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十一章 稻香通吃情(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一章稻香通吃情(2)

        “咦?!兰儿他们呢?”宝老师推开书房大门刚要像往常般咳嗽两声以示师长尊严,未料入目却是空空如也,巧姐儿老大与两个小弟的身影统统不见。

        大为诧异的家伙不由对学生的调皮大为不满,这三个小家伙玩疯了连课也敢不上!唉!难道自己的先进教育方法失败了?!

        “回二爷,兰哥儿与环三爷身体不适,大夫正在给他们诊治!”柳氏强自镇静之中又透着柔媚的话语化解了宝玉脑海的疑惑,不知是柳五儿害羞,还是柳氏强自命令,自那日暧昧之后在大门迎接宝二爷的倩影就由苗条少女变成了丰盈美妇,而柳五儿则只在书房大厅广众下服侍宝二爷!

        “是吗?!那我看看去!”听闻小家伙得病,宝玉这当老师的急步就往后院奔去,一时也无暇注意柳氏那复杂矛盾、情火隐隐的目光。

        后院卧室虽是男子禁地,但这一规定向来对宝二爷是形同虚设,守门丫头就连半句阻拦也没有,反而主动配合着宝二爷掀开了门帘。

        “纨姐姐,兰儿呢?”宝玉刚刚掀帘而入就与从内房行出一脸疲惫的李纨迎面相对,他当这宝老师虽是无聊下游戏之举,但长久相处之下贾兰的纯真童稚、聪明乖巧不知不觉中让他大为喜爱,孤儿出身的“假”宝玉心中升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情怀,自豪之中带着宠溺,欢喜之余又下意识的严厉,这——就是他从未有过的父亲感觉!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当了老师的宝玉终于深深的体会到了这千古至理名言,相对贾环是自己弟弟的身份,贾兰与巧姐儿在他眼中悄然间变成了一对可爱的儿女,那种难以明状的暖流时常让宝二爷逐渐被世俗欲望笼罩的眼眸恢复本性的清明。

        “宝兄弟,兰儿没事,只是有点头晕脚软!”对于宝玉的焦急关怀李纨是有感于心,端庄神色闪现莫明异彩,消失多年的柔媚之光弥漫了佳人倩影,无比亲切自然的柔声道:“大夫说他们可能是昨儿上街玩过头了,身体一时不适应!”

        “那就好,吓了我一大跳!”宝玉情急之心稳稳落地,俊朗小叔与绝色嫂嫂下意识并肩返身走入了内房,其自然亲密之状落入无处不在的徐徐清风监视之下,亘古已存见多识广的风儿也不由大为叹息,“好一对珠联璧合的恩爱夫妻!”

        素雅卧房之内,淡色床惟掩映之中,头晕目眩的贾兰刚刚服完安神茶正要昏昏欲睡,就在孩童黑眸半开半闭之间,一对俊男美女缓缓映入他朦胧的视野。

        “娘亲!”病弱的孩子最需要亲人的宠爱,贾兰毫不费力的一下就认出了李纨的身影,可是另一张亲切熟悉的面容却让他迷糊的心神一时找不出答案,就在小小脑袋瓜子百转千回之中,悬挂于母亲卧房的父亲画像猛然在贾兰眼前浮现!

        对了,这不是父亲贾珠的面容吗?!小孩记忆之中虽没有与父亲相处的片段,但终日与父亲画像相对,这张面容在渴望父爱的小孩心中早已深深铭刻,伴随着他渡过了十余春秋!

        “父亲、父亲……”贾兰激动的小手用力虚空挥舞,仿似要跨越空间延伸到父亲身前一般,情怀激荡的热泪同时涌出眼眶打湿了枕巾!

        “兰儿……”李纨见儿子突然悲声呼唤,轻盈的娇躯在急切下变得迅疾快速,携带无限母爱亲情冲到了贾兰床前,握着儿子乱舞的小手道:“别怕,娘亲在这儿!”

        丰盈美妇刚刚抓起儿子小手,又听到他高声呼唤“父亲”二字,心忧情急的她以为儿子是在思念死去的父亲,急忙忍悲抑怨将贾兰另一手同时抓住,“兰儿、兰儿……别怕,有娘亲在什么都别怕!”

        出乎李纨意料,贾兰并未立即安静下来,反而用力挣脱小手,朦胧的双眸更加大张,再次向李纨身后挥舞悲呼,“父亲,父亲,抱抱兰儿,兰儿很乖的!”

