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六章 皇家三绝色(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六章皇家三绝色(下)

        见心中最爱神色转柔,那无奈的娇嗔之意让宝二爷即是感动又是欢喜,还是凤姐姐最知我心!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宝玉心中喜意还未浮上嘴角,北静王妃却好心的将他逼上了绝路,“宝兄弟你过谦了,我家王爷平日就颇为自负,可是自从与你相见后就再也不敢自认京城第一名士了,况且那等佳句岂是随随便便就可想到?!”

        北静王妃话音未落,太子妃就欢声接口道:“不如宝公子就以这园子景色即兴作诗一首如何?也让我们开开眼界,看姑父所言是真是假?”

        “这……”这下宝二爷终于骑上了虎背。作诗吧,原本到可以随便剽窃一首,可是这太子妃却要命题而作,他一时间又如何能在浩如烟海的诗词里找一首合适的出来?!还要是众女没听过的,真是难、难上加难!

        不作吧!虽然自己可以放下无用的脸面,但北静王妃与太子妃的话语却给他上了一层枷锁,作不出岂不就是说北静王没有识人之明,是一个有目如盲的笨蛋?!烦、烦到家了!

        愁思苦绪纷纷扬扬,面色不变的宝二爷在众女期待的双眸注视下冷汗直透重衫,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如坐针毡、芒刺在背了!

        “嘻、嘻……”危急关头,一群童稚清脆的笑语声从柳荫中传来,众女此刻正站于水榭回廊之上,偌大的湖岸曲形婉转,直到片刻之后才见到贾兰、贾环与一群小孩子冲了出来,人人手拿纸鸢向湖边空场跑去,一看就是想趁着春风徐徐放飞纸鸢玩耍。

        “平儿,你怎么做事的!我不是说了不许打扰王妃雅兴吗?”凤姐自不会真的斥责平儿,如此一说半是做给王妃三女看,半是为了化解情郎眼底的尴尬;心有灵犀的佳人玄异的感觉到了爱郎下意识的求救之音,本来先前还想看他出丑,可是此刻在无边爱意涌动下未经思索就脱口而出。

        “凤姐姐,小弟这就带兰儿他们离开。”宝玉何等聪明之人,身形一展就欲借口逃离。

        “不用了!”出乎宝玉意料发话是竟是冷艳大美人,优雅贵气的美人儿望着一群天真可爱的孩童刹那间冰霜解冻,仿若牡丹绽放般让宝二爷忍不住眼中发光,佳人悦耳的话语隐隐透出一丝缅怀与向往,“他们只是一群小孩子,不妨事儿的,好久没看见小孩放纸鸢了!”

        “还是姐姐待人最好!”北静王妃迈步上前与姐姐两手相握,姐妹之情在此刻倍显珍贵,冷艳佳人先前一点幽怨感慨都在这温馨亲情流转下化为了云烟!

        “宝公子,你想好了没有?我还等着呢!”太子妃怎么看都不像已为人妻——十足的青春少女一名,瓜子脸微微往上一抬,微带得意的笑语道:“我也拿一首你的大作回去,让家中姐妹羡慕一下!”

        未待心中苦笑的宝玉有所应答,少女之心果然千变万化,太子妃突然话锋一转手指小孩放飞半空的纸鸢欢呼雀跃,“哇!好漂亮的纸鸢呀!回家后我也要玩,就是太子不许也不行!”

        这也算漂亮,宝二爷心中不由生出丝丝得意,这古代的风筝当然比起未来的式样是大有不如!百无聊赖的家伙突然灵光一现,老天爷终于再次给予了这命运宠儿以无上的眷顾!

        “太子妃殿下,那我就献丑了!”众女心神一叹,凝目期待之下,宝二爷怡然自得的满足了她们的雅兴与好奇之心。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嘿、嘿……虚幻宝玉一脸得意的抹去了额头冷汗,长长出了一口紧张大气,暗自叹息以后再也不玩什么文雅了,真累!这活儿不是人干的,比杀妖怪的难度大多了!唉!

        一气呵成、才华横溢的宝二爷脸带悠然微笑,丝毫没有半点掠夺他人成果的自觉性,反而还故做文人雅士的儒雅状静静的等待众人的仰慕!

        静、落针可闻的静、出奇反常的静、让宝二爷心神开始忐忑的静!在这令人恐慌的寂静之中,心中发虚的“伟大”诗人宝二爷再次感到了“做贼”的痛苦,不可抑制的暗自寻思,难道自己记错了年代,这千古佳句早已出现?!不会吧?!要真那样自己光辉的形象可就玩完了!

