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九章 美女诗社春色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章美女诗社春色动

        “呵、呵……小祖宗给林妹妹请安!”对于幽兰美人儿的戏弄宝玉是不恼反喜,就着林妹妹的话语聪明的反手一击,顿时让室内众女齐声欢笑,久久不休。

        “老祖宗,你的两个玉儿都要造反了,你老人家还不好好治治他们?!”宝钗轻盈迈步来到老太太身前,体贴的边为老太太揉肩捏背边望着宝玉轻声取笑。

        老怀大慰的老太太在这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中年轻了许多,双臂一展笑语道:“两个玉儿都是我的心肝宝贝儿,赶快过来让老祖宗好好抱抱两个小祖宗,呵、呵……”

        未待宝玉与黛玉有所应答,探春却抢先冲入了老太太怀抱,半是撒娇半是埋怨道:“老祖宗就是喜欢会说话的宝哥哥与林姐姐,就不喜欢不会说话的三丫头!”

        “胡说!”贾母喜笑颜开假作嗔责,环手轻拍三丫头肩背道:“会不会说话的我都喜欢,不仅喜欢你这牙尖嘴利连老人家也数落的三姑娘,连你一向不爱说话的大嫂嫂我也一样喜欢!”

        李纨紧伴老太太下首端庄而坐,众女之中以她芳龄最长当然亦最是稳重,贤淑的美少妇柔声回道:“咱们谁不知道老太太待人最是公正,孙媳妇儿当然尊敬您啦!”

        “老祖宗,玉儿想清楚了,您疼了玉儿这么多年,如今也该是玉儿回报的时候了!”一番嬉戏过后,宝玉神色一正开门见山的进入了正题,“我决定了,为了光大贾家门楣孩儿要担起贾家重担,月后的家主之选孩儿当仁不让!”

        “啊……”众女的诧异声是此起彼伏,或是朱唇微张脱口而出,或是芳心发颤心海荡漾,她们不是不相信宝玉的能耐,而是想不到一向对家族之事懒散无比的家伙也有热心之时,难道真是浪子回头不成?!

        “好、好……这就太好了!”老太太眼中的欣喜那是泪花隐现激动无比,大为欣慰的感叹道:“如此我就放心了,也免得你那不成材的大伯与珍哥儿为此伤了家中和气!否则日后到了九泉之下我也没脸去见你们的祖父!”

        欢欣的时光转瞬即过,年事已高的老太太支持不住困倦油然而生,睿智大气的宝钗带头告辞而出。

        “宝哥哥,你骗得我们好苦!”走出上房的众姐妹并未立即散去,反而一个个面带不满的将宝二爷围了起来,玉容幽幽的黛玉半真半假的娇嗔道:“草长莺飞二月天……这首诗是不是你在王妃她们面前即兴而作的?”

        “这……”宝玉想不到自己的“惊世”才华会在此时发挥负面作用,面对如此玄异之事,他就是有两张口也解释不清。

        “哼!宝哥哥是不是认为我们姐妹不配你展露才华?!”黛玉可不想如此轻易就放过让她大出意料的家伙,素以才气惊艳的“再生西子”黛眉微皱,令人倍增怜爱之心,恐怕可是真正的西子也不过如此!

        “大家就不要怪宝玉了,我想他以前定是有所苦衷所以才瞒着姐妹们的,”宝钗果然最是善解人意,国色玉容绽放灿烂微笑,丰润娇躯在众花之中也是艳色无双,贴心的话语让宝玉大为开心,可是佳人紧接着话锋一转又巧妙自然的堵断了他所有逃避之路,“现在既然宝兄弟已经可以大展才华,那肯定也不用再回避我们姐妹了,宝兄弟,是与不是?”

        “这……”虚幻宝玉体贴的不停为老大擦汗,可是冷汗却越擦越多,面对众女动人美眸的无形威逼,宝二爷感受到了半脚踏入虚空的危险恐怖。

        “宝姐姐有命小弟当然不会推辞,”宝玉眼光一下看到了面带笑容的纨姐姐,灵光一现立刻找到了救星,自然的侧首对嫂嫂道:“纨姐姐,兰儿近日功课如何?我明儿个就到稻香村来给他上课!”

        “好啊!”李纨对于宝玉教小孩的本事比他的诗词本领更为欢欣,佳人早有此心,但本以为宝兄弟是随口说说不会当真;爱子如命的她当然是欣喜不已,“兰儿近几日见不到你都闹了好几回了,要是宝兄弟能帮我好好管教兰儿,嫂子就谢天谢地了!”

