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十四章 稻香通吃情(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四章稻香通吃情(4)

        (请支持知乐新书《男人幻想》,谢谢!)

        所有的响动都在这刹那消失不见,二女一男都被此刻的难堪、尴尬弄得僵立当场,宝二爷那大受惊吓的的小宝玉更是犹如毛毛虫般浑身无力一动不动!

        令宝二爷极度窘迫的静寂良久之后,柳五儿同样又是埋怨又是羞涩万分的伸手抢回了小衣,少女清脆的嗓音娇嗔不休,“爷,人家都说不行了吗?你还……”

        “噗嗤!”柳氏情不自禁掩面而笑,那强烈的笑意虽让中年美妇前仰后俯下荡起了层层波浪,但此刻的宝二爷除了俊脸胀红木讷无语外根本无暇观赏,谁叫他如此“好运”碰见了“小宝玉”的天生克星呢?!

        “女儿,来,为娘帮你!”柳氏见女儿酸软的手脚不甚灵活急忙上前相助,一边为柳五儿穿衣一边故意大声的问道:“女儿呀,你怎么月事来了也不给娘说说?!嘻、嘻……”

        话音未落,中年美妇略显扭曲的面容再次悠然绽放,柔媚的笑语让宝二爷更是脸面发烫,颇有钻进地缝的冲动!

        唉!上得山多终遇虎!宝二爷不由自主低头安慰无精打采的小弟弟,谁叫你这么性急呢?人家柳五儿都说了今儿不行了,你还一个劲儿催大哥我动手,这可怪不得大哥我了!叫你浴“血”奋战你又没这勇气!唉……倒霉呀!

        无语问苍天的宝二爷是感慨万千,脑海极度无聊下更自得其乐的想起了那句经典话语——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嘿、嘿……想不到这么巧就让无往不利的宝二爷碰上了!

        偷笑不已的春风乐滋滋的随着时光一起溜走,一场激情大戏就此在母女二人的欢声笑语中落下了帷幕,只留下马失前蹄的宝二爷大是不甘又无可奈何的可怜眼神。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是如此他又怎能及时回到贾兰房中?!当心怀忐忑的李纨在赵姨娘相伴下回到稻香村之时,房中所有激情的痕迹与片片碎裂的衣衫都消失不见,就连地上诱人的水渍也被脸面通红的少女迅速清理得干干净净!

        当宝二爷目睹此情此景之时,心中的郁闷终于消失不见,虽未能将少女就地正法,但能看着她含羞带怯的打理自己与她母亲风雨后的残痕,如此心理的感受又岂是常人能够感受得到。

        “宝兄弟,辛苦你了!”故意将赵姨娘带来的李纨胆气也壮了几分,强自镇定维持了绝色玉容自然端庄的神色,转眼望着床上恬梦之中的儿子更是一脸欣慰!

        “那是应该的!纨姐姐不用跟我客气,我们本就是一家人!”宝二爷可不想轻易让美嫂嫂恢复平静,悠然笑语之间却让李纨顿时情海翻腾,娇躯无比躁热!如此话语换作以前那是再也平常不过,更在情理之中,可是有了先前“一家三口”的暧昧一幕那味道已完全变异;在坏小叔灼热的目光凝视下李纨哪有不明之理?!

        唔!宝玉怎能这样挑逗自己?!他怎能当着姨娘的面这样挑逗自己?!真是太大胆了,万一赵姨娘知晓的话那自己还怎么活呀?!

        “宝兄弟,你对兰儿这么好,‘嫂子’怎能不说声谢谢呢?‘姨娘’你说是吧?”绝代尤物也是灵慧之人,故意加重语调提醒了俩人的身份以及第三者的存在,那隐带哀求的目光更是生动的刻入了咄咄相逼的坏小叔心海之中。

        未待赵姨娘有所应答,不忍将美嫂嫂逼得过急的家伙话锋一转,紧接着面对中年美妇道:“姨娘,环弟的病情如何?没有什么大恙吧?”

        “没,没什么!环儿与兰哥儿一样就是玩得太累了!”赵姨娘面对宝玉芳心的纷乱并不比李纨好多少,同样怀着异样心思的她也生怕被第三者看出问题,言语之间更是尽量收敛显得无比小心。

        当李纨探视过贾环邀她到稻香村一行之时,中年美妇明知宝玉在此却仍然欣然答应,任凭心中理智的声音是如何呐喊,但她却止不住自己越走越快的脚步。

        颤抖的话音未落,赵姨娘又觉得这样应对似乎有点冷落了宝二爷,不由自主又紧接着柔声开口道:“现在你三妹妹在看着环儿,所以我才过来探望一下兰哥儿!”

