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禁忌情欲篇 第一百零六章 皇宫春色(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零六章  皇宫春色()

        小丫头酸溜溜的话语虽然厉声冷斥,但可爱的嘟嘴瞪眼却丝毫没有杀伤力,不仅宝玉不以为忤,就连十二女伶也是毫不生气莞尔一笑;对于小公主说自己是野女人,她们内心可是大不赞同,事实胜于雄辩,只要自己姐妹能待在公子身边,到时谁是“野”女人还说不定呢?!哼!

        芳心窃笑的芳官诸女全都出身江湖,对于天意的“公主”之尊自没有迎春那般发自心底的敬畏,对于小丫头的挑衅她们采取的是轻视至极的懒得争辩,青涩的小丫头根本没资格成为她们情场上的对手,十二比一——这结果不用想也能猜出来!

        “公主殿下,小宝子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身穿太监服的小宝子恭声解释,但大手却放肆的主子玉脸上轻轻一掐,厉害无比的刹那间化解了少女心中怨气。

        “大胆太监,竟敢非礼本公主!”少女芳心犹如海底细针,变化来去无影无踪!天意欢声嬉闹,玉手更是迅疾一闪直奔宝玉跨下而来——汗!这儿果然是小公主的最爱,永远也难以改变。

        如此胆大狂野的作风让十二女伶禁不住美眸大瞪,暗自惊呼小公主真是刁蛮到天上去了,这狠辣之色比自己当阴煞女时毫不逊色,厉害!看来自己姐妹还真有点小瞧她了!自己等人以后一定要小心应付,否则十二人输给她一人,到时再被取笑为“野”女人可丢脸死了!

        “宝玉,不好了!”宝玉刚刚闪过小公主“魔爪”,脸色惊惶的迎春就从后院冲了出来,“大姐姐出事了,你快去看看!”

        豪华寝宫之内,灿烂的五彩霞光悠然流转,高床软枕之上的元春熟睡依旧,不过完美的娇躯却不停迸射万千光华,将凡尘空间绚染成了人间仙境,飘逸迷离、朦胧梦幻!

        “宝玉你看,就是这样!”迎春拖着宝兄弟玉手来到了房门口,无限忧虑与诧异溢于言表,“大姐姐突然就发出了这奇异的霞光,是不是中邪了?你快想想办法呀!”

        “二姐姐,没事的!”宝玉心中焦急全消,感慨无限暗自思忖,姐姐果然不凡!这才与自己亲热一次,所吸收的神石仙力竟然就远超了家中诸女,不知如果多来几次,自己会不会被姐姐“吸”光呢?!嘿、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大姐姐这不是坏事,反而是天大的好事!”宝玉返身将众人带回了大厅,虚惊一场的众女又被他兴奋的话语勾出了好奇之心,在万众期待之下,宝玉心神连番运转,最后终于把心一横将今日之事向迎春与小公主讲了出来,不过罪魁祸首则落在了“知乐散”头上,而他宝二爷则是一个无辜、可怜、正直、被迫享受姐姐玉体的大好青年!

        “什么?!你……你……你与元姐姐……”即使是无畏无惧的小公主也被惊得目瞪口呆震撼当场,结结巴巴不知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啊!”身为至亲的迎春表面的反应却反而比天意小多了,一声惊叫之后妩媚少女就陷入了无尽沉思之中。

        天啦!宝玉与大姐姐竟然真的好了!念及此处的迎春只觉心神一震,“传说”中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凭空于心灵天地悠然突现,至美的姐弟之恋化作滔天巨浪咆哮怒吼、翻腾汹涌,拍岸的惊涛挟带无敌的威势击碎了少女理智的堤防,本就跃跃欲试的真爱之心就此挣脱了禁锢,在深情双翅的飞舞下勇敢的迎向了狂冲而来的惊天巨浪!

        “不可以吗?!”面对小公主大张的双唇,宝二爷没有过多解释,神色一变狂野无比的凝视着少女木然的美眸,坚定的话语好似一把巨剑狠狠的斩断了天意的质疑!

        “可以!”在臭小子大异平常的威猛气势压迫之下,娇蛮公主鬼使神差般芳心一慌,不受控制的老老实实附和着臭小子话语,心中更是前所未有对宝玉生出了敬畏之心,好似他的所作所为才是天地正理一般理所当然,自己稍有怀疑就是天大的错误、大大的不是!