        “好诗!啪、啪……”不知是谁率先一声清脆悦耳的惊喜过后,如雷的掌声从小到大、由疏到密,心神落地的宝二爷顷刻间就被众女灼热的目光完全淹没,就连早已习惯了他种种不凡的凤姐、平儿也是目放异彩脸带容光,想不到自己的情郎还有如此本事!

        大观园再大也有逛完之时,在宝玉与凤姐热情的引领之下,三女兴致大发将圆子逛了个八九不离十,待得娇喘吁吁香汗微露方自尽兴而去;风采不凡的宝二爷可谓是收获颇丰,整个过程都是在皇家三女尤其是太子妃的仰慕美眸中渡过,再加上北静王妃贤淑的微笑与冷艳美人欣赏的眼神,怎不叫我们宝二爷欣喜若狂大为得意?!

        “小坏蛋!你这花心大萝卜!”宝玉嘴角坏笑刚现,美嗞嗞的回味之色就被送走三女的凤姐逮了个正着,除了平儿外二人身边没有闲人,刚一回到管事房佳人就已大发娇嗔,遭殃的当然是宝二爷不听话的耳朵!

        “宝玉,你也太胡闹了!王妃她们你也敢打主意?!”一向温婉有加的平儿这次也站到正义一边,恨声警告道:“你知道王妃的姐姐是什么身份吗?”

        娇柔佳人玉容一绷,紧接着主动揭开了谜底,“她可是当今皇后——母仪天下的皇后,你竟然如此大胆,不想要脑袋了不成?!”

        宝玉闻言心神忍不住微微一颤,但却没有多大诧异,从皇后那尊贵的气息以及太子妃对她超过对姑姑的尊敬,精明的家伙早就猜了个八九分,暗自偷笑的他浑不在意嘿嘿低笑,不是皇后自己还没心思费这么大劲儿呢!

        心中虽是如此想法,但面对两只开始暴走的吃醋狮子,不想感受狮子吼的可怜宝玉还是一脸感激的保证道:“两位姐姐放心,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不是那样的人吗?!哼!”俩女毫不留情嗤之以鼻,凤姐更是美眸闪现灵动之光,微带得意轻笑悠然,“今儿我就叫姐妹们好好审审你,你这坏家伙是越来越猖狂了,就连皇家贵女也敢意图不轨!”

        “冤枉呀!两位姐姐,老公我冤枉呀!”不伦不类的亲昵称呼过后,宝二爷话锋一变,本真半假的安抚二女道:“你们不会真以为我是见不得女色的大色狼吧?!其实我是为了观察那皇后所得的妖邪之病方自故意这样的。”

        “皇后,你的气色好多了,”在往北静王府驶去的豪华香车之内,皇家三女也正谈论着同一话题,贤淑美丽的王妃双眸透出浓浓喜意,“看来这‘通灵宝玉’果真能驱妖治邪,你这才与神玉见了一面眉间的那青气就淡化了许多!”

        “妹妹,私下还是叫我姐姐吧,这样听着顺耳,我也不用哀家来、卿家去的那么累!”冷艳皇后展颜一笑,姐妹情深的与王妃四手相握,亲密无间的浓浓亲情悄然弥漫了三人身处空间。

        太子妃新婚不久,少女纯真本性未被世俗完全冲散,大受感染的美少妇娇笑着依偎在皇后怀中道:“那芷儿是叫你皇后,还是叫你婆婆或者仍然叫姑姑?!嘻、嘻……要不就叫皇后姑姑,或者皇后婆婆吧!”

        “小捣蛋!”两位大美人同时怜爱无比的轻拍李芷儿香肩,对这个可爱的娘家侄女儿她们是疼在心里爱在眼中,素日连重话也舍不得多说一句!

        “都是太子妃了,也就是未来的皇后,你可不能总是这样没有皇家威仪,要向姑姑我这样端庄典雅一点!”皇后言语间觉得此刻称呼“姑姑”更为亲切,发自心底的疼爱让她恨不得将所有的经验都传授给长不大的可爱侄女儿!

        “唉!那样多没意思呀!”不料太子妃一声黯然叹息,深有感触的话语让皇后自己反而无语以对,“姑姑,你看你这样多累,芷儿看着都心疼!见你一个人闷闷不乐,人家也觉得不好受!”

        说得兴起的太子妃玉手下意识虚空一挥,银牙微咬恨声道:“要是将来太子当了皇帝也把人家丢在一边的话,看我饶不饶他?!”

        芷儿无心之言却一下子狠狠的戳中了皇后痛处,母仪天下的她虽享尽天下之尊崇,但却独独缺乏天下女子都真正盼望的恩爱,听至这儿的冷艳美人儿怎不木然呆立无语应答?!

