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禁忌情欲篇 第八十九章 香艳旅程(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十九章        香艳旅程(上)

        摇身一变的赵姨娘对宝玉也是感激于心,几乎可说是感激涕零,只恨没有机会好好报答一番。

        “玉儿,你此去一切都要小心,”老太太虽是妇道人家,但也是人老成精,见惯了权谋斗争的老人家语重心长的嘱咐道:“皇宫大内不似自己家中,说是龙潭虎穴也不为过!你虽是奉旨进宫,但一介男子身处皇宫本就不妥,可谓是步步惊心,一个大意就会惹来杀身之祸,切记、切记!”

        “假”宝玉对于这些厉害关系虽然早已明了于心,但对于家人那种暖暖的关怀还是大为受用,十足自信的微笑缓解了送行众人的紧张,“老祖宗,你就放心吧,玉儿可是有神灵保佑百邪不侵,要不了多久就能回家了!”

        “宝哥哥,你一定要将大姐姐的病治好!”探春与元春也是同父姐妹,虽年龄有所差距少有见面,但不可改变的亲情仍然让少女心切不已。

        “还有,记得要保护好二姐姐!”黛玉幽深美眸闪现不解与担忧,近似呢喃自语道:“不知为何我总觉这其中甚是不妥?宝哥哥你一定要小心,二姐姐可没有‘通灵宝玉’护身!”

        果然不愧是名传千古的绝美才女,虽然对贾家外敌一无所知,但凭着天性的聪慧硬是感知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心生感叹的宝玉拍着胸脯保证道:“你们放心,我就是拼着性命不要也必定将二姐姐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看你说的,不要想太多了!”李纨柔声安慰,但眼底的担忧却没有丝毫减弱,众女整个下午都在思量此事,越想疑是怀越,心中危险不妙的感觉也是越浓;但懿旨又是千真万确,元春的字迹更是确定无疑,左思右想下宝玉还是不得不进宫一行以探究竟!

        失去相公的李纨时常将容貌相似的小叔当作其短命的兄长,心怀忧思的守礼佳人自不愿看到悲剧再次发生,心海的愁云惨雾相比众女更是特别强烈!

        相对李纨的忧愁,与宝玉情深意重的凤姐反而没有过多的担心,不愿在人前露出破绽的她故意落在人后,最后方与平儿一起柔声相送,“宝兄弟,早日回来,别让老太太与太太等急了!”

        对于爱侣别有深意的话语宝二爷自是心领神会,同样隐含深情的回道:“姐姐放心!”

        如海的深情被二人强自压抑在双眸之中,不过涟漪的波纹却不是人力所能控制,轻柔的浪花将两个悸动的心灵缓缓推到了一块儿、重叠在一起!

        “喂,快一点儿,别磨磨蹭蹭的!”不满的呼声凭空回响,生生将这温馨的气氛破坏殆尽,尖细的话语更是没有半点礼仪,如若对方不是皇宫派来的钦差太监,一定会被贾府上下人等愤怒的眼光烧成灰烬!

        “二姐姐,我们走吧!”无可奈何的宝玉身形一振,刹那间豪情万丈的抹去了令人留恋的儿女情长,转身将与众姐妹娓娓低语的迎春拉向了皇宫派来的豪华马车。

        “大男子一个怎么如此罗里罗嗦的?”瘦小的小太监对宝玉微词颇多,见他走到近前仍然是不依不饶语带讽刺。

        “你……”迎春即使再温柔那也是世家小姐,平日还从未受过如此闲气,她虽不是“大男子”,但仍是怒从心起,脸色一变就欲厉声斥责这不知好歹的小太监。

        温暖的大手轻快无声的握住了迎春滑如凝脂的玉腕,精明的宝玉用眼神示意妩媚佳人不要随便发火轻举妄动。

        二人少有亲密独处,此刻更是近距离并肩而立,在宝兄弟悠然笑容凝视下,迎春芳心不由自主“扑嗵”猛跳,一个莫明的意念油然而生,原来宝兄弟竟然长得这么好看!

        未待媚骨天生的绝色佳人芳心的惊诧化作萦绕的羞涩,宝玉傲气明显很是霸道的话语已然转移了她的注意,“给本少爷开门!”

        “呆着干什么?三位‘公公’不是来接本少爷进宫的吗?”宝玉冷笑着望向侧对自己的三个讨厌太监,话语含刺故意加重了带有轻视意味的“公公”二字,“还是三位‘公公’没有服侍过主子,要本少爷来服侍你们?!”

