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禁忌情欲篇 第一百零一章 皇宫春色(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零一章  皇宫春色(11)

        “奴才明白!”总算是死里逃生了!一干太监退出密室方自发觉背心已被冷汗浸透,想到以往那些惨死的同僚,他们不由大为庆幸自己还能呼吸新鲜空气!

        深邃幽静的夜色在宝公公翘首以待之中悠然降临,未等弦月挂上中天,心念佳人的宝二爷就身化云烟融入了夜色之中,通天法力流转之下高墙重门一穿而过,真正的如入虚无之境;而小宝子房中不但有一个小太监在熟睡,就连呼吸也是平稳悠长,一干在外监视的魔化宫女即使眼也不眨也难以看出丝毫破绽,以她们那点微薄的妖力是绝对看不穿床上法咒所化的幻影的!

        无边神通锁定了凝霜宫那熟悉的宫门,疾如流星腾云而至的宝玉意念微动,脚下云头化作天地元气消散于虚空之中,而他挺拔的身影则毫不犹豫直接穿过宫门,飞过院落,凭空突现于***通明的大厅之中。

        “呀!”清脆的惊叫声让法力通天的宝二爷大失身份,身形一颤差点被众女那高亢的惊呼声吓趴在地,原来世间最为厉害的武器不是锋利的刀剑,而是女人那穿云裂空的叫声!不然天下无敌的宝二爷又怎会脸色发白?!

        “臭小子,竟敢装神弄鬼吓唬本公主!找死!”会以如此方式表达芳心激动的除了小公主外还会有谁?

        宝玉想不到娇蛮公主也会在这儿苦等自己,感动之下对于少女责骂是甘之如饴,故作诚惶诚恐之状回应道:“是奴才不对,还请公主殿下大人大量放过小宝子!”

        “呛!”一声轻响,扑上前来的美少女不是投怀送抱,而是玉腕一翻凭空多出那把从不离身的小巧银刀,寒光闪烁的锋刃直接向宝玉跨下刺来,世间也许只有臭丫头会如此对待自己的情郎了!汗……

        “姐姐救命!”宝玉一个闪身躲到了元春背后,借着这自然的去势就想揽上元春纤腰。

        大受惊吓的元春与迎春看清来人后,心中的惊喜刹那间驱散了强烈的诧异与恐惧,因震撼而木然的神思自然也恢复了平静,聪慧佳人因为坏弟弟白日的“不良”表现早有防备,美眸微微一瞪,一个半真半假的白眼秋波让宝玉又喜又怕,只得老老实实收回了大手。

        “天意别闹了,你不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吗?”元春最为了解小公主,语带诱惑的勾起了她的好奇之心,嬉戏胡闹的银刀回鞘,少女脚步一顿停在了元春身前。

        “宝玉,你怎么突然冒了出来?吓死我们了!”迎春妩媚双眸情意绵绵,虽然仅只一日不见,但对宝兄弟那超常的担忧牵挂却让少女看到了自己的内心,重逢的惊喜倍感失而复得的美妙,虽不能说小别胜新婚,但那疯狂激荡的爱意洪潮却也是汹涌澎湃,势不可挡破堤而出。

        “二姐姐,你放心我没事,你可别忘了我有‘通灵宝玉’,谁都伤不了我!”三女之中迎春最为了解宝玉本领,聪明的家伙要想说服大姐姐自然要从迎春处找突破。

        “弟弟,你刚才是怎样做到的?这不像是天意学的那种武术吧?!”绝代尤物回复了雍容之姿,异彩闪烁的美眸下意识望向紧闭的厅门,腻滑玉脸闪现释然之色,难怪弟弟敢夸下海口,原来他竟然有此非凡本领!

        意念一转,元春眼底疑云翻腾,自己可是从小看着弟弟长大的,他何时学会了这等厉害的本领?!

