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二卷 第八十七章 发春时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卷        禁忌情欲篇        第八十七章        发春时节

        “啊!”能干的探春充分发挥了精明本色,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还真有几分宝玉的风采——真诚自然、不露破绽,未待石钰话语说完,她玉手轻拍额头大是懊悔道:“你看小弟这记性,竟然连今儿有紧要事也忘记了!”

        话音未落,睿智天生的宝钗适时接口道:“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蟠大哥此刻恐怕已等不及了,我们这就回去吧!”

        “石大哥,不好意思,小弟先告辞了!”宝钗与探春不容石钰有开口挽留之机,话未说完就向前院快步冲去,至于一言未发的莺儿做得更绝,两位姑娘还未转身她就已逃出了偏厅大门,看来真的是被“疯子”给吓怕了!

        “蝌兄弟、谭兄弟……”石钰扬声呼唤,其声焦急歉意明显,但三女听到后反而越走越快,根本听不到他那响彻内外的呼声。

        “哈、哈……”见三女倩影消失于视野之中,立于院门之处的石钰忍不住狂笑起来,笑声连绵、欢愉无限,直至浑身无力扶住门框他方才缓缓停下了笑声。

        石爷中邪了!他真的中邪了!阴云惨雾瞬间笼罩了众人心神,对主子无比敬爱的他们已是心思齐转,决定要解救可怜的石爷!

        有人跑向了别府给二爷报信;有人冲向了医馆请大夫开方救人;有人更绝,直接杀入寺庙道观大撒金银,只盼找到高人为主子驱邪。

        这一切对石钰来说当然难以施展,好在一意孤行的他除了这次异常外一切与以往一般,时日一久众人方自放下了高悬的心房,认为是妖邪已然离开了主子之身!

        欢乐时光转眼即逝,眨眼之间已经过了元宵佳节。朝野上下、贫富之间全都恢复了平静,一切又走上了往昔的轨迹,享乐者依然醉生梦死、酒池肉林,劳作者则依然日出而做、日落而息,辛苦一天只为了那一碗糙米充饥!

        石钰一番机心终于换来了丰硕的成果,对于他西洋遣明使节的身份在忠顺王与赵全两大势力不约而同的推举下大受重视,引来朝廷上下一干官员惊慕不已。

        “石钰接旨!”趾高气扬的司礼太监走入了红楼总店,早知消息的石钰面对圣旨也只能无奈的跪倒于地。

        “奉天承运……特封石钰为礼部侍郎,为我大明天朝与邻邦诸国建立良好邦交!”司礼太监一口气将圣旨念完后郑重的脸色一变,对这深受千户大人与王爷看重的大红人他可不敢造次,“石大人,恭喜了!”

        “扬公公多礼,下官以后还要靠公公多多提点!”石钰有心之下连宣旨太监也打听得甚是清楚,言谈之间大手一伸,一张百两银票已落入这管事大太监手中。

        “石大人果然不愧是少年才俊,它日必然飞黄腾达,前程不可限量……”中年太监满心欢喜眉开眼笑,百两白银那可不是小数,足够一个平凡人家吃上三、五年了!收下重礼的他当然不会吝啬赞美之词。

        厉害!在扬公公犹如长江、黄河般滔滔不绝的辞藻淹没中,石钰不由惊叹万分,难怪世人常说权势越大越会溜须拍马,这万人之上的皇帝老儿身边全是此道高手——果然名不虚传!可想而之当今天子究竟是何等角色了!

        石钰这儿乐得合不拢嘴,同一时刻人间权力颠峰的皇宫之内,可爱的天意公主也是欢喜无限,银铃般的笑声让阴气沉沉的皇城也感染到了几分阳光媚力!

        “唉!好了,你别闹了!我答应你就是!”丰盈高挑的元春从屋外被小公主缠到了屋内,再也忍受不了的佳人只得无可奈何的答应了她胡闹的要求。

        “元姐姐,你真好!”小天意扑入元妃怀中撒娇昵语,吸取了上次教训的少女立刻催促道:“姐姐,你马上写家书吧,我好将书信与懿旨一起送出宫去。”

        “你这丫头!”似姐似母的元春慈爱的轻拍天意头顶,为宝玉竟然得罪了这小魔女是又忧又笑,不知这俩活宝凑到一块儿会闹出何等大事来?!念及此处的佳人腻滑如玉的脸颊微带戏谑,“你也要让我想想怎样写家书才能帮你骗我那兄弟进宫呀!”

        娇蛮公主这段时日可是无时无刻不在念叨着“小宝子”,生怕元妃借口反悔的她急忙脱口而出道:“我都想好了,姐姐你就说自己身染怪病药石无灵,需要小宝子——不,是贾宝玉那块‘通灵宝玉’救治,而他一介男子进宫当然不能惊动旁人,只能秘密进宫施法救治姐姐你的怪病!”

        “小宝子?!”元春灵慧的美眸弥漫不妙的预感,认真的凝视小公主道:“天意,你可不能太过份了,宝玉可是我的亲兄弟、我家老太太的心头肉!”

