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七章 双玉情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章双玉情浓

        宝玉见甄士隐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立刻接口向倪二教授道:“一山还有一山高,只有智慧才能真正不败!否则一代武圣关二爷为何会死在没有猛将的东吴手中?!”

        “哦!我明白——不了!”粗人始终还是粗人,不是听不懂主子所言,而是不能理解主子那“奇怪”的心思,在倪二心中敌人就是拿来杀的,不杀人就杀己!

        “呵、呵……”宝玉与甄士隐相视而笑,无可奈何的对倪二道:“等包勇回来你跟他好好学学,先去办事儿吧!”

        “甄先生,不知红楼学校办的如何?银钱不够尽可在库房支取,只要能够维持香烟的日常运作就行!”待得倪二离去,宝玉发自真心的关切红楼慈善事业,来到这时代得到太多的他真的想回报人世!

        “上一批银两都还未用完,不用急!”甄士隐看着宝玉的眼神悄然一变,语带古怪味道笑语道:“你是不是该换个称呼了,老夫可是把莲儿交托给你了!”

        汗……原来吃了人家女儿已被当父亲的知道了!脸面发热的家伙毫不犹豫神色一正,弯腰俯身深深的恭身一礼,“小婿拜见岳父大人,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菱姐姐给她幸福的!”

        “哈、哈……有你这句话,老夫就放心了!”甄士隐无尽欣慰朗声大笑,更出乎宝玉意料的转首对内厅道:“莲儿,还不出来给为父敬茶!”

        在宝玉诧异惊喜的期待之中,珠帘微动闪出了婀娜多姿的纤秀美人儿,柔媚玉容弥漫无限羞涩,香菱袅袅倩影缓缓走至宝玉近前,幸福暖流给予了佳人打破世俗的勇气,平生第一次眼带激动之泪发自真心的矮身盈盈一礼,“妾身拜见相公!”

        “菱姐姐,”宝玉大步上前扶起娇柔佳人,浓情蜜意自是不避嫌疑,情怀涌动的他目露真情凝声道:“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宝玉或者宝兄弟;来,我们先给岳父敬茶!”

        见宝玉没有想象中为人丈夫那种自大的大男人情状,香菱芳心更是喜悦万分,感激的回了爱郎一记深情的秋波后与宝玉并肩跪于父亲面前,整个心神在这刹那融入了无比庄重的气氛之中,“父亲,请喝茶!”

        “哈、哈……”甄士隐无限欢声在红楼别府久久回荡,良久之后中年文士神色一正,对重新坐好的宝玉道:“玉儿,不是我故意逼你,实在是时间有限我要立刻回大荒山道场一趟,这一去一回不知要多久时日,所以你切不可迁怒于英莲!”

        “岳父你错看小婿了!”宝玉侧首与香菱四目相视,如海真情就在一对有情人儿目光中激荡流转,温情脉脉的两手悄然相握,宝玉有力的紧了紧佳人玉手后再次坚定的对中年文士道:“就是您不这样做,我也会尽快向您老提亲的,虽一时不能与菱姐姐明媒正娶,但小婿待菱姐姐之心却决不会有丝毫偏颇!”

        话音稍顿,宝玉话锋一转略带担心道:“不知岳父回山所为何事,如需小婿代劳尽请开口!”

        “也没什么大事儿!”甄士隐抚须回应,清朗的面容隐然透出一丝淡淡的忧虑,“前几日接到师门千里法喻,着令所有弟子即刻回山,应是为了道场百年一度的少教主确认大典!”

        宝玉对什么“少教主”自是没有兴致,但心神却猛然一惊,急切的开口追问道:“那妙玉是否也要回山?”

        甄士隐大有深意的望了宝玉一眼,世外修道之人并没有因为女儿的原因有所不满,“小师叔乃是老教主最为得意的弟子,更是新任教主的不二人选,当然要回山!”

        中年文士是何等样人!话音未落就看到了宝玉眼底那深深的担忧,还有一缕让修炼多年的他为之惊悸的近似野蛮的狂野之光,虽未完全明白宝玉此刻心底那可怕的意念,但甄士隐下意识的出口抚慰道:“玉儿,小师叔明儿才与我一起回山,你有什么事儿尽可前去问个明白,某些事情不要多想,顺其自然吧!”

