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章 香艳旅程(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十章        香艳旅程(下)

        柔媚佳人对于宝兄弟的“轻薄”是半信半疑,还有几许主观的偏袒,他这肯定也是一时情急错了手!自欺欺人并不长久,隐约的意念在宝玉灼热如有形的目光凝视下变得清晰明朗,明白过来的佳人却只是微一松手随即又紧紧抱住了坏兄弟肩背。

        也许是人类求生的本能战胜了礼教的束缚,也许是心灵的悸动驱散了矜持的意念,也许是被迫而又无奈的打开了禁忌之门,总之迎春的反抗犹如昙花一现转眼即逝,只是美眸微闭满脸涨红的承受着宝兄弟越来越过分的侵袭。

        汹涌的波涛在五指下幻现无尽淫靡的形状,虽然隔着层层衣衫,但却丝毫妨碍不了五指大军的肆虐不休;浪尖那抹鲜红被反复摩擦,晶莹樱桃更被轻重有致的两指不时轻夹,“拔苗助长”般不停轻拉轻扯,刺激得销魂玉珠勃然而起,就连锦衣华衫也挡不住它那傲人的凸痕,好似正在迎风颤抖诉说着真情挚爱!

        回应波涛的是佳人香腴层层涌动的激情浪潮,媚骨天生的迎春隐藏在衣衫下的是她那傲世无双的腻滑肌肤,润泽玉体。

        丰腴双丘在指掌重压下呈现一个接一个吸魂夺魄的美丽旋涡,随着五指力道的突然放松,腻滑香腴自是弹挺而起,在旋涡消失的同时一道道波浪就在这一压一松下悠然而生、震颤连连;虽然因为衣衫的阻碍,宝玉看不见那晃眼的白光肉色,但掌心感受的颤动却犹如滚油泼上了篝火,无尽情火在高温流转下“噌”的一下窜上了高空,飞舞的火焰不可抵挡向二人即将崩溃的心灵天地恶狠狠的扑去。

        “吱!”机括猛烈的摩擦声中天地突然回复了平静,四匹骏马在小公主一声吆喝下整齐划一的停下了飞奔的四蹄,原来皇宫大门已然近在眼前。

        “嘻、嘻……你们看看臭小子散架没有?”天意公主得意的虚空挥舞着纤细玉手,月牙美眸闪现强烈的期待凝视着紧闭的车门。

        唉!倒霉!关键时刻马车的停止让宝玉好事被打成了粉碎,羞燥无比的红云弥漫了迎春玉脸,此刻的她再也找不到躺在宝兄弟怀中的理由,继续自欺欺人的轻声道:“宝兄弟,车停了,我们下车看看是什么情形吧!”

        借着颤抖的话语妩媚少女故作自然立身而起,边向车门移动边细心的整理着凌乱的衣衫,可惜衣衫可以抚平,她脸上兴奋与羞涩交加的红霞却始终难以抹去!

        “二姐姐,我来开门!”心中暗恨天公不作美的家伙此刻也恢复了平静,念及车外还有三个意图不明的小太监,他急忙抢步上前将迎春护在了身后,温情脉脉的柔声叮嘱道:“无论怎样都不要离开我身边,适才马惊肯定是这三个小太监搞的鬼!”

        “嗯!”被护在身后的迎春无限温柔轻声回应,就似乖巧恩爱的小妻子听着相公嘱咐一般心中泛起丝丝甜蜜。

        醉人微笑还未浮上玉容,沉浸在激情爱河的少女猛然间心神一惊,自己与宝玉是不可能的!适才一切都不过是春梦一场而已,还是当作浮华烟云随风消散吧!

        少女纷乱的思绪还未作出最后决定,车门已然抢先打开,三张得意的面容齐齐站在门外向里张望,那原本眉开眼笑的兴奋面容瞬间凝滞,三女好似石化般僵立当场。

        天啦!这么恐怖的折磨下他们竟然毫发无伤,除了脸色有点急促潮红外没有半点异样,甚至比自己三人还要悠闲自在——没天理呀!

        “你……”大受打击的小公主不由自主眼露恨光,手指宝玉半响也说不出话来!

        “原来是你!”借着灯笼朦胧的红光,与天意公主面面相对的宝玉终于将死兔子让了出来,就连只有一面之缘的天长地久也未逃过他完美记忆的追踪。

        “臭小子,你认出我来了?!”惊惧不已的娇蛮公主下意识往后一退,随即怒火万丈的大声斥责道:“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不赶快下跪求饶!”

        “呵、呵……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宝玉望着太监小意子不合身的衣服调侃道:“你不就是死兔子吗?!”

