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六章 皇宫春色(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十六章  皇宫春色()

        心虚的“假”宝玉不敢在这话题上留连,聪明的悠然一笑自然转移了话题,轻柔平静的话语在痴痴眼神的衬托下反而更显火热之力,“姐姐,我可怎样都认得你,就是化成这美丽的蝴蝶也能认得你!”

        真挚的话语脱口而出却被有心的宝玉说得含糊其词,不知他说的究竟是自己化成蝴蝶,还是元春化成蝴蝶,或者俩人都化成蝴蝶?!

        钟天地灵秀而生的绝代佳人微微一愣,心有所动的悄然避开了弟弟“奇怪”的目光凝视,更在意念微动下完全读懂了宝玉话语含糊之处。

        “傻弟弟!我是你姐姐,你当然认得我了!”似姐似母的怜爱的元春眼底闪动,敏感的佳人预防于未然的主动提醒“不对劲儿”的弟弟二人姐弟的身份。

        丰盈美妇神色亲切而又不失分寸,策略也是一针见血明快果断,可惜佳人千算万算却算漏了最为重要的一点,眼前血肉相连的弟弟内里却已是李代桃僵,这令她“几乎不敢认”的不凡青年正是百分之百的“假”宝玉!

        有着不伦“恋母”情结的家伙目睹元春此刻那隐约闪现的王夫人身影,绝对是正中下怀胆色大增,熊熊爱欲之火逐渐向敬爱之心发起了进攻!

        元春见宝玉刹那间静立不语,还以为是自己一言警醒了亲弟弟,殊不知完全是弄巧成拙自掘陷阱!不愿令弟弟过于难堪的绝色皇妃玉容再变,瞬息之间由端庄熟妇变成了活泼少女,如水美眸闪现强烈的缅怀之光,“弟弟,你还记得小时姐姐带你一起扑蝶的情景吗?”

        “嘻、嘻……”话音未落,回复二八青春的百变佳人已然率先向前跑去,就似久远而深刻的脑海记忆一般嬉笑道:“弟弟,你快点呀,我扑你捉,好不好?”

        世间所有追求浪漫的少男少女梦想一幕在御花园出现,可惜一干太监宫女都被元妃娘娘留在了门外,无人有此眼福欣赏这唯美的画面!

        “啊!网住了,弟弟,快捉住它!”元春将积压心间十余年的勃勃生机全都发泄而出,有如小女孩一样欢声笑语,“小心,别伤着它了!”

        “姐姐,你看哪儿还有一只更大的!”百样名花环绕之中,宝玉一把拉住了元春柔滑玉腕向悠哉游哉的五彩蝴蝶扑去。

        蝴蝶翩翩飞舞于花朵之上,人儿飘飘相伴于天地之间!

        沉醉在无限欢乐之中的二人忘却了一切,元春忘记了皇宫,忘记了贾家,忘记了泪水;而宝玉也忘记了勾心斗角,忘记了仙妖鬼怪,甚至连绝色美女也抛到了脑后;尽情嬉戏的二人全心全神感受着这份难得空闲的童真之心!

        美妙的气氛并未能维持到永远,在元春幽幽的低语中一切又回到了现实空间,手执网兜的佳人眼瞅着一对蝴蝶在身前飞过,却一动不动的呆呆望着它们越飞越远、越飞越高,“弟弟,我不想扑蝶了,你看它们这样自由自在多好,我们何必非要把它们捉起来呢?全都放了吧!”

        “姐姐说的是!”宝玉从佳人眉间的幽怨看到了她心中的阴郁,大是认同的两手往上一抛,重获自由的彩蝶纷纷争先恐后飞舞而去,只在二人眼底留下了一片美丽的光点!

        “飞吧!飞到你们想去的地方吧!”宝玉双手捧于嘴边,扬声对满天蝴蝶表达了美好的祝愿!发自真心的话语瞬间让心身被困的元春如受雷击,只觉宝玉这句话实实在在的说在了自己心坎深处。

        “姐姐,我们回去吧!”宝玉主动的握住了元春手腕,边走边好似随口道:“相信只要这些蝴蝶能坚持意念、希望不灭,就一定能飞出这狭小的花园,飞到真正属于它们的原野之中!姐姐,你说弟弟说得对不对?”

        元春并未开口回应,不过紧伴宝玉的娇躯却微微一颤,一片空白的芳心不由自主翻腾汹涌,猛然闪现两个消失已久的字眼——希望!

