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九章 皇宫春色(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十九章  皇宫春色(9)

        “秽气!”老太监稀疏的眉毛一皱,宽大的衣袖往后一挥,冷血至极恨声道:“饭桶,连个人也看不住!要不是国师要年轻娃儿,咱家就通通将你们送去!还赶紧收拾了,要是被哪位主子看见咱家就拿你们偿命!”

        一干太监虽明知自己不适合国师胃口,依然还是忍不住吓了好大一跳,急忙犹如丧家之犬般抬起小汕子尸体跑得又快又疾。

        “嗯!这小子还不错!怎么你不怕吗?”凝神静气的老太监终于发现了小宝子可是从头至尾都一动不动,这份镇定不由让心肠狠毒的老太监心生怀疑,“抬起头来,再让咱家瞧瞧儿!”

        “是……是……”脸青白黑的小宝子费尽力气将紧绷的脖子往上移动,惊恐至极结结巴巴的回道:“回……公公……的话,小人动……动不了啦!”

        “嘎、嘎……”李总管的几个贴身随从顿时哄然大笑,原来这小子是被吓瘫了!

        “别怕,小汕子是疯了才会瞎说的!”李公公在小太监青白的脸色映照下消去了疑窦,又像个弥勒佛般笑呵呵的问道:“你愿不愿意去,现在我让你当大太监!”

        “愿……愿意!”面对李公公阴沉沉的威胁,一个小太监除了发疯外就只有被迫同意了,毕竟能晚死几日也是福气。

        “给,这是仙师亲手炼制的仙丹,立刻吃下去!”见小太监浑身发抖吃下了毒药,老太监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十日后必须到国师府服侍,不然仙丹就会让你立刻肠穿肚烂!不过只要你听话,公公我会给你真正的仙丹保命的!”

        “小……小人……知道!”哭丧着脸的小太监在老太监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浑身颤抖有如筛糠般没有半刻停顿。

        “咦!原来你这小家伙这么高大,还长得挺俊的!”老太监忍不住惊声叹息,随即回首问随从道:“先给小宝子安排个清闲职位,十日后你们送他去仙师处,现在哪儿有空缺呀?”

        “回公公,最轻闲的只有打理凤池的活儿了,这两日就让小宝子顶上吧!”

        “嗯!就这样,还有贵客在等着咱家呢,这事就由你们去办吧!”话音未落,老太监就加快步伐走出了众人视线。

        凤池宫——后宫妃嫔沐浴休闲之处!

        我们可怜的小宝子就此被人押送着来到此处,更在监视下难以逃脱,只等十日后送入虎口。

        这就是凤池呀!小宝子呆望着眼前水雾飘渺、烟波翻动的温泉池,淡淡的硫磺味与水面飘荡的各色花瓣并没有给他带来丝毫遐想,只是暗自咬牙恨声咒骂,“他***,这也算闲的工作吗?!”

        偌大的地方竟然只有自己一人干活,难不成这里的太监都死光了吗?大不解恨的小宝子在温泉池边无奈长叹,却不知道他在无意之中一语中的,这凤池原来的小太监确实全都死在了国师府,而他小宝子十日之后也同样难逃悲惨命运。

        忍忍吧,不过短短十日而已!宝玉意念一转,为了一探真相抹去了烦躁的心绪,当他从老太监口中听到“国师府”三字之时,脑海立刻浮现旋风妖僧的该死模样,想不到这死妖怪还敢躲在皇宫作恶,自己既然碰到岂有再次放过之理?!

        真实的笑容浮上宝玉嘴角,天生懒散的家伙正义之心刚刚盘旋片刻,就被对美人儿的思念冲淡,火热的心灵意念流淌,嘿、嘿……替天行道、为民除害虽然重要,但老天与人民都不发薪水完全是白干,还是先安抚好两位姐姐与臭丫头再说,否则自己突然失踪,不知元春与迎春会急成怎样?而那无法无天的臭丫头恐怕会手执银刀把天地翻转,到时岂不天下大乱?!

        念及此处的小宝子贼溜溜的黑眼珠四处一转,见押自己前来的几个死太监已经不知到哪儿偷懒去了,天赐良机自然要立刻抓住,鬼鬼祟祟的少年轻手轻脚向凤池宫大门摸去。

        “宝公公留步!”小宝子还未走过中门,突然从暗处凭空冒出几个更加鬼祟的宫女身影,看其轻盈的身法竟然不似常人,眼神之中也是目光凌厉,气息似有若无,完全就是一群武学高手。

        “宝公公请回,总管大人有令,这两日请宝公公在此处好好歇息,饮食起居奴婢等人都会伺候好的!”面色漠然的一干宫女犹如泥塑木雕,那阴暗气息让宝玉不由心神微惊,已是今非昔比的他立刻想到了妙玉宝贝儿的剑下亡魂——魔化妖人周扒皮,看几女如今模样,不是妖僧所为还有何人?!