        至于十二女伶当然是面不改色,她们也算得上帮凶之一,最后还成为了“受害人”,亲眼目睹公子与皇妃缠绵的她们除了有点惊讶外心绪没有丝毫变化,惊讶也不是对姐弟禁忌的震惊,而是吃惊于公子的大胆,大胆到将此等世俗不容的秘密公诸于众!

        真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坏男人!芳官众女美眸之内不由星光闪烁,已不能算是凡人的她们对于所谓世俗当然也是不屑一顾,对于“坏男人”更是兴趣大增,芳心颤动!

        “嗯!”宝玉对于小公主的乖巧大为满意,身穿太监服的家伙高高在上的轻拍小公主玉脸,“那你现在就回房独自反省吧!”

        “是!我回房好好反省!”出奇温顺的刁蛮少女娇躯一转,径自走出厅门在天长、地久伺候下向自己自己寝宫行去。

        嘿、嘿……虚幻宝玉坐在沙发上手拿香烟、口吐烟圈得意洋洋,“你这臭丫头,看二爷我以后怎么调教你!哈、哈……老天有眼啦!这‘摄魂之眼’可比催眠术厉害多了!”

        可惜面带微笑的宝二爷乐极生悲,不知是因为一向高高在上的尊贵之心反击成功,还是宝二爷不忍对可爱少女下重手,总之天意行出不远突然倩影一顿,随即就是暴龙般吼声弥漫了夜空,“臭小子,你敢施妖法!哪里逃!”

        抱头逃窜的宝玉见机不妙立刻飞速潜逃,可是在天意与俩侍女锲而不舍的追杀下,再加上十二女伶看似忠心护主却总是有意无意挡住他去路的“帮助”下,还有温柔不在酸溜溜的迎春美眸威胁之下,我们英明神武的“小宝子”终于难逃法网,崇高形象就此葬送在众女乱拳玉腿之中,不过大受“伤害”的家伙在不停反抗下,那准确的大手却上下扫遍了无数禁地,而醋意大发的迎春更是成为了最被照顾的对象。

        “啊……嗯……”妩媚少女润泽玉脸突然一片通红,原来宝兄弟一逃之下钻入了她的怀中,贴体而立之下不仅自己乳珠被他轻轻拉起,而且自己珍贵神秘的幽谷更被一火热的硬物戳得大为难受。

        迎春意念一转,脑海不由自主浮现出在净事房那永难忘怀的一幕,灵秀佳人立刻明白了让自己难受的是什么!

        唔!面对此情此景,迎春再难忍受坚挺玉乳传来的酸热肿涨,而且就连双腿之间也酥麻顿生,娇躯发软的佳人情不自禁向下跌倒。

        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宝二爷勇救佳人,火热的大手环上了佳人纤腰,而下面的“小宝玉”更是英勇不凡,以超乎想象的神力将佳人玉体拱托而起,一时情急用力过大,竟然将迎春一下子弄得是双足离地!

        “二姐姐小心!”无情的大棒从天而降,天意公主率领一大群娘子军报仇而来,将坏小子围了个水泄不通,不知情趣的惊散了风光旖旎的一对至美鸳鸯!

        宝玉深知迎春禀性温婉最是害羞,不愿让佳人遭受众女嘲笑的他只得放弃了对二姐姐大胆的侵略、放肆的挑逗。

        “臭丫头、死兔子……”连串的笑骂声让宝玉心神大快,好事被打断的郁闷怨怼也发泄一空,不待暴走的小公主扑入前来,他一个灵活的闪身从天长、地久之间一穿而过。

        天长、地久乃是天意的忠心侍女,见猎物向自己冲来,她们本已抱下“必死”之心,勇敢无畏玉手一张,对于宝玉劲风大作的冲势不管不顾,一付为主捍不畏死之状!

        可惜她们护主的忠心却在宝玉大手一探、一揉、一捏、一扯之下化为乌有,惊声尖叫的俩女双手回抱受袭双峰,娇躯更自动一跳闪出了一条顺畅的通道。

        “哈、哈……”宝二爷手指轻挥松开了天长、地久涨大的乳珠,随即故意折道而行,犹如狂风般迅疾在十二女伶之中转了一圈,忙碌的大手享尽了温香软玉,在拍揉捏挤之间不良意念再次一掠而现,且有疯狂攀升之势。

        这些丫头也太无法无天了,竟然和着伙来与本公子作对,身为主子的自己当然要家法处置!

