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章 婆媳共爱通吃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章        婆媳共爱通吃情

        “孙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赵全自国师失踪之后终于回复了张狂得意,阴声笑语道:“只要这贾赦上门强买名扇,我们立刻……”一口干下杯中烈酒的阴险家伙比了个灭口的手势,自成功弄死元妃之后,他是越来越觉得老天在为他铺下了一条通往权力之颠的金光大道!

        “对,只要把这姓张的一家满门灭口,”孙绍祖浑不在意自己说得是好几十条人命,“那时再让皇后知道他娘家出了此等大事,恐怕不用我们想法皇上就会勃然大怒了!”

        “嘿、嘿……到时你这贾家女婿大义灭亲,将四大家族合谋灭人满门的罪恶说了出来,再让贾赦这笨蛋交出扇子,我们大事必成!”赵全得意的狂笑久久不休,时刻不忘激励同伴道:“那时孙兄想要贾府的哪个美人儿都成,就是全抱回府中也行!”

        “多谢赵兄美言,孙某先行谢过!”孙绍祖一想到迎春那天生的媚骨与绝色的姿容,整个心火“噌”的就狂燃起来。

        不理这儿阴云翻腾,无畏无惧的宝二爷却在薛家迎风弄雨、大展神威!

        “啊!”隐约的呻吟让走过二门的香菱禁不住娇躯一颤,吃惊的脚步不由自主加快步伐向卧房行去。

        “嗯!”清晰的低吟从虚掩的门扉间流淌而出,荡漾的波纹轻易将香菱裹入了欲海爱河!

        天啦!后院怎会有这种声音?!这男的谁?女的又是谁?已是人妻的香菱脑海意念刹那间转过了千百遍,不可避免的暗自思忖难道是薛蟠在用变态的方式折磨婢女下人?!

        “啪、啪……”密集有力的肉体撞击声可没有虚凤假凰的阴柔味道,再加上房内女人那情怀大动的纵情呐喊,就连同为女人的香菱也不由为之芳心大跳,那是发自真心、出自骨子里的无限激情!

        会是谁?!究竟会是谁?!强烈的好奇与疑惑占据了佳人心海,无比诧异的美少妇不由自主再次加大了步伐!

        不行!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如此场景自己怎能生出羞耻的偷窥之心?!女子的矜持与端庄本性战胜了强大的好奇之心,灵秀少妇意念一转已然作出了正确的决定!

        自己应该返回外院命人将进出通路全部封锁,到时若是薛蟠的话那就罢了,如若是不守礼的下人在此苟合,在后院干这事儿不是明摆着刺激发疯边缘徘徊的薛蟠吗?其行该罚,其心该诛!定要禀明太太好好处罚!

        正当香菱娇躯刚动,房内女人一声激情的尖叫让她脑海刹那间一片空白,世间万物仿似风中沙尘纷纷消散,任凭万物千变万化、春去秋来,独有木然呆立的香菱将这瞬间化作了永恒,久久不知人间何世,今夕何夕;更不知自己已在震撼下化成了泥塑木雕,不敢、不能、不愿接受这难以想象的现实!

        “啊……宝玉……你好……狠!”断断续续的话语终于让香菱听出了熟悉的口音,可是本能的羞涩还未升起,立刻又被女人激情呼唤的“宝玉”二字弄得如坠万丈深渊,在不能承受的急速下坠之中陷入了窒息般的空白里!

        天啦!是宝玉,还有太太——自己的婆婆!怎么会是他们?怎么能是他们?天啦……

        娇柔佳人忘记了呼喊,忘记了逃离,甚至连愤怒、悲伤也忘了个一干二净,只知道一片空白——无思无觉的一片空白!

        难怪!以往的一幕幕仿如电光火石在香菱心中一闪而过,恍然大悟的美少妇终于将所有的不解串成了一行,千缕万缕之中找到了那唯一正确的一条!