        话音未落,见死兔子已然气得小脚连蹬,他竟然还火上浇油的戏谑道:“不对,你不是死兔子,应该是太监死兔子!哈、哈……太监死兔子,笑死我了!”

        “宝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迎春随着宝玉一起走下了马车,见宝兄弟与三个小太监嬉闹在一块儿,少女即使灵秀聪慧也想不明白其中关键,“你认识这三个公公吗?”

        “臭小子,你找死!我要剥你的皮,拆你的骨!”天意未料宝玉来到自己的地盘同样如此嚣张,就像被人踩着尾巴的小猫般跳了起来,恶狠狠的张牙舞爪,但在她可爱的玉容映衬下却对宝玉没有多大的杀伤力!

        “公主,别急!”天长、地久见这儿还是皇宫大门,急忙一把拉住主子道:“小心引人注意,我们还是把臭小子直接拉到净事房办了就是了,到时自可报仇血恨!”

        “好,就这样办!”三女眼前不由浮现小宝子尖声细气趴伏脚下的“美妙”场景,想到这儿她们眼底的笑意如花儿般瞬间绽放,完全没有想过这会为我们的“小宝子”带来多么巨大的伤害!

        “喂,太监死兔子,你还带不带少爷我进宫?!”宝玉见三个兔子太监鬼鬼祟祟在远处窃窃私语,心中没有半点恐惧的他不由暗自慨叹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自己与这死兔子还挺有缘的!

        啊!我呸、呸、呸!毫毛直竖的宝二爷在心中对自己大声责骂,“昏了头吗?怎会认为与兔子有缘?!哎呀!真够恶心的!还是离着死兔子越远越好。”

        “臭小子,你……”虽是心有定计,但小公主再次  听到宝玉笑意盈盈的称呼依然是忍不住怒火万丈,幸亏两宫女及时扯住了她宽大的太监服,方自没有张牙舞爪的向宝玉扑去。

        及时清醒过来的天意神色一变,无比开心的笑语回应道:“臭……贾公子别急,小人这就带你入宫,请上车!”

        咦!死兔子异变的面容让本想无事生非的宝二爷顿时哑口无言,被对手出乎意料的举动打了个措手不及!

        “贾公子,请!”小公主见臭小子一脸的讶然不信,不由对自己的胜利是大为开心,心情大好下更是变本加厉的恭顺无比,不过眼中那灵活的黑眸却让宝二爷更是脊背生寒、大呼不妙!

        “嗯!”找不到借口发难的家伙只得悻悻的返身登车,下意识的目光仔细的扫视了强忍笑意的死兔子一眼,却依然看不出对手有何阴谋!

        “二姐姐,把手给我!”踏脚板被天长故意拿走,宝玉轻松上车后见迎春举步困难,不由分说俯身探手握住了佳人玉腕,在迎春半推半就的配合下轻舒手臂将丰润娇躯搂入怀中,随即“砰”的一声车门重重合拢,让三只本欲看戏的死兔子只能在车外竖起耳朵干瞪眼!

        “哼!臭小子,死色狼!”愤愤不平的小公主立刻又给宝玉安了个新名号,却完全没有想过这全是她一手造成的!

        沉重庞大的豪华凤驾缓缓进入了皇宫,守门的侍卫与太监全都认识这小祖宗的座驾,有谁敢上前自找死路?!三个假太监竟然连令牌也未出示就大摇大摆的进入了这天下权力颠峰之地。

        车厢之内即不似先前那般旖旎火热,也不是想象中的冷漠相对,千丝万缕纷繁纠缠,理不清、解不开的迎春轻轻一把推开了宝兄弟身形,似若受惊小鹿般蹦到了离宝玉最远之处大口喘气。

        精明的宝玉虽已心怀大动,但情场圣手的他却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尤其不能逼得过紧,否则会吓跑佳人的!念及此处的他主动配合着放开了迎春玉体,不以为忤的悠然一笑后随即神色怡然缓缓落座。

        见宝玉并未如想象中的那样咄咄逼人,甚至连挑逗的话语也没有一句,迎春紧绷的娇躯终于逐渐松弛下来,眼底的戒备也化作无尽羞涩的红云爬上了脸颊。

        妩媚佳人深藏的心弦并未轻闲多久,车厢内静谧的气息在宝玉火热目光笼罩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无声的空间随着无形情丝的缠绕压力越来越重,最后就似一块万斤巨石堵塞在佳人心间,窒息般的燥热让迎春不由自主朱唇大张,用力呼息着越来越少的清新气息。

        怎么会这样?初涉情关的妩媚少女从未有过如此感觉,不由大为惶恐暗自惊呼,无助的玉手更是下意识的紧扭衣袂,似乎这样用力绞动之下就可以将芳心的郁闷完全发泄出来一般。

        掌握主动的宝玉对这一切都是有会于心,无声的攻势非但没有丝毫减缓,眼中灼热的期待反而更是强烈!真情挚爱所化的无尽丝缕于好似有形的目光中飞旋而出,一张完美的情网就此悄然将迎春网了个从头到脚,只等二人之间那堵高墙在爱火狂燃下化为灰烬的激情一刻!