        北静王妃毕竟芳龄成熟,灵秀的心思立刻察觉到了姐姐芳心的苦涩,急忙开口化解难受的气息道:“姐姐,我看不如就让宝兄弟医治你的怪病吧,我看他还真有几分神通,不像那些民间神棍骗子!”

        “对呀,大姑姑你就听二姑姑的吧!芷儿看你夜夜作噩梦被鬼吓心都疼,”说至这儿的太子妃皇家的刁蛮之气爆发而出,虽远远不及小公主的厉害但也有几分蛮气,“哼!都怪这世间庸医神棍太多,皇后姑姑得了病竟然无人能够医治,以前还有那个怪怪的国师能施法稳住病情,现在国师也跑得没影儿了,这可怎么办呀?!”

        “傻丫头,我是皇后自有神灵庇佑,你不用担心!”皇后一脸自然的说着连她自己也不相信的安慰之言,略一凝神细思后却轻声否定了妹妹的提议,“贾二公子如此年轻不会有什么真本事的,我气色好应该是今儿天气好,再加上在贾家游玩得又比较开心,人一高兴当然气色就好了!”

        久处深宫不仅养成了绝色皇后无比高贵的威仪,更让她自然的学会了没有破绽的掩饰,冷艳佳人平静的玉容下却是思绪翻腾,久久不能平息。

        她又不是瞎子笨蛋,怎会看不到“通灵宝玉”的神奇?!按理说偷偷出宫前来悼祭好姐妹元妃的她应该生出强烈的意外惊喜,她在初始感受到神石仙力的一刻也确实油然生出了希望!心意微动本应顺势而行,但却因宝玉一连串出乎意料的超凡表现,反而让急欲医治怪病的皇后怯然止步,芳心令她发慌的悸动化为莫明的意念,本能的防护牵动了身为皇后应有的警戒之心,不知为何反正她就是强自要求自己远离宝玉这陌生而危险的家伙,意念的坚定竟连病痛的折磨也能放在一边!

        如此聪慧敏锐再加坚强毅力,果然不愧是天下女子之首的人中之凤!虽然在礼教的迂腐下不知变通,更不值得宣扬,但此雍容端庄之姿却足以令世间所有色狼黯然死心!

        “姐姐,你不再考虑一下吗?”在王妃心中却是另一番感受,与北静王感情甚好的三旬美妇完全将宝玉视作了高人名士——姐姐的救星与希望!反复劝说无效之后,贤淑美妇也只得无奈放弃,“好吧,姐姐你先别回宫,既然宫中御医不行,那我在民间多找些大夫与仙长看看,说不定真能好运碰上高人也很有可能!”

        “唉!随缘吧!”皇后一声复杂的叹息终止了这一话题,随即话锋一变轻快的回忆起了姐妹俩少时的欢乐时光,在太子妃不时插话好奇相问之中,王妃心中的姐妹之情也是悠然缅怀,已经逝去的青春好似又重回了俩姐妹身边,香车内略显沉闷的空间也在欢声笑语之中回复了温馨柔和,直到豪华香车驶入了北静王府那欢乐的气息也未消散!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始于晨。

        又是一个初春的清晨,兴致勃勃的宝二爷踏着兴奋的脚步走出了贾府大门。他已经隔了整整一日没到红楼别府去了,一日——这可是好久好久的时光,不知姐姐会不会带着晴雯她们在府门等待自己归家?!呵、呵……念及这儿的宝玉不由自主发自心底的泛起了幸福的笑容,在他心中总是下意识的将红楼别府才当作了“假”宝玉真正的家!

        “宝二叔!您也出府吗?”刚刚跨过府门,身后惊喜的呼声就唤住了宝玉脚步,回首一看比自己年岁还大的侄儿贾芸已经快步追了上来。

        “是芸哥儿呀,你这匆匆忙忙的是到哪儿去?”对于贾家一干世家子弟宝二爷并没有多大偏见,当然对于贾珍父子之类又另当别论了。

        宝玉本是随口一问,但以他崇高无比的地位贾芸却认真仔细的回答道:“回二叔,小侄是奉大老爷命令出门买古扇!”宝玉在贾家不仅是老太太的心肝宝贝儿,还是皇妃的亲弟弟,虽然皇妃已死但余威犹在,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宝二爷在外一手打造出的红楼天下,那轻易就能想象的如山金银怎不让靠月例过活的年少子弟又羡又妒?!能有机会接近宝二爷那可是天赐良机,当然要好好表现!