        “呀……好姨妈!”宝玉低沉火热的昵语犹如重锤将香菱砸醒,娇躯猛然一抖的佳人千滋百味回归识海,心中只剩下一个灰暗的含义,“我要离开,离开这儿,忘记看到的一切,忘记不能接受的一切!”

        失去活力的倩影缓缓移动,无尽的清泪此刻终于将忧伤带出了心房,香菱一步一步好似行尸走肉般向外行去。

        房内的宝玉陷入激情的心灵玄妙的微微一颤,正在美人儿姨妈香腴上欣赏自己杰作的大手由动化静,诧异的心神又牵引法力流转的大手由静化动。

        通天彻地的非凡本领轻易“看”到了哀怨欲死的秀美香菱,虽惊不乱的宝二爷眼中闪现狂野之色,既然早晚都要面对,那自己今儿何不将所有的遮掩全部撕去?!

        “好姐姐,”宝玉用力一挺腰肢,随即俯耳低语道:“香菱姐姐在外面,我……”

        ………………

        ……………………

        “我想……”宝玉这次没有给美妇人打断自己话语的机会,神奇的法力直接将心中意念向佳人心田涌去,心弦共鸣的心灵轻易的听到了爱郎心声,不仅明白了坏小子羞人火热的意图,更“听到”了他与香菱的所有过往情愫!

        “好吧!”无可奈何的佳人对爱郎的厉害与强势是深有体会,已对宝玉爱得发狂的她知道这一日始终都会到来,与其三人浪费时日痛苦过活,不如直接踏上最后的幸福之路。

        话音未落,微点玉首的中年美妇已羞得钻入了被褥,彤红的绝色玉容深深的藏了起来,如水的美眸更是闭得连缝隙也快消失;鸵鸟精神果然是百试百灵,如此掩耳盗铃却令薛姨妈芳心走出了极度难堪之境,好象与媳妇一起服侍坏侄儿也不是那样尴尬了!

        “姐姐,你真好!”成功说服美人儿姨妈的家伙化狂猛为柔情,轻柔一吻之后抽身而起,时间紧迫或者说他不想穿了又脱浪费时间,胆大包天的坏小子竟然就此赤身穿墙而出。

        香菱重如山岳的娇躯好不容易来到了院门口,悲伤佳人黯然回首最后看一眼伤心之地,却在这刹那之间映入眼中的情景让佳人开始麻木的心灵也再次为之震动。

        明媚的阳光倾洒世间将挺拔的身影衬托得高大无比、不可抗拒,唯美的光晕在那赤裸的身躯画下了梦幻般的虚影!赤裸?!对——就是赤裸的宝玉凭空突现,未着寸缕的虎躯将男儿阳刚之美完全融入了天地自然、阳光万物,还有美香菱那开始回复生机的心海之中。

        “你……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意中人裸身却引不起佳人丝毫反感,有的只是无边压力下的心慌意乱节节后退,倩影急速颤抖的佳人除了哀声质问外却再次忘记了逃跑。

        “菱姐姐,我要你!”宝玉一步一步向前逼近,故意放缓的身形逐分逐寸摧毁着佳人那原本坚强的抵抗,铿锵的情话更似惊天利剑从天而降,“我现在就要你!”

        “大色狼,你……”面对意中人那蛮横的“爱之宣言”,少女先前的委屈、怨恨全都在此刻爆发,“你这大坏蛋,怎么可以这样?!我不会答应你的!”

        “唔?”佳人话音未落,已被霸道的坏小子一把搂入了怀抱,有力的双臂无比坚定,好似要将香菱狠狠搂入自己的血肉之中交融为一体一般!

        “大坏蛋,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香菱粉拳不停重击,芳心无比紊乱的秀美少妇可没有半点留手,见软求不行便银牙紧咬厉声威胁道:“你这样我不会原谅你的,一辈子也不原谅你!我会恨你!”

        “恨吧!没有恨哪来爱?!”宝二爷对佳人此刻内心的矛盾知之甚深,决心快刀斩乱麻的大色狼当然对威胁浑不在意,火热的低语道:“就是恨,我也要用一辈子的爱来困住你!菱姐姐,你这辈子休想逃出我的身边!”