        他***!真没人性!宝二爷从未有过的恨上了旋风妖僧,这死妖怪把周扒皮之类恶徒变成妖人也还罢了,怎么能够对这些如花似玉的青春少女下手呢?!真是该死、该死一万次!

        咦!不对,这旋风妖僧当然没有人性,应该是真他***没有“妖”性!无聊家伙在心中咒骂了妖僧上万次,在一干可怜的女妖人冰冷的目光送行下,更加可怜的小宝子只得悻悻的返回了凤池宫。

        怎么办?懒洋洋的小宝子不顾身份躺在了只有妃嫔才能休息的枕榻之上,而暗处监视的妖人对于一个将死之人也不会过于苛求,听之任之在偌大的宫殿之中走来走去发泄对死亡的恐惧。

        宝玉心中当然不会有半点恐惧,老太监那粒毒药也许能够连神仙也毒死,但对于五色神石化身的他来说就像吃了糖豆般美滋美味。

        戏也做够了,不能公然逃逸的宝玉就此回到卧房闷头大睡,心中暗自决定,天色一黑无论如何都要回一趟天意宫,以他如今神通借助睡觉掩护绝对能够瞒过一干妖人!

        他在这儿想得倒是仔细,但天意宫中的天翻地覆却提前到来,三女对他的关心超过了宝玉自己的估计,晌午未过,元春姐妹与小公主就发觉了不妥之处。

        “来人啦!给我搜,找遍整个皇宫也要将小宝子搜出来,做了本公主的人竟然还敢逃跑,看本公主不好好的教训他!”未经思索的的怒火冲上了天意头顶,但本能的恐惧却让美少女眼底一片惊慌,不可克制的热泪红润了月牙双眸。

        “慢着!”元春面对弟弟奇异的失踪也是心神不安,但雍容佳人自不能也像俩少女般神思大乱,凝神细思后作出了正确的决断,“天意不要急噪,宝玉虽然贪玩,但还是深知分寸,此中必有蹊跷!”

        “大姐姐,宝兄弟会有危险吗?你赶快想法儿把他找回来吧!”迎春禀性温婉绝对也是灵秀少女,但佳人的灵秀却甚是奇怪,只能在无助之时方能发出灿烂光彩!这就叫天生的依赖之心,惟有在困难无助之时才会勃然爆发自救救人!

        “不要怕,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元春脸带自信微笑安抚了迎春与天意焦虑的芳心,绝代佳人话锋一转,威仪冷静的沉声道:“我贾家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元妃姐姐,那到底怎么办?”天意见元春阻止自己大肆搜人之举,想不明白的娇蛮少女再也忍不住心中急切,“我们还是出动全部人马找吧!”

        “找还是要找的,不过……”元春如水的美眸灵光连连闪烁,坚定的话语虽急不乱、条理分明,“不过不能大张旗鼓,如若惊动有心之人那就糟了!”

        佳人面带一缕深深的担忧,紧接着仔细向不谙世事的俩女解释道:“宝玉是被天意‘胡闹’弄进宫的,如果只待在凝霜宫或者天意宫还好解说,但如果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被人发现那可是欺君大罪,到时我们谁也救不了他了!”

        “啊!那可怎生是好?!”迎春恍然大悟下却是花容失色,在皇朝的愚民政策下成长的迎春只觉心房发疼,眼前一黑瞬间软倒在地!

        “二妹妹!”手疾眼快的元春一把揽住了迎春娇躯,天意与俩侍女也手忙脚乱的上前相助,眼看混乱初生,天生大家气度的绝色皇妃倩影一振,凝声吩咐天长、地久将迎春扶进了卧房,随即镇定从若的指挥下人展开了暗中的调查,片刻之间各有目标的众人一一离去,再无半点慌乱气息。

        “天意,你不能去,回来!”元春见天意也随着众人往外涌动,不由少有严肃的将她唤了回来,“你堂堂公主如果四处寻找一个小太监,到时不想让人起疑也难了,太监名册上可没有一个叫‘小宝子’的小太监!”