        “对呀,臭小子,你怎么进来的,你不会是妖怪吧?!”小公主被元春一言提醒顿时大惊小怪的夸张惊叫,不过少女娇躯却兴奋的冲到了宝玉面前,捏手摸脸忙个不休,兴味无穷的目光好象巴不得宝玉真是“妖怪”,好让她也开开眼界一般!

        “臭丫头,男女授受不亲,别乱动!”宝玉的警告对小公主毫无效果,大叹命苦的家伙只得一边与小公主的“色手”纠缠,一边柔声将自己重复了许多次的谎言再说了一遍,自然一切功劳都推到了“通灵宝玉”之上,末了更故作得意的补充道:“我这仙法都是向妙玉仙姑学来的,仙姑说我果然是天生奇才,不仅有‘宝贝’护身,更加是仙缘深厚,学一年当得上别人百年苦修!”

        “哼,吹牛!”大不服气的小公主酸溜溜的打击得意洋洋的臭小子,随即意念一转恨声道:“难怪本公主的银刀转不掉你的丑东西,原来是你施法捣得鬼!”

        小丫头在这儿言语狂野无所顾忌,一旁的迎春与元春却被她这“过份”的话语羞了个脸如火烧、红霞密布!

        片刻之后,在大姐姐小心求证的目光下,迎春强忍羞涩玉首微点,将妙玉在众人面前大展神威救宝玉的一幕回忆而出,最后更语带感慨的叹息道:“难怪四妹妹要一心学仙法,原来这仙法这么厉害!”

        “想不到咱们家会有如此高人相助,真是家门之幸!”元春虽未见过妙玉,但在弟妹的描述之中已然准确的想象到了天仙美女那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风采,佳人即使百变,但独独缺少这份圣洁的飘渺气息!

        “本公主也要学法术,”小公主果然是语出惊人,一把抓住宝玉手腕威胁道:“臭小子,你若敢不教会本公主,小心我阉了你!”恨声威胁的天意心中暗自偷乐,等本公主学会了,照样手起刀落!嘻、嘻……这就叫作教也得阉,不教也得阉!

        唉!可怜的小宝子未来前途一片惨淡呀!

        “弟弟,你虽然学会了神通,但那妖僧也不是寻常之辈,咱们还是  不管闲事得好!”元春芳心的紧张虽然有所放松,但对弟弟安全的关怀却超过了一切,即使有一丝危险她也不愿意宝玉涉及,更何况还是面对妖僧胜负未知,佳人更不愿宝玉只身犯险!

        “大姐姐说得对,宝玉,既然你能回来就不要回去冒险了,反正小公主可以想法疏通。”迎春生怕宝玉不愿答应,情急之下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袂,生怕宝玉像出现时一般突然消失。

        “臭小子,我支持你!”总是与众不同的小公主这次也不例外,不知是无知所以无惧,还是真的胆大包天,天生无敌的金枝玉叶从未尝试过失败滋味——只有对付小宝子是唯一例外,“本公主帮你干掉妖僧,人家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总是把皇兄弄得神经兮兮的!”

        对小公主的支持宝玉是苦笑加白眼,敢情儿这小丫头是因为看不顺眼才帮忙!见两位姐姐朱唇微动似有继续相劝之意,不忍绝色美人儿再为自己担忧的宝玉只得抖开了最后的底牌,“姐姐们放心,你们看我是鲁莽的武夫吗?!”

        “不像!你这么狡猾怎么会是莽夫呢?!”不知元春是无心之言,还是因为白日在凤池被弟弟调戏而怨怼未消,不等小公主不屑的调侃出口,绝代尤物抢先给的色狼定了性,“小坏蛋还差不多!”

        “呵、呵……”面对其余两女大为认同的满脸笑意,可怜的宝二爷除了傻笑搔头外还能干什么?!一脸无辜的家伙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姐姐,其实我以前曾经与妖僧交过手,他虽然厉害,但在我与妙玉联手下还是被打成重伤,要不是跑得快早被我们干掉了!”

        为了更加让三女相信,宝二爷只得忍痛将功劳分了一半给妙玉宝贝儿,有时真话反而更加不会让人相信,即使他舌灿莲花,三女恐怕也不会相信他能一人大败三妖;这真象也确实太过匪夷所思,就连宝玉自己当初醒转后也不敢置信!