        不会真是相公显灵了吧?!虔信鬼神的绝代尤物心海一惊,下意识顺着儿子小手所指方向回头而望,隐现三分激动、三分期盼与四分幻想的美眸刹那间全部化成了黯然神伤与无奈苦笑,入目哪有什么相公的影子,只有宝兄弟那愕然诧异的挺拔身影!

        与纨姐姐一同进来的宝玉面对贾兰一声声“父亲”的呼唤也是猝不及防,法眼环视之下别说陌生人影,就是鬼怪也未见一只,那小家伙无比急切的呼唤对象又到底是谁?!

        “父亲,你怎么不过来?!唔……你不喜欢兰儿吗?!”孩童的哽咽犹如碎心的利箭猛然射入了宝玉与李纨心海,俩人不约而同心神一惊一颤,在势若狂风的纷乱之中同时明白了一个真相——贾兰所呼唤的“父亲”不是鬼魂,而是他的二叔、美妇人的小叔宝二爷!

        嗯!李纨芳心刹那间又羞又悲,儿子把宝玉唤作父亲,那他岂不成了自己相公?!念及此处的绝代佳人更是无比羞躁,借着安慰儿子之机连声掩饰了芳心的慌乱与莫明的喜悦,“兰儿,那是宝二叔,不要瞎说!”

        “哇!”低泣声猛然变成了嚎啕大哭,贾兰小小身躯在床榻上疯狂打滚,无比悲伤的不依道:“是父亲,那是父亲,父亲不要兰儿啦!父亲不要……”

        面对此情此景,李纨与宝玉在百感交集之下生不出生气之心,对于贾兰的“不听话”他们心中都只有悲凄与怜爱,父爱绝对是没有父亲的孩子小小心灵唯一的追求。

        心中一疼,宝二爷瞬间失去了清明的意念,再不犹豫大步冲到了贾兰床前,代替李纨一把将贾兰乱抓的小手握入了掌中,话语低沉充盈了浓浓慈爱,“兰儿乖,不闹了,听话睡一觉就好了!”

        哭泣声嘎然而止,神奇的变化让李纨在一旁是千滋百味齐集于心,焦虑、安慰的美眸悄然中被激动的清泪模糊,一片朦胧之中好象相公真的回到了身边,正在满怀喜悦的逗弄胡闹的儿子!

        在“父亲”温厚有力的大手抚慰下,贾兰湿痕未干的小脸浮现无尽的满足,无比快乐的欢声道:“父亲,你不要走了好不好?娘亲说你去了好远好远的地方,兰儿要你以后陪着兰儿与娘亲!”

        “兰儿乖乖睡觉,父亲就不走!”宝玉在天伦之乐的温馨激荡下完全融入了角色,慈爱的大手轻轻抚动“儿子”的额头、小脸还有微乱的发髻。

        “嗯!兰儿听话就是!”满足的孩童小手紧抓父亲大手,带着泪痕的小脸浮现欢喜的笑意,片刻后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纷乱焦虑一过,微妙的气氛刹那间笼罩了一“家”三口身处的空间,除了美滋滋的贾兰平稳悠长的呼吸外,宝玉与李纨这对“父母”是心海翻腾久久无语,在羞涩、慌乱、惊惧与不敢面对的喜悦期待之中,二人除了静还是静,静得涟漪荡漾,静得身心发烫,静得于现实进入了唯美的梦幻之境!

        一片静谧之中,李纨望着儿子那少有恬静满足的睡容百感丛生,久盼归家的“相公”直到此刻仍然紧紧握着儿子小手,他不仅握住的是父子的亲情,还紧紧握住了她这“母亲”的芳心,就如握着一把打开绝代尤物紧闭心扉的钥匙一般让佳人心儿颤抖、魂儿飘荡,无所适从难以抵挡!

        恍惚之中,相公甩开儿子小手向自己缓缓逼来,那挺拔的身影玄异的越来越高大,越来越虚幻,眼看二人已是近在咫尺,心慌意乱的李纨面对久违的亲热芳心犹如怒吼的海浪咆哮而起,本想失声惊呼却发觉自己已经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啊!怎么会这样?!”更加神奇的异变让美艳少妇惊诧无比,只见虚幻的相公影子又突然急剧变化,变成一颗霞光万道的心形“爱之情心”向自己娇躯冲来!

        呀——无声的惊叫让李纨恐慌大增,只见这神奇的情心如入无人之境般划破虚空透衫而入,直直的钻进了自己干涸的心田,最后化成一片甘霖润泽了心灵天地,与自己的灵与欲彻底融为了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丰盈娇躯猛然一晃,芳心大惊的李纨定神一看,哪里有什么“情心”突现?!完完整整的宝玉不是还坐在床榻边上吗?!天啦!自己到底是见鬼啦,还是中邪啦?怎会出现如此荒诞的臆想?!

