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八章 皇宫春色(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十八章  皇宫春色(8)

        “公主呢?怎么不见她人?”宝玉心中发虚,刹那间将事情回放了一遍,却仍然找不出一丝破绽,自己与小丫头的“艳事”怎会这么快就传入了两位姐姐耳中?!

        “天意公主还在睡觉,”迎春此时已是疾言厉色,半真半假的娇嗔道:“还不老实交代,你昨夜对公主做了什么?”

        “我……我对……公主……”精明无比的家伙故意结结巴巴的欲语还休,一双法眼却趁机仔细凝视着两位姐姐细微的神色变化。

        元春依然是那威仪高贵的雍容模样,丰盈娇躯静立不动没有丝毫变化,只有眼底的期待之色悄然代替了愤怒;而迎春的“功夫”显然差多了,妩媚少女不仅玉手紧握,眼底的喜悦与偷笑更是无所遁形。

        嘿、嘿……原来两位姐姐只是有所察觉但不能肯定,所以用言语讹诈自己!二女变化落入了宝玉眼中,厉害的家伙自然不会上当,话语微顿故作鼓足勇气之状恢复了正常,“我对公主——没做什么!两位姐姐可别冤枉了你们的好弟弟!”

        “不可能!”不知为何二春姐妹此次就是不相信他完美的谎言,大是不满的追问道:“你们没做什么,天意会这样?”

        “什么这样、那样的?姐姐们都快把我说糊涂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如此道理宝二爷还是明白的,抵死不认的家伙是打定了主意,总之也是没凭没据,自己“崇高”的形象怎能毁在小丫头手中呢?!

        见二女仍然一脸不屑,不知问题出在哪儿的家伙脑海灵光一闪,语带悲愤的对最好对付的迎春激将道:“二姐姐,怎么你也不相信我了?你说,这到底为何?你总不能冤枉我吧!”

        “哼!装模作样!”真是大出意料,宝玉竟然连最好骗的迎春也难以搞定,又怎能让元春信服呢?接过话头的迎春受激之下玉手轻轻上一抬,恨声娇嗔道:“这么大的证据在那儿,你还敢抵赖?!我真是看错你了!大色狼!”

        “啊!”宝玉顺着佳人手指抬头一看,终于看清了墙上字幅,不由目瞪口呆木然而立,不敢置信竟然会是这样!

        天啦!这世上竟还有将自己闺房之事公之于众的少女,不仅如此,还非要写成字幅以示众人,这……这……除了小公主外还有谁能够干出如此惊天动地之举?!

        “大明天朝天意公主凤旨:臭小子贾宝玉自昨日午夜起正式成为本公主的人,从今往后需遵守三从四德、尽心服侍,而且不许与任何女人眉来眼去,否则立刻阉成太监小宝子!”宝玉一字一字的将难认的古文随口默念;刹那间只觉眼前阵阵发黑,心中更是欲哭无泪,这小丫头不会把这史上最好笑的凤旨颁布天下吧!唔……还三从四德,以后还让不让本少爷活,又怎么出门见人呀?!

        “弟弟,没话说了吧!还不从实招来,你昨夜是不是对天意……”元春话语虽未说完,但其中含义就连身为少女的迎春也完全明白,妩媚少女被姐姐直接  的话语弄个了玉面通红,却又舍不得捂上双耳,两姐妹此刻都是大为急切的等待答案,半是关怀忧虑半是好奇本性。

        “死兔子、臭丫头……不仅强奸了俺,还敢故意陷害!”宝二爷心中费尽思量将所有骂人的话语都落到了小公主头上,紧咬的牙根更是恨得发痒,暗自决定今晚绝不能轻饶于她!

        “宝玉,你跟姐姐说吧,我们不会怪你的!”在元春心中,自己的亲弟弟那可是善良的羔羊,而小公主也是单纯可爱、不解世事,心有定见的佳人下意识认为俩人不会做出真正出轨之事,主观的希望二人昨夜只是像白日那般胡闹了一番,所以才会与迎春一起合计吓一吓他,也好满足一下女子天生的好奇打发无聊的时光。

        “呵、呵……”善良的羔羊以手挠头傻笑不已,意图借着这片刻的拖延想出成功的借口。

        “唉!既然两位姐姐要听,那我就如实说说吧,不过姐姐们可不许笑我!”远扬的神思回归识海,并为宝二爷带回了一个勉强的借口。

        “是这样,昨夜小公主又想来吓唬于我,你们知道她一向都是这样的,”宝玉话语微顿,见迎春与元春不约而同点头认可,方自在二女兴致勃勃的美眸凝视下继续道:“我见夜色已深,又想起大姐姐叫我让着她,所以小弟就灵机一动给她讲了一个男人‘三从四得’的笑话!”