        惊喜的神色在三女脸上不可克制,睿智灵秀的元春思绪一动,语带肯定的反问道:“弟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现在那妖僧重伤未愈,正是一举除妖的大好时机?!”

        宝玉俊郎的面容刚刚闪现自信的精光,小公主却适时给他泼了盆冷水,“果然是奸猾的臭小子,趁人……不,趁妖之危,不算英雄好汉!”

        “臭丫头,那你一个人去对付妖怪吧!”宝玉见两位姐姐玉脸终于绽放欢颜,大事搞定的他立刻与小丫头展开了永无休止的舌战,活灵活现的将经典的妖怪模样加诸到了“无辜”的小旋风头上,“不过,我可要告诉你,这妖怪的模样可是……”

        “呀!”未待宝玉“好心”的将妖怪的三尺长舌描绘完整,活泼的少女已然一个飞身扑入了元春怀中,话语颤抖脸色苍白道:“姐……姐,妖怪……怎么与……脏东西长得……一样!”

        “弟弟,别吓天意了,她打小就怕那玩意儿!”元春慈爱的搂着发抖的少女,温情的玉手轻拍肩背柔声安慰。

        哈、哈……虚幻宝玉纵声狂笑,太好了!这臭丫头天不怕、地不怕,原来只怕鬼,那以后自己……嘿、嘿……

        在二春姐妹的安抚下,再加上“改恶向善”的宝二爷闭口不言,可怜的小公主终于恢复了红润的脸色,大败一着的美少女不能智取,立刻翻脸使出了娇蛮神功,在元春这大靠山放纵之下,一把扭住了不敢闪躲的宝玉手臂,“臭小子,竟敢故意吓本公主,你不是说自己是‘三从四得’的好男人吗?那现在立刻逗本公主开心呀!”

        “嘻、嘻……”二春姐妹忧愁尽消,闻听天意公主气话不由自主想起了宝兄弟那惊世骇俗的“小男人宣言”,红润朱唇在冲口而出的笑声下难以闭合,丰润的唇角弯起了完美动人的柔媚弧线,元春趁火打劫的笑语道:“对,弟弟你既然这么会编故事,那再讲一个好听得来哄哄我们的小公主!”

        “宝玉,你在府中可是经常给巧姐儿讲故事,”迎春此刻也是难得的活泼开朗,毫不犹豫落井下石道:“那些哄小孩子的就不用了,讲一个我们没听过又爱听的,不然小公主不会放过你这‘三从四得’的好相公的!”

        “啊!”在迎春暗示之下,小公主的“销魂”一掐也是威力大增,猝不及防的宝玉满脸苦笑外惊声痛叫,急忙连声保证道:“好、好……我这就讲!”

        虽然时间仓促而且事发突然,但他是谁——他可是来自未来的“假”宝玉,要应付如此困难还不是小事一桩?!

        急剧转动之下宝玉脑海灵光一现,暗自思忖如此大好机会自己岂能放过?!这绝对是老天给自己瓦解佳人心防的大好机会!

        “两位姐姐,还有我们尊贵的小公主听好了!”宝玉本是嬉戏的神色突然一变,郑重之中刹那间透  出向往仰慕的认真之状,娓娓动听的清朗话语好似惊天利剑在二春姐妹心海凭空突现。

        “从前,在一个叫美利坚的小镇上,有一位英俊的少年叫罗密欧,小镇上最美丽的少女叫朱丽叶,二人在偶然间相遇,又在一见钟情下迅速坠入了爱河,正当罗密欧为了与朱丽叶永远在一起而向朱家提亲之时……”说至这儿的家伙眼中迸射浓浓的哀伤,犹如万斤巨锤般打动了三女芳心。