        “纨姐姐,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教出一个状元儿子来!”宝玉紧抓这一话题牢牢不放,众女果然不好意思打断李纨此刻兴奋的心情,再多的不满也在对大嫂子的尊敬下吞回了心中。

        一番寒暄过后,宝玉悠然拱手向众姐妹施礼道:“我这就去准备明儿上课的事情,各位姐姐,小弟先回去了!”

        话音未落,冷汗淋漓的家伙急忙迈开大步狼狈逃遁,而一直闭口不言的惜春也向姐妹们矮身一礼后一声不响的向哥哥师父追去,让反应不及的众女又是齐齐一呆,暗自慨叹怪事日日有,今日特别多!

        “哎呀!”片刻之后探春首先反应过来,清丽的玉容闪现懊恼之光,高雅丽人跺足后悔道:“糟了,又让宝哥哥借口溜走了!”

        “这家伙真是狡猾,竟然利用纨姐姐蒙混过关!”黛玉娇弱玉脸浮现又气又笑的微妙神色,直到此刻她也未于宝玉所做的好诗中回复清灵之境!

        “是呀,也怪我一时糊涂!”温柔李纨在几女提醒下终于明白自己成了宝玉逃跑的工具,更是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小叔有时是顶天立地的豪迈男儿,有时又像长不大的小孩般精灵搞笑,如今又加上了足以让世人震惊的绝代才华,真是令她大有“日日有惊喜、天天有奇迹”的深深慨叹!

        “哼!我们不能放过他!”探春对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最是恼火,一场兄妹竟瞒了她十余载,明知自己自幼最喜诗词书画,他却偏要装傻充愣,高挑玉人清明双眸灵活一转刹那间想到了绝妙主意,“宝哥哥素日最喜热闹,我们不如办一个诗社,再把湘云也邀到家中算她一份,到时众人齐心不怕不能逼宝哥哥出手!你们说我这主意怎样?”

        “办诗社?!嗯,好主意!”宝钗大气的神色也是惊喜浮面,一向也是才气纵横的她平日闲时也爱这琴棋书画,如今众姐妹齐聚一堂当然是欢喜无限、乐趣无穷,闺阁之中本就无所事事,空有满腹才华的众女能有此发挥的机会当然是跃跃欲试!

        “三姑娘好主意!我们把园子里所有的姐妹都叫齐,凡有一计之长的都参加,也不只限在作诗上,”黛玉对宝玉的“恨”已达至即将爆发阶段,银牙微咬天籁迸射,“二姐姐最会下棋,三妹妹擅长作画,四妹妹天生就是弹琴高手,宝姐姐当然是作诗了,而小妹也勉强懂得一些诗词,咱们就合力给他来个‘过关斩将’,看他还敢不敢欺负我们女儿家?!”

        在众女的叫好声中,李纨柔声笑语道:“如此一说我却没有什么大本领,不如就来当这个东道提供场地,我自举掌坛,如何?”

        “大嫂子掌坛正合适,”宝钗也是兴致大发,配合着黛玉对宝兄弟手不留情,轻言笑语道:“不过大嫂子心灵手巧,我们再设一关杂艺如何?就以嫂子拿手的投壶为关!”

        “还有湘云,她素是夸耀有着男儿也不敌的什么拳脚功夫,而且总是慨叹在姐妹间找不出施展的机会,如今不如再让她想法再设一关,定能让宝哥哥落得个灰头土脸!”探春脑海一想到报复宝玉那灵光是灿烂闪烁,奇思泉涌、妙计奔腾!

        李纨毕竟最是年长,略一凝神就想到了妥善安排,“妹妹们,现在正值元妃丧礼之期,我们还是等到丧期完毕再正式开坛,不过这只前大家可以多想想,一等时机成熟就让宝玉措手不及!”

        明媚的阳光跳跃欢呼,树上的鸟儿婉转悠扬,初春的清风更是让众女透心般舒畅,唯有故意带着惜春出门乱逛的宝二爷莫名其妙心生寒意,强烈的不妙预感让他忍不住抬头望了望天色,下意识寻找天空掩藏的阴云。

        “徒弟,这外面是不是比家中好玩多了?”不称职的师父竟带着轻装打扮的妹妹徒弟在闹市留连,如此行为即是为了给贾赦时间让他心慌,也是为了激发惜春少女本能的好奇与青春朝气,不要整日只知缠着自己学什么道法。

        念及此处的宝二爷心中更是苦笑连连,自己的确是法力通天,但这些神通都是莫明而来,他连最基础的打坐调息也不会,又怎样教惜春呢?!难不成把“动之法门”传给少女不成?!

        嘿、嘿……在近在咫尺的醉人幽香环绕下,心怀一荡的宝二爷不由对这充满诱惑的意念心生向往,虽然立刻被正义的宝玉强自压回了识海深处,但欲望的种子一旦在心田撒下,要想阻止它生根发芽是何其之难?!