        “嘻、嘻……三从四得?!赶快说来听听?”元春积压了十余年的青春朝气面对妹妹与弟弟完全爆发而出,让她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年少之时,活泼开朗之状让一干宫女太监几乎不敢相信这会是他们那往日雍容典雅的主子。

        “这笑话说的是:住在河西的男人娶了一个河东的女子为妻,不想女子生性彪捍又会狮子吼神功,把丈夫治得服服帖帖;不仅如此,这河东的女人还费尽心思给河西男人想出了个‘三从四得’以作妻纲,这‘三从’就是:老婆出门要跟从,对老婆正确的命令要服从,对老婆不正确的指示要盲从;四德指的是:老婆装扮要等得,为老婆化钱要舍得,被老婆打骂要忍得,逗老婆开心要说得!”

        “哇!世上真有这么完美的相公吗?”宝玉话音未完,刚刚走进的天长、地久就忍不住惊声叹息,眼中闪烁的小星星更是无比灿烂,好象“三从四得”的绝世好相公已经出现眼前一般!

        “嘻、嘻……”元春与迎春虽没有如此夸张,但那银铃般的笑声却也是悠扬清脆、婉转回荡。

        “宝玉,这又与小公主这样做有什么关系?”迎春手指那令宝二爷颜面扫地的小男人条约戏语追问,强忍笑意的玉容微微发红,其调侃之意暴露无疑。

        “唉!”苦大仇深的宝玉长长一声叹息,飞速运转的脑海就在这一息之间将谎言编造完整,“当时小公主的眼神就像天长、地久现在这样,野蛮的她更是兴致大发,非要逼着我做她‘三从四得’的试验品,所以就有了这玩意儿!”

        众女均是灵秀之人,略一寻思就明白了“试验品”这新名词的意思,再一想及小公主平日无法无天的作为,她们不能不对宝玉的瞎话相信了八、九分。

        “两位姐姐,这下你们相信我了吧!”宝玉见迎春与元春眉眼带笑脸露释然之色,不由委屈万分的哀求道:“你们可千万要为弟弟做主,赶紧让臭丫……小公主把这玩意儿给撕了!”

        “谁知你说的是真是假?满嘴胡说八道!”绝色皇妃出乎意料的仍然不给宝玉好脸色,冷声斥责后转首对迎春道:“二妹妹,走,姐姐带你到四处逛逛,不要理这坏小子!”

        俩姐妹寒着脸相携而去,天长、地久微微一愣,随即也站到了女子阵营,疾步紧随二女之后追了上去,只留下欲哭无泪的宝二爷望着墙上字幅呆呆出神。

        “咯、咯……”银铃般的大笑声无所顾及,在虚空久久回荡不休,走到远处的二春姐妹再也难以忍受心中汹涌的强大笑意,俩姐妹笑着搂抱成了一团。

        “嘻、嘻……三从四得!也真亏宝玉想得出来!”元春下意识的目光回首望了望宝玉方向,红润朱唇久久不能闭合,良久依然兴犹未尽的回首向天长、地久问道:“小公主还在睡觉吗?”

        “嗯!公主一回卧房倒头就睡,我们唤她起床还平白挨了顿大骂!”天长委屈的玉脸埋怨不已,怨怼的小嘴翘起了好看的弧线。

        “哼!都是贾公子弄得,昨夜他们都闹腾到快天明公主才回房!”地久也是怨气多多,不过二女都将所受委屈全部算到了宝玉头上,她们“可爱”的主子当然没有半点罪过!

        妩媚迎春与两侍女都是闺中少女,除了大感好笑外倒没有想得太多,唯有百变元春闻言芳心不由自主猛然一紧,不可克制的想到了羞涩之事,灵慧的心房瞬间高高悬起,佳人尽量以平静自然的语调柔声问道:“天意胡闹了这么久,那她身体如何?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天长、地久不明元妃问话真正含义,老老实实凝神思索后玉首轻摇回应道:“公主除了有点疲倦外没什么不妥,肯定是昨夜玩得大疯了,就是不知她与贾公子玩了些什么新鲜玩意儿,绝对不象贾公子所说那么简单!”