        呼!无边法力霞光万道,在悄无声息之中宝二爷凭空突现于栊翠庵门前,心急火燎的家伙只是匆匆与元春、晴雯她们照了个面,就不顾惊世骇俗飞身来到了天仙美女的居处。

        挺拔的身形再次昂然舒展,微惊的春风已抹去了宝玉心中急噪之念,虽然被突来的坏消息打了个猝不及防,但宝二爷毕竟是宝二爷,非常之人必有非凡之处!与妙玉相通的心灵玄异的回复了宁静,他决不相信天仙美女会弃自己而去,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心有灵犀”?!

        回到古代的“假”宝玉虽天性多情博爱无双,无限心灵天地之内虽可喜爱无尽,但不可或缺的挚爱却绝对有限,最先闯入他心中的凤姐肯定是一生最爱,占尽天时地利的金钏儿也深刻心底,最后一位深情真爱人儿就是妙玉这天仙美女了!

        对于袭人等其余诸女,他宝二爷不是不爱,不过却在这爱恋之中掺入了火热的欲望杂质,爱情是没有公平可讲的,已被凤姐三女抢先占领的宝玉心海当然是天塌地陷也不愿失去她们,而其余美人——就连黛玉宝钗还有元春此等群芳之冠也没有这般深情挚爱,至少现在为止还是这样!

        谁说男人最爱的一定是最美的女人?!老天的心意谁又能真正明白?!爱,还是欲,或者是灵欲交融,永远是困扰男人一生的难题!

        心神稳定下来的宝玉却没有丝毫要改变先前决定的意念,无论是儒雅灵智的他,还是狂野霸道的他,都不会让自己真心挚爱的女人离开身边,无论是用温柔的情网还是用野蛮的压迫,总之他“假”宝玉的女人就必须一生是他的女人,天地神魔也休想改变!

        坚定的步伐向台阶踏去,宝二爷脚跟还未落地,出乎意料的异变就已突然从天而降。

        “嘶!”凌厉的劲气撕破虚空,刺耳的剑鸣声犹如勾魂之音直奔宝玉后心要害而来,强大的法力突然锁定了宝玉身处的空间,致命的力量瞬息之间就杀至了宝玉身后分寸之地!

        莫明的敌人凭空突现,虽惊不乱的宝二爷来不及运出法力护罩,虽能以更快的速度向前飞奔逃出剑芒威胁,但爱屋及乌的家伙却不想撞破天仙美女的精致庵堂而大煞风景。

        心有定计的宝玉没有回头的时间,就在剑锋划破衣衫刹那,厉害刺客志在必得的眼神猛然大张,只见法力之光划过之处空空如也,原本猝不及防的猎物却犹如幻影般消散不见。

        天地之间独一无二的宝二爷当然不会消失不见,近日法力大增的家伙脑海中莫明的神通是越来越多,“无知”的家伙还以为这是下乘道法“动之法门”的功劳,高大的身躯在土遁之术急速运转间如入无人之境沉入了地底,那匪夷所思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刺客对道法的认知,所以才会愕然刹那!

        临阵分心乃是致死之因,刺客显然是经验丰富的个中高手,仅只瞬间的愕然立刻毫不犹豫身形向侧方横冲,同时手中利剑迅疾横斩身后虚无空间;不仅如此,强大的法力护罩透体而出,完全做到了严密无比,万无一失!

        手段是完美的,策略是正确的,但面对那毁天灭地的无敌力量这一切却全都形同虚设,徒劳无功。

        宝玉果然凭空出现于刺客后面,但一指轻弹就将剑上光芒完全击散,随即毫不停留飞身贴上,霞光闪烁的大手如入无人之境,轻易刺穿了敌人法罩,有力的大手像一道铁箍瞬间禁锢了对手的所有反抗。