        不愿细思的佳人下意识拒绝了真相,拒绝了端庄守礼的自己很不应该的可怕意念!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这样会让自己更加难以熬过这苦日子的!

        念及此处的佳人意念微动就要起身放开儿子小手,可惜她还未开口打破一“家”三口这微妙的气氛,贾兰小手的乱抓又将她坚强的意念彻底打碎,“娘亲、父亲,别走!”

        宝玉与李纨一人握着小家伙一只小手,宝玉斜倚床头握着的小手并未松开,贾兰这灵敏的感觉明显是来自于被母亲放开的动作。

        清明之光再次被烈焰取代,芳心发疼的美少妇急忙又抓住了儿子小手,情急之下娇躯前俯与宝玉坐了个并肩,“夫妻”二人一同轻柔的哄着睡容突变的宝贝儿子!

        朦胧的迷雾在宝玉与李纨一个“父亲”、一个“母亲”的自称之中更加迷离,待得贾兰再次脸露恬静之色,这对“叔嫂夫妻”已是额头见汗,原来哄儿子竟是如此累人!

        灼热之光仿若有形般自宝玉双目透射而出,在梦幻光晕的牵引下准确的投入了李纨心海,心怀一荡的美少妇不由自主抬首一望,见“相公”身影又向自己缓缓逼来!

        唔!怎么这羞人的幻像又来了?!已有一次难堪臆想的李纨刹那间情海翻浪,本能的娇躯一动就要逃避开来,可是回念一想这只不过是幻影而已,自己与相公阴阳永别这么多年,如此感受一下夫妻之情又有何不可?总好过自己午夜梦回泪洒虚空吧!

        近了,更近了!俩个有心人儿在情不自禁中缓缓靠近,两颗心灵的距离逐分逐寸消失不见,他们就连何时放开了贾兰小手也不知道,而乖巧的贾兰不知是否知道这是“父母”亲热的时刻,无比配合的在甜梦中遨游,在父母亲情中欢笑。

        梦幻般的气息达至了最为完美的瞬间,小叔子柔情的双唇温柔的轻轻与嫂嫂朱唇相触,只是轻轻的一触——蜻蜓点水般的轻轻一触。

        “轰!”引信的火花永远是那样温柔,但被点燃的炸药却是惊天动地!刹那间的停顿过后,只听一声激情的“嘤咛”过后,挺拔的身影一把将丰盈人儿搂入怀中,火热的深吻挟带不可抗拒的热情撬开了端庄美妇的檀口!

        唔!怎么会这样?!出乎李纨意料这次幻影并未凭空消失,反而温柔无比的轻吻自己,紧接着有力的大口将自己的红唇完全包含,在清新气息的涌动下,滔天情浪在她刹那间的震撼下冲入了檀口,深情的红舌将自己细滑的丁香完全俘虏!

        咦?!这感觉怎么如此真实?!透心的酥麻唤回来了久违的感觉,绝代尤物脑海疑惑与无尽快感纠缠在一起,一边下意识与相公交换刻骨的思念与浓浓的爱恋,一边用力回忆着那几乎快要消失的甜蜜滋味!

        万千重锤砸入了李纨心海,在小叔子强大无比的红舌扫荡下,美艳嫂嫂芳心的疑惑越来越浓,醉人的快感越来越强,十余年积压的情欲火山开始轰隆震颤,汹涌的的熔岩即将完全爆发!

        “啊!”心中还有几许清明的宝二爷无声的狂吼起来,他知道自己正在深吻的是寡嫂李纨,是端庄守节的绝代尤物,心中早有佳人倩影的家伙虽久已心怀不轨,但对嫂嫂坚贞的尊重让他放弃了主动的进攻,却想不到天意竟然如此之快就成全了他心底的奢望,谁能不说他宝二爷是上天真正的宠儿?!

        润泽的檀口已然屈服,醉人的幽香在宝玉贪婪的吮吸中一涌而出,强大的吸力直透嫂嫂魂儿深处,吸得被幽怨悲苦层层压制的火山升起了丝丝烈焰!

