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十章 情怀再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章情怀再动

        “大老爷是明白人,何用侄儿说得过于坦白!”宝玉凝声微笑,悠然自得的吃了一口香茶,大为自信的家伙不愁老家伙不答应!万一出现意外的话,那也只是贾赦自找倒霉,来自未来社会的“假”宝玉可不是死守誓言的迂腐笨蛋,他神通无边的“摄魂之眼”还在那儿等着呢!

        “好、好……玉儿果然是老夫的好侄儿!”老家伙心中意念刹那间百转千回,想不到还有如此意外的惊喜,更想不到宝玉会为了一个朋友花费如此代价——真是一个笨蛋!

        念及此处的贾赦贪婪之心猛然大作,得寸进尺的隐晦提出了要求,“玉儿的好意大伯当然欢喜,不过你也知道你珍大哥方面……”

        “大伯放心,你我嫡亲叔侄我自然帮你!”俩人越说越是高兴,称呼上也更是亲密无比,外人一看绝对会以为这是一对亲如父子的好叔侄!

        “哈、哈……来人备酒!”贾赦短短一日就经历了从希望到绝望,又从绝望看到了成功的大门向自己打开,原本还高悬半空的心愿竟突然得以实现!连番冲击早已让老家伙失去了自持之力,在宝玉的轻声附和下狂笑声在东府上下久久回荡。

        就在荣国东府欢声笑语、觥筹交错之中,宁国府上下却被怒吼声吓得人人自危,阴云密布!

        “什么?!怎么会这样?!”几乎与贾赦一模一样的震惊之语自贾珍口中迸射而出,同样时刻关注老太太动静的他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天大的坏消息,眼看贾家宝库的钥匙要从眼前溜走,远比贾赦更为阴森残忍的绿光在贾珍眼底闪烁不休。

        “父亲,我拿到好东西了!”兴致冲冲的贾蓉推门而入,色心汹涌下一时未看清贾珍铁青的面色,兀自兴高采烈的高举手中玉瓶兴奋不已,“父亲你看这是什么?!这可是孩儿花费十两金子才从朋友手中弄得的烈性春药,嘿、嘿……今晚咱们就给母亲茶水中加料,到时孩儿就可得偿心愿了!”

        “混帐!”贾珍的忍耐已到了极限,犹如火山般猛然爆发而出,无尽的怒气全部发泄到了不成材的倒霉儿子身上,“你这饭桶、废物,整天除了女人你还能干什么?!”

        “父亲,我……”兴高采烈的小禽兽瞬间僵立当场,面如苦瓜吓得噤若寒蝉,虽不敢有半句争辩,但心中却甚是委屈,无声的的埋怨在他心中回响,“我这样还不是跟父亲你学得吗?真是倒霉!”

        咦!强烈的诧异浮现在贾蓉眼底,父亲怎么性情大变了?!难道他是舍不得老婆让儿子享用吗?他不是一向最喜肥水不流外人田闭门一家亲的吗?真是奇怪!父亲不会中邪了吧?!

        万千意念纠缠盘旋,片刻之后全部化作强烈的疑问冲口而出,“父亲,你怎么啦?孩儿哪点做错了?”

        “啪!”响亮的耳光将贾蓉打得身形发颤,贾珍虽没有多少大本领,但毕竟在朝中也挂了个武职,一掌之下打得儿子是眼冒金星惊惧于心!

        “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知道,恐怕被人弄死了也是一个糊涂鬼!”贾珍怒气稍缓,重重的坐回了太师椅,语带恨声将宝玉之事说了出来。

        “***!”贾蓉本领没有学到,其凶残之性倒是学了过一分不少,无比暴戾的扬声道:“父亲放心,孩儿这就去找人暗地里作了他,到时就是父亲你的天下了!”

        “哼!”贾珍一声冷哼差点忍不住又甩手给了笨蛋儿子一记耳光,大为不屑的冷声道:“就凭你那些狐朋狗友也能杀得了贾宝玉,就是侥幸成功又怎能做到天衣无缝?!到时恐怕老子也会跟你一起陪葬!”

        “那怎么办?”对于贾珍的怒斥贾蓉早已习惯,就连老婆他也要奉献更别说挨骂了!毫不在意的家伙想破脑袋也找不到对付宝玉的办法,“父亲,难道我们坐看他成为家主不成?!”