        面带悠然轻笑的宝玉用力一转将刺客正面转了过来,紧接着用出了世间最为厉害的绝招——狠狠的、拼命的、火热的吻在了刺客刚要惊叫的朱唇之上。

        “啊!”半声惊呼嘎然而止,偷袭不成反落魔爪的正义女神就此献上了香吻,良久之后,娇喘吁吁的妙玉方自用力一晃,曼妙娇躯溜出了意中人怀抱。

        “大坏蛋!修炼这么辛苦还是及不上你这懒家伙,上天真不公平!”天仙美女坠人了凡尘,玉手一抖长剑变回玉簪插入了发髻,双唇微翘给了宝玉一记秋波白眼。

        对于佳人无奈的娇嗔宝二爷当然是引以为乐,欢欣的眼眸悄然涌动,显然还沉浸在与天仙美女那醉人的热吻之中,虽只是简单的亲密接触,但久处花丛的家伙却在这心灵火花的撞击中陷入了迷离之境。

        “仙子姐姐,你要回山吗?”绿荫掩映之间,一对天间璧人飘逸的身影若隐若现,闲庭信步自然的融入了勃勃春色之中。

        “嗯!”妙玉微点玉首,随即话锋一变半真半假的“吓唬”宝玉道:“我还以为你这大坏蛋不会关心这事儿呢,如果你今儿不来,明儿我就不回来了!”

        “呵、呵……没关系!”宝玉悠然轻笑的话语大出天仙美女意料,佳人美眸还未发狠,坏家伙得意的调侃已然出口,“你不回来,我就到大荒山抢人!你要不想我被你师门打成猪头就乖乖回来吧!”

        “无赖!”妙玉刹那间化嗔为喜,芳心之内甜蜜的滋味让佳人倩影好似镀上了美丽的光晕,幸福的光环!

        “宝玉,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能回来了,”妙玉清丽无双的灵秀玉容闪现亦真亦假的阴云愁丝,幽深美眸认真的凝视意中人道:“那时你可千万别冲动,我师门虽无人是你对手,但如果众多长老联手之下你还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妙玉,你为什么有可能会不回来?!是不是因为你师父要你做那什么狗屁教主?!”宝玉以肯定的眼神等待佳人回话,他可不想心爱女人真的去做那劳心费神的一教之主!

        “你都知道了!”妙玉神色黯然一声低叹,对于意中人口中对师门的不敬并未在意,绝美双眸闪现浓浓缅怀之色,“是师父将我于荒野拾回,对妙玉有活命之恩;又收我为徒倾囊相授,有授艺之德,更慈爱有加视为女儿般关怀,有父女之情!”

        说至这儿的天仙美女低沉的仙音透出浓浓的无奈,“而师父对妙玉唯一的期望就是要继承衣钵,光大我大荒山一派,”无尽的矛盾在佳人眼底显露无疑,一向清稚如仙的妙玉少有的软弱叹息,语带哀声对意中人道:“宝玉,你叫我如何取舍?!”

        佳人无助的话语好似酸涩的利箭射进了宝玉心海,心房发疼的他双臂一展将妙玉抱入了暖暖的怀抱,真情挚爱化作春风拂面,透心的暖意一点一滴的平复着爱人心田的裂痕,“仙子姐姐,做人当然应该知恩图报,但报恩也没必要将自己的幸福搭进去!”

        妙玉可没有宝玉那般洒脱,她虽是修道之人,但也生在这时代自有这时代的人之特性,重恩重挚的佳人娇躯一晃就要据理力争!

        大手用力一紧,宝玉又把天仙美女抱回了胸前,自信的笑容止住了她刚要出口的话语,“你师父不就是想光大教派吗?这累人的事儿怎能让我的宝贝儿来干?!不如这样,我帮你们大荒山威震人间界,你师父把你许给我当老婆如何?”

        对于意中人兴致勃勃的话语妙玉是又气又笑、又羞又喜,给了坏小子一讲动人的秋波后娇嗔道:“你以为我们大荒山是做生意的不成?!还交换呢,我又不是货物,谁要做你老婆?!想得倒美!”

        “呵、呵……我就是要娶你当老婆!”宝玉嬉戏一笑后刹那间神色一正,悠然自在略显疏懒的宝玉回归识海,而狂野不羁、蔑视天地的宝二爷却横空出现在妙玉面前。

        “宝贝儿,无论如何你都是我老婆!”男儿慷慨之气顶天立地,宝二爷豪迈不凡的眼神深深的凝视天仙美女,无比的决心化作铿锵之言掷地有声,“如果你师门敢有半点阻拦,看我如何打上大荒山,将你们那道场打它个片瓦不留!道场都没了,你这教主当然也当不成了!”