        走至御花园门口不待元春有所表示,宝玉就主动松开了姐姐玉手,心怀大开的他用尽全力将掌心的温润腻滑刻入了心海,留下了一段唯美的回忆。

        这还是自己那个“红粉”弟弟吗?同样的疑问一日之内已在元春脑海闪现了无数次!宝玉可是她从小带着长大,就连许多做人的道理也是自己所教,想不到现在反而成了他给自己开解心情,而且还能说得自己心服口服,真是太不简单了!

        可是……元春意念一转又被黯然占据了心房,自己能有“希望”吗?在这人间权力之顶的皇宫大内自己还能有希望吗?也许真的只能化成蝴蝶才能飞过这高墙大院吧!

        同一片天空下,也是在繁花似锦的花园之中,同样与着一位少女在那儿暗自伤怀、焦躁不安,因为灭身之险已是迫在眉睫!

        唉!秀美高挑的鸳鸯不顾院子里石凳的冰凉刺骨,浑然不觉的木然而坐,黯然无光的双眸痴痴的望着身前花丛,初春焕发的嫩芽花蕾映入少女眼底却是死气沉沉,天地间一切都蒙上了阴暗的光晕。

        “鸳鸯,原来你在这儿,让我们好找!”袭人急促的喘息驱散了这死寂般的沉静,相伴而来的还有同样一脸关切的娇柔平儿。

        “你们都知道了!”鸳鸯没有丝毫素日与好姐妹相见时的欣喜之色,懒懒的望了俩女一眼后转首望向了头顶可怜的枫树。

        “嗯!”袭人玉首微微一点,随即语带担忧的凝声细问,“你准备怎么办?这大老爷也太下作了,都当爷爷的人了还不放过府中这些年轻丫头!”

        “老太太的意思怎样?”平儿曾是过来人,深知面对主子威逼时心中的无力与无奈,“我可听说大太太已经在老太太处求了好几回了,说是要好好待你,府中下人都让你使唤,富贵荣华任你享用!”

        “哼!”鸳鸯死气沉沉的玉容猛然一亮,毫不犹豫的恨声道:“咱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我也不瞒你们,别说做大老爷的小老婆,他就是年轻几十年再三书六礼的明媒正娶我也不答应!”

        “嘻、嘻……”为了缓和盘旋三人头顶的阴云郁闷,袭人强作笑颜的嬉笑道:“府中谁人不知我们鸳鸯姑娘心气儿高,当然看不上酒色无德的草包了!”

        “唉!”平儿也是故作唉声叹气状,近段时日沉浸的爱郎浓情蜜意之中的娇柔少妇幽怨全消,语带调侃道:“不知什么样的郎君才配得上我们鸳鸯姑娘?看来真要到天上去找了!”

        面对好姐妹好心的取笑,鸳鸯挺直的鼻梁微微一皱,椭圆的玉脸瞬间红云密布,原本刚毅的线条更形清晰,假作恨声的反击二女道:“两个坏蹄子,人家有为难之事诚心与你们相商,你们倒好还变着法儿来取笑于我!”

        话语微顿,鸳鸯美眸闪现  复杂难明之色,随即不依不饶的攻击二人道:“你俩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傻子也知道你袭人未来肯定是宝二姨娘,就是平儿恐怕也……嘻、嘻!”

        话音位落,羞躁不已的平儿已然一把挠上了鸳鸯痒处,而袭人也生怕此事落处有心人耳中,略显慌张的玉手猛然一伸,竟然直接就封住了鸳鸯檀口。

        三女嬉戏之中终于暂时将无尽忧愁抛到了一边,尽力闪躲的鸳鸯却在不期然之中脑海浮现出了宝玉面容,无助的芳心禁不住悲声呐喊,“宝玉,你快回来,我再也不与你斗气了!我需要你……”

        这一切都是天意吗?!灰色意念让少女眼中光彩逐渐消失,连与两位好姐妹玩耍也再无兴趣,闷闷不乐的重新坐回了石凳,阴郁的心灵开始钻入了牛角尖。

        怎么会这么巧?!早不来、晚不来,厄运偏偏在宝玉进宫这段日子发生,难道是上天注定要让自己一生悲苦吗?可能自己真的与他无缘吧!

        “鸳鸯,别太上心,老太太这么疼你,你求求她说不定她会依你的意思办。”平儿轻柔的紧挨鸳鸯坐下,低声为她出主意。不过就连平儿自己对此也是无甚信心,丫头再好也是一个下人,又怎么与亲生儿子相比较?!

        袭人素日与鸳鸯相处最多,对于好姐妹的心思也隐约明白了几分,往日顾着鸳鸯面子不好主动提起,值此危急之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鸳鸯,实在不行你想法拖它几日,待得宝玉回来后他肯定能有办法的,有些事憋在心里只会伤着自己!”