        纯纯的吻在痴痴的情怂恿下悄然异变,肆虐的情火让小叔子不甘寂寞的大手缓缓攀上了佳人香肩,先是轻揉慢捏李纨晶莹耳垂,待得红霞满天之时,顺着修长润泽的玉颈悠然下划,仿似拨动真情之弦般反复摩挲、来回挑弄,待得佳人娇喘吁吁、香气如潮一刻,五指大军终于失去了控制,由缓变快冲到了美妇人肿涨酸燥的丰盈玉乳之上。

        不待点播已然涨大的乳珠隔衣凸起了勾魂的印记,小叔子兴奋的大手更是欢呼雀跃,五指微张有力的陷入了腻滑美肉之内。

        “啊!”惊呼声毫无预兆的突然响起,在这即将完全失控的一刻,在这美妇人心底火山飞腾烟尘的刹那,李纨胸前已消失十余年的压迫激情在升腾情火的同时,也为完美玉体带来了丝丝久违的不适,可惜就是这一丝丝的影响就让宝二爷功亏一篑前功尽弃!

        惊叫声高昂激荡,李纨本能的一把抓住了小叔子正紧捏自己乳珠的大手,几许理智唤回了端庄本性,坚贞美妇毫不犹豫玉手向前一推,自己也奋力向后一退,就此成功撕开了本是融为一体的俩人!

        “你……”羞涩的烈焰化作岔怒冲口而出,却在残余情火肆虐下中途嘎然而止,玉腿紧夹的李纨被自己幽谷的泥泞弄得是心绪大乱,再无开口斥责的勇气!

        静,又是无言的静!在此关键时刻,宝二爷当然知道什么最重要!再度旖旎的空间被他蕴涵千言万语的眼神弄得荡漾不休!

        “纨姐姐,我……”见美艳嫂嫂红霞渐退,心生失落的家伙聪明得及时开口打乱她的思绪,他可不想美嫂嫂完全忘记先前的一切。

        “宝兄弟,别说了,我明白!”又羞又急的话语打断了小叔子凝重的解释,端庄美妇话语颤抖但神色坚定道:“刚才……只是一场……误会,嫂子不怪你!”

        话音未落,绝代尤物不待宝玉开口就迅速立身而起,不给宝玉丝毫反对的机会道:“我去探望一下巧姐儿与贾环的病情,兰儿就拜托你看顾一下了!”

        一“家”三口就此回到了现实,不过急步离去的李纨慌乱的倩影却甚是别扭,双腿之间那久违的泥泞腻滑任凭佳人如何夹紧幽谷也难以抹灭,酸胀灼热早已充斥了绝代尤物娇躯每一寸空间,虽未留下宝二爷不灭的烙印,但芳心深刻的人影却已很是清晰,长身玉立、俊朗不凡——不是可恶的宝兄弟还会是谁?!

        唉!这到底是谁的家呀?!被佳人突来的“异变”弄得愕然呆立的家伙良久方才清醒过来,大为郁闷暗自懊悔,都怪自己太性急,一下子就将美嫂嫂吓跑了,反而将自己一个人留在了卧室之内。

        完全回复正常的宝二爷望着床上熟睡的贾兰又是感激又是郁闷,没有小家伙的“帮助”自己又怎能初尝纨姐姐的绝妙滋味?!虽只是小小一尝,但有了这良好的序幕又怎会没有结果?!

        将激情进行到底——永远是他宝二爷的宗旨,更为欢喜的是对于自己极度的唐突美嫂嫂虽然抗拒,但却没有勃然变色或是冷漠斥责,那羞涩于心的动人情态让大色狼一想起就不由浑身充满了力量!

        意念一变,无趣的现实却让坏小叔有力无处使,憋闷的心火让下面的长衫立起了草原上不落的帐篷!唉!孤零零一个人守着一个小男孩,怎不让情火肆虐的宝二爷大是烦躁?!而美妇人临走时慌乱与羞涩交缠的嘱托又让他生不出离去之心,怡红院一干“救火”的美人儿虽是相隔不远,但他这火灾严重的可怜家伙却只能就此痛苦的忍受着“烈火”摧残。

        “二爷,请吃茶!”离去的李纨无意间将“救星”送到了宝二爷面前,生恐小叔无聊的嫂嫂命柔顺的柳氏前来送茶,顺便与他聊天解闷;李纨绝对是一番好心,但心绪慌乱情怀荡漾的端庄少妇却未深想,以坏小叔此刻严重的灾情,他会放过柳氏这可口的美味吗?!

        没有异议的答案立刻就出现了,宝玉火热的大手主动向茶杯接去,无形的情火“噌”的一下从心房迸射而出,顺着手臂直流而下,于掌心化为无穷热力狠狠的烫在了柳氏润泽玉手之上。

        “啊!”“砰!”惊叫声脱口而出,无尽颤抖的尾音仍在回绕,落地开花的茶杯就将这静谧的空间完全打碎。

        “柳嫂子,小心!”茶杯已经落地,秀美妇人也侥幸安然无恙,可宝二爷仍然厚着脸皮表达着他特殊的关怀,大手一伸一拖一带,丰盈的熟妇玉体就落怀而坐!

