿阳刚之气;而西湖则是秀丽之美,犹如女子娇俏阴柔之貌。”

        “好,蝌兄弟说得太好了!”石钰心中不由对宝钗的智慧再次惊叹,从自己寥寥几语佳人就能有如目睹,果然不愧她“薛宝钗”的千古美名。

        “石公子,这些新奇玩意儿都是西洋来的吗?”探春环视厅中陈列的无数“奇怪”饰物,明亮美眸弥漫无比强烈的兴趣,书香门第的贾家虽然奢华,但出于迂腐之念对许多西洋物什还是有所抵触。

        “也不全是,”石钰悠然轻笑走到柜台旁,手指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介绍道:“有些是来自本朝一些偏远地区,像这手环就是用草藤编织……”

        石钰出于对妹妹的怜爱尽心做起了解说员,说到口干舌燥方自话语微顿,兴致大发的家伙此刻已经忘记了初衷,俊脸闪现不凡光彩怡然微笑道:“你喜欢的话以后我可以经常送新奇玩意儿给你赏玩!”

        “石公子真好!”探春兴奋之下几乎忘却了自己男儿的伪装,话语娇柔玉脸闪现兴奋红润的明媚光泽。

        未待石钰有所回应,宝钗在新奇世界的冲击下也难得的率真活泼,主动开口夸赞道:“石大哥真是见多识广,让小弟羡慕,要是能亲眼看看大海名川那该有多好!”

        咦!不对!俩女惊叹羡慕的夸赞却让石钰心神大惊,从兴致勃勃中恢复了“清醒”,看这架势,自己就是借此将她们拐跑也没问题!这可不行,不是把事情越弄越糟吗?!自己可不是拐带少女的坏孩子,不能干这坏事!况且私奔的话其余的大美人又怎么办?!  不能为了两棵树放弃整个森林!

        “蝌兄弟,”石钰抬头望了望厅外天色,嘴角微翘亲切笑语道:“你我兄弟初次相见相见恨晚,这也到晌午了,就让哥哥做东请你喝几杯水酒!”

        “石大哥,小弟此来就是为了向你请教的,以后有的是机会,”宝钗虽鼓足勇气来见石钰,但一想到要陪至亲以外的青年男子同席共饮不由心生羞燥,不敢做出如此大胆“放浪”之举,故作遗憾的推辞道:“蟠大哥还在府中等候,至于这饮酒之事还是下次吧!”

        宝钗边说边以眼色示意探春、莺儿开口相助,脚步也不由自主往厅外晃动。

        探春也不愿初次见面就与陌生男子共席,脆声道:“石公子,我们与薛蟠大哥先有约定,还是改日才好!”

        莺儿虽没有两位大家闺秀如此多的顾虑,但忠心为主的少女当然要挺身而出,“石公子好意我们心领,这时辰也不早了,小弟三人这就告辞!”

        “唉!”石钰心中偷笑,神色却一片真诚的叹息道:“为兄是一片真心想与三位兄弟欢聚,但你们说得也甚是在理儿!”

        三女心中喜意顿生,但石钰话锋一转却让她们芳心发颤不知如何是好,“我也好久未与薛大哥相会,不如石某与三位兄弟一起同去,这样也可两全其美,你们看这样可好?!”

        “这……”这下连宝钗也芳心发慌无言以对,她们此行可是瞒着家中众人,又怎敢将这陌生男子带回家中?!

        见三女为难,“好心”的石钰主动为她们解决了难题,神色再变凝声道:“为兄也知道你们为难,薛大哥此刻心情定然还未完全好转,不如这样……”

        神色平静的家伙心中暗笑,不把三女留下他又如何表演?!在宝钗、探春疑惑美眸凝视下他方自悠然建议道:“为兄命人到府中给蟠大哥回话,而三位兄弟就留在此处共饮;如若蟠大哥怪罪,小弟一定一力承担!”

        绕来绕去,石钰又将话题绕回了原点,但被无赖家伙一番“威胁”三女却再也不敢推辞。

        “既然石大哥如此盛情,那小弟就却之不恭了,”国色宝钗装起男子来那神色语调都是自然潇洒,比之探春显然厉害许多,“至于回话之事就不需麻烦了,到时小弟自会与蟠大哥解释的!”