        家法?!好象自己没有家法,嘿、嘿……没问题,现在本公子就制订第一条家法:共谋对付主人者一律……一律……一律刻字处罚!

        哇!虚幻宝玉激动得浑身发抖,刺激的热流让他目露精光脸色通红,好在发紧的唇舌没有打开,否则垂涎三尺那可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人散曲终,灯灭光暗。在无尽黑雾掩映之下,天地间又回复了静谧本色!

        天与地本来只有静,自从有了人,有了万物,才有了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不会有真正的静!一切果然如此,一道挺拔迅疾的身影推窗而出,横空飞逝划破了夜色的静,在悠然清风推送下毫不犹豫直向皇城外飞去。

        在玄异无比的灵犀之音牵引下,心切佳人的宝玉片刻后在天仙美女身前凭空突现,惊喜之情弥漫了他兴奋的俊脸,“仙子姐姐,你是专程来看我的吧!是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对郎君特别想念?!”

        “无赖!”天仙美女对于口甜舌滑的家伙总是无可奈何,又嗔又喜的白了一眼动人秋波道:“我是接到某人的求救信所以才来救某人的小命的,既然没事儿,那我就回去了!”

        话音未落,佳人曼妙无双的飘逸倩影悠然一转,半真半假的就要在他眼前消失。

        “好仙子,好姐姐,别走!”面对妙玉他宝二爷虽生不出亵渎之心,但却比其余任何美人儿更能引来他调侃之念,看着天仙美女生气发怒他就特别有成就感。

        嬉皮笑脸的家伙故作郑重道:“是我说错话了,不是仙子姐姐想郎君,是我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想仙子姐姐了,这总成了吧!”

        “你……”飞翔九天的仙女果然刹那间坠入红尘俗世,轻嗔薄怒的佳人面对命中冤家从未占过上风,当然在道心未动之前又是另当别论。

        妙玉那也是灵秀非凡之人,虽少履尘世不善口舌之争,但对于坏家伙的强弱之处玉人还是能看到个八、九分,见宝玉一脸喜气洋洋的欢喜之状,不待坏小子再次开口调侃自己,她意念一动,清明如水、深邃动人的美眸悄然泛起了丝丝灵动的光芒。

        “对了,宝二爷,有件事儿我差点忘了,”妙玉话语微顿,在冤家浑不在意之下却于他心中抛下了重磅炸弹,“好象听说鸳鸯要嫁给东府大老爷了,袭人拖我给你捎个信儿,叫你尽快回府吃鸳鸯的喜酒!”

        “什么?!宝贝儿你说什么?”晴天霹雳震得宝玉脑海一片空白,情急失控之下连一向在心中盘旋的称呼也冲口而出,自自然然的占了妙玉一个大大的便宜!

        “哼!”天仙美女未料宝玉竟然这么大胆,虽是玉容娇嗔不休,但芳心的喜意却是甜蜜无比,激动的衣袂在清风中飘荡,“我说鸳鸯要……”表面大为不满的绝色佳人又将口信重复了一遍,坠入凡尘的玉手少有主动的攀上了冤家手臂狠狠一掐!

        “哎呀!”剧烈的疼痛可见妙玉没有半点手下留情,惊醒过来的宝玉仍然是一脸不可思议,急剧起伏的心房不期然浮现鸳鸯雕塑般精美的玉容,还有自强少女那过于倔强的话语,“别说是宝玉,就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我鸳鸯也说不嫁就不嫁!”

        咦!怪了!如此高傲倔强的女子怎会嫁给一个糟老头儿呢?!片刻的震惊过后,完全相信妙玉所言的家伙除了诧异不解外还隐隐生出丝丝失落,以及几许不甘与怒火!

        好你个鸳鸯,看不上我宝二爷,却看上贾赦!难道自己会比不上一个老头子?!亏自己当初还觉得她是一个在这时代少有的奇女子!

        见无赖家伙如此深受打击,天仙美女笑意盈盈的双眸戏谑流转,终于大大的出了一口胸口闷气!