        二女一男闲聊片刻之后,只因各怀心思反而倍显拘谨,让素来喜欢无拘无束、写意快活的宝二爷大感难受,灵机一动话锋一变拱手道:“纨姐姐,我也去探望一下环弟,就不陪你与姨娘聊天了!”

        “嗯,好的!”李纨忍不住松了一口大气,这极度危险家伙终于主动离开了。轻松喜悦瞬间油然而生,可是目送坏小叔离去的美嫂嫂却忍不住生出一阵隐约的失落,这莫明的感觉让端庄少妇是羞喜交加、惊惧不已,可谓千滋百味齐集心间——理不清、剪不断、说不明!

        “听说巧姐儿那小丫头也病了,咱们呆会儿也去探一探吧!”赵姨娘率先收回了眺望宝玉的目光,强自拉开话题隐带忧虑道:“怎么三个小家伙都病了?!希望真是大夫说得那么简单就好了!”

        “姨娘放心,兰儿他们除了疲累外没有什么症状,明儿就会好起来的!”李纨悄然将心中杂想全部藏入了心田深处,匆忙之下任凭这莫明意念在内造反不休佳人也管不着了!

        唉!无聊呀!走出稻香村的家伙并未去探望贾环,意兴索然之下漫无目的的在大观园四处溜达起来,百无聊赖的他环目四视,不知是否老天作怪,平日人影幢幢的院子里此刻竟无一个姐妹的身影;他本想去迎春处但转念一想,二姐姐十有八九又被宝钗、黛玉她们缠住了,自己还是不要自投罗网的好!

        怎么办呢?!难得空闲的家伙又不用教书,随意坐在了还未盛开的桃林之中仰望蓝天白云,脑海飞速运下灵光一现想到了打发时光的好方法!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刻苦钻研——学问了,在这么悠闲的时间当然是应该——读书了!开卷有益吗,作为老师当然要时刻书不离身!

        念及此处的家伙顿时兴致大发,探手入怀掏出珍藏的爱书刻苦阅读起来,那聚精会神之状那有半点懒散情状,真是一个爱学习的好老师!

        无处不在的春风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有趣的宝二爷一举一动,如今见他如此大反常性,好奇的风儿当然要上前侦察仔细;悠悠清风围着宝二爷身形一转,从他侧靠假山的后背绕到了正前方,拿眼一瞧就看到四个大字——《绮梦仙缘》!

        哦!原来如此,难怪,难怪……好看、好看!对宝二爷十分了解的风儿再也不感诧异,原来宝二爷在看他从水月庵拿回来的情色宝典!

        正当春风相伴宝二爷一起看得津津有味之时,一道高挑的倩影在桃林路径处出现,老远就看到痴痴入迷的坏家伙。

        咦?!那不是宝哥哥吗?他在干什么?!嘻、嘻……高挑少女脚步放轻偷偷向浑然不知的宝二爷行来。

        此刻的宝二爷已被“绮梦”所迷,再加上少女没有半点敌意,他通天的法力对于这些小儿女的嬉戏向来是配合无比,直到少女偷偷来到了身后他也依然一无所觉。

        探春本也是照顾了贾环许久在房中呆闷了,如今遇见古里古怪的二哥哥当然要作弄一番了!

        “呀!”蕴含无尽笑意的惊声尖叫在宝二爷耳边炸响,与此同时少女迅疾的玉手直向宝哥哥手中书本抓去。

        “啊!”美梦犹如泡沫般在脑海消失,大吃一惊的宝二爷下意识弹跳而起,就如常人般大大的吓了一跳,好一会儿才发觉手中的宝贝不见了!

        “嘻、嘻……宝哥哥吓着没有?”探春在众女之中绝美面容线条坚强,十足的显示了少女坚毅精明的内在气息;此刻笑颜如花的高挑丽人又显出了她少女特有的活泼一面,轻扬手中战利品骄傲的笑语道:“什么东西儿你看得这般入神,让本姑娘也瞧一瞧!”

