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二章 皇宫春色(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卷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二章  皇宫春色(2)

        晴天霹雳猛然炸响,惊雷闪电阴云涌动,一道刺目的亮光划破虚空飞闪而下,直直的映照到赵全手中的玉液之上,将瓶上三个狂放的小字清晰的呈现于天地之间。

        “知乐散”——天下第一奇人知乐先生穷尽毕生之力,采集天先九九八十一种至阴至阳之物提炼而成的天下第一催情媚药、无药可解的至尊宝贝!

        说它是毒,但却毒不死一只蚂蚁;说它不是毒,但它却能让蚂蚁发狂干大象!就是不知我们的宝二爷能否经受如此考验,逃过“知乐散”对他的美妙考验!

        “咚、咚……”急速的敲门声有若雷鸣,任凭宝玉与迎春因大半宿未合眼而睡意无限,依然还是被惊醒过来。

        “轰”的一声巨响,懒洋洋的宝二爷还未下床,野蛮至极的天意公主就大不耐烦的一脚揣断了门闸,犹如狂风般刮了进来,“臭小子,起床啦!”

        “死兔子,你干什么?大清早就扰人清梦,不怕天打雷霹呀?!”面不改色的宝二爷干脆躺回了温暖的被窝,斜目挑衅着一脸怒色的小太监死兔子。

        “本公……公奉公主凤旨,命你赶快起床!”小天意一回寝宫就从俩侍女口中听说了昨夜之事,想不到自己精心安排的连串妙计竟然无一成功,反而几个手下至今还被吓得胡言乱语,自是七窍生烟恨意大增。

        “什么公主不公主的,睡觉你管得着吗?啊——”宝玉边说边打了一个美美的哈欠,随即双目一闭对死兔子是不理不睬。

        反了、反了……气得使劲儿蹂躏大地的小公主见臭小子竟然敢违抗公主旨意,差点就当场揭开自己身份给他好看,意念一转黑溜溜的眼珠已然想到了更好的出气方法。

        玉手轻轻一挥,门外的天长、地久对主子的手势是心领神会,不到片刻二人就合力端着一大盆冷水来到了宝玉床前。

        面露窃喜的小公主手捻被角回首对俩侍女以目示意,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轻数道:“一、二、三!”

        话音未落,天意猛然用力掀起被角,天长、地久手中的银盆毫不犹豫倾盆而下水淹床榻,同一刹那宝玉挺拔的身影好似利箭般“嗖”的一声窜出了老远,只是可怜的被窝却遭殃瞬间变成了沼泽地。

        “大胆刁民,竟敢逃跑!”这样也整不到臭小子,小公主再也忍受不了心中怒火,月牙双眸恨火狂燃,双手将衣袖一挠就欲用自己的高贵身份欺压宝玉,“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天……”

        “公主”二字还未出口,不成想宝玉再次出乎意料抢先恶狠狠的冲了上来,“你这死兔子,竟然这么歹毒,本公子平生最恨人打扰我睡觉,看脚!”

        猝不及防的三只死兔子只觉臀部一震,已被宝二爷玄异的一脚踢得凌空而起。

        “啊!”身飞半空的三女不约而同齐声惊叫,想不到臭小子竟然敢恶人先下手,非但如此,可恨至极的家伙将她们踢得横躺半空后仍是不依不饶,如影随形般飞身而至,还在口里念叨着莫名其妙的话语,“看本公子的超级无敌任意弧形球,中!”

        “呀!”又是一连三道脚影几乎同时踢中了三女香臀,不可抵挡的巨力冲击下她们纤细的娇躯好似流星般自房门口飞射而出。

        “救……命……”这下三女终于明白什么是“弧形球”了,她们的身形准确至极自狭小的房门穿出,随即以弯曲的圆形轨迹迅疾飞向了与房门成九十度死角的院中大树,最后“啪”的一声准确无比的挂在了树丫之上。

        “砰!”房门再次合上,臭小子得意的声音自门缝穿出,“本少爷这就起床,死兔子不许偷看,否则二爷就送你们上树梢呆着。”

        未待吓得脸无人色的太监宫女一拥而上,武艺不凡的小公主已然一跃而下,就连天长、地久素日陪着主子也练了几手拳脚,一跃下地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三女对于臭小子的武学却已是心怀惊惧。

        “公主殿下,奴才这就去召唤侍卫将逆贼拿下!”吓得满头冷汗的太监见小公主没有大碍方自松了口气,要是公主有个三长两短那他们这些奴才的脑袋也该搬家了!