        “姐——姐!”说漏了嘴的小公主急忙腻声补救,摇晃着元春丰腴香肩道:“人家只是随口说着好玩,你可别反悔了!”

        这段时日元春从小公主处也听闻了不少宝玉奇闻,她几乎不敢相信那会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亲弟弟!在极度好奇与震惊之下,绝代尤物意念一转,计上心来答应小丫头写下了家书。

        “元姐姐,你干吗要让小——你弟弟带个人进来?”娇蛮天意见元春姐姐突然超出了计划,在家书中要求宝玉带她妹妹进宫。

        灵秀天生的玉人自然轻笑道:“姐姐与迎春也许久未见,况且宝玉毕竟乃男儿之身,有迎春随行也方便许多,你说对吧?”

        “唉!好吧!”娇蛮公主见元春姐姐意态坚定也不再反对,反正只要把臭小子诳进宫来就好,到时还怕没有机会收拾他吗?!

        望着天意飞奔而去的纤细倩影,元春雍容端庄的成熟玉容闪现复杂的神色,有幽怨,有好奇,有担忧……绝美佳人黯然长叹,芳心暗自思忖希望有迎春在能让小丫头有所顾忌,对宝玉的恶搞也轻松一点;唉!不让小天意出这口气是不行的,只盼别把闹剧变成惨剧就好了!

        小宝子!嘻、嘻……也真亏小丫头想得出来!隐藏在百变佳人心海深处的纯真活泼难得的冒出了头,在绝美元春脑海雀跃欢呼、盘旋不休!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世间之事自古如此,有悲就有喜,有笑就有哭!当石钰与天意都是心愿得偿笑口大开之时,贾府之内一个卑鄙的图谋却向恶狼般扑向了无辜的少女。

        荣国府东府大屋内,美艳成熟的刑夫人讶然望向闭目沉思的贾赦道:“老爷,你今儿不出府吗?”

        “不出去了,昨日孙贤侄给我搜罗到了好几把古扇,我准备今儿在家好好欣赏一番!”贾赦话虽如此,但微皱的眉头却没有丝毫松开。

        “你说这孙贤侄干吗对你这么好?”刑夫人柔顺的给贾赦递上了香茶,随口问起了相公近日常提的世交孙家公子孙绍祖。

        “我也不明白!”贾赦不是笨蛋,当然明白孙绍祖投己所好必有所图,但他却一时想不出对方究竟意欲何为;话锋一转他微带烦闷的问道:“老太太近日对我印象如何?你可有常在她耳旁说我的好话?”

        刑氏平静的点了点头,柔声回道:“说了,可是老太太好像不怎么上心,与以往差不多!”

        “这可怎么办?”贾赦重重的将茶杯落在了案几上,神色变得焦急不已,“时间已经不多了,要不了多久贾珍就会回府,这老太太再不偏袒于我,到时如何争得过贾珍?!”

        “老爷,这家主当不上也没什么,我们现在这样不也挺好吗?干吗要去操那份闲心?!”本性如水柔顺娴静的刑氏没有什么权力欲望,委婉相劝贾赦不要走入死胡同。

        “糊涂!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贾赦怎会听得进此等忠言,大为恼怒的训斥道:“你还是好好想法讨好老太太才是,你看老二原来能当家主,他媳妇儿那是帮了大忙的,你再看看自己!”

        “妾身无能!”深受礼教毒害的刑氏虽不认同贾赦所为,但身为人妻的自觉让她丰润的玉容焦虑不安,“老爷你别着急,小心气坏了身子!”

        “唉!”贾赦对于妻子的温婉并无多少喜意,反而很不耐烦的失望长叹,想自己当初娶刑氏除了她貌美如花外,主要还是看上了刑家显赫的势力,不料没有几年偌大的刑家世族竟然就此家道中落,跌入谷底再难翻身。

        从小纨绔了几十年的贾赦对于自己未能当上家主从不反省自身,总是认为老二贾政是仗着王家帮助登上了高位,无耻浅薄之徒就此将一腔怨气发泄到了无辜的刑氏身上,如若不是老太太家规森严,恐怕他早就休妻另娶了!

        受了二十余年苦楚的刑氏虽满心幽怨,但在人前人后依然对贾赦是温顺有加、贤淑守礼,十足老实被欺负的模样,“老爷,我这就到老太太房中陪她聊天去!”

        刑氏话音微顿,见贾赦闭目深思对自己不理不睬,略一犹豫后还是小心翼翼的低声道:“老太太这么精明,妾身恐怕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哼!还用你说!”贾赦对自己这个偏心的母亲是怨怼横生,“府中谁敢拂她的意?!我就不明白,她怎么就不把我当儿子对待?”

        见相公终于肯与自己谈话,可怜的刑氏竟然有着几分欢喜,心情大好随口反驳道:“这也不见得,府中各房确实无人敢与老太太作对,但老太太房中的鸳鸯可是一个例外,全府上下就这丫头一人敢回老太太的意,有时还敢数落老太太的不是!”