        如若宝玉听到几女话语,定会大为得意的嘿嘿偷笑,幸亏自己有先见之明,仙法神通要治疗“小天意”的小小伤逝那自是轻而易举,也幸亏与众不同的小公主没有一般女子那种初夜情结,没有反对自己的治疗。

        “等天意醒了我们问问她不就明白了!”元春芳心塌实落地,脑海却不由自主浮现昨日净事房那羞人一幕,硕大异常、与众不同的“小宝玉”一掠而现,不仅如此,竟然还在绝代美妇心房昂然挺立、微微颤抖!怎不让丰盈美妇娇躯发热、玉容滚烫?!

        “大姐姐,你怎么啦?脸这么红!”迎春走前几步不见元春跟上,关怀诧异之语不经思索脱口而出,话语刚一出口,妩媚少女灵慧的芳心玄异的一跳,如长天眼般看到了大姐姐脑海此刻所闪动的那羞人画面,同样将此一幕深刻脑海的迎春比之大姐姐更是不济,再想到自己与宝兄弟之间那层微妙的情愫,佳人未得平静的心海刹那间狂风怒吼、巨浪咆哮!

        “死兔子!臭丫头!我与你誓不两立!”好不容易应付过去的宝二爷恶狠狠的对着“小男人条约”发泄着怒火,末了神色一变,可怜兮兮的想道自己怎样才能教训她呢?好象自己最为拿手的“棍棒”教育对这小丫头起不了半点威吓,她反而还甘之如饴,都不知道究竟是谁搞定了谁?唉!

        自得其乐的遐想连篇悠然飞扬,良久也未等到众女回来的宝玉渐渐变得意兴索然,不好玩,好无聊!对了,自己既然来到皇宫,何不借此机会四处逛逛?!否则来了一趟还不知道这皇宫究竟有多大,岂不可惜?!

        意念一转宝玉已然拿定了主意;这可是大好机会,如若元春在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如此胆大妄为;皇宫可是男子禁地,就是寻常太监、宫女乱走半步也必然是自找死路,何况是他这“假”太监?!不过这些对于无畏无惧的宝二爷来说,全***不过是废话,兴之所至、率性而为——这才是真正男人追求的美好生活!

        “呵、呵……后宫——我来了!”宝玉身形一振,迈开大步从侧门走出了天意宫,他还是首次对这身太监服大为满意,聪明的家伙虽然胆大,但绝不鲁莽,为了在宫中通行无阻,他出门之际偷偷将公主令牌揣入了怀中,还在熟睡的小公主脸上大为报复的轻轻捏了两下。

        他***!这皇宫怎么建得像迷宫一样?爷爷我怎么转来转去都找不到回去的路?!好奇的兴致逐渐在头昏眼花中消失,在高墙之间穿行的宝玉不由恨恨的踢了一脚,望在身周犹如蛛网般遍布的路径与处处相似的高楼亭台,他除了依靠法力帮助外是再难回到天意宫了!

        这也难怪,别说是第一次乱逛的宝二爷,就是大部分在宫中当了几十年差的太监终其一生都不能走完这像城市般的皇宫大内,因为当值之外的地方那可是不敢越雷池一步,否则轻则杖打、重则丧命!

        “呔!哪儿来的小太监?竟然敢在这儿放肆!”正当宝玉烦躁无聊之时,两个中年太监乐呵呵的自动送上门来让他消遣。

        对这欺生的恶声宝玉不到一个时辰之内已听了好几次,可能太监都有点变态吧,反正他这新面孔走到哪儿都会被人这样训斥!而我们可爱的“小宝子”公公也从最初的新奇好玩到随口回应,接着已是大不耐烦。

        “小崽子,见到咱家还不行礼?!”俩太监估计平日也是被终日训斥的主儿,如今见到面生的小太监,当然要借此机会出出气了;老人打新人,新人变老人,然后再打更新的人——这就是千古不变、永不衰竭的循回之理!

        “啪!”此刻的宝玉已失去了应付的心思,直接省去了前面的步骤,顺手就给了二人一记耳光,“狗奴才,竟敢在我宝公公面前放肆,找死不成?!”

        被打惯了的俩家伙非但没有勃然大怒,反而还习惯成自然的心惊神乱,在小太监气势凌厉的怒容下暗自叫苦,惨了!肯定是惹到大人物了!

        “宝公公息怒,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该打!啪、啪……”俩太监那是油滑成精的角色,见势不对立刻弯腰驼背的连连自掌嘴巴,“还请宝公公息怒!”