        “怎么了?!他们有情人不能成为眷属吗?!”禀性温婉的迎春最是心软,虽是故事但眼底仍然布满了担忧。

        “唉!”宝玉重重的叹息让三女心灵也同时为之牵动,故意如此的家伙以无可奈何的语调道:“想不到是一向开朗正直的罗家父亲与朱家母亲竟然同时反对,而且还是那种没有商量的反对,不过罗密欧与朱丽叶这对真心相恋的爱人已到了生死难分的程度,俩人自然不会放弃,最后一起手执利刃向父母以死相争……”

        “啊……”惊叫声充满了担心,女子天性的同情对于这些真情挚爱最是容易泛滥成灾,就连一向有着男儿之风的“小公主”也不例外。

        “他们的父母其实都是善良之人,可是在  这生死关头仍然不愿答应,就在最后千钧一发之际,”说至此处的宝玉声音不由自主加重了语气,高高的吊起了三女之心,“眼见一对俊男美女就要血溅三尺,他们的父母不得不将藏在心中十几年的秘密说了出来,二人听后犹如晴天霹雳,虽没有立刻寻死,但整个人却成了行尸走肉了无生趣!”

        “呀……”三女的惊叫声再次响起,元春与迎春几乎同时追问道:“什么秘密会让二人如此失常,竟连一心追求的真爱也能放弃?!”

        宝玉奇怪的眼神望得二春姐妹芳心发慌,没有直接回答的他神色再沉,以极度忧伤的语调叙述道:“只听罗密欧仰天一声狂吼,‘苍天啦!你为何要如此对我?!’话音未落,罗密欧突然口喷鲜血,在无尽悲愤之中昏死过去,而朱丽叶也好不了多少,见心中爱人血染尘土不知生死,少女也在悲恸之中眼前一黑昏倒于地,不过在昏倒前却脱口呼出了惊天动地的称呼——弟弟!”

        “啊……”极度的震撼让三女第…次失声惊叫,也许她们一生之中从未向今日这样连续惊叹过,二春姐妹更是心如乱麻,眼前仿佛闪现一对悲痛欲绝但却有缘无份的苦命男女,再念及少女那声悲切无比的呼唤,二女下意识心房一疼,感同身受般迎来了撕心裂肺的预兆之痛!

        “然后呢?就这样完了吗?”相对二春姐妹的如中雷击木然呆立,与臭小子正是“恋奸情热”的臭丫头只是大为遗憾,更在无意之中帮了宝玉一把。

        “当然不会这样结束,”宝玉神色突然再变,好似融入了自己所编故事般感触万千,“世上已有无数惨事,我‘假’宝玉又怎会雪上加霜再添遗恨,这故事肯定会是圆满结束,姐弟又如何?!”

        “咯噔!”迎春与元春另有所思的芳心猛然一跳,坏小子看似无意的铿锵话语听入她们心中却犹如刮起了无边飓风,咆哮的巨浪瞬间席卷了二女心海万物,不可抑制的暗自思忖宝玉这话是什么意思?姐弟之间大违人伦又怎能圆满?!他究竟是在讲故事还是在说别的什么?!

        万千意念盘旋纠缠,百转千回之中却是越想越乱,千丝万缕理不清、解不开、斩不断!

        就在元春与迎春无限困饶之中,宝玉饱含深情的话语再次悠然回荡,茫无头绪的二春姐妹不由自主将心中思绪投注到了故事之中,被迫而消极的将故事的发展当作了自己心意的依靠!

        “他们的父母为了化解儿女心中怨念,慌忙不迭的分别为俩人选定了不错的良配,以为这样会让时间来冲淡一切,治疗他们心中深深的伤痕!”宝玉话语变得感慨万千,凝声叹息道:“殊不知人间真情又岂是区区时间可以冲淡,否则天地间怎会出现望夫石、湘妃竹?!又怎会有‘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传世佳句?!”