        娇喘吁吁的少女芳心火热越来越浓,理智的堤防在檀口汹涌而出的醉人幽香冲击下是越来越弱,无形的情愫已在悄然之中占据了佳人心房,充塞了她心灵天地每一寸角落!

        不能这样?老天爷呀,你救救我吧!无力抵抗的迎春在无尽惊惶流转下,对自己的无能是大为怨恨,红润双眸只能够向命中冤家投去哀求的目光,希望大色狼能放过她这可怜的羔羊!

        得意的笑容在宝玉心间浮现,他知道自己即将又要征服一位世间少有的灵秀美女了!虽然这胜利其实是两败俱伤,正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在俘虏迎春纯洁芳心的同时,宝玉自己的真心也在这情战中悄然沉沦,虽不象佳人伤得如此之重,但也是融入生命烙印永难磨灭的爱痕!

        唉!这算不算是我们伟大情圣——宝二爷唯一的弱点呢?!海纳百川、有容为大,他“假”宝玉就是一片广阔无边的真情之海,博爱无双接纳着一条又一条渴望真情怀抱的苦命小溪、幽怨小河、乃至灵秀大江之水!

        车内的臭小子是称心如意,车外的  死兔子此刻脸上的笑容也是得意无比,手中缰绳微微一拉,听话的宝马就此转向直奔宫中太监毕生悲惨之地——净事房而去。

        迎着微凉的清风,小公主只觉心中一片神清气爽,入目所见之一草一木,一花一景无不变得美丽新鲜!

        “参见公主殿下!”一群宫女太监突然横冲而出,捍不畏死的挡住了马车去势。

        “糟了!”车上三女禁不住脸色微变,来人全是元妃宫中的侍从,看这架势元妃姐姐对自己还是大不放心。

        唉!天意公主虽然刁蛮成性  ,但对元妃却是天生的又敬又爱,爱屋及乌下对元妃的下人也只得手下留情,玉手用力一拉止住了骏马奔腾之势。

        “启禀公主殿下,元妃娘娘请您今夜到宫中相聚谈心,至于元妃家人也请公主一并带到宫中偏房安歇!”为首的老太监硬着头皮上前恭身回话,低垂的面容下不由暗自祈求老天保佑,这小公主可别大发雷霆拿自己开刀呀!

        宝玉虽是奉旨入宫,但这“旨”可是百分百的密旨,就连皇帝老儿也不知道,一手操纵此事的天意公主自然要谨慎小心处理此事!

        “这样呀!”天意公主凝神思索了片刻,知道元妃姐姐已然对自己用心有所察觉,本性单纯的她也只好作出了让步,无可奈何的玉手虚挥,“好吧,本公主就陪元妃姐姐聊天去!”

        一干太监、宫女想不到娇蛮公主这次如此好说话,高悬的心房刚刚落地,紧接着又被小公主突变的话锋提到了嗓子眼儿。

        “不过……”出于对臭小子刻入骨髓的“仇恨”,小公主意念一转很是坚定的说道:“元妃姐姐的家人今夜就住到本公主的寝宫去。”

        “公主殿下……”为首老太监战战兢兢意欲再次劝说,话语还未完全出口,就被天意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啪!”有着一身武艺的刁蛮公主随手拿起车上马鞭,玉腕微微一抖于虚空舞出一串漂亮的鞭花,不过那纤细的鞭梢却是紧挨老太监头顶飞掠而过,凌厉的劲风虽没有实际的杀伤力,却让胆小的老太监身形一软,当场就被吓趴于地,“公主千岁饶命,奴才再也不敢了!”

        “哼!就这样吧!”得意无比的小公主手腕再抖,丈余长鞭迎空飞舞着回到了车辕,天之骄女少有的摆正姿态凝神静气道:“回宫!”

        马车再次迅疾驶向公主府,不过可苦了一干元妃手下的太监宫女,只能飞奔着紧随在凤驾之后,因为元妃娘娘也是少有的下了严厉命令,“不把天意公主请来,你们也别回来了!”

        唉!当奴才的就是命苦,只能任凭主子折腾了!