        “混帐,回来!本公主说了要杀他吗?!”天意公主厉声唤住了欲讨好主子欢心的太监身形,不由分说上前一脚将其踢倒在地,“谁让你自作主张,本公主的事轮得到你管吗?!”

        “公主饶命,奴才知错!”拍到马腿的可怜太监吓得浑身哆嗦,终于想起了眼前可是刁蛮任性的天意公主,自己这打也只能白挨了!谁叫自己看到她吊在树上的糗样呢!

        “滚下去!”大发娇嗔的小公主怒气冲冲将一干下人全部斥退,只留下了天长、地久陪在身边。

        “公主,怎么办?这臭小子太厉害了!”天长揉着自己隐隐大疼的香臀面带惊惧望向了紧闭的房门。

        “要不公主你就借此下旨把他砍了吧!”地久所提意见虽与先前太监一样,不过当然不会受到同样的待遇。

        “不,我一定要收拾得他心服口服!”小天意满脸坚定,美丽的玉容绷得犹如冬日的寒冰,不过眼底却悄然闪现一点灼热之光,不可思议的惊叹道:“想不到这臭小子武艺如此高超,恐怕供奉堂也没人是他对手!”

        如此吵闹之下,内屋的迎春又怎有不醒之理?!只见紧闭的房门“吱”的一声悠然而开,一脸得意的臭小子与迷惑不解的迎春走出了房门。

        已然梳洗整齐的小公主带着天长、地久来到宝玉面前,在宝玉挑衅的目光下她却大出意料的一脸恭顺,“贾公子请梳洗更衣,元春娘娘等着你前去治病!”

        咦!这死兔子难不成是被虐狂吗?!怎么自己这样对他反而会变得老实乖巧了?

        “换什么衣服,我们这样不挺好的吗?”宝玉警惕的目光上下扫视着三个小太监,他可不相信他们会如此老实,肯定是有何阴谋!

        “回贾公子,”天长也是神色大变,恭顺谦卑的解释道:“宫中决不允许男子行走,这次也是为了元妃娘娘的怪病所以才一时权宜,还请公子谅解,你不换衣我们是不敢带你到凝霜宫去的!”

        天长话音刚落,地久紧接着道:“即使小人同意公子不换衣,但你也走不到凝霜宫,而且还会给元妃娘娘带来大麻烦!还请公子三思!”

        “是呀!元妃娘娘此刻还在重病之中,只等公子你大展神威驱邪除妖!”为了达成目的,小公主也是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宝兄弟,她们说得在理儿,为了大姐姐我们还是换吧!”温柔可人的迎春率先被说动,心切元春的少女柔声劝慰固执己见的宝兄弟。

        “换就换吧!唉!”宝玉无可奈何长长叹了一口大气,他早就看见天长、地久手捧两套太监服,精明的家伙不愿穿上男人的耻辱之衣,所以才会坚持反对。

        “驾!”小公主的特制凤驾又派上了用场,能够在后宫驾车恐怕也只有天意有这威风与兴趣!

        “做得好!”马车停在了皇宫一阴风流转的院落之前,天意望着高悬的新匾额大是欢欣,“这样不怕你臭小子不中计!”

        “凝霜宫?!怎么大姐姐住的地方这么偏僻冷清?”下得车来的迎春忍不住双眸红润,想不到大姐姐的境况是如此不佳。

        “没关系!也许是大姐姐喜欢幽静也说不定!”来自未来的“假”宝玉早就听过无数关于皇宫的传说,每一个故事里的后宫都是阴风惨雾,可谓世间最为凄凉残忍之地,先入为主的家伙倒是没有多大感触。

        “公子,请!”小公主强自压抑内心翻腾的喜意,恭身招呼着臭小子向内院行去,活泼的心思不停劝慰自己,“再忍忍,小不忍则乱大谋,马上就可以报仇了。忍,一定要忍!”

        在一干太监宫女簇拥之下,不疑有它的宝玉与迎春急步走进了大门,而在一处看不到的死角里,一块陈旧无比的牌匾可怜兮兮的躺在乱草之中,“净事房”三个大字静静的向来往的清风诉说着无尽辛酸的血泪。

        “死兔子,这地方怎么不像住人的地方?”宝玉四目环视,不妥的预感在识海一闪而现,原本嬉戏的神色也不知不觉间变得凝重有力。

        “回贾公子,这是因为元妃娘娘得的是怪病,所以太皇太后命人撤去了所有代表欢庆的物什,就连奴才宫女也减少了许多,以免惊吓得元妃娘娘!”天长不卑不亢毫无破绽的释去了宝玉疑心,三女对此一行早已计划多时,即使这些小细节也想了个一清二楚,只等着臭小子落入陷阱任她们宰割!