        “你……”芳心大恨的佳人见软硬都难逃魔掌,发狠的檀口猛然死命咬在了宝玉手臂之上,发自心底的力量瞬间皮破血现,伴随苦涩热血同时出现的还有佳人那汹涌的泪水,发泄不满与怨怼的泪水,情感战胜了理智的泪水!

        “太……太!”穿门而入的宝二爷连片刻推门的千金时光也不愿耽搁,不顾佳人逐渐消失的反抗径直来到了床榻之前,而可怜的香菱所有的反抗都在与婆婆四目相视的刹那被无限羞涩所冲散,习惯成自然的呼唤刚刚出口,娇柔美人就立刻意识到了天高地厚般的羞涩情状!

        “嗯……”薛姨妈更是不知如何回应,火热的鼻音将室内的空气燃得更加燥热,美妇人本想用假寐来逃避羞人的相见,但未想到一向孝顺有礼的媳妇会本能的开口呼叫,猝不及防的婆婆只觉娇躯犹如火燃般燥热无比!

        面对此情此景,宝二爷心中的得意那是无以伦比,熊熊的情火飞腾跳跃,世间有几人能够让这两位绝色婆媳同时甘愿献上柔媚玉体?!

        呀……真是想想就让人发狂、发硬、发涨!

        “菱姐姐!”厉害的家伙蛮横的将美人抱上床后却一反先前霸道之状,变回了一惯的柔情温和,凝重的话语简短有力,未尽之意全都在深情涌动的双眸显露无疑!

        也许是被坏小子的野蛮所屈服,也许是被他眼中的柔情所征服,也许是自己被自己说服,此刻的香菱完全忘记了世俗礼教,忘记了所谓的“不应该”;自己与薛姨妈那“婆媳”身份在此时此刻非但不能变成冷水浇熄情欲之火,反而在真情挚爱涌动之下变成了火上加油刺激万分!

        来吧!大色狼,来吧,  让我与婆婆一样忘形呐喊吧!

        两情相悦的心弦共鸣为三人身处的空间镀上了唯美梦幻般的光晕,万千情丝纷纷扰扰,交叉往返以玄异的方式为世间真情男女织出了一张神奇的情网,可以载着这情网以无比的速度飞向幸福的未来,摆脱世间所有的阻碍!

        衣裙和着挚爱之吻一起翩翩起舞,中衣随着真情抚弄同时跃然翻腾,亵衣肚兜伴随动人呻吟欢呼雀跃,在浪漫的天籁之音伴奏之下,房中凭添了一具纤细娇柔的妩媚玉体!激情之音片刻停顿之后谱出了全新篇章!

        情欲化身的宝二爷并未立刻与香菱融为一体,而是在对美少妇大手游走之中俯身进入了美人儿姨妈,他要用与美艳婆婆火暴的激情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抹去秀美媳妇芳心最后的犹豫!

        …………

        ……………………

        汹涌春潮倾洒而出之时,宝玉也毫不吝啬的付出了自己那天地之间、三界之内独一无二的神奇岩浆!

        透心的酥麻让欢情男女紧紧的抱在一起,当激情达至最美瞬间,情不自控的宝二爷只觉眼前一花,身下的中年美妇立刻变成了深藏心底一生痴求的丰盈佳人,有着七分相似的玉容让他失去了清醒的意识,一向不伦的恋母情结化作微不可察的激情呻吟冲口而出,“啊……母亲!”

        极低的细语并未传入香菱耳中,可是美人儿姨妈近在嘴边的玉耳却将坏侄儿惊天动地的话语听了个一字不漏。

        “轰!”无形的惊雷重重炸响,薛姨妈在极度震撼之中娇躯再次猛颤,竟然就被这极度诱惑的几个字就送上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高潮之颠!