        “你……”居中而坐最为纤细的小太监呼的一下立身而起,怒容还未与宝玉正面相对,又已经在同伴的暗示下猛然清醒过来,这可是荣国府大门,对方乃是“八公”之后,自己一个“小太监”又有何资格与他争吵呢?

        念及此处的小太监话锋立刻一转,弓背弯腰及时改口道:“你……贾公子骂得对,是我一时失礼,这就为贾公子开门。”

        “还是咱家来吧!”另一位小太监及时跳下马车,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车门处,那难以掩饰的扭捏情状看得宝二爷大为好笑,这太监走路真是好玩,竟然比女人还扭得圆!

        心生调侃的家伙反而不急着上车了,慢吞吞的望着先前的小太监道:“你叫什么名字?看你这衣帽如此宽大,不会是宫内没有准备你这种小个子的衣物吧?!呵、呵……”

        头顶大帽子的小太监几乎遮住了整个眉眼,低眉顺目的尖声回道:“我叫小意子,才进宫当差没多久,适才冒犯还请公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呵、呵……”宝玉是笑声不断,看似随意的对另两个小太监问个不休,“原来你们是才干这行没多久呀!不知两位公公又叫什么大名,本少爷以后也好称呼!”

        “回贾公子,咱家叫小长子(小久子)!”另外两太监显然早有准备,不以为忤恭声道:“时辰不早了,请贾公子登车,小人也好及时回宫复命!”

        “好、好!”傲慢自大的宝玉终于抬腿跨上了马车,刚刚钻进半边身子他突然又探回身形向小意子问道:“你们接人入宫都是用这马车吗?”

        “怎么可能?!”小意子猝不及防下脱口而出,话音未落一旁的小久子急忙接口解释道:“宫里马车多,都是临时派车接送,我们也说不准!”

        “哦!”恍然大悟的宝玉终于再无问题,老老实实的钻进车厢没有故意捣乱。

        “驾!”松了一口大气的三个小太监神秘一笑,悄然抹去头上冷汗一声呼喝迅疾向皇宫驰去,四驾马车不仅豪华,就连所驾之马也是千里良驹,根本不用鞭子只需一声吆喝就跑了个四平八稳!

        夜色弥漫下贾府越离越远,而雄浑高大的皇宫却是遥遥在望,在黑雾里若隐若现悄然张开了它吞噬天下的巨口,只是不知能否消化宝玉这块五色神石?!

        “宝兄弟,你刚才为何要与小太监过不去?”了解宝玉为人的迎春美眸闪现强烈的疑惑与淡淡的羞涩,跳动有如鹿撞的芳心还未从先前的悸动中平复,但又忍不了脑海油然而生的好奇心思,“你是故意的,对吧?!”

        “嗯!二姐姐真聪明,我这点小心思一下就被你看穿了!”宝玉眼底的亮光不受控制的灼热起来,二人身处同一狭小空间又离开了贾府这无形枷锁,不知不觉间心绪都变得开朗轻松了许多。

        宝玉下意识望了望车辕端坐成一团的三个小太监,压低声音道:“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迎春素日在宝、黛、探众姐妹光辉笼罩下并没有显示出多大聪慧,此刻一枝独秀的美少女双眸波光闪动,微一思索有会于心的附和道:“我也觉得奇怪,怎会有这么冲的小太监呢?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皇亲国戚,又是大家子弟,怎么想也想不出他们如此蛮横的理由!”

        “还不只这些!”宝玉对于迎春的见解大是赞赏,暗自惊叹贾家女子果然都是钟天地灵秀而生、无一庸脂俗粉,紧接着一脸微笑的补充道:“你觉得这马车像是用来接人的吗?!就是皇宫恐怕也找不出几乘如此奢华的驾座来!”

        在精通世事的宝玉指点下,迎春也终于发觉到了这些不妥之处,大有感触的仔细打量着宽敞舒适的车厢,“是呀,就是前年元春姐姐回府也没有乘坐这么漂亮的马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别急,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而且外面三个太监也有点不正常,”说及此处的宝玉不由自主面露思索沉声道:“特别是那叫小意子的小太监,从上到下那气势就不像个下人奴才!”

        “啊!”意外不妥之处连连出现,长居深闺的弱质少女不由自主花容失色、语带惊惶,“宝玉,会不会有危险,我们还是回府吧!”