        “呵、呵……”宝玉见沿途所遇太监无不对死兔子恭身施礼,虽只是浅浅一礼神色却是十分恭敬,不由大为好笑的调侃道:“小意子,你在宫里地位不低吗,你看他们多尊敬你!”

        “那是当然!”小公主玉脸一扬,大为得意的瞪了臭小子一眼,“我可是公主——的贴身太监,在这宫里公主殿下是老大,我就是老二!”

        “哈、哈……老二!对,你是老二!”宝玉忍不住暴笑出声,只差没有捂住肚子笑倒在地。

        “宝玉,你在笑什么?”其余众人包括太监宫女不约而同愕然呆立,想不明白这里面究竟有何好笑的;迎春虽不是皇宫中人,但也是养在深闺的的大家小姐,自也未听过“老二”此等粗俗不堪的市井之言。

        “没,没什么,我就是一时岔了气!”宝玉可不好意思当着众人面前仔细给佳人解释,要是二人独处那当然又是不同,强忍笑意满脸通红的家伙神色更是微微扭曲,以极度古怪的戏谑眼神望着三女暗自思忖,嘿、嘿……太监死兔子做梦也想着“老二”,真是苦了他们了!这死兔子难怪敢在宫外如此放肆,原来不仅是只恶心的死兔子,还是公主的贴身随从!

        “贴身?!”满脑不良思想的家伙意念一转,不克自制的联想到了一个小太监在床上与不解世事的金枝玉叶搂成一团的放浪场景,嘿、嘿……真是一只男女皆宜多功能的死兔子呀!

        呕!想到这儿的宝玉只觉心海一翻,如若不是他心性坚强此刻定已是翻江倒海吐个天昏地暗!不过面色再变的家伙却下意识脚步放慢,离三只死兔子再远了一些。

        “贾公子请坐!”一行人来到了阴暗的大厅,死兔子殷勤的招呼宝玉等下吃茶,“小人这就入内通传!”

        既然是在元春寝宫,自持法力通天的宝玉也是无畏无惧的悠然落座,反正也到了这儿了,真相很快就会揭晓,自己又何必急在一时呢?!

        “啪!啊!”宝玉与迎春刚一落座,特制的太师椅已然异变突生,四道强劲的钢环猛然弹出将二人四肢牢牢的绑在了精钢为心的座椅上,娇弱的迎春何曾见过如此场景,惊恐的尖叫伴随苍白的花容一起出现。

        “你们干什么?好大的胆子!”宝玉惊怒交加的面容下却是不惊反喜,见迎春并未受到什么伤害他也放弃了立刻动手的心思,该来的终于来了,自己等这真相揭晓的一刻已等得不耐烦了!

        “嘻、嘻……”小公主带头得意的仰天大笑,可惜少女清脆的嗓音在一干太监尖细的附和笑声中却并未引起臭小子的注意。

        “臭小子,看你还敢不敢叫我死兔子?!”小公主脸色一变,学足了传说中的恶人模样,只差没有捏着宝玉下巴嘿嘿奸笑了,“如果你现在求饶喊几声好听的,说不准我会放了你哟!”

        “切!死兔子!”宝玉不屑的把脸一抬,大咧咧的回应道:“有种放马过来,本公子就不信你一个太监死兔子敢把我怎么样!”

        “你……”天意的月牙美眸刹那间变成了圆月弯刀,被熊熊恨火烧昏了头的少女再也不想耽搁时间,最后一点犹豫也消失无踪,怒声厉斥一旁伺立的太监宫女道:“你们全是人头猪脑呀,还不把这臭小子抬进去!”

        宝玉顺着死兔子手指一瞧,只见两扇紧闭的大门之后传来阵阵阴风回响,男人的本能让他知道那儿必然不是善良之地,虽然没有套出真相,但此刻的他也不再想束手就擒,无边法力透体而出就欲将千锤百炼的四道钢环彻底毁去。

        “住手,你们放开宝玉!”迎春见一干太监将宝玉连人带椅抬了起来,山崩海啸般的恐惧刹那间弥漫了少女心神,被众人忘记一旁的她一时情急脱口而出,“几位公公,要杀先杀我吧,只求你们放过宝玉!”