        “我不会这样便宜他的!”贾珍阴森的双目凶光闪烁,末了无奈的挥手叹息道:“你先下去吧,有了办法我自会通知于你,吩咐人密切监视西边的一举一动随时汇报,记住了吗?”

        “是,孩儿知道了!”贾蓉恭身退下,下意识摸了摸怀中玉瓶不由大为失望,本以为今晚就可大逞兽行,想不到会凭空出此变故!真是讨厌的贾宝玉,总有一日要将他弄个死翘翘,凭什么大观园只准他一个男子居住,老子却连门也进不了?!

        失势之人自是恼羞成怒,而大占上风的宝二爷日子也不十分好过,始料未及的责难、反对让得意的家伙风光不再,所有的谋略在一干美人儿的盯视下全部逃到九霄云外乘凉去了!

        “不行!二姐姐怎能嫁给那怪人?!这不是逃了狼口又入虎穴吗?!”宝玉兴致勃勃的冲入紫菱洲向迎春宝贝儿报告好消息,不料大观园姐姐妹妹竟然全部在此关怀迎春;他得意的好消息还未说完就被探春中途打断,一向敢作敢为的探春对于石钰的神经质那是记忆犹新,直率爽朗的个性让她毫不犹豫大声反对!

        “三妹妹,石公子是宝玉的好朋友,听说他为人正派而且十分能干,又是朝廷官员,你怎么说他不好呢?”满心欢喜的迎春当然要为“夫君”大说好话,连夸带赞的温柔细语让宝二爷听得是乐滋滋的!

        “二姐姐,你不知道那石公子表面好象挺优秀,不过……”语带激昂的探春对当日一幕是深刻脑海,本是为了帮迎春数落石钰的不是,不料一不注意却变成了生动的是心疯表演,看得众人是捧腹大笑乐趣无穷;这其中迎春无疑是笑得最为开心的一位,妩媚佳人想不到爱郎还有如此本领,连疯子也会伪装,不由更是戏谑流转的横了宝玉一眼秋波媚浪!

        “世间真有这种人吗?”李纨半是疑惑半是好笑的眼眸转向了神色古怪的宝兄弟,端庄美妇想不到闻名已久的石公子会是这等样人!

        “呵、呵……”面对此情此景,宝二爷只能暗自后悔自己当初演技过于厉害,一夕之间就让原本高大英伟的石公子变得神憎鬼厌!可怜的家伙如今却不得不又为石钰洗脱自己对他的诬蔑,真可谓成也宝二爷、败也宝二爷!

        “三妹妹,石兄弟出色的地方你们没有看到,以他非凡的才华决不会让二姐姐受半点委屈的!”

        对于宝玉凝声的保证,先入为主的众女却是大为不信,就连一向淡漠的惜春也对二姐姐的婚事表达了关怀之心,微微摇动的玉首将宝玉之言彻底否定!

        “宝哥哥,你说得倒是容易,一个疯子就是有惊天才华也只是一个出色的疯子,又怎能给予二姐姐幸福?!”向来嘴不饶人的黛玉对于宝玉尤其厉害,“你到底安得是何居心?这不是诚心把二姐姐往火坑里推吗?!”

        未待苦笑连连的宝玉有所应对,钟天地灵秀而生的林妹妹已然一针见血的说到了要害之处,“既然你能为了二姐姐放弃家主之位,那大老爷肯定是欢喜得很,只要你开口让大老爷推掉孙家婚事自然易如反掌,又何必非要为姓石的求亲呢?这样岂不是多此一举?!你倒是说一个理由出来!”

        天啦!这是什么世界呀?!被众女威逼的宝玉真的是冷汗淋漓,平生唯一一次暗自责怪老天干吗将众女生得这么聪明灵秀?!

        “你们不要怪宝玉,”见情郎弟弟为了自己大受委屈刁难,情人姐姐情急之下挺身而出,强自克服了天生的胆怯与羞涩急声解释道:“这……这都是我……我的主意,我自己很中意……石公子!”

        羞羞答答的话语断断续续,却让众女同时大为诧异,想不到一向胆小保守的迎春也会说出如此“大胆”的话语!