        可惜女人天生是水做的,妙玉美人儿更是世间至纯至净的清泉仙流,对“命中冤家”的惩罚还不到盏茶时间,绝色佳人钟天地灵秀而生的玉容悄然闪过一丝不忍之色,“好啦!看你这么失魂落魄的模样,看看吧,这是袭人带给你的书信,里面写清楚了!”

        面对女人,今世的“假”宝玉与上世的石猴那完全是两个极端,上世的他误生猴体不解人世风情,平白当了几千年的童子佛,汗——!也许上天是为了弥补劳苦功高的三界第一战神,今世的他除了对敌还有狂野的斗心外,对于女人那是绝对的柔情似水、百般呵护、千般爱怜,恨不得用自己一颗有限的真心来包容世间所有的灵秀好女子!

        “妙玉,谢谢你!”宝玉看完信后方自放下心来,幸亏天仙美女及时前来,自己还有足够时间回去化解这场小小的风波。

        贾赦,你这个老不羞!要不是看在迎春面子上,爷爷我就亲手捏碎你!心中大狠的宝二爷眼中怒火一闪而现,近似蛮横的气息让妙玉微微一愣,暗自思忖的家伙大手虚空一挥心中已有决断,别说事情还未发生,就是鸳鸯自己答应嫁给老家伙,那又如何?!世间谁也休想挡我“假”宝玉之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绝对的力量等于绝对的权力,绝对的权力又会为宝二爷带来怎样的道路?!

        在一片神奇的虚空结界之内,一团不成形状的黑雾翻腾涌动,一道阴柔至极飘渺回荡的诱惑之音自雾内传出,“来吧,五色神石,赶快帮本魔祖一把吧!盘古,你完了,你最后的希望必然会让你绝望!哈、哈……我赢了!”

        月华如水倾洒而下,在皇城最高的屋脊之上,两道并肩而坐的身影完美的融入了天地之间,敞开的心灵随着清凉的夜风翩翩起舞,沉醉在真情爱河之中的一对有情人儿在静谧之中仔细的感受着彼此的心跳,感受着爱人对自己如海的真情!

        娓娓细语温馨流转,相比火热的激情又是一翻别样的情趣,虽没有旖旎的拥吻、疯狂的索取,但同样也让两个情动的心儿共鸣回响,仅只简单的十指相扣就足以在缠绵之中怡然升华。

        “原来是这样!”听完宝玉近日发生的奇迹,妙玉忍不住惊声叹息,“难怪我觉得你法力大增,想不到竟然连‘通灵宝玉’也被你融入体内了!”

        天仙美女仙音微顿,随即大为担心的提醒道:“如此强大的仙力道心能承受吗?你可千万要勤加修炼,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

        “仙子姐姐,你放心吧,我已经知道怎样炼化神石之力了!”宝玉那让美女心醉的坏笑又挂上了嘴角,目放热光的家伙心怀开始加快了跳跃,故作神秘的凝声诱惑绝色佳人道:“你想不想知道究竟是何方法?很神奇的哟!”

        “坏蛋!”妙玉先是好奇本能微露喜色,随即心神一动敏感的预知到了坏家伙不良的企图,平静的道心刹那间波澜翻腾,羞涩的红霞借着夜色的掩护悄然爬上了玉人面颊,“我才没兴趣听你这无赖胡扯,天要亮了,我回去了!”

        话音未落,妙玉曼妙无双的娇躯迎风一晃,迅疾飞身而去,完美高挑的倩影已失飘渺的仙气,略显惊慌的佳人更是心海咆哮久久不休;她发觉自己面对宝玉越来越难以维持平静的道心,再不走说不定就会主动投入坏家伙怀抱了!

        “一切小心!我会帮你保护鸳鸯的!”平静的话语随风传来,浓浓的夜色也掩藏不了佳人话语间那发自真心的浓情蜜意!

        仙音随风而来,又追风而去,直至消散良久,陶醉在天仙美女浓浓情意之中的宝二爷也未回过神来。

        初春的阳光明媚动人,无穷无尽的生机勃勃而发,滋润着天地万物披上了绿装;春意流转,春风激荡,春色无边的凝霜宫内,虽然是青天白日,但好不容易撇开小公主等人的宝二爷当然是紧抓天赐良机,在无限激动之中再次进入了惊世名器——“自在如意”之中!