        “别怕!有我在一定护你安全!”不知不觉见俩人称呼越来越是亲密,在宝玉坚定有力的话语抚慰下迎春惊慌的芳心终于回复了镇定。

        妩媚少女身处未知险境,不知不觉中将希望与心神都寄托在了宝兄弟身上,就在这特殊的时刻宝玉挺拔的身影以英雄的姿态走入了佳人心房,无赖家伙当然会抓紧如此机会,别说赶他骂他,就是用刀杀他,他也绝不会老实离去,正所谓请客容易送客难吗!呵、呵……

        宝玉二人在车里一番思量,而车外也并不安静。

        “哼!臭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声娇哼将小意子真正的身形暴露得无所遁形,“本公主的马车是这么好坐的吗?!不出点代价怎么可能?!”

        “公主,这贾宝玉真可恨,难怪你要收拾他!”化名为小长子的天长一边驾车一边银牙紧咬,宝玉先前那嚣张傲慢的大少爷模样真是十足讨人厌!

        “对,就是扇他两个耳光也不解气,”地久恨恨的回首瞪了紧闭的车厢一眼;三女言语愤慨并不担心被车里人听去,这凤驾可是公主在太皇太后耳旁又吵又嚷下特制而成的,别说小小的隔音,就是利箭也难伤车中之人;而车里的宝玉此刻又沉入了与绝色少女独处的美妙天地之中,根本没有心思来窃听外面有何动静。

        “嘻、嘻……这下你们知道本公主的决定不会错了吧?!”娇蛮公主得意无比琼鼻微皱,秀美的月牙双眸往上一弯,刹那之间将蛮横无礼变成了可爱娇俏!

        话音未落,骄蛮公主紧接着兴奋自语道:“小宝子,我一定要将臭小子弄成小宝子!”

        “咯、咯……”尖细的笑声甜美悦耳,三女早已忘记了她们小太监的身份,“对,就是要将他变成小宝子,以后咱们就可好好报今日之仇了!”

        如果情怀大动的宝二爷能够注意到三女此刻言语的话,恐怕除了感叹天下最毒不男不女太监心外,也只能大翻白眼了!

        清脆整齐的马蹄声回荡在京城宽敞坦荡的大街上,快疾平稳没有丝毫摇晃,就连一向幽雅温柔的迎春也不由为之动容,即使是富甲天下的四大家族也没有如此舒适豪华的马车!

        天意公主会这么好心吗?她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

        “公主,前面转角就到了。”天长玉手虚指前方,虽未明言到了哪儿,但绝不会是相距还有一段距离的皇宫大内。

        地久与天意同时面露喜色,显然对于好姐妹模糊的话语明白得一清二楚,天长神色微带犹豫的对小公主道:“公主,你真的决定要亲自驾车吗?还是我与天长来吧!”

        “哼,本公主说过要亲手收拾他,绝不更改!”天意刁蛮习性大发,双拳紧握眼露亮光,“你们别说了,要是再罗嗦小心我回宫把你们许配给太监当妻子!”

        唉!俩女心中齐声叹息,主子已经用这话吓了她们十余年了,也不知何时何地听谁说太监是天底下最可怜、最无用的人,所以才会想出这十足“可怕”的惩罚手段。

        “公主千岁英明神武,小的可不敢有半点怠慢!”天长地久  就像背书般齐声恭维,末了话锋一转发自真心的关怀自双眸透出,“公主,你可千万要绑好带子!”

        “嘻、嘻……你们放心吧!”天意公主自信无比的欢声不断,“我们做这事儿又不是第一次啦!上次吓得那个什么外族王子当场昏了过去,真好玩!”

        “哎呀!”一声惊叫惶恐不已,小久子猛然打开车门将满脸的惊慌映入了臭小子眼里,又急又快道:“贾公子大事不好马惊了,请小心坐好!”

        “砰!”话音未落,车门已被再次关上,更被三女事先准备的机关从外面关了个严严实实!

        “驾!”娇声斥喝之中,四匹千里良驹发疯般狂奔起来,突然的加速让三女身形猛然往后一扬,如若不是紧缠身躯的宽大皮带她们定会像绣球般被飞抛下去,落得个骨折人亡的悲惨下场。

        “啊!”车内俩人可没有半点准备,迎春还未从小太监慌乱的话语中明白过来,丰润柔媚的娇躯已然在不可抵挡的速度落差下猛然向坚硬的车壁撞去,弱质纤纤的美少女只来得及一声惊叫苍白玉脸就已离车壁只有几寸之距。

        时光在这刹那缓慢无比,迎春美人儿妩媚初显的玉脸一撞之下必然鼻青脸肿,眼看这天下男子齐声惊呼的人间惨剧就要发生,就在这极度危险的瞬息之间,一道厚实挺拔身影凭空突现挡在了无助少女的危险面前。

        “唔!”惊魂未定的迎春只觉眼前一花,已然投入了一个温暖安全的怀抱,花容失色的少女下意识抬首仰望,刹那之间将救星面容深深刻入了少女翻腾的心海深处。

        在突然降临的危险激荡下,养在深闺的大家小姐何曾有过如此惊慌之时,一颗芳心在恐惧一刻分外脆弱,宝玉及时的挺身而出就此轻易撞开了佳人心扉,原本只是模糊的身影瞬间变得清晰明了,原本纯纯的亲情也在这旖旎的场景中悄然转变!