        “好兄弟!”石钰闻言不由豪迈开颜,扬声吩咐道:“来人,赶快置办好酒好菜,我要与三位兄弟痛饮!”

        他是兴高采烈,宝钗、探春与莺儿却是面面相觑,芳心之内暗自叹息,原来装男子也太麻烦了,光这吃酒一事就不易摆脱,这可怎生是好?!

        未待三女想出应对之策,红楼兄弟办事的高效率已经得到了完美体现,不到盏茶时间一桌精美的菜肴已经摆到了偏厅。

        “蝌兄弟,请!”石钰亲切的笑容发自真心,大手虚挥率先带着三女向店铺后院行去。

        心神忐忑的三位西贝公子满心无奈跟随而至,边走边思量如何婉拒石钰豪饮的善意。

        “谭兄弟,你俩也坐呀!”石钰与宝钗分宾主落座,见探春与莺儿略显拘束身形迟疑,作为主人的石钰当然是热情招呼。

        “三位兄弟,为兄敬你们一杯!”未待动筷诚心捣乱的家伙已然举起了酒杯。

        平日只是浅斟小酌的宝钗三女芳心苦不堪言,在石公子“热情”的眼神期待下,她们也只得银牙紧咬故作男儿状一口将杯中烈酒吞了下去。

        呵、呵……心中乐个不停的虚幻宝玉奸笑不断,对于宝钗三女的“移情别恋”小小的报复了一下。

        “咦!怎么搞的?”待得玉脸半红的三女放下酒杯,石钰却突然神色大变,莫名其妙的瞪着桌上菜肴怒声呵斥,“来人啦,这酒菜是怎么准备的?!”

        下人几时见过主子如此疾言厉色?!刹那间脸色发白无比惊慌的跑步上前,“石爷,怎么啦?菜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石钰面容紧绷、郑重无比,好似天塌地陷般神经质的回应道:“有大问题!”

        “石爷,有人下毒吗?!”红楼护卫也是闻声赶到,刹那间刀剑出鞘架在了上菜下人的脖子上。

        闪烁的寒光让从未见过此等场面的宝钗、探春吓了个心惊胆颤,花容瞬间失色一片苍白,完美的娇躯在宽大的男子儒服下瑟瑟发抖。

        “你们干什么?”石钰出人意料的斥责尽职的手下道:“还不快放下刀剑,吓着三位兄弟了!我什么时候说过酒菜有毒?”

        一干护卫诧异对望,主子何时变得这般奇怪?!虽心有疑虑,但他们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半点停顿,“呛啷”声大作之中寒刀铁剑纷纷回鞘。

        “石大哥,既然无毒那这酒菜到底有何问题?”宝钗本性雍容大方,第一个从震撼惊惧中恢复了镇定,平静从容的美眸透出浓浓不解,“我看这酒菜也甚是新鲜,菜色与香味都不差,会有什么问题呢?”

        探春虽没有宝钗睿智冷静,但片刻后也回复了惯有的灵秀,微带埋怨的补充道:“石公子不会是认为这些酒菜太差了吧?小弟平日吃的也只是这样而已!”

        对于探春话语间隐含的讥讽奇怪的石钰是无动于衷,反而更加郑重的重复道:“两位兄弟此言差矣,这可是天大的问题!”

        语至中途他话锋一转,转首对下人道:“你们赶紧将这样、这样、还有那样……撤下去!”手指一一虚点之处无不是鸡鱼肉蛋之类,经石钰如此一指之后,桌案上就只剩下寥寥几盘原本用来转换口味的清淡小菜。

        “石大哥,这些菜究竟有什么问题?”好奇的莺儿望着下人撤下的酒菜大是迷惑,而宝钗与探春玉脸也是一片迷雾。

        “唉!”石钰终于进入了主题,一脸忧国忧民的叹息道:“三位兄弟有所不知,这其中关系可大了!为兄也是近日潜心研究‘动植物营养与人类生存的相生相克’方自明白过来。”

        “什么?!你在研究什么?!”宝钗三女听得可谓是云山雾绕,满头雾水的莺儿少女心性活泼率真、想问就问。

        “动植物……”石钰平静的神色下早已笑开了花,将自己胡诌的名称又说了一遍,一副深沉老学究的模样让人可谓切齿憎恨,末了更得意的反问道:“听清了吗?明白没有?”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八十五章 无赖戏美(上)"><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