        强烈的不解与迷惑弥漫了刑氏柔媚双眸,语带惊诧不由自主声调加重,“不过也真是怪,这老太太就是吃她这一套,非但不生气还被顶撞得乐呵呵的!”

        “是吗?”对府中下人从不关心的贾赦双目微睁,身形虽依然平静,但隐含颤抖的语调早已将他内心的激动显露无疑!

        “老爷,这是妾身亲眼所见,况且府中谁人不知老太太把个鸳鸯疼得像自己亲闺女一般?!”在刑氏心中,丈夫就是她的天,“出嫁从夫”已经完全控制了中年美妇原本善良的心神,即使这个“天”是如此的千疮百孔烂出了好大的窟窿!

        “嗯!好了,你下去吧!”对于失去价值的刑氏,贾赦就像指挥下人般不耐烦的将她赶出了书房大门,冷漠无情全无半点夫妻情意。

        “来人啦!”凝神沉思片刻后,一脸兴奋的贾赦扬声唤入了贴身随从,“你立刻在库房挑出几匹上好绸缎,还有精美首饰给老太太房中的鸳鸯送去,就说这是老爷我赏给她的,明白了吗?”

        对于主子另有所指的眼神随从是心领神会,他帮主子干这勾当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自然明白该如何送这礼!

        嘿、嘿……贾赦轻摇名贵古扇,得意的思绪已然飞上了九天,暗自思忖只要自己“屈就”娶这鸳鸯为小妾,到时还怕老太太不捧自己为家主吗?!

        哈、哈……对自己的妙计他是越想越兴奋,满心火热的家伙却丝毫未想过万一鸳鸯不答应怎么办?在他心中世上没有不爱权势的女子,更何况是一个低贱的婢女,自己肯娶她无疑已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世上又有哪只山鸡会不愿意呢?!

        懵然不知厄运已然向自己招手的鸳鸯此刻正伺立在老太太身后,一边轻柔的为贾母按摩肩背,一边偷眼凝视前来请安的“冤家”!

        宝玉这段时日可真是天公作美,不仅没有大事发生,就连天色也是一片明媚,刮了整个冬天的风雪终于回老家去了,而初春的嫩芽则悄然带来了众人期盼已久的春色。

        春天那是什么季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但大都离不开生机勃勃的美好愿望,在我们大色狼“假”宝玉心中,春天就是“春色满天“,俗一点说就是“发春”的时节,嘿、嘿……发春的宝二爷!

        “玉儿给老祖宗请安!”宝玉恭敬乖巧的下跪后,随即起身嬉笑着望向一侧陪坐的众女道:“各位姐姐、妹妹,你们又比我先到呀!”

        宝钗还未回到大观园,贾府上下再无人等能与黛玉相提并论,惊艳绝世的幽兰美女却有着与娇弱气质不相称的纵横才气,更有着与幽雅如水本性不相符的伶牙俐齿,丝毫不放过宝玉的调侃道:“我们怎么敢与大名鼎鼎的宝二爷相比,你老人家又是大梦庄周、与蝶共舞了吧?!”

        黛玉话音未落,探春也是不依不饶的接口打击,也不知美少女是否因为在石钰那儿受到的怨气还未平复,话语带刺的直指宝二爷致命弱点,“依我看啦,我这好色的哥哥定然是向周公女儿下聘去了,所以才会来这么晚!”

        “咯、咯……”这下连以端庄娴静出了名的李纨也忍不住了,众女齐声嬉笑当中,最为成熟美艳佳人出口相劝道:“你们还是饶了宝兄弟吧!你看,他被挤兑成什么样了!”

        厚脸皮的家伙其实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感觉,反而很是享受众女的唇枪舌剑,末了更大出众人意料的对一言不发的惜春道:“四妹妹,你不想也说二哥哥几句吗?”

        天下竟然还有自己找骂之人?!一向寡言少语的惜春终于冰冻玉容微微解冻,似真似假的白了宝玉一眼,“宝哥哥,骂你我有什么好处没有?不然我为何要费力气?”

        “嘻、嘻……”众女不由为之绝倒,想不到惜春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对付无赖家伙就得用这无赖办法。

        老太太慈祥面容笑意从未消失,看着一干孙儿、孙女在那儿嬉戏玩耍,她这当祖母的自然是乐在其中欢喜无限!

        而鸳鸯望着宝玉与众位姑娘悠然谈笑,那潇洒俊秀不凡仪表更是令少女芳心在悸动中隐隐生疼,眼底异彩闪过之后又瞬间变得黯然无光,想及自己与宝玉之间那堵难以跨越的高墙,自尊过强的少女只得把泪水抑制在心房之内,暗自念叨自己今生就这样了吧!

        鸳鸯不会想到可怕的阴云即将打破她平静的现状,而宝玉也不明白鸳鸯那凄楚的芳心,一番谈笑后他与众女一齐告辞走出了老太太卧房。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二卷 第八十七章 发春时节"><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