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八十八章 戏母激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十八章        戏母激情

        “宝哥哥,你等等,我有事相求!”令众人大出意料的惜春竟然少有的主动开口呼唤,让本欲离去的众女与宝玉不约而同面露惊讶之色。

        “四妹妹,有事但说无妨,哥哥能够办到一定会全力以赴!”宝玉铿锵的话语掷地有声,以惜春天性的漠然如若不是大事她是断不会开口求人,对这冰霜美女他虽不是怜爱万分,但还是有着几分本能的怜惜,为美人儿上刀山、下火海那可是色狼的必备本领之一!不然他又怎有资格做一名伟大、合格的大色狼?!

        “惜春,你怎么啦?”温柔的迎春对年龄最小的妹妹那是发自真心的关怀,与宝玉同样想法的她急切的拉着惜春纤细手臂追问道:“有什么难事说出来,二姐姐一定帮你!”

        “二姐姐,你们误会了!”惜春虽然对红尘俗事天生冷漠,但在众女关怀目光笼罩下也是暖意顿生,双眸红润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我就是想请宝哥哥帮个忙,咱们家里只有他与妙玉仙姑熟悉,所以我想请他给说说好话,让仙姑收我为徒!”

        “什么?!出家,那可不行!”惜春平淡自然的话语却似一颗惊雷在人丛中炸响,非但一干姐妹与宝玉大惊失色,就连不远处伺立的仆妇、丫鬟也是震惊无比,不由自主脱口惊叫而出。

        “四妹,你疯了还是病了?”探春与李纨急步上前将惜春围了起来,一个探头,一个摸手,忙个不休,生怕她是得了什么怪病糊涂了!

        “不会是像宝玉一样中邪了吧?!”黛玉幽深美眸下意识望向一旁愕然呆立的宝玉,微带疑惑的呢喃自语道:“不然怎么会像宝玉一般说浑话呢?!”

        “姐——姐!”不明世事的惜春想不到会引来姐姐们如此慌张,一脸不解拨开了探春与李纨大不放心的玉手,扬声反问道:“你们怎么啦?我就是想拜仙姑为师,这不好吗?能够修炼仙法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仙法不是人人都能学会的,你看大老爷修炼了几十年,年前还不是归天了!”成熟李纨思绪缜密,柔声用活生生的证据劝慰四姑娘放弃这奇怪的心思,“四妹妹,听婶子一句话,出家不是我们这些大家小姐应该做的事儿!”

        “不,我意已决!”惜春雪白玉容坚定无比,对于众姐妹的劝慰那是视若未闻,清明的双眸紧紧的盯视宝玉道:“二哥哥,你会帮我吗?仙姑已经拒绝我好几次了,我连庵门也进不去!”

        “这……”宝玉虽不愿见如花少女去伴那青灯古佛,但他自身就是通天彻地之人,再加上惜春神色的坚毅,不由在矛盾中开始了挣扎。他知道自己开口妙玉必会同意,可是这样又如何向众姐妹交代呢?她们可不会认为进入道门清修是好事儿!

        多愁善感的黛玉虽同样不喜红尘俗事,但对遁入空门还是大不赞成,见宝玉犹豫的神色似有答应之状,绝顶灵秀的“再生西子”急忙插口道:“四妹妹,此事也不急在一时,而且既然仙姑不收你,就证明妹妹你命中注定不是出家之人,咱们还是先细细思量一番吧!”

        “不是!我知道仙姑是在考验我,”惜春纤细的娇躯猛然一振,刹那之间变得好似山岳般巍然高大,激动的话语没有丝毫转换之地,“我只要宝哥哥一句话,到底帮还是不帮?!”

        话音未落,惜春美眸闪现炽热光芒,斩钉截铁的话语令众人不能不相信她不变的决心,“你若不帮,我就自己削发,再到仙姑处长跪不起!”

        “嘘!”众女齐齐吸了一口凉气,见惜春犹如着了魔般下定决心要出家修行,她们此刻在她强大的气势下竟然说不出一句劝解之言。

        事情到了这份儿上,宝玉已是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像惜春这等平日寡言少语之人,一旦下定决心那是很难改变的,无可奈何的他脑海灵光一闪,意念盘旋下想出了两全其美的拖延对策,双手连摇急声道:“好妹妹,二哥怎会不帮你呢?!这样吧,午后我就找妙玉说去,你也暂时不用削发,你看妙玉也不是带发修行吗?!对不对?”