        “啪、啪……”鼓励的掌声又响又亮,虚幻宝玉充满期待的大声鼓励道:“好主意!要是四妹妹再逼你,你就这样对付她!”

        百转千回的意念只是瞬息之间,面对繁华红尘世间十之八九的男女都会在其中浮沉,可宝二爷这次偏偏就遇上了这最后的唯一,惜春天性就对此冷漠淡然,无动于衷白了师父一眼,敬意全无惜字如金,“无聊!”

        只此两字后香香少女再不开口,让本是兴趣怡然的家伙立刻大感难受,暗自悲叹这徒弟也太难搞定了!

        锲而不舍的宝玉脑海疾速运转,望着纤细少女如玉洁白、欺霜塞雪的素容不由暗自思忖,世人都说美人如玉,那是否女子都爱玉之纯洁秀美、高贵典雅呢?!

        “四妹妹,二哥带你到里面逛逛!”灵光一现的宝玉强自拖着少女玉手进入了一家不大不小的玉器店,惜春虽然同样兴趣全无,但不管宝玉走到哪儿她都不会不去,因此也是木然的跟了进来。

        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色玉器从大到小、粗糙到精致映满了客人双目,虽比不上贾家摆设之物,但也算得上不凡之品,热情的宝二爷摒退店家不停言语诱惑着惜春心神。

        可惜四姑娘那冰霜玉脸仍是千年不变,除了在打造得小巧简洁的翠绿小同心锁上停留了不到两秒钟外,其余都是一晃而过。

        “店家,把这给我包起来!”虽是淡淡的一眼,但十分留神的宝二爷却是欣喜若狂,只要能转移缠人的妹妹徒弟的视线就好,一时欢喜下他也不管所买之物有何意义,甚至连价钱也不问就豪爽的强行塞入了惜春玉手!

        不谙世事的惜春也不明白同心锁意义所在,不愿与师父哥哥争执的妹妹徒弟也就浑不在意的顺手揣入了怀中,收下了灵秀女子一生只收一次的特殊礼物,而此时的惜春却在心中暗自决定回去后送给丫鬟佩带。

        精明的店主对于宝二爷这种世家子弟当然是视作超级冤大头,狠狠的宰了一笔后自然是心情大好,送别客人之时习惯的恭维顿时让两个糊涂男女面容微顿,羞躁不已!

        “公子请走好,你老真是有眼光!这同心锁虽然小巧但却是名家所出,而且还得到过高人祝福,公子送给夫人那真是珠联璧合,两位定能白头偕老、百子千孙、荣华富贵……公子、夫人欢迎下次再来!”

        啊!怎么会这样?!在店家“好心”的提醒下,宝玉与惜春终于明白“同心锁”意义所指!但事已至此如果解释只会越描越黑,他们只得加快步伐逃离了店家那滔滔不绝的“祝福”之音。

        “四妹妹,我刚才是……”逃至远处的宝玉脸色发热,急忙开口解释其中误会。

        “宝哥哥,我明白!”惜春一向雪白的面颊也染上了红晕,少女玉手紧绞衣角扬声打断了宝玉的解释,又急又快的冷声道:“我回去就将她送给入画玩!”

        经此一闹,兄妹俩的心绪都已在微妙境界之中飞扬而去,自也失去了游玩的兴致;宝玉抬首一看估计时辰也差不多了,身形一转没有多言的带着惜春往家中归去。

        一路之上是出奇的平静,非但胡思乱想的“师徒”平静,可连行人映入他们心海也变成了平静,天地之间都在这刹那神奇的一片平静;两人乱得不能再乱的思绪自动的过滤了一切杂音,只听到心房之内万马奔腾,而惜春更暗地里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的“同心锁”,脚步也在这刹那加快了步伐,无比着急要立刻将此滚烫之物送出去!

        “什么?!此事当真?!”意外的打击让贾赦瞬间失色,踌躇满志的老家伙顿时信心大失,再听到老太太的反应他更是坠入了谷底。

        “回大老爷,小的所言千真万确,”心腹奴才原本已很是弯曲的身形更是伏得极低,无比恭顺的肯定道:“现在上房那儿都传摆遍了,许多婆子媳妇儿都是亲眼目睹、亲耳所闻!”

        唉!完了!贾赦身形一软无力的瘫坐太师椅,以宝玉的优势别说自己,就是再加上个贾珍他们也不是对手!

        言而无信的小兔崽子!贾赦想起上次宝玉对自己所言不由恼羞成怒,凶狠残忍之心瞬间抹杀了点点亲情,一向蛮横的老家伙意念刚起,就被“红楼”护卫那可怕的势力打回了原形!