        天啦!原来玉儿还想着自己的姐姐——他的亲生母亲!啊……这也太……太……念及此处的中年美妇在无尽酸软下四肢大张瘫软如水;芳心意念再次一变,这也不奇怪,自己是他的亲姨妈,他不也一样把自己弄上了床吗?那他想他的母亲——自己的亲姐姐也就不奇怪了!

        啊!意念再变的中年美妇脑海不由浮现自己与姐姐一起服侍她儿子的画面,心中的情潮那可是滔天而起,  从未有过的咆哮怒吼,莫明的意念更让美妇人陷入了无穷无尽的火热之中!对,自己都与宝玉这样了,为何不把姐姐也拖进来?!这可是无比幸福的新天地,当然不能让姐姐一个人独守寂寞幽怨一生!

        “小坏蛋,我帮你!”一时失控的宝玉刚刚心生惊怕还未想出补救之策,不成想一向端庄的姨妈反而玉手主动攀上自己肩颈,更轻声俯耳献上了比天高、超地厚的刺激情话!

        …………

        ………………

        “谢谢,我的好姨妈!”宝玉大含深意的再次俯耳低语,随即轻轻一吻注入了无限感激与真情。

        “唔……”已陷入痴迷的香菱玄异的感应到了宝玉来势,纤细娇躯灵活一挺,主动的偎入了宝玉怀抱,在大坏蛋火热的深吻之中,佳人修长的玉腿微微一分,做好了向爱郎完全奉献自己的准备。

        既然已经拿定了主意,那灵秀佳人自然是再无顾忌,疯狂肆虐的情欲之火再不找到发泄之处,她都感到自己就要爆炸了!此时此刻,只有爱郎的恩宠才能将她从烈火炼狱解救而出!

        …………

        ………………

        激情风雨几番起落,雨后的彩虹分外美丽;在明媚阳光照耀之下,香菱心灵天地残存的丝丝阴霾化为云烟随风而逝,生生世世在心田刻下了宝玉的烙印!

        “啊……你要干什么?!”本已瘫软如水的秀美佳人刹那间惊声尖叫,可惜趴伏美艳婆婆身上的她被中年美妇下意识紧搂而不能逃避,眼睁睁看着宝玉挥针在自己俏臀之上刻下了两个羞人的小字!唔……他怎么能这样?!还……还……刻得这么难看!

        一挥而就的宝二爷却没看到佳人哭笑不得的羞涩玉容,还在那儿对自己越来越熟练的动作而自鸣得意;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岂有强自关闭的道理?!况且这样不仅不会丝毫影响自己与爱侣的恩爱,反而会更加亲密无间,又何乐而不为?!

        “你……”从激情中回复平静的香菱翻身而起,刚要责怪爱郎出人意料的羞人行为,不料却被坏小子的手势中途打断,顺着手指方向凝神一瞧,秀美佳人刹那间再次颊如火热;原来美艳婆婆的香臀上也有两个同样的五彩小字,面对此情此景,见美艳婆婆都是一视同仁,她这做媳妇后辈的当然只能无奈接受,不过眼中半嗔半喜的调侃之意却还是大大的让刚刚清醒的薛姨妈大为羞燥。

        “哎哟!”发恨的两双玉手几乎同时落在了得意洋洋的罪魁祸首身上,羞急之下两佳人自是岔怒大生,而所有的怨气当然是享尽艳福的坏小子来承受——这就叫世间没有白吃的午餐!不过如此代价就能换回这般享受的话,世间男子除了不能人道者外恐怕没有一个会拒绝!