        一番感叹之后,宝玉平静的心神又回到了故事之中,“失去生趣的二人呆呆的接受父母摆布,直到拜堂成亲的前一晚,在二人分别试穿新郎、新娘吉服一刻,被压抑的如海真情终于冲破了心灵禁锢,罗密欧与朱丽叶再也克制不了对爱人的思念,俩人几乎同时冲出房门,幸运的在夜色下中途相遇,”

        迎春、元春与小公主虽因姐弟禁忌而心神复杂,但女子天性对真爱浪漫的追求却让她们此刻玉手紧握、芳心高悬,玄异的心弦更是绷得“嗡、嗡”直响,生怕在这天崩地裂的刹那再中途杀出一个程咬金!

        宝玉欢快的话语并未让三女失望,称呼一变加重了二春姐妹心房的震撼,“当姐姐与弟弟相遇的刹那,天地都为之光芒闪烁,万物所成的天籁之音都在为他们悠然祝福,眼中只有对方的姐弟二人先是缓缓向前移动,然后突然加速像疯了一般冲向爱人,当弟弟雄壮的身躯紧搂姐姐娇躯刹那,他们忘记了‘姐弟’的身份,忘记了世人的唾骂,忘记了礼教的束缚,世间一切在发自真心的爱恋下轰然崩溃,就像我们人类伟大的祖先一般,他们抛开了人类为自己套下的世俗枷锁!”

        “啊!”三女已不知多少次惊呼,复杂的思绪尽在美眸之中闪烁不休,有欢呼雀跃,有真心祝福,也有忧虑关切,更有不可避免的怀疑恐惧。

        “他们这样行吗?身边的人会答应吗?他们怎么生活下去?”连串的疑问虽仅只在三女心中盘旋,但她们灵动传神的眼神早已将之摆在了脸上。

        宝玉仿似早有预料般悠然开口,欢快的话语将故事带到了轻快欢乐之境,“姐弟二人再也不愿分离,但也不愿让父母被世俗唾弃,所以将二人的假血书与鞋子放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边,让寻找他们的众人以为二人已经殉情而亡,从此之后那处高崖就被称美化称为三生石!”

        在三女的期待之中,宝玉悠然换了口气紧接着道:“姐弟二人则连夜赶路来到了海边,他们买下了一艘被称为海港最为坚固的大船,并为之取名‘永不沉没’,意喻二人的爱情就似这大船般永不沉没!”说到这儿的宝玉话语不自觉又变得沉重起来,“他们雇了一批水手送他们到大海另一边,到一个无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过那神仙般的幸福生活。”

        “怎么啦?不会出问题吧!”小公主受宝玉语气感染,喜欢圆满结局的少女眼中写满了无声的抗议!

        “‘永不沉没’在一帮忠厚老实的渔夫帮助下出海了,初次面对那波澜壮阔的大海母亲,向幸福驶去的一对有情人儿心中喜悦无以言表,”宝玉说至这儿突然动情的站了起来,双臂大张的家伙梦幻般呢喃自语道:“当时,弟弟把姐姐反抱在船头,他们就像这样——双目微闭双臂大张,用敞开的心灵来感受自由的海风,感受着幸福的召唤,而两个从牢笼中冲出的心灵就似鸟儿般欢快的在青天碧海间飞翔!”

        “好美呀!”来自后世的绝对经典就连不信爱情的物质男女也为之陶醉消魂,更别说这质朴的古代贤淑美女了!三女在宝玉声情并茂的画面之中已是悠然神往,忘记了天南地北、今夕何夕!

        见宝玉双目微闭陶醉得忘记了继续,心潮澎湃的迎春语带激动与希望道:“宝玉,他们是否在‘永不沉没’带领下找到了最后的幸福?!”

        “没有!”宝二爷从迷离中清醒,只是这样还不足于让两位姐姐真正感受那份碎心的震撼,“意外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意外发生了!就在远处岛屿遥遥可及的时候,突然天上飞下来一位严肃的神仙,他凝声对姐姐道:‘我是天界大神举暴,你俩如此痴迷情爱犯下了天条,如再不悔改本神就将你们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呔!小女娃子,你可知道悔改!’”