        “算了,滚下去吧!咱家还有要事今儿就放你们一马!”位高权重的宝公公随手一挥,两只哈巴狗急忙狼狈无比逃之夭夭。

        “我说宫中什么时候多了个叫‘宝公公’的管事太监?”两个倒霉蛋之一边逃边忍不住心中疑惑向同伴询问。

        “不好!”另一个脸带五指红印的太监显然更聪明一点,经同伴如此一提,他立刻想到了大为不妥之处,“上当了,那小崽子穿得是一般的小太监服,不是管事的首领太监!”

        “追!”两个气势汹汹的倒霉蛋相视一眼随即发疯般返身追去,但原地哪还有那什么“宝公公”的影子,他们这两耳光是白挨了!

        气势雄浑、宽广巍峨的建筑群之间,就此多了一个没事儿瞎逛的假太监,半晌之后小宝子仰望鳞次栉比的飞檐翘角,终于忍不住仰天长叹,住在这儿的人命也太苦了!这出一次门得走多久啊?记性不好的可怕就得在家中迷路了!唉!真是可怜!

        “站——住!”无聊的感叹还未发完,尖细低沉拉长声调的嗓音就再次拉断了小宝子臆想,“就是说你呢,给咱家站住!”

        不会吧?!又来了!小宝子正要再次故伎重施蒙混过关,他身边不远处一个货真价实的小太监及时开口拯救了他,“奴才给李公公请安!”

        小宝子念及自己此时身份,不敢暴露又不愿施展法力逃跑的他只得无可奈何有样学样,心中大叹倒霉,怎么会碰上这宫中的一号太监李总管呢?!这家伙可在朝中上下都是有名的主儿。

        “抬起头来让咱家仔细瞧瞧儿!”面白无须的老太监眯着一双老眼上下打量着二人,那真的小太监倒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小宝子面对如此“暧昧”的目光不由心中发寒,联想到太监的种种恶心传说,他不由更是浑身直冒疙瘩。

        “嗯!不错,这俩小家伙都还不错!”更让小宝子害怕的话语喜意流转,李总管笑眯眯的随口问道:“你俩叫什么名字呀?公公我要给你们天大的好处!”

        呕!虚幻宝玉一阵狂吐,白眼一番就成功逃避了现实,可怜的小宝子只能在那儿强忍暴走的冲动,恭声回道:“回总管,小人叫小宝子!”

        另一个叫小汕子的小太监闻言是大喜若狂,叩头不断道:“奴才谢公公赏赐,只要是给公公办事儿,上刀山、下油锅奴才也在所不惧!”

        “嘎、嘎……好、好!”老太监尖利的笑声刺得小宝子两耳发疼,在小汕子的无尽期待之中,老太监大为高兴的封赏道:“从现在起你就是管事大太监,小宝子就做你的随从太监吧!”

        “谢总管大恩,孩儿誓死效忠!”小汕子被从天而降的富贵砸了个头昏眼花、欢喜无限,而明了世事的小宝子面上虽也是大为激动,但心中却是暗自嘀咕,这世上会有白吃的午餐吗?!

        果不其然,小汕子的叩头声还未散去,老太监又悠然揭开了真相,“你俩就专门负责国师府的大小杂事吧!”

        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小汕子眼底的火花瞬间消散,在小宝子一头雾水之中他毫无预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公公饶命、公公饶命……小的为你做牛做马,只求公公不要派奴才去那儿!”

        “大胆!咱家的命令你也敢违抗,找死不成?!”适才一脸和气的老太监消失不见,厉声呵斥一脚踢开了抱住他双腿的小汕子。

        “我不做管事太监了……对……我不做了!公公,你饶了我吧!神思紊乱的小汕子又扑了上去,大吵大嚷道:“我不想死呀,求求公公,到那的人都死得好惨呀!”

        “妖言惑众!咱家这就要你的小命!来人啦……”老太监眼中阴森森的杀气直冒,想不到这国师府死人之事还是在宫中散布开了。

        “公公,杀不得!”李总管的随从急忙上前阻止道:“这已是这月第二十个小太监了,再加上年前的,咱们再把他杀了恐怕就凑不够人数了!”

        “啊!饶命啦!”从几个大太监手中松开的小汕子将这话听了个清清楚楚,随即像发了疯一般向前冲去,猝不及防的众太监一个失神让他冲出了人群,不由面色大惊抬步就追。

        “砰!”巨响声震撼了在场众人,连宝玉在出乎意料下也抢救不及,被吓得神智浑乱的小汕子竟然好似狂奔野牛般一头撞在了石壁上,血花四溅中一命呜呼!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八章 皇宫春色(8)"><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