        “痛,哎呀,好痛!”在俩女乐此不疲的“消魂一掐功”大展神威下,狼狈不堪的家伙只得在房内四处乱窜,大手倒是蠢蠢欲动很想大力反击,可是佳人娇躯那布满云雨、不堪挞伐的痕迹让他甘之如贻的接受了惩罚。

        无边春色由风雨震荡的壮丽之美化为了温馨缠绵的绵绵柔情,一男三女相拥良久之后,终于带着满足的笑容与心灵离开了依然旖旎的卧房空间,宝二爷那超时代的房车再次缓缓启动,携带一车春色向大观园扑去。

        宝玉回府之时,也正值欢天喜地的贾赦回到了荣国东府,醉醺醺的家伙在刑氏尽心的服侍下一时得意将孙绍祖提亲之事说了出来。

        “老爷,这孙贤侄我们以前并未见过,也不知人品如何,是不是派人打听一下再做定夺?”刑氏虽然老实本份但并不蠢钝,本性善良的她意念再转小心的提醒道:“迎春是我们的乖女儿,还是问一下她的意思吧!”

        “胡说!”老家伙是说翻脸就翻脸,冷声厉斥妻子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得什么?老爷我看上得人会差吗?!”

        刑氏心中微酸,强自展颜的丰润玉脸下却是暗自埋怨,她就是对相公颇为了解才会有此疑问,以贾赦人品又会交到什么出色人才?!自己这一生已经没有回头后悔之路,自不想与自己十分相像的女儿也步上同样的后尘!

        贾赦话语微顿,不待刑氏开口相劝就无情的打碎了她的心愿,“况且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曾需要问及迎春意思?!养了这丫头这么大,,也应该是时候回报了,你明儿就到西府把她领回来!”

        “老爷……”一向温婉的刑氏少有的意念坚定,为人母亲的慈爱让她不想如此轻易放弃,可是话语未完又被贾赦彻底封杀。

        “好了!这事儿就这样定了,再怎么说迎春还是我的女儿,还轮不到别人做主!”大为不耐的家伙把眼一闭,心中开始寻思如何弄到那李家的珍贵名扇!

        无声的苦泪在心中流淌,凄苦的刑氏想不到自己一心服侍了相公二十余年,换回来的却是“外人”二字!一念及此怎不让她幽怨满心,不过温婉的中年美妇还是一如既往的将幽苦之泪送入了越来越深的心湖之中。

        “老爷,妾身不是这意思!”刑氏咬牙再次说道:“现在正是元妃丧礼期间,如果我们接迎春回来,会不会惹得老太太不欢喜?”脑海灵光一闪的中年美妇此刻想得是能拖一时算一时,不若与一向精明的媳妇熙凤商量,再传信给女儿,但愿老天会出现什么奇迹转机!

        “嗯!”贾赦闻言转怒而喜,一平如水的冷声道:“说得在理儿,就等丧礼过后再接迎春回来吧!对了,出去时记得叫人传唤贾芸与贾蔷来一趟!”

        “是!老爷,妾身先出去了!”对于贾赦冷漠的神色,以及对待下人般的呵斥刑氏早已习惯,轻声离去的倩影暗自思忖自己一心帮他争夺家主是不是错了?!唉……这就是命!认命吧!

        四驹马车直接驶进了大观园,宝二爷龙精虎猛神清气爽率先下车,而薛姨妈与香菱则是步履不稳娇躯酸软,二女在车上自是逃不过色狼魔爪,虽未真个消魂,但也被爱郎口手弄了个魂儿飘飘、魄儿摇摇,生恐被大观园众女看出破绽的婆媳二人聪明的借口旅途困倦逃回了蘅芜苑!

        宝玉火热的目光直追佳人倩影而去,得意的坏笑是豪情盖天,闲立片刻的家伙见天色要早不晚,念及操持丧事的凤姐定然十分辛苦,意念一动脚步自然就向管事房行去。他可不是只想着佳人玉体,关键时刻自然应该为佳人分忧,虽然琐事让他厌烦,但能帮到凤姐他自是乐意无比!

        咦!怎么管事房周围全是婢女,不见一个男丁?!大是诧异的宝二爷脑海疾转,脚步却并未有丝毫停顿。

        “二爷留步,凤二奶奶有命,任何男子现在都不能进入院内!”守在院门前的高挑丫鬟见宝二爷到来,一边眼露倾慕迷醉之光,一边勉力开口挡下了宝玉脚步!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四章 婆媳共爱通吃情"><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