        “嗯!”惜春激荡的情绪回复了平静,淡淡喜意在冰雕玉塑的秀美玉颜上隐约流转,让少女由冷如冰霜刹那间变得活色生香,“小妹先谢过宝哥哥了!”

        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己刚刚摆平宝钗与探春,想不到这惜春又出问题?!难道是遗传了她父亲贾敬的求道之心?!

        向栊翠庵行去的宝二爷思绪连转,暗自念叨还是迎春温柔、黛玉灵秀、李纨贤淑,她们就从未给自己找过麻烦!

        脚步微顿,宝玉抬首一看自己已然绕过密林来到了仙气飘渺的庵堂大门;意念一转,他脑海不由浮现清丽如仙的心爱玉人,也不知怎么回事,自上次夜探孙府后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天仙美女了;如若不是心灵联系没有中断,宝玉定会坐卧不宁,即使这样也让他时刻忍受着对妙玉的甜蜜苦思!

        如果说他对凤姐是挚爱无悔,那对妙玉则必是敬爱有加,虽不至于不敢生出亲密之心,但相比其余诸女,他这大色狼对妙玉可是丝毫不敢有所放肆!

        “咚、咚……”清脆的叩门声悠然回响,宝玉期待的心神不由自主随之变得火热难耐!

        “吱!”常日紧闭的大门缓缓而开,迎接宝玉的却不是妙玉那情意弥漫的双眸,而是庵堂守门仆妇恭敬的面容。

        “小妇人见过宝二爷,请问二爷是来拜见仙姑的吗?”自妙玉在贾府众人面前大展神通后,虔诚的老太太就派了几个干净整洁的仆妇进庵堂帮忙打理杂事,她们自然让得贾家宝二爷!

        未待宝玉迈步而进,仆妇已然面露崇拜的给他泼了好大一盆冷水,“仙姑果然厉害,她说这两日宝二爷必然会来拜访,她早有法旨这几日要闭关清修,请二爷过几日再来!”

        什么?!妙玉竟然不见自己!不会吧?!

        不死心的家伙强自抹去心中沮丧,刚想强行夺门而入,不料对仙姑无比崇拜的仆妇却连他宝二爷的面子也敢不给,就似有预感般先行“砰”的一声将大门迅疾合拢。

        “二爷请回,这是仙姑法旨,小妇人不能违背!”

        唔!竟然会这样?!愕然呆立的宝二爷良久都未回过神来,自己竟然也会吃闭门羹?!他终于见识到了信仰的力量是何等巨大,就连权势也难以匹敌!难怪那些寺庙香火能够千年鼎盛、经久不衰!

        “反了、反了!”虚幻宝玉是暴跳如雷,妙玉怎么说也是他“假”宝玉未来的老婆之一,竟然敢欺负到老公头上来了,他男人的面子何在?!尊严何在?!

        念及此处的宝玉刹那间横眉怒目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的下定了决心,自己一定要找她——问个清楚!当然只能是“问”了,呵、呵……男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通天彻地的法力瞬间笼罩了栊翠庵幽静的空间,心有灵犀的心灵之音直接在妙玉心海回响,“仙女姐姐,好姐姐,你干吗不见我?”

        一连几遍之后,就在宝玉怨男的苦水要流淌成河之时,天仙美女天籁之音终于有了回应,不过却让宝二爷更是泪眼凄楚,“坏家伙,别打扰我!我闭关练功正值紧要之时,你这一闹我又要多费时日了!”

        不待宝玉不解的疑问宣之于口,妙玉已然明快的封住了他的话语,“不要问,出关后我会给你解释!”

        “啪!”就像电话挂断般宝玉心海只余袅袅回音,难过的家伙除了大叹夫纲不振之外,还能做什么呢?!唉!可怜的宝二爷!

        禅房静室之内,凌空打坐的妙玉娇躯霞光流转,又嗔又喜的隔空向宝玉方向投去了秋波爱眼,随即再次闭目凝神进入了虚无禅定之中。

        得自观音的力量一下子让天仙美女体内法力疯狂暴长,但突然的飞跃也让佳人道心在巨大冲击下摇摇欲坠,必须用长时间的闭关修神来炼化那无比庞大的仙力;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的拥有那浩瀚的法力,毕竟世间像宝玉如此的幸运儿三界六道也只有他一个!

        啊……无聊啊!意兴索然的家伙在雕栏玉砌的大观园内漫步行走,满心烦躁着如何向小美人儿惜春交代!唉,看来自己无所不能的光辉形象要大打折扣了!