        “哦!”对于贾赦喜欢收集名扇的爱好宝玉早有耳闻,无甚在意的轻拍贾芸肩膀笑语道:“办事儿勤快是对的,但也没必要走得这么匆忙,这扇子又不会长脚跑掉了!”

        “唉!二爷有所不知,这古扇是不会跑,但扇子的主人却很是奇怪,任凭我们出多大价钱他都不卖,”贾芸话题一开立刻大吐苦水,满面愁容紧接道:“小侄也不是第一次为大老爷办事,但却初次遇见这么奇怪的家伙,就是抱着那堆扇子不卖一把,我们多去了几次还破口大骂,好象要他的命一般!”

        二人边走边行,巧合的是俩人目标有一段重合的路径。宝二爷对于这类传说中的“痴人”甚是理解,轻声笑语对贾芸道:“你对了,这种人就是把喜爱之物当作了他们的命根子,你尽量用同好的话语去打动他吧,实在不行就叫大老爷亲自与他见面聊聊,说不准还会收到意外之喜!”

        “二叔果然见识广博,让小侄茅塞顿开!”贾芸越想越觉宝二叔一语切中了要害,但一念及贾赦那高高在上的神色,他脸上的喜色又变成了无可奈何,“要是大老爷能像二叔一般英明那就好了!”

        黯然叹息的贾芸脑海不期然响起贾赦的咆哮之音:“什么?有钱不卖!还敢辱骂老爷我!去,赶紧再去!就是抢也要给我抢回来!”

        “怎么啦?有什么难处尽可以给我讲讲!”贾芸眼底的忧虑映入了宝玉超人的眼神,好奇之心让他难得的善心大发。

        “二叔,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贾芸微一犹豫,随即鼓足勇气低声回话道:“就是大老爷一怒之下准备动手强抢,我尽力劝说也没有效果,唉!这已是最后一次和平解决的机会!”

        话语微顿,贾芸见宝二叔面容微动,紧接着又补充道:“二叔,小侄看那李家好象也很有些来头,可是却劝不住大老爷,您老有空还请帮忙劝一劝吧!”

        “芸哥儿,你说得在理儿!”宝玉不由首次对贾芸刮目相看,意念一动肯定的回应道:“这事儿你先拖着,待我明儿一早就找大老爷说说,可别弄出祸事来!”

        “对了,你把这事办完后到院子里来找我,我有差事给你办!”宝玉本想回府后就将梨香院建成,但却被元妃丧事给耽搁了下来,如今难得碰上一个有才干的青年子弟,他不由心生欣赏,决定试着用一下。

        “多谢二叔看重,侄儿一定早日前来为二叔效力!”贾家没有笨人,贾芸聪明的选择了靠山,在贾赦手下他一向没有更会拍马屁的贾蔷得宠,如今能得宝二爷赏识无疑是麻雀飞上枝头找到了出头之路。

        红楼别府之内,宝二爷难得的没有首先到后院见美女,一路行来越想越是心神发紧的家伙已生出强烈的不妙预感,贾芸临走时无意间提到的“孙将军”让他戒意横生,不得不慎重对待!

        “二爷,小的这就去办!”倪二听完主子严肃的吩咐后,粗豪直爽的汉子忍不住心中疑问好奇道:“为何要调查这孙家来历?小的以前为何从未听说过?”

        “倪二,你先下去吧!”宝玉并未多言,大手虚挥面带凝重,“我也不十分明白,等你们调查回来就清楚了,总之肯定与孙绍祖有关。”

        “他***,又是这王八蛋!”本已转身的倪二猛然转身,心中盘旋又久的疑问终于冲口而出,“二爷,为何不干脆把姓孙的干掉得了,干吗要与他这样耗下去?!”

        “呵、呵……”对于倪二的直率野性宝玉不以为忤,语带微笑悠然道:“原来是没有把握,现在是不屑为之,也不应为之!”

        见倪二依然是那茫然不解的迷糊样,一旁的甄士隐终于开口扮演了军师角色,“以前咱们根基未稳势力不够,自然不能莽撞行事以免两败俱伤;现在虽然可以成功的除掉敌人,但敌人是永远也除不完的,如果我们每次遇敌都用强势一击而杀的话,”说至这儿的中年文士手抚颔下黑须,怡然自得的指了指倪二脑袋道:“不多用用脑袋会退化的,遇见的对手比我们弱倒还好,如若对手反比我们强那又怎么办?!到时肯定就会是我们被人一击必杀了!”

        ——————————————————————

        请支持知乐马甲新书《时间人之为所欲为》,是知乐朋友的就点推收,http://www./showbook.asp?bl_id=118248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六章 皇家三绝色(下)"><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