        “二姐姐,你还是三思而行吧!”国色宝钗大家之气发挥了作用,率先于震惊之中回复了清醒,为了说服迎春不要做出糊涂的决定,雍容佳人连一向的端庄典雅也顾不得了,凝声郑重的说出了心底的秘密,“不瞒二姐姐,我与三妹妹也曾经对那石公子充满了好奇,不过一见之下绝对是见面不如闻名,这石公子虽与传闻中一般精于营生,但为人却是古里古怪、华而不实!”

        “啊!”迎春发自真心一声惊叫,不过却不是因为听闻了石钰的“真面目”,而是惊诧于宝钗与探春的大胆,还有宝玉这坏家伙对俩女那奇怪的态度,即不像他坏坏的本性,又不像他英明的作风,真不知他为何要在宝钗与探春面前装神弄鬼?!

        妩媚佳人当然不会明白宝二爷那复杂的心思,而唯一明白的家伙此刻却正对自己过往的行为大为懊悔,如果不能成功说服众女,不知聪慧的她们又会凭空闹出什么麻烦来!

        念及此处的宝玉脑海灵光一现妙计再次浮上心头,他能让宝姐姐与三妹妹害怕石钰,当然也有这本事来再次改变她们的看法。

        “哈、哈……”莫名其妙的大笑声突然在众人身处的空间回荡不休,捧腹狂笑的宝二爷强自运功逼出了几滴狂笑之泪,方自在众女极度愕然看待疯子般的眼神下止住了东倒西歪的身形!

        “宝哥哥,你怎么啦?你不会也得了疯病吧?!”探春半真半假的关怀体贴,边说边探手摸了摸宝玉额头故作纳闷的调侃道:“不烫呀?!奇怪!看来你是真的发疯了!”

        “你这傻丫头才疯了呢!”宝玉嬉笑的面容悄然一收,不满的推开了探春搞怪的玉手,故意以神秘的语气调起了众女好奇之心,“我是在笑两个被骗的傻子,呵、呵……”

        轻笑声还未消失,宝玉话锋隐含浓浓的窃笑颤声道:“我曾经听石钰说过一个西洋最流行的愚人之法,那就是如果你想戏弄谁,就用食物‘三大恶’来刺激考验他的心神承受之力,十有八九的考验对象都会被吓得心惊神乱、逃之夭夭!”

        说至这儿的宝玉未待宝钗与探春玉脸变色,就欢快的予以了最后一击,难以忍受的狂笑再次脱口而出,断断续续的指着俩女道:“哈、哈……想不……到真会有人上当……哈、哈……笑死我了!”

        宝钗与探春刹那间玉脸同红羞恼暗生,聪慧的二女强忍暴走的热力用尽全部心神盯视了宝玉刹那,以宝玉无比“真诚”的面容再加上他所讲确是实话,俩女当然是看不出丝毫破绽!

        “宝哥哥,你该不会说的是宝姐姐与三姑娘吧?!”关键时刻,黛玉临阵倒戈帮了坏小子一把,众女之间感情当然极好,但在此等小事之上又特别爱予以捉弄,能有如此机会林妹妹当然不会放过!

        “坏二哥!”探春朱唇一翘眼看就要被无尽羞涩所淹没,不过少女的精明可不是白传的,聪慧的识海微微一颤,三姑娘怀着浓浓期待大力反击道:“谁知道你说得是真还是假?”

        “三妹妹说得对,”同样大受戏弄的国色佳人也是大不甘心,不过一向的处变不惊让佳人玉脸维持了悠然平静,当然心海的翻腾决不会在探春之下,睿智宝钗悠然轻笑,“我看一准儿是宝兄弟为了帮好朋友故意这样编的借口,谁会这么无聊故意装失心疯?!而且即使是装,有这奇怪心思的家伙与真的失心疯又有何两样?!”

        汗……面对宝钗无懈可击的攻势宝玉心中发悸,好生生的石大公子就此正式被命名为石疯子!唉,真是可怜!

        “宝姐姐,我可是句句实言,千真万确!”宝玉无奈之下只得发挥自己魅力强大的坏坏笑容,极力为石钰人品担保,“石兄弟绝对是优秀人才,与两位姐姐也是一时误会开个玩笑而已!你们相信我吧!”

        话音一落,满心苦笑的宝二爷却并未迎来想象中的附和之音或者反对之语,李纨是向来不管府外之事没有半点意见;惜春一心求道视若未闻,黛玉那幽深美眸更是笑意流转,生动的眼神分别在说,“我信你——才怪!”