        不知是老天爷的眷顾,还是老天爷的恶搞,宝二爷满心的担忧并未发生,惜春还未来得及追问结果,一旨“奇怪”的懿旨就将宝玉带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一个与贾府一样让世间男人无限向往的天地——大内皇宫!

        “贾公子请接密旨!”司礼太监也是首次执行此等奇怪的任务,非但不能兴师动众,就连旨意也不能当众宣读,只让接旨人自行拆看,真是怪事儿!

        “二公子,咱家回宫了,至于接引之人会在晚间前来,还请二公子及早准备!”司礼太监尖细的嗓音将临行前小公主的交代完整的背诵了一遍,随即带着无尽的疑问告辞离去,最为痛苦的是在刁蛮公主恶狠狠的眼神下,他心中疑惑连提也不敢提,只能永远埋在心间时刻折磨他天生的好奇!

        元春得了怪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宝玉不由展开密旨再看了一遍,宫中御医如此之多,为何偏要用自己的“通灵宝玉”,而且还要迎春同行?!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有时过于聪明并不是一件好事儿,宝二爷复杂的脑袋是神思远扬,一件简简单单的少女报复事件刹那间就此披上了无比复杂的阴谋外衣,他是暗自认定必是国师与孙绍祖等人的阴谋!

        想得太多的宝玉此刻已然坚定了自己所想,他们定是想借机将自己弄死在宫内,以便得到“通灵宝玉”,而要迎春进宫则肯定是孙绍祖这恶狼的无耻用心;只是不知他们是怎样弄到懿旨的,难道太皇太后也站在了他们一方吗?!

        万千意念百转千回,来回踱步的宝玉烦恼满心;自己这才清闲几日,这些讨厌家伙又把脑筋动到头上来了,真烦!

        管它的!爷爷我兵来将挡,水来土囤!想不明白的宝二爷又发挥了他一向的优良传统,十足自信的笑容令俊朗不凡的面容更是魅力逼人,看得不远处伺立的仆妇丫鬟一个个眼放精光,恨不得将主子一口吞入腹中骨肉不存!

        至强破百巧——以宝玉如今力量也确实有资格这样说!思及此处的家伙不由烦闷尽消,反而对皇宫之行充满了兴趣;长长见识也好,看这些兔崽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况且不这样自己恐怕还真见不到传说中贾家最美的元春!不知此等佳人究竟诱人到何等程度?会不会比宝钗、黛玉更能让自己心动?!

        意念再转,宝玉不由暗自思忖,《红楼梦》中的元春好像就是病死的,她不会真的得了怪病吧?!不对,十有八九是赵全这些人渣动的手脚,贾家不是因为她死了才倒台的吗?

        嘿、嘿……得意笑声环绕之中豪情万丈的宝玉指天立誓,“有了我‘假’宝玉决不会让此等惨事重现!”

        话语铿锵有力,身形狂野不凡,可惜嘴角那色色的坏笑却将这完美瞬间破坏殆尽,本性尽露的大色狼只差没有流着口水仰天长嚎,“元春,我来了!”

        因为要带迎春进宫,宝二爷接的虽是密旨但无拘无束的家伙哪会管这许多,所谓的圣旨对他来说只不过一张黄帛而已,趁着午膳时分众人均在,他遣退下人后平静的将密旨交给了老太太。

        宝玉浑不在意的举动却掀起了贾府一干人等的哗然大波,上至不管家事只享清福的老太太,下至一心出家不理红尘的惜春,全都是一脸惊色美眸焦虑。

        “儿啦!”母女连心,王夫人更是一声哀鸣娇躯发软,幸亏儿媳李纨及时扶住方自没有从炕上跌倒于地。

        “母亲别急,孩儿定能让大姐姐病痛痊愈。”宝玉见王夫人满脸苍白,情急之下想也未想一步跨上大炕,从李纨手中接过了中年美妇;雄浑法力透掌而出,传入丰盈美妇体内通经过脉,不到片刻王夫人就恢复了红润动人的绝色容光。

        见宝玉竟然如此厉害,众女再次想起他天生的“通灵宝玉”不由信心大增,忧急之心化作焦急之念,恨不得宝玉立刻进宫救治病危的元春!