        “你……你敢!”面对有信誓旦旦要灭自己师门的家伙,一心忠于师门的少女却生不出丝毫怨怼之心,反而在暗地里喜意翻转,被威胁的天仙美女无奈娇嗔,“不要胡闹,我师父不是那等迂腐之人,最多人家听你的就是了!”

        “好姐姐,你记着,我只等你三个月!如果到时不回,你老公我就亲自打上门去抢人,哼!看谁能挡我脚步!”宝玉一时激动,情不自禁的双手一把紧抓妙玉双臂,发下了让天仙美女又羞又喜、又惊又怕的坚定誓言。

        千滋百味齐集心间,妙玉感动的清泪涌入眼眶,佳人心海不由自主浮现意中人当日大发神威的一幕,如若把神秘仙人所说的封印解开,那宝玉绝对能将大荒山翻转过来。

        念及此处的妙玉心神微惊,生怕自己为师门带来祸事,“好宝玉,你可千万别胡来,我……会向……师父好好说的!”

        温馨的情潮暗涌不休,真爱的波涛轻轻荡漾,随波而动的一对有情人儿被缓缓推送到了一块儿;深情的相拥胜似世间所有动人的情话,在明媚阳光映照下拖出长长的身影,为这宁静美妙的天地凭添了一缕醉人的风景!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

        心神沉醉的宝二爷悠然回到怡红院,不料上天诚心捣乱,凤姐焦虑的面容瞬间驱散了他写意快活的心境!

        “宝玉,你快到紫菱州去见见迎春吧,她病得不轻!”凤姐感慨万千的一声叹息,对于迎春未来的命运充满了担心,感同身受般回忆起了自己年少出嫁的情景。

        从小精明的王家大小姐也未逃过被迫糊涂的命运,虽然对于贾链人品不甚喜欢,但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强大压力下,精明少女也只有屈服一条路;如今虽与宝玉两情缠绵,自己更躲入了太太居所避开了讨厌的贾链,但佳人心底还是留下了不可抹灭的遗憾,对于自己没有把处子之身向爱郎奉献的深深遗憾!

        迎春如今面临的情形与她当初何其相似,可是在所谓“父母之命”下,连一向精明厉害的凤辣子也是束手无策,只得把这解救迎春的渺茫希望放在了宝玉身上。

        “二姐姐怎么会病了呢?凤姐姐你开玩笑吧?我昨儿个见她还好好的呢!”宝玉与迎春之间欲拒还迎的暧昧情愫并未让众女知晓,而贾府整日忙个不休也在无形中抹杀了二人独处的机会,因此常让宝玉在与众女欢愉之后懊悔低叹!

        “唉!还不是东府那老不羞干的好事!”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但鸳鸯对于贾赦的怨恨却没有丝毫减缓,平日还顾念迎春面子隐忍心中,如今当然是再无顾忌,气愤万千将迎春将被许给中山狼之事说了出来。

        “宝玉,你一定要想法阻挠此事,那姓孙的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秋纹曾在金钏儿灵堂见过中山狼一面,少女的敏感让她立刻察觉了对方那阴冷的气息!

        “真他妈讨厌!”宝二爷情急之下粗话出口,而心底的怒火更是强烈了千万倍,多情的家伙早将二姐姐视作了自己的爱人,贾赦此举无疑是触犯了他心中唯一的逆鳞——动自己女人的脑筋,杀无赦!他宝二爷绝对要让“贾赦”白叫了这个名字,永远不能得“赦”!

        “我这就探望二姐姐去!”不论怒火如何冲天而起,但宝玉心中还是没有忘记迎春正在忧愁之中。

        “宝玉,天色已晚,你还是明儿一早再去是好,”平儿温柔的话语条理分明,在情在理的相劝道:“素日你东窜西串都是青天白日,大家看见也不会有何闲话;如果夜间仍去探望,万一落入碎嘴下人眼中,岂不凭白弄出许多是非来?!”