        “嗯!好吧!”无可奈何的天意只得如坐针毡的坐回了元春身旁,少女虽然刁蛮,但也不是不识大体之人。

        公主与元妃在宫中都不是寻常的主儿,一个是天之骄女金枝玉叶,就连皇上也要让着三分,宫中巴结之人自然极多;元春的地位虽没有天意厉害,但佳人背后的靠山却是显赫至极的四大家族,聪慧的皇妃要在宫中招揽一些亲信那也容易得很。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小公主四处暗中悬赏搜罗逃奴小宝子之下,那两个曾经平白挨了两耳光的倒霉蛋顿时喜出望外,暗自念叨这两耳光挨得好、挨得妙!不仅可以报仇还可以得到公主赏赐,真是天大的好事!

        “回公主殿下,奴才一见那小子就不是个好东西!”俩太监恭恭敬敬的趴伏于地,对于仇人是大肆批判,“所以奴才发觉不对就上前……”

        “好了,本宫知道了!赶快说正题,小宝子如今在哪儿?”天意大不耐烦的打断了二人谄媚言语,在一旁的元春以目示意下“啪”的一声将两袋金银丢在了他们面前,“这是赏赐你们的,快说!”

        “是,奴才……”俩太监一人一袋将金银揣入了怀中,立刻简明扼要的将小宝子骗他们一事讲了出来。

        话语微顿,两个倒霉蛋下意识的摸着自己脸上仍未消散的红印幸灾乐祸道:“这可恶的小子也是恶有恶报,奴才二人发觉上当急忙追去,却看见李总管……”

        “啊!”元春与小公主几乎同时一声惊叫,她们也耳闻过国师府死人之事,想不到这次竟然会落到了宝玉头上,这真是旧忧未解、新愁又生!

        “继续说呀,望着本宫干什么?想找死呀!”见俩太监对自己的惊呼大为诧异,小公主脸色一寒凤目狠狠一瞪,回复了素日惯有的野蛮本色。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对小公主的厉害那是深刻太监、宫女们心中,俩太监刹那间吓得个脸无人色,心神慌乱下竹筒倒豆般又快又急的回道:“奴才一时好奇打听了一下,原来李总管暂时将那小子送到凤池去了,十日后就送到国师府去当值。”

        “元姐姐,我这就到凤池接臭小子回来,看何人敢挡本公主的凤驾!”挥退俩太监后,小公主迫不及待立身而起,风风火火的就欲向凤池杀去。

        “天意回来!”元春无可奈何的喊住了小公主,虽知道了宝玉行踪但眼中忧色却更为浓厚,“此事牵扯到李总管,麻烦了!一不小心宝玉的身份就要露馅,让我仔细想想再决定怎么办?你可千万不要鲁莽,否则会轻易送掉宝玉性命的!”

        凤池!灵光在秋水美眸之中一闪而过,睿智佳人片刻之后拿定了主意,“来人啦!午后本宫摆驾凤池沐浴!”

        太监总管府内,一间阴暗的密室之中,老太监与赵全举杯相碰,“千户大人放心,咱家一定将此事办妥,还请大人日后在仙师面前为咱家多多美言,也赏赐咱家几粒仙丹尝一尝!”

        “没问题!”赵全开心的将“知乐散”递给了老太监,“一切拜托公公了!你放心,咱俩的交情那也不一日两日,还用分彼此吗?”

        “嘎、嘎……对,千户大人说得对!来,干杯!”老太监尖利的笑声阴森刺耳,不过听在逐渐魔化的赵全耳中那却是大为享受。

        还是在那嫩芽初发的枫树之下,依然不变的冰凉石凳上,鸳鸯充满希望的双眸久久不变,等待着喜悦的消息从天而降。

        “别急,宝玉说过他只会在宫中呆上三两日,肯定能赶得及回来的!”袭人与平儿这几日是不离鸳鸯左右,即是想给予她勇气与鼓励,同时也是害怕倔强少女一时想不开做出傻事来。

        鸳鸯轻柔的微微点头并未言语,静谧的园子里春风吹拂,带着三个充满希望的美丽心灵飞上了半空,飞向了被困皇宫的思念人儿。

        “啊——”宝玉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打着哈欠走出了房门,睡得浑身发软的家伙也想四处走走了。

        “宝公公请留步!”小宝子脚步刚动,幽灵般的魔化宫女就从暗处无声无息的冒了出来。

        “怎么?连门也不准我出了吗?”宝二爷正值郁闷之时,要是只能呆在房间之中连凤池宫其它地方也不能走动,那与坐牢何异?!他宝二爷可不是真正受气的主儿,星星点点的怒火开始汇聚,无形的杀气让身处的空间变得凝滞难行!