        “面对上天的惩罚,姐姐不怕自己遭受惩罚,却害怕弟弟因此真正遭受生生世世的折磨,因此她在那举暴臭神的威逼下妥协了!”宝玉说到这儿故意住口不言,借着吃茶来让容颜变色的两位姐姐平复一下芳心翻腾的情绪。

        那位“姐姐”这样做不对吗?怎么自己觉得她好象应该这样做?!元春与迎春在动人的故事冲击下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不知不觉之中仿似自己也正在承受着同样的煎熬,而那位“弟弟”的身影则变成了……!

        香茶入口宝玉又恢复了活力,学着臭神严厉的语调继续道:“举暴大神又问弟弟道:‘小娃子,你知错了吗?!’弟弟闻言毫不犹豫厉声怒斥道:‘我们真心相爱又何错之有?又干你这大神何事?!本少爷永远不会改变,下十八层地狱又如何?只要能与爱人在一起九幽地狱也胜过天堂美景!’”

        唔!三女听至此处如水美眸不约而同闪现无数火热向往的小星星,如此男儿方是伟丈夫也!

        宝玉话锋再变,语气变得又急又快再带愤慨不平,“高高在上的大神见有人竟敢违抗自己,怒极而笑用出了最厉害的一招,‘你们爱得既然如此坚定,那就让本神看看你们的爱情在生死面前又如何选择吧?!’话音未落,大神摇身一变竟然化成了一座冰山,凭空出现在‘永不沉没’船头之前,世间最为坚固的大船在冰山的威力下像薄纸般脆弱,大船顷刻间化为了碎片,好在船上的水手均被大神一手甩回了海港,只留下姐弟二人在冰凉刺骨的海水中挣扎,随时都有丧命之险!”

        “啊!”三女听至如此危急之时,虽然知道故事早有定局,但也忍不住大为担忧,同情泛滥的心房高高悬起,而二春姐妹更是犹如觉得灭顶之灾降临到了自己身上一般,无尽的寒冷在心海凭空而生,让二女娇躯不由瑟瑟发抖。

        “正当危急之时,一个浪头将一块救命的木板送到了姐弟二人面前,他们费尽力气终于爬上了木板,但最为严峻的考验来临了,举暴大神送来的木板只能承载一人,这就意味着姐弟二人之中必然有一人要下水接受死亡考验!”

        “不要!”小公主听至此处已是急怒无比,对那所谓“正义”化身的臭神更是大为愤慨。

        宝玉并未做出任何表示,微微一顿后一如既往的讲了下去,“姐弟二人都想拯救对方,不过弟弟毕竟是男子身体更为强健,抢先滚落水中,手抓木板边缘暂时没有沉下去,冰凉的海水在大神法力下更是刺骨般酷寒,姐姐几次想拖起脸色苍白的弟弟都被阻止,时间慢慢的过去,而致命的寒冷开始让弟弟身躯失去了知觉!”

        话语变得更加的低沉,放缓的语调让三女的心跳为之沉重,一呼一吸都随着故事而变化,迎春与元春两姐妹更在绝境之中奋力呐喊,“不要,弟弟,不要……!”

        凝重的话语又开始了,宝玉神色充盈了一份发自内心的激动,为自己所讲故事而激动,“从始至终生机不段流失的弟弟都是脸带幸福微笑,没有半点害怕与悔恨,正当他手指发僵要沉入水底刹那,举暴大神又现身了,自以为是的质问弟弟道:‘罗密欧,你知错否?只要认错本神就慈悲救你一命!’”说至此处的宝玉再次话语一顿,双目迸射强烈情怀凝视两位姐姐道:“姐姐,你们知道罗密欧说了什么吗?”

        二女芳心再次“咯噔”猛跳,宝玉这哪是在问故事,分明就是在用这隐晦的方式在逼迫自己!他怎么能这么过份?!但自己心中为何却只有羞涩没有了怒气?!唔!不行,赶快醒醒吧!难道自己鬼迷心窍了不成?!