        连续的响声之中,床上的小孩当然难免被惊醒,但却在睁眼一刻被“好心”的二叔随手一拂再次悠然进入了梦乡。嘿、嘿……少儿不宜当然是非礼勿视了!

        “啊!”不同意义的惊叫声穿透屋瓦直冲云霄,原来被拉入主子怀抱的中年美妇无巧不巧的正正坐在了宝二爷超人的巨物之上,滚烫的热力紧贴柳氏臀沟,与神秘幽谷也仅只分寸之距而已!

        “不要!”柳氏丰润的腰肢猛然用力一弹,意图立身逃离这让她又喜又怕,又羞又惊的神气宝贝!

        利箭既然已经离弦,当然再无回头之理,在神石之力疯狂涌动之下,宝二爷的本性与外力同时找到共通之点,奇妙的融合让他是毫无顾忌,特别是玄异的心灵感应到了秀美仆妇的羞急端庄,那飞腾的情火更是熊熊而起,誓要一下子将眼前的女人化为灰烬,融入身体血肉之中!

        强健的大手环上了柳氏腰肢,不可抵挡的力量带动秀美妇人腻滑香臀再次下落,更为可恨的是宝二爷更借着这片刻的分离再次往上一顶,先前还是刺入双丘之间,此刻却实实在在的抵在了柳氏幽谷之上。

        “嗯!”空旷多年的秀美仆妇怎堪如此情挑,只觉火热的硬物仿如巨兽一口吻住了自己的蜜桃禁地,不堪抵敌的蜜汁更是倾洒而出,原本就是半推半就的反抗再次势微,高昂的叫声瞬间变成了低低的呻吟。

        宝二爷一手环住猎物腰肢不停往下压落,而直挺而立的异物则在这一紧一松的下压间准确向上迎顶,春衫本就单薄,再加上主子异物超长超硬,美妇人泥泞的幽谷就此在湿痕下往内凹去,更在宝二爷硕大的异物压迫下出现了一道湿湿的缝隙。

        “二爷,不要……”柳氏在最后抵抗消失之前勉力哀求,不过如水的秋波媚意盈然,丝毫没有说服之力,“主子,放过小……妇人吧!”

        “你是要我放过这儿,还是放过这儿?!”火热的坏笑之中宝二爷空闲的大手攀上了高耸的酥胸,另一手则下探来到了湿热的双腿之间,边尽情揉捏边故作大方的诱惑低语。

        “噢!”胸前玉峰的受袭让柳氏回味到了消失已久的快感,芳心在强大的冲击下急剧荡漾,飞腾的浪花化作满足的呻吟瓦解了中年美妇抵抗的城墙。

        狂野的揉捏化作温情的游走,中年美妇既然已经屈服,那宝二爷当然也不是鲁莽的笨蛋,勾魂夺魄的呻吟回转之下情趣大增,探衣而入的大手再次来到了熟妇特有的丰盈挺拔之上。

        贪恋的手指完全陷入了美肉之内,火热的掌心与丰乳紧密相贴没有半点隔阂,颤动的乳波虽然被衣裙掩盖,但那无边的春色仍然冲破阻碍映入了宝二爷情欲升腾的双眸。

        “啊!”背坐主子怀中的中年仆妇禁不住一声长长的欢鸣,丰盈的上身尽力靠入了主子怀中。宝二爷有力的两指轻重适中的将熟妇乳珠猛然拉起,火热刺痛之后就是快感狂升,正所谓“痛快、痛快,先痛而后快”!

        “主子,轻……轻一点!”软靠于宝玉肩头的柳氏情不自禁侧首哀求,失去自我的朱唇不由自主吻上了宝玉耳垂、颈项,要将无尽的灼热酸痒全部还击给“可恶”的宝二爷!

        星星点点的情火连成了燎原的大火,陷入欲海爱河的柳氏在心中反复说服着自己,“这是宝二爷强迫自己的,他是主子,我是奴才,当然不能反抗,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全心全意投入享受吧!”

        放弃矜持的美妇已完全忘记自己当初是这样反抗贾瑞等人对自己的意图不轨,当初那誓死的决心早已在宝二爷非凡的风采下化为了春心荡漾,如果让那些垂涎柳氏母女而不得的一干贾家子弟知道的话,恐怕就是撞破南墙也不相信柳氏会有如此放浪的时刻!

        (喜欢知乐作品的兄弟,请多多支持新书《男人幻想》)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十一章 稻香通吃情(2)"><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