        袭人诸女也是纷纷出声附和,一时间莺声燕语将宝二爷彻底包围,无限柔情化作千丝万缕捆住了他的四肢身形!

        神石之力已与宝二爷禀性相融,刚柔并济偏向狂野无羁的他神色一正,发自真心的化解了众女的阻碍,“你们不要劝了,我意已决!二姐姐此刻必是悲伤憔悴,家中上下除了我能帮她外又有谁能帮她、谁敢帮她?!既然如此,何必为了俗人的说三道四而让二姐姐白白悲伤整整一夜呢?!”

        说至这儿的宝二爷身形一振,强大而无畏无惧的男儿气势自然的抓住了众女芳心,“况且我宝二爷的闲话谁敢说,不信就让他们试试看!”

        坚定的身影大步离去,片刻之后众女方自从痴迷之中反应过来,凝神一看哪还有冤家的影子!辣凤姐虽觉得宝玉所言甚是在理儿,但心思缜密的佳人还是立刻亡羊补牢对袭人几女道:“你们赶紧跟上去,有你们随行至少要好一点,否则孤男寡女就说不清了!”

        一向只为宝玉而活的袭人感激的望了二奶奶一眼,用力一点玉首带着麝月追了出去,而秋纹与玉钏儿当然是留下来看家以及服侍二奶奶;鸳鸯本也想跟去,但服侍老太太休息的时辰也到了,少女只得强自按下冲动的脚步,在平儿相送下走出了怡红院。

        “咚、咚……”清脆的敲门声打破了紫菱州别苑的静谧与阴云愁雾,挟带无尽光芒从天而降的宝二爷长身玉立,誓要拯救红楼美女悲惨的人生!

        “谁呀?!这么晚了!”迎春贴身侍女司棋误以为是哪个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前来串门,微带埋怨的打开了半扇大门。

        “啊!是二爷呀!”意外的惊喜让少女顿时面如春花绽放,精神奕奕下意识整了整自己衣襟,想不到贾家所有婢女的“梦里人”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猝不及防的司棋想不慌乱也难!

        如若平时宝玉还会逗逗这青春少女,说不定还要吃吃小豆腐,不过此刻念及迎春不妙的处境,他自然失去了嬉戏之心,微微点头示意后径直穿门而入直向迎春卧房行去。

        唉!浓浓的失落写满了司棋清秀的脸颊,良久之后少女心神一愣,随即意识到这可是夜间,二爷如此岂不有点……越想越是不妥的少女并未生出将宝玉赶走避嫌之心,而是下意识反手用力关门,要将所有怀疑的目光都挡在大门之外。

        “等等……”大门还未完全闭合,袭人两女的呼唤就从门缝钻了进来。

        又是欢喜又是莫明失望的司棋矛盾的玉手只得又将大门轻轻打开,“袭人姐姐,你们是找宝二爷的吗?他刚刚进去探望我家姑娘了!”

        “二姑娘的心情好点没有?头还疼不疼?”袭人白日已经来过一次,对于一向待人温和、和蔼可亲的二姑娘有此不幸她也是大为黯然。

        “唉!还不是那样?!”司棋重重一声叹息,主子的命运也就是下人的命运,作为贴身侍女的她远比袭人她们更为担忧,主仆之谊、姐妹之情,无论哪一样都让她不能不为迎春祈求天降救星,大显奇迹。

        “唉……”今儿的紫菱州,恐怕出现最多的就是这无奈悲伤的叹息,雅致卧房之内并无过多饰物,素雅之中颇见兰心慧质,可惜如此温婉主人此刻却是黯然神伤。

        双眸红润的迎春斜卧窗前软榻之上,媚骨天生的完美玉体在春衫掩映下跌宕起伏,惊心动魄,柔媚曲线别说与少女相比,就连绝大多数丰盈妇人也会黯然失色,好一个逐渐绽放的绝色尤物!

        青春年少本该笑语如花之时,可惜妩媚迎春却是望着窗外弦月一脸悲伤怔怔出神,佳人脑海一想及白日向父亲求情时的情景就不由更是悲从中来,贾赦非但未念在父女之情上放弃固执的命令,反而勃然迁怒于好心的母亲,说她不应将此事告知自己!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七章 双玉情浓"><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