        同样猝不及防的宝玉也未意料到会出此意外,还来不及惊叹三个小太监的大胆,他已下意识的飞身将面临危险的迎春搂入了怀中。

        雄浑仙力瞬间流转,这小小的困难立刻化为泡沫一戳就散;而宝玉一时情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搂住佳人的大手只觉腻滑温润,掌心更是一片温软,未待情火闪烁的坏小子彻底明白过来,他天生好色的大手已然本能的不轻不重的揉捏了一把。

        “啊!”惊声尖叫再次响起,迎春因惊惧而酸软的娇躯刹那间热力大作,随即又在无尽羞涩流转下诧怒大生,宝兄弟怎么可以这样?自己可是他的姐姐,虽不是亲生但也是同族同源,这可是天下大忌!

        佳人不知是呻吟还是惊呼的声响终于让“迷糊”的宝二爷清醒过来,原来自己掌心所挤压揉捏的竟然是迎春那比妇人还饱满腻滑的坚挺玉峰,而他灵活的大手此刻正紧夹着二姐姐逐渐涨大的乳珠往外拉扯。

        “宝……宝玉,放手!”迎春先是话语颤抖,随即勇气大增,最后是坚定有力,岔怒的玉手猛然用力向宝玉推去,丝毫不顾忌此刻的马车正在狂奔失控之中。

        “咦!”车外的天长用特殊的听筒窃听着里面的动静,却没有听到丝毫想象中的惨叫哀嚎,“公主,这臭小子厉害,里面没有半点哭声!”

        “哼!”小天意回想起宝玉那迅疾的身法,更不由自主在脑海浮现他最初纵马从自己轿顶飞弛而过的不凡身影,芳心刹那间乱成一团,不知是何滋味?!不识情关的小公主充分发挥了她娇蛮本性,强自将自己心绪的烦乱,全部归结到了臭小子的可恨之上,大是不满的娇哼道:“既然这样,就用最厉害的手段吧!”

        “公主,真的要这样吗?”地久手按机括郑重侧首望着主子,小心的提醒道:“万一我们把臭小子弄得缺胳膊断腿的,怎么向元妃交代?”

        小公主神色一怔,随即又被贵公主的娇蛮本性占据了上风,“不怕,动手!这臭小子厉害的很,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特制的马车在飞奔之中异变再起,在连串高明精巧的齿轮转动下,偌大的车厢奇迹般好似风中浮萍般上下左右疯狂颠簸、急剧摇摆,车内之人绝对会以会受惊的马匹将马车带到了坎坷的山路小道,随时都有丧命之虑!

        可怕的晃动却在无形中帮了宝玉大忙,推波助澜——不,应该是助纣为虐的将迎春再次送入了大色狼怀抱。

        “啊!”好不容易适应了狂奔之势的迎春即使用尽全力也止不住娇躯的倾倒,如此天赐良机宝二爷怎会放弃?!

        大手横空舒展,丰润妩媚、骨肉均匀的尤物美人儿再次被迫落入魔掌;无可奈何的迎春此刻吓得瑟瑟发抖,腻滑玉臂紧搂宝兄弟巍然屹立的挺拔虎躯,就连饱满玉峰被挤压变形也丝毫未觉。

        宝玉双足犹如落地生根,任凭车厢狂动疯摇他也面不改色视若无睹,不过“慌乱”的大手却与悠然的面容大不相称,一时错手就再次放到了佳人胸前要害之处,而且另一只手掌为了稳定丰盈娇躯,更是义无返顾、坚定不移的一把抓住了迎春初显丰腴的翘挺香臀。

        急剧的震动成为了帮凶,不知是因势而动,还是有意为之,反正宝玉上下忙碌的两只大手是享尽了百分百的温香软玉、挺拔腻滑。

        “嗯!”羞涩、难堪、岔怒、娇嗔……千滋百味都在这一声之中纷纷涌现,迎春脑海此刻是百转千回,莫明的情丝磅礴而出,飞跃千山万水远扬而去。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八十九章 香艳旅程(上)"><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