        以贾家打手对付那些家伙无疑是以卵击石,况且又有多少贾家子弟会为自己卖命,恐怕到时向宝玉告密讨好的手下会从自己这儿一直排到怡红院!

        “老爷,西府宝二爷前来请安!”下人通传的话语将贾赦从无尽烦恼中惊醒,又是诧异又是羞怒的暗自思忖,想不到宝玉这小兔崽子还敢来见自己,他是来示威炫耀的吗?!没有多少斤两的老家伙以己渡人胡乱猜测,但无论如何他都没有不见宝玉之理,不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大老爷都想看一看!

        “这样,放这儿;那样,放那儿!”宝玉人影未至成串的礼物却排着队被下人抬入了大厅,让心情无比郁闷的贾赦更是满头雾水、如坠云雾,夺权之恨又岂是区区礼物可以摆平?!

        心虽如此,但望着眼前成列的一件件珍贵礼品,贾赦眼底仍然不由自主生出控制不住的灼热之光,宝玉所送有双角鹿茸、百年野参、稀有貂皮,还有来自西洋的各种新奇玩意儿,最让贾赦眼馋的是那有钱也买不到的红楼牌至尊香烟,果然不愧是红楼当家的出手,连大仇人也看得是心痒痒、手痒痒!

        “侄儿给大老爷请安!”千呼万唤之中,一脸微笑的宝二爷终于在万千礼物之中走了出来,潇洒的举止没有半点骄横之气,也没有不好意思的诚惶诚恐之状,让心有所思的贾赦又是心神一愣,更加好奇宝玉的用意!

        “玉儿,你为何突然送老夫如此重礼,大伯我承受不起!”贪恋的眼神最后盯了如山礼物一眼,心怀怨恨的贾赦还是强自克制了贪婪之心,隐带不满含针带刺的婉拒了宝玉的示好之意!

        “大老爷误会了,这不是我送的,”宝玉悠然坐于客座之位,话锋一变平静的笑语道:“这是礼部侍郎石大人托小侄给你老送的拜礼!”

        “石大人?!”贾赦心神愕然,片刻之后终于明白宝玉所说何人,对于“石钰”之名在贾家那可是人人闻名已久,没有石钰就没有红楼香烟!大感诧异的老家伙脸带迷雾道:“老夫与石大人非亲非故,他为何要突然送如此厚礼?!”

        宝玉并未直接回话,反而大力吹捧起石钰来,末了“真诚”的恭维道:“大老爷,我这兄弟虽未与您见面,但对您的威名那是久仰于心,所以特意托侄儿给您老请安!”

        疑惑未去的老家伙借着下人上茶之机凝神细思,这石钰无疑是顶尖人才,无论是谁都离不开他的相帮,只有石钰存在红楼香烟才能变成金银如山!如此青年才俊还是朝中大臣对自己示好当然是好事,但他与讨厌的宝玉那深厚的交情又不能不让人怀疑他真正的用心。

        念及此处的贾赦故作清高笑容,大手虚挥抹去了心疼之念,“石大人愿意结交老夫那自是好事儿,但也不用如此多礼,玉儿你呆会儿还是把礼物带回去吧!”

        “大老爷听我一言,”宝玉不愿再与贾赦罗嗦,神色一转郑重的向贾赦开门见山道:“其实石兄弟是想向大老爷提亲,他早已听闻二姐姐贤良淑德,而且俩人男才女貌,正是天作之合!石兄弟如今仕途一片光明,它日成就必将不可限量,与二姐姐相配也算得上门当户对,还望大老爷成全!”

        呼!贾赦长长的出了一口闷气,他费神苦思了半天原来只是为了这事儿!意念一转老家伙不由怒火再起,暗自咒骂久久不休,“好你个贾宝玉,不仅意图抢我家主之位,现在还想让你的人娶我女儿——门都没有!

        “玉儿,石大人确是人中龙凤,但迎春年龄还小,老夫暂时还不考虑她的婚事!”老家伙连热情也不想伪装,语气冷淡直接拒绝了宝玉之意,更神色一冷就欲挥手送客。

        “大老爷,其实小侄对此也甚是矛盾!”精明的宝玉一句话就勾起了贾赦的好奇之心,“我一方面希望石兄弟能与二姐姐共结连理谱下一段佳话,但如果他真要办喜事儿,那红楼之事必然无人打理,而我就只能亲自上阵日夜操劳干那营生琐事,原本想为贾家尽力的心愿也会没有时间!”

        “玉儿的意思是……”贾赦心神猛跳,不敢确定的紧张反问,原本已然死心的希望开始死灰复燃!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九章 美女诗社春色动"><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