        探春少女之心千变万化,原先对石钰也只是一份少女本能对英雄的崇拜,直爽少女在宝玉故意的“破坏”下果然失去了兴致,好感全消更是不管真假,气鼓鼓的双眸反而狠狠的瞪视了一心为石疯子说好话的宝哥哥!

        同样静立不语的宝钗心绪可就复杂多了,有怀疑,有失落,有惊喜,还有一缕淡淡的酸意!一心飞向新奇天地的佳人暗自思忖,如果宝玉所言是真,那自己的眼光就没有识人之明,而且这石公子还喜欢上了迎春,却不喜欢她宝钗,怎不让国色佳人生出丝丝本能的酸意?!

        “宝兄弟,你怎能帮着外人来戏弄自家姐妹呢?!”在一片静谧之中迎春终于开口,妩媚少女看似责难意中人,不过话锋一转立刻就暴露了她真正的心意;温婉佳人关键时刻散发出灵秀光华,环视宝钗与探春道:“不过我想宝玉在这等大事上是决不会害我的,你们说是否在理儿?”

        这还要问吗?当然是无比的肯定!贾家之光的宝二爷非但不是不分好歹不知轻重的笨蛋,其眼光之准、禀性之明更是超人一等!迎春如此一说终于让一干嬉戏争辩的美女们再无半丝怀疑反对的理由。

        呼!虚幻宝玉如释重负长出大气,无比欢欣的笑语道:“还是迎春宝贝儿关心我!被人理解的滋味真是好!”

        李纨、惜春点头认可,黛玉也被情理说服,就连强硬的“大反派”探春也弃暗投明、改邪归正,看得宝二爷是心怀大畅,只差大声高呼“大功告成”了!

        现在只剩下宝钗没有表达,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宝钗最是睿智大气、善解人意,更不会歪曲黑白,可是今儿最为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凝神苦思片刻之后,在众人没有多余想法的期待之中,远扬神思回归识海的国色宝钗却一脸坚定的强自争辩,“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无凭猜测谁又能肯定!”

        未待愕然呆立的宝玉有所反应,宝钗就已成功的鼓动了众女的好玩之心,“不如这样,宝兄弟既然一口认定那石公子是有大才之人,我们这些好姐妹为了二姐姐的幸福就来个‘过关斩将’,如若他赢了就让他抱得美人归,如若没有真才实学,我们就求老太太出面推掉此事!”

        哇!这下玩完了——娶个老婆还要考试!心中发虚的宝玉冷汗见背,刚要开口推翻此可怕提议,不想迎春却“落井下石”。

        “好啊!我同意!”迎春欢声高呼一锤定音,可怜的宝二爷再无反悔之机;妩媚少女偷望意中人的眼神那是火热飞腾、情丝涌动,在她心中爱郎可是有着惊世才华的“伟大”诗人,又怎会惧怕这区区考验?!而且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怀春少女不喜浪漫动人?!一想到意中人为了自己“过关斩将”,少女芳心的情火更是“噌”的一下肆虐了整个心海,恨不得立刻投入爱郎怀抱恩爱个够!

        万事具备,只待元妃葬礼一完就是东风大作之时。

        神清气爽的宝二爷在此期间也是无事可做,静极生动对为人师表生出了浓厚的兴趣;而贾兰与贾环两个小家伙则成了他宝二爷兴致大发下的实验品,各种各样的新奇教育让李纨是目瞪口呆,不停变化的方法让美嫂嫂对这小叔更是大感不可思议,不知他脑海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神奇的想法!

        两小自接受宝玉教导以来,不仅学问大增,连为人处事也是聪明乖巧,怎不让李纨与赵姨娘乐得合不拢嘴。

        一转眼就过了半月时光,又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清晨,宝玉好不容易从平儿与凤姐一丰盈、一娇柔的完美玉体包围下立身起床,心舒神畅的家伙伸着懒腰来到了华团锦簇之中。

        “宝玉,上课的时辰快到了!”悄然之间宝玉肩上披上了暖入心窝的外衫,温柔袭人无论何时总是在宝玉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他身旁。

        “不急!”宝玉单臂一揽将袭人抱入了怀中,怡红院女子越来越多,在床弟恩爱之上众女虽仍是不堪挞伐满足无比,但宝玉与她们独处的温馨时光却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少;袭人宝贝儿虽然不会有丝毫怨怼,但每当如此静思之时,宝玉这大色狼也会生出几许愧疚。

        衣衫披上肩头一刻他终于醒觉原来不知不觉之中,袭人已经用她无声的关怀占领了自己并不轻易能够打开的心房深处另一道隐秘之门!在一干丫鬟之中,她已超越众女让自己真爱难以控制,由欲生爱原来也可以激发出心灵火花,不同的途径原来也可以到达同样的终极之地——爱之彼岸!