        “看不得,三妹妹,看不得……”宝二爷心中大是发虚,此等“好书”要是让探春看到,那自己的光辉形象肯定从此要永远被定为“淫贼”身份了!

        “嘻、嘻……”见二哥哥面色发急伸手就抢,少女及时将之藏到身后连连逃避,满眼笑意之中更显无比的好奇,“宝哥哥,你为何这么小气?不就是一本书吗,有什么看不得的?!我到非要看看不可!”

        “好妹妹,听我说,真的不能看!”脸色发烫的宝二爷急忙止住了脚步,双手急速虚空摇晃示意好奇的探春停下翻书的动作。

        见探春美眸之内浑不在意对自己的警告丝毫不放在心上,宝二爷只得强忍难堪隐晦的说道:“这书不适宜女子看,妹妹你是大家闺秀不能看!”

        “哼!又是这一套!”不料好心的解释却换来了少女满心的怨怼,自小就心高气傲的美少女愤愤的说出了心中积压已久的心语,“凭什么我们女子这样做不得,那样不能做,天下好事儿都被你们男子占遍了,可我们女子却连大门也不准出!”

        话音未落,探春面对愕然呆立的宝哥哥紧接着埋怨道:“我们女子天生又不比你们笨,凭什么说我们无才便的德?!哼!今儿妹妹我还非看不可,你看得为什么我就看不得?!”

        对呀!这到是事实!宝二爷大感震撼的心灵不由自主认同了探春的的道理,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做出了最后的努力,见探春玉手微动就要阅读禁书,宝玉急忙强自平静一脸真诚发自内心道:“三妹妹,我也觉得你说得甚是在理儿,谁说女子不如男?!你们女儿家不仅比男子都纯更美,更能顶起半边天!不过……不过这书你不能看,它……它是禁书,就像太太不许你们看的《西厢记》一样!”

        “哦!”探春听到宝哥哥话语芳心不由大为欢喜,想不到自己这位哥哥竟然如此开朗,比她想象中还要尊重女子,不由顿生知音之感。

        高挑丽人充满知性的玉容喜色流转,明亮的双眸闪现无尽异彩,凝视着宝玉道:“宝哥哥,你看过《水浒》没有?”

        来自未来的家伙怎会不知水浒的道理?!但三妹妹奇怪的问话却让被“禁书”弥漫的脑海一时未明其意,只得在知性丽人认真的期待中老老实实的回答道:“看过,但这又与……”

        “嘻、嘻……看过就好,那我也要看这书!”探春轻快的打断了宝玉话语,高雅玉容浮现坚定自信的神色悠然道:“太太不是说了吗,男不看《水浒》,女不看《西厢》,既然宝哥哥你都可以看《水浒》,那妹妹我又为何不可以看《西厢》?我就不信一本书能把我怎样?!”

        汗……原来这样!暗恨自己孤陋寡闻答错话的家伙心中大是发虚,这《绮梦仙缘》可比什么《西厢记》厉害了无数倍,绝对、绝对……绝对的禁书一本!

        念及此处的家伙意念一动就要强行动手抢回,可惜眼中意念刚起,却被聪明的探春立刻看穿。

        “你不许强抢,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你!”聪慧少女不仅话语威胁,更索性将禁书快速揣入怀中,这样就可以以防万一了——果真是思绪缜密的厉害三姑娘,让宝二爷也只能干瞪眼下不了手!

        “好,好……我不抢!”既然不能动手宝玉索性大方的把手一摊以示心意,随即灵光一闪语带诱惑道:“好妹妹,上次我从外面给你带回来的小玩意儿好不好玩?要不这样你把书还我,我每日再送你一件好东西,怎么样?!”

        宝二爷虽是话语诚恳一脸心疼不舍之状,但个性鲜明的探春却是丝毫不为所动,高挑玉人爽朗明快的回应道:“好啊,等我看完后再拿书给你换礼物,就这样说定了!”

        “宝哥哥,我先走了!”话音未落,探春已然急步离去,边走还边潇洒的回身向宝二爷挥挥手,将他素日所教的“西洋”礼仪发扬得光大无比,让无可奈何的宝二爷更是哭笑不得!