        “不要这样望着我!”可怜的哀求却始终冲不出檀口,羞涩万千的迎春只能在芳心反复的呐喊,鼓励自己拿出勇气来打破这从未想象过的极至窘迫;妩媚佳人初次与宝玉共处想不到就会出现如此“可怕”的情景,灵秀佳人芳心一颤,不可抑制的思忖道自己还要在宫中与宝兄弟独处那么久!这可怎生是好?!

        天啦!赶快救救我吧!温柔如水的少女禀性柔顺,但却因此没有火辣辣的反抗勇气,只得把无尽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渺茫的上天之上;也许她也不是没有勇气,全都因为心灵深处那缕令她不敢细想的喜悦激动在作怪,无数次将佳人即将冲口而出的斥责堵在了唇舌之间!

        经过未来经验总结出来的精粹果然有效,宝玉清晰的掌握着二姐姐此刻心灵的微妙变化,无尽情丝满天飞舞,犹如万千利箭玄异神奇的将两个心灵串在了一起,英明神武的大色狼有着十足的自信,只要自己再加上一把劲儿,迎春如此绝色佳人的心扉必将为己而开!

        策略虽然正确,进攻的尺度更为精准,可惜十拿九稳的宝二爷  这次的运气却大是欠缺,偏偏就碰上了那最后的十中之一。

        也许是迎春的祈求感动了上天,正当宝玉准备对不能自持的佳人发动最强一击之时,马车竟然再次停下,紧闭的车门也在万众期待之中悠然而开。

        “贾公子,请下车!”天长、地久平静冷淡的话语在车外响起,同一时刻,公主寝宫上下几十双好奇的目光也紧盯着稀罕的客人,要知道小公主还从未让谁在她的寝宫歇息过。

        咦!怎么不见天公子这可怜的太监死兔子?!宝玉不知为何刚一下车就四处搜寻起死兔子来;原来马车刚停公主就被一干跑得气喘吁吁的太监宫女给请走了,不想太快暴露身份的天意匆匆吩咐了几句后就在臭小子下车前快步离去。

        “天意宫!这是什么地方?这口气也未免太大了一点吧!”无聊家伙抬首望向了大门上那飘逸纵横的玉匾,故作不屑的扁了扁嘴。

        半路成为“贵”公子的他不知道这是名满京城的公主府邸,反而在这儿大放劂词,引来的当然是一干太监宫女极度愕然的目光,牙尖嘴利的天长更是毫不客气的给宝二爷奉送了一个新鲜的名号,“粗鄙村夫,孤陋寡闻!”

        “宝兄弟,”迎春虽是大门不出的千金小姐,但对于小公主的大名还是有所耳闻,妩媚少女虽在车上受尽了“欺负”,但还是不忍命中冤家闹出如此笑话,“这是当朝金枝玉叶天意公主的寝宫!”

        “哦!呵、呵……”厚脸皮的家伙也终于感到了脸热的滋味,讪讪一笑不好意思的转移了话题,恶人先告状的质问天长、地久道:“你们怎么把我们带到公主寝宫来了,元妃不是在凝霜宫吗?”

        “公主有旨让你们今夜在此休息!”地久不满的白了臭小子一眼,随即手指左侧院门道:“你们就住哪儿吧!”

        “什么?!让我们住这儿?!不行!我要见元妃!”宝玉不由大吃一惊,这里面怎么又扯出一个公主来了?!不对劲——很不对劲儿!念及此处的他惊诧之下意念翻转,警惕之心猛然大作。

        “哼!”天长一声冷哼给予了回答,既然来到了她们的地盘,当然也不用再给臭小子面子了,“爱住不住,随你的便!”

        虽然小公主不在她们不能擅自做主,但给他点脸色还是没问题的!话音未落,两个假太监宽大的衣袖随风一甩,就此带着一群宫女太监走了个干干净净,连引路的也没给宝玉二人留下一个。

        身处陌生之地,再加上一群无礼的太监宫女,满头雾水的宝玉与迎春只能面面相觑,疑惑不解!

        “宝玉,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对不明之事迎春本能的感到了恐惧,颤抖的娇躯下意识靠近了更加“危险”的色狼。

        此刻的宝玉也失去了逐美之心,过于复杂的思绪将事情想得已是刀光剑影、陷阱密布,雄浑的法力透体而出,迅疾笼罩了整个寝宫内外;咦!元神片刻后回归识海,一无所得的宝玉并未发现想象中的五百刀斧手,只能郁闷不已的向迎春道:“二姐姐,这里面肯定有玄机,切记不要离开我的左右。”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章 香艳旅程(下)"><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