        “袭人,这些日子我冷落你了!”二人缓缓相拥,没有痴缠的热情,没有醉人的情话,只是用两个共鸣的心灵一起随着朝阳而一点一滴往上攀升!

        “好美呀!”少女的本能让袭人在浪漫之中一脸陶醉,她从未像今日这般感觉到日出如此美丽!

        “宝玉——”清脆的呼唤声打破了静谧美妙的空间,一对有情人儿无声相视一笑,淡淡的笑容之中如海真情回归了识海,不过朝阳的美丽却已经永远刻入了他们心田,生生世世、矢志不渝!

        “是秋纹,我们过去吧!”来人倩影虽还未出现,但熟悉的脚步声早已留在了宝玉心海,广阔的心灵天地将所有他爱的、爱他的玉人统统装了进去,就连各人的足音也与倩影一起留在了宝玉心中。

        一对壁人男俊女娇相携离开了美丽花园,怡然享受的宝玉在他心中暗自感叹,面对天地自然果然是最为美丽诱人,但却总是会被心念自己的人儿中途打断,唉!这难道就是唯一的遗憾?!

        偌大的大观园众美云集、仙境飘渺,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宝玉所居的怡红院正巧居于园子正中,而众美居所则一一围绕怡红院圆形而立,仿如众星拱月般树立了他男人的尊严!

        李纨所居的稻香村离怡红院并不远,不到盏茶时间悠然而来的宝夫子就出现在了稻香村那素雅的院门前,正如李纨端庄禀性一般,宝玉寡嫂居处内外没有丝毫艳红之色,虽然显得雅静庄重,但却让他看到了其中深藏的悲伤幽怨;一想到仅只二十五、六的李纨却像老妇人般生活,宝二爷多情的心房就为之隐隐生疼。

        “二爷,你可来了!兰哥儿等你好久了!”眼露兴奋的柳五儿出现在宝玉面前,为了更好的照顾贾兰,宝玉将柳五儿母女全都调入了人数稀少的稻香村,为这冷清的院子凭添了几许生机活力。

        而柳五儿母女就此成为了贾家升迁最快的下人,让不明其中奥妙的众人是看红了眼目、瞪大了嘴唇!府中人员调度本是管事凤二***权力,不过在宝二爷狂猛的暴风骤雨之下,瘫软如水的凤辣子除了激情呻吟、幽谷怕怕外当然只得连声答应!

        “五儿,我不是说过叫你不用在门外等我吗?看你这脸被冷白了!”随着话语,宝玉亲昵的大手已然轻轻抚上了少女脸颊缓缓摩挲,如此举动对于这时代来说已是大大的超出了男女之防!不过被调戏的柳五儿却没有丝毫恼怒,只是脸带红霞又羞又喜的低下了玉脸。

        自宝玉每日前来上课开始,清秀少女被这样轻微的调戏早已不知是多少次了,而少女也甚是不长记性,明知只要无人宝玉就会动手动脚,可她依然还是要大清早就痴痴的等在大门外。

        “五儿,二爷到了没?”半掩的大门被全部推开,丰盈的柳氏愕然立于门槛之内,不过红润面容的异色瞬间就隐入了心海,她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女儿被主子调戏——不,应该是眉来眼去!感激于心的中年美妇当然不会生气,贾家哪个婢女不希望能留在宝二爷身边?!不仅是荣华富贵,最重要的是终日活在欢笑之中谁不期待?!

        (各位书友兄弟,原来公布的书友群大多已经满员,没加进来的兄弟可以加知乐的最新书友群:41589513,谢谢你们的对本书的支持!但也请大力支持知乐新书,知乐的新书《男人幻想》情况很不理想,点推差的起点连强推也不给!唉……)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十章 情怀再动"><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