        “噢!”当全根而入之时,元春满足的一声呻吟,紧接着在弟弟真情所化的狂风暴雨下傲然不屈奋力反击。

        春雨绵绵无休无止,激情荡漾翻云覆雨!

        被翻红浪、雨打芭蕉后,纵马狂奔的嫣红玉体软软的倒入了爱郎怀抱,将坏弟弟爱到骨子里的绝色皇妃在惊天动地的激情过后不可避免生出无尽忧愁,“弟弟,你可害苦姐姐了!”

        无声的清泪欢过脸颊洒落虚空,最后好似惊天巨锤重重砸在了宝玉胸膛之上,钻入了他心海之内,那淡淡的苦涩与无尽的幽怨让心情振奋的坏小子刹那间心疼欲裂、欲火全消,“姐姐,弟弟对你此心天地可表……”

        “嗯!姐姐知道!”远春修长玉手中途封住了弟弟唇舌,又是感动又是黯然叹息道:“你始终要离宫回家的,你这一去我们的缘分也就断了,也许姐姐此生可能都再也见不到你了!”

        原来姐姐是害怕这个!早有定计的宝玉高悬的心房安然落地,豪情盖天的捧起元春丰润玉脸坚定无比的凝声道:“姐姐你是我的女人,永远也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别说是区区人间皇帝,就是神鬼也不行,谁要阻挠我必然诛神杀魔,就是与天地为敌也在所不辞!”

        “唔!弟弟……”激动的泪花自眼眸冲出,情不自禁的元春狠狠的吻住了宝玉唇舌,一向理智的佳人已被弟弟彻底征服——从身到心的完全、彻底、百分百的征服!

        深情热吻良久之后,激情再燃的宝玉在姐姐主动缠上腰畔一刻挺身而入,大手将一双傲世丰乳幻化出无尽勾魂夺魄的诱人形状,宝玉一边奋力宠爱绝色尤物,一边自信无比的轻声道:“姐姐,你可愿意为我死一次?!只要……”

        “愿意,我愿意!”喜悦的泪光在美眸之内闪烁不休,从天而降的惊喜让元春活力无限,本已势微的香臀刹那间恢复了猛烈的旋转,佳人好似飞奔野马笨纵情呐喊,“姐姐愿意为弟弟而死!愿意……”

        总管太监府。

        一身低级太监服的小太监招呼也不打径直走入了大门,更为奇怪的是守门太监竟然是恭身低头、目不斜视,竟比面对李总管时还谦卑有礼!

        “小的见过贾公子!”不仅一般太监如此,当小太监直接闯入书房之时,高高在上的总管太监竟像小狗一般趴在了地上。

        “李总管你记住……”威严的话语响起之时,小宝子眼中的神光猛烈爆发,摄魂之眼似若世间最为锋利的刻刀将命令刻入了老太监心中。

        不到一柱香时间,小宝子泰然举步离开了总管府,当他身影消失一刻,笼罩整个总管府上下的无边法力也悄然消失。

        “咦!兄弟,刚才是不是有人进去过?”清醒过来的守门太监望着大开的府门纳闷不已,在他记忆之中可不是这样的。

        “胡说!咱们俩个大活人会看不到有人进出吗?”另一个太监心思转动为难解谜题找了个答案,“可能是风太大把门吹开了吧!”

        万事具备,只欠“小公主”这东风了!心急回府的宝二爷脚步加快走入了天意宫,也算是老天作美,迎春不知是去找自己,还是舍不得元春已到凝霜宫去了,让我们心虚的宝二爷在卧房之中找到了春睡的小丫头。

        “公主殿下,公主宝贝儿……”暧昧的称呼之中,宝二爷作恶的大手掩住小公主口鼻将之唤醒过来。

        “臭小子!”惊喜之清溢于言表,海棠春睡的少女朦胧之中竟也有几许勾人的妩媚,这其中当然与宝二爷那夜的“辛苦”功不可没。

        可惜刹那间清醒过来的小丫头就将这诱人的画面破坏殆尽,玉手一伸将宝玉压在身下,兴师问罪的话语让臭小子为之汗颜,“老实交代,昨夜到哪个野女人床上去了?!也不来找本公主!”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禁忌情欲篇 第一百零六章 皇宫春色(16)"><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