        “臭小子,不要吊胃口,快说!”身在局外的小公主只有对浪漫的向往与强烈的兴致,月牙美眸大大一瞪,没有耐性的连声催促。

        “罗密欧轻蔑的瞟了大神一眼,强自打开了僵硬的唇舌毅然道:‘错?!我们没有错!你就是把本少爷打入十八层地狱也没错!’罗密欧紧接着转首望向哀怨欲绝的姐姐,失去活力的嘴角虽然笑得别扭,但却绝对是世间最为动人的笑容,‘姐姐,能与你在一起片刻比苟活一世更开心,弟弟生生世世永不后悔!姐姐,下辈子我定来找你!’随着罗密欧的话音,他生机全无的身躯就此沉入了水底,而那一刻的时空也在感天动地的誓言下悄然凝滞,就连断情绝欲的举暴大神也是微微一呆,不过迂腐的天规却让他一声大吼后飞身而去,任凭罗密欧沉入了冰凉至极的海底。”

        怎么会这样?难道现实真的这么残忍吗?在翻天覆地的震撼下,二春姐妹眼中已是清泪横流,下意识开合的朱唇反复默念着可化金石的坚定誓言,“姐姐,下辈子我定来找你!”

        未待三女从悲伤中回复,宝玉又在大雪上洒下了冰霜,“只听朱丽叶‘哇’的一声悲声痛哭,不过凄厉的哭声却没有半滴眼泪,大悲无泪摧心裂肺,片刻之后朱丽叶呆立的倩影猛然一振,离奇的从死寂中恢复了无穷活力,同时也恢复了悦耳的嗓音;姐姐站在木板之上双臂大张,就似在船头之时弟弟抱着她感受自由的模样,在婉转悠扬、生机勃勃的歌声之中,向往真心飞翔的朱丽叶悠然一倒,带着满脸幸福的微笑向弟弟追去!”

        “嘤!”连串的“嘤咛”之中,三女的眼泪成串而落,小公主更是娇蛮大发,泣声上前一把扭住了宝玉手臂,“臭小子,你还说逗人开心,怎么这么惨呀?!我掐死你!”

        元春与迎春虽因隐隐心痛而没有小公主那般反应激烈,但对这结局的悲切也大是不满,更加想到宝玉先前那番发自真心的感慨,又在怨怼之中加入了几许疑惑,这那是圆满结局,分明就是人间惨剧!

        “臭丫头,放手,哎哟!快放手,我还未讲完!”宝玉话语刚刚出口,小公主从未有过的听话乖巧,立刻松开了杀手锏,欢声威胁道:“臭小子,快说,否则让你再尝尝本公主的‘消魂一掐’!”

        宝玉满脸苦笑的瞪了小丫头一眼,随即重整心神进入了故事之中,“殉情的朱丽叶果真在海底找到了弟弟,已经被冻僵的姐弟二人就此搂抱着在海底安详的失去了生命!”

        说的到这儿的宝玉见小公主玉手已经蠢蠢欲动,就连两位姐姐也是跃跃欲试,不敢耽搁的家伙急忙话锋一转,轻快的欢声道:“正在这时,天空之中云雾翻腾,另一位天界最为好心的书佑大神脚踏五彩祥云从天而降,对于举暴大神的行为是大为鄙视,无边法力流转之下,书佑大神将举暴大神所犯的罪恶消弭一空,只见罗密欧与朱丽叶缓缓从水中升起,随即又在书佑大神法力下直接向幸福飞去!当姐弟二人悠然张开双目之时,发觉他们已然置身犹如仙境一界的世外桃源之中,姐弟二人从此过上了幸福无忧的美好生活,更在书佑大神的帮助下成为了新大陆的主人,传为了世代佳话!”

        (知乐新书《男人幻想》已经上传,请兄弟们大力支持,起点的书友应该找得到,非起点书友可以点击这儿:http://www./showbook.asp?bl_id=10843,另外,《红楼》与《猎情》的未删节版地址也已经公布在《男人幻想》的作品相关里!谢谢大家对新书的“点推收”!)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一百零一章 皇宫春色(11)"><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