        这魔化宫女显然与周扒皮的情形有所不同,还保留了正常的思绪与感觉,这肯定不是因为妖僧慈悲,而是宫中人多眼杂,自不敢过于明目张胆引起供奉堂注意,只得选择了这威力较低、过程缓慢的魔化改造。

        在如山气势逼迫之下,宫女不由自主微微一退,面带惊容颤声解释道:“元贵妃正在凤池沐浴,贵妃娘娘一向不喜太监接近,请宝公公回房!”

        重如山岳的气势昙花一现一闪而逝,得到释放的空间刹那间流转自如,迅疾的变化令宫女以为适才只是自己感觉失常,而面不改色的宝公公却依然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让她们更是大为怀疑适才一切是否真实。

        大姐姐来了!太好了!宝玉平静的面容下喜意狂生,暗自思忖无论如何定要见到绝色姐姐,元春此来也必是因为听到自己的消息,有所顾忌下采取了这迂回之法,不然天下怎会有如此巧合之事?!

        “宝公公,宝公公……你在这儿就好了!”未待宝玉想法甩脱老太监手下监视,一个正常的宫女已然飞奔而至,急促的话语为宝玉带来了“柳暗花明”的美好预感。

        “这位姐姐,请问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小宝子尖着嗓子别扭的柔声细问。

        “元妃娘娘身子有点酸软,要人按摩解乏,可我们这些婢女的力气都太小不合娘娘心意,娘娘破例要找一位小太监服侍,我找遍了凤池宫也只找到宝公公一人,”面带焦虑的宫女又急又快的说完来意,不待小宝子回应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返身就跑,“快,元妃娘娘已等了很久了,要是再晚一点我可要挨骂了!”

        “好,好……我去就是,你别跑这么快吗!”小宝子当这假太监还当起了瘾,连跑起路来也是小脚小步放不开。

        事已至此,老太监安排的宫女眼线也只能放二人通行,太监总管权力再大,也还没到敢公然与主子翻脸对抗的地步,况且还是一向与宫中小霸王天意公主关系亲密的元妃娘娘,她们就更不敢造次了!

        阻拦虽然不敢,但一干魔化宫女依然还是紧随而至,丝毫不让小宝子逃出她们的视线之内。

        “奴才给娘娘请安!”恭身行礼的宝玉对于给姐姐屈身那是欢天喜地,不过表面之上却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怕生模样,让周围众宫女无一怀疑。

        “嗯!你叫什么名字?”伏身矮榻的元妃不亏宝玉同胞姐姐,慵懒神色分毫未变;微湿的秀发与红润的肌肤显然是刚刚从温泉池中走出,而丰盈有致的无双玉体全身上下仅只盖了一床薄薄的丝被,显然正等着人来给身体酸软的她按摩解乏。

        “回贵妃娘娘,奴才叫小宝子!”虚幻宝玉已然笑得乐开了花,但在四周无数阴暗目光监视下,宝玉面容的神色却是诚惶诚恐,面对高贵的娘娘一副无所适从的模样。

        “小宝子?!这名字不错!”发自真心的笑意让俯身而卧的元春唇角自然的微微一翘,佳人芳心更是默念了好几遍“小宝子”,想不到自己的弟弟竟然真的变成“小宝子”了,这事要是传入天意耳中,不知这丫头又会笑成何等模样?!

        “谢娘娘夸奖,不知娘娘召唤奴才有何事情?”宝玉见大姐姐竟然取笑自己,无法反抗的家伙只得乖乖的接受调侃,最多也只能在心中发泄不满。

        “小宝子,走上前来,”元妃平静的话语威仪不凡、不可抗拒,“本宫手脚酸软,你来给按一按!”

        姐弟二人的假戏终于成功,当小宝子恭身缓步走近帘后软榻之时,数双阴暗目光的戒意消失了许多,任凭这些魔化宫女法眼明亮也看不到丝毫破绽。

        薄薄的帘幕虽能隔断大多数目光,但隐约的人影还是难以逃脱身具妖法的宫女监视,不敢或者说不愿露出破绽的家伙紧绷的“魔手”缓缓向元春伸去,意想不到的艳遇发生了,上天安排的真情开始向世俗礼教发起了强大的进攻!

        时光在这刹那被窒息般的火热气息所凝滞,瞬间变成了永恒,永永远远将此一刻深深植入了姐弟二人心海之中。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九十九章 皇宫春色(9)"><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