        破涕为笑的众女在这儿平复激动的心绪,谁都没有心思在意仍然在为母亲“诊治”的宝玉神色微变,还有王夫人玉脸那越来越浓的动人红霞,惟有对爱郎大胆本性有所了解的凤姐双眸迅疾闪过一缕怀疑,随即深深隐入识海再不复见。

        不论是出于对母亲的关怀,还是那“恋母情结”悄然作祟,总之宝玉在最初一刻绝对是心无旁鸷为王夫人舒经通脉,但在中年美妇缓过心间急火之后,宝玉焦急的思绪得到了平复,天性的欲望随之开始抬头。

        丰盈娇躯斜躺宝玉怀内,腻滑肌肤即使隔着层层华丽的衣衫也清晰映入了坏小子心海,更在心灵火花的闪烁下将那销魂快感成倍翻升——禁忌果然是无敌的!如此简单的接触竟然就让身经百战的宝玉心海犹如电闪雷鸣,轰隆狂震。

        儿子手掌的轻颤与无尽热力一起钻进了王夫人心房,长久的躲避与消极的反抗换来的是火山的积压与酝酿,宝玉掌心传来的酥麻令中年美妇透心一颤,她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竟然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落入了儿子魔掌。

        唔,魔掌!自己怎么会这么想?!念及此处的丰盈美妇无尽的羞涩油然而生,可是越不好意思,那心灵的震撼与快感的狂潮却越是厉害,大为惊惧的端庄美妇只得将复杂的情思全部化为了层层红霞散布于娇颜玉容!

        被儿子以无敌力量打开的“恋子情结”就在这暧昧之中开始生根发芽,并在旖旎火热间张狂的吸收着丰富营养,飞速成长于全新的天地之间。

        丰腴的肉感自端庄美妇因紧张而颤抖的娇躯向宝玉扑来,坏小子不设城防的情海刹那间掀起滔天巨浪,可怜的心房之内只闻“噌”的一声情火就此疯狂燃烧,蔓延不休。

        呀!无声的吼叫在宝玉心间回荡,震天动地的呼唤让沉睡的“小宝玉”自养精蓄锐中猛然醒转,昂头挺胸杀气腾腾立身而起!

        “嗯!”微不可察的柔媚之音自唇间流出,王夫人清晰的感受到了儿子突然暴长的压力,丰腴的香臀在异物暴涨下承受了重击,一个勾魂夺魄的小小“旋涡”就此在肥美丰腴上悠然而现、轻轻颤抖、缓缓荡漾。

        “母亲,你身体好点没有?”半是真心关怀半是趁机作恶的家伙强自维持着神色的平静,话音未落,关切的“孝顺”儿子已然虎躯往前一挪,就此将二人间那点可怜的空隙充塞不见,更为可恶的是他那自在如意的利器竟然好似尖锥般钻入了中年美妇双臀之下,借着轻柔的压力更极度可恨的在香腴缝隙间留连颤抖。

        “啊!”端庄美妇用尽全部心神方自止住了即将冲口而出的惊呼,天高地厚的羞涩惊恐让佳人眼底的火花就似狂风吹拂的火把般急速变换,此刻的她竟然整个坐在了儿子羞人之物上,随着细微的起伏那完全就是在为他变相的摩擦!

        “站起来,离开他!”心灵的呼吸焦急无比,声声不断的拯救着开始走向悬崖的美艳佳人,不伦的欲望在快感于罪恶交战下令她心神纷乱,羞愧难堪。

        “呀!”巨疼在王夫人葱白玉指作用下油然而生,不过却不是发自佳人之口,已经学聪明了的中年美妇虽是用老办法脱离险境,但受虐的对象却换成了作恶的坏蛋。

        满心岔怒羞愤还有那不敢面对喜悦激荡下,王夫人狠狠在宝玉大腿上种出了鲜艳的花朵,借着儿子猝不及防的痛叫声,二人间那迷离的情愫与暧昧的激情被突然打破;王夫人抓准时机立身而起,自然的反问宝玉道:“玉儿,你怎么啦?要不要为娘帮你看看?”

        “不……不用……没什么!”宝玉想不到发恨的母亲竟然如此大力,如避利刃般本能的躲开了王夫人“好心”伸过来的诱人玉手,在众女疑惑的目光注视下随口敷衍了一番,虽成功消去了众女疑惑,但却再也不敢有所异动了。

        “太太,坐我这儿来吧!”见王夫人原先位置被宝玉侵占,向来少有开口的赵姨娘笑意盈盈的上前扶住了脚步不稳的王夫人。自幡然醒悟后,赵姨娘与众女关系大是好转,尤其与王夫人、李纨关系更是融洽,平日甚至比女儿探春的来往还要多;俗话说“近朱者赤”果然不减,在众女好心的提点教益下,洗去浓状铅华的赵姨娘竟然也是丽色大增让众女眼前一亮,宝玉这才发现原来这妇人也是丰盈有致、妩媚秀美,难怪能生出探春如此美女!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八十八章 戏母激情"><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