        小小的风波就此过去,宝二爷虽痛失所“爱”,但乐观懒散的本性却一点也记不住烦恼,未到一时三刻就在怡红院众女的笑颜之中深深迷醉。

        一连几日原本就闲得发慌的家伙心中更是空虚,因为三个小家伙的“小小”病情非但未见好转,反而日益严重,而且还开始发起烧来;这下可急坏了李纨、凤姐与赵姨娘,一干大观园姐妹也终日为之担忧于心,我们的宝二爷除了担心外自然也当不成宝老师了,只得每日往红楼别府跑,毕竟那儿还有元春诸女等着他的安慰!

        三小奇怪的病情让整个荣国府陷入了沉闷之中,而宁国府上下却是暗流涌动,风云大作!

        “***!砰!”茶杯碎裂声伴随贾珍的怒吼同时响起,一番反复打探、商量过后,贾珍终于在贾赦与宝玉的新联盟面前感到了失败的耻辱,原本的野心勃勃全都化成了绝望的岔怒怨恨!

        “父亲,现在怎么办?”贾蓉战战兢兢的立于角落,望着父亲铁青的面容无才无德的小禽兽这段时日渡过了他最难熬的日子,整日被贾珍骂得狗血淋头!

        “怎么办?!废物,你除了这句话就不能聪明点吗?!老子怎么生出你这个饭桶来?!”果不其然贾珍又是一阵臭骂,话语稍顿同样无能为力的老家伙话锋一变,眼中欲望大作道:“你前些日子说得那什么春药还在不在?!”

        “在,在……父亲的意思是……”贾蓉刹那间色心大作,无比兴奋的跨步上前将烈性春药递到了贾珍面前,满脸欢喜之状对于先前的斥骂是浑不在意!

        “嗯!”贾珍眼中的色欲之光比之儿子也丝毫不差,无尽的失败与怨恨全化成了欲火熊熊疯狂燃烧,老家伙拿起玉瓶仔细的看过后热气喷涌道:“找个机会将它放到你二姨她们茶水之中,咱们父子就好好享受一番她们母女的滋味!”

        “父亲,好主意!”贾蓉兴奋的神色一现即逝,面色微变无奈叹息道:“可是不知是不是二姨她们有所察觉,她们的饮食茶水都由她们从家中自己带来的下人筹备,我们不易插得上手呀!”

        “是这样吗?”贾珍近日整个心思都放在了“家主”之位上,所以还不知道此等详情,老家伙可比儿子狡猾多了,神色一转计上心来道:“那就不慌动手以免打草惊蛇,先将这药放进你母亲茶中,只要搞定了她,那她娘家人再由她出手就十拿九稳了!”

        “嘿、嘿……”禽兽父子得意的淫笑声在空间回荡,就连亘古不变的清风也为之胆寒。

        “呼!”凌厉的阴风突然凭空突现,彻骨的寒气让贾珍父子的奸笑声嘎然而止,身形发抖惊悸不已的大小禽兽下意识环目四顾,只听呼呼风响却并未看到风起何处!

        “父……父亲,有……有……”脸青白黑的贾蓉嘴唇发抖,费尽全部心力也说不出那个恐惧于心的字眼儿,原本高大的身形更是佝偻委琐着躲在了贾珍身后。

        “混帐!青天白日的哪来什么鬼怪?!”色厉内荏的贾珍大声呵斥给自己壮胆,随即扬声指着虚掩的门窗道:“只是风吹你怕什么?还不把窗户关好!”

        恨——滔天的恨充斥了绝色鬼灵闪烁红光的双眸,不仅是恨不能生啖禽兽之肉,更是恨自己一身灵力被五庄观道人封印至今未解,怨恨满心几欲发疯的秦可卿灵体一闪化作狂风吹出了贾珍父子二人密谋的书房,虽然不能手刃仇人,但她却必须将这天大的阴谋告诉好姐妹尤二姐!

        “什么?!”尤二姐面对绝色鬼灵焦急愤怒的目光拍案而起,勾魂朱唇紧绷成刀,银牙紧咬字字如剑,“这、对、禽、兽!”

        “二姐儿,你说现在怎么办?我的灵力连实物也拿不动,三姐儿又回道场去了,你们还是逃吧!”即使变成了鬼,但失去灵力的可卿依然还是禀性软弱,唯一想到的就是“逃”——消极的逃跑!

        “不行!这样大姐怎么办?!”外柔内刚、贞洁于心的尤二姐毫不犹豫拒绝了可卿好意,坚定的话语透出誓死的决心,不由自主的摸了摸怀中匕首道:“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决不能便宜了这对禽兽!”