        天性温婉的少女只觉芳心阵阵生疼,失去宝玉的恐惧已然彻底占据了她对自身生死的关心,直到此刻她方自发觉原来宝兄弟对自己竟然是如此重要!

        爱、需要理由吗?!不需要!

        就在素日平淡似水的言谈举止温馨相对之间,宝玉俊朗不凡的影像早已悄然进驻了佳人心房,只是被二人之间那层亲情的迷雾完美的掩饰在了心海深处;没想到天意成全让迎春与宝玉有了此番奇异的旅程,平日一点一滴的积累终于在没有准备的异火索下轰然爆发,将少女心灵的禁锢炸成了片片粉碎,更在宝玉即将面对未知“危险”的一刻,如海的真情汹涌而出让迎春再也无所顾忌!

        盈盈珠泪连串而出,哀婉玉容凄凉流转,不仅让宝玉在狂喜感动下心神停顿,就连天意公主一干“恶人”也为迎春此刻的悲凄而震撼当场。

        “这位姐姐,你放心,我们答应过元妃娘娘,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善良的本性让小公主急忙命人松开了迎春手脚的钢环,极力以示善意的解释道:“就是这臭小子得罪了我们公主千岁,所以公主千岁下旨要小小的惩戒他一下!关于这一点,元妃娘娘也答应了的!”

        “真的吗?”迎春对于这突变的情势几乎不敢置信,美眸大张反问道:“大姐姐真的答应了吗  ?你们要怎样惩戒宝兄弟?”

        仍然手脚被绑的宝玉兀自感动在迎春如海真情之中,对于佳人与死兔子的对话他不由也被提起了兴趣,无比诧异的在脑海搜索有关那什么公主的记忆。

        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公主了?!肯定是这死兔子公报私仇在他的“情人公主”面前打小报告,对,一定是这样!不过元春怎么答应让人收拾她的亲弟弟呢?!这可与贾府众人对这位尊贵皇妃的众口赞誉大有出入!

        “元妃娘娘说了,只要我们不伤及贾公子四肢、身体、以及脑袋,就让我们公主殿下出一出气!”天长、地久强忍笑意平静而认真的向吓了她们一大跳的贾家小姐耐心解释。

        “这位姐姐,你先在这儿安坐片刻,我们这就执行公主旨意去了!”见迎春神色缓和不再要生要死,小公主高悬的心房稳稳落地,随即命人“温和”的挡住了迎春身形后迈步向宝玉惧怕的房间走去。

        唉!怎么办呢?!从死兔子真诚的神色中宝玉看不出虚假之处,念及自己与他以往的种种过节,他不由更是肯定这是死兔子要借着公主权势戏耍自己,明白过来的他不想为此等胡闹之事暴露身具仙法的惊天秘密,谁能保证这宫中没有赵全、忠顺王等人的眼线?!一切还是大事为重吧!

        无可奈何的宝玉只得散去了雄浑的仙力,决心咬牙让死兔子报复一番,既然不能伤及四肢身体,那顶多也就是灌灌辣椒水,搔痒痒的可能性还更大,几个小太监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自大无比的家伙也算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明白内情的“第五肢”此刻已被断头之灾吓昏过去,在昏迷中的大声呐喊,“大哥,快救救我吧,我可是你最亲的小弟弟呀!”

        “砰!”房门一开就合,被一干太监宫女挡住视线的迎春根本就看不到房内有何情形!

        “嗯!做得好!你们出去吧!”小公主见众人把宝玉绑上平台之后是大为高兴,决心亲自动手的娇蛮公主玉手往后一挥,就将一干奴才全都赶了出去,就连同样跃跃欲试的天长、地久也没能留下来。

        “你们听好,公主有令全部离房门五十尺以上,没有公主殿下亲口命令,房内发出任何声音你们也不许靠近半步,否则立斩不饶!”天长、地久气鼓鼓的将小公主的命令刻入了众人心底,对于主子的过河拆桥她们是颇有怨言,如此好玩的事情竟然不让她们参加,真没良心!她们还没看过怎样阉太监呢?真是过份!

        “救命啦——来人啦——”凄厉的惨嚎从房内传出,让一干太监宫女齐齐吓了好大一跳,而天长、地久更是暗自庆幸,幸亏自己聪明把那贾家小姐及时送出了大门,不然此刻又会寻死觅活的啦!

        “来人啦!”臭小子惊恐的吼声让众人再次发抖,暗自寻思这小公主手段可真够厉害的,不知这贾公子出来后还能不能剩下半条命。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二章 皇宫春色(2)"><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