        “宝玉?!”未待心神纷乱的鸳鸯有所回应,聪慧的平儿已然从袭人大有深意的话语里听出了下文,微感惊讶的佳人禁不住低声惊呼,想不到一向眼高于顶个性好强的鸳鸯也与情郎大有瓜葛!

        神色轻柔的平儿芳心翻腾,暗自思忖这也难怪,自己与二奶奶又何尝是会对男子轻易动情的轻浮女子?!念及此处的她玉手不由自主握上了鸳鸯手背,“好妹妹,袭人说得对!既然你知道我也不瞒你,我是与宝玉好了,你看我现在这样是否值得?”

        袭人温柔的玉手随即也盖在了平儿手背之上,两位善良的少女为了让好姐妹打破心魔,纷纷将自己追求真爱幸福的勇气用这温暖的方式传入了鸳鸯内心。

        “老太太,孩儿是真心想讨鸳鸯做小,绝不一时贪图美色  !”贾赦不顾长须白髻,被酒色掏空的身子少有郑重的恭身向贾母施礼。

        老太太端坐炕上仔细的打量了自己这大儿子一番,心中的感受也是大为矛盾,一方面不舍鸳鸯如此乖巧的丫头,另一方面又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虽然不好,但总是她身上掉下的肉。

        “就凭你还能对鸳鸯好?我老人家可不信!”贾母略带烦躁的轻拍案几,大为怀疑的轻声质问道:“外面那么多女人你不找,怎么偏偏看上了鸳鸯?!她可是我身边唯一一个知冷时热的好丫头了,你也想要去!是不是想把她弄走就好唬弄我呀?”

        “孩儿不敢!”贾赦为达目的也是豁出去了,“扑通”一声重重的跪在老太太面前,“孩儿就是见鸳鸯服侍得好,代替不孝孩儿尽了天大的孝道,所以孩儿才想给她一个主子的名份,也算是感激她对母亲你的照顾!”

        “这倒有点道理,不过你这年纪也……”老太太犹豫的心思更是杂乱,妥协般的向贾赦建议道:“儿啦!你想要图新鲜,就由为娘给你在外面买一个吧,咱家有的是钱,就是买几个也成,都由我给你出了!”

        “母亲,孩儿就是因为年纪大了才会想讨鸳鸯,”贾赦在刑夫人传话下早有准备,毫不犹豫凝声激动的回道:“孩儿眼前没有一个可靠的人。想从外面买吧,又害怕不贴心、不干净,纵观府中这么多丫头,就没有一个比得上鸳鸯的。”

        话语微顿,苦思已久的老不羞更语带欢欣的讨好老太太道:“如若母亲成全,孩儿给鸳鸯开脸后仍然让她在你老人家身边服侍,更加能代替孩儿一尽孝道,岂不是两全其美?!”

        外人纵是再好,又怎及得上亲生血缘更亲?!一时糊涂的老太太一听这话,心中的烦闷矛盾好像找到了缺口般一散而空,大为意动下开颜笑语道:“呵、呵……你这说得倒美,恐怕到时早把我这当娘的抛到脑后去了!”

        贾赦闻言不由大喜若狂,听老太太这意思必然已是同意了个八九成,正当他要七情上面的再加一把劲儿之时,凤姐清脆的笑声却突然在门外响起,凭空打断了母子二人的谈话。

        “咯、咯……老太太,听说有喜事儿,孙媳妇儿可是来讨好处了!”门帘一掀笑颜如花的凤姐掀帘而入,一如平常般依偎在了老太太身旁。

        贾赦本因被中途打断的怒火刹那间消散不见,想不到一向不大理睬自己的二媳妇竟然会破例为自己说话,大出意料的家伙不由得意暗生,看来自己是时来运转,这“家主”之位再也跑不掉了!

        “凤丫头你来的正好,老身我正为这事儿愁着呢!”老太太对于凤姐的喜爱仅在宝玉之下,对这精明的孙媳妇儿更有着一份长久养成的信赖。

        “那我可先要听听老太太你的主意,”凤姐乖巧的捶揉着贾母肩背,自然的玉容下却是恨意暗生,好个无耻的贾赦,竟然想出了这等阴招,真够损的!要是让你当上了家主,那宝玉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此刻的凤二奶奶早已将自己与贾链一家划清了界线,二奶奶她还是要当的,但却是宝二奶奶!

        “我觉得把鸳鸯许给你公公也不是不好,但又总觉得有点不妥,你说怎么办?”贾母乐呵呵的侧首望向凤辣子,知道一向精明的她必能给自己拿主意!

        糟了,来晚了!凤姐芳心暗自一惊,她岂会听不出老太太已有默许之意?!