        “好姐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灵秀鬼灵所言也甚是在理儿,鬼影颤抖急声提议道:“要不趁早带着婆婆一起逃吧,到大荒山找三姐儿去!”情急之下绝色鬼灵连生前称呼也是脱口而出!

        “妹妹,这贾家财雄势大,大荒山离此又岂只千里之遥?!我们逃不掉的!”尤二姐哀声叹息之中也逐渐恢复了精明,妩媚秋波连连转动,百转千回之间虽没有想到什么绝妙之计,但也一时想出了权宜之策,“咱们先把此事给大姐说说,让她先找借口避上一避。”

        “碰!”重物坠地之声在阴云笼罩的空间内响起,好心前来探望母亲与二妹的尤大奶奶却不料会得到如此不堪承受的消息,禁不住眼前一黑就此昏倒在地。

        “大姐、大姐……”二姐儿急忙俯身抱住了大姐,连串的焦急呼唤之下终于将悲痛欲绝的大奶奶唤醒过来。

        “女儿怎么啦?别吓着为娘!”与大奶奶年龄相仿的继母刚刚迈步而入就看见了可怕的一幕,中年美妇虽不明其意但还是花容失色冲到了近前,虽不是亲生但也份属母女,怎不叫尤氏担忧受怕?!

        在母女俩合力之下,手脚发软的东府大奶奶终于躺在了枕榻之上,片刻之后方自从木然无语中回复了一丝清醒意识,“母亲、妹妹,我们怎么办?!这老天怎么这般不开眼呀?!”

        “女儿别急,给我说说是什么事儿?”尤氏虽贪慕虚荣但本性并不坏,听完后不由脸色又青又白,同样也是怒火满胸,“这……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等禽兽?!”

        “母亲,大姐,现今我们只能……”苦思许久的尤二姐勾魂美眸闪动坚定的复仇之光,压低声音将计划说了出来!

        “二姐儿,这行吗?我们与荣国府的人不太熟悉,谁会收留我们?!”尤氏无奈之下也只能同意女儿提议,但却为找不到藏身之处而暗自发愁,“这贾珍贵为宁国府大老爷,只要他使坏一句话谁敢收留我们?!”

        “我倒有一人选!”尤大姐毕竟也嫁入贾家十几年了,虽没有享受到大奶奶应有的尊荣,但与荣国府诸人还是颇为熟悉,凝神细思后肯定的说道:“西边的珠大嫂子一人寡居大观园稻香村,我素日与她还些交情,知她为人最是好心,而且老太太对她也甚是疼爱,只要我们将实情与她细说,在稻香村躲避一段时日应该不会有问题的!而且……”

        尤大姐话音微顿,略带欣喜的紧接道:“而且李纨的儿子正得了病需要人帮忙照看,咱们就以这为借口住进大观园,也勉强说得过去!”

        “好,大姐这主意甚好!”尤二姐明快果断的拿定了主意,两手拉住母亲与大姐的手腕道:“你们赶紧先住进大观园再说,给贾珍那狗贼来个先斩后奏,我则留在这儿以免他多起疑心!”

        “可是……”尤氏丰润玉容浮现忧喜之色,本想开口相劝女儿一起离开虎口,但却再次被尤二姐生生打断!

        “母亲,就这样定了!如果我也离开会引起禽兽疑心,你们放心,我有自保之策,不过……”说至这儿的尤二姐正面与大姐儿四目相视凝声道:“大姐,我现在要收拾贾蓉这小畜生,你会不会舍不得?”

        “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大姐儿惨然一笑苦泪横流,片刻后把心一横咬牙道:“我就当为世人除害吧,这等小畜生还是早死早超生的好!妹妹,随便你啦!反而是你要小心才是,如今三妹不在也帮不上忙!”

        “大姐!”激动的热泪冲出了美眸,此刻的尤二姐哪有半点浮浪之气?!

        母女三人玉手紧握芳心激荡,一旁无形无影的绝色鬼灵也为之感动不已,可惜身为鬼灵却流不出一滴热泪,真是天地无情,悲矣伤矣!

        

  



  <a href="/User/Messages.aspx?to=admin&title=WEB-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第三卷 大小通吃篇 第十四章 稻香通吃情(4)"><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a href="http://bbs..com/thread.php?fid=7" target="_blank"><font color="#FF0000" size="2">()</font></a>   

<SPAN id=ad_5> </SPA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