        “老祖宗,你是不是觉得鸳鸯有点不乐意?!”凤姐浑不在意的轻笑依然,不待老太太回话又接着道:“这有什么?哪个大姑娘配人家时不是这样,一过门就什么怨气都没了!”

        “对,说得对!”其实出身封建礼教之家的贾母内心也是如此想法,否则就不会被贾赦说服了!

        一旁的老不羞更是听得眉开眼笑,只差没有将心中的得意化作狂笑冲口而出。

        “这好办!”凤姐替老太太那可是想得无比周全,不假思索的出谋划策道:“老祖宗,你只要派人回金陵向鸳鸯父母提亲不就成了,她可是我们贾家家生的女儿,她父母又怎敢不同意主子的提亲?!到时老祖宗你自然也不好意思不同意,那即使鸳鸯有点小气也不会撒到你老人家头上来了!”

        “好、好,还是凤丫头精明,我真是老了!”老太太完全抹去了心中烦闷,回首对贾赦道:“就按这主意办吧,不过你可给我记好了,如果敢对鸳鸯不好,可别怪我这做母亲的不讲情份!”

        “孩儿叩谢母亲成全!”不疑有它的贾赦仔细一想,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虽然这京城与旧都之间一来一回需要旬日光阴,但还是能赶在贾珍回府之前将一切办妥,想到这儿的老家伙哪有不答应之理?!

        “你先下去吧!”年老力衰的贾母一番思索下不免神思倦怠,挥退贾赦后侧首对凤姐道:“唉,这人啦年龄大了,办啥事儿也都力不从心,你去帮我劝劝鸳鸯这死心眼的丫头吧,她这年龄也不小了,配给赦儿也算得上地位尊贵,有我老人家一天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的!”

        “我这就去办!”凤姐轻轻的扶着老太太侧卧枕榻之上,玉容不变嬉笑娇嗔道:“我就知道老太太对鸳鸯最好,连我这孙媳妇儿看着都眼红了,嘻、嘻……”

        “好了,你就不要在这儿贫嘴了,好好的说说鸳鸯才是!”贾母缓缓的合上了老眼,一心为鸳鸯好的老人家却不知道自己这次犯下了大错!人老糊涂在所难免,再加上封建尊卑之别这一切是不可避免,这也许真的就是鸳鸯的命!

        唉!行出上房的凤姐长长的叹了一口大气,自己好不容易将这事拖延了半月时光,按照估计那时宝玉也应该回来了,虽未能完全帮到鸳鸯,但总算解了燃眉之急,应该可以向小情郎报上一大功!

        嘻、嘻……幸福的笑容悄然浮上了凤姐美眸,意念连转之间娇躯轻盈的向院子里走去,鸳鸯与平儿、袭人还在那儿等着自己回话呢!

        弦月悄然挂上了中天,初春已至幽冷的月华似水柔情,在神秘夜色辉映之下凭添了几许柔媚气息!

        无边春色弥漫了天下男人的梦想之地——后宫!旖旎的美景终于在千呼万唤之中拉开了序幕!

        对家中一切茫然不知的宝二爷此刻却是辗转难眠,待遇大变的家伙虽然睡在了高床软枕之上,更是独自一人霸占了一个豪华的厢房,可是心中思绪却是翻腾不休、隐含恐惧,因为这是在公主府中,众人临睡分别前小公主那“恶狠狠”的眼神更是让他心惊肉跳,这会是一个安静平和的夜晚吗?!

        对未知阴谋的等待宝二爷再难也忍受心中火热的情怀,正当他要翻身而起主动出击之时,苦盼已久的猎人终于从窗外飘然而进,欢天喜地的猎物立刻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之中!

        “嘻、嘻……臭小子,这次看你往哪儿逃?”得意洋洋的天意谨慎的回身关上了窗户,白日在净事房大排用场的可怕银刀在少女手中飞速翻转,从其熟练的程度可以看出这小丫头完全是将刀子代替女红成为了必修课程。

        身处“险境”的猎物禁不住寒毛直竖,想不到这小丫头竟然还是忘不了“小宝子”,唉!以后定要好好报这惊吓之仇!

        “呼!”野蛮的少女丝毫没有夜行人的自觉,不仅不掩藏身形,其动静更是响之又响,一把用力掀开了床上被褥,“杀气腾腾”的盯视着只着中衣的大仇人;更加奇怪的是如此折腾下,我们一向厉害的宝二爷却是聋子一个,依然无知无觉的四肢大张躺在床榻之上。

        性急的少女“噌”的一下跳上了床,让天下所有男人目瞪口呆下玉手迅速飞舞,将宝玉裤子扒了个精光,末了还大不耐烦的责骂道:“臭小子,睡觉还穿这么多,真是浪费时间!”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六章 皇宫春色(6)"><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